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落地的趙雅倩立馬掃視了一圈周圍,整條走廊上空無一人,只有葉星辰身後的王小虎低著頭,嘴裡小聲的說著一二三四,似乎也沒有看到剛才的一幕,這才狠狠的瞪了葉星辰一眼,嘴唇比劃了一個「你要死了的」的口型,然後轉身加快速度就朝前面跑去,她可生怕葉星辰會在作出什麼驚人的舉動。

「辰哥,你……」王小虎卻是強忍住笑容,走到葉星辰的耳邊,很是小聲的翹起了大拇指。

「一會兒你晚點進來,我要好好的收拾收拾這娘們,媽的,她竟然是他的女兒,操,這不是害死我了么?」葉星辰卻是打斷了王小虎的話語,直接惡狠狠的說著,然後直接跟了上去。

王小虎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跟在葉星辰的身後,繼續朝前走去。

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 至於會議廳中,趙元卻一臉笑容的看著陳少華等人,很是和煦的說道:「老陳啊,你覺得這件事情讓他去辦怎麼樣?」

「除了他,再沒有人能夠辦好!」陳少華很是肯定的答道,不過心裡卻緊張的不得了。

「呵呵,那你就好好的配合他吧,你在中央的根基不穩,不然以你的軍功,完全還可以走得更高一點!」趙元依舊淡淡的說著,可是廳中眾人的耳朵卻全部豎了起來。

「主席實在太抬舉了,其實很多次功勞,都是在小葉的幫助下完成的!」 總裁強娶,女人,要定你 陳少華很是謙虛的說著,他心裡清楚的明白,若不是葉星辰,以自己這幾年來所貪污的賄賂,早就送去軍事法庭了。

「呵呵,你也不用擔心什麼,遇上他,也算是你的一種幸運,日後,你的成就絕對不在此,好好乾吧!」趙元似乎看穿了陳少華在想些什麼,口中淡淡說著。

此話一出,廳中的幾人頓時眼睛一亮,葉星辰在他們心中的分量又重了幾分。

而陳少華更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他在琢磨,趙元的這句話到底包含了哪些內容。

另一邊,三人很快來到了離會議廳不遠處的一個房間,趙雅倩首先一人走了進去,葉星辰隨後跟了進去,至於王小虎,卻直接走了過去,正好遇上一名站崗的士兵,詢問了一下廁所的位置后,就朝廁所的方向走去,葉星辰既然說了讓他晚點進去,那就晚點進去就行了。

說是更衣室,其實是一間比較精美的房間,趙雅倩走到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了兩套嶄新的墨綠色軍裝,而葉星辰卻是反手將房門反鎖,很是小心的來到了趙雅倩的身前。

「咦?你那個兄弟呢?」趙雅倩回頭就見到滿臉邪笑的葉星辰站在那裡,很是好奇的開口說道。

「他去上廁所去了!」葉星辰隨意說著,身子更是一步一步的朝趙雅倩走去,他已經決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她。

「噢,那你先把這一套換上!」趙雅倩雖然對葉星辰剛才的行為很是不滿,但卻也沒有發飆的跡象,更沒有注意到葉星辰眼中的邪惡神情。

「我自己換?」葉星辰一副很是吃驚的表情?

「你有手有腳的,難道還要我給你換?」趙雅倩白了葉星辰一眼。

「你老爸剛才可是說了,讓你協助我,也就是和以前一樣,現在你只是我的副官,你必須聽從我的命令,現在我命令你,馬上幫我換衣服!」葉星辰很是囂張的說道。他就是要好好的報復趙雅倩一番。

「我老爸?」卻哪裡料到趙雅倩一手指著自己的鼻子,滿臉的不可思議。

「嗯?趙老頭不是你老爸?」看到趙雅倩那副驚訝的表情,葉星辰理所當然的說道。

「撲哧……」誰料到趙雅倩卻是直接笑了出來,而且笑得花枝亂顫,笑得眉飛色舞,笑得是神魂顛倒,硬是讓葉星辰一陣莫名其妙。

「我要是有這樣的老爸,你覺得我還會成為你的下屬?還會任你欺負?還會和你一起去執行那些九死一生的任務?」看到葉星辰快要徹底的發飆,趙雅倩才強忍住笑容,開口說道。

葉星辰一愣,似乎說的很有道理呢?可是若不是她家的親戚,又怎麼會那麼照顧她?沒見他剛才對她的那種關愛的表情么?

「其實我也是因為上次的任務才第一次見到他的,我和他沒有任何的親戚關係!」趙雅倩微笑著說道,她很是開心,葉星辰怎麼就看出那位是她的親戚呢?

