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礦星,太空軍艦港,第九艦隊駐紮基地,一座龐大的太空基地漂浮在軌道之上。

這裏距離地球有15光年,是一顆紅色的巨大恆星體,上面富產一種特殊礦石,血礦。

整顆血礦星,大小是地球的110倍,在太空中看去,彷彿是一顆通體血紅的星球,極其壯觀。

“指揮官閣下,這次徵集的新兵裏面,隱藏着不少各大家族勢力的人員,是否一一清理?”

太空基地裏,一名軍官快速彙報了這一消息,所有新兵資料盡數分析完畢,獲得了不少隱藏的各大家族力量人員存在。

那位指揮官,正是第九軍團臨時任命的指揮官,一箇中年人,臉上滿是風霜,渾身散發着一股肅殺之氣。

“不必理會!” 婚守情深:穆少蜜愛小甜妻 指揮官擺擺手,頭也不回道:“那些人興不起多大風浪,既然來了,那就一個菜鳥而已,接下來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個未知數!”

說完,他目光看向前面的透明窗戶,看到了外面那一顆龐大的血色星球,血礦星。

第九軍團就是駐紮在這裏,任務是拿下整顆星球,清理星球內部的所有威脅,將這裏納入聯邦的資源版圖。

但之前的一戰顯然失敗了,損失慘重,整個軍團差點就被打光,可以說傷筋動骨了。

這次徵集了十多萬新兵,調集來這裏,就是爲了重新補充兵員,恢復第九軍團的戰鬥力。

想要補充精銳士兵,就必須進行血腥殘酷的磨礪,訓練新兵,從死亡中爬出來的人才是真正精銳。

“大人,就這樣將所有新兵丟入血礦星,會不會直接覆滅,那樣的話徵兵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一名士官忍不住開口了,看着即將被送入血礦星內部兵營的十五萬新兵炮灰,有些擔憂。

“是啊,血礦星內部的生物極其兇悍,數量龐大。”

“在那裏,我們只有新兵營基地還算安全,但此刻也是岌岌可危,這樣做是否欠妥?”

不僅僅是他,其餘軍官其實都很擔心,畢竟徵兵補充兵員損耗,這是好事,可一旦玩過頭了,那羣新兵都死絕了就沒得玩了。

“不經歷血腥風雨,不經歷生死磨礪,如何成爲一名合格的戰士,宇宙中不需要弱者。”

指揮官一臉冷酷,沒有絲毫動搖自己的決心,從地球上徵集來的十五萬年輕兵員,就因爲他的一句話全部被丟入血礦星裏面。

“大浪淘沙,活下來的纔是真金白銀,傳令下去,讓艦隊將那些新兵盡數投放在新兵營基地。”

指揮官傳達了指令,立刻,運兵艦加速,周圍艦隊護送着運兵艦裏面的十五萬新兵炮灰,緩緩穿過了血礦星大氣層。

此刻,所有新兵都還不清楚,接下來要面臨着血腥殘酷的生死磨礪,能活下來的纔是真正的士兵。

大浪淘沙,一場殘酷的生死磨礪開始了。 血礦星,一望無垠的赤紅大地,高山環繞的一座山谷中,建立着一座巨大的基地。

這是新兵營基地,血礦星唯一一個還沒有淪陷的地方。

此時,基地上空有一艘運兵艦緩緩降落下來,停靠在基地上的停泊臺上,大門緩緩打開。

咔嚓!

運兵艦艙門開啓,艦橋落下,自裏面走出一隊整齊的士兵,全副武裝,一個個快步跑下來。

跟在後面的是一羣羣年輕的面孔,都是從地球各大廢墟城徵集來的青少年,男男女女,個個面帶忐忑的走下來。

“這就是血礦星?”

