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吧,這裡的事情與我們無關。」雅塔看了後方幾人一人,便是直接開口道。

她這次來到暗亞島,除了要救出自己的族人外,便是想要通過這座海島,進入了暗島的內環回到自己的族內,至於其他的事情,多半是在敷衍葉飛。

「雅塔姐,可是那個華夏人?」後方的幾位獸女,此時面色一怔,不禁低聲開口道。

「不用管他,他是來此地找安娜女王的,不可能活著離開暗亞島,這些外族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雅塔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之色,此時沉聲開口道。

另外那幾個獸女,此時聽到這話,也都是深有同感。

只是片刻的交談之後,雅塔便是帶著幾位族人,趁著格鬥場內的混亂,向著外界悄悄地退去。

至於葉飛的事情,此時早已經被雅塔拋在腦後,她們獸女一族,在暗島之上傳承多年,族內強者無數,就算這個華夏人沒死,找上門來她也不會有半點畏懼。

獸女的身形極為迅捷,幾乎是敢在那些奴隸之前,便已經悄悄衝出了格鬥場。

而此時的格鬥場中心,葉飛抬眼望向前方不遠處,牆壁上的那個大窟窿,他的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

「算計葉某,終要付出代價的。」葉飛沉聲低語,但卻是並沒有阻難獸女的離去。

只是片刻的沉默,他的目光隨即落在了最上方,那位杜蘭特的身上。

「驚喜嗎?」葉飛淡笑一聲,望著杜蘭特低聲開口道。

他的聲音不大,但其內卻是蘊含了靈識,可謂是清晰的傳到了杜蘭特的耳中。

此時最上方的杜蘭特,面色可謂難看至極,他也是萬萬沒想到,這個華夏人在暗島之上,居然能夠爆發如此強大的力量。

四周的看台之上,那些圍觀的異人,這一刻也是紛紛將目光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這個華夏人,不是說力量會被暗道壓制嗎?」

「他可能不是華夏人,只是長得像而已。」

場內看台之上的眾人,大對數也都是一臉的不解之色,但卻是沒有一個人選擇離去,這種場面對於他們來說可謂是一場視覺盛宴。

「該死的華夏人,我杜蘭特要讓你受到最殘酷的懲罰!」看台的最上方方,杜蘭特面色陰冷至極,此時忍不住一陣咬牙切齒。

他的話音剛落,一股奇異的力量,忽然從他的體內爆發,如似一道無形的音波,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杜蘭特的身上,爆發出一陣淡淡的白光,看上去很是柔和,他的雙眼也是隨即被染成全白之色。

隨著這股力量的爆發,從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無形音波,幾乎是在轉瞬之間,驟然籠罩了整個格鬥場,下方那些奴隸的此時都是止不住地全身一顫。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之下,這些奴隸居然全部停止了身形,獃獃地矗立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這些人的眼中,此刻也是失去了以往的光彩,瞳孔內隱約可見一縷微弱的白光,給人的感覺奇異無比。

「杜蘭特出手了!」

「那是蘭特大人獨有的精神力量,看來這場鬧劇即將要收場了。」

「聽說就算是完全體的異人,如果被這股力量籠罩,也會受到杜蘭特的控制,能夠見識到杜蘭特大人出手,今天的票價值了。」

四周圍觀的異人,似乎對這股力量很是熟悉,此時眼中都是露出了激動之色。

格鬥場內,葉飛臉上的表情如此,臉上忍不住露出古怪之色,這個異人爆發出來的奇異之力,竟然阻隔了他的靈識。

而且隨著隨即的推移,他的心中有種莫名的煩躁之感,顯然也是受到了這股力量的影響。

「能夠混跡在暗島佔據一方之人,果然沒有弱者。」葉飛在反應過來之後,此時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他的目光隨即落在了上方的杜蘭特身上,眼中中精光閃動,靈識轟然爆發,向著此人直接壓了過去。

「這個華夏人,不簡單!」上方的杜蘭特身形一顫,眼頓時爆發出奇異之芒。

只見那杜蘭特的胸口前,白色的光芒大盛,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的音波之力,此時顯然再度的曾強了幾分,使得四周的空氣中,都是帶著預估壓抑之感。

場內看台之上的異人,已經有些無法承受,紛紛向著後方退去。

這樣的攻擊看似沒有什麼威勢,實則是最為致命的,一旦心神被擾亂崩潰,幾乎就沒有任何翻盤的餘地。

葉飛面露輕笑,他的靈識之力,並不弱這杜蘭特,這股精神力量雖強,但暫時還無法傷到他。

「這個人的戰力,隱約在完全體的異人之人,此人應該知道暗亞島的那位島主盤踞之地。」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微光,此時內心不禁暗道。

