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輛車打開,露出一張頗為英俊的年輕男人,男人朝著他歉意的笑了笑說,「不好意思啊,我是新手,剛才在倒車呢,沒注意到你們過來,就直接衝上前了。」

「你怎麼那麼大意?現在我們的車走不動了。」

「這樣啊,你們要是有急事的話,那就先開我的車好了,我的車還好好的呢,不信,你看看。」

他說著,發動了車子。

男人探了探頭,看到車子真的在運行,開口想說回去跟自己的人商量一下。

可就在他轉身的剎那,坐在駕駛座的年輕男子從車裡跨下一隻腳,右手則拿出槍,抵住了他的腰側,森冷著聲音說:「別動,再敢動,我就要了你的命。」

「你是什麼人?」

「我是你爺爺。」楊樂挾持這男人說,「配合我走過去,記住不要聲張。」說著話,他又把手上的槍,向前送了送。

男人嚇得臉色一白。

楊樂唇角扯出一抹冷然的笑容,緊接著左手手起手落,將一枚針刺入了男人的腰窩裡。

男人的臉色一變。

「你對我做了什麼?」

「一些毒罷了,解藥在我手裡,你乖乖的配合,我自然會把解藥給你,你如果不配合,就等著五臟六腑被腐蝕而死吧。」

楊樂說完,笑著推著男人往前走。

無限州官 到了那輛報廢的車跟前,楊樂敲了敲車窗。

留下來看守裴娜的男人,見他們走了過來,連忙把裴娜藏在了身後,緩緩地降下車窗后,疑惑的打量著楊樂,同時問自己的同伴:「你怎麼去了那麼久,還帶來了人?」

楊樂代替男人回答,笑著說:「哦,我把你們的車撞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聽他說,你們還有急事要辦,所以想把我的車,暫時借給你,等回頭你們再還我就是了。」

「不用了,我們會另外找別的車子,你走吧。」

「這樣啊,那你方便不方便,留一個電話?我現在手頭上,沒有那麼多的錢,你們修理車子的錢,我回頭給你們。」楊樂和和氣氣的,半點也看不出異色。 第1344章雙方開始交手

第1344章雙方開始交手

車裡的裴娜,在看到楊樂的時候,眼珠子就瞪得溜圓。她是希望他過來救自己,可沒想到他來的那麼迅速!心裡的惶恐和無助,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消失了大半。

裴娜拚命忍住自己的情緒,不讓車裡的人看出自己的異樣。

但饒是這樣,坐在駕駛座的男人,還是察覺出了一絲絲的不對勁,不耐煩的說:「沒有,不用你賠錢,我們自己會處理。」同楊樂把話說完,他又朝著自己跌同夥喊,「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找車。」

「我……」站在楊樂前面的男人,結結巴巴的想要說話,可緊張之下,竟然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坐在駕駛座的男人,神情越發的警惕。

楊樂知道事情不能再耽擱下去,抬起腳猛地用力,將他往旁邊一踹,緊接著就用手的槍,去射殺車裡的男人。

嘭嘭嘭!

