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宇道:「國防大學的建設是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認為可以先讓一些文化知識相對比較高的學員們,先進來!在部隊中看看,有沒有大學文化的,這些人上過學,理解和溝通能力要相對的快一些。等這邊的學府一建設好,就可以直接進入學習狀態。」

主席道:「這沒有任何的問題,雖然說部隊中的大學生不多,但是總還有不少的。我看一個國防大學的人數綽綽有餘的嘛!」

王明宇笑道:「國防大學的人才我們絕對不嫌少!在這個國防大學中,有很多我們也可以進入民用行業的,比如我們這個國防大學有美國專門的經濟學講師,我們的體制雖然不一樣,但是思路總還是可以借鑒的!」

主席道:「給這些人稍微的學習一下也是沒有壞處的。這些人才最終我們都是要投入到各行各業中去的。總不能一輩子都呆在部隊吧?以前那是沒有辦法,我相信有很多的人,更加的適合從事其他的行業。都是為社會主義做貢獻嘛,革命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王明宇點點頭道:「主席這一次我們的國防大學最主要的幾個任務,第一就是加速工業化的進程,當然我們的主要目的就是培養更多的軍工人才,不斷的擴大院校的數量和規模。第二就是加快軍隊的人才建設,系統的軍事化管理會給軍隊的帶來不一樣的感覺。第三就是為國家儲備更多的指揮者!」

主席道:「我的目標也很明確,只要國家強大了,我們才能有更好的出路。現在我們新中國的壓力實在太大了一些,我們需要的就是人才,各種各樣的人才!這個任務我們可是交給你了,希望幾年之後,你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王明宇立刻道:「是,主席!」

其實王明宇對於這些還是非常的有信心的,至少在這方面王明宇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做的很好。而且一旦上了軌道之後,只要適當的保護這些人,等到了一定的時期之後,這些人都是可以當做人才,或者教育者來使用。那個時候這些美國的所謂的專家就顯得不是那麼的重要的。 現階段最為主要的任務還是要保護這些專家,等中國的人才儲備跟上來了,到時候這些人在送回美國,這就是王明宇最初也最為實際的想法。當然王明宇也知道,等發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他們需要的是更為專業的人才。

王明宇把國防大學的地址選在了北京,一開始王明宇的考慮並不是這樣的,可是現在考慮來考慮去最後還是決定這樣。

國防大學的地址一旦確定下來,那些老兵們就發揮了作用。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現在這些老兵們已經慢慢的往其他方向轉型了,從事什麼的都有,整個建築基本上都是由老兵們包辦的。

當然有些幾層的大樓這些難度比較高的,還是請了一些比較專業的建築隊過來建設的。中國民間自然不乏這樣的人才,實際上留洋回來的人才也不在少數,但是有很多都被當成是地主反動派什麼的給無情的扼殺了。

當然時代的局限性註定了這樣的事情不可避免,雖然說這中間有很多人是不怎麼地,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是被冤枉的。想想那個時候,除了有錢人之外,很少有人能夠真正的留洋出去了。

318軍軍隊的建設、國防大學的建設等等都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王明宇現在最為主要的任務就是這兩樣,而此時國際的形勢也逐漸的又惡化了起來,以美國為首的歐美等國開始不斷的把觸角伸向了東方。

朝鮮半島位於亞洲大陸東北部,北隔鴨綠江和圖們江與中國相接,東北一隅與俄羅斯聯邦接壤,南隔朝鮮海峽與日本相望。西、南、東分別被黃海、朝鮮海峽、日本海環繞,為中國大陸的左翼,中日之間的跳板,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朝鮮半島是朝鮮族世代的居住地,歷史上建立過多個國家。

美蘇兩個大國的對峙卻隱射到了小國,朝鮮半島從此刻就不再太平起來了。這不再是朝鮮人民的內部戰爭,這實際上已經演變成了兩種意識形態的交鋒。而實際上美國的目的顯然並不止於此。

