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扔下一句話后,走出了房間。

咔嗒一聲關門聲響起,蘇瑾年跌坐在了地上。

胸口窒悶的喘不過氣來,她緊緊地抱著自己,嗚咽著出聲。

不甘心,好不甘心……

明明她和洛琛才是一對的,為什麼會出來葉簡汐。

如果沒有她,沒有當年那件事……

她不會錯過洛琛的。

真的好不甘心……

心頭的怨氣和怒氣夾雜在一起,不停地衝撞著蘇瑾年的心。

一次比一次強烈……

慕洛琛又給容子澈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先預備好假的離婚證。

若是真的追不回來那個錄音器,他只能用假的離婚證,來騙蘇瑾年……

不然,一旦錄音器落到裴老爺子手裡,不止慕家,沈家、容家也都會受到牽連,他絕不能看著他們陪著慕家一起覆滅。

容子澈得知蘇瑾年放了錄音器在他口袋裡,破口大罵:「她是不是腦子吃屎了,這麼對你?靠!她現在在哪裡?你把她交給我,我逼她說出來。」

「現在不是對付她的時候,那個錄音器是關鍵,我昨天和清華的談話,錄到了裡面。」

慕洛琛淡聲說道。

容子澈忽然想起來,昨天晚上自己也跟慕洛琛說話了,不過他在慕家休息到酒醒就離開了。

自己和洛琛,好像沒說什麼關鍵的話。

早知道蘇瑾年這個娘們放了錄音器,他就應該自己跟洛琛說,也比洛琛跟沈清華說好。

只要裴老知道清華和洛琛不是真的不和,肯定能猜測到兩人是在合謀騙他!

靠,蘇瑾年這個臭娘們!

真是平日里不吭不響,一有動作把他們全部往死里拉!

容子澈心綳的緊緊地:「我立刻派人去找,咱們一起去找那個錄音器。」

「嗯。」

兩人動用了手上所有的力量,去尋找關於錄音器的下落。

可一直到傍晚,都沒什麼線索。

蘇母從慕家離開后,半道去了一條小食街,給蘇父買了早餐,那條小食街的人流量大,且監控器不全,根本沒辦法完全確定,有多少人接近過蘇母,誰拿走了她身上的錄音器,就更不能確定。

夜幕降臨。

慕洛琛回了慕家。

車子停下來,他徑直往二樓走。

蘇瑾年的卧室前,兩個警衛守著門口,見他來了,自動打開了門。

慕洛琛緩步走入房間,打開了燈,看到她坐在地板上,眉頭皺緊:「瑾年,錄音器在哪裡?」

「你跟葉簡汐什麼時候離婚?」

蘇瑾年抬眸,固執的望著他。

慕洛琛頓了十幾秒,沉聲道:「很快。」

「有多快?明天,還是後天?」蘇瑾年又問。

慕洛琛心裡不耐,臉上沒顯露出來:「最遲後天。」

蘇瑾年聞言,嘴角彎了彎:「那你什麼時候,把你們的離婚證,交到我手上,我什麼時候把錄音器給你。」

慕洛琛沉默的睇著她幾秒,然後問:「瑾年,我們非要到這一步嗎?你從來不是咄咄逼人的。」

蘇瑾年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也多了几絲恨意,「阿琛,不是你逼我走到這一步的嗎?本來,我打算帶著孩子離開的,我想走到遠遠的,不打擾你和簡汐的,可是我準備離開了,你卻出現了,你對我關懷備至,你允諾會跟我結婚。」

他給了她最美好的一切。

卻最後,讓她發現這一切都是假的……

慕洛琛無聲的望著他,沒說話。

真的是他把她逼到這一步的嗎?

從她回來刻意的接近,到她懷孕,以及後面的種種……

有誰在背後推動……

他不相信,瑾年對裴錦德的所作所為,一點都不知情。

原本這些話,他想說給她聽的。

可現在看著滿眼恨意的她,他忽然覺得,哪怕自己說了,她也不會聽。

或許,會覺得他說的都是假話,會更加恨他罷了。 第560章離婚同時結婚?