獸女一族有些靠不住,早在進入這格鬥場之前,葉飛心中便是已經有了打算。

論帶路的話,這個杜蘭特比起雅塔,顯然要好上許多,此人不能輕易斬殺。

「華夏人!你成功激怒了我杜蘭特,今天你必須死在這裡。」杜蘭特眼中白光大盛,此時忍不住大喝一聲。

他在說完之後,幾乎是全力催動著自己的精神力量,向著下方的葉飛猛然壓去。

而此時的葉飛,仍舊一動不動,他臉上的表情,更是沒有多大變化,只是抬眼凝視著上方的杜蘭特。

這二人的交手,可以說是無聲無息,四周看台之上的異人,也多半是一臉愕然之色,在他們的眼中二人似乎只是一直對視著,沒有過多的動作。

這樣看下去,不免讓人感覺到有些無聊。

「哼,沒想到你的精神力也這麼強悍,不過這裡可是我杜蘭特的地盤。」杜蘭特低喝一聲,臉上的笑容也是多了幾分狡詐之色。 只見他說完之後,忽然抬起了手臂,在胸膛前劃出了一個奇異的紋咒圖案。

這個圖案出現的瞬間,格鬥場內那些原本被定在原地的奴隸,此時忽然動了,幾乎是同時轉過頭來,目光鎖定在了中心的葉飛身上。

「哈哈,哈哈,大場面到了,沒想到杜蘭特大人的力量,已經進化到這種程度了!」

「那個華夏人,看來是死定了。」

四周的看台上的異人,此時眼中的興奮之色再度暴漲,此時下方的格鬥場內,那可是整個奴役格鬥場內全部的奴隸。

此時要是廝殺起來,無疑是真正的大場面。

「給我撕碎這個華夏人!」杜蘭特面色猙獰,此時沉聲低吼道。

隨著他的開口,下方格鬥場內,近數百位奴隸異人,在同一刻體內的能量核爆發,全身的力量洶湧而現,猛然向著葉飛沖了過來。

葉飛此刻依舊站在場中間,他臉上的笑容不變,身形甚至始終不曾移動半步。

「你的異術很強,但也是僅此而已了。」葉飛淡笑一聲,低聲開口道。

他的話音未落,掌中一團血色火焰湧現,反手一爪之下,距離他身形最近的奴隸,被其一把抓在了掌中。

葉飛眼中寒芒閃過,右手直接覆在了奴隸的胸膛,將爪中之人體內的能量核之力,慢慢的吸入了他們自己的體內。

霎時間,一道雷威葉飛的眼中閃過,他體內被壓制的靈力,這一刻瞬間充斥了他的全身。

無形的閃電雷弧,附著在葉飛的身體周圍,一股無言之勢,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開來。

「這種感覺,很好。」葉飛淡笑意一聲,眉心青氣閃動。

任上方之人的精神再強,也不可能與他的先天之力相提並論,葉飛的體內靈力恢復的那一瞬,前方的杜蘭特已是必敗之局。

那如青煙般的力量,融入四周的空氣之中,在葉飛的靈識的控制之下,將上方之人的身形籠罩。

「這,這是什麼?」杜蘭特瞳孔微縮,下意識地低語道。

而此時想要移動身形,卻是發現自己的身體,此刻已然不受自己的控制。

如此同時,隨著葉飛的先天之力爆發,四周空氣中的那股音波之力,瞬間被衝擊的煙消雲散,格鬥場內的那些奴隸,紛紛恢復了神智。

葉飛站在格鬥場的中心,此時緩緩抬起了手臂,陡然一爪之下,上方的杜蘭特整個人被他拽了下來。

「這個驚喜如何?」葉飛微微一笑,隨手甩開了左手中的奴隸,他此時體內的靈力也是再次被壓制了回去。

只不過他此刻抓住杜蘭特的右臂之上,已然被一層血紅的火焰包裹,手中之人一旦再有異動,他可以瞬間將其廢掉。

「你,大人,還請饒我一命,這間奴役格鬥場,我可以無條件送給你。」杜蘭特眼中閃動著驚駭之色,此時連忙開口請求道。

他此刻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眼前這個華夏人掌中,那股火焰之力的恐怖之息。

隨著杜蘭特這句話出口,四周看台上的異人,都是忍不住一臉的愕然之色,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紛紛瞪大了眼睛,盯著下方的場內。

方才二人的交手,很多人還都沒怎麼看明白,此刻顯然是已經結束了。

而獲勝者竟然是那個華夏人!

