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前台小姐姐驚愕的目光看著她。

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席薇檸?那個整天濃妝艷抹的,嗲聲嗲氣的,矯揉造作,怎麼可能像眼前的鄰家小女孩?

該不會去整容了吧!

對哦,最近公司員工私底下都在討論,席薇檸這麼多天沒來,肯定就是整容了。

只是……

前台小姐姐緊盯著她臉看。

在哪整的啊?這麼短時間就修復得這麼好,而且一點痕迹都看不出來。

「怎麼啦?」

席薇檸就是被她看得汗毛豎起,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覺得衣服鞋子都整整齊齊的,沒哪不對啊!

她又忍不住摸了摸臉,「是不是我臉上有東西?」

「啊,不是不是。」前台小姐姐連忙搖頭。

「哦,那就麻煩你幫我問一下陸璟碩,他要是沒空或不想見我,也沒關係的,你告訴我一聲就行了。」反正她人也來了,回去也可以交差了。

她這話,落入前台小姐姐耳邊,就是那種愛而不得的表現。

以前席薇檸會對她們這些人頤指氣使,如今,客客氣氣的,卻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席薇檸了。

「陸總今天很忙,不知道會不會見你。」

席薇檸看得出她很為難,就直搖頭:「他忙就算了,我先走了。」

前台小姐姐一看見她如此爽快地離開,當即愣住了,要是平常時,席薇檸早已經在公司前台撒潑了。

眼看席薇檸就要走遠了,她也不知道怎麼了,然後張口將席薇檸喊住,訕訕地問:「要不我幫你問一下吧!」

「啊?」席薇檸搖頭搖手,忙不迭說:「不用了,不用這麼麻煩了!」

前台小姐姐見她這麼說,話脫口而出:「我打電話幫你問一下吧!」

說著,她就拿起電話,給陸璟碩辦公室撥打過去。

林峰禹接到了電話,微怔,讓對方稍等一下。

他敲了敲陸璟碩辦公室的門,進去,跟陸璟碩彙報這件事。

「她來幹嘛?」陸璟碩濃眉緊皺。

一開口,就覺得他的話有點不對。

陸璟碩立即板著臉,「我不是說了嗎?以後她來公司,直接轟出去。」

前幾次席薇檸來公司,見不到他,就會大吵大鬧,引起隔壁公司圍觀,丟臉至極。

陸璟碩才下了命令給前台,讓前台一看見席薇檸來公司,直接轟席薇檸走。

「怎麼今天還來跟我彙報這件事?」

林峰禹想了想:「也有可能是席薇檸仗著陸、席兩家快要訂婚了,覺得是你未婚妻就可以到公司來找你了。」

陸璟碩沉思,覺得也是這種可能性。

林峰禹:「我這就去告訴前台,讓她把人趕走。」

陸璟碩在他轉身走了幾步,又把他喊了,嘴角噙著譏諷冰冷的笑弧,「算了,竟然席薇檸這麼喜歡來公司找我,那就讓她待著,她願意等到什麼時候,就等到什麼時候,等到不耐煩了,自然也就會離開了。」

「是!」

林峰禹覺得挺是這個道理。

很快席薇檸得到了讓她等著的消息。

前台小姐姐想把她請到休息廳坐在等。

席薇檸搖頭拒絕了她:「謝謝小姐姐,不用了,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前台小姐姐很吃驚,席薇檸這麼爽快就走了,而且席薇檸還有很禮貌跟她道謝。

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看來人不僅整容變漂亮了,就連脾氣都變好了。

席薇檸一出了陸璟碩的公司,心想自己要是就這麼回去了,肯定還會被她媽媽嘮叨,索性還不如在附近逛一逛,一來可以買幾件衣服,二來也可以熟悉環境。

這麼想著,席薇檸就在附近的商場逛街。

不到一個小時,席薇檸就花了小几萬塊。

走累了,就到附近的咖啡店坐一坐,歇一歇腳。

正優哉游哉地喝著奶茶,看著商場樓下的人來人往,心情覺得格外輕鬆。

這時身後就傳來了說話聲。

「我聽說了,席家大小姐又來公司找陸總了。」

「啊?」

席薇檸:「……」

說真的,如果不是聽到她們說姓席,恐怕她都不會仔細去聽。

兩個女人繼續在聊八卦。

「聽說不哭不鬧就走了。」

「啊,這太奇怪了吧!」

「就是啊。」

「……」

「……」

「要我說,陸總不喜歡她,那也是很正常的,陸總倒是對程樂樂處處偏袒。」

「就是,上一次程樂樂把案子寫錯了數字,是陸總出面解決的,現在還讓程樂樂留在公司,陸總要是不喜歡她,誰信啊!」

「是啊,上一次不是有個實習生,打錯了一個數字,然後就被開除了。」

「對對對……」

席薇檸:那是因為人家程樂樂是女主角,男主角當然是無條件對她有好感了。 黃然和各國的談判專家展開了談判,最後那些國家又被黃然狠狠地颳了一層肉,既然那些條件都滿足了,這些小條件也就不成什麼問題了……