「哦?這麼說來你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了?」葉星辰的臉上,慢慢的掛起了邪惡的笑容,就算她真的是那位的女兒,他也準備好好的欺負她一番,現在不是,那自然更不會擔心什麼。

「當然沒有一點關係……你……你想怎麼?」這個時候,趙雅倩似乎也注意到了葉星辰眼中的邪惡神情,身子本能的朝後退了一步。

「幹什麼?你耍我耍得這麼開心?你說我該幹什麼?」葉星辰詭異的笑了一聲,整個身子就朝趙雅倩撲去。

趙雅倩趕緊想要躲開,可是她哪裡是葉星辰的對手,剛剛跑出兩步,就被葉星辰一把抱住,直接就朝旁邊的大床摔去,整個臉色一片雪白,心中更是湧現了一股恐怖的念頭:「難道他……他要……?」 李天剛才用自己的神識進行探測,在山脈的裡面,的確是有巨大的玉石礦,至於是什麼級別的李天就不清楚了,但是看那個潔白如玉的樣子,應該是最頂級別的,但是在玉石礦的最裡面,李天還是探測不到的裡面,那裡太深了,以李天現在的能力想要探測到裡面,恐怕得等著挖礦的時候才行。

李天這邊都已經溜達了兩圈了,還沒有看到這兄弟三個,這個時候李天就開始找他們三個,原來他們三個住在一個地窖里,沒等著他們兄弟三個出來呢,李天先到了他們老巢里,把這兄弟三個給嚇了一跳,他們的這個老巢可以說是非常隱秘,如果沒有人領著的話,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人進來的,這個時候也對李天更加的佩服了,這人簡直就是神仙呀,竟然能夠自己找上門來,而且還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要知道他們在外面布置了很多陷阱的,有些人想要進來不但進不來,反而把自己的命丟在了外面,但眼前的這位大俠啥事兒都沒有。

「我說你們三個磨磨蹭蹭的幹什麼呢?難道這裡還有什麼金元寶不成?」李天說完就閉上嘴了,雖然這裡沒什麼金元寶,但是卻有一大堆的玉石礦,而且李天也看過了,大部分都已經打磨出來了,全部都是玉啊,這些東西可都是錢呀,看著兄弟三個那個為難的樣子,李天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想要全部把這些東西帶走,但是兄弟三個又沒有那麼大的能力,把他們扔在這裡吧,兄弟三個又感覺到有些為難,畢竟叫這裡不怎麼安全,李天都能自己找上來,萬一還有一個這樣的人,這些年的努力就變成人家的了,兄弟三個還是有些捨不得的。

在這個地窖當中,最值錢的就是這些玉石礦石了,其他的還有一個種各樣的東西,包括補給品和挖礦的器械什麼的,他們也是什麼東西都搶,反正只要是值錢的玩意兒,全部都會拉到自己這裡來,這麼長時間的積累,在這裡也堆了不少了,如果全部拿出去換成錢,這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呢,在這裡搶劫還真是個不錯的職業,難怪那些日本鬼子要偽裝成商人,專門在山裡進行搶劫活動了。

「你們這也是不義之財,從現在開始就跟你們沒什麼關係,銀行卡里搶的那些錢我就不管了,但是這些東西都跟你們沒任何關係,現在他們全歸我了,我可先告訴你們,今天看到的一切,如果你們敢露出去半個字,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李天說完之後就把他們給趕出去了,然後李天在裡面呆了不到一分鐘,裡面所有的東西都到了李天的體內時間,現在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這些東西放在李天這裡,要比放在他們那裡強,如果這是你們勞動獲得的財產,李天肯定不會要的,可這些都是你們搶劫獲得的財產,那就用來做一些善事吧。

打開門后,李天大踏步的離開了,兄弟三個往裡面看了一眼,差點把自己的眼珠子給瞪出來,剛才還有那麼多的東西呢,兄弟三個就是班上好幾天,估計也不能把那些東西都搬走吧,但是剛才還沒有一分鐘的時間了,這位大神就已經是都帶走了,兄弟三個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都想要問問李天是怎麼弄的,但是想到李天剛才的那句話,這個話就憋在他們肚子里誰也問不出來了,好奇心雖然難受,但是還能讓自己活著,可如果多嘴的話,這位大俠剛才可是說了,真的能要咱們的命的,打一個響指就能把那兩個日本人燒成灰,他們可還不如那個日本人厲害呢。

李天在路上的時候用衛星電話打了個電話,知道了這邊的事情之後,李天就有些擔心那些扶桑人了,雖然出來的時候交代了兄弟們了,讓他們好生小心那兩撥人,但是之前一直都以為他們是探礦的,所以也沒有多囑咐他們幾句,現在知道他們都是打家劫舍的,李天當然要多說幾句了。

來的時候只用了幾分鐘就過來了,但回去的時候可不一樣了,有了這三個傢伙,足足走了將近三個小時,白天的時候可以走兩個半小時,但晚上的時候就得走三個小時了,看到宿營地那邊還有篝火,這些人還沒睡覺呢,估計是李天沒有回來,這些人睡覺不怎麼踏實吧。