人羣中,柳塵一步一步走下運兵艦,入眼的是一片血色的天空,彷彿充血一樣,大地上一片赤紅。

荒涼,獨特,陌生的環境讓人內心不安和恐懼,許多人都面帶畏懼,甚至露出了恐慌的神情。

這裏就是血礦星,一顆距離地球十五光年遠的星球,來到這裏想離開已經不可能了。

“嗚嗚…我不想參軍!”

隊伍中,有女孩臉色蒼白,滿是恐懼,竟然小聲的嗚咽起來,眼淚嘩啦啦的落下。

很多人其實不想參軍,更不想來血礦星,但這不是他們能夠選擇的,被帶來了這裏,就等於無法自主。

不管你願不願意,總之,已經被帶到了這顆陌生而又充滿危機的星球上,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活下去。

還好這裏有一座基地,否則,直接就丟在血礦星上面,那才叫真正的悽慘恐懼。

“收聲!”

“集合!”

一聲聲呵斥傳來,基地裏,一羣全副武裝的戰士穿戴盔甲,整齊劃一的走上來,爲首一名教官模樣的男子,對着下來的新兵發出了警告。

那冷峻的模樣,臉上滿是風霜,目光中透着冷厲的殺氣,顯然是經歷了無數生死戰鬥磨礪出來的氣勢。

權臣的黑蓮花 那如刀一般的眼神掃過衆人,所有新兵一個個不敢直視,低下頭,女生們不敢哭泣了。

一些青年更是畏懼低頭,一個個惶恐不安,小心翼翼的站在這片巨大場地上面,等待着訓斥。

“我不管你們曾經是什麼身份,是男還是女,總之,來到這裏人人都是一樣的身份。”

“那就是新兵!”

那名教官聲音冷厲,眼中帶着一絲不屑道:“在我眼裏,你們就是一羣軟蛋,一羣廢物,新兵蛋子,炮灰,一無是處。”

這話說的,很多人面露怒意,恨不得上去暴打這個教官一頓,實在是被氣壞了。

這裏聚集來的人,無一例外都是年輕,血氣方剛,個個都很不服氣,你不就是比我們當兵早而已嘛?

“怎麼,不服氣?”那教官一臉輕蔑的掃過衆人。

他一字一句道:“別不服氣,因爲你們真的就是一羣一無是處的弱雞,炮灰,甚至連炮灰都算不上。”

“在這裏,是龍你們給我盤着,是蛇你們給我卷着,就是老虎都給我老老實實趴着。”

“我就是你們的總教官,我叫烏凌,你們接下來的訓練由我說了算,誰不服可以出來,我給他一次不訓練的機會。”烏凌說完掃過衆人。

“打敗我,你們就可以不用訓練。”

話音剛落,烏凌眼神凌厲的掃過所有人。

這一刻,現場十五萬年輕的新兵,一個個沉默下來,都沒有人敢跳出來吭聲,甚至反抗。

開玩笑,傻子才跳出來,那不是找死嗎?

“此人很強!”

柳塵身後傳來一個聲音,不用回頭就知道是劉坤鍵這傢伙說的。

他低聲悄悄說道:“這人,我敢肯定,實力一定已經達到了揭開基因鎖的層次。”

“你能看出來?”柳塵微微瞄了他一眼,心裏驚訝。

他實在沒看出來,對方具體實力層次,因爲無法感應,對方身上能量波動根本絲毫不漏,只有一股濃郁到極致的煞氣。

就算是心靈之火,都只能隱約感應到對方很強大,很危險,超越了他太多太多了,正如劉坤鍵說的,很可能是解開了基因鎖的強者。

“好了,廢話不多說!”

烏凌大喝一聲,所有人齊刷刷看着他,只見他走到了停泊臺的邊緣,望着下方一個巨大的訓練場。

他指着下方,一字一句道:“所有人都有,現在,立刻從這裏跳下去,三分鐘,過時不跳者,後果自負。”

說完烏凌站在一旁,靜靜的看着手腕上的計時器,開始計時,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

“啥?”

“跳下去?”

“開什麼玩笑?”

