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十,百,千,萬.”楊薇數着這存摺後面的零,過了一會,她驚訝的喊了出生:“五百萬,我們這段時間居然賺了五百萬!”

這個數字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我之前以爲頂多只有個兩三百萬,沒有想到居然賺了五百萬,我們兩個月賺了五百萬,這在只有三個人的公司基本來說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怎麼樣?你們有沒有什麼想法沒有?”吳安平從楊薇的手中,一把搶過了存摺,放在了自己的身邊不停的摩挲着。

五百萬,分到我們一個人的話就差不多一百六十萬,這一百六十萬我要幹嘛呢?乾脆先買套房子,現在房價也漲的太快了,加上我手上之前賺的錢,只怕可以買個房子再加個車子呢。

正當我美美的想着,楊薇卻發出了聲音:“老吳,我想的話,如果我們有着五百萬我們乾脆再開一個公司!”

楊薇的這個提議讓我有些震驚,不由得問道:“我們三個開的這個靈異處理公司挺好的啊?爲什麼還要開一個我們三個人也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啊!”

沒有想到楊薇的這個提議卻得到了吳安平的贊同:“沒有錯,楊薇說的這個挺有道理的,我們三個人只做鬼神生意,但是其他人卻不瞭解我們到底是幹什麼的,就算是對家人都有些不好交差,我們可以開個其他的公司掩人耳目。”

原來是起得這個心思,我也一口答應了下來,索性我們就用這筆錢來開個公司,可是幹什麼卻讓我們三個犯了難。

(本章完) 墨九狸沒有打擾墨湮,而是繼續看著墨湮跟幻陣的神識交流,墨九狸想看看墨湮何時能走出幻陣,但是等了很久,墨湮似乎都沒有走出幻陣的意思。

這讓墨九狸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難道之前的神識,真的是娘親嗎?

「主人,你爹爹太想念你娘親了,不是他走不出幻陣,而是他根本不想走出幻陣,你這樣讓他去辨認,我覺得很難辨認出來,不如你直接告訴他,讓他仔細去辨認這個神識,究竟是不是你的娘親,或許會有結果吧!」小書的聲音,傳入墨九狸的識海說道。

墨九狸想了想覺得小書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墨九狸出現在墨湮的身邊,輕輕扯了扯墨湮的手臂道:「爹,你沒事吧?」

「九狸,你怎麼也在這裡? 總裁的豪門前妻 這……」墨湮看到墨九狸時,微微一愣的問道。

「爹,這是幻陣,你看到的都不是真的!你忘記了剛才我讓你進來的嗎?」墨九狸看著墨湮說道。

墨湮聞言,這才想起來之前的事情,可是墨湮回神,卻發現眼前的墨綵衣神識還在,墨湮有些疑惑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九狸,那她也是幻陣中的?」

「爹,是的,不過,這個幻陣裡面出現的神識,真的是我娘親嗎?我之前在第七天界的時候,聽說娘親的魂魄是完整的,怎麼會這個一樣是紅色的呢?」墨九狸想了想看著墨湮問道。

「是你娘親!」墨湮看著面前的神識深情的說道,那眼神不會騙人,十分的確定!

這讓墨九狸更加疑惑的問道:「爹,為什麼你如此肯定呢?只是一抹神識,就能認出娘親嗎?」

「別人的或許我沒辦法,但是你娘親的我卻可以,因為只有你娘親的神識,才是這樣的!」墨湮此刻完全不是在幻陣的狀態說道。

影后與當紅歌手假戲真做了 他已經知道這裡是幻陣了,所以留戀的看著面前的神識,更加像是在懷念。

「爹,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說只有我娘親的神識,才會這樣?」墨九狸皺眉問道。

「這是只有你娘親和我才知道的秘密,因為你娘親在生你的時候,天地出現異象,天地之間一片紅色如血,就好像一片血海,直接潑到了天地間,讓人心中發顫!

你娘親早就知道你的出世會有異象,卻不知是這樣的奇特的異象,為了不讓你被誤認為是妖女,不被世人排斥!你娘親她動用了秘術,在你即將出世之前,將天地間的紅光吸入體內,雖然最後沒有成功,但是她卻真的吸收了那天地異象的許多紅光!

