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晃的眼裡殺意瀰漫,決定不浪費時間了。

只見成晃的手輕輕一揮,空中不停旋轉著的風針,頓時往姜辰飛去。

「臭小子!」

二青見狀臉色大變,連忙大喊出聲,同時直接抓起沙發便往姜辰頭上甩去,欲要直接擋住那些風針,他的身體也快速的朝姜辰掠去。

「姜辰!」

楚雪的臉色也是異常的慌亂,欲要直接朝姜辰奔去。

可惜的是,沙發剛飛到姜辰身旁,便直接定在空中,不在動彈,這是成晃用風給擋住了。

而且二青和楚雪也被趙長坤等人給攔住,雖然他們並不覺得二青兩人過去能救出姜辰,甚至覺得兩人過去也會被風針給刺穿。

但是為了避免意外,他們還是阻止了二青的動作。 痛!

劇痛!

姜辰只覺得自己被凌遲了一般,但是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沒有立馬死去,甚至沒有喪失意識。

「啊!」

姜辰慘嚎出聲,他掙扎著微微睜開眼睛。就這麼一個細微的動作,都讓他用盡的全身的力氣。

「你以為我會就這麼殺了你嗎?你錯了,我最喜歡欣賞的,便是人死之前的樣子了,我怎麼會就這麼容易餓讓你死去呢?」

看到姜辰微微睜開眼睛以後,成晃戲謔的聲音便隨之響起。

眾人聞聲一愣,連忙仔細看向姜辰如今的模樣。

姜辰此時的四肢都沒密密麻麻的風針給扎穿,千瘡百孔!而姜辰身上的要害部位上面,則有風針在懸停著。

原來方才成晃並沒有直接把姜辰弄死,而且刻意的停下了飛向姜辰要害部位的風針,以起到折磨姜辰的目的。

「姜辰,你怎麼樣了,你沒事吧?」

楚雪的語氣中帶著哭腔,不停的看向姜辰,同時奮力的想要拜託周圍人的阻撓。

奈何這攔住她的人,實力本就不比她差,而且現在她自己心一慌,露出破綻,反而被他們抓住機會,把她打傷在地。

「狗雜碎!」

二青此時則牙齒緊咬,雙目血紅,狠狠的盯著成晃,恨不得生啖其肉。

雖然二青他跟姜辰待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但是姜辰的性子頗對他的胃口,覺得姜辰跟他自己有些像。

所以他早就把姜辰當成自己的徒弟一般看待,只是平常自己沒怎麼表現出來罷了。現在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徒弟,收到如此的凌辱,他哪能不怒。

「哼!又一個敢於辱罵神明的螻蟻!」

成晃聞言臉色一沉,只見他手一揮,姜辰身前懸停的部分風針,便迅速的飛起,然後直接從二青的腹部穿過。

「師傅!」

楚雪的趴倒在地,嘴角溢出鮮血,還好跟她作戰的人還有些良知,把她打趴以後,便沒有再再下死手。

不過見到二青被風針刺穿腹部以後,楚雪的眼睫毛一顫,臉上的悲意更甚,連忙掙扎著朝二青爬去。

「哼!這就是挑釁神明的下場。」

成晃冷哼一聲,臉上的表情就彷彿是自己打死了一隻蚊子一般。

他這次沒有可以避開二青的要害,所以到底能不能活,那就得兩說了。

「狗……雜種!你……沖我……來啊!」

姜辰微弱的聲音響起,雖然聲音不大,但是還是讓眾人都聽了個真切。

姜辰雖然身上痛的厲害,但是他還是聽到了二青的聲音和楚雪的悲呼,微睜開的雙眼,也看到了二青倒下去的場景。

姜辰此時只覺得心裡無比的悲憤,看著眼前的成晃,他第一次察覺到自己的弱小。

以至於自己的朋友在自己的面前生死難料,自己卻做不出絲毫的反應。甚至於連抬起手指都做不到。

「你想死?哪兒有那麼容易。」

成晃的臉上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姜辰此時罵的越狠,他反而覺得越發的爽快。

怒罵,那是無能者的表現!姜辰罵的越狠,在成晃看來,姜辰就越悲憤。

「你恨我,恨不得得吃了我,但是卻做不到,你說氣不氣。哈哈哈哈哈……!」

成晃大笑出聲,臉上儘是得意之色。

隨著他的大笑,同時還不停的揮手,讓懸停著的針,一根根的往姜辰的身上扎去。

「嗯哼!」

姜辰不停的悶哼,他想暈過去,但是卻做不到。越痛,他的意識越發清醒。

「姜辰……」

楚雪抱著二青已然失去意識的身軀,輕聲呢喃著,呼喚著姜辰的名字。

只是她的意識此時也越來越薄弱,她受的傷也絕對算不上弱,她體內的五臟移位,經脈破碎,還能撐著沒暈過去,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奇迹。

