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聽懂意思的兄弟們,笑得前仆後仰!壯漢再次打量天奇,一拍天奇胸膛,笑道:「小兄弟你行啊!」

天奇淡淡一笑。道:「橫批,世界大戰!不過這是我在別的地方看見的。」

說著,天奇笑呵呵的伸出了手,壯漢很不情願的把他的半包煙交出來。

「兄弟們,來,分煙了!」

瞧著天奇把自己的煙分別其他人,壯漢嘴角連連抽搐!想說什麼吧,賭得起就輸得起,那半包煙已經不是他的了。

走到天奇面前,壯漢雙手摩擦著。「哥們兒,給跟我根熏一下腸子,快受不了!」

這邊的打鬧,奇門兄弟們早就見怪不怪了!可天奇是陌生面孔,這讓兄弟們有些疑惑,在這裡幹活的村民他們都記得長什麼模樣,可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小子了。

今天在廳里發生的事,讓納蘭很不放心,白天忙完之後,晚上就準備去找天奇聊聊的!可找了沒發現,最後問耶魯吶才知道天奇在這裡。

遠遠地,納蘭與雅爾並肩而立!剛才天奇對的那首詩,進入兩女耳中,臉頰均是湧起一抹緋紅之色。

納蘭雖然不知道天奇以前在邊陲是怎樣的生活,可她現在看見了那原本清秀的人兒卻像個泥娃子在人群堆里有說有笑,那天真的笑容,或許才是邊陲的林天奇吧!

雅爾呢!齊天林在她的記憶中,是個風度翩翩的俊才公子,此刻她看見的人,對她的震撼,也是相當大的,因為她不曾想過撬開自己心弦的人能吃這樣的苦。

凌晨了,夜裡的溫度很低!狂風呼呼吹著,納蘭和雅爾都在一邊靜靜的望著,她們很想過去叫林天奇去休息,可從這一幕來看,這裡的人顯然不知道林天奇就是奇門天尊,妄自過去,她們都怕惹心裡的人不高興。

快到天亮的時候,納蘭給雅爾說了幾句,兩女便起身離開!

東邊,一絲亮光驀然發亮!累了一夜的天奇,坐在石壁下休息,汗水順著那滿臉泥土的面頰一滴一滴滑下,望著累倒在一邊的兄弟和村民,天奇知道這些人都不容易,也更加體會到底層生活的困難。

做工的人分白班和夜班,只是夜班的工錢比百般多一倍,所以附近村民都願意晚上來這裡做工,賺得多。

快到換班的時間了,開闊地那邊負責供應的飯菜的,是奇門兄弟的家人!

一大碗白米飯,幾片肥肉,其他的都是田地里的種的菜!這種生活在這種落後的地方來說,算得上是好的!

望著身邊的人狼虎吞咽的吃著,天奇也在吃!

「小兄弟,你年紀輕輕卻有這樣的體力,不容易啊!」

耳邊響起的聲音,有些清淡,側臉,望著是一年過半百的老頭,他也在這裡做活,天奇咽下嘴中的飯菜,呵呵一笑道:「小時候在家經常的做,也都習慣了!對了大爺,你這把年紀了也做這樣的活?」

「沒辦法,老伴死得早!兩個孩子也被土匪打死了,現在家裡就剩下老頭子我一個人,要生活,就只能靠自己了!」

聽著老者這凄惶的干涉聲,天奇心底一沉,急道:「對不起大爺…我不知道您…」

老者擺著彎曲的手掌。「沒事,這鄉里鄉親的都知道韓大叔我的事!小兄弟,你很面生啊,你應該是奇門的兄弟吧!」 「是啊!」

「那個衛啊?」

「七十二地煞衛的!」

天奇不敢說自己就是奇門門主,鄉親們樸實,一旦知道自己的身份,怕是會拘束!那樣,不是天奇想看到的,奇門來到這邊,若是得不到這附近上百個村子的支持,對發展不利。

可在看見這叫「韓大叔」的半百老者在聽到自己的七十二地煞衛的兄弟后,上一秒發光的瞳子明顯黯了下去。

這…肯定有問題!

將自己碗里的肉夾給韓大叔,天奇露出淳樸的笑容,問:「韓大叔,你是不是有事找奇門啊?」

「小兄弟你怎麼把你的肉假夾給老韓我了!」

「沒事沒事,你老吃!」

似乎感覺到天奇的樸實,老漢露出了慈祥的笑容,隨即,說:「我們確實是有事找天尊,可人家是門主,高高在上,怎麼會看得起我們這種糟老頭子。」

「韓大叔,你能告訴我你找奇門門主有什麼事嗎?或許我能幫得上你,讓你去見他!」

「你能讓我見到天尊?」老漢激動起來,望著天奇的滿臉泥土的臟臉,道。

天奇點點頭。說:「我們首領叫『大奎』,他能見到門主!韓大叔,你是不是要告狀,或許是奇門兄弟欺負你?」

「不是不是,小兄弟你誤會了!你的首領是大奎,這個人老漢見過,可天尊很忙的,就算見到他他也沒時間來管我們這種小事,你瞧…」

老漢指了指遠處開闊地和山谷那邊,說:「以前我們都不知道天尊沒在這裡,今天他剛回來,奇門各衛都忙了起來,你看這裡的奇門兄弟比往日少了好幾倍。」

要提升實力,這會兒各衛首領怕是都在選人,各衛要組建殺手鐧,當然會忙。

「那韓大叔您既然不是要告狀,可你找我們門主有什麼事呢?或許我能幫你轉達給我們首領,請他轉告門主!」

「是這樣的小兄弟,村裡的人早就聽說奇門要修路!你說我們這地方落後的幾十年,如今奇門要修路,這是個致富的好機會,我們附近幾個村的村長商量的一下,希望能夠找天尊,修路的時候能不能通過我們村,只要有路,鄉親們進出也方面。」

聞言,天奇沉默了!