「老闆,你可回來了…」隨著剛子的這一句話,好幾個帳篷當中都跑出來了人,包括二叔在內,臉上都是熱情洋溢的,李天自己一個人出去,二叔本來就是非常反對的,別管你個人的本事有多強,在這樣的地方最好還是群居,看到李天安全的回來,他們這些人心裡都很高興,畢竟這樣好的老闆可不多呀。

新來的這三個人也是會察言觀色的,看到這位新老闆的手下這麼關心他,只能是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覺得這個老闆很好,如果老闆不好的話,沒有人會關心老闆的死活的,畢竟雙方就是一個雇傭關係,現在看他們臉上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這三個傢伙也鬆了一口氣,自己以後看來跟了個好老闆了,其實他們兄弟三個也是想要做好事兒的,但無奈什麼東西都不會呀,希望以後跟著李天能夠好好過日子吧。

「這三個人是我在那邊認識的,還是能信得過的,給他們安排一些活,咱們走的時候就帶上他們吧,以後我對他們有用處。」李天對二叔說道,二叔點了點頭,就給他們三個又拿出來了一個帳篷,這麼多人一塊兒幫忙,一會兒的功夫就給他們弄好了,隊伍里的人都很熱心,還給他們帶來了吃的喝的,這三個人平常的時候只有他們三個過日子,今天晚上還都感覺心裡暖呼呼的,這個隊伍看起來還真不錯呢,看來跟著李天走是正確的。 在趙雅倩驚恐的目光之中,葉星辰的身體已經重重的壓在了她的身上,狠狠的一巴掌就朝她的翹臀拍去。

「啪!」又是清脆的一聲巨響,趙雅倩頓時又感覺身體一陣顫抖,那種又羞又怒的感覺讓她整個人就要徹底的發飆,可是葉星辰那沉重的身體就這麼壓在她的後背,繞是她精通各種防身之術的女子高手,此時也被葉星辰吃的死死的。

「你打我幹嘛!」無從掙扎,趙雅倩只能夠口中怒斥道。

「你說呢?」葉星辰很是氣憤的說著。

「我怎麼知道?」趙雅倩滿臉的委屈,自己似乎沒有得罪他吧?難道就因為剛才多說了一句話?

「你……」葉星辰本想說你欺騙了我那麼久,我找點利息回來也不算過分不是?可是一想到她剛才都已經說明了她不是趙元的女兒,那也算不上欺騙啊?自己還打她作甚?不過自己都打了?難道還要讓她打回來不成?

葉星辰心下一橫,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拍出,硬是拍得趙雅倩口中悶哼一聲,可能是怕外面的人聽見吧,她極力壓抑自己的聲音,結果聽起來就像呻吟一般,在配合那翹臀上傳來軟綿綿的感覺,讓葉星辰整個心神都是一盪。

「你憑什麼還打我?」趙雅倩都快哭了出來,從小到大,什麼人敢這麼欺負她?這簡直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打你還需要理由么?」葉星辰此時已經騎虎難下,索性直接蠻不講理的又事狠狠的揍了一巴掌。

趙雅倩眼中已經充滿了淚花,她都是一個二十多歲的人了,現在竟然被一個比她小的男人壓在床下打屁股,這是什麼世道?

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趙雅倩忽然一個翻身,竟然掙脫了葉星辰的強壓,也不多想,狠狠的一巴掌就朝葉星辰的臉蛋煽去,她現在最想的就是殺掉這個男人。

葉星辰是什麼人物,輕輕伸出左手,就這麼抓住了趙雅倩的右手,可是趙雅倩的另一隻手繼續朝葉星辰煽來,葉星辰哪裡肯答應,另一隻手閃電般抓出,就這麼緊緊的抓住趙雅倩的手腕。

此時,葉星辰整個人騎在趙雅倩的身上,面對著趙雅倩,正好壓在她的小腹,趙雅倩不愧為軍隊上經過特別訓練,還拿過獎的高手,兩腿就朝葉星辰踹去,葉星辰冷哼一聲,身子微微一動,或許是因為大意的原因,竟然沒有完全的壓住趙雅倩的雙腿,雖然沒有被踹中,可是身子卻失去平衡,就這麼朝趙雅倩的倒去。

最後嘴巴就這麼緊緊的貼在趙雅倩的紅唇之上,一時之間,兩人都愣在了那裡,趙雅倩雖說早被葉星辰看光了身子,也被葉星辰占足了便宜,但畢竟還從來沒有被葉星辰這麼親吻過,腦袋一時有些空白,都不知道該處理這種情況。

可是葉星辰是何許人也,十足的惡狼,趙雅倩的強勢徹底的激怒了他的征服慾望,趁著趙雅倩愣神的時候,舌頭野蠻的衝進趙雅倩的嘴中,更是強行拗開她的貝齒,狠狠的舔舐著她的香舌。

