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一雙雙羨慕嫉妒恨的目光,齊刷刷地看向葉修。

而沈青瑤在微微愣怔之後,卻是超級高興,歡蹦地叫道:「太好了,葉大哥,我們運氣真好啊!」

她真的以為彼岸電影院做了這樣一個超級優惠活動,葉修心裡可是明亮,他才不相信什麼第一百個買票的能夠得到這張超級金卡!

之所以會有這樣一個小插曲,葉修知道一定是王永川安排的,他這樣做,無非是想對自己示好。

微笑搖了搖頭,葉修大方接過那張超級金卡,說道:「替我謝謝你們王老闆。」

轉過身,葉修將那張質感不凡,金光燦燦的超級金卡,遞給沈青瑤,笑道:「瑤瑤,給你吧,以後你可以隨便來這裡看電影了。」

沈青瑤有些受寵若驚,道:「葉大哥,你真的打算給我?」

「當然。」葉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葉大哥,你太好了!」沈青瑤歡喜得一把緊緊抱住葉修,絲毫不介意自己胸前規模不小的俏聳,正擠壓著葉修的胸膛。

眼鏡青年氣憤憤不平地衝到葉修面前,質問道:「你是不是他們電影院找的托兒?」

他不明白,像葉修這樣一個相貌平平的男人,何德何能,竟有這麼天大的幸運,不僅得到超級金卡,還有超級美女相伴,他覺得這不公平!

眼見突然冒出這樣一個人,葉修和沈青瑤都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這位兄弟,請你自重。」葉修皺起眉頭,冷冷說道。

「還裝什麼裝?」眼鏡青年神經質地大笑道,「你他媽分明就是托兒嗎?還裝出一副人生贏家的樣子?騙幾把誰啊!」

沈青瑤氣得怒聲道:「喂,你胡說八道什麼?什麼托兒?」

「不是托兒?」面對沈青瑤這個超級美女,眼鏡青年的語氣緩和了不少,不過還是帶著嘲諷的口吻說道,「要不是托兒,這位美女,你居然和他在一起,未免眼光也太差了吧。」

他仗著自己長得帥,以為自己這樣說話,美女也不會生氣。

誰知沈青瑤氣得罵道:「你以為誰都像你這麼心理陰暗啊!」

被沈青瑤這樣一罵,眼鏡青年惱羞成怒,低聲罵道:「臭表子!」

「你說什麼?」葉修一把揪住眼鏡青年的衣領,陰沉著臉問。

「我說她是……」眼鏡青年大笑著說。

退後讓爲師來 不等他話說完,葉修已一個大嘴巴扇在他臉上,罵道:「你個臭傻逼,垃圾廢物,你再說一句。」

眼鏡青年被一葉修一耳光扇得嘴巴出血,大怒欲狂,大叫著要撲向葉修,狠咬他一口。

葉修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接連幾個耳光,噼里啪啦,狠狠扇在他臉上。

瞬間打得眼鏡青年懵了。

「滾你媽的!」葉修又是反手一耳光,將眼鏡青年抽翻在地。

眼鏡青年被打得清醒過來,大罵著翻身而起,像瘋狗一樣,正要撲向葉修的時候,突然一隻白胖的手,從他身後,搭在他肩膀上。那貌似輕輕的一搭,卻讓眼鏡青年瞬間動彈不得。

「草泥馬!你是誰?幹什麼!」眼鏡青年轉過頭,怒吼問道。

「我嘛,姓蔡,至於名字,你還沒資格知道。」眼鏡青年身後那個人,輕笑一聲說道。隨即輕輕推了眼鏡青年一把,頓時推得眼鏡青年一個踉蹌。

「你麻痹!」眼鏡青年怒叫一聲,轉身正要撲上去,但看到身後那幾個人時,卻霎時驚呆了。只見共有三人,居中一個,穿白色短袖襯衫、黑色西褲,身材微微發福,正是彼岸電影院經理蔡小福,在他旁邊,站著兩個雙手環抱於胸,目光傲然的彪形大漢。

