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冷的看向幾人,「你們來做什麼?」

繼母今天臉上掛著笑容,推了推許傑,許傑手中提著一個小果籃。

「哥,我們聽說你住院了,特地來看看你,你好些了嗎?」

許傑就是繼母那個不成器的兒子,門門掛科,不學無術,還痴心妄想走後門進帝凰。

他口中雖然說著關心的話,但眼裡可沒有一點關心。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林均有些不悅,他已經很久都沒有和這些人聯繫。

「我是聽你公司的人說的,小均,你看你受傷在醫院也很不方便,不如我來照顧你吧?」繼母臉上的笑容都快開出花了。

從林均對她的了解來看,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他已經領教過好多次,每次繼母有求於人的時候她就會換上這張面具。

等她覺得你沒有利用價值,然後就會一腳踹開,冷臉相對。

「我記得上一次我就說的很清楚了,爸,如果你堅持和這個女人在一起,我們就父子恩斷義絕。」

「什麼這個女人,哥,你說這話就有些不厚道了,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媽也是你媽。」許傑有些不悅道。

從來都是站在許傑這邊的繼母今天頭一次站在了林均這邊,「小傑,你怎麼和你哥說話的?」

林均都要以為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這女人沒吃錯藥吧?

從她嫁入這個家以後,不管任何事情,她永遠都是幫著許傑說話。

「小均啊,你不要多想,其實今天我和你爸過來是來給你道歉的。

上次你走了以後我們仔細想了一下,都是我的錯。

我的前夫死後一直都沒有安全感,有時候我說話刻薄,你不要生我的氣。」

林均不明所以的看著她,這女人是不是別人假扮的,她怎麼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繼母在暗中捏了林爸爸一下,林爸爸也趕緊開口:「小均,你不要生你阿姨的氣,她這個人就是嘴硬,說話難聽,心地是很好的。」

譚洛汐進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家庭和睦的場面,林均從來不和她談及家事,就連上次訂婚也沒有出現林家人。

她一直覺得奇怪呢,畢竟顧錦她們貼心到連自己的家人都邀請了,為什麼沒有邀請林家的人?

「均哥哥,他們是?」譚洛汐提著東西進來。

許傑看到譚洛汐眼睛都直了,好漂亮的女人,明明沒有化妝卻還這麼漂亮。

膚白貌美大長腿,他有些妒忌林均,他怎麼配找到這樣的女人當老婆?

「無關緊要的人罷了,洛兒,過來。」林均根本就沒有介紹他們的意思。

畢竟這麼久以來,他已經從他們身上吃了很多虧,他絕對不會再被她們玩弄一次。

繼母的臉上有些尷尬,厚臉皮的她很快就主動逢迎。

「這位就是譚小姐吧,真人比鏡頭前的還要漂亮呢,小均,你也真是的,都有了女朋友還不帶回家給我們看看。」

繼母說著就要去拉譚洛汐的手,譚洛汐明顯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她感覺屋中的氣氛很不對勁,以她對林均的為人了解,林均其實是一個很有擔當的男人。

他連自己的媽媽都是那麼好的態度,為什麼對自己的家人倒是這麼冷淡的模樣?

「別碰她。」林均低聲怒斥道。

譚洛汐感受到他身上的怒氣,這種局面是她不擅長應付的。

她只好勉強的打了一個招呼,「叔叔阿姨好。」

「我餓了。」擺明林均並不滿意她的行為,在床上主動說他餓了。

譚洛汐扶額,這男人……

「現在知道餓了,之前讓你吃飯你不吃?」譚洛汐一邊碎碎念,一邊取出了食物給林均喂。

兩人那甜蜜的氛圍絲毫沒有將其他人放在眼裡。

隱婚總裁,老婆咱們復婚 林均這樣冷漠的態度讓繼母也很為難,她只好又在暗中捏了捏林爸爸的腰。

林爸爸開口:「小均,過去都是我和你阿姨的錯,你也真是的,訂婚都不告訴我們。

好歹我們是你的家人,怎麼著也應該參加你的訂婚儀式。」

「你在選擇她的時候就不是了。」林均已經想明白她們今天來的目的。

並不是因為真的顧念自己的親情,而是在新聞上看到了一些關於自己的消息。

當天司厲霆和顧錦邀請了各界名人到場,後來出事他們封鎖了消息,但難免會有一些小道消息傳出去。

他們是聽說自己已經是帝凰的副總裁,發現自己又有了新的利用價值,所以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像是她們這樣貪婪的吸血蟲,他根本就不會奢求會有真的親情存在。

