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邵霆家,倆人也結束了。

紀景言抬腕看了眼時間,說:「我得回去了,晚了小祖宗又要罵了!」

顧邵霆拍著他肩膀,嘲諷的笑他說:「真有出息你!」

紀景言斜瞟他一眼,「你就不要笑話我了,你沒出息起來,可比我有過之而不及!走了!」

「回去就別開車了。」

「我叫司機來接我了。」

紀景言出了大門,剛走兩步,又折返回來,對顧邵霆說:「對了,這周五大家出來聚一下吧,能叫的都叫上,大家在一起熱鬧熱鬧。借著這機會,你也和小雨晴緩和緩和關係。」

「好,你來張羅吧。」顧邵霆說,又不忘囑咐道:「給我照顧好她!」

「知道啦!」紀景言轉身離開,譏誚的說:「不放心的話,不然你也搬來我家住!」

第二天上班,莫雨晴剛走進公司大樓里,就感受到了身邊人的異樣眼光和指指點點。她也不在乎,進了電梯,直奔樓上。到了部門,同事們也都已經到了,見到她並沒有多問什麼,都是一副正常的樣子,她一一打了招呼,開始投入到了工作中。

臨近中午,莫雨晴剛要去和同事們吃飯,卻見傾城敲門進來,沖著她笑著問:「請問,這裡是少女部嗎?我找一下莫雨晴。」

幾人紛紛看向莫雨晴,眼裡帶著探尋的神色。莫雨晴呵呵笑了兩聲,解釋說:「我朋友。」

「啊?」那幾人有是一臉的震驚樣子,「總裁的妹妹和你是朋友?」

莫雨晴也驚愣在那裡:「你們認識她?」

幾人又是一頓猛點頭。莫雨晴尷尬的不知是笑還是哭了,匆匆的和傾城離開了。

進了電梯,莫雨晴好奇的問:「你怎麼來了?你哥知道嗎?哦還有,公司員工怎麼會認識你的啊?」

傾城說:「你之前沒回來,我有幾次在家裡鬧,非要來公司說找你,我哥沒辦法,就帶我來了,可能她們是那時認識我的吧。」

「哦,原來如此。」莫雨晴又笑笑的問:「中午想吃什麼?我請你!」

「不用你請,我哥都訂好位子了。」傾城說。

「啊?」莫雨晴一時間愣在那裡,拒絕的話就脫口而出:「那個,我下午還要上班,不能出來太長時間,我就不去了吧。」 「怎麼了嗎?」傾城嬌嗔的說:「我來找你吃飯,你這面子都不給啊?」

莫雨晴笑笑,「不是不給,是我下午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中午不想出來太長時間。」

傾城說:「一頓飯的時間能用你多長時間?跟我走吧。」

莫雨晴想再這麼拒絕下去也著實不太好了,就一頓飯,還有傾城在,沒關係的。自打感知到段承軒喜歡自己后,她就比較敏感和他獨處。

倆人坐電梯下到了地下停車場,找到段承軒的車,開門上去了。

段承軒轉頭看過來,沖著莫雨晴笑了一下,問:「有沒有被驚到?我本來是想告訴你的,可傾城卻說要給你個驚喜,沒讓我說。」

「她敲門進來的時候,還真是嚇了我一跳。」莫雨晴說。

傾城說:「都說了要給你驚喜,告訴你就沒意思了。」

段承軒啟動了車子,緩緩地開出了停車場。

「我們去哪吃啊?」車子開出一段距離后,莫雨晴問,「我還以為是在公司附近吃吃就好了呢。」

段承軒從後視鏡中看她,說:「放心,下午上班前,肯定會給你送回來的。」

傾城說:「前兩天和我哥出來吃飯,發現了一家超好吃的日料店,就想著帶你來吃,今天你嘗嘗看,味道是不是很好。」

莫雨晴聽傾城這麼說,心裡感動,握著她的手說:「謝謝你啊。」

「誒呀,跟我客氣什麼。」傾城說:「你搬走後,沒人陪我,我可沒意思了呢。你還什麼時候來我家住?」

莫雨晴臉上的尷尬神色一閃而過,說:「我現在在景言哥家住呢,他要和我閨蜜結婚了,我就想著去幫著他們忙活忙活。」

「嗯?」段承軒疑惑的問:「景言要結婚了嗎?怎麼沒聽他說呢?日子訂下來了嗎?」

莫雨晴說:「聽大姐說,好像是在五月份。」

「五月份?這眼看著就到了,能來得及嗎?」段承軒困惑的問,「怎麼這麼急啊?」

「嘉嘉的肚子不等人啊。」莫雨晴無奈的說。

傾城在旁邊聽著,卻像個小孩子似得,有點興奮的問:「景言哥真的要結婚了嗎?那我們是不是都要去?我想要新娘捧花!」

莫雨晴忍俊不禁,調侃的問:「你知道新娘捧花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來年我也能結婚!」傾城朝她緊了緊鼻子,說:「別以為我不知道。」

