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人和,與修羅衛眾人組成的軍魂的確很強大,而且還不受牽引之力的控制,可是,如今所有的修羅衛都已經油盡燈枯,還沒有恢復過來,自然不能動用。

可是,葉修卻沒有絲毫的畏懼,同境界中,他沒有怕過任何人,現在也不例外。

靈力雄厚又如何,我便一人破萬鈞。

葉修微微一笑,將朱羽凌魔劍橫指魔宇王,輕聲說道:「來吧。」

魔宇王周圍瞬間如同血海一般翻湧起來。

魔宇王此時也是怒氣衝天,他再次城內發現自己的弟弟命簡破碎,立刻用血遁之術趕到了這裡,沒想到,本來十拿九穩的戰役,竟然演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將所有的怒火都歸於葉修這位新王,在他看來,就算自己只能發揮出天皇境的實力,解決這位剛剛晉陞封帝境的小子還是不再話下。

葉修如同一把凌厲的劍,直接刺入魔宇王的血海之中。

「滋……」誰說抽刀不能斷水,只見葉修的朱羽凌魔劍直接將魔宇王周圍的血海劈開了。

魔宇王眉頭一皺,他發現眼前這個年輕人並不是他想象的那麼簡單,雖然攻擊一樣沒有超過天皇境,可是,那凌厲的劍氣,完全可以斬殺剛剛突破封帝境的強者。

幸好他魔宇王是封帝境後期,而且很是擅長防禦,不然,單單葉修這一劍,他都不會好受。

葉修一擊既退,魔宇王不甘心讓葉修就這麼刺破他的血海。

只見那血海之上,升起了一隻只血色的手臂,想葉修抓去。

若是不用壓制境界,葉修一劍便可以將他這一招破了,可是葉修還沒有做好飛升的準備,只見葉修的身影在空中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不斷的閃避著向他抓來的血手。

魔宇王站在空中戲謔的看著葉修,如同看著一隻老鼠,而他自己,就是那隻貓。

「這樣下去不行啊。」葉修心中暗暗焦急,血海的位置一直跟著他的身影移動著,無論葉修怎麼躲,都難以逃出這血手的範圍。

「不行,不能再躲了。」

只見葉修一個轉身,直接迎上了那猙獰的血手。

一瞬間,無數道只血手就抓住葉修的身體,儘管葉修怎麼揮舞著手中的劍,都難以完全斬斷這些煩人的東西。

漸漸的,血手開始收攏,葉修感覺自己的力量如同被封印了一般,身體不自覺的便向著血海飛了過去。

「嘎嘎……被我的血海之手封印住,就算你能動用封帝境的實力,你也別想掙脫了。」魔宇王怪笑一聲,一切都像是勝券在握。

葉修此時已經完全被血海包裹住了,龐大的壓力向著他的身體壓了過來。

當然,葉修的肉身還是抗的住這份壓力的,可是最讓葉修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在身體完全被包裹的那一刻,葉修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甚至是法則感悟都有一種離體的感覺。

「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被吸乾的。」葉修不禁暗中焦急。

「嘎嘎……」魔宇王感覺到傳來的力量與法則,不禁扯起他的公鴨嗓笑了起來。

他已經感覺到,葉修的力量在不斷的減弱。

就在他以為葉修已經沒有反抗的餘地的時候的時候,異變發生了。

突然,魔宇王感覺到從血海中傳來的力量驟然停止,出現這個現象只有兩種情況,一個就是被封印的人已經死了,第二種就是被封印的人強過了血海封印的極限。

魔宇王明明感應到葉修並沒有死。

「他不再壓制實力了嗎?可是就算他不再壓制,僅僅封帝境初期的境界,怎麼可能掙脫血海封印?」魔宇王怎麼都想不通。

不過他手下並沒有遲疑,一道道複雜的印式結了出來,血海瞬間小了一圈,可是壓力卻是暴漲。

魔宇王皺著眉頭,靜靜的看著前方的血海,他感覺到,葉修並沒有受到這暴漲壓力的影響。

「你吸夠了嗎?該我了!」這時,一道充滿著無盡霸氣的聲音傳入了魔宇王的耳朵之中。

「什麼!」當魔宇王聽到這個聲音的同時,瞬間感覺自己的靈力與法則竟然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從他的體內流失這。

一個呼吸的功夫,他剛剛吸收葉修的靈力與法則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可是這股吸力卻沒有因此停下,開始以一種更快的速度吸收著魔宇王自己的本源。

