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看看你,每天都在吃吃喝喝喝,感覺你所有的工資都用在吃上了,你怎麼就不胖呢?」

雪瑩這話說得還真是沒錯,只不過她不知道的是,蘇慕之所以不胖,是因為身體上的各種緣故。雖然她平常看起來活蹦亂跳的,但是她的身體要比一般人都差上很多,只不過這些就算蘇慕說了也不會被別人當成理由,說不說都沒有什麼用處,所以蘇慕基本上都不浪費口水,在別人說這些的時候,除非特殊情況,她都只是笑而不語。

不過今天或許是因為心情好的緣故,她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對雪瑩說道:

「我脾胃不和,吃的東西都不吸收,我也想胖,可是也沒有辦法。我吃過好多中藥調理的,不過都沒有什麼效果。我跟你說,瘦真的沒有什麼好處的,最小的S碼的衣服我有的都撐不起來,而且體力超級差,我還愛爬山、旅行,上次去泰山的時候,差點沒下來,之後去杭州的時候,又差點在西湖那裡中暑。說真的,我有的時候真的特別發愁,不知道自己怎麼才能胖起來。至少要是胖起來的話,我也可以穿好看的衣服,也不用總是擔心體力不夠,就可以玩自己想玩的東西了。」

蘇慕說這話的時候,真的滿眼希冀,透過她的眼睛,就好像看到了各處風景如何畫的山水一樣。雪瑩看著她這個樣子有些想笑,忍不住笑了笑,打趣道:

「看你這樣子,怎麼,這是又要出門了嗎?」

「誒,你還真的猜對了,今年打算去西安找我朋友的,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後天就走了,機票我都買好了。」

「哈哈哈,我說你怎麼這麼著急呢,原來是早有打算了啊。」

「其實也不算是吧,這件事一兩句話說不清楚,還是不要提了。」

一說這個,蘇慕就立刻轉變了臉色,雪瑩自然知道這個話題不能再繼續說下去了,於是就立刻轉移了話題,開始要蘇慕再教給她點別的。

兩個人就這樣打打鬧鬧地過了一上午的時間,下午的時候老闆來了,也沒和蘇慕說些什麼,只是確定了她明天開始不來了之後,便同她們兩個人一起檢查起了庫存。確定庫存沒有問題之後,她又教了雪瑩一些別的東西,就離開了店面。

等到老闆走了之後,雪瑩猶豫了半天,還是小心翼翼地問了蘇慕一句:

「我一直感覺你和老闆的關係不太好,可是我感覺和你相處很自在啊,你們兩個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沒有啊,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剛開始的時候都挺好的,之後不知道就怎麼變成這樣了。啊,怎麼說呢,可能就是我和老闆性格不合,目的也不相同,所以就沒辦法和平共處吧。」

蘇慕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很平常,好像不是在說自己的事情一樣。雪瑩也不知道要對這件事情怎麼評價,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蘇慕,就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對蘇慕說道:

「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也不好做什麼評論,不過這不影響你以後回來找我玩啊。」

「那是當然的了,我以後肯定會長回來的,不過前提是老闆不在,哈哈哈哈。」

蘇慕一邊笑著,一邊拿出手機準備看看中午想要吃些什麼,也算是和雪瑩一起慶祝一下她徹底和這份工作道了別。

選好了之後,正趕上凌楓起床,兩個人聊了一會,凌楓為了一會兒上課也吃飯去了。

之後兩個人也沒怎麼聯繫,蘇慕也樂得自在,和雪瑩聊聊笑笑的,就過去了。等到閉店的時候,蘇慕自己一個人攬來了所有的工作,一直到兩個人走出商場的時候,蘇慕回頭深深望了五樓一眼,才小聲嘟囔了一句:

