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等如意的身體再好一些,再問吧。

守在床邊,等著溫如意睡著。

葉簡汐輕輕的起身離開。

從病房裡出來,裴娜還沒有醒,睡的口水都流了出來,葉簡汐拿了條毛毯,蓋在她身上,然後走了出去。

病房的門咔嗒一聲關上,溫如意閉著的眼睛,緩緩地睜開。

她怔怔的望著天花板,眼裡一片荒蕪。

顧明珠終究是出事了。

如顧明輔所願,子澈報復了顧明珠,奪去了自己孩子的性命……

如今顧、容兩家,再無轉圜的餘地。

命運真是強大的東西,無論你多努力,付出多少,最後都會發現,你所做的都是徒勞。

在聽到簡汐說,顧明珠孩子沒的那一刻,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失去的那個孩子。

那個孩子比顧明珠的要小一些。

甚至連手腳都沒長出來,就化成了一攤血水。

她閉上眼睛,都能記得,那條生命,在自己身體里一點點流失掉的感覺……冷,刺骨的冷,像是墜入了寒冬臘月天里的冰譚,冷意滲透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連心臟都無法跳動一下。

那種感覺,比死了還難受。

可她再冷,也比不上顧明珠吧。

親眼看著自己所愛的人,把親生骨肉從身體里剝奪,再強大的人,也會被擊垮,她甚至能想象到,顧明珠當時的絕望。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她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會阻止子澈對顧明珠下手。

可哪有那麼多如果呢?

事情已經發生,沒辦法改變,她只能咬著牙,接受子澈殘害了顧明珠的事實。

她不能告訴任何人,自己不是顧明珠害的,而是顧明輔害的。

子澈是覺得顧家害了她,才會去報復顧明珠。有這樣一個理由在,子澈最起碼還能接受,害了顧明珠,害了自己孩子的事情。

可她若是把真相說出來……

那子澈所做的一切又成了什麼?

他被顧明輔設計,不止親手害了一個無辜的女人,讓她這輩子都沒辦法再孕,更害死了他的親生骨肉。

哪怕他不肯承認,那個孩子也和他有著同樣的血脈。

假如他知道了……

這一輩子,他都會背負著罪惡感度過餘生。

她不想他一輩子都過的不開心。

至於顧明珠,在子澈做下那件事後,說一聲對不起,對她來說有什麼意義呢?

顧明珠會因為一句對不起,就放棄仇恨嗎?

答案顯而易見……不會。

顧家的人甚至有可能利用這件事,來對付子澈。

維持一個姿勢太久,全身都變得難受,溫如意輕輕的動了下身體,將腦袋側向窗外。

望著窗外枯萎的木棉樹,溫如意輕輕的嘆了聲氣。

顧明珠,對不起。

……

她做這個決定是自私的,可她沒有別的選擇。

從醒來的那一刻,她就有預感,自己逃不過毒品這一劫了。

母親一生毀在毒品上,她亦逃不過。

這大抵是容家女人的命運。

可不甘心……

容子澈為她做了那麼多,犧牲了那麼多,她還什麼都沒為他做。

隱瞞顧明輔的事情,是她唯一能為他做的吧。

靜靜的躺了片刻,溫如意眼角通紅,像是要落下血淚般。

可事實上,什麼也沒流下。

絕望到了極點,眼淚都沒了。

目光落在床頭放置的固話上,頓了頓,下一秒,她用盡全力支撐起身體,拿起那部電話,撥了一個號碼。

「喂,唐南楓嗎?能不能見一面,我有件事拜託你……」

談話的聲音漸漸的低了下去,不久尾音消除。

裴娜從夢中驚醒,看著自己身上蓋得那條毯子,腦子還愣愣的,從沙發上起來,覺得嘴角濕漉漉的,抬手擦了把都是口水,頓時有些尷尬。

自己怎麼就睡著了呢?