魔宇王凄厲的撕吼著,不斷想要掙脫葉修的控制,可是,那血海是他的本體,他現在根本沒有收回本體的能力,而葉修只要待在血海之中,魔宇王就是案板上的魚肉,任由葉修宰割。

只見血海的範圍越來越小,漸漸的,葉修的頭露了出來,一隻詭異的黑洞出現在葉修的額頭中央,那龐大的吸力就是從這個黑洞中傳出來的。

葉修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掙扎的魔宇王,沒有一絲憐憫,天眼的黑洞能力在他突破的時候就已經從幻境化為了真實,不過可惜的是,葉修除了可以拿回他本來的法則感悟,對於魔宇王的法則,他是沒有辦法吸收的,至於他們去了哪裡,葉修也不知道。 龐大的吸力持續著,下方的軍隊早已經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魔宇王的嘶吼聲已經沒有了剛剛開始的凄厲,在哪聲音中,只剩下了恐懼。

「饒了我……求求你饒了我。」魔宇王感覺到自己領悟的法則快要被吸收殆盡了,他放棄了那無謂的掙扎,竟然開始向葉修求饒了。

可是讓他絕望的是,葉修並沒有停下自己動作,魔宇王魁梧的身體已經開始出現了萎縮。

魔宇王知道,當法則被吸完的那一刻,就要開始吸收他的生命力了。

無力的討饒聲不斷從魔宇王嘴中傳出,但是這聲音傳在葉修的耳朵中,只會讓他的怒火更加旺盛。

討饒聲漸漸變成了咒罵聲,無數詛咒的話語更加不能對葉修造成一絲一毫的影響。

其實就算是葉修想饒了他也是不可能的了。

因為這個黑洞,葉修根本控制不了,彷彿有一隻大手,在葉修這隻天眼背後操控著。

如果不是情況緊急,葉修絕對不會動用天眼。

在閉關這三年裡葉修層向灰易詢問過這天眼的來路。

灰易只是回答:「在無數界中有一界,名為天眼界,界中之人皆修鍊這個神通,而天眼界,也是整座宇宙中最神秘的地方,任何強大勢力的範圍都延伸不到哪裡。曾經有一個在整個宇宙都是排的上號的勢力想要將天眼境收為麾下,結果派出了十數波強者進入天眼界,都沒有能活著出來,於是,天眼界也被宇宙中各大勢力列為禁地。」

因為灰易並沒有親眼見過擁有天眼的人,所以也只能按照他所知道的說,葉修聽完,隱隱感覺到這天眼神通和這個神秘的天眼界有著一定的聯繫,在領悟這個天眼黑洞以後,葉修甚至猜測,這黑洞的另一端,可能就是那所謂的天眼界。

當然這一切都是葉修的猜想,不過,葉修決定,為了防患於未然,盡量少動用天眼神通。

天眼神通本身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擁有極其強大的可塑造性,幾次的變異讓葉修覺得這天眼絕不是功法上所描述的那麼簡單。

終於,魔宇王的聲音消失了,就連屍體,魔宇王也沒有留下,整個都被吸食殆盡了。

在魔宇王消失的那一刻,葉修眉間的黑洞終於消失了,葉修在合上天眼的那一刻,臉上蒙上了一層蒼白之色。

雖然他的法則之力沒有消耗,可是他開啟天眼以及前期維持神通對他精神力的消耗可是無比的巨大的。

葉修緩緩從空中落了下來,眼中充滿冷漠的看了看前方魔宇城剩下的那不到萬人的殘兵敗將,輕輕的將手抬起來,之後猛地壓了下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在注意這葉修與魔宇王的戰鬥,當葉修手壓下,芒星軍的所有人都明白了葉修的意思。

「殺!」滔天的殺意再一次升起。

芒星軍又一次向著魔宇城剩下的部隊發起了衝鋒。

本來士氣低落的魔宇城軍隊在看到魔宇王到來,好不容易提起了鬥志,可是當他們看到,自己的王就這麼被殺掉,那鬥志一瞬間變成了絕望。

這一次,他們再也扛不住芒星軍的衝鋒了,就這樣,這不到萬人的部隊在芒星軍幾乎沒有付出任何代價的情況下,被踐踏成了血泥。

而葉修,就在這殺氣衝天,嘈雜的戰場上盤膝坐下,恢復自己的精神力。

要是放在其他人,是萬萬不敢這樣的,恢復靈力到還是可以,可是在這各種情緒充斥的戰場之上,恢復精神力完全就等於自殺。

可是葉修不同,他不止有天眼的壓制,還有灰易羽飛的幫助,完全可以將戰場上的負面情緒完全隔絕,讓葉修能夠全身心的投入修鍊之中。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葉修緩緩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戰鬥早已經結束,整個芒星軍已經自覺的進入了休整狀態,軍長已經沒了,他們只能原地待命,等葉修下達命令。