後來因為你的出世,讓你娘親無法繼續,才徹底放棄的,但是你順利出生后,你娘親醒來時,就發現自己的魂魄帶著紅光!但是卻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你娘親又急著看你,這件事就被她給放下了。

我很擔心你娘親有事,但是你娘親卻說似乎除了靈魂和神識總是帶著紅光,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也不影響自己修鍊什麼的!因此這件事就被這樣放下了!」墨湮看著面前的神識,回憶的說道。 “要不我們還是賣賣喪葬用品吧!怎麼來說也算是專業對口!”我率先提出了這個建議,再怎麼說我也是之前賣過骨灰盒的,這也相當於重操就業,再說咱還有路子,之前那個骨灰盒的供應商我可熟的很。

就在前不久他還來找過我,看到我不賣骨灰盒了之後可是可惜了好久,非要拉着我喝酒送我一程,他還私下透露要是我重操舊業的話,他的骨灰盒便宜賣給我。

提出這個想法的我也有自己的一些私心,說完之後我有些忐忑的看着他們兩個,希望他們可以贊同我這個提議。

可是沒有想到我的話音剛落,楊薇就第一個跳了出來:“不行,我反對,我們再開一個公司本來就是爲了掩蓋我們現在做的事情,你說說賣骨灰盒還不算是死人的生意,不成,我要開就開一個針對活人的。”

雖然楊薇說的挺有道理的,但是一條發財的路被斷了,我還是有些悶悶不樂的,也反對了起來:“你們我們三個人要學歷沒有學歷,要技術除了這捉鬼我們還能幹嗎?”

“開服裝店啊!”楊薇說着眼睛裏面簡直都要冒出星星來了,像她這個年紀的小女孩大部分都是想要開什麼服裝店啊,咖啡廳之類的。

我不由得對她這種異想天開的想法嗤之以鼻:“哼,你要開服裝店你自己開去,拉着我們兩個大老爺們去開服裝店,也虧得你想的出來!”

“怎麼不行,現在男的別說開服裝店了,就連化妝品店都有不少男櫃哥,你知道什麼!哼!土包子!”楊薇對我的說法呲之以鼻,不由得反脣相譏起來。

“反正我不同意,不然你問問老吳,看他願不願意!”說着我指向一旁的吳安平,他沒有想到我居然把戰火引到了他的身上,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楊薇,隨後說道:“我不贊成開喪葬用品店.”

這話音還沒有落下,楊薇就從沙發上面跳了起來,得意的看了我一眼:“怎麼樣,老吳也不支持你的想法!”

“你彆着急啊!老吳話還沒有說完了!”我看着老吳無奈的眼神,當然明白此時的吳安平再想着什麼,立馬跟楊薇說道。

楊薇立馬閉上了嘴巴,安靜的待在了一旁靜靜的等待着老吳的發言,看着我們都沒有繼續爭吵的意思,這老吳裝模作樣的咳嗦了兩聲,繼續說道“我不贊成開喪葬用品店,我也不贊同開服裝店。”

“那開什麼?”我跟楊薇一起看向了吳安平,異口同聲的說道,話音剛落我們兩對視了一眼,又同時冷哼了一聲,誰也不往誰的方向看過去。

老吳看着我們兩個着急的模樣,頓時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故意慢吞吞的拿起茶几上面的茶杯,慢慢的品了一口茶,看着吊足了我們的胃口,這才說道:“我們開清潔公司!”

清潔公司?那豈不是跟別人做清潔嗎?我有

些詫異的看着吳安平,此時楊薇也是同樣的表情盯着他,要我說開清潔公司還不如賣衣服了,我都有些後悔剛剛那麼強硬的拒絕了楊薇的要求。

看着我跟楊薇大眼瞪小眼的樣子,吳安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伸出了三個手指跟我們說道:“我開清潔公司可是有三個理由,第一點,跟我們本來的業務分屬兩個領域,很好的起了一個掩護的作用。第二,這清潔公司不需要特別多的存貨,只要買一些清潔用品然後再招人就可以了,專業性不是很強,我們基本上都可以參加管理。這第三點嗎”

吳安平說道這裏,得意的看了我們一眼,隨後從身後拿出一張宣傳單重重的往我們面前一拍:“第三點就是因爲我們可以做加盟,不用自己創業,那多費腦啊!”