中國成為了美國的下一個目標,打擊社會主義國家,是資本主義國家最為喜歡做的一件事情,中國很不幸的成為了美國選中的對象。美國真正想要打下中國的目的實際上是持續給蘇聯政府施加壓力。

同時也給世界上的人一個榜樣,那就是社會主義在這個時代是行不通的。當然此時的中國顯然還沒有真正的意識到戰爭此時已經日益臨近。蘇聯一直以來都是以老大哥自居的。

可是自從王明宇出現之後,無論對於蘇聯還是對於美國都沒有任何的好感,所以為了擺脫對於蘇聯的依賴,從好多年前開始,王明宇就開始為中共提供各種的資金,以擺脫蘇聯人的控制。

王明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不過對於中國來說,美國現在還是一尊龐然大物,由於二戰!全世界的人們對於美國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的認識,美國的強大毋庸置疑。尤其是對於日本的那兩顆令人心驚膽寒的原子彈,讓世人知道了核武器的厲害。

中國在這樣的情況下顯然對於美國心理上也有一些陰影的。誰都不能在一顆炸彈炸死好幾萬的情況下淡然處之!

能夠不打仗的情況下,中國顯然是不願意打仗的,畢竟新中國剛剛建立,打仗的話需要好耗費的人力物力財力那是相當的令人震驚的數字。不過有些情況下,這樣的示弱是毫無意義的,只會讓對手更加的得寸進尺而已。

目前朝鮮半島的局勢非常的微妙,兩方勢力斗的是不可開交,實際上美國是希望發生戰爭的,他們的主要目標顯然不是朝鮮這麼個犄角旮旯的地方,而是有著更為宏大的目標。

不過戰爭至少還有半年的時間,局勢雖然微妙,但是戰爭卻沒有想象當中來的那麼快,雖然戰爭是沒有預兆的。可是王明宇知道,美國目前還沒有準備好,他們一旦準備好了,也標誌著戰爭開始了。

王明宇現在的軍隊建設已經不需要他插手更多的東西了,王明宇來到安東其實就是為了穩定軍心。等軍心穩定之後,訓練等就提上了日程。王明宇的時間自然用來建設國防大學和培養更多的人才。

國內的正在如火如荼的發展著,新中國建設之初,困難重重。基本的糧食問題都沒有得到有效的解決。現在國家正在積極的建設著各種各樣的工廠,當然這些設備正在通過其他的方式源源不斷的流向中國。

王明宇購買這些東西,顯然送貨的地方都是美國。不過半道上都被臨時改變了線路。而德國等地方的人顯然更願意來中國,因為這樣路程相對比較的近一些。

雖然歐美列強封鎖中國,但是用美元買他們的東西他們顯然沒有人能夠拒絕這樣的誘惑。他們封鎖中國也是為了得到利益,現在有了現實的利益的情況下,這些人就像聞到腥的貓一般,怎麼可能放棄呢?

新中國的建設自然離不開這些東西,只不過如果要中國自行生產浪費的時間就要大的多了。而且這些儀器買回來之後,只要經過專家們稍微的研究,就能生產出類似或者相同的產品,其實王明宇買回來的並不是別的,而是技術。

既然列強封鎖中國,那麼所謂的專利權在中國顯然就不合適用了。而且很多東西雖然需要專利權,但是轉換為民用之後,即便是別人找來,那也可以推的一乾二淨!

目前中國的發展並不是很迅速,因為缺少很多的東西,王明宇相信,等過個幾年之後,中國肯定會有大變樣的。

無論做什麼,首先最為重要的一條就是生產出化肥出來,只有生產出化肥來,才能有效的發展中國的經濟,因為民以食為天!一切的一切的基礎都建立在能夠吃飽飯的基礎之上的。

王明宇翹楚以盼的化肥設備也於今日到了廣東的沿岸,並且由專門的軍隊負責運輸到北京!跟隨而去的還有幾個工程機械方面的專家。 生化工程師 生產化肥的設備運抵廣東之後,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從負責運輸的人員就可以看出來了,這一次的設備直接運輸到內蒙那邊,然後由內蒙那邊的實驗室進行拆分,然後設計出能夠生產這些設備的流水線。只要有了這個,化肥就會成為引導整個中國糧食產量的增加。

有了糧食,中國的底氣就會變得越來越充足,實際上王明宇知道,中國的資源非常的豐富,發展只是時間問題,只要外面困不住裡面,裡面就能迅速的發展起來。

如果說以前的話,可能發展還需要一個很緩慢的過程,那是因為什麼?因為沒有人才的機制,現在人才有了,王明宇還有什麼可以擔心的呢?

