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人微微一笑道:「這位兄弟,謝謝你們的好意!你們儘力就行,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這就是對我孫某人的幫助!」

特種營的人雖然一向低調,但是他們通常都是用行動說話的。所以特種營的營長只是點點頭,也不和孫立人爭什麼,現在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完成任務。完成王明宇交代給他們的任務。

日軍此刻已經在出發的路上,距離孫立人的防區也不過只有一百公里左右的路程。

PS:還有一更,也是四千字! 孫立人並不指望特種營能有多少幾百人能夠真正起到什麼至關重要的重要,不過人家說了,這一次是為了給自己的新38師爭取鞏固防線的時間。即便是孫立人也為這些人的豪情所感動,至少318集團軍的弟兄們絕對沒有任何的私心在裡面,他們真的是一心為了這一次的會戰。

特種營駐地前面,營長匡安華是318集團軍直屬隊的老人了。這一次被任命為營長其實也是他個人能力比較的特殊,而且大局觀非常的強。特種旅的選拔非常的嚴格,尤其是指揮系統的選拔,需要經過層層的考驗最後才能定位。

一個排長尚且如此,何況是營長呢?實際上特種旅旅長唐風和參謀長毛行健都是屢立戰功的人,匡安華就是跟著唐風一批人當中的一個,唐風很是欣賞匡安華在戰術運用上面的表現。為將之人當然需要心細如髮、沉穩幹練,至少匡安華具備一個這樣條件的指揮官的能力。

這一次匡安華是受到了王明宇的秘密指令來到了孫立人的心38師的,王明宇給這一次會戰的名字命名為「滇緬會戰」,而不是英國人所謂的同古會戰,這一次滇緬會戰包括同古會戰。實際上這一次的會戰主要的目的就是保衛滇緬公路,所以被命名為滇緬會戰。

匡安華這一次的主要任務就是不斷的騷擾和消耗日軍的戰鬥力,讓日軍拖著疲憊的身軀與新38師戰鬥。匡安華自然十分的清楚這一次作戰的意義,事實上自從他來到318集團軍,還沒有真正意義上指揮過一次戰鬥,這一次他需要做的就是不讓王明宇失望。

「兄弟們,這一次總座交代給我們的任務就是阻擊日軍,最大程度的殺傷日軍,給咱們的友軍部隊贏得防禦的時間。我知道,很多的人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上戰場,或許有興奮,或許有緊張。但是大家不要忘記了,這一次我們代表的是我們318集團軍的整體形象,希望諸位不要給總座丟人!」

「是,營座!」

「這一次我們不知道我們的對手是誰,但是不管對手是誰,他們都是我們的仇人!是日本人,是我們要消滅的對象。現在我命令,一排二排到一號伏擊地點,這五公里的路段就是你們活動的範圍。三排四排等等以此類推,各個部隊都按路段阻擊日軍。」

「是,營座!」

「這一次的任務非常的艱巨,我希望大家都能夠把平時訓練的東西好好的發揮出來,不要給我們營丟人。其他的營和旅座都看著我們呢,要是你們讓我匡安華丟人,那到時候可不要怪我翻臉不認人!你們的目的是阻擊日軍至少兩天的時間,也就是說,兩天之內,不要讓日軍通過你們的最後一道防線,否者軍法從事!」

「是,營座!」

匡安華滿意的點點頭,然後道:「這一次的行動,雖然是大規模的殺傷敵人,但是也要最大程度的保護自己的安全,總座來之前特地交代我說『你們是整個318集團軍精銳之中的精銳,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心肝寶貝,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一個人缺席我的表彰大會!』」

「呵呵呵呵!」底下的人笑了笑,匡安華繼續道:「我匡安華也給大家提個醒,日軍的火炮也不是擺設,大家行動的時候,要依託有利地形,不要蠻幹!我們的紀律相信大家也知道的很清楚,不要為了一時的衝動,讓整個行動組陷入被動!」

「是!營座!」眾人齊聲高喊著,匡安華微笑的點點頭道:「出發!我在最後一道防線等著小鬼子的到來!到時候我們兄弟們在把酒言歡!」

特種營的人各個都是訓練有素,他們幾乎每一個人都能獨當一面,經過三年左右的訓練,這幫人早已經是精英中的精英,只是有些人並沒有什麼實戰當中的經驗,這一次正好是讓他們實戰考驗。