段承軒哈哈的笑了兩聲,「等我跟你景言哥哥說一聲,結婚那天,就讓新娘子把捧花扔給你,我就看看來年你會不會結的上婚。」

說曹操,曹操到。他這話音剛落下,手機一響,正是紀景言打來的。

「段總,忙著呢?」紀景言在電話里沒正行的問。

傾城看是紀景言,連忙大聲的問:「景言哥哥,聽說你要結婚了,恭喜你了呀!」

紀景言在電話這邊聞言一愣,「傾城,你聽誰說我要結婚了呀?你沒在家嗎?怎麼和你哥在一起?」

傾城看了莫雨晴一眼,笑著說:「我聽雨晴說的呀,她告訴我的。我們仨現在要去吃日料去呢!」

「來,小雨晴,吱個聲。」紀景言在電話里逗著莫雨晴說。

莫雨晴嫌棄的冷哼一聲,從嘴裡發出一聲「吱。」

紀景言哈哈笑,問段承軒:「去哪家日料店啊?算我一個唄。」

段承軒也沒拒絕,說:「來唄,等下把地址發給你。」

「不許來!」傾城也開口大聲拒絕。

莫雨晴被嚇了一跳,扭頭看她,納悶的問:「傾城,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傾城,你為什麼不讓我來?說說理由。」紀景言在電話里逗她問。

「這個……嗯……反正你就不許來!」傾城支吾半天,也說不出理由來。

莫雨晴輕蹙眉頭,思索片刻,覺得今天這頓飯,她叫自己出來,應該是她的一個小詭計吧。想到這裡,她不禁又看向前面的段承軒。

段承軒怕傾城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來,開口接過話道:「你和小丫頭叫什麼真兒呢?傾城她逗你玩呢。行了,等下我給你發地址,你過來吧。」

看段承軒答應紀景言來,傾城心裡悻悻的,嘴裡嘟囔著:「景言哥湊什麼熱鬧啊。」

莫雨晴聽了,也沒說話。

到了日料店,三人找了一處靠邊的位置坐,點好了餐后,三人隨意的聊著天。過了二十多分鐘后,紀景言也到了,寧嘉也跟著一起過來了,同行的還有……顧邵霆。

莫雨晴皺眉,瞥了一眼顧邵霆,沒去搭理他,拉著寧嘉的手,笑著說:「你也來啦!」

「景言說帶我來吃好吃的,又說你也在,我當然要來了。」寧嘉笑嘻嘻的問傾城:「不介意吧?」

傾城臉上帶著微笑,搖了搖頭。

顧邵霆坐到段承軒身邊,眼睛不動聲色的看著對面的莫雨晴。

「正好邵霆也在,我就叫他一起來了。」紀景言大咧咧的說。

幾人邊吃邊聊。顧邵霆見莫雨晴不搭理自己,主動的給她夾了一塊三文魚片,放進了她面前的碟子里。莫雨晴眼皮也沒動,直接夾起又回給了他,冷冷的說:「我不愛吃。」

說完,她抬起頭,看著滿桌的東西,對段承軒說:「承軒哥,幫我夾個金槍魚的飯糰。」

雖說叫同桌的人夾個東西不是過分的事,可她面對的是段承軒,她也知道顧邵霆對他們倆的關係心存芥蒂,可她就是要故意這麼做來氣他,就是想看他生氣吃醋卻又發不出火來的樣子。

段承軒一愣,依言給她夾了一個飯糰給她,又關切的問:「還要吃什麼?」

莫雨晴搖頭,「先吃這個。」

顧邵霆黑著臉,眼神陰鷙的看著莫雨晴。片刻后,又轉頭看了一眼段承軒,什麼都沒說。

飯桌上的氣氛有些尷尬。紀景言清清嗓子,對寧嘉說:「來,嘉嘉,你想吃什麼,跟哥說,不用別人夾。」

寧嘉吃著壽司,不在意的說:「吃什麼我都夠得著。」

除了紀景言和寧嘉,那幾人都各懷心思。顧邵霆滿臉不爽的看著莫雨晴,緊抿著嘴不說話。傾城也是滿臉的不高興,怨恨的看著紀景言,都是他破壞了她的計劃。段承軒心裡也只有無奈了,本來挺好的一頓午餐,卻全被破壞掉了。 莫雨晴吃后,起身去了洗手間,顧邵霆看了,起身也跟在了後面。從裡面出來,她看到顧邵霆站在門口,白了他一眼,掠過他朝前走。