兩個彪形大漢身上散發出的雄壯氣息,頓時將眼鏡青年震懾住,不敢作聲。

蔡小福微微一笑,指了指葉修,對眼鏡青年說:「這位葉先生,是我們彼岸電影院的貴賓,你竟敢對他如此無禮,哼,今後彼岸電影院,終生禁止你進入!」

旁觀看熱鬧的那些人,頓時紛紛咋舌,呆住了。

眼鏡青年也是聽得眼角抽搐,神色慘淡。

「還杵在這裡幹什麼?」蔡小福猛然臉色一沉,沖眼鏡青年喝道,「還不滾蛋!」

那一刻,眼鏡青年眼中既充滿了羞辱,又是憤怒不甘。

「他媽的,是想讓老子扔你出去是吧。」蔡小福左邊那個彪形大漢,將手指扳得爆響,喝道。

眼鏡青年嚇得渾身一顫,還嘴硬道:「今天的事,老子會記住的!」說話間,忙不迭地轉身,踉踉蹌蹌,落荒而逃。

「真他媽的瞎了狗眼!」看著眼鏡青年的背影,蔡小福罵了一句。

葉修雖然狠狠教訓了眼鏡青年,但想到自己兩次來電影院都不得不打人,也是有些無奈地暗嘆口氣。

「瑤瑤,我們去看電影吧。」葉修沖沈青瑤露出一個笑,說。

後會無妻 正在這時,蔡小福道:「葉先生,請留步。」

葉修微微一怔,皺起眉頭道:「蔡經理,有何指教?」

他雖然接受了那張超級金卡,但並不代表他已經答應加入他們古武王家。畢竟這樣一張超級金卡,對於彼岸電影院和古武王家來說,根本不算個事兒,要是僅僅憑這個就讓葉修為他們古武王家效力,哪有那麼容易?

葉修之所以接下這張超級金卡,完全是因為看在王永川表現出的誠意,給他一個面子。不然,他才不稀罕什麼超級金卡!

「葉先生言重了,指教不敢當。」蔡小福語氣十分和善地說,「我只是想要給葉先生致一個歉,以後我保證,絕對不會讓今天的事發生在葉先生身上。」

「蔡經理客氣了。」葉修淡淡道,隨即問,「還有什麼事嗎?」

「沒有了,」蔡小福十分客氣地說,「祝葉先生和沈小姐觀影愉快!」

「告辭。」葉修淡淡說了一句,轉身和沈青瑤向樓上電影廳走去。 沈青瑤一路走著,神情愣怔,直到進入電影廳坐下,才問葉修道:「葉大哥,你和那個蔡經理認識嗎?」

「算是吧。」葉修淡淡說了一句,並沒有多說。

不一會兒,整個電影廳里暗下來,前方大屏幕上,《宇宙之墟》這部好萊塢大片開映了。

這是一部3D科幻電影,沈青瑤戴著3D眼鏡的樣子,看起來時尚而靚麗,電影才剛開始,她的身子就像是骨頭軟了一樣,溫軟地靠在葉修身上,像靠著戀人堅實的肩膀。

葉修以為她發生什麼狀況了,卻聽她俏皮地輕輕咯咯一笑,撒嬌又得意的樣子。

「這個小妖精!」葉修苦笑著搖了搖頭,任由她倚靠著自己。

前方大屏幕上,電影很快進入一個四周蒼黃,瀰漫著古老歷史氣息的場景中……

隨著電影推進,葉修很快理清這部電影的主線,是說聖達亞上的某個古老種族,即將面臨滅頂之災,需要派遣使者,尋找古老預言中的宇宙之墟,取回聖物,化解那場危機。

而實際上,那一個古老預言是一個陷阱,在宇宙之墟中,正有一個巨大的陰謀要上演。這個陰謀,不僅牽涉到聖達亞星球,更牽扯到遙遠的地球。

在主角在內的幾位使者踏上前往宇宙之墟的旅途時,來自地球的一艘艘宇宙戰艦,也正氣勢恢弘地前往宇宙之墟,大戰一觸即發!