而他的大手更是趁此機會鬆開趙雅倩的手腕,直接就朝趙雅倩的雙峰探去,雖然還隔著一層軍裝,可是在葉星辰絕對的暴力勉強,那帆布製成的軍裝就彷彿紙糊得一般,在趙雅倩徹底反應過來之前,她上身的外套已經被撕得粉碎,露出了裡面那件紫紅色的胸衣,豐滿挺拔半球就這麼露出來,看的葉星辰眼中邪火一陣上涌。

而從畢業之後就一直留在部隊還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趙雅倩卻早已經迷失在自己的葉星辰的深吻之中。

長期呆在軍隊的她養成了一副男孩子的性格,絲毫沒有身為女孩子的覺悟,哪怕當著其他人的面脫掉衣服也不覺得害羞,但這並不代表著她性格開放。

相反,長期的部隊生活和緊張的任務讓她沒有絲毫的時間談戀愛,更是從來沒有被人這麼親吻過,而葉星辰又是這一行的老手,這就好比一隻剛出生的小綿羊遇上一頭強壯的餓狼,哪裡還有逃脫的道理。

當葉星辰的大手伸進內衣握住那美妙的峰巒的時候,趙雅倩更是整個嬌軀一顫,口中忍不住發出「嗯嗯」的聲音,全身更是一陣燥熱,這種情況下,葉星辰的下面也早已經有了感覺,不過他卻並沒有真的要了趙雅倩的打算,他不過是出於一種男人對女人的征服感。

雙手不斷的撫摸著趙雅倩全身上下的各個部位,更是不知不覺間解開了趙雅倩的軍用短裙,露出了裡面的黑色小褲衩,卻發現哪裡早已經一片濕潤。

一個從未經人事的小女孩,這是葉星辰此刻的第一反應,他的心裡從來沒有什麼道德觀,更是從來沒有任何的愧疚感,想做就做,這就是他做人的道理。

就這麼繼續挑逗著趙雅倩,更是慢慢的將她身上的衣物徹底的扒光,而趙雅倩的身體更是泛起了陣陣紅色的光暈,特別是她的臉蛋,兩片紅暈是如此的絢麗,讓她本就不錯的面容更加的美麗。

葉星辰此時也有了噴火的衝動,可是他卻知道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夠做,特別是對於趙雅倩,兩人怎麼說也共同經歷了生死,雖然見面的時候依舊經常鬥嘴,但起碼也算的上是朋友,而趙雅倩本人卻是那種大大咧咧女孩子,曾經就敢在葉星辰的面前脫衣服,她的身體更是被自己摸個遍,可是她卻從來沒有真的生過氣,說明她在這方面不會多說什麼。可要是自己真的破掉了她,那就是另一層意思了,一個女孩子再大方,也不會大方到隨意給人上吧?

若真是那樣,就不叫大方,而叫開放了,或者說下賤了。

憑著自己的經驗,他可以判斷出趙雅倩還是一個雛兒,這更讓葉星辰不能夠下手,人可以無恥,但不能夠下流不是?

眼見趙雅倩在自己的攻勢下已經徹底的失去自我,心中得到安慰的葉星辰就要收手,卻哪裡想到趙雅倩忽然張開雙臂,一把摟住他的脖子,口中更是低呼一聲:「我要……」

「轟隆……」葉星辰只感覺腦袋彷彿被雷轟了一般,一片空白,還來不及反應,趙雅倩一手摟住他的脖子,一手已經直接朝他的下面探去,一把就將那早已經傲然挺立的小傢伙握住。

「嗚……」葉星辰的口中發出一聲慘叫,當然,那是快樂的慘叫聲,而趙雅倩此時更是彷彿一頭髮情的母老虎,更是猛然一個翻身,反而將失去防範的葉星辰一把壓在身下,接著雙手麻利的為葉星辰解開了褲衩……

看到滿臉迷醉的趙雅倩,看到那紅暈暈的軀體,還有那眼中刺目的光芒,葉星辰忽然有一種感覺,他感覺自己放出了一頭惡魔,一頭來自異空間的惡魔。

……

這頭惡魔如今正握住他的要害,直接就朝她的體內探去,就彷彿要活生生吞掉一般,潤滑的感覺讓葉星辰徹底的失去了反抗,任由趙雅倩在上面揉嚼,而趙雅倩的眉頭時不時的皺一下,可能是因為太緊,傳來的疼痛。

不過發瘋的惡魔是恐怖,特別是性別為母性的,她硬是就這麼冷哼了一聲,整個人已經狠狠的坐在了葉星辰的上面,整個身子開始不斷的起伏。

葉星辰此時只有一個感覺,他被暴了,被一頭來自深淵的惡魔給活生生的吞掉了。

天啊,這世上還有沒有天理,俺還是一個純潔的小男生呢?