顧邵霆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晴寶,先別走,我有話說。」

莫雨晴被拉住,冷聲問:「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你和我沒什麼說的,我和你有說的。」顧邵霆握著她胳膊的手往回一帶,把她拉到自己身前,低頭看著她,柔聲的問:「昨晚我沒陪在你身邊,睡的好嗎?」

莫雨晴受不了他這個樣子,身子往後一躲,耳根微紅,輕咳一聲,嚴肅的對他說:「顧少,我們就是炮友的關係,這點請你搞清楚,沒有感情,陪不陪在身邊又有什麼關係呢?」

顧邵霆知她生氣,也不計較,無奈的一笑,「好,那我換個問題。」說罷,身子又朝前挪了兩分,貼近她問:「有沒有想我?」

「沒有!」莫雨晴口是心非的說,用手別了一下耳邊碎發,來掩蓋心中的狂跳。

「那我想你了!」顧邵霆邊說,雙手不自覺的摟上了她的腰,滿滿的都是撒嬌的語氣。

莫雨晴沒好眼色的看著他,「把手給我拿下去!」

「你真的不想我嗎?」顧邵霆歪頭,好整以暇看著她問。

莫雨晴心裡雖然和他生氣,可畢竟是自己愛的人,現在他又一副小奶狗的樣子來和自己撒嬌,也是有些心軟了,但嘴上依然是很冷漠的回道:「我說了,我沒想!」

「那你現在想想我唄。」顧邵霆百年不遇的厚臉皮,雙手捧著她的臉,讓她看向自己,眼睛里一閃一閃的。

莫雨晴故意板著臉,雙手去拿下他的手,「我有病啊,你現在站在我面前,我想你幹什麼!」之後,又帶著警告的對他說:「顧邵霆,我告訴你,你少跟我嬉皮笑臉的,我現在還生氣呢,你也最好不要來招惹我!知道了嗎?」

顧邵霆深嘆一聲,「那你什麼時候會消氣?」

「你又不喜歡我,這麼在意我什麼時候消氣幹什麼?」莫雨晴故意這麼說,總是想要找機會逼他說出口。

「晴寶,你覺得你這麼說好嗎?」顧邵霆問。

「我在說事實,哪裡不好了?」莫雨晴說的理直氣壯,繼而又進一步的說:「哦,對了還有,以後你別對我動手動腳的,總是在手上占我便宜,你覺得這樣好嗎?我一個女孩子,也是正經人家的,以後還要嫁人,咱倆現在這曖昧不清的,損人不利已,以後你別這樣了!」

顧邵霆冷眼看她,這拒他千里之外的態度,讓他心裡不爽。

「我問你,你心裡是不是有別人了?」顧邵霆忍不住的問,「你和承軒好上了?」

莫雨晴詫異的看著他,脫口問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顧邵霆冷哼一聲,「這突然說嫁人,難道不是有男朋友了?」他說著嗤笑一聲:「早就看你倆有貓膩了,果然!等不及了是嗎?」