假的結婚證第二天製作了出來,慕洛琛從容子澈那裡接過結婚證,面色淡漠到可怕。

「你要不要跟嫂子說一聲?」

容子澈忍不住提醒。

慕洛琛搖了搖頭:「現在不能說。」

裴錦德懷疑他跟簡汐的關係,一定會加緊盯著簡汐那邊,這個時候無論他去見簡汐,還是派人過去,都會引起裴錦德的注意。

若是裴錦德因此,確定了他和簡汐的真正關係。

那現在做的一切,都會半途而廢。

這次計劃關係到那麼多人的前途,他不能因為一己之私,而讓計劃失敗。

「那好,等以後再解釋吧。」

容子澈道。

和容子澈分開后,慕洛琛拿著離婚證,回了慕家。

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蘇瑾年卻沒有在房間里,而是在院子里的草坪上,鋪了一張兩平見方的毯子,雙手抱膝,下巴抵著膝蓋,雙眸無光的看著門口的方向。

見到他回來了,她動了動,仰頭看著他問:「離婚證呢?」

綠草獨有的味道在鼻尖縈繞,可幕洛琛一點也沒有心曠神怡的感覺,而是被蘇瑾年此刻的模樣,壓得重重的喘不過氣來。

從兜里掏出離婚證,遞到她跟前。

慕洛琛說:「這是離婚證,瑾年,錄音器在哪裡?」

蘇瑾年接過離婚證,手指摸索著證件,嘴角微微的扯起笑容,只是那笑容有些恍惚,像是靈魂遊離在了身體之外。

看了離婚證好一會兒,她攏了攏身上披的楓紅色披肩問:「這證件不會是假的吧?阿琛,你是不是又在騙我?」

慕洛琛眉心一皺:「你覺得我騙你的話,可以去民政局查查檔案。」

蘇瑾年直勾勾的盯了他兩秒,笑著說:「那好,等著我查出來了,我再告訴你,錄音器在哪裡。」

「瑾年!」

儘管心裡的一再的告訴自己,對著她不要生氣,可聽到她這句話,慕洛琛還是忍不住的暴躁了起來。

「你生氣了?阿琛,你知道我有多生氣嗎?我現在,恨不得立刻死了。」

蘇瑾年面上笑著,聲音里卻充滿了恨意。

慕洛琛手指緊緊地攥成了拳頭,和她對視了幾秒,說:「現在就去查。」

「好。」

慕洛琛掠過她準備走,可蘇瑾年卻在他經過自己身邊的剎那,抓住了他的手,「我的腳麻了,你抱著我。」

慕洛琛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

但最後還是抱起了她。

依偎在他懷裡,蘇瑾年閉上眼睛,斂去了眸底所有的恨意。

她這一生,只愛過他一個人,所求不過是和他一起幸福的度過餘生,可只是這麼簡單的要求,她也不可能得到了。

他厭惡她,愛上了別的女人。

她能感覺到的,哪怕她靠著要挾,一次次的讓他跟自己親近。

也能感覺到,他的心離她很遠……

可就這麼認輸,她心有不甘。

坐上車,兩人向著民政局的方向出發。

慕洛琛打了一通電話,讓民政局的人晚下班一些。

掛斷了電話,慕洛琛一言不發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冷峻的面上,像是籠了一層冰霜,讓人望之生出難以親近的感覺。

蘇瑾年偏偏依靠在他身邊,臉頰貼著他的胸口,敘說著兩人以往的種種。

夏日的衣衫很單薄。

哪怕車裡開車空調,兩人緊貼的地方,很快滲出了一些汗意。

慕洛琛手落在她窄窄的肩膀上,將她拉開:「瑾年,你還沒跟我說過,四年前,你為什麼會離開?」

蘇瑾年本來因為他拉開自己,心裡不痛快,卻在聽到他問起這個問題的時候,神情怔了一下。

「你終於想起來問我這個問題了。」

停頓了一分鐘左右,她笑著說道。

慕洛琛往旁邊坐了一些,拉開兩人的距離,側耳做傾聽的樣子。

蘇瑾年身體軟綿綿的倚靠在車座上,輕聲道:「當初我和涼暖一起被綁架,那群綁匪把我們帶到了山裡,到那裡之後,我和涼暖在一起,伺機準備逃跑。可是,跑出來的時候失敗了,涼暖為了逃跑,把我一個人丟下。」

「我當她是親姐姐,可是她卻把我丟下了。」

蘇瑾年咯咯的笑了兩聲,滿是嘲諷,「等著她跑了之後,那些綁匪追上了我,我中了一槍,從山坡上滾了下去。」

「原本,我以為我死定了。」

「可醒來后,我發現自己一個人,被關在了一個很黑的山洞。」

「我試圖從山洞離開,可是不行,我身上的傷一直沒好,而且洞里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我只能一個人待在原地。」