連著三槍響起,車子里的男人的胳膊上中了一槍,他試圖把車窗關起來,但沒等他有動作,楊樂又一槍打下來,子彈精準的射穿了他的腦門。

我要做門閥 裴娜被濺了滿臉的血,嚇得大叫了起來。

楊樂上前一步,把車門打開,想要把他拉出來,可剛彎下腰,身後忽然一陣風刮過。他機警的回頭,便看到方才被自己挾持的那人,拿著刀子朝他扎了過來。

下意識的轉身躲避,但躲到一半忽然意識到,裴娜就在身後,自己若是躲開,遭殃的肯定是她。

楊樂頓住了身子,硬生生的扛下了這一刀。就在男人靠近他的時候,他握緊了槍,對準了男人的腹部開了一槍。

子彈射穿了臟腑,男人神色一愣,幾秒之後,捂著肚子,踉蹌著後退。

最後,噗通一聲倒在了血泊里。

楊樂確定他死了,捂著自己的胸口的刀子,伸出手對裴娜說,「他們已經死了,趕緊出來。」

裴娜睜開眼睛看到楊樂,眼淚嘩嘩的往下流。

重生之都市妖祖 緊緊地握住楊樂的手,從車子里爬出來,她渾身發軟的抱住他,說:「你怎麼才來?剛才我差點就死了……」

她說著,手攥成拳頭,不停地捶打他。

楊樂的一張臉,煞白的沒一丁點血色,握住她的手,說:「你輕點,再這麼捶下去,今晚我就要去見閻王了。」

裴娜這才注意到,他身上有傷。

手無足措的摸著他流出來的血,問:「怎麼辦?要不要打120?」

「讓他們過來,這裡的兩具屍體,還有我帶的槍,該怎麼解釋?」楊樂疼得嘶了聲,說:「拿我的手機,撥打宮瀚的電話,告訴他我這邊有點麻煩,讓他過來解決。打完之後,你扶我上車,咱們去我熟悉的一家醫院,處理傷口。」

「好。」

裴娜從他口袋裡,摸出手機,給宮瀚撥打了電話,報上了地址。

然後扶著他往車上走。

……

楊樂坐到車裡,身上流了好多的血,根本沒辦法開車。

裴娜哆哆嗦嗦的掏出鑰匙,去開車,結果因為緊張,好幾次都沒有對上,氣的她眼淚簌簌地往下掉。

楊樂看了她一眼,說:「哭什麼?是為了我哭嗎?」

「你到現在,還有心思開玩笑?」裴娜又氣又惱又生疼,恨不得再給他幾拳頭,讓他閉上那張欠揍的嘴。

「沒開玩笑,其實我他媽的快痛死了。」楊樂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說,「娜娜,這次我救了你,我們之前的事情算是扯平了,對不對?」

「之前的什麼事?」

裴娜跟他裝糊塗。

楊樂伸手去捏她的鼻子,可牽動了傷口,一小股血嘩啦嘩啦又流了下來。

裴娜嚇得不敢再跟他開玩笑,「你別亂動,不想要你的命了?我這就帶你去醫院。」

她說著,深吸了口氣,鎮定下來把鑰匙插到了鎖孔里。

楊樂握住她的手,「你不答應原諒我,我就不走了,乾脆死在這裡算了。」

「楊樂,有你這麼臭不要臉的要求別人原諒你的嗎?」

裴娜惱怒,更多的是氣他不珍惜自己的身體。

楊樂笑著說,「有啊,我不就是一個。」

從契約精靈開始 兩個人僵持了好一會兒,裴娜最終妥協。

她跟他之間,向來是她拿他沒辦法的。

……

開車送楊樂到醫院那邊,醫生立刻開始給他縫合傷口。

裴娜在外面等著的時候,想起來剛才那兩個人說的話,立刻給慕洛琛打電話,「阿琛,剛才蕭雁南的人過來襲擊我,我現在沒什麼事,不過他手底下的人說,蕭雁南另外還抓了兩個人,估計已經得手了,你看看家裡少了什麼人。」

通知完了慕洛琛,裴娜的心依然沒辦法平靜下來。

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想著一牆之隔的楊樂,只覺得腦子裡亂糟糟的。

……

而另一邊。

慕洛琛接到裴娜的電話,立刻聯絡了安家那邊呢,得知沒什麼受傷,心先是放鬆了一下,緊接著又緊繃了起來。因為他想到了,自己忽略的一個地方——A市!

帝都這邊圍成了銅牆鐵壁,A市那邊卻幾乎沒什麼防備!

蕭雁南若是趁著這段時間跟他交手,暗地裡偷偷派人去A事抓人,那現在應該已經得手了!