「呵呵,大家慢走,希望下次還有機會談判……」黃然站起來對那些談判專家笑了笑,那些專家心裡一陣惡寒。還有下一次,這一次就已經夠了,別弄下一次了。

那些談判專家被送出金三角,黃然嘴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這一次自己算是賺大發了。兩名龍牙看著那些專家的背影,嘴裡也嘿嘿的笑著,看著他們出醜,他們心裡就一陣高興……

「隊長,這一次敲詐了不少啊……」此刻的龍牙就好像一個土匪一樣,嘴上露出發財的笑容。

「呵呵,我們這一次敲詐的東西,足夠我們建立一個國家的,嘿嘿,不過得罪的人也不少啊……」黃然笑著說。

蜜戰100天:億萬總裁我不嫁 「怕什麼,我們龍牙還害怕得罪人,我們什麼人沒有得罪過啊!美國白宮都敢炸,還害怕他們,現在白宮還沒有建設好的,惹急了再給他們來一次……」另一名龍牙不服氣的說。

「說的對,害怕他們幹什麼,我們龍牙什麼都不怕,讓他們來吧!老子弄死他……」黃然狠狠地說,他向來不害怕任何的挑戰。兩名龍牙聽到黃然的話,也點點頭。

「走了,你們跟我回一趟中國,有些事情需要國家的配合……」黃然笑著說,兩名龍牙也點點頭,跟著黃然走了出去……

黃然和兩名龍牙當天就從金三角進入中國境內,從雲南做飛機飛往北京。而李升雲也早早的就來到機場,黃然此刻已經換了一副陌生的面孔,他那張變換多變的臉,可以隨時改變自己的容貌。

「李叔,看什麼呢……」黃然來到李升雲的面青,笑著說,李升雲看著黃然又變了一副面孔,也愣了一下……

「你小子玩多面人是吧……」看到那熟悉的笑容,李升雲笑著說,拍著黃然的肩膀……

「這不是為了方便嗎?我要是用那兩個身份,還不整天被人們圍著啊……」黃然招呼兩個人進入了悍馬車,然後坐到了駕駛位置上,李升雲搖了搖頭,坐到了車裡面,對於黃然,他已經沒法用語言來說了。

「小傢伙,這次來又有什麼事情啊!」李升雲看著黃然說。

「好事……」黃然神秘的笑了笑。

「哦,什麼好事,發財了還是陞官了……」李升雲調笑的說。

「還真被李叔說對了,發財了,還是一筆大財……」黃然扭頭看了看李升雲,露出神秘的笑容。

「說說看……」李升雲的好奇心被黃然勾引了起來,黃然所說的大財一定不會小了,到底是什麼呢。

「佛曰:不可說!」黃然輕輕的擺了擺手,然後突然加速,悍馬車在北京的街道上狂奔了起來,很快就飆到一百五,而有幾個交警正想去追,但是看到那個牌照就停了下來,軍車你也敢碰,找死啊!

「你小子……」到了基地李升雲笑著說到,他知道黃然的技術高超,肯定不會出事的,一百五十碼的速度在北京大街上穿梭,真是佩服著小子。

「嘿嘿,帶我去見主席吧!」黃然笑了笑,李升雲點點頭,打了一個電話。

「主席正在開會,明天吧,你先在北京住一晚上,你的小情人也在北京啊!」李升雲笑著說,黃然笑了笑,魅狐來北京還是自己讓她來的,這次圓明園重建的事情就交給了華夏公司,正好可以給華夏公司大名氣。華夏公司現在什麼都不缺,更加不缺錢。前一段時間華夏公司宣布部分商品出口,有汽車、家電、工程設備……這些玩意可是賺了很多錢,著兩年多,中國的發展可是世界矚目的,外國的產品基本上就賣不動,汽車更別墅了,騰龍汽車幾乎壟斷了中國市場,從低檔汽車,到豪華跑車,從公交大巴到拖拉機,都被騰龍汽車公司給壟斷了,新能源作為法寶,加上華夏公司的科技人員,又從全世界各地挖過來的汽車設計人員,還有科研人員被華夏公司挖過來很多,現在華夏科技公司有員工幾百萬人,幾乎涵蓋了整個領域,現在華夏公司的總資產已經沒法計算了,華夏公司已經和中國融為一體了。