雖然他們勝了,可是卻沒有一人臉上掛著開心。

葉修醒來,看見這番場景,心中也有了一絲欣慰,「劉大哥,你有一支好部隊。」

入夜後的冰封谷格外的寒冷,葉修立刻下達了全軍啟程連夜離開冰封谷。

可是,葉修並不是讓軍隊撤出冰封谷,而是讓他們繼續前進,進入了魔宇城的領地範圍。

其實冰封谷不是很大,不過兩個時辰,眾人就感覺周圍的氣溫明顯上升了。

等所有的人撤出冰封谷后,葉修立刻下達了全軍紮寨休整的命令。

葉修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想法,既然魔宇王已經死了,超過二十萬魔宇城部隊埋在了冰封谷,三十萬的部隊如今在西線,更是動彈不得。

那麼,魔宇城城內已經沒有多少人了,那為什麼不直接去將魔宇城拔了?

有了這個想法,葉修當然要付諸行動,不過如今芒星軍剩下四萬左右,而且皆是疲憊不堪,魔宇城沒有了城主,拖個一兩天也不會影響什麼。

三天過後,景文也已經醒來了,不過他卻一句話都不曾說,除了葉修在旁邊的時候他的眼神會有一絲波動,至於其他的人,只能感覺到他身上那彷彿那萬古不化的寒意。

經過三天的休整,芒星軍的戰力已經恢復到了最高,葉修在這幾天同時擔任起了芒星軍的軍長。

「可以了吧。」葉修看到眾人的狀態,漸漸放心了下來,軍長的過世雖然讓眾人悲痛,可是卻難以摧毀一個軍人的意志。

既然恢復到了巔峰,葉修便不再遲疑,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滅掉魔宇城,徹底除掉這個修羅城的宿敵。

第四天清早,葉修叫伙頭軍提前做了早飯。

眾人吃過早飯,直接在營前列起了陣列,他們清楚,他們又要出發了。

「各位芒星軍的將士們!」葉修身影出現在了芒星軍的正前方。

所有人聽到葉修的聲音,精神一陣,腰板挺了一下,眼中流落出強烈的戰意。

「我大哥,也就是你們的軍長,被魔宇城那幫王八蛋偷襲至死,雖然那日,我們奮勇殺敵,斬敵二十萬,並將魔宇王斬於劍下,可是,這一樣難以平復我們心中濃濃的恨意,今天,我們便啟程,向著魔宇城進軍,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將魔宇城這個毒瘤徹底拔除!」葉修語氣雖然很是平靜,但是聽到眾人耳中,卻比最激昂的軍號還要煽動人心。

「殺!」眾人回應葉修的只有這一個字。

「啟程!」葉修不再多說,手中的朱羽凌魔劍向前一指,下達了前進的命令。

西線魔宇城的部隊中,一名身穿金色鎧甲的英俊男子皺著眉頭坐在一座巨大的營帳之中。

「王上死了……」這人嘴中默默念叨著。

「報!」這時,有一個穿著如同傳令兵一般的士兵直接衝進了營帳之中。

「什麼事?說。」金色鎧甲的人言語中帶著一絲威嚴,皺眉看著下方已經跪倒的傳令兵。

「報告聯軍長大人,魔宇城本部傳來消息,有一隻人數四萬左右的軍隊從南邊向魔宇城快速前進著,本部要求我們抽出十萬人進行回援包抄。」傳令兵輕車熟路的說著剛剛傳來的消息。