「雖然還是很捨不得,但是,真的要說再見啦。」

儘管蘇慕的聲音很小,但是還是被雪瑩聽了去。只不過雪瑩並沒有戳穿蘇慕這些小動作,只是很平常地和她說了一句再見,就獨自一個人打車先回去了。

蘇慕站在風裡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天氣,然後拿起手機,給凌楓說了一句她想走著回家,就向著之前常走的路走了回去。

一路上蘇慕回想了很多在這份工作當中經歷過的事情。

拋開其他一切不談,其實她是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的。她喜歡作品完成的時候帶給她的那種滿足感,也喜歡看到那些想要做作品的人,在看到成品的時候,露出的喜悅感。她喜歡搜集情侶之間甜蜜或者悲傷的故事,喜歡看顧客設計自己想要的圖案……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不想辭去這份工作。只是現在,她卻很難再讓自己在這裡多呆上一天了。

而有了這次的經歷,蘇慕越發覺得,在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之前,真的不要把自己的興趣愛好當成工作。單純的喜歡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這種喜歡一旦和利益扯上關係,就會變了味道。人想要在社會當中保持本心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別說是在社會當中了,就算是在學校上學,都有可能會被影響。而喜好本身是不應該和利益扯上任何關係的,想要把它變成一種賺錢的工具,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喜歡就已經變了味道。以前蘇慕還很羨慕那些把愛好當工作的,甚至也想過要把自己的這些喜好都變成工作,但是自從經歷了這兩份工作之後,她就越發覺得,喜歡還是單純的喜歡比較好,這樣或許還能把喜歡的時間再延長得久一點。

當然,這種理論也不是對誰都適用的,有的時候蘇慕覺得,可能這些就只適用於她自己,因為她很難想象到還有哪個人能像她一樣如此三心二意,沒有長性。她喜新的速度真的快到讓周圍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而令他們難以置信的是,蘇慕完全都不厭舊,所以她的家裡經常被她弄得亂七八糟不說,還堆滿了一些根本就用不上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完全都是因為蘇慕佔有了它們很長時間,說是對它們有了感情,哪怕就是用不上了,她也捨不得丟掉。

當然,這也沒有什麼,最讓他們驚訝的是,這個喜新不厭舊的女人,對於男人,卻是可以說放下就放下,哪怕帶著滿身的傷痕,也是說走就走,而且永遠都不會回頭,根本就不存在「捨不得」這一說。

對於蘇慕自己來說,感情其實是很重要的,每一段感情的結束對她來說都是一場災難,都會對她造成很大的影響。也許最開始的時候她可能會瘋上一陣,但是她想通的時間卻也是快到驚人,就算三五年都走不出這片陰影,她也絕對不會回頭,不會去回憶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特點,所以蘇慕從來就沒有吃過回頭草,哪怕是那個劈腿的人回來找她,她也說不見就不見,斷得是乾乾淨淨。她也時常和凌楓這樣說,告訴他只要分手了,那她一定會從他的生命中完全消失,並且完全不會再想起他,以至於凌楓有一段時間都在努力想辦法,要怎麼才能讓蘇慕記住他,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那種。 第二天蘇慕本來想睡個懶覺的,但是這該死的生物鐘竟然好巧不巧地准了一次,讓她按照每天起床的時間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她拿過手機看到時間的時候覺得一陣煩躁,然後把手機一扔,準備再睡個回籠覺。

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將近二十分鐘,蘇慕不止沒有一點想要再睡覺的意思,反而是越來越清醒,於是她乾脆坐了起來,找了本書來看,想要用書助眠。

有這樣過了半個多小時,她終於把凌楓熬醒了。凌楓沒想到蘇慕竟然會起得這麼早,還有點驚訝,只不過他著急上課,沒有時間和蘇慕閑聊,就沒多問這事,急急忙忙上課去了。

匆忙間和凌楓聊了兩句之後,蘇慕就徹底沒了睡意。於是她開始給樂多還有未央發信息,想要和她們兩個討論一下明天出門時候的細節。

未央還沒有起,樂多倒是很快就發了消息過來,兩個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地聊了一上午,一直聊到了凌楓下課。

