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凌萱的身體瞬間衝出窗戶,也不知道從哪裏來得力氣,直接將鋼化玻璃完全闖碎。

雲凌萱悽慘的一笑,最後那一抹血色的笑容是留給沒有來得及見最後一面的陳若柯。

被華子握在手中的玲玲看到雲凌萱的身體竟然真的衝出了窗外一瞬間愣住了。

因爲自己,害死了萱萱姐姐。

急迫交加只下,玲玲目光瞬間變得悽慘起來,留下兩行血淚。

水哥還有華子也沒有想到雲凌萱竟然如此決絕,沒有等和兩人談條件就直接跳了下去,實在是令他們兩人有些猝不及防。

水哥的身體瞬間從一旁的窗邊衝到那塊兒碎了的玻璃前面,看着身體在空中迅速墜落的雲凌萱。

“啊~”

就在這時,房間之中忽然發出一聲尖叫。

尖叫聲一出,整個房間的玻璃全部開始噼裏啪啦的碎了起來,包括窗戶上的鋼化玻璃,全部震碎。

“噗~”

華子突然間如遭重創,身體瞬間如同斷了線的等着你一般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牆上,面色如紙,毫無人色,不可思議的看着站在詭異的站在房間之中,低着頭披頭散髮的玲玲。

只見此刻的玲玲,精緻的臉龐早已被垂下來的烏黑長髮遮掩住,根本就看不到玲玲的俏臉。

華子還在剛纔那一瞬間的衝擊之中沒有緩過來,他無法想明白自己是怎麼到了這邊來的,眼看着自己就要將玲玲掐死了,但是那一瞬間好像有着萬鈞重錘擊中自己的胸口。

水哥轉過頭不可思議的看着房間中一片狼藉,留着一眨眼的功夫,雲凌萱跳了下去生死未卜,那小丫頭又大變模樣,即便經過大風大浪的水哥溫蒂有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首先是沒有想到柔弱的雲凌萱竟然有這種勇氣能夠直接撞碎鋼化玻璃跳下去,一死威脅,其二便是玲玲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數,怎麼會突然間變成這個樣子。

房間中的溫度好像在一瞬間降低了幾十度,如冰窖一般,而釋放出這股寒意的正是玲玲!

忽然玲玲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水哥在一看的時候,房間之中玲玲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一感覺一股刺骨的寒風掠過自己的面龐,朝着剛纔雲凌萱跳下去的窗戶飛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華子呆楞楞的看着這一切,眼前的一切早已經超出了他們二人的掌控範圍,最爲想不到的便是這十天來一直很是正常的小丫頭玲玲。

水哥也沒有辦法回答。

雲凌萱已經是抱着必死的決心,她知道玲玲死了之後以及肯定逃不了,如果自己不死的話也無法逃脫這兩人的魔掌,以後自己就很有可能會成爲陳若柯最大的掣肘,所以她只有選擇死!

31樓跳下去,在這一刻雲凌萱即便有着一些修爲也無法發揮什麼作用,實在是太高,而且降落的速度越來越迅猛,雲凌萱從沒感覺到死亡離自己竟然如此之近。

雲凌萱已經絕望的閉上了美眸,一滴淚水劃過臉龐,從空中隨風而逝。

“嗯?”

忽然雲凌萱感覺到一隻手正在死死的拽住自己,以延緩自己下降的速度。

“玲玲!”

雲凌萱同樣的不敢置信,玲玲怎麼會變成這般模樣。

當雲凌萱看清楚玲玲的臉的時候,煞白煞白的小臉,眼珠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雲凌萱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氣息在玲玲的身體之中醞釀。

雲凌萱的驚呼並沒有得當迴應。

玲玲的小臉上顯露出一絲痛苦的深色。

顯然,這個狀態之中的玲玲也並不是能夠完全掌控的,雖然玲玲不知什麼原因突然生出這麼強大的力量但是,玲玲的身體畢竟還只是一個小孩子的身體,根本無法承受如此劇烈的衝擊。

而早已在下面發現情況的林青山早已經開始行動,雖然無法直接越上空中將雲凌萱救下來,但是當看到雲凌萱的身邊好像出現一個小小的身影,雲凌萱下降的速度已經延緩了許多的時候,還有十幾米的高度,雲凌萱就要落在了地上。

林青山和土山道人對視一眼。

同爲七段高手,這點高度對他們二人來說並不算什麼,展開身形瞬間衝向高空。

“萱萱!”