中國兩年的變化超出了世人的想象,現在的中國已經被公認為世界上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基本上找不到污染,藍藍的天空,新鮮的空氣,綠化面積也增加了很多很多,許多休閑公園被建立了起來,而人們的素質更是提高了很多,特別是那些學生,經過兩年的軍事化教育,每一個人都好像變了一個人似地,而那些小孩子也很好玩,穿著華夏軍校的校服,一個個跟軍人似地,把做好事當美德。現在的中國人給人的印象不再是貧窮,而是高雅,有內涵。中國給世界的印象也不再是貧窮,而是美麗、神秘、安詳,許許多多的外國人都想來中國定居,而那些留學生也不再想著留在國外了,現在留學生越來越少了,外國來中國的留學生卻越來越多了……

華夏軍事大學,這個連鎖性的大學,現在名氣可是很高很高的,外國學生想考入他是多麼不容易,雖然每一餓省都有一朵華夏軍事大學,但是相對於中國這麼多人口來說,還是遠遠不夠的,華夏軍事大學的教育可是無人能比的,僅僅資金投入這一點,就連清華北大都比不了,而他的教育制度也不是中國傳統教育,而是最先進的教育。他們學校的航模社團,竟然在學校的支持下成功的組裝了幾架二戰時候的戰鬥機,純手工製作,僅僅這樣的財力誰敢比……

在華夏軍事學校,不害怕你花錢,就害怕你不花錢,有什麼項目,你直接可以申請,需要什麼材料,直接上報,很快就能給你弄過來,華夏軍事學院有世界上最先進的實驗室,隨便你怎麼玩。

每一所華夏軍校裡面,都有一尊校長的雕像,黃然的笑臉永遠印在他們的心裡,每天吸收的信仰之力,都有很多很多,但是那些信仰之力全部被精神力給吸收了,黃然感覺自己的精神力好像一個巨大的無底洞似地,永遠不會感到滿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信仰之力才能發揮作用……

而自己的大腦開發程度也在慢慢的增長著,但是還沒有道突破的層次,現在大腦開發速度慢了很多,離下一次突破還有很長時間,不過大腦裡面還有許多科技,看樣子自己必須在東山建立一個大型的實驗室,自己也該有自己的底牌了,現在東山已經被自己所控制,現在這個社會,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不管什麼時候的都少不了他……

「你們兩個自己找地方玩去把,我有事情……」黃然笑了笑,直接坐進了悍馬車裡,對李升雲擺了擺手,悍馬車快速的開出軍事基地,兩名龍牙對李升雲聳了聳肩膀,然後也離開了軍事基地,李升雲笑了笑,走進了屋子裡面……

魅狐在華夏公司的北京分部,通過窗戶看著外面,想起黃然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幸福的笑容,兩個人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但是誰也不能淡忘誰,他們的感情,是永遠不會磨滅的……

突然魅狐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她的感覺可不會錯,魅狐想著那個方向看去,正好看到黃然開著悍馬車,頭露出來,帶著墨鏡看著樓上……

熟悉的眼神,魅狐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看到黃然的笑容,魅狐輕輕的捂住嘴巴……

「在上面等我……」黃然的聲音傳進魅狐的耳朵裡面,魅狐對著那個方向點點頭,黃然的悍馬車就慢慢的開進公司。

黃然一路向上走去,一直走到魅狐的辦公室,此刻辦公室裡面的魅狐,期待的看著門口,看到黃然那張熟悉的面容,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今天的魅狐穿著一身黑色的職業裝,給人無盡的遐想,黃然摘下墨鏡,走到魅狐的面前,一把把魅狐摟進懷抱里,魅狐也緊緊的摟著黃然……

「想我沒有……」黃然溫柔的說,不捨得放開魅狐。

「想了,夢裡都想……」魅狐溫柔的說,笑臉在黃然的臉上廝磨著。

「我也想你……」輕輕的一句話,飽含了太多的真情。

「寶貝又變漂亮了……」黃然鬆開魅狐,看著魅狐那張聖潔的臉蛋,笑著說,然後嗎,慢慢的湊了過去……

魅狐雙手摟著黃然的脖子,和黃然激烈的親吻著,而黃然的兩隻大手,已經慢慢的劃到魅狐性感的屁股上,翹翹的屁股摸上去很舒服……

「恩……」魅狐猛的夾住雙腿,想組織黃然那隻邪惡的手,但是黃然怎麼可能讓她得逞呢,手輕輕一動,就劃到了裡面,觸摸住那誘人地帶……

魅狐站在那裡,身體有點顫抖,黃然的手好像充滿魔力一樣,雖然只是在邊緣慢慢的撫摸著,但是魅狐已經感覺到自己那裡已經泛濫了……

黃然看著魅狐紅潤的面孔,笑了笑,然後抽出自己的手,抱起魅狐向裡面走去,在華夏公司,每一個總經理的辦公室都有一個單獨的休息室,這還是黃然要求的,至於目的,現在不是已經體現出來了嗎。魅狐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充滿了誘惑……