要說一般的士兵,可能會有戰場綜合症,但是特種營的人卻很少會有這些。為什麼?這些人都是軍隊中的強者,都是經過千錘百鍊的,意志力早就達到了一個高度,戰場上的事情他們絕對可以應付自如,只是需要一個適應的時間,而不是像一般的新兵蛋子一般出現很多的不良反應。

實際上為了訓練這些人的膽量,318集團軍專門還讓他們去參加一下小的任務,為了訓練他們。就比如說鋤奸等等,他們殺過人,只不過沒有在大規模的戰場上呆過,他們只是需要一個適應的時間。

每兩個排負責的路段都是五公里,特種營一共有九個排和一個警衛排。實際上這樣的編製雖然是這麼編的,但是其實就是每個排連軍官在內五十人而已。也就是說每隔五公里就有一百人左右的阻擊部隊。實際上他們的活動範圍大約都是在十公里左右。

每隔五公里之後,都要有五公里的緩衝區域。也就是說他們在距離孫立人的防區五十公里左右的地方開始阻擊日軍。實際上每兩個排的防區是十公里。他們的任務就是在日軍前進的過程中不斷的襲殺日軍,阻止日軍前進的腳步。

這一招實際上在淞滬會戰的時候就曾經用過,而且當時取得了很輝煌的成績。現在的條件可比淞滬會戰更加的好了。為什麼呢?緬甸可是非常有利於特種營發揮的地方。這裡的地形絕大多數都是叢林地形。和巷戰類的城市地形,說起來這些地形都是特種營的天堂樂園。

怪盜基德vs暗影公主 匡安華之所以這麼有信心,也是因為地形的緣故。否則日軍在空曠的平原之中的話,就憑藉他們這些人能夠阻止日軍兩天那無異於痴人說夢一般。叢林地形的好處在於,便於特種營的隱藏和日軍前進速度的減慢。此消彼長,匡安華自然是信心百倍。

五十公里對於一般的士兵來說,急行軍也是有點困難的,但是對於特種營的人來說,那就是小菜一碟。他們每天的訓練任務基本上都不止這些,他們現在必須要搶在日軍通過他們的防區之前,佔領位置。否則一切的部署都是玩笑一般的了。

大約五個小時之後,一排二排發出了進入防區的電報。其他的人早就已經進入了他們所在的區域。現在他們正在對他們所在的區域開始不斷的勘察,找出各種適合他們的伏擊地點。一排二排現在已經開始在日軍所要經過的唯一的一條官道上,布置他們的雷區。

阻止日軍的方法自然有很多,但是最為實用的自然就是布置雷區,這樣日軍需要有工兵探雷。不過這也是直屬隊一貫用的方法,他們布置地雷,然後打掉工兵,日軍的前進速度自然是務必的緩慢。

試想一下,五十公里的無端,無時無刻都有狙擊手在不斷的襲殺日軍,這樣噩夢般的路程,日軍即便是走完,他們還有與38師一戰的勇氣嗎?或許有吧,但是他們的傷亡可能已經到了一個他們無法忍受的地步了。

狙擊手最大的特點就是很少能夠放空槍。基本上他們都是一槍一個,這對於日軍的威脅實在是太過的巨大,除非他們有同等級的對手互相的壓制。否則日軍就相當於籠中之雞,跑也沒地方跑。

日軍第三十三師團師團長櫻井省三這一次的目標就是英國人所在的防區,實際上櫻井省三還不知道英國人已經跑了。而這一次他們要面對的是孫立人的新38師。現在櫻井省三躊躇滿志的要用最快的速度將英國人趕跑,然後對同古形成合圍之勢。

第十八師團現在也正在趕往仁安羌的路上,一旦日軍的戰略意圖達到,那麼他們將對同古形成合圍。到時候同古很有可能就是不攻自破。同古沒有城門,四個日軍的師團圍攻同古,同古焉能有不破的道理?櫻井省三命令自己的部隊加速前進。

此刻他們距離特種營的防區也不過只有三十公里之遙,按照櫻井省三的推算,大概再有半天左右的時間,他們就能抵達英國人的防區,大概再有一天的時間,他們就能完成他們之前布置的計劃。

櫻井省三對著參謀長道:「這一次支那軍的主力318集團軍來到緬甸,對於我們第十五軍也是一個非常大的考驗,不過飯田祥二郎軍長已經請求帝國對支那的西南地區進行掃蕩,看來他們要經受帝國雙面夾攻的態勢了,到時候我看緬甸戰役自然是不戰而勝。」