慕洛琛拿起電話,立刻撥了慕老太太的電話號碼。

接電話的人是唐瀟瀟,而不是慕老太太。

唐瀟瀟在電話那頭說,「奶奶和三嬸今天一起去給爺爺掃墓了,到現在還沒回來,洛琛哥,你是找奶奶有什麼急事嗎?要不要我派人去找找奶奶?」

「不用,你就在家裡等著,哪裡都別去,也別聯繫任何人。聽我的話,瀟瀟,現在慕家外面不少人在盯著你們,你和知寒照顧好孩子,其他的事情我來解決。」

掛斷了電話,慕洛琛的腦子的瘋狂的轉動。

奶奶和三嬸,一定落在了蕭雁南手裡,只是現在蕭雁南還沒行動,所以沒透露出消息給他。

想要贏得蕭雁南,就要在速度上贏了他。

是!

必須這樣!

慕洛琛來回在房間里踱步,最後朝著門口喊:「文達,你立刻去告訴之前部署的人,告訴他們現在立刻動手!」 第1345章尾聲:生死局

第1345章尾聲:以命換命

「不是說三天以後再動手嗎?少爺,現在動手會不會太倉促?」

「時間來不及了,你聽我的命令行事,等回頭我再跟你解釋。」

「是,少爺。」

……

周文達離開安家,去布置另一邊。

慕洛琛則走到何漫楓所在的房間,把蕭雁南綁架了慕家人的事情,跟她說清楚,並告訴了她今天要立刻行動的事情。

何漫楓聽了,面露震驚和愧疚,「對不起,慕先生,是我連累了你。」

慕洛琛說,「不用跟我說對不起,在我決定幫你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何小姐,提前行動,危險會大大的增加,到時候計劃一旦實施,我可能有顧及不到你的地方,希望你……」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甘願承擔,最壞的結果也不過一死。」

何漫楓知道,蕭雁南一定綁架的是他最重要的人,就像當初他綁架了她的父母,來威脅她一樣。

只是,這次不同的是。

四年之前,她懦弱的逃跑了,害死了那麼多人。

現在,她不會再逃避。

拼了這條命,她也會阻止蕭雁南再繼續害人。

慕洛琛的確是這個意思,因為準備的不充分,所以中途任何人都有可能發生意外,不止是何漫楓,連他自己也是一樣。

只不過何漫楓是關鍵人物,若是她臨陣脫逃了,那整個計劃都會全盤皆輸。

現在何漫楓這麼坦然的跟他說,早已準備好了赴死。

那他也不會再給自己留後路,會拚死一博。

慕洛琛輕輕的拍了拍何漫楓的肩膀,說:「何女士,我們走吧。」

「嗯。」

推著何漫楓上了車,慕洛琛告訴了司機,按照計劃的路線往何家的方向行駛。

何漫楓回國,重回老家去看看在情理之中,江家在這個時候埋伏,也是最有可能的。

每一步都計劃到最逼真的地步,才不會讓蕭雁南懷疑。

車子緩緩地向前行駛了一個多小時,最終開到了何家的老宅。何家的老宅是特工部的家屬院,很多人早已經搬走,剩下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紀,或者對這個地方有感情的人。

經過樓道口,一位穿著黑黃色圖案唐裝的老太太,眯著渾濁的眼睛,打量了何漫楓半天:「小楓,是你嗎?」

何漫楓仔細看了眼那人,認出了是一樓的張奶奶,含著淚說,「張奶奶,是我。」

張奶奶確定她就是何漫楓,捧著她的臉看了半天,又低頭看到她坐在輪椅上,驚訝、痛心的問:「孩子,你的腿怎麼瘸了?」

殘疾人被問到傷殘部位,一般會露出不喜,可和漫楓聽到老太太問起這個問題,非但沒有不喜,還很溫柔的說:「這件事說來話長,張奶奶,我改天再跟你說行不行?」

「行,行。」老太太連著說了幾聲,然後拍了下腦袋,說:「瞧我這記性,差點忘記重要的事情。小楓,之前你爸爸被人抓走的時候,留給你的有一些東西,你看要不要拿回去?」

「什麼東西?」何漫楓從沒聽過,父親還留給她的有東西。

張奶奶說:「是一個盒子,我沒打開過,所以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本來,幾年之前,我就應該交給你的,可你一直不回來,我也就給你保留著了。」

