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走到哪裡,心裡裝的人都是她呀。

她怎麼捨得放棄他呢?

……

妞妞和喬崢和好了。

不用在家裡再裝小啞巴,妞妞把這三個月來,沒有說的話,在短短的時間裡,全都補了回來。

她其實挺喜歡這出莊園。

幽靜、安穩,沒有那些複雜的事情打擾他們。

可她不能自私的一直留在這裡。

阿崢需要繼承喬家,而她肩負著安家的榮辱興衰。

他們必須回到國內。

不過,妞妞和喬崢留在莊園里,又足足待了一個月,這才啟程回國內。

第一站先去的是A市。

因為妞妞想和家裡的人,把話說清楚。

當初,她和父母約定好的,只要她能說服喬崢。

他們便同意她和喬崢的事情。

現在,自己已經做到了,父母也該履行他們的承諾,接納喬崢了。

喬崢下定了決心,和妞妞共同面對磨難。

自然包括,得到慕洛琛和葉簡汐的承認。

葉簡汐正在陪著朋友喝茶,聽到傭人說,清歡回來了。趕忙把茶杯放下,匆忙中,差點燙到自己,也顧不上了,飛快的奔到外面,去迎接她。

可沒想到,回來的不止妞妞,還有喬崢。

葉簡汐心裡頓時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媽,我帶阿崢回來了,這次,你無話可說吧?」妞妞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手指緊緊地握著喬崢,好像生怕別人把他們倆分開一樣。

葉簡汐恨不得自己一巴掌,怎麼就答應了這倔丫頭。

給了她一年的期限呢?

半年也好啊。

「阿崢,媽,我們進去吧。」

妞妞假裝看不到母親眼裡的不滿,帶著喬崢往裡面走。

經過葉簡汐身邊時,她順手握住了母親的手。

葉簡汐好不容易硬起來的心腸,因為女兒這一舉動,又軟的一塌糊塗。

這兒女真是前輩子的債主。

此生是過來討債的。

不然,怎麼一個兩個的都那麼不省心呢?

三人踏入客廳里——

葉簡汐的幾個朋友,看到喬崢,詫異的問:「這位是……」

「他是我男朋友。」

妞妞落落大方的介紹。

眾位太太:「……」

這慕家養女,不是跟天佑定了娃娃親么?如此光明正大的帶著其他男人,登堂入室呀?

雖然他們心裡也明白,天佑和清歡的年紀相差有點大,兩人的婚事多半是大人的意思,等孩子長大了,十有八九結不成,但還是有些微妙的。

覺得這慕家吃虧了。

好好養大的閨女,卻要便宜了別的小子。

將來妞妞嫁人了,他們還得把安老爺子託付的財產,交給妞妞。

否則安家還殘存的那些人,不得把慕家兩夫妻撕吃了?

無論怎麼算,都太吃虧。

妞妞還以為她們看喬崢的眼睛盲了,用異樣的目光,對待喬崢呢。

忍不住撇了撇嘴,說:「阿姨們,該吃午飯了,你們先回去吧。」

這是下逐客令了。

眾位太太也不敢再多打擾,紛紛告辭。

葉簡汐送她們離開,然後抽空給慕洛琛打了一通電話,讓他趕緊回家。

慕洛琛得知妞妞把喬崢帶回來了,不由得頭大。

他是真攔不住自家女兒了。

本來,還想通過讓她吃苦頭,主動放棄和喬崢的感情呢。

可沒想妞妞堅持了下來。

現在更是說服了喬崢。

他還能怎辦?總不能把這倔丫頭,吊起來打一頓。

或者乾脆將她關到小黑屋裡,不讓她跟喬崢見面了吧?

