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現在是知名作家,不比你強?」樂奶奶輕飄飄來了個大殺招。

樂爺爺想起去年姓俞的小白臉還回村裡尋什麼舊日情懷,和老太婆聊得可投機了,雖然小白臉變成了老白臉,但穿著西裝,人模狗樣的,可唬人了。樂爺爺心中頓時有了危機感,「那你說吧,你到底看中我啥了。」

「我知道,我知道。」樂果橙都快笑抽了,「爺爺,奶奶是看中您好欺負了。」

一句話說的兩位老人家都笑了起來。

在果橙看來,她爺爺奶奶特別般配。奶奶脾氣大,主意大,在家裡當家做主。爺爺脾氣好,能忍讓,奶奶說啥他都不吭聲。

但爺爺並不慫,但凡奶奶整不了的事,就輪到爺爺出場了。

比如教訓她爸。打呀,罵呀,都是奶奶出頭,只要她爸稍露不恭,爺爺就挺身而出,腰帶就掄上去了,護他老太婆護的可緊了。

很快就到了商場,樂果橙一行直奔三樓的專櫃。那營業員還記得樂奶奶,打招呼,「老太太,您好呀,今兒上了新款,您看看有喜歡的嗎?」

樂奶奶手一擺,「上回我試的那幾件紅色的還有嗎?拿來我再試試。」

營業員笑了,「有,上批貨已經賣完了,這是又補的貨。紅色賣得最好,像您老這樣年紀的老太太都喜歡,我上回就說您穿著特別好看。您稍等,我去給您拿。」

衣服很快拿過來了,樂奶奶去試衣間試穿,樂爺爺嘴裡嘀咕,「上回不是試過了嗎?」

被樂奶奶聽見了,轉頭拿眼瞅他。樂爺爺立刻就慫了,「當我沒說,你試,你試。」等樂奶奶進了試衣間,他才又嘀咕,「試來試去能試出朵花來?老太婆上了年紀反倒更矯情了。」

樂果橙挎著爺爺的胳膊,「爺,這你就不懂了,女人試衣服的樂趣就相當於,相當於您抽煙吧。啊,不對,我忘了您已經戒煙了。那就相當於您下象棋吧。」

又壓低聲音湊近她爺爺,壞笑,「爺,剛才那話您敢當著奶的面說不?不怕她懟您?」

「死丫頭,看爺笑話呢。」樂爺爺本著臉敲了孫女一下,自己就先忍不住笑了,「什麼敢不敢的,我那是讓著她。」

樂果橙悶笑,附和,「對對,爺您是肚量大。」抬手捏了弟弟一把,「果粒你要好好跟爺爺學。」頓了下,「不要跟咱爸學。」

樂爺爺咳嗽一聲,就像沒聽到孫女埋汰他兒子一般。

「怎麼樣?好看不?」樂奶奶出來了。

果橙還沒來及說話,就被她爺爺搶了先,「好看!老太婆你穿這身特別顯氣質,顯年輕,跟——」

「跟十八一樣。」樂果橙插嘴。

「你這淘氣孩子。」樂奶奶嘴上嗔怪著,卻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條縫,「也不瞅瞅奶這滿臉的褶子,還十八呢。」

樂果橙不服氣的說:「怎麼就不能十八了?不信您問我爺,在我爺心裡,您永遠十八,永遠一枝花。是吧,爺?」

樂爺爺還真就點頭了,「對,老太婆你永遠一枝花。這身好看,要了,營業員,開票!老太婆,還有喜歡的嗎?咱都要了。」樂爺爺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