這兩天凌楓對她的態度就不太對,所以蘇慕其實並不是太想和凌楓聊天,怕惹一肚子不說,還得忍著氣去哄凌楓。以前她倒是心甘情願的,但是或許是因為吵架吵得太頻繁的緣故,現在一提起讓她多忍讓凌楓一些,她就覺得十分煩躁,一點都不想這樣做。而除了消除異地戀之外,她又沒有什麼能夠緩解兩個人關係的方法,所以要她多和凌楓兩句話,她都會不自覺地擔心,怕自己忍不住和他吵架。

因為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這兩天蘇慕這兩天對凌楓的態度也沒有像以前一樣那麼親密了。她不知道凌楓有沒有感覺得到,不過從凌楓平常的處事行為來看,他並沒有發生什麼改變,這就讓蘇慕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蘇慕其實非常不喜歡這種猜來猜去地感覺,但是沒辦法,凌楓從來都不願意正面去面對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問題,無論蘇慕怎麼說,他都當做耳旁風,就裝作沒有聽見的樣子。要不是因為這樣,他們兩個人也不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

不過凌楓倒也沒有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至少已經不會對蘇慕那麼地挑三揀四了。要不是因為他們兩個人總是吵架,讓蘇慕沒了安全感,現在蘇慕也不會這樣小心翼翼地猜測了,這樣的話,或許他們之間還有可能有轉機。

有了這樣的想法,蘇慕在接到凌楓信息的時候,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要和凌楓說些什麼。而等了半天沒等到蘇慕的回信,凌楓直接就把電話打了過來。

蘇慕看見來電的時候突然之間就慌張了起來,一直在大廳里來回踱步,一直到凌楓快要掛斷的時候,她才猶猶豫豫地把電話接了起來。

「你幹嘛呢?今天不是不上班了嗎?你為什麼這麼長時間才接電話?」

「啊……我……我收拾東西呢,手機在屋裡沒聽見。」

蘇慕支支吾吾地和凌楓做了個解釋,凌楓倒是沒有質疑什麼,聽蘇慕說完,他就略有些脾氣地嘟囔了一句:

「你是不是確定了明天就走了啊?」

「對啊,機票都已經買好了,不過到機場的高鐵還沒買,之前還在和樂多商量這件事情呢。」

「你東西都準備好了嗎?你這個腦子,出門什麼都忘,不帶我,你東西都能記得拿嘛?」

原本蘇慕還有些忐忑的,對凌楓還有些抗拒地樣子,可是等凌楓說完這句話,她差點沒控制住自己笑出聲來。

合著這小傢伙不是生氣了就是嫉妒了,因為她這次出門的時候沒帶他。

不過凌楓說的這些話倒還真不是胡說,自從和凌楓在一起之後,她所有的貴重物品幾乎都交給了凌楓保管,什麼身份證、乘車卡、零錢、鑰匙……幾乎每次出門她口袋裡都是空的,就算拎個旅行箱,凌楓也要幫她拎著,還得要她牽著他,就怕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把自己也弄丟了。

然而在認識凌楓之前,蘇慕真的不是這個樣子的。從大學自己攢錢開始旅遊的時候,蘇慕照顧自己的本事可謂是與日俱增。自己游湖爬山去不熟識的地方,除了被騙過一次車費之外,就沒出現過什麼問題。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在開始和凌楓談戀愛之後,她就好像把腦子丟掉了一樣,東西看不住總是丟不說,還經常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好像沒了凌楓就活不了了一樣。

這可真是第一次在蘇慕的身上發生這樣的事情,在以往的日子裡,蘇慕一直都處於照顧別人的角色,基本很少被別人這樣照顧著。要說不適應還真的不適應,因為這樣搞得自己好像一個傻子一樣,但是不得不說的是,這種感覺有的時候又真的很棒。