慕洛琛深深地以為,自己若是真的這麼做了,只怕他和妞妞的父女情分,也走到盡頭了。

……

約莫半個小時后——

慕洛琛姍姍來遲。

葉簡汐走到他身邊,掐著他的胳膊問:「怎麼辦?你說該怎麼辦?」「別著急,咱們一起想想辦法唄。我已經給妞妞物色好了未婚夫人選。長得比喬崢差點,但是品格很好,家世也清清白白。我提前跟他說了妞妞的情況,對方表示完全不在

意,並答應會好好地照顧妞妞。我讓妞妞跟他見一面,也許他們能互相看對眼呢?」

葉簡汐:「……」

她怎麼覺得這個辦法,那麼不靠譜呢?

妞妞若是真的能放棄喬崢,喜歡上別人,用得著等那麼久嗎?

可不贊同慕洛琛的辦法,她也想不出比這更好的法子了。只能把死馬當成活馬醫了。 葉簡汐不敢做得罪女兒的差事,便把牽紅線的事情,推給了慕洛琛。

反正辦法是他想出來的,自然該由他實施。

嗯,自己這麼想,絕對沒錯。

慕洛琛:「……」

……

未免妞妞察覺出他的意圖,慕洛琛也沒明著告訴妞妞,要帶她去相親。只說,自己要去見一個朋友,帶著她過去認識認識。

西遊男主他壓力山大 妞妞沒多想,陪著慕洛琛過去了。

結果,到了地方,看到對方帶著一個年紀比她大沒多少的兒子,並且他們父母竭盡全力誇讚他。

心裡頓時察覺出了不妙。

妞妞瞥了父親一眼。

慕洛琛心虛的假裝沒察覺到女兒的不滿,繼續該怎樣就怎樣。

妞妞也沒當場發火,令所有人下不了台。

只是不冷不熱的回應對方父母的問話。

待飯局差不多結束。

慕洛琛找了個借口,帶著對方的父母離開了,只留下了妞妞和男孩談話。

男孩叫唐海。

對妞妞的印象挺好,但他能感覺得出來,妞妞對他沒什麼意思。強扭的瓜不甜,尤其是妞妞的家世、外貌等條件,比他好太多。

他大致知道,在妞妞身上發生的事情。

本來,他不在乎這些的。

甚至覺得妞妞有些可憐,兩人可以湊合著在一起。

可看到妞妞本人,他覺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完全是錯誤的。妞妞根本不需要別人同情、可憐。

那些發生在她身上的不幸的事情,完全沒給她造成任何影響,反倒將她打磨的猶如璀璨的珍珠般,耀眼奪目。

唐海很識趣的說,「對不起,這都是我父母的意思,給你造成了困擾,真是抱歉。」

「沒關係,這件事應該是我爸的主意,連累的你了。」妞妞淡聲說。

「那我們能做個朋友嗎?」唐海頓了頓,笑著解釋道:「你放心,你對我沒意思,我不會死皮賴臉的追求你的。我只是覺得你很優秀,值得結交。」

妞妞伸出白皙的小手,挽唇笑道:「你好,重新認識一下,我叫安清歡。」

「你好,我叫唐海。」

……

慕洛琛和唐家兩夫妻,通過監控錄像,看到兩個孩子有說有笑的,頓時覺得這門親事有戲。

等了一個多小時,估摸著兩個孩子談的差不多了。

他們這才現身。

妞妞沖著慕洛琛淺笑。

慕洛琛忽然有種發毛的感覺,完蛋了,他把家裡的小公主給惹毛了。跟唐家的人告別後,慕洛琛趕緊為自己開脫,「我真的沒拉你出來相親的意思,是他們會錯意了,把唐海帶了過來。不過,清歡,你看唐海也不錯,要不你們倆相處一下?

