“呵呵。”柳澄回了兩個字。

不愧是我的大姐大!說話真特麼有水平!兩個字就幫我這顆迷茫的心找到了通往正確道路的明燈!

黎曉曉讚歎着,果斷的拒絕了朱果果,“不行!”

朱果果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你在哪兒?”黎曉曉給師無一發信息,“我抓到朱果果了!”

師無一在哪兒?

嗯……

師無一緩緩推開了女浴室的大門,彷彿在推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薄薄的霧氣繚繞,一點兒也不影響視線,卻給整個空間增添了一種曖昧的氣息。

通道里,許多隻裹着浴巾、露出白生生大腿的女孩子說笑着來來往往。

公共浴池裏……晃花了師無一的眼。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師傅。

被收爲唯一真傳弟子的那天,師傅對他說,“無一,我收你做真傳弟子,是因爲你和別人不一樣,他們只想自己的世界裏充滿銅臭和乃子,而你,卻希望世界充滿了供你裝逼的對象。”

當時師無一身子一顫,差點落荒而逃,他不明白,自己隱藏的這麼深,爲什麼師傅還會洞悉了他的內心。

師傅又語重心長的說,“不爲金錢腐蝕是好事,但,你的世界裏除了裝逼之外,還是要有乃子的,因爲,你是個男人啊!”

而此刻,師無一對師傅的先見之明倍感驚歎。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果然,就算是我,也避不過這個對男人威脅最大的神祕物種!

師無一低着頭、紅着臉、順着手機指引的痕跡尋找着朱果果。

“哇,這個妹妹個子真高!”一個剪着精緻韓式長卷發的高挑女人站在了師無一身前,驚奇的打量他,眼中滿滿的興趣,“起碼得有175吧!”

女人的臉和她的髮型一樣精緻,看着二十五、六的模樣,一身的貴態,溝特別深。

師無一無意瞥了一眼,就感覺血往腦門衝,紅着臉捏着嗓子應了一聲,“嗯。”

女人的眼神在師無一的A罩杯上停留了一下,才笑着擡頭問,“你的身材很好,個子也夠高,有興趣做模特嗎?真正走T臺的那種。”

“沒有姐姐你身材好。”師無一謙虛的說了一句,順便又瞥了一眼那深溝。

注意到師無一的眼神,女人捂着嘴笑起來,“其實我特別想走上T臺,可惜胸圍拖了後腿,你們可能不瞭解,模特胸部不能太大的。”

“你的條件真的特別好,我自己開了個模特經紀公司,你願意來試試嗎?”女人希翼的看着師無一。

“不了。”師無一禮貌的搖搖頭,笑着拒絕道,“我腳大,不好訂鞋。”

女人和她旁邊兩個女孩子同時低頭看師無一的腳,都是一臉驚訝。

庶女毒妃 這個……女人長這麼大的腳的確很少見……

不對!

女人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盯着師無一的脖子看了兩秒,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掀開師無一的小裙裙!!

一坨蜜汁凸起格外醒目。

“啊——!”

“變態——!!”

旁邊倆女孩尖叫起來,女高音直穿雲霄。

“這傢伙竟然男扮女裝混進女浴室偷窺!大夥兒一起抓住他!”

女人瞬間化身霸氣女王,一把抓住師無一的胳膊就是一標準的過肩摔!

摔是摔過去了,不過預想中的慘叫並沒有聽到。

在女人驚愕的眼神中,師無一單手撐地一下躍起,然後飛也似的跑了!跑了!

沒想到這還是個會功夫的變態!

女人氣的跺腳,大吼,“攔住那個變態!”

不過她是白喊了,出於生物趨利避害的本能,那些被驚的六神無主的大小美女都尖叫着四散跑開,哪有人敢去攔截‘變態’?!

師無一順利的跑到了樓梯口,蹬蹬上了二樓,直奔7號包房而去。

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又暴露了,就趕緊殺了朱果果然後逃出去!

咦?爲什麼又說‘又’了…… 7號包房。

兩個結伴而來的美女剛剛泡完了鮮花浴從浴缸裏走出來,一邊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水珠一邊說笑着走向按摩牀。

兩個技師小妹已經調好了精油,等待客人躺好。

走廊裏忽然傳來一陣嘈雜聲。

幾個人都好奇的看了一眼門,不過沒人去打開,畢竟客人還光着身子呢,怎麼能隨便開門?

嘈雜聲越來越近,很快到了門口,然後——

嘭!