雖然覺得電影劇情有些胡扯,但葉修不得不承認,好萊塢的電影,畫面特效的確製作精良,恢宏磅礴,讓人嘆為觀止。

就在葉修和沈青瑤觀看電影的時候,在彼岸電影院三樓那間居高臨下的屋子中,蔡小福和王永川正在說話。

「葉修居然接受了我們電影院的超級金卡,倒讓本座沒想到。」王永川微笑著說,眼中掩藏不住淡淡的意外之喜。

畢竟昨晚他和葉修的那次見面並不愉快,他原以為葉修完全不把他們古武王家看在眼裡,此番贈送超級金卡,也只是一個試探,試探的結果,讓他有些意外。

不過站在旁邊的蔡小福,卻似乎並不像王永川那麼樂觀,微微皺著眉頭,說:「王部長,他雖然接受了我們的超級金卡,但我見他的態度,好像並沒有什麼改變,只怕……」

「小福啊,」王永川笑道,「凡事不可操之過急,這個葉修並非池中之物,若想他為我們王家所用,這點誠意,肯定是遠遠不夠的。」

蔡小福恭敬道:「王部長說的是。」

頓了頓,他又問道:「王部長,明天震南集團林公子訂婚,林震南已經將請柬送來了,你要去嗎?」

「去,當然去。」王永川很爽快地說,「我聽說和林公子訂婚的,正是九盟集團現任總裁沈清雪,嘿嘿,沈家居然和林家結親聯合,實在有意思,這種事,我怎麼能不去看看呢。」

蔡小福沉吟片刻道:「王部長,要是沈家和林家聯合了,那以後對我們王家……我們要招攬葉修只怕很困難了。」

「小福,你錯了。」王永川微笑搖手道。

「呃?」蔡小福聽得一怔,隨即恭敬道:「請王部長指教。」

王永川悠悠笑道:「小福啊,你或許沒想到,要是沈清雪真的嫁入林家,對我們招攬葉修,絕對是一個天賜良機,你仔細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

蔡小福怔怔地想了想,片刻后臉上露出恍然的笑,道:「王部長所言甚是。」

電影大廳里,葉修完全被《宇宙之墟》這部電影的節奏帶著走了,完全沉浸其中。不過,當他看到電影里主角來到宇宙之墟深處,站在古老的聖碑之前,怔怔看著聖碑上那些古老神秘的符號時,不由大吃一驚。

那些古老神秘的符號,在葉修的腦海中,奔涌著,向一塊黑色閃爍微光的石頭而去。其中的一些,正好和那塊黑色石頭上面那些神秘符號吻合在一起。

而那塊黑色石頭,正是導致葉修被世界頂級黑道組織黑屠集團追殺,而他自己也研究了許多次卻毫無頭緒,現在正在沈清雪房間里充當盆景假山的,魔方晶石啊!

此刻沈家別墅里,沈清雪正站在自己卧室里,看著窗邊紅木桌中心處那一個精巧的園林盆景。穿過窗戶的一縷陽光,灑在那塊黑色假山石頭上,映得上方的刻紋閃爍微光,顯出幾分神秘。

「嗯?」沈清雪微微一驚,忍不住好奇地拿起那塊她從葉修旅行包里拿來的黑色石頭,打量起來,疑惑地喃喃自語道:這到底是什麼石頭?