於是她終於開始明白,為什麼有的女生喜歡被人寵著的感覺了,這感覺真的實在是太讓容易讓人沉溺了,她甚至有些害怕,要是有一天凌楓和她分手了的話,她之後的男朋友如果沒有凌楓對她這麼好的話,她都不能接受。

那她沒準可能就真的要嫁不出去了。

雖然蘇慕是主張不結婚的,在她看來,結婚對於她這種人來說,完全沒有可取性,甚至有可能會變成一種累贅,但是時至今日,她開始明白,人的想法真的是在不停地發生變化的,就像沒有人能夠保證會一輩子只鍾愛一個人一樣,她也不能保證,自己是不是有朝一日會有想要嫁人的衝動,哪怕扯不上什麼愛情,只是找一個合適的人,搭夥過日子。

所以說,做事之前總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才對。

蘇慕為自己的這個發現沾沾自喜,而完全忘記了自己這個時候是在和凌楓打電話,等到她才自己的世界里清醒過來的時候,凌楓已經聲嘶力竭地叫了她好幾聲了。

「蘇慕,你到底在幹什麼?你為什麼最近總是在走神啊?」

「啊?啊……啊……那個……」

被凌楓這樣一吼,蘇慕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解釋了,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說上來一句話,氣得凌楓又接著開始吼道:

「你這個那個那個這個的什麼啊,跟你說話你總是半天都接不上話,你有在認真和我說話嗎?」

「我有啊,我真的有,我就是不知道要怎麼回你嘛。」

「那你就不會直接說嗎?」

「說什麼?跟你說了好幾遍了我自己能照顧自己,你就是不相信,每次都搶著幫我做事,那你也沒給我機會表現我自己,怎麼就知道我什麼都不行的?」

自己一個人雖然沒想明白,但是凌楓開口這麼一和她接話,蘇慕立刻就來了精神。這讓她不由得覺得自己好像是那種專門抬杠的,吵架的時候旁邊必須都有人幫襯著,不然完全沒有辦法發揮自己的全部實力。

然而凌楓在聽到她這句辯駁的時候,根本就沒用時間思考要怎麼接著往下,冷哼了一聲之後就直接說道:

「是誰以前在視頻的時候總是找這找那的?拿著手機和我視頻的時候還到處找手機,身份證一整就不見了。屋子裡亂七八糟的還說東西再亂都能找到,可是一天到晚和你媽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媽你看見我什麼什麼東西了嗎』。就你平時這點水平,出個門,還不得把自己搞丟了?」

「喂,我不是第一次出門了好吧,在認識你之前的兩年時間裡,我每年都要自己出去玩一個月的好嗎?」

「所以你得是浪費了多少錢啊,找不著路不會問就只會打車,買了什麼東西自己都不知道,連個預算都沒有,看見喜歡的就買,還有……」

「喂,誰沒有預算了?那我一共就為旅行準備了那麼多錢,花光了就回來唄。」

蘇慕還不得凌楓說完,就立刻紅著臉打斷了凌楓的話,略顯局促地想要為自己辯解些什麼。然而凌楓一點都沒有給蘇慕機會,毫不留情地繼續說道:

「你快打住吧,用你浪費的那些錢,夠你多玩好幾天的了,你就別到處找借口了你這頭笨得要命的小豬。」

本來被凌楓這樣一說,蘇慕還真的覺得自己有點理虧的,但是凌楓加了最後一句之後,蘇慕立刻就來了精神,咬牙切齒地對凌楓說道:

「你說誰笨呢?你說誰是豬?你是不是活夠了?」

「就說你呢,你這個小笨豬,你說你要是沒有了我改怎麼辦呀。」

這句話如果落在其他女生的耳朵里,大約勉強算是一句男生用來表白心跡的一句話了。或許凌楓在說的時候也是這樣的,以為這樣說是在表達他的感情和他的浪漫。但不幸的是,他表白心跡的對象是蘇慕,而表白的環境也並沒有他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平靜普通,所以當蘇慕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她沒有感覺到半點開心或是幸福,相反的,她開始擔心起自己之前那些擔心,總有一天會變成現實。

他們兩個能走到什麼程度,走多久,還全部都是未知數,如果在這期間自己真的一點一點習慣凌楓的照顧額失去自己我的話,萬一到了必須要說分手的地步,她該怎麼辦呢?

