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家最近接二連三的出事,尤其是……

似乎事情都發生在二房,六妹妹與七妹妹,都是二房的嫡女,而謝蘭還是二房的長女,難道是有人與二房有仇?

「蕭大哥,謝家有些事情需要解決。」韶華看著他,「可否寬限一日,到時候謝家必定給蕭家一個結果。」

「好。」蕭硨想也不想,便答應了。

袁陌塵此刻已經趕回來,身後跟著慕容絕。

他深邃的雙眸只是定定地看向蕭硨,隨即才轉眸看向韶華。

韶華轉身瞧見慕容絕,也是恭敬地行禮,「參見三殿下。」

「本宮只是過來瞧瞧。」慕容絕表現的十分地冷淡。

韶華卻不覺得奇怪,畢竟慕容絕的性子本就沉悶的很。

既然蕭硨已經答應了給她一日的時間,那麼她現在只能儘快地尋找到那個真正的兇手才成,否則,這麼多雙眼睛瞧著,怕是陛下那處也在等著結果呢。

秋獵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想來謝家是脫不了干係的。

謝昶還未回來,卻也得知了此事兒。

「那我們先回去吧。」韶華提議道。

「好。」蕭硨知曉,她既然答應了,必定會做到。

至於蕭家那處,他自會說明。

倘若蕭家與謝家在此時鬧出動靜來,到時候陛下看在眼中,還有背後的人,也許會掀起另一層的風波來。

幾人便離開了這處,各自回去了。

謝蘭被謝歡帶去沐浴去了,謝蘭渾身發抖,冷汗淋漓。

她如今如同提線木偶一般,只是任由著謝歡擺布。

謝詁與謝忱都與韶華一同回了帳篷內。

韶華看向他們,「大哥,二哥,二叔最近都在忙什麼?」

「二叔?」謝忱思索了半晌,「妹妹擔心,此事兒與二房有關?」

「不過是猜測而已。」韶華接著說道,「我們時日無多,明兒個大哥與二哥還要伴駕,蕭家那處想來蕭大公子也自會勸說,孰輕孰重,各自心知肚明。」

「你是擔心,此事當真是因謝家引起的?」謝忱面色一沉,低聲道。

「先前是六妹妹與七妹妹,如今又是三妹妹,難道大哥不覺得奇怪嗎?」韶華繼續道。

「我明白了。」謝忱轉眸看向謝詁,「此事兒二弟可派人先去查一查。」

「大哥,我們分頭行事吧。」關乎到謝家安危的,謝忱與謝詁向來齊心。

等謝詁與謝忱離去之後,韶華便將謝芝叫了過來。

謝芝因為今夜發生的事兒,忐忑不安,只覺得自個是不是陷入了困局之中?

為何出事的都是二房的人?那麼她會不會也出事? 寵物修真羣

謝芝抬眸看著韶華,「大姐,我……」

「看來八妹妹如今是最理智的。」韶華低聲道。

「大姐,我也不知究竟是怎麼了?」謝芝的確是茫然無措。

韶華卻說道,「八妹妹,你可知曉最近二房那頭,有何奇怪之處?」

「奇怪?」謝芝讓自己盡量地冷靜下來,仔細地想著。

過了一會說道,「聽說二夫人……」

「她?」韶華看著她,想著二嬸除了勢利一些,必定不會做出什麼損害謝家的事情來。

「這……」謝芝走上前去,附耳說罷,低聲道,「這些也只是妹妹聽說的。」

「那此事還有誰知道?」韶華繼續問道。

名門第一千金 「除了蘭姨娘之外,便沒有旁人了。」謝芝看著她,「至於還有沒有其他人,我也是不知的。」

我成了宇智波族長 「待會等三妹妹過來。」韶華覺得倘若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一旦宣揚出去,那麼謝家與蕭家的顏面那可就蕩然無存了。

韶華沉默了良久之後,只覺得有些頭疼。

一個時辰之後,謝詁與謝忱回來。

二人看向韶華,「妹妹,二叔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

看來問題並非出在二叔的身上,那麼,就是二嬸了。

二嬸為何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謝蘭被謝歡帶著過來,適才洗漱乾淨之後,鈴兒當日端了安神湯給她,她只喝了兩口便吐了。