318軍的建設已經進入了一個正規化的模式。從四個野戰軍過來的戰士們,也是非常的熱情,相比之下他們在318軍的日子雖然苦了一些,但是吃得飽喝的足,他們也沒有任何不滿意的地方。

318軍是一個有著光榮傳統的隊伍,這個隊伍自然是有著非常好的名聲。至少在過來的戰士當中很少有人不知道以前那個318軍的存在的。

318軍安東訓練基地。太陽在上空中高高的懸挂著,風和日麗,訓練場上一片歡愉。

「加油加油加油!」士兵們此起彼伏的喊了起來,這是318軍訓練幾個月的第一次全軍比武大會,這一次比試的項目有格鬥、射擊、越野跑,甚至還有王明宇給來的拔河比賽!

戰士們都很興奮的和對手叫著勁。原本四大野戰軍彼此之間的競爭就非常的激烈,經過選拔之後,其實原來的所在部隊的戰鬥序列並沒有被打亂。四個師基本上都是由四個野戰軍的原班人馬組成的,只不過這裡面少了很多的老弱病殘而已。

「二野的人也就是慫包軟蛋嘛,咱們都贏了他們兩局了,就不知道一野和四野的人比試的怎麼樣了?」人群中一個戰士對著另一個戰士說道。

「可不是,二野的人也不咋地嘛,一直都聽他們吹噓自己打仗有多麼的牛*,現在看來也就那麼回事啊!戰鬥力很一般嘛!」另一個戰士附和道。

彼此之間的競爭,顯然能夠激發戰士們的血性,尤其在拔河比賽這項集體性非常強的項目中,每一個人都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彷彿要將對手置於死地。這種比拼能夠提升團隊的協作精神和凝聚力。這也是318軍的精髓之所在。

這是這樣的競爭是王明宇等人刻意製造出來的,這些人打跑了老蔣之後,信心爆棚的厲害。很多時候連原本是國-軍的318軍都有些不太放在眼裡。

甚至一開始的時候,就有人沖著幾個訓練的教官大喊著,手下敗將。這些事情他們都是遇到過的,這幫兵看上去有些乖,骨子裡的傲氣足著呢。當然還有很多的士兵還是比較的服氣王明宇等人,畢竟人家威名遠播戰功赫赫。

「一直都聽說以前318軍怎麼樣怎麼樣,咱們到現在都不知道教咱們的這幫教官是個什麼水平,平時一個個都凶神惡煞的,別是個銀樣鑞槍頭吧?」一個士兵有些不屑的看著台上肅穆莊嚴的王明宇等人。

「聽說咱們這邊新成立了個特種團,好像選拔的要求好高,你們沒聽說嗎?都是教官看中哪個,哪個就進,聽說那裡的待遇特別的高,吃的也比咱們的好啊!」旁邊一個士兵鬱悶的說道。

「什麼選拔標準?還不就那麼回事?那些個教官看誰順眼就給誰進唄,就說上回咱們師選進去的那個牛根子吧,跟我一個地方出來的,這小子有啥的?打仗的時候一天到晚就知道貓在那邊打黑槍,衝鋒的時候也見不到他個人影,你們說說看,這種人怎麼可能被選入那個特種團呢?這不是亂彈琴嘛!」