「葉某對這間奴役場沒興趣。」

「我可以不殺你,但你得隨葉某走一趟。」葉飛面露微笑,望著眼前之人緩緩開口說道。

杜蘭特微微一愣,下意識開口道:「去哪裡?」

「暗亞島的安娜女王,你應該認識吧,帶我找到她之後就會放了你。」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此時低聲開口回應道。

前方的杜蘭特,在聽到這話之後,背後頓時感到一陣發涼,愣是看了獃獃地盯著葉飛看了半響。

他身為暗亞島的強者,這位安娜女王,杜蘭特怎麼可能不知道,但在他的心中就算此刻只是聽到這個名字,心中便是不免打了一個寒顫。

縱觀整個暗亞島,這位安娜女王的恐怖,早已經深入人心,比起羅素島的第十王可謂不遑多讓。

「這位大人,您找安娜女王有什麼事嗎?」杜蘭特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此時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葉飛目光一凝,身上泛起一縷肅殺之氣,隨即沉聲道:「她動了我的人,需要給葉某一交代。」

杜蘭特聞言,不禁兩眼一黑,此時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些許直接昏死過去,感情眼前這個華夏人,是準備帶著他去找安娜女王的麻煩。

這要是真去了,他就算有十條命怕是也不夠死的。

「我,我其實對安娜女王也不太熟悉,不如我介紹一個人給你吧,他一定可以帶去前往安娜女王的盤踞之地。」杜蘭特在回過神來之後,連忙開口說道。

此時他望向葉飛的目光,也是更所驚駭了幾分,敢找安娜女王麻煩的人,整個暗亞島,就算是北海十二暗島,也是找不出幾個來。

「要麼帶路或者死。」葉飛目光一寒,此時深深地掃了跟前之人一眼。

「是,是是,我立刻帶您前去!」杜蘭特連忙開口回應道。

他此時也是不敢多言,深知自己的小命,可能就在這個人的一句之間,敢找安娜女王麻煩的人,豈會在意他這個小角色的性命。

二人說完之後,葉飛便是轉身向著場外的方向走去,杜蘭特則是緊跟其後。

此時格鬥場內,那些奴隸們在反應過來之後,紛紛為其讓開了一條道來,待葉飛的身影穿過人群之後,這些人忽然全部身形微彎,向著葉飛恭謹一拜。

「這位大人,可否告知我們您的名字。」格鬥場內的奴隸人群中,一位實力接近完全體的高大男子,此時走出人群恭謹地開口問道。

葉飛身形一頓,轉身掃了場內的眾人一眼,放出這些人對他而言也只是舉手之勞而言。

「我叫葉飛,你們可以離開了,這間奴役格鬥場也該宣布關閉了。」葉飛說完之後,隨即看了一眼身旁的杜蘭特一眼。

「是,是的大人,我其實早就想這麼做了!」杜蘭特此時一臉的賠笑,連忙開口回應道。

葉飛聞言輕笑著搖了搖頭,隨即不在多說什麼,轉身向著場外走去,杜蘭特更是一臉的恭謹之色緊跟其後。

後方的格鬥場內,那上百個奴隸異人,一直抬頭望向葉飛離去了方向,這個名字顯然會被他們時刻銘記在心,直到前方的身影完全消失許久之後,這些人下慢慢的各自散去。

四周的看台之上,那些圍觀的異人,更是在愣了許久之後,四周才再度被一片嘈雜之聲所掩蓋。

「華夏人的力量,已經不被暗島壓制了嗎?」

「今後我們再碰到華夏人,看來得小心一些了。」一道道議論之聲,在人群中緩緩傳開,隨著時間的推移看台上的眾人也是慢慢退去。

而今天的事情過後,葉飛這個名字,已然慢慢的在暗亞島上傳來。

在暗島之內,多了一位神秘的華夏強者,這個人不被暗島之力壓制,實力足以媲美各大島主。

特別是那些被葉飛救過的奴隸,更是將整個名字直接神話,華夏強者這名有如風捲殘雲一般,慢慢的開始在北海十二暗道肆掠開來。

對於這些事情,葉飛自然是不會知曉,就算他知道了想必也只是會一笑而過。

暗亞島的城郊外,此時的半空之中,正有著兩人踏空而行,一極快的速度向著城外的方向而去。

「葉大人,安娜女王的地盤,並不在城區。」

「而是出於暗亞島的最後方的一處港灣峽谷內,哪裡也是暗亞島的禁地。」杜蘭特此時一邊控制著身形前行,一邊低聲開口解釋道。

那地方只要是暗亞島的異人,都是知道大概的位置,但裡面具體有些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嗯,全速前進,葉某沒有多少時間在這裡浪費。」葉飛微微點頭,隨即沉聲開口回應道。

崔虎如今生死不明,儘管可能暫時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但這種事情確實有些無法猜測,若是他去晚了一步,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就不好了。