如今整個人有些獃滯,只是安靜地跟著謝歡,不言不語。

韶華瞧見她的時候,低聲開口,「三妹妹,有件事兒,不知道你可知曉?」 「什麼?」謝蘭好半晌才回過神來,看向韶華問道。

韶華知曉謝蘭如今情緒不穩,不過眼下時間不多,必須儘快地給蕭家一個交代,否則,此事兒倘若鬧大了……

到時候謝家怕是要當真被算計進去了。

「三妹妹,你可是知曉二嬸在外頭?」韶華看向謝蘭。

謝蘭雙眸一動,接著斂眸道,「大姐,我不知。」

「三妹妹,你可知曉你如今很危險。」韶華看著她說道。

「大姐此言何意?」謝蘭不解地問道。

韶華嘆了口氣說道,「三妹妹,你可仔細地想想,最近發生的事情,你與四妹妹一同前去,為何獨獨陷害與你呢?」

「先前去了六妹妹與七妹妹?」韶華繼續說道。

謝蘭愣住了,她斂眸道,「難道……」

「此事兒,倘若查不明,不止三妹妹你,謝家也會遭受滅頂之災。」韶華冷聲道,「雖然現如今四大門閥的權利高於皇權,可是這皇權,總歸是制約四大門閥的。」

韶華如此直白地告訴她,為的便是讓謝蘭明白,如今事關生死了。

謝蘭深吸了一口氣,抬眸看向韶華說道,「此事兒知曉的人不多,我也是無意間瞧見的。」

「那人是誰?」韶華沉聲道。

「是……」謝蘭斂眸道,「蕭二老爺。」

「什麼?」韶華愣住了,「兄妹?」

「這……我也不知,當時我瞧見的時候,也不相信,畢竟這太匪夷所思了。」謝蘭如今想著都覺得不可能。

韶華沉默了良久,才說道,「此事我會查清楚。」

「大姐,難道此事兒與母親有關?」謝蘭看著她問道。

「不過是猜測罷了。」韶華沉默了半晌,「六妹妹與七妹妹是如何知曉的?」

「這我便不知了。」謝蘭低頭道,「她二人向來不與我說真心話。」

「我知道了。」韶華沉默了良久,「八妹妹,四妹妹,三妹妹所言,你們只當沒有聽見。」

「嗯。」謝歡與謝芝也知曉,這畢竟是家醜,牽扯的乃是蕭家與謝家。

倘若讓二叔知曉了,怕是會掀起一陣狂風暴雨。

帳篷內,大蕭氏疲憊地斜靠著,屏退了所有的人,獨自在思忖著。

她未料到那個地方竟然還會有人過去,原以為天衣無縫,可是現如今……她突然覺得紙是包不住火的。

不一會,便聽到外頭傳來稟報聲。

謝二老爺入了帳篷,待瞧見大蕭氏的臉色,冷哼了一聲,「瞧瞧你生出來的好女兒。」

「老爺,我也未料到她會如此做。」大蕭氏看著他說道。

「你不知?」謝二老爺冷漠地說道,「蕭家畢竟是你的娘家,你現在待在這處有何用,總歸是要去瞧瞧的。」

「我這便去。」大蕭氏低聲道,待謝二老爺離去之後,她收拾了一番,便趕去了。

謝忱與謝詁回來之後,天已微亮。

二人也查到了一些眉目,見韶華也是一夜未眠,謝忱說道,「妹妹,究竟如何了?」

「三妹妹已經說了。」韶華看著二人,「我已經讓人去暗中調查了。」

「蕭大小姐還未醒。」謝詁說道,「不知何時才能醒。」

「大哥,二哥,時候不早了,你們去歇息一會吧。」韶華知曉,他們待會還要去狩獵。

二人點頭,便也不逗留,轉身離去了。

韶華等謝詁與謝忱離開,才說道,「四妹妹,你陪三妹妹去歇息會。」

「大姐,我睡不著。」謝蘭說道。

「那也要去歇會。」韶華知曉,謝蘭是硬撐著的。

「那……」謝蘭猶豫了半晌,才點頭道,「我待會再過來。」

「嗯。」韶華輕聲應道。

謝芝也跟著離開。

鄭嬤嬤匆忙前來,看著她眼底的烏青,「大小姐,人已經到了。」

「帶進來吧。」韶華知曉,此事兒似乎還有旁的算計。

只瞧見一個丫頭垂眸走了進來,恭敬地跪在她的跟前,「紈兒見過少主。」

「事情如何了?」韶華淡淡道。

「回少主,這蕭二老爺與謝二夫人乃是表親,謝二夫人並非是蕭家的人,是原先的蕭三小姐在及笄前病逝,當時蕭家與謝家已經定了親事,故而才讓謝二夫人頂替了。」