參謀長搖搖頭道:「如果318集團軍真的那麼好對付的話,恐怕飯田祥二郎軍長也不要這麼勞師動眾的需要支那華中方面軍的支援了。支那的西南地區地形非常的複雜,並不是那麼好通過的,所以我們要小心謹慎,否則吃虧的很有可能就是我們自己。」

櫻井省三不以為意的說道:「雖然318集團軍是強大,但是我們和他們的戰績也不過持平而已,他們還不是被我們一路打的敗退?這一次必然也是他們堅持抵抗,然後敗退。」

參謀長道:「我的一個同學是以前華中方面軍松井石根大將的手下。前幾天我跟他通話的時候,我們還談及到了318集團軍的事情。你知道松井石根大將對於318集團軍的評價嗎?」

櫻井省三一驚道:「大將閣下的評價是?」,對於松井石根日軍很多的人都非常的尊敬。

參謀長苦笑道:「松井石根大將說318集團軍是支那軍中的另類,任何輕視他們的人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他就是因為之前的輕視最後連方面軍司令官的位置都丟掉了。雖然目前還沒有搞清楚他們崛起的原因,但是松井石根大將分析,他們的戰鬥力實際上已經比我軍高出一個甚至兩個層次。」

「什麼?」櫻井省三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了身邊的參謀長,如果不是一直都是和這位搭檔,櫻井省三恐怕都以為這傢伙是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

參謀長道:「師團長,你真的不要不服氣,318集團軍的戰果,我們帝國的師團幾乎每一個人都知道。否則飯田祥二郎軍長不可能這麼緊張。實際上據第十五軍司令部的內部的人透入,這一次的行動,飯田祥二郎軍長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櫻井省三眉頭皺起,看來這一次的對手真的是很難纏啊。日本人的性格一向都是目中無人,但是面對比他們強大的對手,他們還是萬分的小心的,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此刻不承認又能怎麼樣呢?他們的行動都在證明著他們害怕了。

櫻井省三坐在車中一言不發,現在他的內心被參謀長說完之後,忽然的生出一股不安的感覺,這種感覺沒有任何的由來,完全就是一種直覺,軍人的直覺有時候可是比女人的直覺更加的可怕。

「加速前進!」櫻井省三半天蹦躂出一句這樣的話來。此刻他需要的是冷靜,現在想那麼多也無濟於事,戰爭就像一台運轉的機器一般,一旦開動就很難停下來。櫻井省三深呼吸了一口氣平復內心的不安。

此刻距離特種營的防區不過五公里之遙。一排和二排此刻正分散在道路的兩旁的高地之上和密林之中,他們已經能夠隱隱的感受到了汽車馬達的轟鳴聲。

「全體注意,日軍距離我們的道路是越來越近了,行動的信號就是我或者二排長的槍聲!」一排長對著底下的人說道

「大家記住,日軍的先頭部隊先放過去,交給三排四排的弟兄們去照顧他們!我們的任務就是阻擊日軍的大部隊,讓他們至少在我們的防區停留半天以上的時間。」二排長也是跟著說道

隨著日軍的日益臨近,一排長大聲的說道:「全體準備進入戰鬥區域,分散目標,各個擊破!先打日軍軍官,隨後打日軍的士兵!」

PS:大家先看著吧,我這一段時間為了贖罪啊!現在每章都是四千字!大家看著爽就給個花,多謝啦! 日軍第三十三師團的先頭部隊是第213聯隊,實際上櫻井省三的戰術是再過二十公里的地方,讓三個聯隊開始分別向英國人防區的三個方向插入,然後按照最快的速度打通這一條防線。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此刻正有一批人在此等候著他們。日軍的先頭部隊是213聯隊,他們很快的到達了特種營的第一道防區,然而此刻他們並不知道,已經有很多的槍口對準著他們。

不過特種營也算是訓練有素,他們執意要放日軍的先頭部隊進入他們的第二道防區,也是有他們的用意的。此刻一旦切斷和後面部隊的聯繫,日軍的那個聯隊基本上就是後面幾個防區的一道菜。

這種分割包圍的戰術,其實在戰爭中也是非常的典型的。一般的先頭部隊都是那種炮灰型的部隊。不過日軍顯然不這麼想。一個聯隊基本上可以大殺四方了。即便是有什麼危險,短時間之內他們也能組織起有效的進攻。因此日軍並不擔心英國人會伏擊他們。