營業員笑著誇,「老人家感情真好!這是您孫女和孫子吧,真漂亮,真懂事,您二老有福嘍。」

誇得樂爺爺大手一揮,又給他老太婆多買了兩件。

買完了奶奶的衣服,該給爺爺選了。樂果橙眼光好,給爺爺挑的幾身特別合適,穿出來像有錢人家的老太爺,若再加副眼鏡,還能冒充冒充老學者。

不過樂爺爺自己也挑了一件,大褲衩,花的,可花了。還振振有詞說:「電視上那些大老闆都是這麼穿的,好看。要是能配個花上衣就更好了。」他很遺憾沒挑到中意花色的上衣。

樂奶奶一臉嫌棄,果橙也忍著笑,好吧,爺爺的審美她不懂,他老人家高興就好。

最好果橙和果粒也都挑了幾件,一刷卡,壞了,錢不夠了。

「奶,咱花冒了。」

「差多少?」樂奶奶抬頭問。

「還差五千塊。」

「這麼多?」

「要不我就不買了吧?」

樂奶奶不同意,「買!給你爸打電話,讓他過來付錢。你卡里的錢不要動,都讓你爸付。」

辛苦把他培養大,現在他能掙錢了,孝敬爹媽幾身衣服不是應該的嗎?

「哎,好。」果橙答應的可爽快了,能讓她爸往外掏錢的事,她都樂意做。 樂果橙和爺爺奶奶坐在休息區等她爸過來付錢,眼瞅著快到中午了,她就買了些吃的喝的端過來,幾個人一邊吃一邊等人。

「樂果橙!」正吃著呢,就聽到有人喊她。

樂果橙一抬頭,看到兩個意外的人:宋明睿和秦宇澤,每個人的手裡都拎著兩三個手袋。

「是你倆呀!」樂果橙和爺奶說了一聲走過來,「你倆這是一起逛街?」目光從他們手裡的手袋上滑過。

秦宇澤勾了下嘴角,「我一學渣哪有資格跟人學霸逛街?陪母上大人掃貨,喏,那個穿寶藍色上衣的是我媽。」

他朝那邊正選購衣服的女人點了點,他才不是和這個打小就會裝乖寶寶的傢伙一起的呢。

「說的好像我很樂意和你一起似的。」宋明睿眼皮翻了翻,對樂果橙說,「邊上那個是我媽。」要不是他媽硬喊他出來,他才不和這個陰陽怪氣的傢伙一起呢。

「哦,陪阿姨逛街呢,你們兩家關係真好。」樂果橙按下心中怪異的感覺。

宋明睿和秦宇澤對看一眼,都在對方的眼裡看到了不屑,卻態度一致的誰也沒說。

那邊兩位媽媽似乎挑好了,喊兩人過去。樂果橙連忙笑著和他們擺手,「喊你們了,快過去吧,再見!」

好尷尬呀,和他們又不熟,真不知道說什麼。

秦宇澤看著樂果橙忙不迭離開的背影,眼睛眯了眯。

宋明睿也在看樂果橙的背影,「你什麼時候和樂果橙認識的?」

秦宇澤嘴角微嘲,「你管的著嗎?瞧你那語氣酸的,宋明睿,樂果橙可不是你的誰。」

宋明睿皺眉,不贊同的說:「秦宇澤,樂果橙可不是你身邊那些亂七八糟的女生,你可別害人家。」

秦宇澤臉色一冷,冰冷的唇中吐出一個名字,「曲雪嬌。」別人不知道曲雪嬌為什麼找樂果橙的麻煩,他還不知道嗎?

他最看不上宋明睿這一點了,仗著成績好,模樣出眾,心安理得享受女生的愛慕,嘴上說不知道,還不是因為他態度曖昧?要是他站出來明確的表個態,一中還有那麼多戀他成痴的女生?

說白了他就是虛榮,享受女生追逐的目光。渣男!

宋明睿果然變了臉色,「你什麼意思?」

「你猜!」秦宇澤很氣人的挑眉,「宋明睿,你離樂果橙遠一點,你已經把她害的夠慘的了。」

「你果然——」宋明睿表情複雜,身側的拳頭攥的緊緊的,明知道曲雪嬌那件事不是自己的錯,可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果然什麼?」秦宇澤輕蔑的瞥了眼宋明睿,「別把人想的跟你似的,沒見過女生嗎?不過樂果橙倒是個很有魅力的女生,你眼光不錯,可惜人家好像不大待見你。」他眼裡閃著幸災樂禍的光芒。