「什麼?這樣的人也會被選入特種團?這不是開玩笑呢嘛?特種團別到時候成了咱們軍的累贅吧?我看咱們還是趁早別進了!」

「我說,你們幾位,以前318集團軍的特種旅可是非常的厲害的啊!真要是能夠進特種旅絕對受到重要的,那裡面的人都是有些特長的,你說的那個牛根子我可是知道的,人家的槍法好的很呢!要不然人家教官怎麼可能把牛根子選進去呢?」

「教官?你們誰看過教官出手啊?一直都帶著我們跑啊跑的,我就搞不懂咱們連長征都走下來了,還跑不了個路?天天練這個有啥意思啊?還有那個什麼正步走什麼的,也就是看上去好看一些!」

「算了吧,人家是官,你是小兵,人家怎麼說咱們就怎麼做吧!」

士兵們對於318軍軍官的不滿其實也是由來已久的,主要就是因為318軍以前是國民黨的軍隊,也就是反動派的軍隊。這裡面不知道真相的人的確是不少的,而這些人很快的就帶動了影響了一批人。

318軍原先也沒有宣布投降或者加入中共,所以在這些八路軍的戰士看來,這幫人就是反動派。雖然投降的反動派高官很多,但是真正帶兵的人有能夠有幾個呢?很多國民黨的軍官現在都跑到軍事指揮學院去當教員去了。

全軍比武的熱潮還沒有散去,畢竟現在正在進行中,但是318軍是唯一一個沒有配置政委的軍隊,這個在所以的野戰軍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不知道是主席有意為之,還是讓王明宇自己決定。可是訓練這麼長時間,王明宇也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這些戰士並不像以前的318軍戰士一般,因為以前的318軍戰士都是王明宇提供的吃喝,他們很有歸屬感。可是現在的318軍的戰士卻以為這些都是國家提供的,所以他們的內心對於王明宇或者這個318軍沒有任何的認同感。

也正式因為沒有這樣的認同感,才導致了現在的情況。軍中一些士兵對於這些教官的不滿情緒日益嚴重了起來。大戰在即的情況下,這可是大忌啊! 王明宇坐在辦公室內,正在思索著化肥廠的事情,對於全軍的比武王明宇覺得讓手下的人去*辦就好了。現在318軍的事情王明宇都不*心了,畢竟*心也*心不過來,一個人的精力始終是有限的,而且王明宇相信自己的兄弟們訓練的效果是一樣的。

王明宇正在思考著建設多少的化肥廠才能滿足全國絕大部分的需求的時候,這個時候沒有想卻突然發生了令他很是惱火的事情。

「報告!」一個勤務兵著急慌忙的跑進來道。

王明宇道:「什麼事?」

勤務兵立刻道:「報告司令員,全軍比武的時候發生了惡性的群體事件!」

王明宇立刻站起來道:「什麼?到底什麼情況?」,因為軍部距離訓練地點還是有一點距離的,所以王明宇並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傳過來。

勤務兵道:「聽說是有一些士兵和另外一些士兵發生了口角,最終引起了衝突。」

王明宇沉著臉道:「這簡直是瞎胡鬧,什麼口角能夠引起這麼大規模的鬥毆?我倒要看看誰有這樣的膽子!」,此時的王明宇真的還是怒了,這樣的事情居然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簡直不能想象的事情。

全軍比武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這還是因為有一方的士兵們因為對於教官們的不滿情緒最後被煽動了,很多人覺得這樣的訓練很苦,而且每一次他們跑步的時候教官們都是坐著車在後面追趕,導致他們的不滿情緒逐漸的增加。

如果是以前的318軍顯然不會有這樣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這幫八路軍壓根看不上這些以前的國軍作為子自己的教官,他們在有意找刺呢。如果是以前他們野司的首長們讓他們這樣,恐怕他們早就嗷嗷叫的開始訓練了。

綜合起來說,實際上就是他們對於這個新成立的318軍很不滿的情緒。其中最為不滿的是,那些老弱病殘的士兵們他們都不知道去哪裡了!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在這些八路軍看來,那些都是他們的兄弟,可是這些國民黨的軍官們是怎麼對待自己的兄弟呢?那麼多人到現在還不知道下落呢。