算了清潔公司就清潔公司吧!反正我對這種副業沒有什麼興趣,只要不虧錢就好了,再怎麼賺錢一個清潔公司能夠月流水到兩三百萬嗎。

楊薇也瞥了瞥嘴巴,但是並沒有提出什麼反對的意見,看樣子她也想清楚了這一點,這第二產業不能佔用我們太多的時間,只要一旦佔用了我們太多的時間,那一定會對我們的靈異處理公司有影響。

畢竟我們這個公司正式的員工也只有我們三個人而已,缺一不可,而清潔公司僱員多,缺了我們誰都可以運轉。

看着我們都沒有什麼意見,吳安平立刻按照這個宣傳單頁上面的電話撥打了過去,要不怎麼說別人是專業的,我們上午打了電話,人家下午就到了我們家裏。

派來談判的那個小子也是一個特別能侃的主,三句兩句都跟我們描繪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三年營業額過百萬,五年之類上市,十年之後連鎖上市。

要不是有靈異處理公司我差點就要把這個清潔公司作爲終生爲之奮鬥的目標了,雖然這小子油嘴滑舌的,但是還是沒有能說動我跟吳安平,我們一個是做銷售出生,自然知道他的套路,一個是江湖騙子,可以說是他的祖師爺了。

看着我們半天都沒有什麼反應,這男人還是談性不減,繼續跟我們描述這清潔公司美好的未來。

“你停停!我就問一句你們這個公司的加盟費多少錢?”吳安平似乎被這個男人弄得有些不耐煩了,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他可能是沒有想到眼前的客人這麼豪邁,活生生將剛剛準備好的詞語吞到了肚子裏面,過了好久這才吞吞吐吐的說道:“二十萬!只要二十萬我們就幫你裝修,還幫你們招人,還幫你們.”

“二十萬?”聽到這個價格我們三個都同時有些大眼瞪小眼,面前那個推銷員還以爲我們是嫌棄他貴了,立馬說道。

“真的,二十萬在我們這個行業裏面已經算是最便宜的了,你不信可以打聽打聽,要不這樣!”這推銷員裝作一副爲難的樣子,咬了咬牙說道:“今天看着跟你們幾位也挺有緣分的,這樣我做個主,只要十

八萬,十八萬就可以得到我們的全套服務!”

“什麼?十八萬?”我們三個還是異口同聲的說道,這個推銷員此時再也沒有剛剛那種揮斥方遒的感覺,哭喪着臉說道:“真的少不了了,這個價格,已經是我們的底價了。”

“這價格太便宜了!”我們三個同樣異口同聲的說道,我們之前計劃可是五百萬開一家公司,看現在這個行情我們這個計劃可是遠遠達不到啊!

“小夥子,你們總公司大概多少錢?”吳安平陰着臉看着面前的這個推銷員,也許是之前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客戶,這小夥子明顯被嚇到了,剛剛就有些結巴的他,現在索性連話都說不出了。

過了好久他才嚥了下驚訝的口水,結結巴巴的開了口:“這這個事情我.我有些不清楚,要不我把我們老總的電話給你!”

在聽到我們要收購他的公司之後,沒有過一個小時的時間,這個老總直接就上了門,沒有想到我們居然是說的真的,這個推銷員一時間有些受不了這個現實,呆呆的坐在那裏,就連自己的老總來了也沒有站起來。

“您是要收購我們公司嗎?”看着我們亂七八糟的屋裏擺設,這老闆由剛剛的滿臉笑容變得陰沉起來,要不是他的良好教養,說不定他還真的會拂袖而去。

“是的!你開個價格吧!合適我們明天就把手續給辦了。”吳安平斜靠在沙發 上面,把腳翹到了茶几上,看樣子倒是真的挺有大老闆的派頭。

這位老總半信半疑的打量着房間裏面的陳設,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我們可以拿的出一筆錢來收購他的公司,但是來都來了,他還是試探性的爆出了一個價格:“五百五十萬怎麼樣?”

五百五十萬雖然比我們預期的價格要高上一些,但是五十萬我們這幾個人湊還是湊得出來的,剛剛準備點頭答應他的時候,吳安平開了口:“五百萬,萬百萬你同意賣我們就買下來。”

一聽有人真的要接收自己的爛攤子,這老總頭點的就像是小雞嘬米一般點的飛快,一改剛剛不信任的表情,一臉殷勤的看着我們三個人:“沒有問題,五百萬就五百萬!”