葉星辰心裡無恥的想著,人已經進入了那奇妙的快樂時刻,任由趙雅倩他在他的上面暴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人相互纏綿著,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忘記了一切,就彷彿兩頭最為原始的野獸,做出最為本能的運動。

終於,隨著葉星辰的爆發,已經連續好幾次進入那種快樂時光的趙雅倩整個人軟綿綿的趴在了葉星辰的身上,足足躺了十多分鐘,這才慢慢的爬起來,然後就這麼徑直的走到一邊,從柜子里拿出了新的衣褲穿戴起來。

看著趙雅倩那妙曼的背影,葉星辰心中泛起了百種滋味,這……這算什麼?到底是自己自作孽?還是?

不管怎麼說,總不能夠這麼一直光著身子不是?葉星辰也麻利的站了起來,開始穿戴衣物,當然,不再是他剛才的那套黑色套裝,而是那套嶄新的軍裝,穿軍裝的時候,他回頭看了一眼床單,發現上面卻沒有一點殷紅,不過對此情況,他卻一點也不奇怪,像趙雅倩這種經常進行搏擊的女子,要是還能夠保住那層膜,那才怪呢?

當葉星辰穿戴整齊的時候,趙雅倩也早已經穿戴完畢,回頭看到一身墨綠色軍裝,肩上金星閃閃的葉星辰,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沒想到你穿上軍裝竟然也這麼好看,只是這頭髮太長了,怎麼也要弄起來,你過來,我幫你梳理一下!」看她的神情,就好像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

「厄,我剛……」趙雅倩越是這樣,葉星辰心裡卻覺得不踏實,正要解釋點什麼,卻被趙雅倩打斷。

「快點過來啊,剛才我們可什麼都沒有發生呢!」

厄,什麼都沒發生?發生了驚天動地的一戰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生?這個答案讓葉星辰有些措手不及,不過看到趙雅倩那毫不在意的表情,他還能夠多說什麼?總不能夠哭天喊地的說:「我要對你負責,你嫁給我吧!」

家裡還有好幾個在呢,她們都沒有搞定,葉星辰哪裡還有能力再引進一個這等強悍的品種?葉星辰甚至相信,要是真的引進了趙雅倩,以冰冰和她的性格,不起衝突才怪。

當下,也不多說話,直接走到梳妝台前,任由趙雅倩為自己打理一切,而這個時候,門外才響起了輕微的敲門聲,趙雅倩說了一聲請進,就繼續為葉星辰打理起來。

王小虎探頭探腦的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凌亂的大床,露出一抹很隱蔽但卻無恥的笑容,口中開口說道:「那個……趙小姐,我是奉主席之命前來換軍裝的!」

「軍裝在那邊的柜子里,自己去拿!」趙雅倩不冷不熱的說著,卻用梳子將葉星辰的頭髮全部的梳到了腦後。

「噢!」對於這種待遇上的天壤之別,王小虎沒有絲毫的抱怨,燦燦的走到柜子前,拿出了一套大號的軍裝,就朝一旁的洗浴間走去。

當兩人都穿戴完畢的時候,離他們出來,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可是兩人,包括趙雅倩在內,都沒有絲毫覺得不妥,葉星辰和趙雅倩自然是因為那段奇妙的時間太過快樂,不知道時間,王小虎是一個對什麼都不放在心上的粗人,哪裡會覺得讓軍區第二把手等他們一個多小時是一件大事。

撩妻成癮:餓狼前夫請剋制 他們三人就這麼悠然自得的來到了會議廳內,就看到趙元滿臉煞氣的坐在那裡,陳少華幾名少將更是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就彷彿天要塌下來一般。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么?」剛才的氣氛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葉星辰滿臉不解的望著趙元,口中疑惑的說道。

趙元看了看葉星辰,又看了看一旁臉上還有紅暈的趙雅倩,哪裡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頓時就覺得心裡一陣火氣,這算什麼?好歹你也是軍部的少將,好歹你也是一名軍人,現在竟然在這裡做這種事情?而且還讓自己等人等了這麼多個小時,這也太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了吧?就算你身負重擔,就算你才華滿溢,就算你是風姿卓越,你也不能夠這麼狂不是?

不過看到葉星辰那一臉無辜的樣子,趙元一肚子的火氣又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自己都這麼大年紀了,還和這些小娃娃計較什麼?不管怎麼說,他能夠在二十齣頭就創立這等基業,這足以證明了他的能力,對於人才,國家就該培養,自己寬容點又算得了什麼?