這倒不是什麼重要問題,畢竟誰離開了誰都能繼續活下去,只不過在分開之後,痛苦的時間有長有短而已,問題的重要部分在於,她可以接受時間久了感情變淡,或者凌楓突然想開,覺得他們兩個人不合適,甚至她都可以接受在凌楓有更好的發展的時候覺得她配不上自己,可是她就是接受不了凌楓在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喜歡上了別的女孩子,背著她開始了一段新的感情。

以前她是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因為凌楓一直給她的感覺就是非她不可的那種,這還是讓她很有安全感的,但自從發生了那些事情之後,她就完全不敢相信,凌楓真的能夠完全愛她了。

雖然她也覺得自己應該給凌楓一個機會,畢竟當初也和凌楓說過了類似的事情,既然自己選擇原諒了他,繼續和他在一起,就應該再試著相信他一次。但是在實踐過之後她才發現,原來想重新信任一個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更加讓她覺得困難的是,凌楓似乎完全都沒有接受教訓,完全沒有想過去做些什麼讓蘇慕重新相信他。他所有的表現在蘇慕看來,幾乎和以前完全沒有差別,就好像這些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因為蘇慕沒有要求他去彌補她,所以他就完全不需要去做些什麼去彌補他對蘇慕的傷害,也不用去注意自己的言行。

長此以往,在蘇慕接近崩潰的時候她才終於意識到,凌楓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完全是她的縱容造成的。在每一次凌楓做了傷害她的事情的時候,蘇慕除了哭和冷戰還有說分手之外,完全沒有讓凌楓付出過任何其他的代價,而且無論她鬧得怎樣凶,凌楓都很少哄她,甚至大部分時間都在不停地指責她,最重要的是,無論過程怎樣,最後妥協的都是蘇慕,哪怕凌楓把她折磨到身心俱疲,恨不得去死,到最後她也還是選擇了原諒他,而他完全沒有因為傷害他而付出過任何代價。

除了逐漸消耗光了蘇慕對他所有的感情和信任。

而這些東西在蘇慕看來,對凌楓一點意義都沒有。

所以其實說後悔的話,蘇慕也是有些後悔的,她也會想,如果她沒有這樣縱容凌楓的話,或許他么兩個人也不會發展到這種程度。要是再這件事情發生的第一次就和凌楓直接分得徹徹底底的話,那或許之後凌楓在和其他女孩子相處的時候,會明白要如何尊重他的伴侶,如何尊重他們兩個之間的愛情。

但這個世界上並沒有那麼多的如果,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沒處理好就是沒處理好,根本就不可能有再重來一次的機會。 儘管心裡有很大的落差,但蘇慕並沒有表現出一點自己的真實感受,反而是配合著凌楓說了一句:

「是是是,我沒有你不行,現在你滿意了吧?」

聽到蘇慕說這句話,凌楓的態度終於有了些許的好轉,接著他提心了一下蘇慕出門的時候應該帶的東西,確定了蘇慕把它們全部都放進了包包之後,他才和室友一起吃飯去了。

掛斷了凌楓的電話之後,蘇慕抱著膝蜷縮在了行李旁邊,不由得又陷入了沉思當中。

她還很清楚得記得,去年和媽媽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兩個人都在互相考慮對方的想法,為對方妥協,所以有很多地方她都沒有玩得盡興。這也是蘇慕為什麼不喜歡和其他人一起出去玩的緣故,更重要的是,她其實這次也準備得很匆忙,自己沒有做好那麼多的攻略,只是大致和樂多她們兩個人討論了一些,她們兩個人也沒有給出什麼特別明確的計劃安排,所以她十分擔心在路上出現什麼問題。

