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楊柏現在完全處於暴走,全部的力量都砸了出去。龍氣幻化,萬龍咆哮,安沉毅居然被楊柏的拳頭給砸飛出去。

「楊柏,加油!」宋端武趕緊喊了起來,可是馬上就尷尬的看著身邊的安曉。此時的安曉無比的痛苦,看著爺爺已經化為屍王,看著爺爺長著血盆大口噴吐屍氣,安曉的心都要碎了。

「來,有本事繼續!」楊柏慢慢背著雙手,冷冷的看著安沉毅和易狂書。

雙手在後背連續的摩擦,剛才的攻擊,楊柏的手臂都要斷裂了,楊柏也疼。

「哼,愚蠢的小子!」易狂書輕蔑一笑,然後冷哼一聲。安沉毅雙拳又一次爆發黑芒,而這一次,化為兩把黑色的斧子,朝著楊柏就劈了下去。

楊柏剛要舉起拳頭,猛的看到斧子臉色就變了。楊柏戰鬥如今,龍氣耗損的太多了,龍泉劍都沒有辦法激發,除非再次解開龍丹封印。

可是解開龍丹封印,楊柏的境界就不會穩,楊柏會進一步遭受龍丹的反噬。

「不管了!」楊柏一咬牙,進一步解封龍丹。就在斧頭馬上就要落下的時候,楊柏的身上又一次爆發恐怖的龍氣。

「轟!」這股巨浪,直接就把安沉毅逼退。而恢復一多半境界的楊柏,雙眸真正的化為龍目,此時天地當中,楊柏就是一條龍。

恐怖的威壓,滾滾而出,一條條龍形威壓,朝著遠處轟然而去。遠處正戰鬥的劍缺,猛的慘叫一聲,神魂被鎮壓,當場就被向勝男抓住機會反擊。

「金丹期,你果然是金丹期!」這股威壓太凶了,易狂書的棺槨都在震動,所有人也都感受到楊柏的可怕。

「楊柏居然是金丹期!」炎黃組的人都想尖叫起來,炎黃組有一個金丹期,楊柏如此的年紀,已經成為金丹期修真者。

「易狂書,那就繼續吧!」楊柏的呼吸都化為龍息,炙熱的能量炙烤天地。楊柏身上每一個龍吟都在轟鳴。

「呵呵,那我更滿意你這個身體,那就都出來吧!」易狂書哈哈大笑幾聲,猛的拍向棺槨。

「嗷嗚!」兩聲壓過龍吟的咆哮,從棺槨當中而出,黑壓壓的屍氣又一次爆發來。這一次,簡直就是怒潮。

安沉毅也在怒吼,身上慢慢的發生變化,一道道屍紋路,讓安沉毅身上的甲胄紛紛炸裂開來,身體爆發絕世之力。

「轟,轟!」兩個更加巨大的黑影從棺槨而出,一頭屍王三米多高,手中拿著流星錘,身上都是青銅甲,就憑著這一聲,就算金丹期的能量,也無法傷害屍王。

另一頭,卻是一名女子,女子樣貌清秀,可是雙手卻是長長的爪子,鋒芒不斷,無數的屍氣化為一件披風,出現女子的身後。

這兩名活著的時候都是金丹期,如今金丹已經化為屍王丹,完全聽著易狂書的操控,雙眸都是猙獰的殺氣。

「去,吞了楊柏!」易狂書相當的滿意,憑藉三個屍王,就算元嬰期也無法傷害易狂書。

「嗷嗚!」三個屍王同時噴出屍氣,化為一個巨大的洪流,朝著楊柏而來。同時安沉毅騰空而起,斧頭朝著楊柏劈了下去。

最高大的屍王,猶如坦克一樣,橫衝直撞,朝著楊柏而來。而女子屍王卻化為狂風,消失在天地當中。

「楊柏,小心!」安曉已經尖叫起來,三個屍王,楊柏如何能夠面對。

楊柏的腳下龍炎轟鳴,燃燒在最高大的屍王面前,青銅甲反射黑芒,龍炎居然無法傷害這頭屍王。

「這麼強?」楊柏頭一次遇到,上空的斧頭已經落下,楊柏一拳砸了下去。恐怖的力量轟碎斧頭,可是楊柏的前方巨大的流星錘,轟開金芒。

