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職業:機甲戰士/一品機甲戰尊

第一副職業:古武者/一品武尊

第二副職業:會計師/會計從業者

天賦等級:虛道級

幸運值:3

主線任務:解救李樂音,將李樂音從天音閣中帶出來或者將李樂音扶植成天音閣主!(完成獎勵:超級大禮包)(失敗懲罰:直接抹殺宿主!)

支線任務:暫無

現如今,南天一躍從三品武尊,變成了一品武尊!

只差最後一丁點兒,就會成爲半步武王。

一旦,南天成爲半步武王,將遠超日王之流。

並且,配合着,南天神鬼莫測的古武祕技和一些超級強大的古武內功心法,南天的實力,將可以輕鬆的幹掉一些武王級高手。………….. 南天一行人剛剛步入向陽城裏頭,就遇到一隊騎兵。

這一隊騎兵蠻橫無比,頭戴黃毛鋼盔,肩帶骷髏勳章,手持鮮紅色的鞭子。

“散開!”

“散開!”

騎兵長,當頭呵斥道。

幾個婦女老嫗,因爲走得慢一些,被長鞭打中,頓時是皮開肉綻。

還有一些孩童,因爲跑得慢一些,更是被一些兇狠的騎兵,直接一刀砍去了腦袋。

那孩童的腦袋,就這樣,骨碌碌地滾落在了地上。

在騎兵們的身後,是一輛四匹金馬拉乘的豪華馬車。

這豪華的馬車,外邊裝飾豪華無比,金銀華貴,彰顯的光彩奪目。

在馬車的車頂之上,還有一面金絲縫紉,玉石鑲嵌的旗幟。

旗幟上面是一個大大的“韓”字!

只要,在向陽城裏頭,生活過一段時間,便知道,這是城內頂尖世家大族——韓家的直系錦旗!

非韓家的直系子弟,不可懸掛!

韓家是向陽城裏頭的老牌世家,千載春秋,一門九相國十八將帥,輔助了九任“文王”!

當朝文王,清點的相國就是韓相國。

還有,當朝文王賬下的聞名遠揚的四大將帥,有兩個將帥姓:韓!

韓家在文王封地裏頭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甚至有傳言,曾經文王想上報天子,給韓家一個“二等諸侯王”的爵位。

不過,因爲此事,受到了諸多勢力的阻擾和一些其它因素的干擾,最終作罷!

但是,韓家的威名,依舊不可小視,在整個混戰國度裏頭,都是威名赫赫的!

正巧,南天帶着鄒船長走了過來。

一個少女領着一個老翁,想要躲避這羣兇蠻的騎兵。

但是,這羣騎兵已經如影所至。

騎兵張,獰笑着舉起了大刀,就要將老翁與少女給砍死掉。

眼看,老翁和這少女,慘遭騎兵們的虐殺。

南天眼眸一瞥,凌厲逼人的真氣,爆射而出。

那騎兵長慘叫一聲:“啊!”

翻身從馬背上,滾落了下來,摔了一個豬啃屎。

騎兵長氣憤異常,高高地舉起斬馬刀,怒吼道:“是誰?到底是誰?想搞事情嗎?”

“麻蛋的,不知道,我是韓公子手下的人嗎?”

騎兵長一邊怪叫着,一邊命人,將四周封鎖了起來,開始尋找可疑人員。

至於,那個老翁與少女,也被騎兵長派人給控制了起來。

南天啐了一口。

“弟兄們,上!”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俠骨柔腸在!

南天既然出手相助了,就不會放任這個老翁與少女被欺辱。

南天領着鄒船長撥開人羣,走在前頭,與騎兵長面對面。

吞天帝尊 騎兵長不屑地看了看,南天一身普通的打扮。

“一羣賤民,你們趕快給我滾蛋!否則的話,休怪我不客氣!”

騎兵長冷冷地說道。

南天指了指老翁與少女。

“將他們放了!”

南天鄭重地說道。

“放了他們?嗬!他們公然襲擊我,罪大惡極,必須要處死!”

騎兵長惡狠狠地說道。

“襲擊你?哈哈,實話告訴你,剛纔,讓你翻身摔落在馬下的,是我!”

南天冰冷的說道。

這個騎兵長,南天已經用武神系統,將他看了遍。

這個騎兵長的修爲,也就是七品武尊。

這樣的貨色,南天彈指可殺!

果不其然,話音一落。

一道流光,劃過!

騎兵長的脖頸處,噴出一道血柱。

騎兵長殞命了!

一時間,大街人羣譁然!

跟隨而來的騎兵們,也是大驚失色!

一個個手持兵刃,警惕地看着南天,將南天和鄒船長等人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殺了騎兵長官,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跑了!”

百十來號騎兵,怒笑連連。

南天眼皮都懶得擡一下,只是隨意地揮了揮手。

一股凌厲的旋風,憑空生起!