樂多和未央是她最好的朋友,正是因為這樣,她更希望她們三個人的旅行能夠更完美一點,不留下什麼遺憾。只不過有的時候越是擔心什麼就越會發生什麼,蘇慕深知這一點,這讓她不得不開始擔心起她們之間會發生些什麼。

倒不是她不想做明確的攻略,只是因為受了上次和母親一起出去旅行時的影響,她發現有同伴的時候,做的攻略大多都沒有什麼用處,經常會因為同伴的臨時起意而改變行程,以至於之後所有的行程都會受到影響。所以這一次她索性就一直在聽她們兩個人的意見,把她們兩個的想法做了個匯總,明確了大致想要去的地方之後,就沒有再做任何準備。

這也不是什麼壞事,但是別看蘇慕平常什麼都不喜歡做計劃,總是嚷著「計劃沒有變化快」,但是對於旅行這件事情是很例外的。所以看著她那簡略的筆記,她心裡十分沒底,只能在心裡一邊擔憂一邊祈禱,事情不要發生得太多。

友情和愛情其實是一樣的,很難經受得住什麼考驗。所以蘇慕從來不做任何假設,去考驗任何一種感情。她雖然崇尚自由,不會用任何手段,去決定一段感情的開始和結束,但她會比其他人更加想要去經營一段感情,因為極少有人真的能讓蘇慕放在心裡。

正是因為如此,蘇慕對凌楓的態度,一直顯得十分猶豫。她知道開始一段感情很難,對她來說更是尤為困難。再加上她這種喜新不厭舊的性格,一段感情開始之後,她只會想要努力維持,無論最後糟糕到什麼程度,她都很少會主動放棄。以至於在面對凌楓的時候,儘管感覺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也想過了很多次分手,但只要凌楓一示弱,她就會心軟。

她也不是不知道,這樣下去可能會受到更多的傷害,但她實在是抗拒不了,到最後怪也就只能怪她自己。

蘇慕一直在地上坐了很久,直到樂多給她發來信息,讓她的手機不停地響了一陣之後,她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然後就忘我地和樂多天南海北地扯了起來,完全忘記了時間,要不是之後凌楓下課給她發信息,她估計能和樂多一直聊到第二天上高鐵。

不過凌楓打斷他們之後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的,至少她們兩個人突然想起,到現在她們也沒買高鐵的票,甚至於飛機是幾點起飛的,她們兩個人都聊忘了。

匆匆忙忙和樂多選好了高鐵票,蘇慕就又開始整理她的這些東西。凌楓打過來視頻發現就這麼點東西她一個下午都沒有收拾好之後,恨不得直接買票回來幫她收拾。

「你可真是能耐了,這麼點東西你收拾了一下午你都沒收拾完,你到底幹啥來著?」

聽到凌楓略有些責備的語氣,蘇慕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對凌楓說道:

「你管我這麼多幹嘛,又不是馬上就要上高鐵了,我著什麼急?」

「你就算不著急,就不能幹完一樣,再做另一樣么?這很困難嗎?」

「對我來說很困難了好吧?我本來就是三心二意的那種人,可以一心多用,你管我?」

「你跟我這抬什麼杠啊,咋的,讓你收拾東西還錯了唄?」

「我本來就沒有事情做,什麼時候做完都沒事,你總催我幹什麼?再說了我現在做完了也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做,我拖一會兒怎麼了?」

