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這樣的情節層出不窮呢?

原因很簡單啊。

因為能夠引起共鳴。

這不,當王薄說出那句『開好車的一定是好人嗎』的時候,影廳里也是忍不住有人低聲議論了起來。

「媽的,這話怎麼聽都覺得爽啊。」

「是吧,你也這麼認為的。」

「當然了,媽的,想起上次去旅行就因為穿的不怎麼樣被一個人給嘲諷了。」

「現在的人啊都這樣,狗眼看人低啊。」

……

不得不說這一幕讓影院很多人輕笑出了聲。

「黑色幽默,諷刺式的笑料。」

余林生在自己的本本上寫道,同時他的身子已經坐的筆直,因為他覺得這部電影恐怕又會更加的厲害一下了。

不止余林生,此時,大大小小的影院里很多專業人士也都是神情變得認真了起來。

影評人對於一部電影的好與壞可以說是非常的清楚的。

截止到目前為止,《天下無賊》雖然才僅僅的8分鐘劇情,但是卻是已經完成了一個小劇情。

仙人跳!

這個在現實中也經常出現。

約個炮結果發現人家是給自己下的套。

大同小異。

前兩天網上還有報道某網文寫手約炮自己的粉絲結果被仙人跳坑了幾萬塊呢。

更不要說這開頭的緊湊幽默、蒙太奇的拍攝手法、隱喻的劇情等等都無一不是證明了《天下無賊》這部電影的實力。

拽丫頭惹上酷首席 再看看身邊的其它觀眾們的興緻滿滿。

所有的人卻是瞬間激動了起來。

之前大家還擔心《神偷諜影》會不會呈現碾壓式的將《天下無賊》給打敗了。

「現在看來,誰勝誰敗尚未可知。」

余林生喃喃自語道:「僅僅以開頭來說,《天下無賊》並不弱,那麼今年的七夕檔恐怕就熱鬧了。」

同一時間,白雨涵也是望著《天下無賊》來了興緻。

什麼碼字?

早就放在了一邊。

他看著《天下無賊》只有一個感覺。

林塵學長恐怕又要裝逼了。

在白雨涵這個影院的後排坐著兩個人。

其中一人正是京城娛樂報的總編趙梓楚。

昨天,趙梓楚參加了《神偷諜影》的首映禮,他可不相信外界所說林塵因為《神偷諜影》的陣容太強大從而不敢正面杠。

開什麼玩笑呢?

去年的《綉春刀》林塵都敢正面跟《食仙下凡》硬杠。

這《天下無賊》陣容和投資比《綉春刀》要多的多。

這個時候說林塵慫了?

咋可能?

那麼。

真相只有一個。

林塵是相信《天下無賊》這部電影的精彩程度會比《神偷諜影》更強的。

誰給的勇氣?

當然是林塵自己了。

學神去哪兒 如今,看了8分多鐘,再一看周圍人的反應。

還用說嗎?

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接下來劇情繼續進行,音樂緩緩的響起,略顯柔和的音樂彷彿把人的心靈都凈化了一般。

尤其是景色相當之美,彷彿人間仙鏡一般。

此時,在音樂聲下,字幕也是依次出現。

因為王麗的高原反應,接下來則由王薄來開車。

「我不行了,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我們把車賣了吧,我想過正常人的生活。」

王麗蜷縮在後座的車上臉色略顯蒼白的說道。

結果王薄卻是抽煙狠狠的吸了一口緩緩的說道:「我看你是高原反應,在說他媽的胡話。」

兩個賊,一個想要金盆洗手,一個則是並不同意。

漆黑的夜晚下,開車離去。

鏡頭緩緩的拉伸,同時轉到了拉卜楞寺,眾佛頭像下緩緩拉開,四個大字閃現出來……

天下無賊。

醉玲 ……

…… 「這才算是正片開始??」

看著『天下無賊』四個大字的時候,余林生也是略顯詫異。

當王麗說自己要拜佛的時候,伴隨著配樂也是讓人感覺到了震撼。

「我靠,這,這是哪裡??」

「看起來好宏偉啊!」

「沒錯,但是王麗看起來好虔誠啊!」

……

一開始因為拉卜楞寺的景像不少的人感覺到震撼,但緊接著卻是有點樂了。

尤其是王麗虔誠的拜佛和王薄弔兒郎當偷著手機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這個時候影院響起了此起彼伏的驚嘆聲。

王薄手裡輕輕的抖出一個刀片,臉上掛著笑容,在激昂的音樂聲下,所有他近身的人的錢包都是落到了王薄的手中。

這就是賊技。

「我靠,這他媽的太屌了啊。」

「以前我聽很多人說起過小偷和你輕輕一碰就把錢包給偷走了,那個時候我還有點不相信呢。」

「有意思啊,看著挺不錯的呢。」

……

余林生這個影廳里很多人看到王薄的耍酷也是瞬間被折服了。

當然,最重要的一幕就是秦茜的出場了。

驚艷!