門被暴力踹開,一個門鎖零件叮叮噹噹的滾了幾圈停在技師小妹的腳下。

四個人都呆呆的注視着門口的那個銀髮‘女子’,一頭霧水。

“抓住那個變態!他是男扮女裝!”後面有人喊着。

四個人都是一激靈,兩位客人趕緊用手裏的毛巾捂住了胸口,放聲尖叫起來。

“啊——啊——啊——啊……”

“啊——啊——啊……”

女聲二重奏,別說還挺有節奏感。

師無一迅速掃視了一圈房間,有點蒙圈,不是說在7號包房嗎?朱果果呢?

想着師無一一把揪住一個技師小妹的領子,凶神惡煞的問,“之前這房間裏的客人呢?那個佟洛語!”

“她、她、她已經做完走了啊……555……”技師小妹被嚇哭了。

走了?!

師無一一頭黑線,一把丟開技師小妹,趁着後面的人還沒來得及堵門趕緊的跑路了。

師無一沒有多想,也不知道走廊那頭還有一個出口,直接原路返回,迎着那幾個一直追着他的強悍女人而去。

“看你往哪裏跑!”

領頭的正是那個空手道480段的模特經紀人,見師無一迎面跑過來,直接擺了個起手式,準備來一個漂亮的迴旋側踢將那個變態一腳撂翻!

師無一自然看出來她想幹嘛,一咬牙,一個驢打滾從她腳邊滾過去,順勢一把扯掉了她身上裹着的浴巾。

有些事情,下定決心做第一次之後,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也就是理所當然了。

扯掉了那女人的浴巾,看到她花容失色的臉,師無一忽然感覺到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快感。

於是他頻頻出手,扯掉了追着他的所有女人的浴巾,抱着一堆浴巾狂奔而去,只留下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咒罵聲。

手機信息提示音響了一下。

問道紅塵 師無一丟掉浴巾低頭看了一眼,是黎曉曉發來的。

“你在哪兒?我抓到朱果果了。”

MMP!你倒是告訴我地點啊!!師無一心裏破口大罵!!

再次返回一樓,浴池大廳裏已經沒有客人了,只有一羣穿着制服、提着警棍凶神惡煞的保安,獰笑着擋住了師無一的去路。

“敢到咱們玲瓏會所搞事情,小子你膽兒很肥啊!給我上!”

保安隊長一聲令下,衆保安一擁而上,讓師無一瞬間回憶起了一些不太美好的事情……

……

黎曉曉發完信息,左等右等,卻不見師無一過來。

難道這貨在女浴池裏偷窺的樂不思蜀,忘了自己替天行道的職責了?

黎曉曉正奇怪着,忽然發現餐廳裏不少人都往欄杆那邊聚集而去,嗡嗡的說話聲越來越大,不過太過嘈雜,也聽不清他們都在說什麼。

怎麼了?樓下泳池裏有人游泳褲掉了?

還是有人在泳池裏da飛機了?

黎曉曉忍不住浮想聯翩。

好奇之下,黎曉曉也走過去看熱鬧,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一腳踹翻了擋在大廳門前的一個保安,奪門而出衝到了前面的接待大廳。

一羣保安呼啦啦的追了出去,只留下一羣騷亂的客人。

咦?師無一怎麼跑出去了?

黎曉曉撓撓頭,有些鬱悶,師無一跑了,那朱果果怎麼辦?這玩意留着就是個禍害啊!

看着餐廳所有人都跑到欄杆那邊議論紛紛,沒人注意餐桌這邊,黎曉曉走到朱果果身後,瞅瞅四周沒人看他,一記摘心手使出!

沒有什麼意外發生,朱果果一擊斃命!

黎曉曉撤回手,好奇的看着自己手心的東西,乒乓球大小,圓圓的,軟軟的,冰涼涼的,好像一個裝滿了紅色液體的透明氣球。

這是他使用摘心手從朱果果的鬼體裏掏出的東西。

什麼玩意?能吃嗎?

黎曉曉嗅了嗅,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是被什麼阻隔後漏出的一點點味道。

是要戳破這個皮喝裏面的液體嗎?黎曉曉捏了捏,發現這軟綿綿的外皮非常的堅韌,恐怕得用剪刀才能剪開。

“啊——”一聲尖叫。

黎曉曉扭頭,看到一個服務員正驚恐的看着自己這邊。

順着她的目光一低頭,看到失去了朱果果支撐的佟洛語屍體正僵硬的趴在桌子上,嘴裏流出的黑色血液滴答滴答的順着桌面滴落地面……

……

還是熟悉的警察局,還是熟悉的牢房,還是熟悉的人。

獄警正要收繳兩個嫌疑犯的隨身帶着的手機。

師無一緊緊攥着手機,不肯放開,“機在人在,機亡人亡!”

