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偷偷的調查小姐!」拂曉把手裡的筆摔到桌子上,終於還是把這句話說出來了。

單是因為拂柳的心思,他不會這麼著急的去告訴主人。

拂柳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後退了半步。

「我不是……」

她想也解釋,可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哥哥說的都是真的。

「主人對小姐有多好你看不到嗎?小姐要星星主人都不會給月亮,你以為這樣的情況小姐值得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險!」拂曉覺得自己今天非得罵醒這個妹妹不可,不然以後不知道要出什麼事。

「可,可是,小姐她不是沒事嗎?她就休息了一天就沒什麼大礙了,若是有人下毒怎麼會下那麼輕。」面對自己的至親,拂柳把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你!」拂曉差點被她給氣的噴火,「你是不是不長腦子!」

拂曉現在無比慶幸自己決定果斷。

「小姐之所以無事是因為她體質特殊,大夫去的及時,不然一以為會什麼事都沒有?大夫親自檢驗過,那毒物一般人吃下去一時三刻就會斃命!」

「怎麼會?」拂柳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拂曉。

「主人為了小姐的安微不許張揚,這件事具體知道的出了主人,小姐,當時近身伺候的沉音,就只有我和大夫五個人,我沒有告訴你是為了你好,誰知道你……哎!」拂曉重重的嘆了口氣。

拂柳恍恍惚惚的回了房間。



瓏五被騰梟帶著出去走了走,回來房間里換了不少新鮮花束。

「主人,小姐。」沉音見她回來笑著來行禮。

「這是幹嘛?」瓏五掐起一朵,她也聞不到味道,擺再多也沒有什麼卵用。

「你雖然聞不到,但花香一樣能順著呼吸進到你的身體里,起到凝神靜氣的作用。」

「是嗎?」瓏五對於中醫沒什麼見解。

掃了一眼屋裡,瓏五繼續挑著花枝玩。

動作還算快嘛,不過他在沒動作她也要自己動手了,老是放著一個喜歡亂翻東西的侍女在自己身邊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再次啟程后,瓏五給騰梟留了封信自己變回人魚溜達著出去了。

感謝她是一條魚,在海里有著特殊的辨別方向的方法,不然她估計這輩子就得浪費在找偽女主的路上了。

瓏五非常好心的給最近的國家送去了海盜老巢的地圖。

送信的是被她壓榨著訓練了許久的小鯨魚,會飛的比較方便嘛。

小鯨魚:它沒感覺有哪方便,這個女人就會威脅它,它還是個孩子,嗚嗚X﹏X

瓏五送去的資料想當詳細,海關總長收到這封來信之後都嚇壞了,立馬上報,經過一翻討論之後果斷出兵了。

這樣的機會可不是時時都有,就算是假的,他們也只是損耗些錢財,可若是真的……

那他們可就為帝國除去了一大隱患,絕對是大功一件。

而且就他們目前掌握的資料來看,信上的東西多半是真的。

騰梟早上一醒來看到身邊沒人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就發現手邊的信,打開一看裡面就一句話:出去辦點事,過兩天就回來。

這,騰梟看著手裡的信差點氣笑了。

這算什麼信,去哪,做什麼,時間地點一概不知,回來的時間也不確定。

這丫頭。

騰梟皺著眉嘆氣,怎麼就不能依賴他一點呢?

「拂曉。」

「主人。」

「改航道。」

「改航道?我們去哪?」拂曉意外的抬起頭,這個時候改航道?

「之前讓你記下的那個地方。」騰梟道。

「是。」拂曉雖然不知道騰梟要幹什麼,但主人說是什麼就是什麼。

瓏五當然沒有一直游,她可沒有那個體力,她只是游出去一段到了個小島上,然後翻出來一架飛機,飛機!

權少心尖寵:老婆,生個娃 [小姐姐有沒有什麼你不裝的的東西,你家裡是開礦了嗎?怎麼什麼都有?]

系統顯然是被她給震驚到了,一連串的問題問出來。

當初契約小姐姐的時候沒有記錄說小姐姐家裡是開礦的的呀?

[哦,這個是鶴洲買的,我看著好看就塞進來了,還沒開過呢。]瓏五套上衣服鑽進去。

系統:!!!