至少從進入緬甸的那一刻,基本上英國人除了潰退就是潰退,他們與大日本帝國較量一路都是經歷著失敗的。日軍第三十三師團213聯隊快速的通過了第一道防線,聯隊近四千人在經過第一道防區的時候,根本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

第一道防區布置的雷區是引線雷,是人工控制的。並不是一踩就爆炸的那種。因此也沒有日軍懷疑會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敢伏擊一個師團的日軍。而櫻井省三之所以這麼自信也是因為他了解了英國人的兵力部署,英國人能夠防住他們就不錯,還敢伏擊?借他們個膽估計他們也不敢。

「注意,看見日軍的那個卡車了嗎?那裡面沒準就有一條大魚。等那輛卡車進入雷區的時候,在拉引線!」一排長對著一旁的那個拉著引線的小子說道

「放心吧,排長,您瞧好了的。這一次給小日本送個大禮!」那個直屬隊的人笑呵呵的說道

直屬隊所用的炸藥,都是美國最新研製的炸藥,爆炸的威力可是比一般的土地雷的威力要大的多了。而且日軍都是集中前行,這一次估摸著不死個幾百人都不行。沒準還能逮到一條大魚呢。

不過讓一排長有點鬱悶的是,也不知道這一次哪個是日軍的師團長。否則直接把他們的師團長給轟掉的話,那就是奇功一件了。日軍的師團長也他娘的做的是卡車,都一個樣,誰知道在哪個裡面?

「轟!」「轟!」「轟!」一連竄的爆炸聲在道路上響起,漫天的飛沙走石,殘肢斷臂在空中橫行,那一團團爆炸后出現的蘑菇黑雲,也彰顯著這一次爆炸的威力。日軍此刻被炸的這一段已經是面目全非,基本上很難看到在站起來的人影了。

就在這短短的爆炸之中,日軍至少傷亡了三百人。而且還有兩輛卡車被無情的摧毀了。現在只能看到兩塊廢鐵一般的東西在那。日軍的四周圍到處都充滿了哀嚎聲,好多日軍被炸斷了手臂或者是腿。鮮血直流。

「快!快叫醫護兵!八嘎,快!」一個日軍的少佐憤怒的叫著「是誰?到底是誰?」櫻井省三此刻在後面的卡車中面色陰沉如水,「立刻命令部隊就地防禦!」

櫻井省三的話音剛落,一陣陣的槍聲傳來,此刻日軍實在就是個靶子,即便是沒有很好的槍法,此刻也是百發百中,因為日軍的人數實在太多了。而且他們沒有準備,現在正是一排和二排索命的時候。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就聽見山林各處都是槍聲,日軍不斷的倒下。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後,日軍漸漸的控制住了場面。不過就在這短短的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內,日軍的死傷已經來到了近千人的代價。

這對於日軍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晴天霹靂。櫻井省三看著手底下人的報告簡直肺都要氣炸了。

「報告師團長,214聯隊死亡人數六百六十三人,受傷人數四百四十五人。其中一名中佐大隊長,兩名少佐中隊長不幸玉碎!損失重機槍兩挺!」底下的人報著剛剛十分鐘的戰鬥結果,心中也是冷汗直流,這他娘的簡直是屠殺啊!

櫻井省三揮揮手示意讓這人下去。一旁的參謀長道:「英國人真的有這個實力敢挑釁我們?即便是他們短時間之內也不可能給我軍造成如此的傷亡。」

櫻井省三道:「現在我們已經開始就地防禦,死亡人數也能得到控制。但是我擔心的是213聯隊已經過去了。他們很有可能遭遇前方的埋伏。希望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吧!」

一排和二排的主要目的就是拖住日軍,現在日軍顯然不敢在繼續的前進了。他們生怕前面還有雷區,此刻日軍派出了工兵前去排雷,但是令日軍抓狂的是他們派出去的工兵都被對面隱藏的敵人射殺了。然而他們根本都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在哪裡射殺的。

基本上各個方向都有子彈飛射過來,而且極為的精準,基本上都是一槍斃命。

「報告師團長閣下,我們已經取出了一些子彈,據分析這種子彈乃是德國製造的狙擊步槍子彈,一般的軍種很難配置這樣的狙擊步槍,因此我們斷定,這肯有可能是英國人或者支那人的一支精銳的小部隊。」來人報告分析道

