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她來看,剛才在庭院中的那位富家千金也不是什麼好相處的性格。

因為買家夫妻一直勸她騰房,她惱怒之下就給了男方一個巴掌,差點把男方的臉蛋抓花。

還振振有詞道:「我可是風華的女人,我爹又是梨氏集團的總裁。你們這群賤民,有什麼資格讓我搬出去?」

這麼囂張跋扈,風總裁的夫妻生活也很辛苦吧。

「呃……」

雖說不清楚自家閨蜜從哪裡得出的這種結論,不過黎夜還是稍微地糾正了下。

「那梨家千金和風華目前好像還沒結婚,以後會不會我就不太清楚。我也不喜歡她。她剛來這別墅區因為跑錯了門,跑到我這裡。後來想反客為主,差點被我送入警局。」

「我去,阿夜,你可以呀!」若兮吞下最後一口麵包,誇讚道。

「不過——」

她又蹙了蹙眉。

「怎麼了,又有什麼問題?」

「我怎麼覺得那對夫妻買家也挺眼熟的。啊,好像是演過那個什麼什麼的演員——」

「哦對了!是《愛你第99次》!」

赤煉羽裳 「《愛你第99次》?什麼鬼?」

黎夜表示完全沒聽過這種一聽名字就感覺很瑪麗蘇的劇。

「你沒看過也很正常,畢竟是好多年前的電影了嘛。他們在裡面演的也是夫妻。沒想到啊,這麼久沒動靜今天突然在這裡一起出現,還買了別墅……」 若兮不禁有些感慨。高中時她的老媽就愛看這種言情劇,她在經過客廳的時候偶爾也會悄悄看一眼。

轉而又有些羨慕,她什麼時候才能掙到足夠的錢買這樣一整幢別墅?

看著雙手托著臉,一臉神往隨即又被現實打擊得唉聲嘆氣的若兮,黎夜安慰她:「這樣的房子需要人打理。別看我哥不常回來,也是雇了人定期保養的。如果自己搞清潔,那還不得累死。房子嘛,不大不小夠住就差不多了。」

「我就嫉妒一下下不可以嘛?」若兮嘟了嘟嘴。

「可以啊,而且這個也不難實現。只要搞定我哥,想要幾套都可以。」

「不,我要努力賺錢自己買,這樣才有成就感。要不,我們來比比,看誰先賺夠錢買下一套一百平的房子?」

「這樣是不是對我這個單身狗不太公平?你和易揚攢錢肯定比我快。」黎夜故作猶豫。

其實她銀行里兩百多萬的存款已經足夠她買下兩百多平的房子。

可是假如如實告訴若兮,自家閨蜜就少了一股往前沖的動力。真喜歡她幹勁滿滿的樣子。

「我和易揚的賺錢目標是100萬,要不你就砍半,50萬就算勝利?」

「嗯,聽起來似乎也很公平。」

「那就這麼約定了!」

說罷,若兮將最後一口牛奶一飲而盡,抽了張紙巾心滿意足地擦了擦嘴,然後站起身把睡衣的上衣脫了,露出白皙的肌膚。

在黎夜詫異的目光之下又扒下睡褲。

「你這是要幹嘛?不是說好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公平競爭的嘛?你這個色誘術對我哥還管用些,我都看過你好幾回了。」

被若兮白眼一翻:「我打算回去了。」

說完取過被黎夜掛在衣架上的她的衣服,又在黎夜面前一件件穿了回去。

「你這麼著急著回去幹什麼?不再住一晚?好不容易兩人聚了下。」

黎夜有些懵,她還想挽留若兮再住一晚。昨天若兮呼呼大睡,根本沒法在同一個被窩裡說些關燈后才聊的話題。

「易揚催你了?」

「沒呢,只是一想到我的房子正在前方向我招手,就有點興奮得坐不住。我可是要趕緊回家賺錢!」

一說到房子,若兮就眉飛色舞。

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行動派。

醫妃天下:腹黑帝君請休妻 黎夜無奈地站起身,也開始換衣服。

「好吧。這邊的車比較難打,我直接開車送你回去。」

順利地將若兮送到家。她們抵達的時候,易揚早已在樓下等候。

黎夜跟他打了個招呼:「我可是將她完整地送回來了。要是回去后發現少了智商,肯定不是我的鍋。」

易揚牽起若兮的手,點了點頭:「我的鍋。」

咦,一股戀愛的酸臭味!