人羣中立刻炸開了鍋,一個個驚駭欲絕,看着平臺下,高達三十米的距離高度,跳下去不是要死?

已經開始基因突變的人倒沒什麼,可是這裏一半人以上,都沒有開啓基因突變呢,還是一個普通人。

一個普通人,從三十米高度跳下去,不死纔怪了,根本沒有活路,完全就是自殺啊。

“教官,我抗議,你這是讓我們集體自殺。”

攻婚掠情:早安,韓先生 有人怒了,直接抗議,不願意屈從這樣的教官,簡直就是在謀殺,讓他們跳下去不是自己找死嗎?

“還有兩份三十秒。”烏凌頭也沒擡,淡漠的語氣沒有絲毫改變。

這話,讓很多人心寒,一個個驚怒交加,這是在訓練,還是在讓他們直接自殺?

“走吧!”

柳塵目光閃爍,沒有遲疑,直接來到平臺邊緣,一個縱深就跳了下去,根本沒有一點遲疑。

“大家趕緊跳吧,三十米而已,死不了人!”

劉坤鍵自信一笑,樂呵呵的走出來,對着周圍的人笑了一笑,接着走到平臺邊緣縱身一躍。

“跳!”

下一刻,十幾萬人裏面,大半人齊齊衝出去,一個個跳下平臺,身體自由落下。

場面極其壯觀,數萬人從三十米高的建築停泊臺上面跳下來,彷彿下餃子一樣一個個自由落地。

“死就死吧,跳!”

最後,剩下的一部分人中,有人咬牙,怒吼着衝出來,閉上眼睛直接跳了下去。

橫豎都是死,還不如直接跳下去,反正下面有那麼多人,而且,剛剛徵集他們來還沒上戰場不會直接讓他們死掉吧?

這樣想着,剩下的人克服了恐懼,一個個尖叫着跳下去,很快,所有人盡數跳下。

“額…這,怎麼回事?”

很快,跳下去的人愕然發現,自己竟然沒事,而且好像並不高的樣子,一下子就到底了。

這一刻,十幾萬人一臉懵逼,腦袋傻傻的看着四周,忽然發覺不對勁,四周本來看起來很高的建築,一下子產生了一絲絲波紋。

漸漸地,一股數據光芒流轉,四周景色一變,很快消失,所有人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空曠的場地上。

“我明白了,這是虛擬鏡像,假的啊!”

很快,有人看出來,四周的景象原來是假的,之前看起來很高的地方其實根本不高。

TFboys之少爺駕到 這裏完全就是一個虛擬場景,模擬出來的真實場景,真實情況是根本就不高,僅僅幾米高的距離罷了。

“做的真逼真,這技術不賴啊。”

一位帶着眼睛的少年,摸了摸四周牆壁,一陣陣光芒流轉,一樣是虛擬幻化出來的場景。

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一個個哭笑不得,還以爲要死了,結果只是一場測試罷了,是測試勇氣的。

“啪啪!”

“好了,恭喜你們通過第一關!”

此時,一陣光幕浮現,那名教官走出了一堵光牆,來到衆人面前,身後跟着兩名身穿軍裝的美麗女子。

“接下來,你們講接受第二關考驗,這一關考驗,是對你們進行分組的一個考驗,通過考驗者都會被自動分成一組。”

烏凌說完,拍拍手,衆人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天旋地轉,一下子掉進了一個黑暗空間。

“啊….”

一聲聲尖叫傳來,所有人都盡數被分到了一個個獨立的黑暗空間,那是一個真實的封閉空間。

柳塵只感覺眼前一黑,而後出現在了一個封閉的小房間裏面,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還好他視線足夠強大,看清楚四周一切,是一個密封房間,沒有門窗,沒有出口,一點縫隙都沒有。

“搞什麼?”柳塵有些疑惑,伸手摸了摸四周牆壁。

一股冰涼的觸感傳來,讓他明白,這是真實的金屬牆壁,完全是密封打造出來的。

至於剛剛如何進來,柳塵擡頭一看就明白了,頭頂有一個可以打開的入口,剛剛就是從上面掉下來的。

“有意思,是要考驗如何打破密封環境,找出生路嗎?”柳塵想了想露出一抹笑容。

哐當!