(三更,求花了,大封推,給力一點,現在差的比較嚴,好多人的章節都被封了,一點激情的都不敢寫了,還是給大家來點爽快的吧,哈哈……) 不知不覺中,席薇檸聽牆角已經二十多分鐘。

對方走了之後,她還意猶未盡。

正打算提著袋子走人,卻遇到了陸雨柔,也就是陸璟碩的堂妹。

要說這個堂妹來歷不簡單,父母雙亡后,就是一直在陸璟碩家養著,陸家所有人都捧在手裡寵著。

唯一跟原主就不對頭。

兩個人每一次見面,陸雨柔少不了對原主嘲諷。

席薇檸一對視她眼睛,暗忖:今天她出門忘記看日曆。

隨便一個咖啡廳都能遇見自己討厭的人。

陸雨柔覺得眼前的人,有點眼熟,想了很久,終於覺得眼前的五官是誰了。

「席薇檸!」朝她走來,「你該不會以為,你隨便換了一身打扮,跑去整容了,然後你就可以得到我哥的喜歡了?」

「……」

「你真會做夢!」

「……」席薇檸不禁在心裡翻白眼。

她一直都很清醒好不!

只是沒有人會相信她,會對陸璟碩已經死心了。

「我哥是不會喜歡,像你這種矯揉造作的女人,你還是趁早死心吧!別以為守在我哥公司附近,我哥就會對你另眼相看了。」陸雨柔還特彆強調了一點:「不會,我哥永遠都不會喜歡上你。」

借心暖愛 分貝有點高,又是在席薇檸面前說的,她耳膜傳來隱隱作痛,她忍不住捂了捂耳朵,想藉機會緩解耳膜的疼痛。

然而,這一幕落在陸雨柔眼中,那就是席薇檸瞧不起自己,沒把自己的話,聽進去。

當即就惱怒了,兇狠狠地瞪圓了眼:「席薇檸你真不知廉恥,不對,應該說,我從來都沒見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女人,明知道我哥不喜歡你,你還湊上去,真讓人覺得噁心。」

席薇檸心裡:我靠!

她也是人,好不,她也是有脾氣的。

都已經是往死里的踩她,她也不可能不反駁的。

深吸了口氣,然後就懟陸雨柔:「我說你這個孩子說話真難聽,你要是說以前,是我糾纏你哥,那絕對是我的錯,但是我現在沒糾纏你哥啊,你哪一隻眼睛看見了,我現在就跟你哥在一起了?沒有吧!你剛才說話真沒素質。」

聞言,陸雨柔傻眼了,就算是以前她對席薇檸,可席薇檸都不敢回懟自己,就算是頂嘴,但也不敢這麼教訓自己,一時之間,都忘了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席薇檸了:「你……」

「還有,我之所以出現在這裡,並不是為了逮你哥,說實在的,我現在真的對你哥沒興趣,一點都沒有。」說著,席薇檸就舉手發誓:「我以後要是對你哥有一丁點感覺,我絕對是被雷劈……」

「你……」陸雨柔火冒三丈地瞪著她:「你是嫌棄我哥?席薇檸你是什麼條件,你有什麼資格嫌棄我哥?」

席薇檸:看吧!剛才還覺得自己噁心呢,現在自己不過就是撇清關係,就讓陸雨柔覺得自己,是在嫌棄陸璟碩。

算了,反正陸雨柔都已經這麼是認定了,那就隨她吧!

「是是是,我是沒資格,不過陸家和我家,好像是有意讓我們兩個結婚。」

「什麼?」陸雨柔驚訝直接在咖啡廳回蕩,店裡所有人都朝她們看來。「這絕對不可能的,我哥是不會聽我大伯和大媽的話,他絕對不會跟你訂婚……」

「是嗎?但我爸媽跟我說了,陸家就是有意讓我們兩個處一處,要是可以的話,最好是結婚。」

「席薇檸你真會做夢……」

「好了!」席薇檸懶散的瞥了她一眼,提好自己所買的東西,「我也要回家,你繼續待著吧!」

說完,席薇檸連頭都不回,離開了咖啡廳。

徒留陸雨柔一個人站在原地,所有人都對她指指點點,十分丟臉。

她氣沖沖地跑出咖啡廳,連咖啡都不記得給陸璟碩買了,衝到了陸璟碩的公司。

將這件事一五一十的跟陸璟碩說。

陸雨柔還對陸璟碩撒嬌:「哥你千萬不要答應跟席薇檸結婚哦,我不想要這樣的嫂子。」

「她真的是這麼跟你說的?」

過了半晌,若有所思的陸璟碩陡然問她。

「嗯,我一個字都沒撒謊,像她這種女人,都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敢對我說出這些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