「走吧……」趙元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起身就朝外面走去,而陳少華等人也是看了一眼葉星辰等人,一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跟著趙元就朝外面走去。

「我們似乎……讓他等了很久?」看到眾人離去,葉星辰這才回頭朝王小虎和趙雅倩淡淡說道……

兩人同時恍惚,似乎……真的是這樣……

(今天一章) 做完了這些事情之後,二叔他們這些普通人就進帳篷了,因為李天還有其他的事情,他們都是普通的勞工,所以有些時候不能在這裡呆著,這也是非常懂事的,他們在大山裡混了那麼長時間了,很多兄弟無緣無故的丟了命,那就是因為聽到了不該聽的話,每一個礦脈都是價值好幾億的,如果你隨便的聽到了秘密,你的那條命才值多少錢呢?為了能夠保住自己的利益,你的那條命什麼都不算,把你給了結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些日本人不是什麼好人,剛才我離開的時候,就有兩個人跟著我,今天晚上好好的注意他們……」李天簡單的說了一下這些日本人的情況,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李天知道手下的爺們兒都是有血性的,要是把那些話都說出來,沒準兒當場就要跟這些日本人火拚了,現在除了他們之外,旁邊還有湘江的隊伍,李天不想節外生枝,就算是想解決這些小日本,那也得等著明天秦二爺他們走了以後再說。

聽了李天的話之後,剛子就多安排了幾個人職業,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剛才的時候,這些日本就過來攀談,只不過咱們這邊沒人屌他們就是了,鬧了個沒臉之後,這些人就回去了,日本人的兩個夥計失蹤之後,他們就想要過來探聽一下情況,不過這邊懶得跟他們交談,所以也就沒什麼消息。

剛才李天回來的時候,鬧出去的動靜是很大的,那些日本雖然沒出來,但是他們都在帳篷里看到了,心裡都在納悶,為什麼正主都回來了?他們派出去跟蹤的人還沒有回來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呢?難道那兩個傢伙都被幹掉了嗎?不應該呀,派出去的人身手還可以,就算沒有辦法幹掉這個小子,逃不出這小子嘴裡的秘密,那也應該回來一個報信兒的呀,如果都被幹掉的話,恐怕這件事情就大發了,那兩個人的實力在隊伍當中處於中等偏上,如果都被幹掉了,那就說明這支華夏隊伍的實力很強,絕對不是他們能夠碰的,看來明天早上還是極早出發比較好。

日本人的這支隊伍也不是什麼人都敢做的,他們也都會進行一些試探,如果實力不夠強的話,肯定會變成他們的獵物,如果實力夠強的話,他們就會說這是一般性的衝突,剛才他們就看上了湘江的這支隊伍,別看湘江的這支隊伍人數眾多,但裡面高手沒有幾個,都是一些普通的保鏢罷了,而且他們也知道了秦二爺的身份,要是能夠把這兩個人給抓起來,那可是幾十億的收入呀,如果不是李天到來的話,這些人就要動手了,可惜李天壞了他們的好事兒。

第二天早上5點的時候,三支隊伍都起來做早飯了,秦二爺那邊還是有些尷尬的,他也想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也十分清楚,就算是問李天的話,恐怕也是沒什麼結果的。

那兩個保鏢回來的時候,秦二爺就有些害怕,幸好李天不跟他計較,如果繼續跟他計較的話,恐怕自己這邊又要出血,對於李天這個人的習慣,秦二爺還是十分清楚的。

李天走出帳篷也看到了秦二爺,秦二爺看李天有些不太自然,畢竟昨天晚上自己找人跟蹤他了,這總歸也不是什麼好事兒,秦二爺從心裡有些怕李天,可是現在越怕什麼越來什麼,李天竟然是朝著秦二爺走過來了。

「給我滾一邊去,你以為憑你們兩個的實力就能擋住我嗎?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忘了嗎?要是想死的話,就繼續在這裡站著,我不介意送你們一程。」快要接近秦二爺的時候,昨天的兩個保鏢站到了李天的前面,雖然他們心裡很害怕,但是想到自己的職責,還得攔住李天才行,他們的老闆是秦二爺,如果現在什麼都不做的話,別指望我秦二爺還能給他們錢,出去之後也就丟了工作,這樣的大老闆可不好找。

不過聽了李天的話之後,好像是被李天給嚇著了,兩個人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這是人的一種本能反應,是因為李天這個人太強大了,並不是他們的腦子自己做出的反應,所以李天也就站到了秦二爺的前面。

「你別那麼害怕,我如果要找你的麻煩的話,昨天晚上回來就找你的麻煩了,以後這樣的事情還是少做,等會兒你們趕緊的走,這些日本人不是善茬子,他們專門謀殺其他的隊伍,我要好好教教他們怎麼做人,如果你們想要留下來觀看的話,那我也沒什麼意見,不過票價可貴的很。」畢竟眼前的人是秦冰的父親,秦冰又是李天的枕邊人,所以該說的話還是得說,能囑咐兩句就囑咐兩句,如果在李天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事情,以後李天也不好給秦冰交代,還是趕緊讓他們滾蛋比較好。