黎曉曉看了他一眼,也堅定的說道,“我也是!”

張可蒙揉了揉太陽穴,一揮手,“行了,手機給他們留着,門口放個信號干擾器。”

倆人被關進了同一個牢房。

警察走後,黎曉曉剛想說點什麼,師無一忽然暴起一把掐住了黎曉曉的脖子!一臉的悲憤欲絕!

“混蛋!!我要和你同歸於盡!!”

“哎哎……有話好好……說……”黎曉曉拼命拍打着師無一的胳膊,吐着舌頭臉憋得通紅。

“去死去死去死!!”師無一滿眼紅絲,絕望中帶着猙獰。

想他師無一一世英名,這幾天全在這個混蛋手裏毀了個精光,想到自己穿着女裝泳衣的樣子被那麼多人看到,想到那些吃瓜羣衆拍攝的視頻會在網上四處開花……他就有點不想活了。

不過,即使死,也要把黎曉曉這個混蛋一起帶上!

想着,他手上的力氣更大了。

“放開……放開我……”黎曉曉繼續拍打着師無一的胳膊,卻一點用都沒有。

臥槽!這貨失去理智了!

黎曉曉被掐的頭暈眼花,師無一身上那股對他很有吸引力的香氣又止不住的往他鼻子裏鑽,弄得他食慾大開、口水橫流。

麻的!是你逼我的!

黎曉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嘴咬在了師無一的胳膊上!

一股香甜無匹的液體流入黎曉曉的口中,簡直就如傳說中的瓊漿玉液,黎曉曉醉了……

師無一還不放手。

黎曉曉就繼續喝着他的血…… 警察醫院裏。

師無一虛弱無力的躺在病牀上,盯着輸血袋出神。

黎曉曉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師無一。

喝血喝的太忘我,等師無一失血過多暈倒在地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

“喂!你當時怎麼不反抗啊?”黎曉曉問了一句。

“我不想和你說話。”師無一冷冷的說,看都沒看黎曉曉一眼。

黎曉曉一攤手,不說就不說吧!

無聊的拿出手機玩,不過這間病房的信號也被屏蔽了,沒有信號也沒有WIFI,他嘗試着打開遊戲,竟然成功的進入了房間界面,給任天發了個騷擾信息,任天也很快回了。

咦?沒信號都能發信息,果然很靈異啊!

黎曉曉興致勃勃的和任天聊起天來,一點兒都不擔心自己被當成殺人嫌犯的事情。

反正張可蒙肯定有辦法幫他們圓過來。

過了一會兒,張可蒙推門進來了,手裏拿着一疊化驗單,面色古怪的看看黎曉曉又看看師無一。

黎曉曉收起手機坐直了身子,“結果怎樣?”

因爲黎曉曉吸食人血的行爲太過驚世駭俗,也被張可蒙強行拉到醫院來做了個體檢,當然黎曉曉也不排斥就是了,他也想知道自己擁有了夜叉血脈後和正常人有什麼不同。

張可蒙搖搖頭,分出一疊報告給他,“你沒什麼問題,和正常人一樣,倒是師顧問……”

張可蒙看着師無一,“他的血液裏大量存在一種從沒被發現的特別物質,而他的細胞液裏也少量存在這種物質。”

“哦——”黎曉曉恍然大悟,“怪不得他血那麼好喝呢!”

張可蒙:……

你的關注點到底在哪裏啊喂!!

師無一終於扭過了頭,皺眉看着黎曉曉,他之前一直以爲黎曉曉和他是‘同類’,可居然和他不一樣?他的身體裏竟然沒有‘月華’?

真是奇怪。

張可蒙也沒繼續這個毫無意義的話題,收起檢查報告安慰了一下他倆,“你們放心,事情我已經處理妥當了,你們不用回警局了,隨時可以離開。”

咦?張可蒙的辦事效率倒是挺高的啊!

“不過……”張可蒙頓了一下,看着師無一,“你的視頻在網上傳得太多,最近你還是儘量不要出門的好,要不把頭髮染回黑色吧,不然太醒目了。”

張可蒙好心的建議道。

師無一一瞪眼,“我沒染髮!沒染髮!”

說着師無一揪着自己的頭髮大吼,“你看哪家髮廊能染出這麼自然的銀色?!我這是天生的!天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