「顧邵霆!」莫雨晴壓著聲音,低吼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和承軒哥什麼都沒有!」

「呵,你沒有,不代表別人沒有。」顧邵霆看著她後方的來人,眼眸微眯,從嘴裡擠出這句話來。

莫雨晴順著他的眼神也回頭看了過去,段承軒正朝他們走過來。

「就許你來洗手間,別人都不可以是嗎?」莫雨晴心裡打怵,撞開顧邵霆,先離開了。

段承軒走到近前,隨意的問:「怎麼還沒回去?」

顧邵霆唇角微微一勾,並沒有說話。段承軒也不在意,進了洗手間,片刻后,邊擦著手的出來了。

「承軒。」顧邵霆問他:「你怎麼還沒有女朋友?」

段承軒微微一愣,笑了下,說:「沒有合適的唄。」

「是沒合適的喜歡的人,還是喜歡的人不合適?」顧邵霆問。

段承軒眉頭輕輕一皺,隨即很快的笑了兩聲,「你這說的什麼,跟繞口令似得。就是沒有喜歡的合適的人。」

顧邵霆也跟著笑了兩聲,淡淡的說:「我看上次在袁澤醫院,那個叫林菀的女孩子,好像對你很有意思,你不妨考慮一下她。歲數大了,該找就找吧,別在拖下去了。」

段承軒調侃的問:「這怎麼突然關心我感情上的事了?」

「好兄弟,不應該互相關心的嗎?」顧邵霆笑著看他,故意把好兄弟三個字咬的很重。

段承軒無聲一笑,沒有說話。大家誰都不是傻子,這話里的意思,他聽的明白。

回到座位,看大家吃的都差不多了,段承軒提議該走了。

幾人從料理店出來,紀景言對他們兄妹倆說:「這周五攛了個飯局,飯店我到時發咱們群里,你倆別忘來。傾城可以吧?」

傾城現在看他來氣,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嗯。」

紀景言看她這態度,揉著她發頂說:「你看,景言哥哥不就是吃了你哥一頓飯嘛,看把你心疼的,一直都沒給我好臉色看,等下回我請回來。」

「不是啦。」傾城說著,頭一歪,從他的魔爪下逃開。

莫雨晴走過來,幫著傾城順著頭髮,對紀景言說:「你怎麼這麼討厭呢?看把我們傾城的頭髮都弄亂了。」

紀景言挑事的沖寧嘉嚷嚷道:「嘉嘉,你看你看,你好姐們兒不跟你好了呀,和別人當閨蜜了!」

「紀景言,你無不無聊?」寧嘉好笑的,拽過他的胳膊,說:「咱倆走吧。」

這時,傾城卻突然開口喊道:「雨晴和我不是閨蜜,我是想讓她以後當我嫂子的!」

話音落下,那幾人都怔愣的神情,看了看莫雨晴,又看了看段承軒。

段承軒壓下心裡的火氣,淡定的說:「傾城說的話,你們聽聽就好。」

莫雨晴聞言,也是擺著手哈哈笑了兩聲,說:「就是就是,傾城說話,你們還不知道嗎?都不要當真啦!」

紀景言和寧嘉恢復過來,「說的也是,這要是換個人說這話,我真要懷疑你們倆了!」

「有什麼好懷疑的!」莫雨晴不快的推著紀景言和寧嘉,催促著說:「快走吧,快走吧,晚上我要吃糖醋排骨哈!」

看著倆人上車離開,莫雨晴轉身對段氏兄妹說:「咱們也走吧。」

顧邵霆一直站在旁邊,冷眼看著她,緊抿著的嘴唇代表他的怒氣。

「邵霆,我們先回公司了,周五見。」段承軒說著,先上了車。

莫雨晴看他一眼,也沒做留戀,跟著傾城也上了車。 寧嘉和紀景言回去的路上,車子緩慢的開著,倆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你有沒有覺得中午這頓飯吃的很蹊蹺的感覺?」寧嘉疑惑的問。

紀景言砸吧砸吧嘴說:「沒有啊,我覺得味道很不錯,值得下次來。」

寧嘉白了一眼他,「就知道吃!你看顧邵霆那臉黑的,看著雨晴都要把她吃了似得。」

「哎呀,你說你管人家幹什麼呢?」紀景言很是無語:「咱就管好自己的事好不好?他和雨晴願意怎麼鬧騰就怎麼鬧騰去,你別跟著瞎操心,讓咱寶寶在肚子里安安穩穩的好不好?」

「你說的那是廢話!」寧嘉不高興的說:「雨晴那是我親姐們兒,我能不替她考慮嗎?像你們男人呢?一個個都跟沒長心似得!」

「對,我看邵霆就是沒長心!」紀景言附和道。

「拜託大哥,我說的是你!」寧嘉抿嘴忍笑的轉過了頭去,看向窗外。

車子正是開到一處商業街上,一家孕嬰店的門口正在放著廣告,寧嘉看了來了興緻,對紀景言說:「找個地方把車停了,咱倆逛逛去唄。」

紀景言看了一圈,嘴裡嘟囔著說:「這裡也不好停車,我看看啊……」

找了半天,終於是找到了一處車位,停好車后,紀景言問:「你要買什麼呀?」

「不知道,看看唄,我剛看到一家孕嬰店,咱倆逛逛。」寧嘉解開安全帶說。

紀景言心裡一動,說:「也好,也該買點東西了。」

進了孕嬰店,導購小姐熱情的走了過來,「請問,有什麼需要的嗎?」

「我們隨便看看。」寧嘉客氣的說。

導購小姐的慧眼自然是識別出了紀景言身上那一套價格不菲的品牌衣服,聽寧嘉這麼說,很有禮貌的說:「那您慢看,有什麼問題可以諮詢我。」

寧嘉慢慢的逛著,對紀景言說:「你看,這小鞋子多好玩。」她說著拿起了一直來放在手上,左看右看。

紀景言看著,拿起鞋子看了一眼牌子,又放回到原處,滿是嫌棄的小聲說:「這種沒牌子的鞋子,咱家大寶二寶會穿不習慣的。」

上次去產檢,已經知道是雙胞胎了,可是性別,紀景言並沒有問,又或者說是不想提早知道,他默認為是女孩子,因為他喜歡。不想早知道結果,怕自己失望。

寧嘉嗤了一聲,沒說什麼,又去看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