實際上這些人都是被派過去執行一些任務了,而且很多殘疾不能動的人,都已經被王明宇徹底給養了起來。訓練期間,王明宇自然是不允許對外交流的。所以這些事情的自然也就很容易受到鼓動了。

不過好在這幫人並沒有直接衝擊軍部,否則釀成的後果簡直就是不堪設想。當王明宇到達的時候,兩方人都已經開始對峙了起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王明宇叫來了吳培林,吳培林臉色很難看。

「總座……」

「叫軍長!」

「是,軍長,這幫人說我們把他們的兄弟們都送回老家了,說我們是國民黨的軍官,說我們就是反動派!而且說我們沒有人道主義,這樣的訓練毫無意義!」吳培林有些鬱悶的說道。

實際上以前318軍的訓練比這個還要艱苦,現在為什麼大家很難堅持下去呢?因為勝利了,全國解放了,現在的士兵們沒有任何的危機感了,所以才導致了現在的情況發生。

王明宇道:「讓特種團的人把前面的槍全部給我撤了,這算怎麼回事?槍口對準自己人嗎?跟我彙報一下到目前為止的傷亡情況!」

吳培林立刻道:「沒有死的,受傷的人很多,至少超過五百人,目前正在統計!」

王明宇嘿嘿冷笑一聲道:「很好,很好!帶頭鬧事的人給我全部抓起來,剩下的人如果膽敢有反抗者就地軍法從事!」

很快特種團的人接到命令之後立刻開始行動起來,將帶頭鬧事的人抓了起來。

王明宇看著前面的十幾號人,露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道:「你們這些人,都是吃飽了撐的是吧?竟然敢煽動軍隊嘩變,有多少個腦袋你們掉不了?」

一個身高約莫七尺的彪形大漢站起來冷笑道:「你就是軍長吧,你們這幫官老爺,整天動動嘴,我們就要每天累死累活的跑?要是這樣的話,還不讓我們種種地來的實在!」

另一個人也道:「就是,難不成我們練習這些為了在戰場上能夠跑贏敵人嗎?要是能夠跑贏敵人的話,那我們天天練了!」

王明宇冷笑道:「無知!如果你們不想練,你們就給我滾出318軍!318軍也不歡迎你們,也沒有人強迫你們過來,從318軍成立的第一天起我就說過了,如果不想呆的人當時你倒是吱聲啊?現在跟我玩這一套!怕苦怕累?告訴你們特種團的人訓練量是你們的三倍以上,他們怎麼就沒有人叫一聲苦?」

剛才還準備反駁的人,一聽特種團的訓練居然是他們的三倍立刻蔫下去了。

王明宇繼續道:「你們在這裡口口聲聲的說我們是國民黨的軍官,我想問一下,國民黨的軍官怎麼了?難不成我王明宇沒有抗日?難不成我王明宇沒有打過鬼子?又或者是我打的鬼子比你們少?都是中國人,分什麼你我?國民黨中就沒有愛國將領了?共產黨中就全是英雄了?哼,別的人我不知道,就你們這樣的,狗熊,狗熊都不如!」

那人冷哼一聲道:「你個反動派的軍官,就知道幫助反動派說話!」

王明宇道:「好,你說我幫助反動派說話,今天我就幫助給你看看。全體都有,讓全軍到校場集合!今天老子要讓這幫人死得瞑目!」

吳培林在一旁問道:「軍長,咱們這是要幹什麼啊?」

王明宇道:「幹什麼,他們不是不相信嗎?他們不是覺得我們對他們殘忍了嗎?讓他們看看真正的特種團一天的訓練量,然後在讓這幫慫貨看看他們的訓練量!口口聲聲就知道說反動派的人,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等特種團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他們三倍的訓練量之後,立刻給我將這幾個人就地正法!」

王明宇真是怒了,沒有想到給他們好吃好喝的供著,最後給自己玩這麼一出,不殺不足以平息他的怒火! 這一出的軍中嘩變,實在讓王明宇怒火中燒,已經到了無可遏制的地步。他王明宇回來到底是幹什麼來了?