我覺得吧,這世上好男孩,還是挺多的。咱們用不著,在喬崢……」

話說到一半,妞妞停下了腳步,神情冷冰冰的說:「爸,唐海已經跟我說實話了,你還要騙我到什麼時候?」

「……」

慕洛琛語塞。妞妞盯著他,看了一會兒,說:「你以前教導我,做人要講誠信。你跟我媽答應我的,只要我能照顧好自己,在一年之內,勸喬崢回心轉意,那便答應我跟他在一起。為什

么我做到了,你們卻要反悔呢?」

「清歡,爸媽是為了你好。」

跟喬崢在一起的路,實在是太難走了。

哪個當父母的願意,自己的女兒照顧一個瞎子呢?更別說妞妞的情況,那麼特殊。

慕洛琛對未來的女婿,要求真的非常簡單,只要對妞妞好,身體健全。哪怕沒學歷,家裡一貧如洗,他也能完全接受,把他當成自己的親兒子般對待。

可偏偏,喬崢連這最基本的條件,都無法滿足。

且他們之間,還隔著一個喬母呢。

若不是困難重重,他怎麼可能食言?「爸,你知道中國父母最大的借口是什麼嗎?那就是『我是為了你好』,我已經長大了,知道自己要什麼。爸,你和我媽若是真的為我好,那就遵從我的意見。如果你們不贊

同我和阿崢在一起,我可以帶著他走。」

妞妞最後一句話,讓慕洛琛變了臉色。

「走?你要走去哪兒?」

「離開你們。」妞妞攥著手心,狠心道。

「一個男孩子,比你自己的爸媽都重要嗎?」慕洛琛有些心寒。「不,你們比喬崢重要多了。之前他健健康康,你們逼著我跟他分手,我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捨棄了他。我已經拋棄他一次了,不能拋棄他第二次。爸,沒了我,你跟我

媽還有四個孩子。可阿崢沒了我,他就什麼也沒了。若是你們不肯接納他,我只能跟著他走。」

妞妞眼裡滲出了淚光。慕洛琛抿著唇角,不悅道:「家裡的五個孩子,對我跟你媽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寶貝,失去哪一個,都是剜心之痛。清歡,你剛才說的沒了你,還有四個孩子……這樣的

話,是誅我和你媽的心。」

「對不起,爸。」

妞妞哭著道歉,但心意已決,一點都不會改變。

她要陪著阿崢。

永永遠遠都和他在一起。

慕洛琛道:「先回家。」

「嗯。」

妞妞跟著慕洛琛,坐上了回家的車。

一路無話。

到了家裡,葉簡汐迎上來,跟兩人打招呼。

妞妞只說了一句話,便回自己的卧室了。

葉簡汐感覺到氣氛不妙,詢問慕洛琛,道:「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嗯,那丫頭不開心了,還說,如果我們再不接納喬崢,就要跟家裡斷絕關係,帶著喬崢遠走高飛。」慕洛琛感覺自己辛辛苦苦養的小白菜,就這麼被豬拱走了。不,不對…

…這是小白菜主動跟著豬走!心情實在不爽到了極點。

葉簡汐嘆了聲氣,說:「我早說了吧,這辦法不管用。」

「你這是馬後炮。」

慕洛琛道。

葉簡汐:「……」「那咱們該怎麼辦?不然,順了她的心意,讓她跟喬崢在一起?」葉簡汐說,「反正他們倆也沒到結婚的年齡,談戀愛就談戀愛吧。由著妞妞照顧喬崢幾年,等他們倆感情淡

了,自然而然就分開了。」

慕洛琛說,「只能這樣了唄,還能怎樣?」

連斷絕關係的話都說出來了,可見妞妞是真的急了。

他也不敢逼她太緊了。

「等晚一些,我去跟清歡談一下。」「嗯。」 「嗯,也好。」

慕洛琛有些鬱悶,短時間內,沒臉去見妞妞了。

這件事由葉簡汐來,再好不過。

葉簡汐抽空,去找了妞妞談話。

妞妞照顧好喬崢歇下,跟母親走到了院子里的紫藤花架下,說:「媽,你也知道,我爸安排我相親的事情嗎?」

「嗯……知道一點點,我不贊同你爸爸的做法的,是他非要執行的。」葉簡汐慌忙把髒水撇清。

妞妞有些疲憊的說:「媽,我聽說,你跟我爸也是一路艱難走過來的,為什麼你不能理解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