“當然我們還有一個要求,就是你繼續擔任這個公司的總經理一職,我們三個人對你的運營並不過問,你只用把每個月的財務報表準時放到我們辦公桌上就行了。”

吳安平提出的這個要求對這名老總來說無異於天上掉餡餅,既有人願意投資自己的公司,又不干涉自己的經營一時間這老闆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們:“你們不會是尋我開心吧?怎麼會有怎麼好的事情。”

我從書桌裏面拿出早就已經準備好的五百萬的存摺放在了他的面前:“你看看,這是不是尋你開心的!”

看着這張存摺單,這老總臉上的興奮無以言表,甚至激動地用手捏着自己的臉龐,等感覺到了刺痛這才放手,滿臉傻笑的看着我。

(本章完) 墨九狸聽完之後,整個人都有點兒不好了,不知道為什麼墨湮的答案,讓她完全開心不起來!如果之前的那一抹神識是自己的娘親,那她豈不是在天地鼎內,親手滅了娘親的神識?

這個認知讓墨九狸整個人都有些呆了,直接揮手撤了幻陣,獃獃的發愣。

「九狸,你怎麼了?是不是想你娘親了?」墨湮看著墨九狸有些呆愣的問道。

「爹,你覺得娘親會不會留神識,在你的體內?」墨九狸想到什麼,看著墨湮問道。

「會的,之前我從冥殿醒來,就發現了一抹你娘親在我識海的神識……」墨湮把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遍。

「毀掉九州深淵?」墨九狸聞言詫異的問道。

「沒錯,那時你娘親確實是這樣告訴我的!」墨湮說道。

「為什麼呢?」墨九狸不解的問道。

「你娘親說是為了救你!」墨湮想了想說道。

「可是,我現在不是在這裡好好的嗎?何必毀掉九州深淵呢?」墨九狸十分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你娘親說的話,向來都是很准,也是對的!這次你沒事,可能是意外吧……」墨湮想了想說道。

「可能是吧!」墨九狸聞言無力的說道。

墨九狸又和墨湮聊了一會兒,墨湮才回去休息,墨九狸直接去找了靈兒和溟煜,打聽了下墨湮說的事情。

「這件事確實是真的,當時我們和白老商量后覺得,你娘親可能是想讓你爹爹毀掉冥殿的,你不知道冥殿其實是……」溟煜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們出去看看……」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如果溟煜他們猜測的是真的,那麼對方可能真的在覬覦冥殿中的什麼東西,可是,到底是什麼呢?

對方想讓爹爹毀掉冥殿,總覺得是想要爹爹滅掉誰似的,這種感覺似乎很不好,讓墨九狸有些懊惱。

但是墨九狸依舊沒有掉以輕心,想了想墨九狸直接把小紅給拎了出來,讓小紅一起幫忙尋找冥殿內,可是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和東西……

小紅知道墨九狸很著急,於是也很認真的和墨九狸還有靈兒,溟煜幾人分開尋找。

只是遺憾的是,墨九狸和靈兒還有溟煜,找了幾遍,都沒有找到一點線索,所有墨湮去的密室,還有靈兒和溟煜說的地方,都找過了,卻是什麼特別之處都沒有……

墨九狸隨意找了房間坐下來,看著冥殿的樓下院內,什麼都沒有發現,墨九狸想了想乾脆閉上眼神,神識一遍遍,一寸寸徒弟的開始搜索冥殿里裡外外每一個地方……

結果,依舊是一無所獲,小紅看著墨九狸十分氣餒的說道:「主人,這裡好像真的什麼都沒有啊,真的是在冥殿裡面嗎?會不會在冥殿外面啊?」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覺得小紅的話也有道理,於是又帶著小紅和靈兒他們來到冥殿外面開始繞著冥殿仔細的尋找,希望能有一些發現……

可是結果找了三天的時間,還是一無所獲。 墨九狸想可能真的沒有什麼了,但是靈兒和溟煜的話也沒錯,如果自己爹爹說的那抹神識真的是娘親的話,為什麼要說自己來到九州天界之後,就毀掉九州深淵呢?

九州深淵完全沒有什麼,唯一有的就是這冥殿和墨湮了,除此之外完全沒有什麼的!為什麼會這樣呢?

墨九狸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問問墨湮,關於冥殿的事情!墨九狸想到這裡又和靈兒還有溟煜,在外面找了很久,但是依舊毫無收穫,這才回到空間裡面……

墨九狸想了想,直接去找了南宮藍,南宮藍和帝滄海因為和墨湮相聚,心情很好!