難不成自己帶來了這麼多的武器裝備,這麼多的人員物資,最後就是這樣的下場?王明宇覺得自己真的很冤枉而且覺得這件事更加的荒唐。

王明宇傻啊?放著美國那麼舒坦的日子不過,揮舞著大把的鈔票過來幫助他們渡過難關,現在更是在為朝鮮戰爭做著最後的準備,這幫兵竟然因為他們之前是國民黨的軍官就嗤之以鼻,甚至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祭煉山河 真當他王明宇一點脾氣沒有嘛?王明宇的生氣絕對不是沒有理由的。這一次王明宇要用這些刺頭來立威,如果這種情緒在此的蔓延下去的話,恐怕日後更大的矛盾和衝突會凸現出來。

其實這一次的嘩變讓王明宇內心深處有著一抹失望,這些人打仗是有能力,但是傲氣更加的足。他們難道真的以為國民黨的那麼多大軍是他們打下來的?這中間高層之間的博弈努力他們又怎麼能看得見呢?

想想傅作義幾十萬大軍瞬間就歸順解散的場景吧!這些國民黨的士兵們只是因為再也不想打仗了而已。八年的抗戰死了多少的人?這個誰也不清楚,但是國軍的傷亡大,這個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如果沒有國軍作為堅強的後盾,最後中國能夠堅持下去也是個未知數。

這裡不是貶低中共,亦或是什麼!在當時的條件下,作為中央政府的國民黨政府,擁有的武器裝備人員等等都要好過中共數倍乃至十數倍甚至百倍要多。這些人當真覺得自己就天下無敵了嗎?

新中國的建立是他們拋頭顱灑熱血拿下來的,但是請不要忘記在這之前的事情,國軍也是抵抗了日本侵略者八年的。不能因為兩個政黨的政見不統一,或者政見不合,就否認另一方所有的功績。

任何政府都是有腐敗的,即便是中共就沒有了嗎?只不過在當時的情況下這種情況只不過是極少數而已。別人不知道,他王明宇還不知道嗎?發展到後世的時候,貪官實在是殺之不盡!

王明宇承載著自己的使命,並且用他的實際能力盡自己最大的發揮來幫助中國,但是用十幾億美金換來的卻是一幫白眼狼!

或許很多人受到了蒙蔽,但是他們也不想想,自己就認為自己的智商很高?主席他們既然敢把這個部隊交給自己,難道他們就不想想為什麼嗎?

九連山莊 國民黨投降的軍官那麼多,為什麼只有少數幾個人能夠帶兵,而自己就是其中之一呢?當真是以為自己真的那麼英俊瀟洒而來的?且不說王明宇早在之前就已經加入中共,即便是沒有加入中共,王明宇提出這樣的條件,主席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王明宇給中國帶來多大的變化?仔細想想,變化雖然還不明顯,但是很快就將使得幾乎所有的中國百姓們受益。

八路軍或者說解放軍難道不就是為了這個目標而奮鬥的嘛?可是王明宇的實際行動遠遠比這些知道嘩變的人要來的實際的多。

王明宇不是一個偽君子,他不會站在道德的高度上去評價一群人,因為這是不科學的,也是不理智的。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打擊面太廣是不可取的。在國民黨中就沒有愛國志士了嗎?在中共中就沒有敗類了嗎?都不是,這些都是存在的事實。

王明宇失望的看著這十幾個人,心中冷笑連連,你們當真以為我王明宇吃你們這一套?