林青山一把抓住了雲凌萱的胳膊,當林青山看到雲凌萱上方的身影竟然是玲玲的時候,玲玲忽然看向林青山,林青山的腦海瞬間一陣刺痛。

就在這時,土山道人一掌劈在玲玲脖子後面,玲玲還沒來得及反應直接在空中暈了過去。

當他們兩人帶着雲凌萱還有玲玲降落到地面之後,長處一口氣。

尤其是林青山回想起剛纔玲玲那種眼神,後背竟然出現一種涼嗖嗖的陰冷氣息。

我的人生重置了 最終有驚無險的落到地面之後,林青山先是探查了一下雲凌萱並無大礙,隨後立刻吩咐手下照顧好雲凌萱,緊接着安排人手開始將金碧輝煌大酒店團團包圍起來。

林青山剛剛下達命令,一輛越野徑直停到了林青山幾人面前。

從車上走下來的正是陳若柯三人。

“怎麼回事!”

陳若柯一眼便看到了昏迷的玲玲還有處於驚慌之中的雲凌萱。 陳若柯寒着一雙眸子,目光直指金碧輝煌大酒店31樓的某間房間,那裏正好露出一雙眼睛,當看到陳若柯出現的時候,一道寒光閃過。

陳若柯查看了一下雲凌萱還有玲玲的情況,幸好只是昏迷過去了,“幫我照看一下”

陳若柯聲音冷冽。

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包括林無敵等人全部感受到一股寒意,恍惚間看到陳若柯眸子中一朵黑色火焰在跳動。

“你去吧”林青山知道陳若柯的實力,所以也能夠知道陳若柯想要做什麼。

在衆人的注視下,渾身散發着一股殺意,目光直射那人臉處,雙腿發力,陳若柯的身體瞬間拔高,十幾秒之後,陳若柯已經直接從剛纔雲凌萱撞出來的缺口出進去了房間。

水哥還有華子看到房間中突然出現一個人,頓時一驚不過當看清是陳若柯的時候,目光之中同時露出一陣精光,他們所做的這些事情無疑不是爲了逼迫陳若柯出來,雖然現在雲凌萱已經不在他們手中了,但是他們卻有着可以直接殺掉陳若柯的把握。

雷影得死已經給新世界一個警示,知道對付陳若柯不可能以常人的觀念來對付,陳若柯的境界雖然低一些但是其戰力卻要已經達到了八段實力。

像陳若柯這種在六段初期就擁有八段戰力的人絕無僅有,就是這麼一個造孽般的人引得不少勢力想要除之而後快,不過現在敢明目張膽的對付陳若柯的也只有符宗還有新世界這兩個大勢力。

武侯派諸葛大力拜見老天師 至今爲止還沒有人知道新世界到底是在誰的掌控之中,而且新世界的勢力遍佈全球,猶數中國人多,有人猜測新世界的掌控者也就是新世界的人口中的主上就是中國某個勢力中的掌權者。

“陳若柯”

水哥一雙陰沉的眸子上下打量着陳若柯。

陳若柯沒有說話,只是平靜的看着面前的兩人,不過一句話都不說的陳若柯比說話的時候的陳若柯要可怕太多太多。

如果陳若柯說話的話,興許還會有轉圜的餘地,但是一言不發的陳若柯,心中只有殺意,水哥還有華子竟然敢綁架雲凌萱還有玲玲,雲凌萱跳下去的那一瞬間,陳若柯的心忽然一震,不過當看到雲凌萱只是昏迷的時候,雖然安心了許多但是心中卻有着滔天殺意在醞釀,處於即將爆發的邊緣。

現在面對水哥還有華子陳若柯沒有立即爆發不是陳若柯不想殺了兩人,只是因爲陳若柯太想殺了這兩人了纔會這麼平靜。

進入房間的時候陳若柯就已經啓動了第二顆舍利,水哥還有華子的修爲和弱點全部一清二楚,水哥八段初期,華子七段初期。陳若柯之所以這麼平靜就是因爲他在尋找機會,尋找一個一擊斃命的機會。

如果陳若柯這種想法被其他修士知道的話一定會認爲陳若柯瘋了,而且瘋的很徹底,陳若柯纔剛剛六段初期,即便是華子都能夠輕易碾壓一個六段初期的修士,六段初期在華子眼中也不過如螻蟻,更不用提在水哥眼中。

但是當陳若柯出現在房間中之後,無論是水哥還是華子誰都沒有敢掉以輕心。

雷影就是很好的前車之鑑。

雖然雷影的五段後期在他們二人眼中都不算什麼,但是雷影因爲擁有那種神奇的雷電靈氣,所以其戰力已經能夠隱隱的和華子相持平,在以前不是沒有比試過。

“你很強”

水哥盯了陳若柯半晌,吐出一口濁氣沉重地說道。

“你會死”陳若柯面無表情地說道。

“你很自信”水哥一愣隨即笑吟吟的說道“不過你感覺你能殺了我們兩個?你能殺的了一個但是也必將會被另一個重傷,你應該知道像我們這種境界的人,一點的錯誤便會失去性命,更不要說你被重傷之後?”

水哥好像已經完全吃定了陳若柯一般,有條有理的分析道。

“大可一試!”