不過奇迹沒有持續下去,在她輕喚了兩聲姜辰以後,她也失去了意識,倒在了二青的身旁。

「風行者!你這做的有些過了!」

此時趙長坤出聲了,他看著已然失去意識的二青兩人,又看向還在悶哼抽搐的姜辰,眉頭不由得緊緊皺起。

「過了?怎麼過了?這些人本就是要死的,我讓他能在死之前,在多感受一下這個世界,這是我這個神明,給予他的恩賜!」

成晃的臉上帶著一絲不屑,他顯然沒有把趙長坤的話放在心上。

對他來說,姜辰就是一隻螻蟻。有人會因為把一隻螞蟻分屍,虐殺,而感到慚愧嗎?

「快點解決吧,等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就不好了。」

趙長坤聞言眉頭緊皺,沒有多說什麼。因為姜辰確實是要殺死的人,至於怎麼死,對他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他只是出於心中有些許不忍,再加上擔心引起旁人的注意,想讓成晃儘快送姜辰上路罷了。

作為國家的特殊部門,一切均以國家的利益至上,對於姜辰這種社會不穩定分子,趙長坤還是狠的下心的。

「行行行!真是沒勁!」

成晃聞言臉上閃過一絲不爽,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他此時也算是爽的差不多了,可以直接弄死姜辰了。

「狗雜種……草泥馬……」

姜辰此時還在不停的咒罵著,此刻除了咒罵,他也做不了什麼其他的事情。

姜辰嘗試過看能不能跟自己的那些副人格溝通,但是卻發現一點動靜也無,彷彿那些副人格都消失了。

就連以前可以直接進入的,那些副人格所在的意識空間,現在都進不去。

成晃聽到姜辰的咒罵聲,臉上閃過一絲不快,手微微往下一壓,尚還懸停在姜辰身前的風針,便迅速往姜辰身上扎去。

噗噗噗……

風針入肉的身音絡繹不絕,除了成晃依舊是一臉享受的盯著姜辰被扎穿以外,其餘的人此時都忍不住轉過頭去。

「我們先走吧,在外面等他。」

趙長坤輕說了一句,便直接往別墅外面走去。

對於成晃著獨特的趣味,趙長坤除了覺得噁心以外,也就沒了其他的想法了。

對於成晃這種普通市民覺醒的進化者,他一向都是看不起的。哪怕是成晃的實力比他強。 姜辰此時只覺得意識分外薄弱,他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沒有副人格出來救他,他能明顯的察覺到,自己這次是真的危險了。

「我這是要死了嗎?」

姜辰的意識飄散,感覺四周漆黑一片。

他也曾懷疑自己現在正身處某個副人格的意識空間,但是很快他便否定了。

因為以往在意識空間里,自己的意識非常清晰,甚至能感受到痛,感受到肉體的存在。

但是這一次,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無比的虛弱,覺得四周盡都是虛幻無比。

「這樣應該是死透了吧。」成晃看著姜辰已然停止顫抖的身軀,暗暗嘀咕道。

此時姜辰就想是一個被無數根針扎透了的,裝滿水的氣球一般。渾身的血液順著針孔往外濺灑著。

而扎穿姜辰身軀的風針,此時已經消散,重新化成了微風,在客廳了吹拂著。

「算了,這小子應該是古武者,這種人的命最硬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來手狠的吧。」

成晃暗暗沉吟,然後又揮手從空中凝聚出一枚細小的風針,然後直接朝姜辰的眉心扎去。

噗!

風針輕而易舉的扎穿了姜辰的額骨,發出聲響。

「嗯,這樣就算是大羅金仙下凡也救不活你了。」

成晃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然後直接往後走去。

他沒有注意的是,在他把風針刺入姜辰眉心轉身以後,姜辰的眼睫毛居然微微顫抖了一下,彷彿要蘇醒過來一般。

不過也就只是顫抖了一下,然後就沒了動靜,哪怕是成晃現在回頭,也定然看不到這詭異的一幕。

走到楚雪和二青的身旁時,成晃突然蹲下身子,用手輕輕的摸了一把楚雪那嫩滑白皙的臉蛋。

「哎!可惜了,多好的美人兒啊。那幫粗人,真的是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成晃的臉上帶著一絲遺憾之色,眼底深處更是閃過一絲淫,穢之色。