王明宇大聲的吼道:「從現在開始,我在給所有的318軍士兵們一個選擇,這個命令三天之後失效!從現在開始到第三天的這個時候,凡事不想呆在318軍的人,我可以給你們一筆遣散費!同時你們也放心,我這個人不會打擊報復別人,而且法不責眾!我王明宇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說話做事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

底下的人低聲的議論著,那十幾個被羈押的人,立刻高呼道:「我們選擇離開,我們才不要呆在這個部隊!兄弟們你們說對不對,我們要回我們的老部隊,這是國民黨軍官的部隊,我們跟著反動派幹什麼?」

王明宇冷笑道:「所以人聽著,其他人都可以離開!唯獨你們這是十三個人絕對不會放你們離開!在我王明宇的部隊里,你們這樣的人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煽動士兵嘩變者,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任何時候我的部隊都是這個規矩!以前是,現在是,以後更是!」

那些人有幾個臉色已經有些發白,因為他們看出了王明宇的決心!此刻的王明宇臉上殺氣凜然,不怒自威!

帶頭的幾個還想著負隅頑抗,立刻高呼道:「兄弟們,國民黨的軍官要殺我們,國民黨的軍官要殺我們!反動派要殺我們!反動派要殺我們!」

「兄弟們,難道你們就眼睜睜的看著反動派劊子手拿著他們的屠刀砍向自己的兄弟?」一個人喊,眾人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都大聲的疾呼了起來,聲音是一浪高過一浪。這些人顯然是有些唯恐天下不亂。

底下的士兵們聽著自己以前兄弟的說話,顯然有些猶豫了起來,甚至有些人已經開始蠢蠢欲動!

王明宇嘿嘿冷笑一聲,特種團原本已經準備就緒,王明宇看到此情形,立刻道:「特種團和執法隊所有士兵挺好了,以我為界限,今天誰敢越雷池一步!就地格殺勿論!」

王明宇剛說完,被壓著的那個士兵就吼道:「咱們這麼多人,他們才那麼點人,兄弟們,怕什麼?咱們難道還怕反動派不成?今天我們就跟他們拼了!」

底下的士兵被這個士兵的說話熱情點燃,立刻有幾個平時和這個士兵玩的很好的人,沖了上來,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慢慢的這些士兵的速度雖然不快,但是一步步的都在接近著王明宇剛才所說的底線。

王明宇徹底的眼睛紅了起來…… 「全體都有,準備!」特種團團長唐風神色冷然,彷彿看著眼前的人如死人一般,這些人已經惹得原來318集團軍的這幫高層們震怒不已。此刻的唐風也已經動了殺心,當然唐風也知道王明宇的意思,只能殺幾個立威,主要還是以震懾為主。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相信法不責眾,總是有相信對抗贏得自尊的人。這些士兵們在這幫人的鼓動之下,緩緩的向著特種團的慢慢的衝擊過去。距離王明宇定下的那道線只有二十米……十米……五米……一米……

「準備射擊!」唐風的命令一如既往的寒冷,這幫特種團的人幾乎都是以前318集團軍的老人,這些人殺過人的加起來恐怕要超過以前的人,他們心中沒有驚慌,王明宇對於特種團的命令是一切服從!

終於第一個士兵踏上了王明宇所說的那條虛幻的線,AK的生意驟然響起,不過這一次是打的地面。

眾人心驚的同時,卻更加大膽了,不見棺材不掉淚!這些人此刻的心態儼然就是這樣,他們不相信這些所謂的國民黨反動派真的敢開槍,他們已經把自己上升到了一個道德的制高點,他們才是真理,他們才是唯一。

可是王明宇卻不是那樣的人,現在的王明宇絕對不會心慈手軟,一旦心慈手軟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難以預料了!如果當真是被這些人群起而攻之的話,那麼造成的後果實在是不敢想象的。

警告顯然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十來號人已經突破了王明宇所設立下來的禁區。「噠噠噠」的開槍的聲音隨即響起,鮮紅的鮮血噴洒到了地上,此刻一下子就倒下去了七個人。

靜!剛才還很吵雜的場面瞬間變得詭異的安靜!王明宇冷眼旁觀,這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後面很多沒有衝上來的士兵心有餘悸的看著王明宇,看著他那冰冷的眼神,都是有些感到不寒而慄。他們想不通為什麼在這麼多人的壓力之下,王明宇竟然還敢選擇開槍?難道他就真的不怕這些士兵群起而攻之?難道他就真的不怕318軍集體造反?