「精銳的小部隊?小部隊能夠給我們造成千人以上的傷亡嗎?混蛋!」櫻井省三憤怒的說道一旁的

參謀長示意此人下去之後道:「師團長閣下,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情,318集團軍就有這麼一支部隊,他們之前使用的也是類似的狙擊步槍。而且他們也曾經取得過對我帝國勇士以少勝多的輝煌戰績,這些帝國的情報資料中都是有記載的。」

「你的意思是這幫人並不是英國人,而是支那人?」櫻井省三問道

「的確是這樣,英國人絕對沒有這個膽量和魄力來阻擊我們。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英國人和支那人聯合了。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本來他們也是組成的盟軍,這樣的可能性非常的大!看來我們這一次遇到了真正強勁的對手!原本我們以為他們各自為戰,現在看來我們的思路要改一改了!」參謀長苦著臉道

的確之前他們絕對沒有想到,支那人和英國人會聯合在一起。在他們的情報中顯示,英國人和支那人是面和心不合,他們湊到一起也是為了抗擊帝國對於緬甸的侵略。但是現在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櫻井省三憤怒的拍了一下車門道:「八嘎,這幫討厭的支那人。現在我最擔心的是213聯隊的情況!前面的槍聲聽起來也是異常的兇猛,絲毫不亞於我們這裡,看來213聯隊陷入了被動之中啊!」

參謀長道:「現在只能命令213聯隊暫時就地防禦,才能保全他們。我們前面的道路還不知道有多少的雷區,我們貿然出擊,之後死傷肯定非常的慘重。支那軍既然翻過213聯隊讓他們深入,顯然就是另有打算,如果我們這個時候貿然出擊,很有可能中了支那軍的詭計了!」

櫻井省三無奈的搖搖頭道:「真是讓我氣憤啊!命令213聯隊暫時構築工事,就地防禦,另外派出一支部隊開始向兩邊搜索前進。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消滅這幫支那軍!」

參謀長無奈的點點頭,這樣雖然死亡慘重了點,但是現在他們有任務在身,也是不得不這麼做!

日軍的搜索部隊很快的組建,向著兩邊開始不斷的搜索前進,但是令日軍無語的是,支那軍隱藏的非常好,他們開完一槍之後,遠遠看去根本就沒有人在開槍的位置。實際上直屬隊只是利用一些物體作為偽裝,他們並未離開剛才開槍的位置。

日軍不斷的有人倒下,整個行動基本上都是在緩慢的行動中慢慢的進行的。三個小時過後,日軍非但沒有找到直屬隊的人,還死了四百人。現在他們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千人,這還不包括213聯隊。

而讓日軍更加憤怒的是,死亡人數雖然超過了千人,但是受傷的人數也是超過了七百人。這七百人已經沒有任何的戰鬥力了,而且每一個日軍受傷的人,至少需要兩個人照顧。現在日軍在短短的四個小時之內,就減員三千人。

這種減員的速度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日軍迫不得已,開始用火炮進攻向周圍漫無目的的開始炮轟,一排和二排也不擔心日軍的炮火威脅。雖然有隊員在炮火中喪生,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一個人不死?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到目前為止,一排和二排總共加起來犧牲了五個人。基本上都是意外死亡,其中被炮火意外轟炸到的就有四個人,還有一個人是被日軍漫無目的的射擊擊中了頭部死亡。重傷沒有,輕傷有五六個。

他們的目的就是拖住日軍,現在基本達到了目的。八個小時過後,日軍還有任何開拔的跡象。只要在拖過四個小時,接下來沒過一分鐘都是賺的。

日軍對於直屬隊真是一點辦法沒有,這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較量。現在天色漸漸的黑了下去,日軍已經放棄了今天繼續前進的打算。

而此刻特種營的進攻仍然在繼續,黑夜更加的讓他們如魚得水。他們據對不會讓日軍有一絲一毫的喘息的機會,他們要讓日軍到達孫立人的防區之前,精神都要崩潰掉。

此時孫立人的指揮部內。

孫立人對著參謀長和幾位旅長道:「找到道理來講,日軍應該很快的就到達我們的防區了。可是怎麼到現在還有任何的動靜?」

參謀長道:「師座,您不是說318集團軍的那個營出去阻擊日軍了嗎?難不成是他們阻擊日軍的成果?不過我想想也覺得不可能,他們才五百人!日軍可是有著兩萬多人的師團啊!」

孫立人苦笑著搖搖頭道:「實際上他們跟我說,他們要阻止日軍兩天,為我們的防區布置贏得足夠的時間。我以為他們是在吹牛,現在看來還真有這個可能性啊!」

一個旅長道:「師座,我看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實際上我更願意相信日軍是自己遇到了什麼麻煩!雖然我也認同318集團軍的戰鬥力,但是要說五百人能夠阻止日軍兩萬餘人,這簡直…簡直難以想象!至少我想象不出來他們有任何的辦法!」

孫立人低頭沉思,的確在他看來也是不可能,但是日軍能夠遇到什麼事情?難不成這幾百人真能造就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情出來?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麼這318集團軍也是在太恐怖了點吧!