二人說完之後,葉飛直接催動體內的朱雀焰之力,帶起了身旁的杜蘭特,在半空之中劃出了一道長虹。

此時天空之中的杜蘭特,感受著四周炙熱的高溫,心中也是不禁有些驚駭。

「這個人,怎麼可能這麼強?」杜蘭特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他在暗島混跡多年,還從未見過華夏人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只是片刻的思索,杜蘭特也是不敢多問,隨即將身上的力量收斂,任由著身旁之人帶著他一路飛馳。

不多時,二人已經離開了城區,葉飛的速度沒有絲毫的減慢,似乎還越拉越快起來。

大約過去半天的時間,在他的靈識橫掃之下,拿出峽谷禁地,慢慢地浮現在了葉飛識海之之內。

「快到了,我們下去吧。」葉飛目光一閃,此時低語一聲。

對方的實力有多強,他現在無法推測,貿然地從半空之中闖入,明顯是不智之舉。 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收斂,身形一晃之下,帶著身旁的杜蘭特落在了地面之上。

在二人的前方不遠處,可以看到一個冰凍的山谷,山谷的盡頭則是前方峽谷的入口,葉飛沒有過多的猶豫,帶著身旁之人,緩步向著前方走去。

「這個,大人,您看已經到了目的地,能不能放我離開?」杜蘭特此時走到葉飛的身旁,一臉賠笑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葉飛淡笑一聲,轉眼看了身旁之人一眼,此時二人已然進入了冰凍山谷之內。

「你走吧,葉某說過不殺你的。」葉飛面容如常,既然進入此地,這個人確實也沒什麼用了。

一旁的杜蘭特聞言,臉上頓時露出激動之色,連忙向著葉飛彎身一拜之後,隨即猛然一個轉身,便是準備向著山谷外狂奔而去。

以他對暗亞島島主的了解,此刻的自己已經踏入了禁地之內,可謂是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只是就在這時,冰洞山谷之內,忽然將下一陣寒霧,四周空氣中原本就極低的溫度,幾乎是瞬間降到了冰點。

「你們是誰,竟敢擅闖女王的禁地!」一聲輕喝從前方不遠處出傳來,帶著幾分尖銳之感。

緊接著,前方的半空之中,兩道銳利的冰凌憑空而現,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寒霧,帶著陣陣呼嘯之聲,直指葉飛二人而去。

冰洞山谷之內,葉飛目光微閃,只是抬頭掃了前方一眼,身形卻是沒有移動分毫。

後方的杜蘭特,在聽到聲音后,頓時被嚇得全身一顫,臉上的表情急速變化,連忙將體內的能量遠轉到了極致,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裡。

「嗖,咔。」一隻鋒利的冰凌已然臨近,不等杜蘭特身形移動,便時扎進了他腳下的冰縫之中。

而另外一隻,則是扎在了葉飛的腳下,攻擊看似有些凌厲,但顯然並沒有打算傷他們二人的性命,只是要擋住他們離開而已。

「大,大人,我這裡滾出這裡,還請繞我一命!」杜蘭特眼中露出驚駭之色,連忙開口求饒道。

此時的葉飛目光沉靜,抬頭向著前方望去,只見遠處的峽谷大門內,兩道身穿白色緊身長袍的女子,正從其內緩步走出。

這二女相貌頗為不俗,均是一身雪白的白袍,顯得端莊而淡雅,臉上隱約帶著孤傲之色,透著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

葉飛靈識探出,掃了這兩人一眼,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們的實力不算太強。

「這裡是安娜女王的地盤,還不跪下謝罪!」

「這兩天女王有令,不讓我們殺人,不然你們兩個早已經死了無數次了。」其中一位長發尖臉的女子,此時向前走了一步,瞥了葉飛二人一眼后開口道。

語氣中可謂滿是不屑之色,儘管她們的實力不算強,但似乎完全沒有將其葉飛二人放在眼中。

「感,感謝女王大人不殺之恩,我這就離去。」杜蘭特反應極為迅速,便是直接跪在了地上,一番跪拜之後,隨即準備逃離這裡。

而此時的葉飛,則是一臉的淡然之色,掃了前方二女一眼。

這二女的實力,遠不及杜蘭特,只是這囂張的語氣,卻是葉飛前所未見,彷彿但凡是人見到她們,都要行跪拜大禮一般。

此時前方的二女,也是注意到了葉飛,在看到其一動不動后,臉上明顯露出了不悅之色。

但在發現葉飛是華夏人之後,前方兩人的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了微妙的變化。

「你是華夏人?」為首的那位隨即開口問道。

葉飛面色如常,隨即開口道:「讓你們女王出來見我,她抓了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