王明宇怕?他當然不怕,這些人即便是全部造反,其實也無所謂。一則他們手中在常規訓練的時候都沒有任何的武器,第二個就是特種團這麼多人,足夠跟他們對峙了!到時候只要自己一通電話上報中央,這件事情想要了結都沒那麼容易了。

這件事情的牽扯看上去並不是很廣,但是實際上這顯然是一個苗頭。一個很不好的苗頭,為什麼野戰軍給過來的人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這些事自發形成的?還是以前的野戰軍中有人故意為之?這些容不得主席等人不去想這些問題的。

王明宇之所以敢開槍,那是因為王明宇知道,主席是了解他的性格的。國共內戰的時候,王明宇就選擇了離開,因為什麼?那是因為王明宇不想將槍口對準自己人。但是現在這些自己人*迫著自己,他們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殺了七個人之後,整個世界變得安靜無比,原本一開始的十三個人以為王明宇不過是在嚇唬他們,但是現在看來這一切都好像是真的了,如果是真的?那麼他們豈不是要死了?沒有死在戰場上,卻死在訓練場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一個悲哀呢?

可是這樣的人有什麼值得同情的地方嗎?沒有!王明宇覺得這些人實在是讓人痛恨不已,軍人的職責是什麼?那就是服從命令!一個敢於質疑命令的軍人,那絕對不是一個好軍人,至少也不是一個合格的軍人!

這些人王明宇絕對不會姑息!

王明宇大聲的吼道:「還有誰想找死的,我不介意在多浪費幾顆子彈!」,眾人慢慢的開始往後退!

王明宇繼續道:「我剛才說過的話還有效,不想呆在我318軍的人,到他們長官那邊登記一下!你們是想去找你們的老部隊也好,回你們的老家娶媳婦也罷,反正你們不想呆著的人我也不歡迎!從此以後一刀兩斷,你們也不要說是我318軍的人,我們318軍也沒有這樣的慫包軟蛋!」

王明宇的話讓這些人慢慢的思考了起來,不過那幾個知道自己恐怕活不長的人,還在那唧唧歪歪。甚至連王明宇是蔣光頭的走狗都說出來了,還有說王明宇就是反動派派過來顛覆新中國的。

反正說什麼的都有,很多人都打起來退堂鼓,在這邊訓練居然都能有生命危險,他們心中也很是忐忑不已。實際上他們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王明宇都不會出現在這,更加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王明宇對著身後的人道:「將這些士兵都給我安排回到各自的營地,所有連長以上軍官就地登記離開之人!不需要三天了,就在今天,所有離開的人,明天早晨之前必須都給我消失在318軍的駐地!」

「是,軍長!」

「趙國棟!」

「在!」

「立刻去後勤部清點財物,發放給這些人要離開的人,所有人每個人的標準五十銀元!」王明宇嘆了一口氣道。銀元是王明宇命令人融化之後鑄造的,以前的那些大洋自然不好再用了。這些銀元上面什麼也沒有,不過實際的價值卻和以前的銀元是一樣的。

吩咐完之後,王明宇離開了訓練場。而那些個帶頭的人,也被羈押了起來,暫時沒有處決,過了那個時間之後,王明宇也稍稍的冷靜了下來。

他知道等待他的,肯定是一場更加大的風波。這件事看似王明宇以雷霆手段鎮壓,實際上這樣做肯定會引起很多人的不滿,四個野戰軍的人就會放任自己這麼做?

主席即便是迫於壓力,肯定也會派出調查組進駐自己的軍隊,這些事情如果不查個水落石出的話,主席等人也不安心。畢竟出了這樣的事情,至少也要給王明宇一個交代的!

只是王明宇沒有想到,這一次調查組來的人,居然會是她…… 中南海,主席辦公室。

「報告,318軍急電!」主席正在和朱老總商談軍隊建設的事情,一封318軍的急電猶如石頭投入河中一般,濺起了無數的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