極品透視狂仙 孫立人道:「諸位,不管怎麼樣,318集團軍的人都是好樣的,他們敢於五百人去阻止日軍的師團,單單這一份勇氣,就是你我諸位同僚難以望其項背的。不管真是他們的原因,還是日軍自身的原因,我們都要為他們感到驕傲和自豪!」

參謀長道:「是啊,這種捨我其誰的氣勢,很少能在一個部隊身上看到,單單憑藉這一份氣勢,我們新38師都能以與他們比肩!師座啊,看來我們需要做的東西還是很多的啊!」

孫立人笑了笑道:「318集團軍的總司令王明宇此人我對他是深表佩服,這一場戰役說實在的,如果不是王總司令高瞻遠矚目光如炬的話,恐怕此刻我們已經陷入了日軍的包圍之中了!」

參謀長點點,剛想說話,此刻門外孫立人的勤務兵進來報告道:「師座!318集團軍之所屬特種營發來電報!請師座過目!」

孫立人笑了笑道:「哦?真是說曹*曹*就就到啊,我看看這幫人到底說了什麼,我現在也是一肚子的好奇心啊!呵呵」 孫立人信手打開了匡安華營長發過來的電報,這一次的電報是匡安華聽到各部的彙報之後綜合匯總得出的結論,這個戰報雖然不是很精確,但是也是八九不離十了。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這一次取得的成績非常的令人震撼,尤其是非318集團軍的人。

實際上318集團軍對於這些戰績,可能有一點震撼,但是也就是內心稍微的震撼一下。每一次直屬隊的出擊都是讓他們震撼的。不過他們已經被震撼的習慣了,現在已經有免疫力了。

但是新38師並沒有和直屬隊的人合作過,而且直屬隊一直是318集團軍的秘密武器之一。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一般人們想的都是318集團軍取得了多大的成績。而王明宇每一次回報基本上都是彙報的總的戰績,並沒有說明誰誰誰殲滅了多少日軍。

就像林文的死一樣,實際上那一次的行動參加的人並不是很多,然而看上去好似318集團軍全體出動一般,令人心馳神往。很多部隊對於318集團軍取得的成績都沒有一個正確的概念。

孫立人看著電報,越看眼睛瞪得越大,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如果不是匡安華的電話實實在在的擺在他的面前,可能他都以為是誰跟他開的一個玩笑。這是什麼戰果?即便是把整個新38師全部都拉出去在這樣的時間內,恐怕都不可能取得這樣的效果吧?

震撼、震驚、不可置信等等的表情全部的在孫立人的臉上呈現了出來,其樣子非常的可笑。實際上那個勤務兵把電報拿來的時候也是差點把自己的下巴驚掉了。不過這不管是真是假,總是要上報的。

底下的眾人看到自己的師座這樣的表情,也是瞪大了眼睛。自己的師座一般都是泰山崩於前而不倒的樣子,今天怎麼如此失態?難不成這一份電報有什麼重要的消息不成?一定是這樣的!

參謀長先是忍不住問道:「師座,這個…這個318集團軍的人咋說的?給兄弟們說說吧!」

孫立人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道:「不可置信,不可置信,如果不是這份電文說的那麼具體,我都無法想象這是真的。這絕對是我從軍以來最為震撼的一次,我真的很難想象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孫立人的說話,讓底下的眾人心底里有點迷茫,同時也是心中痒痒的,這師座說話怎麼變成如此的神秘了?這到底是啥不可置信的事情,說出來也讓大家不信不信吶,現在大家都不知道,就師座一個人在那自言自語,有意思嗎?眾人眼巴巴的看著孫立人,期盼著這位師座能說出來。

孫立人果然也沒有讓他們失望:「孫師長均鑒,國民革命家第318集團軍下屬特種旅之三營報告,我營在距離防區以西五十公里處阻擊日軍,截止目前為止,我軍取得一定成績。敵三十三師團被我軍殲滅至少一千五百餘人,傷千餘人。目前日軍正被我部拖延在此處,預計明晚之前日軍絕無抵達之可能!」