他敲了敲牆壁,立刻傳來一震哐當巨響,那是金屬撞擊之聲,顯然是全金屬密封,想要出去,必須打破金屬牆壁。

柳塵猜測這裏面或許有機關,隱藏着開關打開,但他沒有去找,而是想要試一試自己的力量。

吸!

他站在一堵金屬牆壁前,深吸一口氣,猛然提起全身力量,沉腰立馬,手臂一震揮出一拳。

轟隆的一聲悶響,整個金屬牆壁傳來劇烈動搖,咔嚓一聲竟然被打穿,四周佈滿了裂痕。

僅僅一拳就打穿了金屬牆壁,柳塵的強大力量,撼動了整個密封空間,讓正在觀察的教官一臉驚訝。

“有趣,不錯的苗子,值得培養一番。”

烏凌看着監控畫面上,柳塵一拳打穿了牆壁,瞬間崩碎了金屬牆壁走了出來,露出一絲讚賞。

“這個也不錯!”

其他畫面上,有一些人展現出強大的實力,直接破開了阻擋的金屬牆壁走出來。

一位白髮少女,一掌轟碎了金屬牆壁,一步一步從容走出。

還有一位扎着馬尾辮的少女,一手切開了金屬牆壁,露出一個門輕鬆走出來。

其他人一樣,個個展現了不同的力量,都輕易的走出各自密封空間。

那邊,柳塵剛剛出來,就看到對面一樣走出一名少女,正是那個扎着馬尾辮的少女。 刷!

剛走出密封空間,柳塵就看到對面一樣走出一人,是一名少女,扎着馬尾辮。

對方一眼就看到了他,雙目微微一閃,彷彿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波動,但還是被柳塵心靈之火捕捉到了。

“你好!”柳塵心神一跳,但還是平靜的打了聲招呼。

對面的少女沒說話,看了他一眼就打量着四周環境,柳塵聳聳肩沒有在意,但心裏已經悄悄記住了這個少女。

他感覺到一絲絲不妥,但又說不上來,總之心裏有了一絲警惕。

柳塵大量四周,發現兩人正處在一個更大的密封環境裏面,四周白色的金屬牆壁,沒有一絲縫隙。

“嗯?小心!”

下一刻,柳塵心靈一顫,猛然感覺到一絲危機,剛開口提醒一句,立刻就見四周牆壁上忽然露出一個個黑色孔洞。

咻咻咻…

剎那,自一個個孔洞裏面飛出一道道寒芒,朝着柳塵和那名少女渾身上下激射而來。

柳塵瞳孔一縮,看的很清楚,那些飛出來的寒芒,竟然是一根根鋒利的鋼針,閃爍着驚人的寒芒。

速度極快的鋼針,籠罩了兩人周身,若是被射中,肯定要遭到重創,甚至要掛在這裏。

呼!

說時遲那時快,柳塵一個跳躍,身體在空中做出了三百六十度高難度動作,生生扭轉,躲過了一根根鋒利的鋼針。

剛一落地,另外一波襲擊已經來了,根本來不及喘息,柳塵不得不在此躲避。

叮叮叮…

對面,那名少女靈巧的翻身,騰空一躍,在空中來了個旋轉,腳下長靴迅疾提出一道道殘影,立刻踢飛了這些鋼針。

所有飛來的鋼針,盡數被她踢飛出去,射入四周牆壁的孔洞之中,正好跟裏面的鋼針對撞,迸發出一陣陣星火。

“打破牆壁!”

柳塵剛落地,就聽見那少女清脆的聲音,心裏驚訝,但沒有絲毫的停留,一個起落加速,揮舞手臂一拳打向了對面的牆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