秦二爺還想問什麼可是李天直接沒給他機會,轉身就走了,秦二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日本營地,從昨天在這裡紮營開始,這些日本人就過來探聽消息,好在這些人都還是受過訓練的,並沒有透露什麼消息給這些日本人,原本以為他們就是想要探聽一些商業消息,沒想到這些人竟然玩的是搶劫。

秦二爺趕緊的進了帳篷,跟鄭老爺子商量了幾句,他們這些人就快速的收拾行裝了,一邊做飯一邊收拾行裝,讓那邊的日本人十分緊張,他們感覺好像是被發覺了,這可是一條大魚呀,絕對不能夠放過的,別的不說,光是這隊伍里的兩個老闆,勒索個幾十億港幣就是鬧著玩的,他們的家族可是死有錢的,在大西北這裡有錢的人十分的多,可有錢人就這麼一點防禦力量,那可真的是不多,這就好像是送上門的大肥肉一樣。 山谷的中央,是一種巨大的校場,滿臉不快的趙元就這麼帶著眾人來到了這座靜海市最大的校場上,那裡,已經站滿了一對五百人方隊的士兵,每一個人都穿著墨綠色的軍裝,軍裝的肩頭光禿禿的一片,沒有麥蕙,也沒有任何的星星,看上去根本不像正規部隊的裝束,可是他們的站姿卻是極其標準,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裡,也有一股強烈的肅殺之氣彌散開來。

特別是最前面的二十人,更是滿臉的肅殺之氣,那是一種經歷了數場戰鬥才會擁有的殺氣。葉星辰就這麼靜靜的望著這群人,他甚至相信,就算自己自己手中最強的麒麟戰隊成員,也未必有他們的戰力,這些人絕對都是九死一生之後遺留下來的超級精銳。

「小葉啊,這些都是我為你準備的五百名親兵,這些可都是我們軍隊上的精銳噢,你覺得如何?」看到葉星辰眼中的沉默表情,趙元很是隨意的笑了笑。

「強,絕對的強大,就算我手下最強的人也不是他們的對手!」葉星辰很是肯定的說著,這群人的戰力絕對強於麒麟戰隊,他們的肅殺之氣,他們對於戰鬥的本能,還有他們的經驗,他們的身體素質都絕對不是麒麟戰隊能夠想必的。

但這群人卻也有一個巨大的劣勢,那就是他們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只會殺戮的機器,他們的心中已經沒有了情感,有的只有絕對的服從命令。

若是真的和麒麟戰隊成員相鬥的話,勝負還是一個未知數,畢竟,麒麟戰隊的成員久經生死考驗,在練就了一身本事的同時,更是培養了深厚的友誼,那是一種比生命更為珍貴的情意,這種情意往往能夠讓人做出很多平時難以做出的事情來。

「呵呵,現在他們也是你的屬下,你滿意么?」趙元看到葉星辰眼中的堅定神色,很是自然的點了點頭,這才是正理嘛,要是這些軍隊上挑選出來的精銳還沒有星曜會的強大,那自己這個軍委副主席也白當了不是?

「滿意,相當的滿意!」葉星辰除了這麼說,還能夠說些什麼?難道說這群傢伙沒人性么?

軍隊就是國家的利劍,當一個利劍有思想的時候,也就是一個國家滅亡的開始,國家需要的就是這種絕對服從命令的戰士,而不是一群有些有肉的有情感的有思想的人。

「呵呵,那現在你要做的就是擊敗他們二十人,然後他們才會承認你的領導地位!」趙元也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口中很是隨意的說道。

其他的幾人都是一愣,這……這算什麼?這二十人一眼就看出來了是這裡面最強的二十人,每一個人都是那種久經沙場的超強精銳,就算葉星辰再強,對付三四個也就是極限了,怎麼可能對付二十個人?這不是明擺著要葉星辰難看么?

葉星辰也是微微一愣,當看到趙元那滿臉得意笑容的時候,他心裡清楚,這是上面給他的下馬威,想想也是,上面給了他那麼大的權利,或者說那麼多的特權,要是不能夠好好的震撼一番,萬一他有什麼異心,那可怎麼辦?軟硬兼施,一直都是國家方針。

上面給了他這麼多特權的同時,也自然要從另一方面好好的打壓他一番,可是葉星辰是什麼人?他從來都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人,就算你是國家又如何?