良久,他緩緩搖了搖頭,站起身來便別墅外走去。因為趙長坤此時正在破損的門口,皺著眉頭盯著他。

成晃不知道的是,在他用風針刺穿姜辰的眉心以後,姜辰意識所在的那片漆黑的空間,陡然升起了變化。

姜辰此時的意識體,正躺在漆黑的空間內,眼眸緊閉。而他的周圍,則站了足足八道身影。

如果姜辰的意識現在能睜開眼睛,他定然能夠發現這八道身影,有四道他都是認識的。

一個是第一次人格覺醒以後,在夢裡遇到的紅衣少年。一個是白衣的儒雅公子,一個是青衫的竹隱,一個則是光著上半身的重瞳男子,不過這個男子此時卻沒有被鐵鏈束縛著。

還有四道身影,姜辰並沒有見過。

其中一人臉上鬍子拉碴,身材魁梧,身上是用著獸皮遮擋著身軀。一個身材高大,身著黑色的華服,一頭長發漆黑入墨,垂入腰間,臉龐充滿威嚴之色。

還有一人身著一身道袍,頭髮花白看著彷彿是名老道士。而另一人也頂著個大光頭,身穿破爛的僧袍,面容蒼老,儼然一副高僧的打扮。

此時八道身影,緊緊的注視著躺在中間一動不動的姜辰,俱都不發一言。

「四世身!看你做的好事!」

良久,身著獸皮的魁梧男子,陡然發出一聲大喝,震得整片空間都在微微顫動起來。

「我只是想讓他依靠自己的力量,過多的依靠我們,他註定完成不了使命。」

重瞳男子眼眸低垂,聲音淡淡響起,不夾雜一絲感情。

「哼,這只是你自己的判斷罷了,我們哪個不是經歷過前世指導的?不照樣過來了嗎!」

黑色華服男子冷哼一聲,顯然他對重瞳男子的說法嗤之以鼻。

「所以,我們都不得善終!」

重瞳男子不咸不淡的接了一句,頓時頂的華服男子啞口無言。

「那你也不該直接意識空間的介面給封印起來,如果不是殺害九世身的人刺破印堂,破開封印,我們怕是只能坐視九世身殞命了。」

青衣竹隱此時也是一改往日的隨和與從容,皺著眉頭指責起重瞳男子。

「楚霸王嘛,畢竟只是一位莽夫,不然也就不會被逼的烏江自刎,靈魂被囚了。」

此時那個紅衣少年出聲了,他的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邪笑,毫不留情的奚落到重瞳男子。

重瞳男子聞言抬起頭來,眼睛看向紅衣少年,眼裡閃過一絲精芒。

紅衣少年對此卻是不感到畏懼,依舊是邪意凜然的看著重瞳男子。

「你們兩位可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白衣公子看向那一道一僧兩個老頭,期待著他們給個主意。

「老衲沒有辦法,不曾經歷過此等危機。」

「貧道也無甚解決之法。」

一道一僧互相對視一眼,然後俱都搖了搖頭,老僧的面容還浮現出一抹凄苦之色。

「死都死了,下一世再來過就是。」

重瞳男子但是沒什麼看法,對他來說,不就是在多一世而已。

「哼!荒唐,九為數之極,這已經是最後一世了,如果這一世再不成功,我們前八世的努力,都付之東流了!」

華服男子又是一句冷哼,狠狠的說道。他的話音一落,整片空間頓時陷入了寂靜之中。

所有的人影都陷入了沉思之中,神色多有不甘。

「好了!既然事到如今,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獸皮男子此時說話了,他的臉色此時無比的凝重,視線緩緩從眾人面孔上打量而過。

「真的要用那個辦法嗎?」

華服男子的語氣中帶有一絲不甘,其餘的人影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神色中依舊充滿了不甘之色。

顯然方才他們互相追問的解決辦法,他們都知道。只是這個辦法代價太大,他們想用其他的辦法代替。

「到了現在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只是希望以後九世身他在少了我們的指引之下,還能夠斗得過他吧。」

獸皮男子的語氣低沉,顯然他也相當不甘,但是卻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上路吧。」

竹隱開口了,他的語氣有恢復了平淡與從容。

「苦熬了五世,如今也到了解脫的時候了。阿尼陀佛……」

老僧的臉上露出一抹釋然,閉著眼睛輕呼了一句佛號。

其他人沒有多說什麼,他們知道,為了不讓前八世的努力付之東流,現在不得不如此做了。

哪怕以後他們都將徹底消散……

八道身影都緩緩散發出白光,緊接著白光越來越甚,漸漸的八道人影俱都消失,只剩下八道白光。

八道白光的光芒無比耀眼,整片漆黑深邃的意識空間都在光芒的照耀下變得通透。

八道光芒在空中微微停留,彷彿是在給世間做最後的道別,然後光芒便直接鑽入姜辰的意識身軀。 姜辰的意識身軀上光芒大作,連帶著他的現實軀體也綻放出刺目的白光。

「嗯?怎麼回事?」

白光把整個客廳照的通透,門外正打算離去的趙長坤俱都驚愕的轉過頭來。

「你做了什麼?」

趙長坤伸手遮住了眼睛,一臉嚴肅的看向身旁的成晃。

「我什麼也沒幹,鬼知道發生什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