這一份電報寥寥數字,但是已經把整個戰況說的明明白白,這一次日軍並不是自己遇到了什麼事情,而是他們被318集團軍之一個營阻擊在五十公里處的地方。底下的人各個嘴巴張的老大,就聽見咽下口水的聲音,卻是沒有任何人說出話來。

孫立人笑著道:「怎麼了?啞巴了?覺得很不可思議?」

參謀長艱澀的說道:「師座,這…這是真的?我怎麼感覺跟做夢一樣呢,他們可就五百人啊!」

孫立人苦笑道:「呵呵,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就知道一點,現在日軍都沒有到呢。軍中無戲言,大家認為這個情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一個旅長站起來道:「雖然很難置信,但是我認為他們沒有任何欺騙我們的必要。畢竟這一場戰事的主導是他們318集團軍,這樣謊報軍情對於他們來說極為的不利。」

「是啊,師座,現在想想還真有可能是真的,我們只是認為不可能。但是並不是說這件事情本身就沒有任何的可信度。318集團軍屢創奇迹,這一點我們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我也相信是真的。」

「我也認為是真的,師座!」底下的人一個個的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孫立人長嘆一口氣道:「實際上從種種跡象表明,這件事情就是真的。真的太難讓人置信了!也不知道他們的死亡到底大到了什麼程度,難不成他們以決死之心態拖延日軍,為我部的防禦贏得足夠的時間?」

「師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們的確就不得不讓人佩服了!~黨國之福啊!有此雄獅,何愁日寇不滅?」參謀長忍不住讚歎道孫立人面容嚴肅的說道:「既然人家這麼的出力,我們也不能讓人家小瞧了!傳我命令,立刻繼續加固工事,不能讓友軍部隊為我們做出的努力付之東流!」

「是,師座!」眾人立刻站起來道,他們的內心此刻也燃起了熊熊烈焰。

要說他們一個師防禦日軍一個師團,孫立人從內心中都沒有抱過多少的希望,孫立人的想法就是把這些日軍拖延住,利用地形不斷的拖延。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能夠戰勝對手。這也是日軍的強大,給他們建立的一種不自信。

但是現在孫立人突然內心中生出一股豪情,他覺得日軍並非不可戰勝的。 王者榮耀之西行 318集團軍五百人已經消滅了大半個日軍聯隊的建制。可以預見的是,到明晚之前,他們的戰績還將會是一個更加輝煌的戰績。

國之雄獅,當之無愧!這是孫立人心中唯一的感想,318集團軍之一部的特種營給新38師帶來的不僅僅是自信,而且還有一股不怕死的氣勢。兩軍作戰勇者當先!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底下的將士們此刻都有著一種不服輸的精神,人家為了自己的部隊防禦贏得時間,不惜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抵擋日軍的進攻,為什麼他們就不能呢?同樣是軍人,他們不怕死,難道自己就慫了?絕對不能讓318集團軍看扁了,絕不!

孫立人看著底下的將士們眼中熊熊燃燒的戰鬥慾望,此刻心中也是異常的欣慰,他知道此刻新38師的戰鬥力絕對提高了不止一個檔次,如果說之前與日軍作戰底下的人都抱著一種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的心態的話,此刻或許大家都抱著決一死戰的心態。

這就是王明宇派出的一個營的作用,孫立人此刻也是感嘆318集團軍的兇悍。即便是只有一個營,就能帶動自己一個師,這樣的情況在以前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不過此刻孫立人也需要感謝匡安華的一個營,正因為他們傑出的表現,讓他們的軍隊發生了一次蛻變。

此刻的匡安華在做什麼呢?他正在積極的部署著怎麼吃掉日軍第三十三師團第213聯隊。聽起來這似乎天方夜譚一般,但是現在他們就正在做著這個令人瘋狂的舉動。

「一排,二排的命令發出去沒有?」匡安華問著一旁的警衛員

「發出去了,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日軍前進的腳步。在我們沒有殲滅日軍這個聯隊之前,他們絕對不能讓日軍前進到第二道防區!他們回電,堅決完成任務!」警衛員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很好,現在日軍的這個聯隊,就是我們嘴中的一道菜,不過此刻現在他們的損失才不到千餘人,也就是說,他們至少還有四分之三的戰鬥力。我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耗光他們!讓小鬼子也明白明白,想要從咱們這裡過去,就得留下點買路錢!」匡安華笑著說道