鶴大總裁家裡少了架飛機都沒反應的嗎!

瓏五熟練的操縱著直升機飛起來,飛機的轟鳴聲在海面上擴散開來。

[小姐姐還有什麼你不會的嗎?]

[知道的太多會被滅口哦!]瓏五笑的陰森。

系統立馬閉嘴。

瓏五一笑,架著飛機快速離開。

她不會的?她不會的東西多著呢,怎麼能隨隨便便就讓別人知道。

又交通工具的加持,瓏五不過幾個小時就到了伊克拉領地的上空。

[小姐姐要怎麼下去。]系統比較關心這個問題,這玩意聲音那麼大,下去了不被發現就有了鬼。

小姐姐現在沒被發現是因為她靠近了這裡,就知己拔高了高度。 瓏五沒有搭理系統,直接在高空中停下了螺旋槳。

[小姐姐!]系統被她的大膽給嚇到了。

在飛機開始墜落的時候,瓏五直接把飛機收起來,然後來了個兩千米跳水。

嚇得系統的心差點跳出來,不對,它有心嗎?嚇的它的主板差點跳出來,活說回來那玩意會跳嗎?

她不存在嗆不嗆水的問題,甚至還悠閑在含著塊糖。

小鯨魚別看還不大,但速度絕對是夠快的,天亮的時候已經尋著瓏五的味道找過來了。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瓏五在一塊石頭上曬太陽。

小鯨魚吧唧一下趴到她旁邊,簡直累死個魚了。

它撲扇著翅膀表示已經送到了。

「還不錯。」瓏五拍拍它的光頭,才發現它頭上有個小小的凸起,像個小犄角,。

小東西長的還挺別緻。

難得被表揚一次,小鯨魚的腦袋抬得高高的。

瓏五覺得它大概是想要聽胸脯的,可惜它只有個白肚皮,所以只能抬腦袋,模樣頗有點搞笑。

瓏五枕著胳膊曬著太陽,舒舒服服的睡過去,只等著海關總長他們的士兵到了。

傍晚的時候,燕子飛一般都跑向伊克拉的房間,「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

「什麼事這麼驚慌!」伊克拉喝住他。

燕子指著港口的方向:「巡邏艦發現有大批的船隻朝咱們這兒來了。」

伊克拉一拍桌子:「怎麼會!」

這裡海盜猖獗數百年了,一直沒有能被成功剿滅,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一直人能找到他們的地盤。

這裡常年有煙霧籠罩,周圍還有鯊魚群環伺,是一個天然屏障。

之前一直沒有被人發現過,怎麼會忽然間就被人發現了。

「派兩艘船去打探情況,其他人準備戰鬥。」伊克拉迅速下達命令。

「是。」燕子飛快的出去。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伊克拉現在已經無暇思考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解決這批人。

不僅要解決,伊克拉眼裡狠辣之色盡顯,這批人必須全部留下,才能保證她的位置不暴露。

瓏五被小鯨魚給拱醒,壞女人快起來,那邊打起來了!

「幹嘛?」瓏五揉著眼睛爬起來,一陣海風吹過來,她稍微清醒點。

那邊的炮火聲已經響起,衝天的火光染紅了一片海域。

瓏五一個激靈,該幹活了。

翻身跳進水裡,迅速的向那邊游去。

哎,壞女人你等等我,小鯨魚叫喚著追上去。

兩邊的戰爭已經到達白熱化的時候了,現在只要一邊稍微呈現出一點弱勢,另一方就可以迅速獲勝。

不過雖然看著這樣,瓏五覺得還是伊克拉贏得面比較大。

不說伊克拉還有氣運加身,人家可是在自己家裡,物資補給都方便多了。

單消耗也能耗死對面的。

瓏五游到伊克拉這邊的船底下,每個船底下安了兩個黑色的盒子,然後迅速離開。

[小姐姐你剛才安的是什麼?]系統好奇的問她。

[炸藥。]

系統:!!!