金體龍符遇到更加恐怖的力量,楊柏在後退,前方又一次凝聚雷霆之力。可是當龍霆符凝聚而出的身後,最高大的屍王根本不在乎,又一次舉起流星錘而來。

「這防守力太驚人了!」楊柏有點訝然,這根本沒法打。尤其破妄金瞳之下,楊柏的身後出現那個女子屍王。

「撕拉!」爪子能夠撕裂空間,金體龍符也無法擋下。楊柏想要躲避,可是後背還是出現傷口,屍毒當場就融入進來。

幸虧楊柏是龍體,百毒不侵。可是楊柏的速度也慢了下來,三個屍王瘋狂的進攻,楊柏也沒有三頭六臂,根本無法擋下。

「慘了!」楊柏的眼神也變化了,龍炎和龍庭等等手段,都無法傷害前面的高大屍王。這頭屍王彷彿就是魔主一樣,無視任何的手段,擋在楊柏的面前。

上空有安沉毅屍王的攻擊,四周有那名女子屍王詭異的速度,楊柏完全被人家壓著打。

「難道要動用龍泉劍?可是我只有一次了!」楊柏有點憂慮,畢竟雲麒麟那邊的結果還不知道,組長煌那邊也不知道。 重生之無情救世主 如果楊柏把僅有的一次龍泉劍激發的機會用掉,真要出現問題,楊柏就失去最後的殺招。

「不管了,有什麼就用什麼吧?」楊柏突然想到儲物戒指當中,跟徐老道要來的一些法器,這些法器也該動用了。

「轟!」楊柏剛扔出一件法器,還沒等激發呢,當場就被屍氣爆碎開來。面前的流星錘太猛了,一般的法器根本無法承受。

一股爆裂的能量,差點把楊柏都炸傷。楊柏那個鬱悶,看著易狂書輕蔑的笑容,楊柏突然一咬牙,幾十件的法器,同時都扔了出去,而起還是楊柏主動自爆。

這麼多法器,尤其一部分朝著易狂書扔了過去,易狂書也是臉色一邊,融入背後的棺槨當中。

「轟隆隆!」持續的爆炸,楊柏都用避塵珠擋在宋端武等人的面前。楊柏就站在能量中心當中,擋在三個屍王的面前。

「楊柏!」法器的自爆,眾人又一次痛苦起來。楊柏已經越來越危險了,上空的安沉毅又一次斬出斧頭,雙臂碎裂也被炸裂開來,可是屍氣翻滾,當場就恢復過來。

那名女子也同樣如此,化為狂風緊隨其後,而爆炸最多的地方,高大屍王渾身冒著黑煙,冷酷的朝著楊柏撲了過去。

「都沒事!」楊柏都要抑鬱了,屍道的屍王太過強大,任何修真者被屍王包圍,根本無法打。

「我就不信了,用鎮鬼符能不能滅了你們的神魂!」楊柏也不懂,屍王哪有神魂,神魂都在易狂書的手中。

黑色的鎮鬼符當場就凝聚出來,落在三個屍王的身上,連個波紋都沒有。

「哈哈,楊柏,你就死吧,任何手段,都沒有用的,給老夫吞了他,老夫要用他的屍體,凝聚第四個屍王,哈哈哈!」

易狂書能夠答應異武道來到這裡,異武道付出一定的代價。可是易狂書更加在意楊柏,楊柏可是擁有龍氣。

「我跟你拼了!」楊柏已經抓住龍泉劍,可就在要動用龍泉劍的時候,當初龍丹復甦,激發龍符錄之內,又一次爆發一道道光芒。

「又開啟了,不管了,都給我出去!」銀色的符籙,綠色的符籙,在楊柏的眉心,轟然而起。

這時候那個女子屍王,正好來到楊柏的面前,爪子朝著楊柏的眉心斬了下去,速度太快了。

楊柏的符籙也同時凝聚而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銀色的符籙剛剛碰到屍王,這個女屍王渾身尖叫起來,所有的屍氣轟然炸裂開來,屍王的雙臂當場爆碎開來。

