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小張希望,霍驍能夠做些什麼。

只是,霍驍的不作為,讓小張徹底的崩潰。

這完全不是霍驍的性格啊?

剛才在酒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讓霍驍對慕初笛的離開無動於衷?

小張還想說些什麼,倏然,車門被打開。

霍驍跑了出去。

「咦?霍總?」

「霍總,你這是要去哪裡?」

小張還沒反應過來,霍驍已經跑到直升飛機剛才所在的地方。

此時,直升飛機已經在天空上盤旋。

距離他們越來越遠了。

霍驍看著那遠去的直升飛機,一種挫敗感在心裡蔓延。

怒火在熊熊地燃燒。

身體的細胞正在瘋狂地咆哮。

似乎靈魂與肉體正在剝離,痛,渾身每一個角落都在疼痛不已。

她,離開了!

離開他的視線,他的世界!

轟隆隆,雷鳴閃電,天空頓時亮成一片。

似乎察覺到霍驍的心情,就連天,都替他感到傷心難過。

剛剛停下的雨,現在再次變得磅礴。

雨水打在霍驍的身上,很是兇猛。

小張連忙撐著雨傘過來,「霍總,現在雨勢很大,我們先回車裡吧。」

「霍總?」

霍驍卻不為所動,一直維持著剛才的站姿。

「霍總,這裡是山嶺,雷鳴閃電的,很有可能劈下來。」

之前電視都報道過不少,他們現在還被樹林圍著,很是危險的。

小張的話才剛落下,一道閃電劈了下來,伴隨著響亮的雷鳴聲。

閃電劈在他們所在的一分米的前方,嚇得小張急忙催促。

可是,霍驍恍若置身在別的地方,根本聽不到小張的話。

小張快要急死了。

這算什麼情況,剛才慕初笛還沒被帶走的時候,他不聽地催促,想讓霍驍把人帶回來。

可剛才霍驍卻不為所動,現在人已經被帶走,他卻跑出來死活不肯離開。

小張覺得,現在的霍驍,他真的是越來越不懂。 沒有辦法!

小張對霍驍毫無辦法。

可是,雨勢和雷鳴越發的瘋狂,他們所在的地方也開始有泥石流傾瀉下來。

這個地方,再也不能呆下去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小張只能給霍錚撥打電話,讓霍錚過來想辦法。

電話打完后,小張微微嘆息,有時候啊,愛情這玩意,真的是玩死人的。

還是做單身狗好,做一隻快樂的單身狗,自由自在,不用為愛情所煩惱,這得多好。

這個時候,小張不僅覺得霍錚有見地。

收到小張電話的霍錚,二十分鐘不到就趕了過來。

一過來,便被迎上來的小張那莫名的敬佩眼神給弄懵逼了。

他一手拍過去,「見鬼了,別用這種眼神看著小爺,小爺喜歡女人的。」

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被霍錚拍了一下,小張連連收回眼神。

他就是覺得在感情上,霍錚比他們無所不能的霍總稍微的有點兒見地。

「少將,你快點看看我們霍總,他一直保持這個姿勢,又不肯離開,你看,泥石流變得越來越嚴重了。」

泥石流有爆發的趨勢。

霍錚臉色沉了下來,剛才在電話里他聽得不是很清楚,現在見霍驍這樣子,事情應該就是大條了。

「我二叔親眼看著二嬸被帶走卻不為所動?等二嬸離開后,他就一直這個樣子?」

小張連連點頭。

「對啊,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霍總最近都有點奇怪,對太太很冷淡,也很絕情。」

「剛才他還帶那個安吉拉去了酒店,後來太太就被別人帶走,霍總又讓我們處理安吉拉,然後一路跟著太太,我們只是跟著,霍總沒有把人搶回來的意思。」

「少將,你說是不是因為老夫人的原因?」

小張才剛剛提到老夫人這三個字,霍錚身上的氣場便冷上幾分。

老夫人,那是霍錚的親人,對霍錚極好,極其寵溺的一個人。

她卻死得那樣的凄慘。

而他們,卻還沒能為她報仇。

在小張打電話過來之前,霍錚一直在調查老夫人死萬的事情。

隱隱的,似乎有點兒頭緒。

「我們先過去看看。」

現在,霍驍的情況更重要。

小張撐著雨傘,跟上霍錚的步伐。

「二叔?」

霍錚輕聲喚了一下,卻沒有任何的回應。

他伸手拉了一下霍驍的衣袖,遽然,碰的一聲,霍驍倒下了。

霍錚眼底閃過一絲驚訝,小張連忙上前喊道,「霍總,霍總,你還好嗎?」

給霍驍檢查了一下,霍錚氣得暗咬牙關,「好個屁,我二叔都失去意識這麼久,你竟然都不知道,還喊個鬼。」

「失去意識?」

小張重複著這句話。

這,他怎麼可能知道,霍總他一直保持著那個站姿啊。

小張怎麼可能想到,一直站著的人,竟然已經失去了意識。

到底是怎樣的信念,迫使他就算失去了意識,還一直不捨得離開?

是什麼,一直支撐著他不倒下?