「營座,目前六排、七排、八排正在往三排四排的防區挺進。預計半個小時之後抵達他們的防區。三排四排正在不斷的收拾日軍。現在日軍在沿路布置防禦,不過也沒什麼效果!」警衛員道

「那是自然,他們能有什麼效果?這一帶有利的地形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他們想要在我們的身上弄點好處只怕是也很不容易。呵呵,不過消滅一個建制的日軍很難,我們沒有重火力,有點捉襟見肘。不過越是這樣,越是不能弱了我們的名頭。」匡安華一臉自信的說道

匡安華的自信,也是有來源的。日軍的一個聯隊看上去不少,實際上分割下來也沒有多少。而且這個聯隊現在被分割了,直屬隊基本上都是遠程攻擊,日軍根本沒有辦法還擊。他們的炮火除了浪費,並沒有太多的作用。

一排長此刻正在對著日軍大部隊進行偷襲,櫻井省三已經被這些支那軍搞的快崩潰了。現在天色漸漸的黑下去了。此刻日軍想要前進,但是無奈他們又不敢前進,最主要的就是特種營的雷區給他們造成了極大的震撼,那一次的損失委實太過驚人了一點。

投鼠忌器,日軍現在拿這些像鬼一樣出沒的特種營的人沒有任何的辦法。但是他們也知道,如果一直耗在這裡,那麼他們的損失只會越來越大。 等到的永遠,是你 這真是一個頭疼的問題啊!

櫻井省三躲在卡車之內,外圍警戒不斷,生怕支那軍這個時候衝上來,這樣他們的指揮系統就要被破壞了啊!櫻井省三對著底下的人道:「到底有沒有辦法突破支那軍的防線?現在我們這樣耗在這裡,每一秒都有可能有帝國的勇士在為天皇陛下盡忠!」

「師團長,現在我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出現的位置。每一次派出去圍剿的部隊都還沒有到達指定的地點,就被打的七七八八!現在我軍的損失十分的慘重!」

「第213聯隊的情況怎麼樣?」

「情況非常的不好!213聯隊和我們取得了聯繫,他們希望我們能夠支援他們,可是現在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和他們接軌。如果我們強行衝過去的話,很有可能再一次陷入支那軍的雷區,到時候我們的損失很難估量,不過眼下的問題也是令人很頭疼的!」

「八嘎,一群廢物!命令部隊先往後撤退,一直呆在這裡,很有可能被支那軍這麼偷襲,我們的人數不斷的減少。每減少一個,我們的戰鬥力就下降一分!」櫻井省三鬱悶的說道

一排長看到日軍不斷的往他們的防區外圍撤退,一排長也不著急,此刻他們的目標是裡面的一個日軍聯隊。這些日軍現在根本不著急收拾他們。而且憑藉著自己這些人想收拾這麼多的日軍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不過一排長決定不讓這些人好好的休息。

不斷的騷擾,讓日軍處於崩潰的邊緣,實際上日軍也只能打打順風仗,遇到這樣的情況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現在他們只能寄希望於長官們能夠想出好點的辦法,可惜他們接到的命令只是後退。

後退?那麼意味著他們明天還得繼續從這一條路上重新來過。其實就是變相的逃離戰場而已。

當然最為悲催的事213聯隊,現在他們就是一個悲催的聯隊,此刻他們被陷入在了中間。原本他們是想撤退的,那個時候撤退損失也不會很大。可是特種營的人卻不想讓他們撤退,於是他們引爆了雷區,現在213聯隊被嚇破了膽一般,不敢動彈。

雷區的威力,他們已經嘗試過了,他們可不想再嘗試一遍,一下子百十人灰飛煙滅的下場,實在讓他們不敢跑了。可是不跑現在就像被對面的敵人一個個的拾豆子一般,消滅著。

進入後半夜,213聯隊直接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千五百人,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活著的只有兩千三百人左右。而且最為讓這位聯隊長心碎的是他們的受傷人數已經達到五百多人。

PS:繼續兩更八千字! 213聯隊現在已經是身心俱疲,本身他們就是強行軍。而且作為先頭部隊,他們要負責為整個第三十三師團開道,現在他們不但開道沒有成功,反而是陷入了與敵軍的爭鬥之中,而且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現在日軍都不知道他們面對的敵人是多少,但是他們知道其實敵人並不是很多,最多不超過一千人。但是就是這一千人,就把他們整個的計劃打亂了。距離匡安華髮給孫立人的電報已經過去了六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