見黎夜又打開車門,易揚問她:「不上去坐坐?」

黎夜搖了搖頭:「不了,回去還得收拾下房間。」

「好吧,下次來記得上去喝杯茶。」

若兮將頭靠在易揚的肩上,叮囑她:「阿夜,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那麼再見嘍!」

跟若兮和易揚告別,黎夜合上車門,又搖下車窗同他們揮了揮手。

後視鏡里,若兮和易揚一直站在原地目送她離開,和諧又幸福的樣子。

真希望視頻的泄露,只是個意外。

回程的路上,黎夜去超市採購了一大袋零食打算囤在家裡當備糧,然後才慢悠悠地往家的方向行駛。

開入別墅區,折了個角。遠遠地,她看到兩輛黑色高級轎車停在風華家的庭院外。因為轎車都是加長版,兩輛車一前一後,剛好堵住了她家的庭院入口。

「嘟嘟——」

按了按喇叭,黎夜從車窗里探出頭,對前方站在轎車旁的黑衣保鏢道:「麻煩挪一挪,擋路了。」

說完又指了指自家的大門。

紅色太陽鏡遮去了半張臉,但難掩墨鏡之後的精緻妝容。梨雪身著白色貂皮大衣,纖細的手腕上掛著紅底金邊的手提包,正好從庭院里出來。

前方轎車旁的保鏢已為她打開了車門,並躬身遮擋著車框頂部以防止她碰到。

連續兩聲車鳴在耳邊突兀響起。她聞聲轉過頭,剛好看到探出頭的黎夜。

不由停下腳步輕哼。

「呵,真是冤家路窄呢。」

走在前面的梨家千金猝不及防地停下是身後的保鏢始料未及的。本就跟在一步遠的後方,再加上身體的慣性使然,他直接撞上了僱主的後背。

常年鍛煉的強壯體魄真的一點也不含糊,直接將身輕體柔的,剛擺好雙手環臂、興師問罪姿態的梨雪,撞成慢鏡頭下的趔趄、趔趄,然後一個沒站穩,在眾目睽睽之下撲了街。

「咚」地一聲悶響,塵土輕輕飛揚。

一隻高跟鞋被甩得高高飛起,又重重砸向加長版車頂。

事發突然,饒是一向訓練有素的保鏢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鈍地聲給嚇懵。

而撞飛女僱主的保鏢已經無法用懵逼來形容,臉色慘白,雙腿都在發顫。

紅色又洋氣的太陽鏡斜斜地耷拉下來,半掛在臉上。梨雪吃痛地一聲呻吟。

睜開眼,見自家的保鏢都愣在當場居然沒有第一時間上前來扶她,心中的火氣不由蹭蹭蹭直往上冒。

「一群人光吃白飯不長眼力勁兒是不是?看到我都這樣了,還干愣著,看戲啊?你們是不是不想在梨家做了?回去就通通把你們給炒了!」

一聽要被集體炒魷魚,圍在車旁的保鏢們才齊齊反應過來,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地將女僱主從地上扶起。

有人找到了那隻甩飛的高跟鞋,半跪在地上為她將鞋穿上腳。

撣去身上的塵埃,梨雪又正了正太陽鏡,然後一手揮開圍攏在身邊的人,走到那個撞飛她的保鏢面前狠狠給對方掄了一巴掌。

「你故意的是不是?故意讓我在她面前出醜?你這個胳膊肘向外拐的東西!現在我宣布你被梨家解僱了,立刻、馬上在我眼前消失。」

尖銳的指甲毫不留情地在那保鏢的臉頰留下細長傷口,下一秒傷口邊緣緩緩溢出鮮血。

梨雪吹了吹指甲,因對方無動於衷,眼皮微掀。

「還不快滾?」

被打的那人也不出聲,彷彿已認命般默默地垂下了頭。

很快,他手裡的行李箱被別人接手。左胸口扣著的梨氏家族的徽章及編號也被人揭掉。

黎夜坐在車裡目睹了事發全過程,見梨雪直接將保鏢的臉抓花,不禁皺了皺眉。

身為保鏢,因為自身的大意讓僱主受傷屬於失職。

基於保鏢自身失職,梨雪將他解僱也無可指摘。但通過將對方的臉抓花來泄憤就有些過了頭。

看不過眼歸看不過眼,她卻沒有什麼立場出聲,也不想因為自己看似好心的出手,刺激了梨雪讓那保鏢的處境更加艱難。 她安安靜靜地坐在車內,等待這波人離開時將擋道的車開走。