彼岸電影院里,葉修目光緊緊盯著前方的大屏幕,整個人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專註中,聽著電影上,那個星空祭祀,語氣神秘地為主角解釋聖碑之上的那些古老符號。

從星空祭祀的口中,葉修了解到,那些古老符號,是一種失傳了千年的古老密碼。

葉修全神貫注地聽著星空祭祀解讀那些密碼,生怕錯過一字一句。

此刻電影上的內容,對於葉修來說至關重要,但對於沈青瑤來說,未免有些無聊了。

「葉大哥,等一下我們去什麼地方吃飯好呢。」沈青瑤把小腦袋轉了轉,問葉修道。

但葉修的目光卻是死死盯著前方的大屏幕,好像沒有聽到她的話一樣。

「嗯?」沈青瑤看得吃驚,道,「葉大哥,你怎麼了?」

葉修對她的話置若罔聞,神情專註,一動不動。

此刻電影上星空祭祀解密的每一句話,彷彿一個個烙印,嵌入葉修的腦海中。

「喂,」眼見葉修樣子完全不對,像是聽不到自己說的話一樣,沈青瑤嚇了一跳,伸手推了推葉修,目光中露出擔憂,叫道,「葉大哥,你到底怎麼了?」

葉修依然完全沉浸在電影的解密中,一動不動。

「喂,」沈青瑤有些慌了,用力搖動葉修的手,顫聲叫道,「葉大哥,你說話啊,你到底怎麼了?」

這時候,葉修突然如夢方醒般,回過神來。

「嗯?瑤瑤,怎麼了?」眼見沈青瑤在用力搖自己的手,神情大變的樣子,葉修反倒吃了一驚問。

沈青瑤見葉修突然恢復正常了,頓時一怔,隨即意識到剛才他那樣,好像分明是在耍自己,讓自己白白為他擔心。

可是剛才她真的以為葉修出什麼事了,好擔心啊,如果葉修是在和自己開玩笑,這也太過分了吧!

這樣想著,沈青瑤感到一陣傷心,猛地扭開頭,身子向旁邊坐開,和先前她頭靠著葉修肩膀的樣子,形成鮮明對比。只見她目光直直地看著前方大屏幕,3D眼鏡之下的雙眸,已經隱隱泛紅,俏聳的胸脯,因為生氣而不停起伏。

看著她突然如此生氣的樣子,葉修一臉錯愕,怔怔問:「瑤瑤,你怎麼了?」

沈青瑤渾身震了一瞬,猛然轉頭,聲音帶著一絲委屈的哭音,沖葉修大叫道:「你討厭死了!」一把將手中的爆米花扔向葉修,憤憤地站起身,快步走出去,腳踩在地上,咚咚有聲。

葉修抱著那一桶爆米花,徹底傻眼了。

猛然回想剛才自己好像只顧著聽星空祭祀解讀密碼,完全忽略了旁邊坐著的沈青瑤,剛才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沈青瑤分明好像是在和自己說什麼話,而自己卻沒有理。

想到這些,葉修立即站起身,叫道:「瑤瑤。」追了出去。

其他人正看電影到了關鍵處,冷不防葉修突然從他們面前經過,遮擋了他們的視線,頓時一片嫌惡抱怨的聲音四起。

葉修管不得許多了,緊追著沈青瑤出去。

沈青瑤氣沖沖地走齣電影大廳,來到門外時,分明擔心葉修不來追自己,有意停下來回頭看了一下。等看到葉修已經追出來時,她頓時放下了心,重新感到一陣巨大的傷心和委屈,頭也不回地,氣沖沖向樓下走去。

葉修走齣電影大廳后,快跑幾步,一下追上沈青瑤,一把拉住她的手,叫道:「瑤瑤,你怎麼了?」

沈青瑤惡狠狠地一把摔開他的手,語帶哭音叫道:「別管我!」轉頭又走。

剛才她回頭哭叫的那一剎那,泛紅的雙眸中,閃爍盈盈淚光,傷心委屈的樣子,一下子擊中了葉修心底柔軟處。

看著沈青瑤快步向前走去,雙肩隱隱抽動的樣子,葉修臉上露出一抹苦笑,緊跟著,又追上前去。

沈青瑤原本擔心葉修不追自己了,所以才有意慢下腳步,但轉瞥間,發現後面葉修正追上來了,她連忙加快腳步,甚至小跑著向一樓走去。

片刻后,她已經率先跑出彼岸電影院。

「唉,小女孩就是愛使性子。」葉修心裡有些無奈地苦笑想。

此刻他已經來到電影院大門口,正要追出去,忽然心思一動,轉而藏身在大門口旁邊的大理石柱背後,他是想看看沈青瑤要是發現自己沒追上去會怎麼辦?雖然在這個時候,他居然還有這種想法實在該打,但葉修此刻玩心一起,也顧不得許多了。