「小均,你說話別這麼沖,好歹我是你爸爸。」林爸爸連著被他打擊,臉上的表情很不好看,況且身邊還有譚洛汐。

譚洛汐看看他們,又看看林均,不管林均為什麼要這麼對他的家人,但她是相信林均不會無緣無故這樣。「均哥哥,再吃一點。」她將話題岔了過去。 病房中譚洛汐喂著林均,兩人自動屏蔽了周圍的人。

繼母瞪了林爸爸幾眼,想要讓林爸爸去打斷她們之間的互動。

而許傑則是一臉陰沉沉的看著譚洛汐,憑什麼林均可以找到那麼好的工作,還找到這樣漂亮的女朋友。

老天爺將什麼好的都給了林均,而他什麼都沒有。

他把之前從林均那裡騙來的錢揮霍一空以後,她的女朋友讓他買一個幾萬的包包他沒錢,女朋友就跟富二代跑了。

「咳咳,小均啊,這周我在家裡準備一下,你邀請譚小姐以及她的家人過來吃飯吧。

既然都已經訂婚了,我們兩家也應該好好走動一下。」

繼母換了一個方向開口,彷彿處處為林均著想。

林均想到婚禮有一個環節,就是個雙方父母敬茶,他想要給譚洛汐一個完美的婚禮。

這樣重要的場合,家人不出席……

他對繼母有著很深的恨意,對自己的爸爸他並沒有那麼厭惡。

因為林均很清楚一件事,他爸爸是太喜歡那個女人,以至於喪失了應該有的理智。

那女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他所在意的就是那女人的利益,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生活。

見林均遲疑,林爸爸也趕緊開口:「小均,要是你不想在家裡吃飯,咱們在外面吃也是可以的,讓小傑提前去預定好座位吧。

譚小姐,你父母喜歡吃中餐還是西餐,你家裡有幾人?」

「我……」譚洛汐看了一眼林均,林均不開口說話,她也不知道林均是怎麼想的。

譚洛汐很清楚一個道理,林均才是她要愛一輩子的人,哪怕是他的父母,她心中最重要的人還是林均。

「四位。」 琉璃淚:帝王癡愛 林均開口說道。

雖然他不喜歡自己家裡人,但之前訂婚是顧錦和司厲霆安排,他始終還差了譚家一頓飯。

既然已經打算和譚家結婚,那麼兩邊的家長是應該見一下,這是基本禮數。

「好,我一會兒就去定位置。」

「不用了,我自己定。」林均根本不放心許傑。

旁邊的繼母掃了許傑一眼,許傑立馬介面:「哥,你都這個樣子了,你現在要做的是好好休息,剩下的就教給我吧。」

林均朝著譚洛汐看來,「還沒有問伯母喜歡吃什麼,還有你姐姐。」

譚洛汐給了建議:「就吃中餐吧,熱鬧一些。」

「好,你說吃什麼就吃什麼。」林均拿了一張名片出來,沒有理會許傑,直接一個電話搞定。

等到定了位置和時間,林均看了一眼身邊的幾人,「現在位置已經定了,你們到時直接去就行。」

「小均,你看你幹什麼這麼冷漠的趕人?我們才坐下來沒多久,譚小姐在這不方便吧,讓小傑留在醫院陪你,反正他都畢業了。」

「不用。」林均兩個字就否定了。

許傑還想要說什麼,繼母看了看林均的臉色,也就沒有繼續留下,以免讓他反感。

「那好,小均你好好休息,我們就不打擾你了,譚小姐,麻煩你照顧小均了。」

「不麻煩,叔叔阿姨,我送你們。」譚洛汐起身相送。

才起來就被林均給拉了下來,「陪我。」

譚洛汐有些抱歉的看著幾人,繼母趕緊道:「不用,我們自己離開就是了,你好好照顧小均。」

等到一行人離開,譚洛汐才開口:「均哥哥……」

「我知道你想要問什麼,對於他們,我沒什麼好說的,你只需要知道不用和他們過多接觸。

他們不是人,只是一群吸血鬼,別以為他們今天是來看望我,在他們的眼裡只有利益。」

譚洛汐看著旁邊放著的小果籃,裡面就只有幾個蘋果和香蕉,一種值錢的水果都沒有。

而且果子看著就不新鮮,撐死不到五十塊,還得把果籃的錢算上。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繼母是有多摳門。