「九狸,你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南宮藍看著墨九狸的臉色不對,擔心的問道。

「藍姨,你知道冥殿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嗎?之前你跟我說過的,冥殿開始不在這裡的對嗎?」墨九狸看著南宮藍問道。

「沒錯,冥殿本來不在這裡,這個冥殿其實就是一個空間神器,是你爹的父親,也就是你爺爺留給你爹的好像,當初放在這裡我們都住在這裡的,但是好像這個冥殿因為你爺爺和奶奶的離開,因此不能移動了,只能這樣放在這裡了!

所以後來我們都離開了,這個還在這裡的!」南宮藍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

「嗯,那我知道了,我只是有點好奇,沒有想到這九州深淵內,還有這樣的地方罷了!」墨九狸聞言點頭說道。

「嗯,其實說起來這個九州深淵還是蠻神奇的,畢竟我們夫妻還有你爹都是修鍊魔力的,但是在別處提升實力很慢,在九州天界,也就只有這九州深淵,才能修鍊的很快,其餘地方都不行!」南宮藍笑著說道。

「是嗎?那是因為冥殿的關係嗎?」聞言詫異的問道。

「似乎不是,好像就是這附近魔力濃郁吧!」南宮藍聞言想了想說道。

「嗯,我知道了,我去看看小澤,你們多陪陪爹,我有點事情處理完了,我們就離開!」墨九狸想了想看著南宮藍說道。

「好的,你去吧!」南宮藍笑著說道。

墨九狸出來就看到小澤在等著自己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走到小澤面前道:「小澤,你怎麼來了?不修鍊了?」

「娘親,我有事想跟你說!」小澤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嗯?什麼事情你說。」墨九狸蹲下身看著兒子說道。

「娘親,我們到外面說!」小澤說道。

墨九狸聞言帶著小澤來到外面,小澤看了眼冥殿四周,然後拉著墨九狸的手說道:「娘親,你帶我去天上看看……」

「好。」墨九狸直接抱起兒子,縱身飛到半空中停了下來。

「娘親,你看冥殿!」小澤指著下面的冥殿說道。

墨九狸聞言有些不解小澤的意思,於是往下看去,看著下面的冥殿,除了冥殿外也沒有什麼其餘特別的地方了。

「小澤,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想告訴娘親的?」墨九狸看著懷裡的兒子問道。 沒有過一個月的時間,我們三個人的新公司,新月清潔公司就正式的裝修完畢展現在了衆人面前。

爲了開業典禮濃重一些,我們倒是請了很多的朋友,其中不少都是我們處理靈異事件裏面認識的一些達官貴人。

開業典禮之前我們三個人還有些忐忑,生怕別人都不願意出席,可是等到了現場我們才發現之前的那些憂慮都是多餘的。

此時在我們公司的門口,祝賀的花籃已經排到了馬路上面去了,黑壓壓的人羣在門口蠕動着,不少不知情的人還以爲是搞什麼開業大酬賓的活動,也跟着往裏面擠。

雖然現場亂糟糟的,但是顯得人氣特別的旺盛,今天我們三個人的打扮可謂是用盛裝出席來形容都不爲過。

尤其是吳安平,他難得的將他頭上的那幾根雜毛梳的油光錚亮,服服帖帖的貼在他的大腦瓜上面,穿着一身量身定做的西裝,當然臉上還是帶着他標誌性的墨眼鏡。不苟言笑的站在那裏,倒是挺有老闆的派頭。

楊薇今天的打扮可以用驚豔來形容,她穿着一身合身的黑色小晚禮服,頭髮盤在了頭上,就那樣隨意一挽就有萬種風情,她的臉上還略施粉黛,本來就十分出衆的五官此時更加的有立體感,我的目光都要被她給全部吸引過去了。

而今天我也穿着昨天才定做好的白色西裝,站在了他們兩個人的中間,他們兩個人的衣服都是以深色調爲主,所以我有些心機的特意選擇了淺色的衣服,這樣就可以更加的凸出自己了。

“恭喜恭喜啊!”看着我們出場一個個熟的或者不熟的老朋友們都紛紛上前跟我們道着謝,既然人家都是誠心誠意的來祝賀,我們自然也不能少了禮數,一個個回謝了過去。

不過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他就是之前處理一個綁架事件中死者的弟弟劉德安,他算是之前跟我們打交道比較多的家屬。

看到我們三個人,他立刻眼前一亮,徑直的就向我們走過來,不過在場的人羣太多了,還沒有等他走到我們身邊就被周圍熱情的羣衆給衝到了一邊。

我只有帶着歉意看着他,示意開業典禮結束之後在說,很快臺上的司儀宣佈:“吉時已到,我們有請我們公司的三位董事長上臺剪裁!大家熱情的鼓掌!”