身子靠著大理石柱,葉修從大門兩邊的落地玻璃窗看出去,看到原本正氣沖沖向前走的沈青瑤,忽然回頭髮現葉修不見了,頓時有些吃驚地停下腳步…… 虎族挾持著風玫離開,飛羽部落的人只敢遠遠跟著。

出了飛羽部落,虎族停了下來,看著身後:「你們若是再跟著,我們便立即殺了這個雌性。」

風玫:「……」我好怕怕哦。

飛羽部落跟來的雄性面面相覷,一時間猶疑不定。

銀宛走了出來:「我跟她換,放了她,我做你們的人質。」

說話的同時,她腳下已經往虎族這邊走來。

飛羽部落與虎族都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驚了一下,反應過來銀宛已經走到雙方正中央的位置了。

「銀宛,回來!」飛羽部落的人喚。

超級大農民 銀宛充耳不聞,只是目光平靜地看著虎族部落的人,目光偶爾在風玫身上掃過。

風玫挑眉看著她,神色間也有著一絲訝異。

銀宛對銀音的在乎,已經到了讓她覺得詭異的地步。

眼見銀宛就要走過來了,風玫突然開口:「銀宛,你不是鳳鳥嗎,快點救我。」

鳳鳥是唯一有較強戰鬥力的雌性。

原本正盯著銀宛,暗算著若是能將這個雌性也抓住,他們也能更有底氣一些的虎族眾人頓時戒備起來。

「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殺了她!」挾持著風玫的人開口,目光兇狠地盯著銀宛。

原本想著對方是雌性,沒太放在心上,此刻卻有種被欺騙的憤怒。

銀宛停下腳步,目光晦澀地盯著風玫。

若是現在她還看不出風玫是故意的,她也不用活了。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她不知道風玫究竟是要幹什麼,但是這般不顧自己的安危的行為,讓她氣惱不已。

「你,後退!」虎族命令。

銀宛又退回飛羽部落眾人間,立即被雄性護在身後,生怕她再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來。

風玫迎著銀宛一直盯著自己的目光,嘴角隱秘一陣抽搐。為什麼覺得銀宛看著自己有種老母親看自己孩子的恨鐵不成鋼?!

甩去腦海中荒謬的想法,風玫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嘴唇無聲開合:「不用擔心我。」

銀宛擰眉,視線隨著風玫所指看向她的肩膀,卻是一愣。

她看到風玫肩膀上突然出現了一枚紅色的蛋蛋——是獸神使者。

虎族部落戒備地帶著風玫後退著,不允許飛羽部落的人再跟著,讓他們意外的是飛羽部落的人這次很聽話。

終於甩開了飛羽部落的視線,其中一人道:「這個雌性究竟是什麼人?剛剛飛羽部落那些人看她的什麼怎麼那麼奇怪?」

明明最初是擔憂的,後來竟變成了敬畏。

「管她什麼人。」另一人煩躁地抓了一把頭髮,「趕緊想想怎麼救首領吧。」

他們也是被逼急了才敢與飛羽部落對上,現在冷靜下來一陣后怕,再要面對以兇狠聞名的鐵豹部落,一時間勇氣全無。

大家面面相覷,均拿不定主意。

風玫打了個呵欠:「到底要不要去鐵豹部落?」

不去就別耽誤她時間……

「你閉嘴!」

虎族的人正煩著,想著是飛羽部落的人將他們首領送去鐵豹部落的,所以即便風玫是雌性,他們也無法給出好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