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外,豪車,老頭兒,美女。

酒吧內,慾望,迷醉,瘋狂。

五光十色,群魔亂舞。

方城一行人走入酒吧,踏入舞池,加入其中。

「耿渝,姚青,你倆進場可以隨著音樂更嗨一點!」

「邱老師,你的表情就可以再無所謂一點。你這次是想來尋求感情的解脫,忘記庄宜,但你這時候還沒忘記,你還沒有完全融入這個氛圍OK嗎?」

「OK。」

三人進場,通過。

「好,第二次進場,路綿,夏海!」

「來了來了!」

進場要拍兩條不一樣的,一條是方城剛來酒吧放肆的狀態,一條是方城玩了幾天徹底麻痹自己嗨了之後的狀態。

而這第二場,加上了唐蓓兄妹,兄弟幾人就齊了。

「第二條沒別的要求,我只要足夠酷!足夠嗨!」林清茶簡潔明了的下命令。

幾人皆表示OK。

「好,開始。」

喧囂的音樂又起,幾人耍著帥進場。

「咔!耿渝,你還不夠放開,想想自己裝b耍帥撩妹的樣子跟著音樂再來一遍!在酒吧里,東子就是這幾個人裡面最騷氣的一個知道嗎?」

林清茶這無比直白的指導,讓現場許多人的目光放到了耿渝身上,讓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他有些尷尬的乾咳了一聲道:「我知道了,我再試試。」

林清茶此時卻是大直女化身:「沒什麼好尷尬的,放開點,要不我給你演示一遍?」

林導一個女生給我示範,要是太過妖嬈,那我學還是不學?

「不不不,不用了,我可以我可以!」

唐蓓卻是在一旁笑道:「還真有點想看林導示範。」

當然,林清茶最終也沒有示範,因為耿渝被林清茶這麼一嚇,倒是嚇出了一點感覺,順利拍完了。

不過,一群人中,最颯的竟然是路綿這一點,林清茶倒是沒想到。

今天下午的拍攝,林清茶有察覺到,她開口指導時邱冬的目光往她這邊看的次數比上午要頻繁。

林清茶什麼異樣也沒露,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只是拍完人群中蹦迪的場景,在休息的間隙,她思考了一下,往邱冬那邊也看了幾眼。

再拍下一個鏡頭,林清茶走過邱冬時,道:「邱老師,你的重場戲,馬上到了。」

……

「我今天剛買了一輛新車,美女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兜風啊。」

「我覺得你不錯,可以當我的小蜜。」

「那你可要給我買一套房子啊~」

「……」

方城和唐蓓坐在沙發上,看著酒吧的人們,半是聽和看半是猜測著這些人的對話。

他們還發現,就連之前一位一直給方城支招追庄宜的「戀愛大師」,也有了搞不定的女人。

唐蓓笑的很開心,方城的笑卻是一臉諷刺的喝著酒。

然後,越喝越凶。

「咔!邱老師,你情緒積累的有些不太夠,而且,之前看其他人的笑容是諷刺,但看到『戀愛大師』受挫的那裡,笑容消失,變為突然感覺無趣,這樣處理可能更有層次感,你要不再試試?」

邱冬心情好的點點頭表示OK,可以試試。

「開始!」

……

「咔!」

情緒積累還是不夠。

林清茶皺了皺眉。

酒吧的最後一場戲,她要借方城的眼,來觀察酒吧的男女情感與慾望還有金錢的交織,方城看著這些人,心中又是諷刺,又是挫敗,最後達到爆發點,嘭,情感宣洩。

這個宣洩,最為重要,前面的一切,都是鋪墊。

「喝酒的速度由緩到急的轉變,控制一下。」

邱冬表示OK,再來。

「咔!」

再來。

「咔!」

再來。

「咔!」

……

邱冬酒都喝了好幾瓶了,但兩個人依舊樂此不彼的重來著。

在場其他人都感覺這一場已經很好了,兩個人還在繼續。

只是苦了這一場的路綿,一次次的陪著。

不過,路綿好像明白了什麼,也開始默默的調整自己的狀態,竟然慢慢也找出點樂趣來。

反正這是今天最後一場戲了,時間足夠,拖點時間也沒什麼。

邱冬好像真的有點醉了,不過意識還是清醒著。

他看著手中的酒瓶,停了很久,思考著什麼,突然道:「林導,我有感覺了,開始吧。」

「行。」

「準備,開始。」

方城諷刺的笑著看著酒吧的人們,手中的酒拿在手裡,偶爾才拿起來喝一小口。

他已經倦了。

忽然,他看到戀愛大師在女人手裡受了挫,旁邊的唐蓓哈哈大笑起來:「大師也有今天!」

方城看著那邊尷尬的大師,手裡的酒放下,發了好一會兒呆,然後翻了個白眼,臉上的表情才突然變得無趣起來。

這個時候,被放下好一會兒的酒又被他舉了起來,仰頭,一口,不停。

喉嚨不斷的吞咽,透明的酒瓶可以看到裡面的酒水,不斷的翻湧。

《娛樂圈教母》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娛樂圈教母請大家收藏:()娛樂圈教母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唐蓓臉上的笑意瞬間收斂,滿眼心疼。

「唉,唉,別喝了,快醉了。」

她這句話說的並不強硬,手也只是伸出去輕輕的碰了一下酒瓶,並未強制,因為她知道自己攔不住方城。

一瓶酒喝完,方城放下酒瓶,看了唐蓓一眼,笑得沒心沒肺般道:「早醉啦!」

唐蓓也無奈用笑掩飾住自己的情緒,搖了搖頭。

然而下一刻,方城便身體前傾將臉埋入手掌,像孩子一樣哭了起來。

……

這一次終於完完整整的把這一條拍了下來,直到快結束時,路綿一個自由發揮,將還在哭著的方城攬過來靠在自己身上,手輕輕拍打著他的背,表情卻異常僵硬。

現場的人都愣了一下,林清茶卻笑了起來。

之後的劇情中,方城很快知道了唐蓓的心意,卻又一次次的繼續假裝不知,掩飾,而唐蓓也漸漸開始放下。

原本一直男孩子氣的唐蓓,此時看著孩子一樣哭泣的方城,這一個動作,是她的心態正式發生變化,開始成熟起來的標誌,也是她之後開始放下這段情愫的徵兆。

完美!