聯軍長從主位上站了起來,向傳令兵說道:「傳我命令,所有人集合,我們回城!」

傳令兵聽到這個命令,不禁抬頭看了看這位英武非凡的聯軍長。

以聯軍長這個命令,看樣子是要放棄他們剛剛打出的優勢。

可是只是傳令兵的他,不可能對聯軍長提出質疑。

「是。」傳令兵應了一聲,躬身便撤出了大帳。

不一會兒,整個魔宇城的部隊便動了起來。

就在這位聯軍長心中打算著自己怎麼回去爭得這城主之位,他身為魔宇城剩下的唯一一個天皇境後期的強者,回城之後城主之位可以說是十拿九穩。

就在他暗自竊喜,做著當上城主的美夢的時候,傳令兵又一次進來了。

還沒等傳令兵說話,聯軍長就開口問他:「集合完畢了嗎?馬上啟程。」

傳令兵臉上此時出現了一絲焦急的神色。

「不好了聯軍長,修羅城的部隊出來了,好像是想向我軍發起進攻。」

「什麼?這幫兔崽子,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傳我命令,不要戀戰,邊打邊撤。」

「是。」傳令兵應聲。

此時修羅城的軍中,兩位上任沒多久的軍長的臉上流漏出了決絕的神色。

「老許,你說這次我們還能活著回去嗎?」右邊站著的一位看上去頗為年輕的人開口問他旁邊那位中年男子。

「不知道,不過城主已經下了死命令,我們就算是死,也得拖住魔宇城的這三十萬人,讓城主為劉軍長報仇。」中年人臉上流漏出了一絲悲傷的神色。

這二人當年都是劉尊的門生,在這三年的戰爭中脫穎而出,成為了兩個軍的軍長。

「是啊,必須要為劉軍長報仇!」年輕的軍長看著前方已經集結完畢的軍隊,口中輕聲說道。 沐家是原本是吸血鬼獵人中一個不起眼的小家族,後來出現了一個天才吸血鬼獵人開始被一些人知曉。

直到後來,那位天才吸血鬼獵人竟然剩下了與吸血鬼的孩子,在吸血鬼獵人世界里引起了軒然大波。

沐家當機立斷,直接大義滅親。

沐家此舉引得一片稱讚,竟意外得到一個大家族的青睞,自此乘風直上。

到如今,沐家已經成為吸血鬼獵人第一家族龍家的第一附屬家族,可謂是風光的緊。

「你要將他們滅族?」風玫詢問身邊的人。

沐音澈抬頭看著前面寫著「沐府」兩字的宅子,道:「當年龍家少主看上了我娘,沐家分作了兩派,一派為了討好龍家要將我娘交出去,另一派是與我娘親近之人,也是主家,站在我娘這邊。後來,提出要交出我娘的那些人投靠了龍家,藉助了龍家的勢力殺了反對的人。也是在那些人拿命的掩護下,我娘才拚死帶我殺了出去,找到你。」

如今這個所謂沐家,所有人都是踏著那些沐音澈親近的人鮮血聳立起來的。

曾經的沐音澈等同於被滅族,如今他回來報仇,不過是一報還一報。

風玫明白了沐音澈所要表達的意思,也不再關心這個問題。此時,她倒是想起了另外一個問題。

「你好像還有十多天才滿十八歲吧?」現在他跑來報仇,打得過人家嗎?

雖然她是不介意當打手,但是報仇這東西,不是應該自己來嗎?

沐音澈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他偏頭看著風玫,眸子如星子一般璀璨:「我沒告訴你嗎?上次救了你之後,我體內的血脈竟意外提前覺醒了。」

所以,現在他實力並不差。

風玫目光幽幽地看著他:「你沒告訴我。」

沐音澈輕笑著握著她的手:「那我現在告訴你了。」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風玫:「……」這真的是有記憶的他嗎?還是說她猜錯了?

「古紇。」

沐音澈突然喊她。

「嗯?」風玫疑惑看著他。

「你看,我現在是能保護你的。」

說著,沐音澈對著沐府所在的方向抬起了手。

風玫眨了一下眼,沒有說話。

沐音澈抬起的手壓了下去。

「轟然」一聲巨響,整座沐府突然塔了下去,瞬間攤成平地。

哀嚎聲中,只有為數不多的身手不錯誒逃了出來,驚怒交加地立於坍塌了的沐府上空,為首的一人怒吼:「誰?是誰對我沐府下手,給我滾出來!!」

周圍的人早已在沐府倒塌的瞬間作魚獸散,唯有風玫與沐音澈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分外醒目。

「沐啟任,我說過,我回來之日,便是你的死期。」沐音澈聲音淡淡的,臉上還帶著淺淺的笑意,似乎是在與人閑話家常一般。

為首的沐啟任正是沐府如今的當家家主,在看到沐音澈時,便騰然變色。

「你……你是當年那個孩子?」沐啟任滿臉驚慌。

十多年前,同樣有著一張與這極為相似的臉的主人,被他帶人逼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是當年那個人是女人,現在這個是男人。 「看,敵人要撤了,傳我命令,給我沖,不能讓他們撤退一步!」中年的軍長眼睛中一亮,看到遠處已經動起來的魔宇城大軍,立刻下達了攻擊的指令。

只見這兩位軍長騰空而起,直接飛到了全軍的最前沿。

他們已經做好了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思想。

就在剛才,他們接到了葉修的命令,不論付出任何代價,一定要拖住魔宇城的那三十萬大軍,可是,修羅城兩個軍加起來也不過十五萬多的人馬,他們是通過地勢的險要才能拖住這三十萬人,可是,如今他們要拖住魔宇城的部隊,那就必須從雄關中出來。

十五萬對三十萬,硬碰硬這絕對是以卵擊石,可是,他們心中沒有任何的恐懼,唯一的想法就是,哪怕用自己的肉體,也要堵住敵人的路。

戰爭就在這一刻,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