陳若柯話語一出,修羅道大浮屠瞬間拍出。

一隻由靈氣匯聚而成的碩大的掌印瞬間出現在水哥面前。

水哥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雖然水哥也感覺到了陳若柯這一掌之中蘊含的恐怖力量,但是卻根本不足以一瞬間幹掉自己和華子,而且即便是華子都能夠很輕易的將這一掌抵擋下來,甚至於發出反攻。

陳若柯一掌拍出之後身體瞬間消失,“受死!”

陳若柯先前一掌乃是朝着水哥打出的,不過下一刻陳若柯的身體卻是出現在了華子面前。

同樣是一記大浮屠,不過其中還蘊含着浩然正氣。

“嗤嗤”

華子雖然一直在防備着陳若柯,但是看到剛纔陳若柯打出的一掌之後感覺被自己人傳的神呢不能再神的陳若柯也不過如此。

不過這一掌確實令華子知道了爲什麼自己很多人都再說陳若柯是一個造孽,根本就不是人。

單看陳若柯這一掌,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同境界無敵,但是華子明顯要比陳若柯修爲境界高一個大層次,雖然詫異於陳若柯那狂暴的力量,但是依舊不可能殺死華子。

華子慌忙之間揮出一掌。

“砰!”

巨大的衝擊力將房間的牆壁瞬間擊塌。

“啊~”

煙塵散盡,兩道聲音同時響起,一男一女正在隔壁。

異界末世的悠閑生活 男女慌亂之間朝着身上胡亂的套着衣服,雖然不能完全穿好但是也要遮住重要的部位。

雖然女的姿色不錯,而且此時大片春光外漏,但是陳若柯三人誰都沒有看一眼,稍一失神就有可能會被對方幹掉,尤其是陳若柯更要謹慎小心,無論是水哥或者是華子任何一人出手就能夠秒掉自己。

而自己想要一舉幹掉他們兩個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知道自己戰力超出一般人但是陳若柯也沒有自大到敢在比自己境界好的兩個人面前還去想其他的。

那一男一女慌慌張張的穿上衣服,大叫着跑了出去。

“很強”華子讚了一聲“不過你,依舊不夠格!”

華子陰沉的看了陳若柯一眼,身體瞬間衝出,一拳擊出,直取陳若柯面門。

陳若柯身形急動,腳下生風,步伐雖錯亂但卻有着一種特殊的韻律在其中。 陳若柯形影變換,腳步錯綜,以一種奇異詭譎的步伐躲開了華子的攻擊,如果正面和華子硬碰硬陳若柯依舊有着必勝的信心,到現在還不是時候。

尤其是在和華子對抗的時候,水哥的危險一直存在,陳若柯不能露出絲毫破綻,只要給水哥一個小小的空隙,自己絕對會直接被擊斃。

“你就只會跑嗎!”華子一次次攻擊落空,已經打出了真火,那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靈華子的攻擊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樣,很是憋屈。

陳若柯沒有機會理會華子的怒目而視,依舊冷着一張臉,雙眸不斷的看向四周,尋找機會。

水哥一直在旁邊看着華子攻擊陳若柯,雖然陳若柯只是最開始打出兩記大浮屠掌,當華子開始攻擊之後,陳若柯基本上就只是閃躲,但是水哥是何等修爲,雖然陳若柯一直在躲閃,但是水哥依舊在陳若柯躲避的步伐之中看出了不尋常的東西。

陳若柯只不過六段初期,但是他若使用的這種步伐即便是水哥都沒有把握使用出來,或者是根本就學不來,在看到陳若柯使用的步伐之後,水哥在心中默默推算,不過無論如何推算都無法確定陳若柯下一步會邁向哪個方向,那一步步看似平淡無奇但卻又蘊含天地至理。

陳若柯對於華子的怒吼不以爲意,只下一瞬間,陳若柯的身體突然間衝出了窗外,不過卻不像雲凌萱那般被逼得沒有辦法才選擇跳窗而下,陳若柯卻是有着其他的打算。

在這種鬧市區陳若柯有一些底牌根本就不適合施展,必須要將他們兩人引到一個人跡罕至之地,然後纔可以放開手腳直接幹掉他們二人。

而且陳若柯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因爲水哥和華子修爲的差距所以追出來的速度有所區別,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陳若柯就可以一個一個的剷除!

見陳羣柯直接凌空而去,水哥和華子對視一眼“追!”