「蕭二老爺與謝二夫人青梅竹馬,二人早已珠胎暗結。」紈兒說道,「如今蕭家的四小姐便是謝二夫人的親女。」

「什麼?」韶華雙眸微動,怪不得大蕭氏並不在乎謝家生的女兒呢。

「昨夜究竟發生了何事?」韶華繼續問道。

「蕭二老爺幾次與謝二夫人暗中來往時,被發現了,謝二夫人擔心此事泄露出去,故而便使了計,不但除掉了蘭姨娘,還將謝家的六小姐與七小姐也一併除掉了。」

「後來呢?」韶華繼續問道。

「昨兒個也是巧了,蕭二老爺與謝二夫人幽會時,正巧被蕭大小姐瞧見了,這才有了昨夜的事情。」紈兒抬眸看著她,「此事兒做的極其隱秘,奴婢有些拳腳功夫,故而才能夠脫身。」

「我知道了。」韶華擺手道,「你那處可有二人私通的證據?」

「謝家的不少秘密,也都是謝二夫人告訴蕭二老爺的。」紈兒抬眸看向韶華道,「少主,這是這些年來,二人來往的記錄。」

「好。」韶華看向鄭嬤嬤,「待紈兒下去。」

「奴婢告退。」紈兒恭敬地福身道,接著便退了下去。

韶華垂眸看著那手中的東西,抬眸看向鄭嬤嬤,「想不到蕭家竟然瞞天過海了。」

「那此事兒該如何?」鄭嬤嬤覺得在這個節骨眼上,必定不能撕破臉。

韶華知曉,大蕭氏是想來個一箭雙鵰,一來是將所有知情者除去,二來則是挑撥謝家與蕭家的關係。

她冷笑了一聲,將那來往記錄拿在手中,而後便起身,「去二嬸那處。」

「大小姐,此事兒您難道要自個擔著?」鄭嬤嬤看著她問道。

「越少人知曉越好。」韶華接著說道,「畢竟倘若鬧出來,謝家的名聲也會毀了。」

「老奴明白。」鄭嬤嬤知曉,這謝二夫人怕是也不會活太久。

韶華抬步離去,等到了大蕭氏那處。

大蕭氏未料到韶華會來尋她,她心下一沉,這才抬眸往外走。

等韶華上前,大蕭氏冷冷道,「你來做什麼?」

韶華看了一眼說道,「二嬸,我這有一樣東西給您。」

大蕭氏狐疑地看著她,佯裝鎮定道,「拿來我瞧瞧。」

韶華便將手中的手札給了她,大蕭氏拿過之後,看了一眼,驚愕地看著她,而後收起手札,面色慘白。

「你究竟要做什麼?」大蕭氏冷聲問道。

「我想,昨夜發生何事,二嬸心知肚明,此事兒是要給蕭家一個交代,也要讓謝家免受牽連,二嬸,倘若我將這東西交出去,二嬸也是知曉後果的。」

「好啊,你若交出去,謝家顏面何存?」大蕭氏已經想到了。

韶華淡淡道,「那也好比如今被牽連的好。」

韶華說罷,轉身便要走。

大蕭氏見狀,連忙攔住她,「你說吧。」

韶華接著說道,「二嬸知曉該怎麼做?」

大蕭氏沉默了半晌,繼續道,「好,我答應你。」

韶華淺笑道,「那便等二嬸的好消息。」

大蕭氏等韶華離去之後,顫抖地拿著那手札,轉身便入了帳篷內,當即便燒了。

她連忙給蕭二老爺傳了消息過去,想要商議對策。

韶華回去,謝蘭已經在等她。

「大姐。」謝蘭看著她。

韶華知曉此事兒終究是無法瞞過謝蘭的,反倒不如與她說了,也讓她有個打算。

她便讓謝歡與謝芝出去了,單獨與謝蘭在一塊。

半個時辰之後,謝蘭依舊處於獃滯狀態。

畢竟此事兒太匪夷所思,不可置信,她原以為自個在母親的眼裡,終究還是有希望的,可是未料到事情竟然是如此。

韶華看著謝蘭道,「三妹妹,我只想與你說,此事兒你最好想清楚。」

謝蘭只是呆如木雞地坐著,許久不曾說話。

韶華也不多言,只是等著。

過了一會,「大小姐,明安公主來了。」

「嗯。」韶華點頭應道。

慕容清月過來后,便見謝蘭神色異常,似是沉浸在某種悲哀之中。

韶華看著她,「你怎麼來了?」

「看熱鬧啊。」慕容清月坐下,「查的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