[果然小姐姐還是那個兇殘的小姐姐。]

[小姐姐力量超出這個世界水平太多的話會被天道排斥的。]系統提醒瓏五。

[嗯。]瓏五表示自己知道了。

[我沒給她放什麼過於暴力的事,那個東西就是炸開她的船底而已。]瓏五心裡默數著數。

「砰!」

水掩蓋了爆炸的聲音,海面上波濤洶湧,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可三分鐘不到,伊克拉這邊就亂了,船體的吃水線在快速升高。

「總長,他們亂了!」士兵來回報。

「好,所有人準備發起總攻!」

「是!」

而伊克拉這邊,得知漏水的消息伊克拉啪的一下折斷了手裡東西。

「怎麼會?」伊克拉扶著桌子才堪堪站住。

她費勁心計在這個狼窩待了好幾年才得到今天的地位,難道就要毀於一旦了嗎?

不行,她不能就這麼放棄,伊克拉攥緊拳頭,她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她不能就這麼放棄。

「叫三當家的來見我。」伊克拉道。

去傳話的跑回來的時候一臉驚慌,連滾帶爬的跑進來,「大,大小姐,三當家,三當家……」

「三當家怎麼了?」伊克拉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三當家帶人跑了。」

「你說什麼!」伊克拉衝過來,想要捉住他,可手裡已經在微微的發抖。

伊克拉若放在同齡的貴族小姐里,絕對是佼佼者,做海盜這段時間她也經受了不少打磨,但這些對上那些老辣的老者還是不夠。

伊克拉召回了燕子。

「大小姐?」

「走!」伊克拉艱難的說出這個字。

燕子震驚的看著她,「大小姐,我們現在走了?那外面的兄弟們,還有咱們的島?」

「走啊!」伊克拉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把這句話喊出來。

「留下來除了全部被俘現在還能有別的出路嗎!」

燕子眼神閃爍,遲疑了片刻,終於答應了,「是。」

外面亂成一團,幾個伊克拉的心腹手下趁亂混入人群,不見了蹤影。

戰火停息下來,天邊已經露出了魚肚白。

一艘大船悄無聲息的靠近了這座剛剛被戰火洗禮過的島嶼。

「小姐,主人來接您了。」 總裁爲愛入局 拂曉靠近還在水裡的瓏五身邊。

瓏五回頭,騰梟正站在甲板上,一動不動的看著她,一抹淺笑在瓏五嘴角綻放開來。

那樣的精緻的面容,帶著溫柔的笑容,晃得眾人睜不開眼。

瓏五沒有管拂曉,潛入水裡迅速靠近大船,直接一個縱躍跳過欄杆。

騰梟同時伸出手接住她,天邊第一縷陽光照耀這她帶起的一串水珠上,閃著灼灼的光芒,高大俊美的男子帶著極致的溫柔,擁抱著一個精緻的女孩,這一幕永遠停留在了眾人的腦海里。

瓏五靠在騰梟的胸口的小腦袋這裡蹭了蹭,騰梟頓時就沾濕了衣服。

她的尾巴太長,騰梟沒辦法一隻手抱著她,「先下去變回來?」騰梟啄了啄她的臉頰。

瓏五翻身跳回去,眾人趕緊低下頭,不敢亂看,再上來的時候她已經披上了一件白色長外套。

騰梟轉身就把人抱會了房間。

大船再次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回到房間。

騰梟板著臉給瓏五換衣服,洗漱,擦頭髮,就是不說話。

瓏五眼珠跟著他轉,這是生氣了?

騰梟給她擦好頭髮,準備把東西拿出去,一隻小手抓住他的衣角。

騰梟一回頭,那張精緻無瑕的小臉就在眼前。

他沒說話,其實他已經努力的忍著不沖她發火了,那麼危險的地方她就隨隨便便一個人去了,難道就不知道擔心一下自己嗎?

尤其是她凡事不求人的態度,讓他有一種濃濃的無力感。 騰梟掰開她的手出去了,接下來好幾天,他都一直是那個樣子,還是照樣對她好,但就是本不跟她說話。

瓏五眼巴巴的看著他,生氣不說話,這是什麼鬼屬性。

沉音等人更是大氣都不敢出。

晚上吃完晚飯,騰梟又是冷著一張臉坐在那裡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