「行行行,你有理行了吧。理都是你的,滿意了吧,那你收拾吧,收拾好了叫我。」

蘇慕猜到凌楓掛了電話就會去打遊戲,所以她根本就沒有想過給凌楓打電話。等到凌楓掛了電話之後,她就把行李箱一蓋,然後跑回到了被窩裡,看了會書就睡覺去了。

等到蘇慕醒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了,手機顯示有凌楓幾個未接來電,蘇慕迷迷糊糊地也沒看清,就直接回撥了過去。

「喂……」

凌楓本來是想發脾氣的,但是一聽到蘇慕這還沒有睡醒的聲音,他就算有再大的火氣,也發不出來。於是他只好咬了咬牙,把剛剛想要說地話全都咽了回去,然後對蘇慕說道:

「你睡覺了么?」

「嗯,早上起來太早了,看會書就覺得困了,然後我做夢都在想自己要拿那本書出門。」

蘇慕閉著眼睛把自己剛剛夢到的事情和凌楓說了一遍,說的時候連她自己都覺得奇怪,怎麼會夢到這件事情。不過或許是因為每次她出門都要去逛逛當地有名的書店,然後買好多書郵回家的緣故吧,路上她倒是從來沒有缺過書看,只是儘管是這樣,她每次出門的時候還是要帶上一本,哪怕在外面的時候僅僅能看上一頁,她也一定要帶著。

這就像蘇慕每次出門包里都要有五六隻口紅一樣,就算蘇慕不塗,她也一定會在包里揣上幾隻。因為只要有口紅,蘇慕就會覺得心裡很踏實,所以哪怕不帶鑰匙,她也不會不帶口紅。而以此類推,只要出遠門,蘇慕包里一定要背上一本書,如果沒帶的話,在坐第一列高鐵的時候她一定會覺得心裡十分不舒服,如果候車室沒有書店的話,她下車到了酒店之後,第一件事也是要找一家書店,買上一本放進行李箱里。

有的時候蘇慕覺得自己奇奇怪怪的喜好真的還挺多的,也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讓蘇慕很不喜歡別人的靠近,生怕別人發現她的這些習慣之後,覺得她很奇怪,所以哪怕是在凌楓面前,有很多習慣她都刻意抑制著,生怕會影響到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

這也是為什麼至今為止,她的父母都覺得不夠了解她的原因。而這也給了凌楓一種很大的錯覺,以為她天生成熟,比那些同齡的女孩子更加吸引人。

蘇慕並不清楚她究竟是怎麼給凌楓留下這樣的印象的,以至於在之後出現問題的時候,她也不知道要從何入手,她甚至都沒有辦法和凌楓解釋,究竟自己是從什麼時候、又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感覺到的自卑,也沒有膽量去告訴他,自己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樣子。

蘇慕一直和凌楓強調,兩個人在一起需要坦誠,但事實上,在關於她自己的事情上,她從來沒有做到過坦誠。或許一開始她就告訴凌楓她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他們兩個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只是這世界上讓人後悔的事情太多,人卻並沒有改變歷史的能力。

凌楓在聽完蘇慕的話之後,十分嫌棄地哼了一聲,然後對她說道:

「你哪次出門都要帶書,可是從來都沒見你看過一次。」

凌楓這一句話登時就讓蘇慕紅了臉,甚至有些語塞,但一旦在觸及到她這種極度隱私的事情的時候,蘇慕的反應能力卻也是超乎常態的迅速,所以她只稍微停頓了一下,就立刻反駁凌楓道:

「那還不是因為你,每次都佔用我的時間,讓我沒有辦法做我想做的事情。」

「那我看你也挺開心的,也沒掙扎說不幹。」

「難道不是因為是你想要我這麼做的,所以我要努力配合你媽?如果我不配合的話,某人怕不是又要發脾氣了吧?」

「老婆……我是不是真的很愛和你發脾氣啊?」

「對啊,從你開始上學之後,你對我的態度就越來越差,所以……我有一個很嚴肅的事情要問你。」

話題提到了這裡,雖然十分擔驚受怕,害怕得到的答案和她想的一樣,也害怕凌楓只是在敷衍她,欺騙她,但是蘇慕還是沒有忍住,把自己心中最大的疑問問了出來。

「你告訴我,這段時間你對我態度這麼差,是因為有了別的喜歡的女孩子了嗎?」

凌楓完全沒有想到蘇慕會往這方面問,他下意識地一驚,有那麼一瞬間甚至突然覺得,蘇慕好像發現了些什麼。

而就是因為這一瞬間的停頓,在蘇慕的心裡埋下了質疑的種子。

想哭么?