「那你——」宋明睿咬著牙瞪著秦澤宇。

「我是不像你對樂果橙懷有不可告人的企圖,還不許我日行一善嗎?這麼好的女孩子,跳了你這個天坑,多可惜。」秦宇澤聳了下肩。

他雖不是什麼好人,但誰讓樂果橙對了他的胃口呢,自然不能看著她被豬拱了。

更何況看著宋明睿跳腳,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宋明睿果然氣的要死,「你——」他真的很想一拳打在他臉上,卻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秦宇澤,要是我告訴你媽媽你昨天又逃課會怎麼樣?」

「跟個女人一樣告狀,宋明睿你也就這點出息了。」秦澤宇諷刺。

宋明睿學著他剛才的樣子聳肩,「別管有沒有出息,能威脅到你就好。」

「靠,你想打架?」秦宇澤的暴脾氣上來了,瞪著宋明睿,好似下一刻就能撲上去。

宋明睿並不怕,還十分鄙夷,「幼稚。」除了打架他還有什麼本事?

「你倆磨蹭個什麼勁?還能走快點不?」宋明睿的媽媽不耐煩的喊,扭頭和秦澤宇的媽媽說:「平時也沒見他們這麼好,怎麼這麼多的話說?」

秦媽媽也很詫異,她的兒子她知道,打小就看明睿那孩子不順眼,欺負人家。難得人家明睿懂事,不和他計較。

「難道是長大了,懂事了?」秦媽媽猜測著,「誰知道他們這個年紀的男孩子都想什麼,子姍,我真羨慕你,你看你家明睿,成績這麼好,考哪所大學都夠。我家那個臭小子的成績,咳,不提也罷,提起來能氣死我。」

兒子打小就是個脾氣大的,被老爺子接身邊調教后,主意就更大了。本來都已經跟他商量好了去一班的,就因為她說了句讓他多向明睿請教,這個臭小子就跑去了二十班,誰勸都沒用,還放話了,再勸就直接考零分。險些沒把她氣死,卻也只能妥協。

她就不明白的,人家明睿多好的孩子,臭小子怎麼就不能與人家好好相處呢?

姜子珊一臉自豪,嘴上卻謙虛,「你家宇澤也不差,小小年紀聽說就身手了得了,以後肯定是要往部隊走了,有你家老爺子在,你操什麼心呀!」

秦家老爺子在軍中頗有地位,雖然退下來了,但關係人脈都還在。

秦媽媽卻說:「當兵哪有正經上大學好?我是不贊同宇澤進部隊,可你也知道,宇澤的事我說了不算,我們家老爺子做主。算了,算了,不說這些煩心事了,到中午了,咱找個地方吃飯去。」

那邊樂果橙也在和她爺奶聊秦宇澤和宋明睿。

樂奶奶,「橙啊,那倆是你同學?長得真好看。」別看樂奶奶一把年紀了,其實也喜歡看長得好看的小男生,樂果橙覺得她愛美色這一點,應該是從她奶那遺傳過來的。

樂果橙搖頭,「不是,校友,不同班。」

樂奶奶眯著眼睛往那邊瞅了瞅,然後小聲和孫女說:「橙啊,左邊的那個好,長相斯文,看著就是脾氣好的,找個這樣的能拿捏住,以後保管不敢對你大小聲。」

樂果橙樂了,「奶,那個是原來的年級第一名,這次模擬考試被我幹下去。」

「那不行。你成績比他好,他要是懷恨在心怎麼辦?橙啊,奶跟你說,現在好多的男娃子心眼比針尖還小,自個沒用還見不得女的比他能幹。這樣的人長得再好看也不能要。」樂奶奶立刻就否定了。

怕孫女不信,還舉了個例子,「咱家東院,你李奶奶大孫女的小姑子,長得可好了,能說會道,還會一手縫紉的活計。找了個男人就是小心眼的,自己沒本事賺不來錢,還嫌媳婦能幹壓他一頭,在外頭作唄,找了個小的。沒錢就回家找他媳婦要,他媳婦不給,就打人,兩個月身孕生生被他打流產了,作孽呦!」