「怎麼回事?」楊柏也愣住了,而綠色的符籙也轟在屍王的身上,當場就把這個女屍王轟出一個窟窿。

「什麼?」易狂書也傻眼了,楊柏到底激發什麼符籙,怎麼能夠鎮壓屍氣,毀掉屍王。

「龍符錄,誅魔龍符、斬妖龍符?」楊柏鬆開龍泉劍,瞳孔急速的收縮。這兩個符籙都跟鎮鬼符籙一樣,三個符籙本為一體的,結果這個時候同時開啟。

「鎮鬼、誅魔、斬妖?原來剩下兩個龍符,能夠針對屍王!」楊柏心中大喜,頓時抬起頭來,一手就抓住女屍王的頭顱。

「誅魔!」無數的龍氣融入楊柏額身上,誅魔龍符凝聚當場就把屍氣所滅,斬妖龍符緊隨其後,這個女子屍王的身上發出爆炸聲音,屍王揚天咆哮,當場化為齏粉。

「不!」易狂書都要瘋了,一個屍王就這麼沒了,這絕對是屍道無法承受的。 「現在馬上就要破產了,你還能謀得什麼好歸宿?!」

許醉凝挑眉,果然是那天的事情惹怒了張家,現在許家的公司就被人針對咯。

她當時早在酒店的大廳,看著張竹怒氣衝天的樣子,就已經猜到了會有這一天。

張家能爬到現在這個地位,又怎麼可能是良善之人?

豪門貴族要的就是面子,現在被人狠狠的算計了一遭,如果她和許醉怡真的姐妹情深,那張家娶就也娶了。

偏偏自己提前放了話,自己和許家沒有關係,這一下子張家還不就是急著想要把許醉怡一腳踹開嗎?

現在張家中有所行動了,許醉凝終於等到了這個時機。

她不急不徐的溜達進了客廳,就看見王曼雲跪坐在地上哭,都快要喘不上氣了。

而站在一旁的許顏振也是愁容滿面。

許醉怡好像遭受了大的打擊,此刻連哭的力氣也沒有了,就只是坐在原地發獃。

許顏振聽見腳步聲,看見許醉凝,眼神噌的就亮了起來。

他一把拉住了許醉凝的手。

「凝兒,你總算是回來了,現在只有你能幫幫爸爸了!」

重生之白骨夫人 許醉凝調侃著看著這個男人,然後輕輕的把手抽了回來。

「你想我怎麼做?」

許顏振以為許醉凝的這個態度就是答應了,於是語氣更加輕快起來。

「我就想要一個億!只要有這一個億,就能添上我公司的缺口了!你只要向楚少撒個嬌就能要來的吧?」

這話倒也不算是信口開河,畢竟歐陽楚的上一個億就花在了許醉凝的幾張破爛照片上。

現在許醉凝的家裡出了這麼大的問題,歐陽楚拿一個億出來幫忙也是理所應當的。

畢竟,畢竟就從那天歐陽楚為許醉凝出頭的情形,就看得出歐陽楚有多麼的寵愛她。

所以許顏振這個時候幾乎安心了下去,沒想到許醉凝卻冷冷的笑了笑。

「只要一個億的話,許家應該是拿得出來的。那麼多房產是可以變賣的吧?還有許醉怡在國外的基金,那麼一大筆拿出來救急不就好了?」

許顏振的臉色一變,他也不是沒有想過,要砸鍋賣鐵的湊上這一個億。

但是他們完全沒有必要啊,這樣豁出去老本又是何必呢,這明明是許醉凝撒嬌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啊。