「咔!」

林清茶一聲喊下,兩個演員立刻分開,只是邱冬是真的醉了,從路綿身上起來后又靠向了沙發另一邊。

「抱歉,邱老師。」

「沒事,很好。」

路綿先是向邱冬道歉,得到邱冬的肯定后又忐忑的看向林清茶。

「今天拍攝完畢,可以準備收工啦!」林清茶看著她笑了笑,沖了他們倆的方向比了兩個大拇指,然後大聲道。

全場歡呼。

路綿可算是鬆了一口氣,畢竟她這突然的舉動卻是太過大膽。

邱冬的助理見林清茶發話也立刻上前去扶邱冬,卻被邱冬擺手拒絕。

「沒到那個地步。」說完他自己站起向林清茶這邊走來,「林導,我能看看剛剛那一場的效果嗎?」

「當然可以。」林清茶欣然點頭,又向路綿招了招手,「路綿,你也來看看。」

三人擠在小小的監視器面前,神情十分認真的又將剛剛那一段看了一遍。

「感覺怎麼樣?」林清茶問道。

邱冬看著監視器並沒有立刻開口,倒是路綿先道:「有點奇妙,第一次以這種方式看自己的表演,我感覺這一場是我這段時間發揮最好一場。」

「感謝林導和邱老師。」

林清茶笑著搖搖頭沒說話,又看向邱冬。

終於,他開口道:「有這一場戲,至少讓我來這裡的決定不至於後悔。」

「那就好。」

……

從一開始,林清茶就知道邱冬大概想要什麼,只是一直在等機會。

而在黎冰提醒之後,她便有了具體的想法,直到今天,她擁有足夠的時間,邱冬和路綿也足夠配合。

……

酒吧的拍攝正式結束!

現場準備收工,林清茶卻突然匆忙起來。

「林導是有什麼急事嗎?」導演助理問道。

林清茶點頭:「有點事要去處理,這邊今天的收尾就交給你了。」

「林導放心!」

「嗯。」

然後在不引起片場其他人注意的情況下,林清茶收好東西就迅速離開酒吧了。

邱冬的車還停在酒吧門口,看見林清茶急匆匆的戴了個口罩出來打車離開,多看了一眼。

林清茶坐在計程車上,打了個電話。

「尤俞,我這邊結束了,剛上車去機場,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他還在片場呢,因為怕明天有粉絲來給他過生日,耽擱拍戲,所以今天排的滿了些,恐怕要到挺晚。」

「知道了,反正等我到那兒也不早了。」

「行,到時候看時間安排給你消息。」

「嗯嗯,不過你可別不小心說漏嘴了啊。」

「放心,我嘴巴嚴得很!」

掛斷電話,林清茶又看了一下製片那邊的消息,拍攝的日程安排也調整好了。

她雙眸微彎,有些期待起來。

藺哥,會有什麼反應呢?

因為今天是酒吧拍攝的最後一天,所以其實林清茶在昨晚打完電話就決定了要給藺時一個驚喜,然後偷偷和尤俞還有侯嘉石發了消息,做了日程的安排和輕微調整。

還好,最近進度不錯,而且正是拍完酒吧這個場景的時間點,讓劇組休息一天也無可厚非。

……

藺時其實最近也不是很好過,就如侯嘉石說的,他確實需要這個角色,但在飾演這個角色的同時,他也在重新的將他過去的傷疤重新撕開。

他要將那些折磨他的痛苦,掰開了,揉碎了,再重新咽下去。

他在這個角色的痛苦上找到了共鳴,但他也需要替這個角色,找到最後的解脫。

藺時一直知道,勇敢走出並不代表徹底解脫。

但只要他能替角色做到,那他自己,或許也會得到真正的解脫吧,他這樣想著。

今天藺時的戲,依舊是他死而僥倖復生,改頭換面隱忍復仇的一天。

明明身邊許多的人,都是主角曾經親密的朋友,甚至親人,但他不僅不能相認,還要被他們誤會。

演完之後,他回到保姆車上又坐了許久,才緩過神來。

一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要不要去吃點東西?」尤俞在一旁問道。

「不用了,直接回酒店吧。」藺時神色有些疲憊,但他知道林清茶也很累,通話的時候很少在她面前表現出來。

「行。」尤俞點了點頭,又拿出手機。

藺時只當他如往常一樣是在處理工作,並未留意,反倒是在車上閉目養神起來。

尤俞悄悄瞥了藺時一眼,叫他閉眼了,忙在手機上打字道:「你到哪兒了?藺時剛下了戲,準備直接回酒店了。」

「我也在去酒店的路上,可能要比你們晚一點。」

「Ok,正好,我送藺時回了房間來接你。」

幾個人瞞著藺時悄悄安排好一切。

林清茶其實忙了一天,又是趕飛機,又是坐車,也很累了,但是一想到馬上就要與他相見,又開心的打起精神來。

將近十一點時,林清茶到了酒店,尤俞接了消息出來接她,還給了她一個工牌和一頂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