「乖橙,你可記住了,小心眼的男人一定不能嫁。」

「嗯嗯,奶說的有理,我都聽奶的。」樂果橙忍著笑意。

樂奶奶果然高興,瞅她乖孫女哪哪都覺得好,將來一定得找個一等一的孫女婿,「橙啊,奶瞧著右邊那個不錯,小夥子個高,精神,有安全感。」

「奶,右邊那個是二十班的,成績可差了。哦,不過他也有優點,會打架。」

「不行,不行,學渣可不行,配不上我孫女。打架更不好,這樣的容易家暴。」樂奶**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最好還很遺憾的說:「要是兩個人能中和中和就好了。」

樂果橙忍不住笑了起來,「奶,您想太多了,那倆我都不熟。您放心吧,將來我一定給您找個比這倆綜合起來還好的孫女婿。」

說這話的時候,姜別的臉從她心頭一閃而過。 樂益民來的挺快,看樣子是一路小跑,腦門上全是汗。

這幾天他每天都準時下班,回到家也不像以前似的直接進書房,或是翹著腿跟大爺似的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現在都主動陪親爸下棋,陪親媽澆花,陪老婆聊天,還會關心一下她和樂雨菲的學習,逗弄一下果粒。

哪怕奶奶不給他好臉色,他也樂呵呵的往跟前湊,表現可好了。

難道是幡然醒悟了?果橙覺得不見得,狗能改的了吃屎嗎?果橙比較傾向於她爸心虛。

可憐她媽還那麼高興,連家門都不出了,就在家裡等爸爸下班,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還跑廚房跟陳嬸學做菜。弄得果橙心情可複雜了。

若是放在以前,樂益民肯定就讓助理過來一趟了,現在短處還在親媽手裡攥著呢,他哪敢不來?

果橙的手機響了,她接過後抬頭,「奶,是我同學,她們約我吃飯逛街——」

話都沒說完,樂奶奶就大手一揮,「去吧,難得有個休息日,和同學玩去吧。」孫女才轉學過來,更該和同學處好關係。

果橙有些遲疑,「那您和爺?」她走了,他們怎麼辦?

「你玩你的去,這不是有你爸嗎?小姑娘家家的就要多和同齡人一起玩,總跟著我們兩個老的幹什麼?你爸是我親兒子,你還擔心什麼?去吧,去吧。」 外掛不用就會死 手擺的跟荷葉似的,說這話還斜了兒子一眼,眼神可嫌棄了。

樂益民被他媽打擊慣了,都麻木了,難得有個表現的機會,也幫腔說:「去和同學玩吧,你爺奶這有我呢。身上錢夠不夠?」從錢包里抽出一小沓數也沒數就給了她,「拿去請同學吃個飯喝點飲料什麼的,別總讓人家花錢。」

樂奶奶見狀臉色好看了一些,難得的沒罵兒子,「你爸說的對,有來有往,才能長久。」

「謝謝爸爸。」樂果橙接了錢就去和陳新瑩等人匯合了。

「好啊,你們約好逛街也不喊我。」樂果橙在博庫書城三樓找到袁藝、陳新瑩和孫淼淼三個小妞兒,這仨正坐在休息區喝飲料。

孫淼淼遞了一杯奶茶給她,解釋說:「沒約,碰上的。」

陳新瑩猛點頭,「真沒約,要不還能不喊你?我今天本來是準備去奶奶家的,誰知我爺奶被我姑帶去旅遊了,我就和我媽出來逛街了,在佳美商場遇到她倆。」

「對對,我們仨一合計,給你打個電話吧,沒想到你也在外面,早知道咱們周五就約了。」袁藝說。

樂果橙覺得真巧,「佳美商場?我也逛佳美商場啊,怎麼沒遇見你們?我從九點半一直到你們給我打電話,都在佳美。」

袁藝三人也覺得不可思議,「我們是在二樓遇到的,你在哪個樓層?」

「我陪爺爺奶奶——」

「難怪!」三人瞭然。

佳美商場二樓是賣少女服飾的,而樂果橙看的卻是中老年服飾,中間隔了三個樓層,能遇到才怪呢。

「難怪什麼呀,是你們逛得太少,我還遇到秦宇澤和宋明睿了呢。」樂果橙才不承認是她的原因呢。

「真的?真的?你運氣真好!」這仨一臉羨慕和激動,「果橙,秦宇澤和宋明睿近看是不是帥裂蒼穹。」

對上三雙亮亮的眼睛,樂果橙啼笑皆非,「還行吧。」還帥裂蒼穹,她咋沒覺得呢?