一旁還跪著哭的王曼雲聽見許醉凝甚至提到了許醉怡的基金,不由得跳起來怒罵。

「你憑什麼打我們家怡兒基金的念頭,許家生你養你這麼多年了,你要是知恩圖報的話,就應該拿出一個億來!」

末日輪盤 「是啊,凝兒,我們畢竟也算是父女一場,我把你養到這麼大,你怎麼可以對父親見死不救呢?」

許醉凝眼神愈發的冰冷,撇了這一唱一和的夫婦一眼說道。

「把我養到這麼大?我見死不救?那這筆賬我們非得算算不可了。」

兩個人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許醉凝這邊已經冷漠的開了口。

「你們不是說養我生我不容易嗎,那今天這筆賬我們就來算一算了,看看你們這麼不容易的養育我到底花了多少錢!」

許顏振顏色變得難看極了,他沒想到許醉凝會說出如此恩斷義絕的話來。

「我從小到大上的都是貴族學校,所以學費應該是你們養育我最大的開支了,一個學期三萬五的學費,加起來不過也就是九十八萬而已。再來也就是吃穿用度了吧。」

許醉凝的嘴角揚起了一個嘲諷的微笑。

「從小到大我吃的用的有哪一樣不是你們剩下來的,這樣的東西,你們也不好意思跟我算錢了吧?」

「你們在我身上所花費的也就不到一百萬,可是當年我媽媽嫁過來的時候有多少嫁妝你們不是不清楚。」

「算到現在了,還想問我要錢?許顏振,你是不是也太不要臉了一點?」

許醉凝早在之前就從郭家的調查中得知,自己原來的母親是一位國外的華僑。

所以現在國內的名流圈並不太清楚她母親的身份,畢竟許顏振也從來沒有公布過。

但是當年婚禮的盛大程度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而且她母親帶著的嫁妝,大家也都議論紛紛。

許顏振不是能夠藏得住事的人,更何況這種天大的喜事,他當然是要炫耀出來的。

於是她母親幾個億的嫁妝也就人盡皆知了。

可是在她死後這些錢,對於許醉凝來說已是不知所蹤。

因為這些錢一分都沒有用到許醉凝的身上,而現在揮霍她母親嫁妝,苛待她的許顏振夫婦還有臉說自己是白眼狼?

真不知道是哪來的臉。

許顏振根本沒有想到許醉凝會知道這些事情。

「你怎麼會…」

許顏振嘴唇顫抖著,整個人好像突然就失去了精氣神一樣。

他當初白手起家,也不知道是許醉凝的母親看上了他哪一點才願意嫁給他。

這才有了啟動資金能夠創業,雖然他當時無比感激那筆資金。

但是當時有多感激,現在就有多痛恨,靠吃軟飯起家,這怎麼能夠說得出口呢?

許顏振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可眼下許醉凝又是怎麼知道的?