霍錚心裡有種不祥的感覺,總覺得霍驍的這番舉動,很有可能是病情的惡化。 「胡鬧!」

「他都不要命了,還來找我幹什麼?」

「我之前怎麼說過的,情緒折騰到這種地步,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嗎?」

咯噔,賀易生扔下檢查的試管,氣呼呼地轉身想要摔門離開。

霍驍的情況,不容樂觀,而且很大情況是自己作的。

他早就說過,他的那些壓制情緒的葯,不能多吃。

霍擎天現在就算能夠出現跟霍驍溝通,他依然還是沒有辦法出來的,霍驍應該給他時間,而不是想要利用藥物,直接扼殺霍擎天。

殺?

殺得掉嗎?

難道他是想自己跟霍擎天同歸於盡嗎?

賀易生心裡真的一肚子氣。

霍錚看著怒氣沖沖的賀易生真的打算不醫治霍驍,他連忙上前攔截下來。

「賀醫生,你也知道我家二叔的脾氣,他這人向來夠狠,對別人狠,對自己更加狠。」

「他肯定是發現了霍擎天有別的動靜,很大可能是威脅到我家二嬸的生命,他才會這樣做的。」

「愛情這種事,會讓人迷失雙眼,恨不得為對方肝腦塗地,這種感覺,我想你應該懂的吧。」

懂?

賀易生當然懂,他對宋唯晴不就是這樣?

那怕宋唯晴愛的是霍驍,他也依然默默地站在宋唯晴的那邊,守護著她。

雖然後來宋唯晴一次又一次傷了他的心,賀易生雖然口口聲聲對她失望,可心裡,依然是想著她。

如今宋唯晴失蹤,賀易生一直在尋找,從沒放棄過。

所以說,愛情這玩意,最是折磨人的。

賀易生離開的步伐頓住,臉色微變。

他轉過身,生氣又無奈。

霍錚知道,賀易生的氣已經消了點,至少,現在恢復了理智。

賀易生轉身過去,搗弄著他的藥物,準備給霍驍先弄點吃的葯調理一下。

霍錚看著奄奄一息的霍驍,以及疲憊不堪的賀易生,他便覺得,愛情,不能碰,絕對不能碰。

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一個女人,把高高在上的他,拉入塵埃。

此時,小張好像記得什麼,連忙回到車裡,把車裡的資料拿出來。

「少將,這是霍總的東西,我怕放在車裡不放心,現在把它帶過來了。」

霍錚伸手想要接過去,小張一個不小心,撞到一旁的桌子,資料甩在地上。

資料被打開,裡面的幾個字眼十分的打眼。

離婚協議書?

這竟然是霍驍簽下名字的離婚協議書。

只是慕初笛要簽名的那一欄,空白的。

小張頓時驚呆了,「這,這是離婚協議書?」

「霍總要跟太太離婚?」

怪不得霍驍之前對慕初笛那樣的心狠和冷漠,原來有了離婚的打算。

霍錚與小張想的不同。

此時,霍錚與賀易生兩人相視,各自臉色都很差。

他們最懂霍驍,霍驍會這樣做,很大可能就是,他現在的情況,已經嚴重到保護不了慕初笛,甚至會傷害到慕初笛。

不然,他是絕對不會跟慕初笛離婚的。

霍錚撿起資料,厲聲對小張道,「今天沒任何事情發生,你也沒見過什麼事,懂?」 小張連連點頭,「是。」

此時,霍錚的電話響了。

霍錚看了眼電話號碼,那是江岸夢庭打過來的。

接過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了牙牙奶聲奶氣的話。

「堂哥,我爹地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霍錚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霍驍,嘆息道,「誰說的。」

牙牙這個小霸王,也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如果現在告訴他自己跟霍驍在一起,等下要過來,那就煩了。

他現在懷疑霍驍的情況惡化許多,需要等霍驍醒過來,跟賀易生好好研究一下。

這個時候,不適合有個小屁孩在。

牙牙哼哼幾聲,帶著一絲責備,「堂哥別想騙我,我在爹地和你手機里都植入一種小程序,我這邊看到你們就是在一起的。」

「大人不能騙小孩子的。」

霍錚右眼皮跳了跳,嚴重懷疑牙牙這小子在詛咒他。

「我說你小子,膽子還真大,你爹地都敢搞。」

「植入什麼小程序,我怎麼都不知道?」

他的手機什麼時候被植入東西了?他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無奈!

牙牙才不管這些,他就是要找霍驍。

「笨堂哥,我不想跟你解釋,不然我也會跟著變笨的。」

「爹地呢,我要找爹地。」

霍錚聽出牙牙語氣的焦急,於是追問,「找你爹地幹什麼?說出來,也許堂哥可以滿足你。」

如果牙牙的要求不過分,他就知道代辦行了。

真的是上輩子欠了他們一家,搞到好像自己在養兒子一樣。

牙牙揣摩了片刻,最後說道,「媽咪的小程序有問題,她怎麼離我越來越遠了?」

「是不是爹地做了什麼事?」

「媽咪為什麼還不回來,我問張姨,張姨他們全都說不知道,可媽咪明明離我越來越遠了。」

聽牙牙提到慕初笛,霍錚這才驚醒過來,對啊,如果牙牙在慕初笛手機里也植入這種小程序,那麼他們是不是就可以追蹤到她的動向。

雖然現在霍驍放慕初笛離開,可明眼人都知道,他有多麼的不捨得。

不然,也不會失去意識,也站在那邊等著。

「你這小子,總算幹了點好事,等下我讓部隊的人過去,你就跟他們說清楚你的小程序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