很快臺下就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我都有些懷疑臺下那麼多人是不是老張給僱來的,跟我們做做樣子。

不過看到這麼多人鼓掌,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當然昂首挺胸走上了主席臺,我們三個人拿着三把剪刀,將系在門口的紅布剪斷,這剪彩儀式就算是結束了,此時我還惦記着剛剛站在那裏的劉德安。

看他的樣子似乎有什麼事情來找我們,等安排完了所有嘉賓之後,我們在公司的後面發現正在抽

煙的劉德安。

看着我們來了之後,他將手上的菸頭丟到了地上,用腳將這香菸踩熄,然後堆起了滿臉的微笑想着我們走了過來:“恭喜啊!三位老闆!這才幾個月不見你們就進軍了另外一個行業,簡直是我們商界的楷模啊!”

此時的劉德安跟幾個月之前完全是兩個模樣,若是之前用頹廢來形容他的話,現在可以說用積極陽光來形容他一點都不爲過,此時他已經將自己的滿頭長髮踢去,留下了乾淨利落的寸頭,看起來格外的精神。

“哪裏哪裏!看來你這段時間過得還不錯啊!怎麼樣你的侄女怎麼樣,還有你那個後嫂子了,現在怎麼樣了?”劉德安家裏的故事一直都讓我覺得有些唏噓,一直想要找個空閒的時間問問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了,可是之後太忙了一直都沒有時間,不過今天總算是給了我一個機會。

似乎他對我這個問題早有準備一樣,對着我們三個人微微一笑就開始張嘴敘說劉家後來的故事。

這劉湘明因爲合謀綁架自己的父親,但是由於並沒有參加謀殺自己的父親,在加上認錯態度比較好,再加上劉德安砸了大量的錢進去總算是沒有判多久,緩刑兩年,判刑三年。現在她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在家裏學習,可謂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典範。

至於劉德安的嫂子王小美,她倒是真的真心實意的愛着他的哥哥,所以並沒有要他們劉家的一分錢,自己回到了生他養他的農村重新過她自己的人生了。

至於劉德安,也許是沉寂自己多年的心病終於解決了,所以整個人的精神氣質都有些非同一般,他居然在這不惑之年找到了自己的真愛,馬上都準備結婚了,他還把他未婚妻的照片拿出來給我們看。

我之前覺得他肯定會找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居然找了一個年級跟他差不多的女人,雖然照片上面看不出這個女人的年級,但是眼角細細的皺紋提醒着我這個女人已經並不年輕了。

可是若不是劉德安跟我們說,我還不知道這個照片上的女人居然跟他是同齡人,這女人啊果然是會保養自己。

看着他們這一大家子人總算是都有了自己的歸宿,我的心也就放了下來,不由得調侃道:“你現在都這麼幸福了還來找我們幹嘛?是不是感謝我們爲你一家做出的貢獻,所以又要給錢我們?”

“哪有!”他也跟我我笑了幾聲,隨後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看着他的動作,我不由得有些緊張了起來,難道他是有什麼事情要我們做嗎?

看着並沒有人注意到我們這裏,這劉德安拉過我們三個,將我們三個攬在他的身邊,才壓低了聲音跟我講述了他的請求:“吳大師,陳大師,楊大師,我今天到這裏來找你們是有一個不情之請的,我希望你們可以答應我這個要求!”

“什麼?

”我並沒有答應他的要求,反而謹慎的看着他,是說他今天對我們怎麼這麼熱情,原來是有求於我們啊!

他不由得苦笑了兩聲,這纔開口說道:“這不是我的要求,是我一個朋友,他呢跟我一樣也是癡情的人,他的妻子今年不幸的在車禍中去世了,他一直思念着自己的老婆,所以想要見他老婆一面,現在已經是茶不思飯不想,整個人都已經餓得皮包骨頭了,我們幾個朋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委託我來找找你們,看你們有沒有什麼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