還流了這麼多的口水,不知道是誰回來了,可千萬別是容子澈和慕洛琛,不然自己丟人就丟大了。

心裡這麼想著,裴娜小心翼翼的走到病房門口。

開了條縫,看到裡面只有溫如意一人,頓時鬆了口氣。

看來,容子澈還沒回來,可能是護士幫她蓋得毯子。

這麼想著,裴娜臉上又有了笑容。

葉簡汐把車子倒出停車場時,一輛車恰好駛入。

葉簡汐拿出手機,邊給郭嫂回電話,邊把車子往醫院的大門外開。

電話接通,葉簡汐開口問:「郭嫂,剛才怎麼了?」

「小小姐醒過來,忽然哭了起來。我哄了半天,她都沒停下來,想著是想找你了,我就打電話了。」

「嗯,我在回去的路上,大概半個小時就到了。」

「少奶奶不用著急了,老太太把小小姐抱過去了,現在已經止住了哭,你慢慢回來,別著急。」

「好。」

……

收了線,葉簡汐把手機放到車子前面,拿出車卡刷時,目光掃過對面進來的一輛車,不由得滯了下。

容淑芬?她來幹什麼?

愣了兩秒鐘,葉簡汐才想起來,容老爺子也在醫院裡住著。

容家其他人因為這個原因,經常在醫院裡。

容淑芬作為容家人,來這裡是正常的。

於是,葉簡汐沒再往深里想,收回了車卡,將車子開出了醫院。

回到慕家,三點多接近四點鐘,明明出去還是艷陽高照,此刻天邊卻是彤雲密布,冷風颳起地上的塵沙,迷得眼睛睜不開。

走到後院,樹木多了,飛塵才少了一些。

葉簡汐直接奔老太太的房間。

離門口近了,看到門閉著,外面守著兩個上了年紀的傭人,不由得有些疑問:「老太太沒在房間里?」

傭人對視了一眼,說:「在,老太太正在會客,少奶奶請等一下。」

「哦,好。」

話音落,房間里忽然傳出來嘩啦一聲,像是瓷器炸裂開的聲音,同時響起的還有老太太的聲音:「你給我滾,我們慕家沒你這樣的不孝子孫!」

葉簡汐驚了幾秒,看向傭人:「房間里的人是誰?要不要進去看看?」

「少奶奶,老太太有吩咐,沒她的話,誰都不能進去。」

葉簡汐蹙了眉頭。

兩個傭人卻是絲毫不動搖,繼續把手著門口。

好在房間里,除了那聲轟鳴,再沒有其他聲音。

葉簡汐被提起來的心,漸漸的放回了肚子里。

等了大概半個多小時,房間的門依然沒打開,葉簡汐有些冷,她本就是懼寒的體質,今天偏偏又是突然變天的天氣,在門口等了這麼久,手腳都冰冷了。

跺了跺腳,葉簡汐說:「我回去拿件衣服,等下老太太談完話,你們通知我一聲。」

傭人點了點頭。

葉簡汐揉搓著手,轉身往自己的卧室走。

走了大概兩條走廊,聽到後面嘎吱一聲開門的聲音,她扭過頭看過去,隔著一叢茂密的竹子,影影綽綽的露出兩道身影,那兩到身影從老太太的房間里走了出來,往偏廳走過去。

葉簡汐轉了個角度,稍微看清楚了那兩個身影。一個是五六十歲的老傭人,臉上一絲不苟,和慕家眾多傭人沒什麼兩樣。而另一個,坐在輪椅上,身上穿著白色單薄的襯衫,臉背對著她,看不清楚長什麼模樣。

聯想到老太太剛才吼得那句,以及慕家的那些傳聞。

莫名的,葉簡汐覺得那個男人是慕五叔……慕江墨。

葉簡汐回過身,想要看清楚他長什麼模樣,可追過去,傭人已經推著他走遠了。

只餘下一抹雪白的襯衫剪影,在拐角處轉瞬即逝。 葉簡汐站在門口,直勾勾的盯著那人消失的方向。

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她走到老太太房間門口,看著那兩個傭人問,「剛才出去的是五叔嗎?」