既然上面要給他下馬威,那就把這匹馬剁掉就好了。

「就是直接打倒他們?」葉星辰很是認真的朝趙元說道。

「不,他們十人擅長的是槍法,你只要能夠勝過他們的槍法就算勝利,這十人擅長的這是格鬥,我知道你的格鬥術很厲害,想來他們十個人應該不是你的對手才是?」趙元淡淡笑道,他也知道葉星辰的身手不錯,但對於葉星辰的槍法知道的卻不多,所有人都知道葉星辰用飛刀,不用手槍的。

「我明白了!」葉星辰重重的點了點頭,直接邁步就朝前面走去。

「你們兩隊誰先來?」葉星辰來到了前面二十人的身前,很是囂張的說道。

「長官,我先來!」這個時候,最前面的一人朝前跨出了一步,朝葉星辰行了一禮,然後沉聲喝道,生若雷聲,洪亮至極。

「一個一個的來多麻煩?你們都是玩搶的,那就一起上吧……」葉星辰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

「一起上?」不僅那名戰士一愣,就連葉星辰身後的趙元等人也是一陣驚愣,這比槍法的勾當怎麼一起上?難道還要相互射擊不成?

「主席,還希望你選出一百人,他們的手中各拿一個酒瓶,然後同時朝天空扔去,我們就比誰射中的酒瓶多,我一個人,他們十個人,這樣的比賽方法,不知道主席可滿意?」葉星辰淡淡說著,但話語之中的狂妄之情任誰都聽得出來。

所有人,包括那十名男子都是一愣,這^……這不是找死么?自己十人,就算每人射中一個,也有十個酒瓶,每人只需要射中五個酒瓶,就能夠立於不敗之地。他一個人能夠射中多少?

「滿意,滿意,當然滿意,只是酒瓶扔到高空之中,我們又該怎麼確保是哪一個是你射中的呢?」趙元驚愣之後,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種賭法,葉星辰幾乎沒有勝利的可能。

「主席,我看不如這樣,我們選出一百名戰士,分成兩個小隊,每個小隊五十人,每人手中同時拿著一個酒瓶,朝兩個方向分別四十五度拋出,這樣看誰先將酒瓶射完,就算誰獲勝怎麼樣?」陳少華這個時候開口說道。

「呵呵,以戰士們的臂力,將酒瓶扔向天空,落地時間起碼也在十秒以後,小葉,十秒的時間應該足夠了吧?」趙元很是得意的看著葉星辰,十秒的時間,要射中五十個在天空中一動的物體,而且是那麼小的物體,這談何容易?

「沒問題,不過我需要五把十二連發的手槍,別告訴我沒有,現在什麼年代了,要是連這種手槍都沒有,那我們早被其他國家欺負上門了!」葉星辰看到趙元想要張開,直接開口搶到。

「呵呵,想來應該是張佳告訴你的,好,所有人都配備五把最新研製的十二連發手槍五把,然後派出一百名臂力最強的戰士,每人扔出一塊酒瓶!」趙元淡淡笑了笑,他相信,葉星辰這個狂妄的小子會輸的很慘,他會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做慘痛的失敗。

軍隊的效率是很快的,最多半分鐘,葉星辰所要的東西已經全部拿來了,他就這麼雙手握槍,其他的三把全部插在腰間,而那十名精挑細選出來的神槍手也做好了準備,他們沒人都有六十發子彈,每人只需要射中五個酒瓶就算獲勝,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極其容易的事情,他們甚至覺得這樣就算獲勝,也勝之不武。

不過上面既然已經下達了命令,作為軍人,他們只能夠服從,只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最精確的準度,打破即將扔出的酒瓶。

一百名戰士手中緊緊握住一個空空的酒瓶,相互背對著站好,只要命令一下,他們就將手中的酒瓶全力扔出,而其他的士兵則是早已經站在了趙元的身後,一個個看著這場別開生面的槍法大戰。

「呵呵,小葉,你準備好了嗎?」趙元微笑著看著葉星辰,很是和煦的說道。

「呵呵,主席儘管下達命令就好,小子早已經準備好!」葉星辰隨意的笑了笑,臉上充滿了自信,曾經在黑豹的時候,黎衛家那個混蛋為了練習他們的槍法,就是用這種方式進行的。

「那好,倩倩,就由你來頒布命令吧!」趙元微笑著朝一旁為葉星辰暗暗捏了一把汗的趙雅倩說道。

趙雅倩看了看趙元,大聲的說了一聲是,然後對著包括葉星辰在內的一百一十名人大聲吼道:「各就各位,預備,開始!」

趙雅倩的聲音剛剛落下,那一百名戰士同時朝兩個方向扔出了手中的酒瓶,不知道他們平時是不是經過特別的訓練,每五十個酒瓶拋出去的角度,高度幾乎都是一模一樣,而酒瓶剛剛飛出去,葉星辰已經兩手各握一把手槍,開始了精彩的點射。

「砰砰砰砰砰砰……」連續傳來數聲槍響,葉星辰手中的子彈已經完全的打出去,而天空中立馬就有二十個酒瓶全部被打碎,破碎的玻璃渣就這麼掉落下來,驚得眾人一愣一愣的。

而這個時候,那邊的十人也不過每人射中兩個酒瓶而已,可是如此以來,他們竟然還落後葉星辰四個酒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