「自己的所做所為,難道還怕別人知道?」

許醉凝冷笑一聲逼近了許顏振,眉眼神色間,儘是凜然。

「我今天回來,你別誤會我的意思,像你這樣的人,就算家破人亡也都是活該。何況區區破產罷了。我來就是讓你給我說清楚,我母親當年到底是怎麼死的!」

嗯。

就是這樣。

許顏振是破產還是死活都跟自己沒有關係,反正她就只想要知道母親的事。

雖然並不是自己真正的母親…但是她對此總是有所執念。

就當是自己佔據了別人身體的一點報答吧。

但是根據郭家提供的消息,她已經知道原主的母親其實並不是死在醫院。

那麼消息的線索到這兒就斷了,她只能想辦法撬開許顏振和王曼雲的嘴了。

可是許醉凝也不是傻子,她知道這兩個成年人對付起來很難,如果沒有合適的機會,那自己也不可能撬開他們的嘴。

所以她一直等到了今天。 楊柏開啟了誅魔和斬妖龍符,這兩個龍符的出現,徹底改變戰局。只是楊柏體內的龍氣消耗的太多了,而且神魂也是有點萎靡,楊柏渾身大汗淋漓。

「這不對!」易狂書剛要操控最高大的屍王離開,楊柏一拳就砸了出去。誅魔符當場就讓屍王退避,身後的青銅甲反射的光芒,把隨後而來的斬妖符給擋了下來。

「去你的!」楊柏瞳孔一縮,龍泉劍又一次拿了出來,就憑著神劍的鋒利,無數的青銅劍爆碎開來。

楊柏也瘋了,龍泉劍拚命的斬了下去,趁著青銅甲碎裂的時候,誅魔龍符又一次砸了出去。這一次,高大的屍王也是揚天咆哮,手中的流星錘最後的時刻,也朝著楊柏砸了下去。

「轟!」楊柏也沒法躲避了,兩人離著太近,斬妖龍符剛剛凝聚,楊柏一咬牙拿著金體龍符硬抗一下。

一口鮮血噴出,流星錘的巨力有萬斤,楊柏的渾身金芒爆射開來,雙腳都陷入地面的。可最後的時刻,斬妖龍符斬進屍王的體內。

高大的屍王悲鳴一聲,渾身的屍氣消散開來,巨大的屍王體被切割成三四塊。楊柏的雙眸慢慢的看向安沉毅的方向。

「爺爺!」安曉也看了過去,深深看了安沉毅一眼,淚水留下。

「楊柏,求你了,保留全屍!」安曉悲痛的看著楊柏,楊柏渾身也都是鮮血,用龍泉劍慢慢的從廢墟當中站了起來。

「轟!」就在這時候易狂書已經無法等待了,身上的金屬片化為無數的利刃,這些都蘊含屍毒,盤旋而來,漫天都是寒芒。

「不!」安曉等人看到了,楊柏剎那間就被斬中,無數的金屬片把楊柏穿透,滾滾屍氣當場就把楊柏炸裂開來。

「不對!」宋端武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金屬片穿透的太容易了。易狂書也是一愣,這才反應過來,楊柏已經消失不見。

「出來,你在哪,給老夫出來!」易狂書真的怒了,兩頭屍王都沒了,這損失的太大了,尤其其中一頭那可是泰山屍王,蘊含恐怖的力量,對付元嬰期的手段。

無論易狂書怎麼喊,神魂之下,楊柏彷彿徹底不見。易狂書雙眸都是血絲,慢慢的把目光看向宋端武等人的方向。

「那你們統統都死吧,老夫會統統煉化你們,在你們這些人當中,一定會晉陞新的屍王。」炎黃組這麼多人都是修真者,易狂書已經把目標對準宋端武。

「殺了他們!」易狂書想要命令安沉毅屍王,結果屍王根本無法移動,居然雙臂都無法抬了起來。

「怎麼回事?」易狂書發動幾次,都無法讓屍王移動,猛的對著屍王發出尖銳的叫聲,聲如魔音。

「轟!」安沉毅也連續的咆哮,猙獰的看著虛空,雙臂依舊無法抬起。不過在這個時候,楊柏從隱形的狀態出現,抱住安沉毅的胳膊,無懼屍氣,一道道誅魔龍符,鎮壓在安沉毅的眉心所在。

「隱身,楊柏,我要殺了你!」易狂書一抬手,漫天的金屬片,又一次朝著楊柏而來。易狂書這些金屬片都是法器,可以隨心意變化,尤其上面蘊含屍毒,任何法器和寶物跟金屬片觸碰,統統都會被屍毒反噬。

「楊柏!」安曉終於明白過來,楊柏是完全為了給安曉留全屍。楊柏渾身又一次綻放光芒,所有的誅魔龍符都融入進安沉毅的眉心所在。

楊柏無法動用斬妖龍符,這樣會把安沉毅轟碎開來。將近九道龍符轟入,安沉毅體內的屍晶終於碎裂開來,無數的屍氣宣洩出來,楊柏悶哼一聲連連的退步。

安沉毅倒了下去,最後一頭屍王也被楊柏滅之。不過楊柏被金屬片包圍,金體龍符已經無法承受。

妖孽王爺的面具王妃 「殺!」易狂書真的怒了,不過金屬片,背後的棺槨化為巨山,所有的屍氣都在其中,朝著楊柏就鎮壓下去。

「死,老夫會讓你成為最強屍王!」屍道中人,沒了屍體,擁有的戰力就太少了。不過易狂書畢竟是金丹期,這個棺槨可是相當靈寶了,傳承上千年。

「轟,轟,轟!」楊柏被轟退,避塵珠死死擋下大多屍氣,可是那些金屬片,已經破掉金體龍符,斬進楊柏的身上。

楊柏鮮血揮灑,雙眸燃燒怒火。棺槨而出,當場壓在楊柏的面前。楊柏的膝蓋都要碎裂,要跪在易狂書的面前。

金丹神威也擴散下去,易狂書在獰笑的看著楊柏。

「不,救他!」安曉猶如瘋子一樣沖了出來,宋端武和釋守信等人也緊隨起來,這些人都是築基期大圓滿,都擁有超強戰力。

「滾,給老夫滾!」屍氣化為波浪,這些人的靈氣護罩當場碎裂開來,屍氣把眾人又一次重傷下去,鮮血橫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