然後,“轟然間”,將幾個騎兵卷飛了出去。

南天將那個老翁和少女,救了下來。

“走!今天,誰敢阻攔一步,我就立馬乾掉他!”

南天冷冷地說道。

這羣豬狗不如的兇惡之人,連婦孺老少都殺,南天也不會跟這些禽獸客氣!

南天說罷,拉着老翁和少女,就要離開。

百來號騎兵,畏懼南天的手段,但是,迫於壓力,又不得不上。

這一次,甚至都不用南天出手。

鄒船長及其隨從,在一旁,都替南天干掉了那些騎兵。

“鏗鏘!”

“砰砰!”

“噹噹!”

打鬥聲異常的激烈!

終於,驚動了,坐在後面豪華馬車裏頭的人。

一個看似管家打扮的短鬚男子,掀起馬車簾子,走了下去。

“賤奴!蠢貨!竟然讓人打擾到了,公子趕路,罪無可恕!”

短鬚男子搖頭晃腦地斥責了,自己的一干騎兵。

旋即,短鬚男子陰冷的盯上了南天。

“你們這些大膽刁民,竟然打擾到公子!更是罪該萬死!今天,老奴親自出手,必要把你們全部擒獲,然後凌遲處死!”

短鬚男子惡毒地說道。

南天瞥了瞥了這個短鬚男子。

這個短鬚男子修爲的確很高,是一個二品武尊!

或許,對於普通人來說,是高高在上般的存在。

但是,南天只需要一根手指頭,就能摁死這個傢伙!

“韓鍾,你又在行兇作惡了!”

軲轆軲轆,車輪轉動。

在另一條街道上,一輛彩虹馬車駛入了過來。

這個彩虹馬車,顯然也是有大來頭,馬車的車頂之上,插着一個面寬大的,隨風飄揚的彩旗。

彩旗上面,繡着一個清秀端莊的“香”!

在向陽城裏頭,經常生活的人,肯定知道,這是向陽城裏頭頂尖豪門勢力——香春宮的公主車鸞。

那清脆,好聽的聲音,就是從公主車鸞裏頭,傳出來的。

韓鍾這是韓家的一個管家,哪裏比得上,公主尊貴!

韓鐘停手,朝着車鸞,鞠了鞠躬:“公主,您誤會了!老奴,只是處理一些害蟲!”

“韓鍾,你還想狡辯?當我不知道嗎?這些年來,死在你手上的婦孺老弱,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

“你現在給我閉上嘴巴!叫你家公子出來,我要和他好好談談!”

車鸞裏頭,傳來一陣輕斥。

韓字馬車裏頭的,真正主人坐不住了!

一個面目陰翳的,黃衣青年,手裏頭輕輕地擺着扇子,走下了馬車。 此人便是韓公子!

南天順帶着用武神系統,探查了一下這個青年。

人物:韓公子

身份:混戰國度韓家——直系公子哥

財富值:六億混亂幣

體能: 37.93

精神力:36

生命力:37.92

力量:37.91

敏捷:37.93

綜合戰力:37.538

主職業:古武者/一品武尊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虛道級

說來也是巧合無比,這個韓公子與印王的各項屬性值,竟然是一模一樣,似乎是一模子裏頭,刻畫出來的。

不知道,怎麼回事,一提起印王,南天心中就沒由來的,感覺十分的厭惡!

連帶着,對這個飛揚跋扈的韓公子,南天也沒有多少好感。

但是,在向陽城裏頭,這個韓公子,老有名了!

這個韓公子,出生高貴,含着金湯勺出生,並且在韓家的小輩當中,天資最高,修爲也最高!

年紀輕輕的一品武尊,走到哪裏,都是備受矚目!

而且,韓公子的爺爺是當朝韓相國,在向陽城裏頭,地位僅僅次於文王!

韓公子的父親,則是當朝文王身邊的四大將帥之一的韓勁武大帥!

如此,身份背景,韓公子想不飛揚跋扈都難。

但是,偏偏韓公子對這個公主車鸞,十分的恭敬,或者說,是有幾分愛慕與討好。

韓公子假裝風度翩翩地走了過去。

韓公子作了一揖:“香公主,是我管教手下無方,讓公主見笑了!公主,蕙質蘭心,溫柔爾雅,有好生之德,韓某佩服得很,一向在生活中,也是效仿着公主!”

韓公子誇誇其談着。

“叮叮噹噹!”

車鸞裏頭的簾子,被掀開了。

一個面容脫俗,清麗可愛,華貴高雅的女子,身披着鳳凰長袍,踏了踏馬車底下的凳子,走了下去。

女子不管是近看,還是遠看,都是令人心生愛慕,一見傾心的。

因爲,這樣的女子,實在是太美麗了!

想不起喜歡,都難呀!

這女子就是韓公子口中的“香公主”。

南天也是照例,用武神系統將這個所謂的“香公主”給探查了一遍。

人物:香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