「麻煩你了張奶奶,我讓別人幫我去拿可以嗎?我想現在回家看看。」何漫楓道。

「好,你趕緊回家看看吧,這麼多年,我都讓人給你們家打掃呢。你能搬回來住,最好了。」

何漫楓點了點頭,說:「張奶奶,有機會我一定會回來住的。」

如果她能活著從蕭雁南手裡回來,她會搬回到家裡住。

……

和張老太太分開后,慕洛琛帶何漫楓會了她家。

計劃一旦開始,中途誰都有可能死去,至少讓何漫楓在看她的家一眼。

何漫楓獨自一人在房間里待了半個多小時,出來的時候,眼睛紅紅的,明顯是哭過了。

她沒有任何留戀的對慕洛琛說,「好了,我已經看完了,我們走吧。」

慕洛琛把一個盒子遞到她跟前說,「這是從那位張奶奶那裡拿回來的,你看看吧。」

何漫楓握緊了木盒,不停地摩挲著,好幾次想打開,最後還是把盒子放到了家裡的一個柜子上,說:「不看了,等我回來再看。我若是回不來,那就請慕先生,埋葬我的時候,把這個東西一併埋到我的墓地里。」

不知道父母被埋在哪裡,若是她沒辦法陪著他們,那便讓她跟父親留下的東西,長埋地下吧。

慕洛琛聞言,緩聲道,「好。」

……

離開了何家,一行人坐上車,準備離開。然而就在這時,何漫楓和慕洛琛所在的車的側方,忽然發生了爆炸。

爆炸衝擊力,將整個車子都掀起,又重重的落下。

其他的人聽到動靜,企圖上前救援,但從四面八方湧出來了不少人,朝著何漫楓和慕洛琛的的方向沖了過去。

此刻,車子里何漫楓和慕洛琛還在暈眩之中。

為了達到逼真的效果,他們沒有做任何防護措施,只是將炸彈的威力,減少了一半。

但饒是如此,也有他們受的了。

慕洛琛緩過神來,看向何漫楓,問:「何女士,你感覺怎麼樣?」

何漫楓捂著自己在顛簸中,被撞破的腦袋,說:「我還好,只是有些流血……」

話音未落,車窗忽然被人砸開,緊接著車窗外有人伸出手,把何漫楓拖了出去。

聽到她的尖叫聲,慕洛琛把自己這邊的車門也踹開,從車裡爬了出來。

車外所有人早已打作了一團,何漫楓被抱著挾持到了路邊,那人用匕首指著何漫楓的脖子,說:「你們都別過來,不然,我就殺了她!」

慕洛琛邊向她走近,邊說:「你們想要什麼,我都能滿足,只要你們能放了她。」

「我想要她的命!是她害了江晨!江晨對我有恩,可最後因為她不得好死,我要讓她為江晨償命!」男人說著,猛地把匕首刺下來。 第1346章尾聲:等著我,我這就去接你

慕洛琛猛撲上前,把他的匕首撞到了一旁,然後拉著何漫楓,將她甩到了一旁,他自己則和那個『惡徒』打鬥了起來。

何漫楓癱坐在地上,卻出奇的平靜。

其實從那個男人刺下來時,她就知道他根本不會傷到她。

因為這個局是慕洛琛布置的,他無法對天寶的生母下手。在他跟她說計劃的時候,她就發現了,這個計劃的不足之處——明明只要讓她受傷,就可以引誘蕭雁南入陷阱,但慕洛琛捨棄了這種法子,而採用虛假的擴散消息,來吸引蕭雁南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