前方黑色轎車掉頭經過她時停了一下,緩緩搖下了車窗。

梨雪似公主般高貴而傲慢地倚在後座,無聲地露出微笑。

「你知道么?他再也不會回到這裡。」

她望向黎夜的眼神里流露出高深莫測的譏諷和高高在上的憐憫。

紅唇輕啟間吐出自以為是的殘酷字眼。

「從今以後,你也不會再與他有任何的瓜葛。我也希望你不要再纏著他。當然,你們之間曾經發生的事,我可以當作沒發生過,既往不咎……」

面對突如其來的入戲式警告,黎夜茫然地與之對視了兩秒。

然後才明白,對方正兒八經地將自己擺在了風家女主人的位置。

絕對不是開玩笑的那種。

比起風家女主人的地位,黎夜更好奇這位風家女主人的肚量,以及所謂的「既往不咎」的範圍。

「既往不咎?真的什麼都可以原諒么?」

「比如?」梨雪眯了眯眼。

她不清楚這女人跟風華到底走到了什麼地步。但從上次風華在情況未明時就對這女人十分維護的態度來看,在他的心裡這女人還是有點分量的。

此前可根本沒聽說有哪家的名媛能令風家太子爺另眼相待的。

這女人是不是獨一個,梨雪不知道。但她是梨雪認知里被風華所在意的頭一個。

想到這裡,一種名為妒忌的情緒悄然瀰漫上心頭。

在黎夜目之無所及的車窗下,保養得當、鮮艷光滑的指甲因為拳頭緊緊攥起而顫抖著,直接陷入掌心。

「比如?」黎夜想了想。

她現在就是一把度量尺,正在衡量對方的頭上究竟能頂多么廣闊的草原。

腦洞有多大,草原就有多大。

「牽手擁抱什麼的,也就不多說了。光親就能跟你說上一百章。還不算上中途插播的好幾十章的羞羞姿勢。當然,那也只是日常無腦甜而已。說起他那夜的遒勁有力……」

「夠了!」梨雪氣得全身顫抖,失聲尖叫。

黎夜正努力回憶最後一次看的都市小言,叫什麼《都市小花農》。其中男女主在緊要之處正像現在一樣被赫然打斷。

意猶未盡中,她抬起頭,只見那一邊車窗后的梨雪面色鐵青。

又不是一般地青。

青中帶綠。

也不是普通的綠。

是綠中夾雜著苦苦隱忍的怒火。

「哼,走著瞧!」

她狠狠剜了黎夜一眼,生怕黎夜再多說半個細節般迅速合上了車窗。

後視鏡里,兩輛黑色轎車加速,加速,再加速,一溜煙地消失在黎夜的視野。

「你沒事吧?」

黎夜走下車,將車上的備用濕巾遞給臉被抓傷又被解僱的那名保鏢。

那名保鏢臉上的血已經略微凝固。只是五道帶血的傷口看起來還是有些駭人。

「謝謝。」

他接過濕巾,拆開后慢慢地擦拭掉臉頰上的血跡。

黎夜點點頭,萍水相逢她最多也只能做到這一步。更多的只能依靠他自己。

狼性老公喂不飽 將車開入自家庭院又合上大門,關閉引擎后把一袋袋的零食拎進屋。

昨天浪了一整天沒上遊戲,今天得收了心下秘境升升級。

簡單解決中飯問題,黎夜躺在床上戴好遊戲頭盔。

下一秒,她回到熟悉的暗曜城門口。

「小輝夜終於上線了,快來個如隔三秋的么么噠!」

幫會頻道里,有三隻喵第一個發現黎夜上線。

隨之,其他成員也在頻道里活躍起來。

彈棉花:啊啊啊!我終於見到了『活』的輝夜女神!

兮枕:怎麼才到家?

月下影:會長,中午好!

七月流火-管事:女神,昨天跟小兮枕去哪裡浪了?

幽影-管事:大大中午好。

千金散盡:女神。#微笑

黎夜在頻道上發了個微笑的表情,跟眾人一一招呼,尤其是新入會的成員,還重點關照了下。

清點了人頭數,發現還少了兩個沒冒泡。

輝夜-會長:孤注生和以劍問道呢?

彈棉花:他們啊?他們昨晚上通宵升級了,這會估計還沒起來。女神求加個好友唄!

輝夜-會長:差點忘了,我關了好友申請,對不住哈!

小手動起來,好友主動加起來,向彈棉花、月下影連同還沒上線的孤注生和以劍問道發去好友申請。

很快,彈棉花和月下影的好友申請被通過。

月下影:會長,今天有什麼活動么?

輝夜-會長:等人齊活可以分組下秘境。

彈棉花:女神,幫會倉庫里那條主加敏捷的下裝,什麼樣的條件可以獲得啊?

既然新成員提出了裝備需求,黎夜想了想后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