「再後來,有一個人也進了山洞,我知道他是救我的人,求著他放我走,可是沒有……」

「每天到一定的時間,那個人送飯過來,然後跟我說話。」

「他不停地跟我說,我家裡人已經拋棄我了,讓我別抱著希望等下去。我開始的時候,還會反駁他,可後來,我漸漸的被他的話蠱惑了,覺得所有人都拋棄了我。阿琛,你知道絕望的滋味是什麼嗎?」

蘇瑾年說到這,忽然抬眸望著他。

慕洛琛扭過頭看著她,目光深深的望進她的眼底,蘇瑾年的眼睛里沒有任何淚光,卻讓人感覺到,莫名的悲傷。

他心頭微微動了下,然後搖了搖頭。

蘇瑾年抽了抽鼻子,說:「……我那個時候,就絕望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我都被困在那裡,每天聽著那個人講重複的話,每天一個人在黑暗裡,沒有時間概念,也沒有任何可做的事情,每分每秒,我都感覺自己要瘋了。」

蘇瑾年呼吸急促了起來,伸手抓住慕洛琛的手,淚水簌簌地落下來,「我曾經期盼著,你會過來的,阿琛。」

她一直期盼著他找到自己。

可是整整三個月。

一百天……

他都沒過來。

手掌貼著她的臉頰,慕洛琛喉結滑動了兩次,有些艱難的說:「那個時候,你家裡人說,找到了你的遺體,我回來的時候,你遺體已經被焚燒了。」

對著一堆骨灰,他怎麼查。

蘇瑾年落著淚,說:「當年我怪你,可是阿琛,現在我回來了,我花費了四年的時間,才讓自己好好的站在你面前,我們不能重新開始嗎?阿琛,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之前的一切,我們都忘記,好好的開始,好不好?」

蘇瑾年一遍遍地說著,聲音充滿了哀求。

慕洛琛僵坐了許久,垂在身側的一隻手,緩緩地抬起來,落在她的後背上,「好。」

蘇瑾年聞言,猛地展開雙手,抱住他,淚流不止。

慕洛琛看著懷裡痛哭不止的人,眼裡一閃而過的不忍。

到民政局的時候,蘇瑾年眼睛哭腫了,聲音也變得沙啞不堪。

可還是堅持下了車。

民政局這個時間已經下班了,等著兩個人的是一個五十多歲左右的中年婦女,見到兩人,她笑著引著兩人到了辦事大廳。

然後打開電腦,調出了慕洛琛和葉簡汐的電子檔案。

蘇瑾年看著檔案上,明明白白的寫著,兩個人都是離婚的狀態,聲音沙啞的說,「阿琛,我們今天就結婚好不好?」

慕洛琛神色一頓。

蘇瑾年敏感的問:「你不想嗎?」

慕洛琛扯起嘴角的笑容,說:「不是,我沒帶證件。」

「我帶了。」

蘇瑾年笑著,拿出兩個人的身份證。

慕洛琛嘴角拉平:「你什麼時候有了我的身份證?」

「在你房間里拿出來的,阿琛,你不會怪我吧?」蘇瑾年小心謹慎的看著他。

「怎麼會。」慕洛琛淡淡地說著,扭過頭吩咐辦事人員,「給我們辦結婚證。」

辦事人員和慕洛琛對視了一眼,然後對蘇瑾年說:「對不起,蘇小姐,今天沒辦法辦,我同事都下班了,我也沒辦法給你們拍照片,要不這樣,你們先回去,明天再來。」

蘇瑾年聞言,面色一冷:「我們今天就要,不就是攝影師嗎?我們找過來就是。」

說著,她拿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辦事人員為難的看著慕洛琛。

慕洛琛不著痕迹的對著她點了點頭。

蘇瑾年打完電話,滿心歡喜的走到慕洛琛跟前說:「阿琛,我已經聯繫了攝影師,他很快就來了。」

「嗯,好。」

等了大概十分鐘,攝影師就過來了,給兩人快速的拍完證件照。

蘇瑾年把照片遞給了辦事人員,催促道:「現在可以辦了吧。」

辦事人員笑著接過證件照,然後拿出兩個新的結婚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