很多人看著秦茜拜下偷手機的場景也是略顯驚訝。

又一女賊啊。

更重要的是秦茜飾演的女飛賊小葉卻是被王薄給耍了一下,她的手機被偷了。

因為傻根的驚鴻一瞥再加上張雨強的沒有名氣,以致於根本沒有人發現他。

就是關注到的覺得也只不過是一個路人甲而已。

「攝像鏡頭完美,諸多蒙太奇的畫面堆積在一起卻是神來之筆。」

余林生繼續的寫道。

可他也有點疑惑。

因為截止到目前為止,影片好像就是講賊公賊婆。

難道真的只是王麗想要退出江湖,然後王薄同意了不成?

如果真的只是這樣,那這部電影只能歸到庸俗一類了。

劇情繼續進行著。

王薄將一包手機給了王麗,邊開車邊說道:「怎麼樣?厲害吧!」

「這種地方你也下得了手,不怕遭報應?」

「拜佛還不如拜我,我就是佛!」

「別胡說。」

「真的當自己是善男信女了?你就是一母狼,我就是一公狼,這案是翻不了了。」

「別說了。」

……

兩人開啟了第一次爭吵,結果王麗和王薄開著車互相撕扯的時候差一點撞車了。

停車后的兩人繼續開始了爭吵,準備散夥。

王麗下車負氣離開,至於王薄則是獨自開車走了。

接下來,傻根登場了。

「叔,俺今年多大了。」

「你問這幹啥?」

「俺就想知道。」

「你16歲來的,在這幹了五年,應該二十一了吧,你問這幹啥?」

「沒啥!」

……

傻根騎著自行車和自己的叔叔聊著天。

雖然是家鄉話,但是電影前的觀眾還是能夠聽得懂的。

鏡頭一轉,王麗在沙漠里看起來異常的痛苦難受,而且也攔不下一個人。

最終,王麗看見了傻根一行人,結果卻發現也沒有理她,饑渴難耐的王麗看起來相當的無助。

這時,傻根則是重新返回,然後騎車帶著王麗離開。

兩人算是相識了。

看著傻根略帶天真的樣子影廳不少的人樂了。

「哈哈,這傢伙有點像隔壁的二傻子啊。」

「尼瑪,看起來不諳世事啊,竟然不好意思要王麗的錢不說,還專門給王麗一個降魔的小玩意。」

「倒有點意思。」

距離星火影視不遠的『華星影城』,今天上午場只排了一場,不過卻是爆棚狀態。

林塵坐在後排聽得前排不少人的討論也是輕輕點頭。

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而且《天下無賊》真正的精彩之處是在火車上,所以林塵覺得這部電影目前對於觀眾的反應沒有出乎他的預料。

當然,這還不夠。

就看稍後的劇情了。

電影里,會計取來了6萬塊給傻根,但是會計和傻根的叔叔等人都是勸傻根把這錢給郵回去,因為路上有賊。

但是傻根不信。

路上哪有那麼多賊呢?

況且郵回去可是要損失600塊呢。

於是傻根選擇了自己帶回去。

鏡頭一轉,火車站候車室里,黎叔小團隊算是出現了。

觀眾也算知道女飛賊原來叫小葉。

「我去,這一招厲害啊!」

看著那個黎叔輕輕一抖就把手錶送了出去,顯然也是讓觀眾意外。

這他媽的是一窩賊啊。

一是通過實戰鍛煉隊伍,二是考察新人。

他媽的,聽著這句話觀眾也是醉了。

尼瑪,要不是知道你是賊我們他媽的還真信了。

火車站。

王麗和王薄也在。

嬌寵小毒妃 另一邊,老鄉們來送傻根坐火車。

「哎,你們誰是賊啊,站出來給俺老鄉看看。」

傻根這一句話讓現場的氣氛很尷尬。

影廳里,不少的人也是噴了。

何妨輕佻 「尼瑪,這傻根果然是個傻缺啊。」

「不,只能說太憨厚了吧,尼瑪,看著其它一個個賊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