「對不起,少奶奶,我不知道。」

傭人態度恭恭敬敬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異樣。

看樣子是真的不知道。

葉簡汐有些失望,「不用說對不起,我就那麼隨口一問。」

傭人垂著眼帘沒說話。

「是簡汐來了嗎?」

房間里傳出來慕老太太的聲音,葉簡汐應聲:「是我,奶奶。」邊說著邊進了房間。

老太太房間里有地暖,進了房間,暖和的跟春天似的,葉簡汐冰冷的手腳迅速的熱了起來,走到老太太跟前,看到小丫頭被安放在一邊,咬著個奶嘴睡的正熟,笑著說:「奶奶。」

「我剛才聽到外面有你的聲音,等了不少時間吧?」

「沒有,才來一會兒。」

慕老太太心知她體諒自己,笑著搖了搖頭說:「看外邊的天,應該是要下雪了,不知不覺,你都嫁進慕家四個年頭了。」

「是啊,我也沒想到,時間過的這麼快。」

葉簡汐附和。

慕老太太看著她除了頭髮,其他的跟四年之前沒什麼兩樣的臉龐。心想,上天雖然給簡汐那麼多苦難受,到底是留了一些優待。

葉簡汐被老太太眼睛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問:「對了,奶奶,剛才你在見誰?我看著是不認識的人,咱們家我還沒陌生臉孔呢。」

她不經常回老宅這邊,可再不經常回來,也嫁進慕家四年了。

家裡的傭人都認的七七八八了,有些叫不上來名字的,臉孔卻是認的的。唯一不認得的只有慕江墨那院子里的人。慕江墨的院子雖說在慕家,但更像是獨立出來的院子。平日里他那個院子里的人都是獨來獨往,慕江墨也從沒露過臉面,整個慕家見過他的人好像沒幾個。

所以,剛才聽到老太太說那個人是是慕家的子孫。

她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慕江墨。

葉簡汐話一問出,慕老太太滿是笑容的臉,立刻沉了下來:「那個人不值得一提,別再問他了。」

葉簡汐很少見老太太不高興的樣子,意識到自己惹得她不快了,趕緊改了口說:「嗯,奶奶……今天下午,蓁蓁沒少鬧騰你吧?」

慕老太太臉色這才好了一些,「鬧騰倒是鬧騰了一些,不過我睡了那麼久,有個小丫頭在我身邊鬧騰,反倒好一些。」

「我是怕她把你累壞了。」葉簡汐道。

慕老太太把蓁蓁抱起來,說:「我不怕累,就是怕你們不捨得把蓁蓁放在我身邊。我知道你們不喜歡老宅這邊,這幾天留在這裡,是為了我這個老婆子。」

葉簡汐被老太太戳破,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在她心裡,慕老太太跟親奶奶沒什麼區別。

沒那麼多的顧忌。

葉簡汐看著老太太抱著蓁蓁,想要說話,腦海里卻閃過慕西顧的模樣:「奶奶,你真的想在身邊養一個孩子,可以把西顧帶在身邊。她已經一歲多了,比起蓁蓁好照顧。而且……瀟瀟那邊照顧不過來,二嬸她對西顧也沒那麼上心……」

話止於於此,葉簡汐不想多說馮梓雲的壞話。

背後議論人是非,非君子所為。

慕老太太聞言,有些訝異的看了一眼葉簡汐。

對上她欲言又止的目光,慕老太太像是想到了什麼,卻是沒有急著開口說話。

抱著慕蓁蓁,輕輕的拍了幾下,嘆了聲氣。

她說把蓁蓁留在身邊,是因為她真的喜歡洛琛和簡汐的孩子。

而西顧……

蘇瑾年當初鬧得事情,她有所耳聞,因此對西顧的喜歡,說到底到不了非把她抱到身邊養的地步。

在慕家這個大家庭里,能抱到她身邊養的孩子,說到底跟其他人是不同的。

說穿了,那是一份特殊的尊容。

慕家上下想為難,也要看她這個老婆子的面子。

她明白這份特殊,所以哪怕喜歡孩子,也不肯輕易帶在身邊。當初她年輕氣盛,也只帶在身邊洛琛一個孫子。連老頭子親口央她照顧溫婉,她都沒答應。

現在把西顧帶在身邊,慕家上下難免會多想。

畢竟只要她一天沒入黃土,那洛琛的位子就沒坐穩,她把知寒的女兒抱養到身邊,豈不是給慕家一個信號?覺得她忽然重視起老二一家了?

到時候,難免又家宅不寧。

慕老太太不願惹是非,但也明白,簡汐開口並非是一時心血來潮。

梓雲重男輕女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西顧這個爹不疼娘不愛的曾孫女,八成是受到梓雲虐待,又恰好被簡汐看到了。

這才有這麼一說。

只是簡汐年輕,心思純良,做出這個決定,不會像她考慮那麼多。

慕老太太沉默了半晌。

葉簡汐在把話說出來,也覺得自己的提議有些草率,老太太身體剛好,怎麼能讓她操勞呢?

「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