「還行?樂果橙,你那什麼眼光,宋明睿多帥呀!他是咱們一中的校草,氣質乾淨,一身書卷味道,笑起來暖暖的,他要是出道當明星,一定會很紅,新生代偶像,流量好到爆。」陳新瑩瞬間化身小迷妹。

孫淼淼和袁藝:「對呀,對呀,宋明睿很帥的。」

樂果橙有些懵了,這仨是宋明睿的鐵粉?「那你們上回怎麼還支持我幹掉他?」這忠誠度也太低了吧?假粉吧?

「這是兩回事好不好?我們喜歡宋明睿和他是不是第一名沒有關係。你是我們的朋友,不支持你說不過去呀!宋明睿就算被你幹下去了也不影響他帥呀!」袁藝理直氣壯的說。

樂果橙點頭,明白了,「看臉!」

「對,就是看臉,你不覺得看到他那張臉心情都好很多嗎?」三人異口同聲。

樂果橙搖頭,她一點都不覺得,她看到他就想起曲雪嬌堵她的事,然後想到她被逼得跳樓,然後心情就不好了。

孫淼淼,「看著他的照片,我能多吃半碗飯。」

陳新瑩,「看著他,我覺得學習都有動力了。」

「你呢?」樂果橙轉向袁藝,目光炯炯。

袁藝被樂果橙看的瑟縮了一下,弱弱的說:「看著他,我,我想去一班。」

樂果橙無語了,她的好友,本來都挺正常的呀,怎麼遇到宋明睿這貨,就變得不正常起來了呢?

宋明睿真有這麼帥嗎?她仔細回想宋明睿的長相,是比一般男生好看了那麼一點點,可也不至於讓這仨這般推崇。至少姜別比他帥多了。

「果橙,你真不覺得宋明睿帥?」袁藝三人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樂果橙。

「——」樂果橙想,她是說真話還是說假話呢?說真話會不會被打死?

「一般帥吧。」樂果橙折中了一下,「我覺得秦宇澤比他要帥一點。」秦宇澤的臉更有衝擊力一點。

「嗯嗯,秦宇澤也很帥,是那種壞壞的帥,簡直迷死人了。」

「不過秦宇澤脾氣不好,愛逃課,愛打架。我還是喜歡宋明睿這樣的暖男。」

樂果橙詫異,「秦澤宇的脾氣不好嗎?我怎麼沒覺得?」說他愛逃課她信,可脾氣不好,有嗎?上回在酒店他還幫了她,全程都笑眯眯的,沒脾氣不好呀!

袁藝三人對視一眼,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不是吧果橙,你和秦宇澤認識?」

樂果橙大方的承認,「他倆我都認識。」這有什麼不對嗎?

「說過話的那種認識?」三人追問。

樂果橙繼續點頭,「是說過幾次話,但不熟,也就打個招呼。」

「你還想怎樣?同校兩年,我都沒近過宋明睿五米以內,你居然和他說過話,還幾次,樂果橙,我羨慕嫉妒恨啊!」袁藝尖叫起來。

「那個秦宇澤可拽了,同班同學都不鳥,你居然和他說上話了!」

「果橙,我嫉妒的想打死你造嗎?」

三個人伸手,捏臉的捏臉,揉頭髮的揉頭髮,盡情發泄心中的羨慕嫉妒恨。

樂果橙費了好大勁才掙脫魔抓,「冷靜,淡定,衝動是魔鬼,嫉妒使人醜陋。我們要和諧,要友好。來,跟我念:乖乖坐好,不許動手。」

「淡定不了!」三人齊搖頭。

樂果橙無語了,「不就兩個好看點的男生嗎?至於嗎你們?」

三人:「很至於。」

樂果橙被她們打敗了,「我也很好看呀!你們難道沒有發現嗎?」妞兒們,宋明睿和秦宇澤就是萬丈深淵,趕緊回頭是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