水哥一聲低喝,隨即兩人雙雙越窗而出,31層樓的高度對他們二人來說根本不成問題。

尤其是他們這種境界完全可以凌空而行,所以h市的上空驚現三道流光。

陳若柯踏空而行,視野一片廣闊,直接找到一處郊外的林子,身影瞬間隱沒。

確實如陳若柯所猜測的,水哥率先趕到。

水哥在空中只看到一隻黑影直接遁入密林之中,隨後便看不到陳若柯的身影,緊蹙着眉頭,四處張望着想要尋找出陳若柯的蹤跡,就在這時陳若柯也在密林之中靜靜地盯着凌空而立的水哥。

明尊 就像一隻隨時都會出擊捕捉自己獵物的豹子,漆黑的眸子在黑暗中閃閃發亮。

陳若柯在心中暗暗計算着時間,按照水哥還有華子的修爲來算的話,華子想要趕到至少還需要三分鐘的時間。

陳若柯算計好之後,心中已然有了決斷,現在正是除掉水哥的最好時機。

水哥的身體緩緩降落下來,直到雙腳觸到地面,地面上鋪了一層厚厚的落葉,“咔嚓咔嚓”的聲音從水哥腳下傳出。

不過就在一瞬間,水哥的身體直接縱上離自己最近的一顆大樹之上。

水哥也是身經百戰,自然知道暴露自己的行蹤乃是與人決戰時的一大危險,現在陳若柯在暗,他在明如果陳若柯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襲擊他的話,水哥根本不可能反應。

一分鐘悄然而過。

陳若柯神識外放,在感應到水哥的方位之後身體瞬間出動。

水哥的神識同樣外放,和陳若柯一樣也在尋找着對方的行蹤。

在陳若柯感應到水哥的方位的時候,水哥同樣感應到有人在探查自己,在這片區域之中除了自己就只剩陳若柯。

水哥感應到的那股神識是誰的呼之欲出,所以水哥瞬間換了地方,不過在水哥再次降落到另一棵樹上的時候,陳若柯的身影瞬間出現在水哥身後的黑暗之中。

水哥剛剛穩住身形,後背突然一陣發涼,汗毛直豎,對於危險的感知力相當敏感,水哥連頭都沒回直接閃避。

“咔嚓”

就在水哥離開的一瞬間,水哥剛纔站的地方已經一片焦黑,連帶着整棵數都像是被雷劈到了一般,瞬間燃燒起來。

“奔雷訣”陳若柯很久沒有實用的一種道法。

以前陳若柯境界低的時候,無法發揮奔雷訣最大的威力,所以只認爲奔雷訣只不過適合低境界的作戰,但是近幾天黑火進去自己體內之後陳若柯發現了本雷訣竟然可以配合黑火使用,或者說黑火需要奔雷訣來使用,能夠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你完了”陳若柯心中冷笑。

水哥躲開之後穩住身形警惕的盯着四周,就在這時看到一個人影在黑暗中展現,正是陳若柯。

只見陳若柯負手在後,漫步而出,嘴角掛着一抹笑意。

“你終於敢出來了嗎”水哥輕蔑的看了陳若柯一眼,只不過還有一絲輕微的恐懼被水哥深深地掩藏起來。

對敵不可露怯。

“就憑你自己?”陳若柯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沒有絲毫的緊迫感。

“華子來之前我完全可以將你解決掉”水哥自信的說道。

“你可以試試”陳若柯冷笑一聲。

負在身後的右手指尖已經有着一朵黑色火焰如同暗夜中的黑色精靈在歡快的跳動。

水哥見到陳若柯已經出現了,當即不在猶豫,他也知道越是拖延時間變數就會越大,所以,速戰速決!

“死吧!”

水哥一拳擊出,渾身靈力全部在這一瞬間迸發,空氣中發出噼裏啪啦的爆響。

一拳之勢,可撼山嶽,即便水哥面前一座大山,同樣要在這一拳只下夷爲平地,更何況是小小陳若柯!

水哥嘴臉露出一絲獰笑。

就在水哥充滿靈力波動的拳頭即將到達陳若柯面前的時候。

陳若柯依舊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

水哥拳頭的猛烈氣息將陳若柯身上寬鬆的衣服吹的呼啦啦作響,但是陳若柯依舊一動不動就像是等着水哥的拳頭落在自己身上一樣。

忽然,陳若柯動了,負在身後的右手伸了出來,輕飄飄的伸出右手食指,一朵黑色火焰瞬間暴漲,好像是遇到了催化劑一般。

就是水哥外泄的靈力。

黑火可以燃燒靈力,水哥的靈力就是黑火的催化劑!

瞬間一朵小小的黑火化作鋪天蓋地的黑色火焰,一道火焰屏障出現在陳若柯身前。

水哥的靈力沒有絲毫波及到陳若柯。陳若柯也沒有受到絲毫傷害,但是水哥已經不見了蹤影。

陳若柯很是滿意的看了一眼面前地下的一縷黑色的灰燼。

那就是水哥! 水哥已經被陳若柯解決了,水哥死的不明不白,一感覺眼前一片滔天黑火,自己體內竟然瞬間燃燒起黑色火焰和外面的滔天黑火遙相呼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