「我都聽你的,你不讓我理我就不理。」

看著乖乖巧巧的譚洛汐,林均心情好了很多。

他朝著譚洛汐勾勾手,「乖洛兒,過來。」

譚洛汐毫無防備的將頭移過去,被林均吻了個正著。

「看來我們來得不是時候啊。」門口響起戲謔的聲音。

譚洛汐和林均分開,林均倒是練就了厚臉皮,任誰來都是那麼自然的樣子。

反倒是譚洛汐紅著臉,「姐,你來也不打一聲招呼。」

譚晴抱著一大束高端定製的鮮花,詹乾手中則是提著一個果籃。

他的果籃和許傑之前提來的一對比,體積上就大了幾倍,裡面全是進口水果。

「打了招呼怎麼能看到這麼精彩的一幕。」

自打譚晴和詹乾和好以後,她臉上的笑容也慢慢變得多了起來,不像是以前那麼冰冷。

白裡透紅的臉色證明著她最近過得很滋潤。

「姐,姐夫,你們坐。」

譚晴小臉一紅,「我們還沒領證,你叫什麼姐夫。」

詹乾則是很受用,「就這麼叫,我很喜歡。」

譚晴打了他一下,詹乾順手將她手抓到唇邊吻了一下,甜蜜之情溢於言表。

「你們是專門過來秀恩愛的嗎?」

「聽說林副總住院,特地過來看看他。」譚晴調侃道。

林均臉色淡淡,「明晚有空嗎?我定了位置,希望和你們商量一下我和洛兒的婚事。」

「婚事?」譚洛汐一臉懵,「我們什麼時候決定要結婚了?」

「就在剛才你去買早餐的時候。」

譚洛汐有些不好意思,「你,你都沒有給我說一聲。」

「你不願意?」

「沒,沒有。」

「傻丫頭,怎麼這麼輕易就將自己交給他了,再怎麼都得刁難他一下吧。」

譚晴看到自己這個妹妹就這麼毫無心眼的答應結婚了。

「怎麼刁難啊姐姐?」譚洛汐眨巴著大眼睛。

「例如什麼聘禮啊什麼的。」譚晴也就是那麼隨便一說,她自己都沒有結婚,哪知道。

「車子和房子我全都寫在洛兒名下,如果有需要,我的卡也可以全部上繳,我沒有意見。」

林均這一本正經的樣子反倒讓譚晴不知道怎麼接了。

一開始她還擔心林均只是和譚洛汐玩玩,可現在一看,誰會用這麼大的代價玩?

人家還沒有結婚就如此大膽,這樣的男人可是打著燈籠也找不著的。

「對了,剛剛出去的那幾個人是林副總的什麼人?我聽到他們似乎在說什麼錢啊公司的。」

林均眼神晦暗一片,「是我家人,不過你們不用理會,聘禮什麼和他們無關,他們只是象徵性吃頓飯就行。」

不用想也知道那幾人今天來的目的是看自己當上副總,想要自己給許傑開後門,讓他進入公司。

之前他離開的時候繼母並沒有阻攔,以為他身上的利益價值已經完了。

現在不知道在哪看到他成了副總裁,他又是一棵搖錢樹。

不過現在的他再也不需要那樣虛假的親情,送走了譚晴和詹乾,譚洛汐從背後擁住了林均。

「均哥哥,別難過,以後你有我,我就是你的家人。」

「嗯。」

譚晴和詹乾手拉手出來,「我要回家,你呢?」

「跟你回家。」

「你想我媽拿著大掃把轟你出去?」

詹乾將她往懷中一帶,曖昧在她耳邊道:「去我那,怎樣?」

自打之前陰差陽錯兩人發生了關係,弄清楚了誤會,詹乾火速和擋箭牌離婚。

現在和詹家的關係鬧得很僵,他倒是一點都不在乎。

他已經失去了譚晴一次,不想再失去她第二次。

都是成年人了,譚晴不會不知道他的想法。

「不怎麼樣,媽媽說十二點不回家是壞孩子。」她調侃一下。

詹乾卻是給她繫上安全帶,揉了揉她的腦袋,「好孩子,跟哥哥回家,哥哥請你吃棒棒糖。」「滾……」 翌日傍晚,林均牽著譚洛汐去了約定好的餐廳。

譚洛汐很不放心,「均哥哥,你身體會不會有事?不要勉強,飯什麼時候都可以吃。」

「沒關係,注意一點,不劇烈活動就沒事,別擔心。」

林均的底子很好,休養了這幾天臉色也好多了。

譚媽媽之前見過林均以後就特別喜歡這個小夥子,心中最喜歡的就是他。

「小林來了,你身體好些了嗎?」譚媽媽一見著林均就問東問西,完全忽略了在一旁的譚洛汐。

「有洛兒照顧,我已經好多了,謝謝阿姨熬的湯,味道很好。」

「你喜歡就好,還阿姨阿姨的,多拗口啊。」譚媽媽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