當然想,她一直在試圖掩蓋自己心中的這些疑惑,這些最不想讓她想起的疑惑,然而凌楓做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是在逼迫她去往這方面想。蘇慕記得有人說過,千萬不要去問男朋友類似的問題,因為在問出口的時候,事實就已經和她想得差不多了。蘇慕願意相信他和那些女孩子沒有發生什麼實質性的關係,但要說真的沒有發生些什麼,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了。

於是蘇慕開始後悔起來。

明明可以相安無事、粉飾太平的繼續過下去的,大不了就是多吵幾次架,吵多了可能自然而然就分手了,為什麼她就是不肯和他相安無事呢?為什麼她就一定要把所有不堪的遮羞布全部都挑開,讓那些噁心又見不得人的東西暴露在他們的目光之中呢?這對她也完全沒有好處的啊,為什麼偏偏就要這樣做呢?

就在蘇慕的眼淚無聲地簌簌下落的時候,凌楓才啞著嗓子和蘇慕說道:

「你相信我,絕對沒有,我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

「嗯。」

蘇慕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勉強說了這麼一個「嗯」字,而凌楓也聽出了蘇慕在哭,整個人的狀態也開始變得不好了起來。他試圖和蘇慕做各種各樣的解釋,蘇慕也一直「嗯嗯啊啊」的答應著,好像全部都聽進去了的樣子,可是凌楓十分清楚,蘇慕沒有再相信他了。

那是凌楓第一次感覺到慌張,他好像有預感一樣,覺得這一次他一定會失去蘇慕了。於是他轉變了另一種方式,整個人都嚴肅起來,甚至好像是有些生氣的樣子,對蘇慕說道:

「你相信我,我說沒做就沒做,我也不喜歡有人冤枉我。」

「嗯,我沒不相信你。」

蘇慕並沒有因為他態度的變化發生什麼改變,依舊還是之前的那種狀態,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而因為自己心中也有愧,凌楓更是沒有辦法再多發什麼脾氣了,於是他就只能強制性地將這個話題終結。

他想得很好,以為自己在之後的日子裡一定能夠向蘇慕證明自己,也能讓蘇慕重新信任自己。但是他明顯忘記了,蘇慕在上一次遭到背叛的時候受了多大的傷害,以至於她完全沒有辦法接受任何人的背叛,甚至不能接受說過愛她的人,不能付出百分之百的真心。他一直想要找機會證明自己,可是一旦被蘇慕認定了的事情,她真的不願意給誰機會去推翻她的結論。因為在她看來,就算是推翻也沒有任何用處,傷害已經造成了,是沒有辦法被彌補的。以後的日子是好是壞她沒有辦法考慮,她能考慮的,就是在未來的日子裡,離那些曾經傷害過她的人遠一些,再遠一些。所以她在刪除前任那朋友聯繫方式的時候十分果斷,甚至除了自己的舍友之外,所有和他熟識的人,她也都一併刪除掉了。她不需要這些傷害過她的人在未來的日子裡做些什麼去彌補她,這些人只要不出現在她的生活當中,讓她不停地回憶起以前那些痛苦的日子就可以了。 之後兩個人就陷入了一種十分常見的沉寂當中,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之後,凌楓突然壓抑著聲音開口問蘇慕道:

「你什麼時候回來?」

「沒確定,不過樂多確定了,是4月3號回家,我可能會陪未央多呆一陣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