老漢大聲囔囔把之前出Y詩的壯漢叫來,將剛才的話給壯漢說了一變,壯漢蹲在地上對天奇說:「小兄弟,韓大叔一心為村裡著想,可惜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們聽說奇門要修路,如果是修去接著羅甸縣,那就要經過我們村的後面,我們就像這經過我們村,在我的祖父輩就一直希望柏油路進村。你看能不能請你們首領給天尊說一聲….」

「大哥怎麼稱呼?」

「哦,小兄弟你瞧我這腦子!」壯漢咧齒一笑,道:「我叫江竇,家中排行老大,大家都叫我江哥!看起來我要比小兄弟你大,你就叫我一聲『江哥』吧!」

淡淡一笑,天奇點點頭。「好!根據韓大叔的話,我也聽明白了,就是你們希望奇門把路修經過你們村。對嗎?」

老漢和壯漢點頭。

天奇繼續說:「可你們想過沒有,修路會佔去你們村中的土地,怎麼辦?還有,從這裡通往羅甸縣,大大小小也有上千個村莊吧!一旦擅自修改路線,奇門耗資不說,佔到別人家的田地,人家敲詐奇門,怎麼辦?」

這兩個問題,頓時把老漢和壯漢問住了!

想了一下,老漢說:「附近上百個村莊老韓我能說動他們,讓他們不收一分錢!佔到多少算多少,只要柏油馬路通了,好處比現在可多了!至於其他村,老漢我和江竇親自去動員,落後了幾十年,怎麼也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只是不知道天尊能不能答應下來?」

這番話,落在天奇耳朵里,他真的覺得山裡的人還是比較樸實!同時,也看到了眼前這老漢是個目光長遠的人,不然,不會想到這些事。

「這樣吧!韓大叔江哥,你們跟藍天之巔附近的上百個村莊的村長商量一下,只要超過一百個村子同意你剛才的說法,你們就去找門主,門主不在就找軍師,但若是低於一百個村莊,怕是有點困難,畢竟這一改變初定的路線,那錢可是要變動十多億呢!」

「我的乖乖,十多億?」老漢被嚇了一跳,他們山裡的人,別說十多億了,就算是幾萬也都是算是富人了。

壯漢江竇愣過之後,問:「奇門軍師我聽說過,可從沒見過,這麼多的錢,找他管用嗎?」

「找到軍師,他會把這件事告訴門主,門主考慮之後,同不同意會給出一個答覆的,畢竟這錢太多了!不過你們也要努力,最好的多讓村莊的村長同意,那樣你們他同意的機會就多一點。」

其實這種事天奇能馬上給出答案的,可修路去接羅甸縣,這一路的土地賠償是一筆不小的數額,重要的是,要是村民從中刁難,那就是困難重重。

穿書有喜:全能甜妻超火噠 利用老漢和壯漢不是天奇的本意,他只是想為奇門省點錢!就算省不了多少,至少也不能讓這一路的村民刁難。

況且,路修通了!對村莊的發展是百利而無一害。

聽到有機會,壯漢拍著胸膛保證道:「小兄弟等我的消息,他媽的要是不同意老子就領著附近村裡的兄弟收拾他們去,這一代江哥我說了算!」

「絕對不能動武,江哥你想想,蠻橫無理跟強盜土匪有什麼區別!那樣不但不會讓那些人同意,還會讓他們從內心抵觸、反感你,這樣豈不是沒有機會讓門主同意了!」

壯漢想了一下,說:「兄弟你說的有理!」

「成大事者一定要有忍耐,這是門主經常告訴我們的。門主還說:在這世上雖然以實力為尊,但也是人讓人沒有人怕人,狗急了還跳牆呢!沒有活路的時候咋就同歸於盡。」

為了蠱惑壯漢成功一點,天奇繼續編。「所以,對其他村裡的鄉親要溫和一點,用心去跟他們相交,相信有你想象不到的結果。」

聞言,老漢嘆了口氣。「小兄弟,在你的身上老漢我看到了天尊的樣子,他能給你們說這樣的話,證明他是個好人!」

壯漢說:「娘的,老子我率我那群兄弟加入奇門得了!」

「江哥你還是先把剛才說的事做好吧!一旦你做好了,說不定我們門主會親自見你呢。」朝壯漢眨了眨眼,天奇噙著的笑容太奸詐了。

「行!對了小兄弟,還不你的名字呢?以後怎麼找你玩啊!」

「以後再告訴你們我的名字。」

「行,那麻煩你給你們首領說一聲!可我們有消息之後怎麼去見天尊啊?」

想了一下,天奇一點右側那蔥蔥鬱郁的半山腰峭壁,淡淡的說:「看見哪裡沒有,你們有消息之後就去那裡,只是那邊的守衛很多,你們去的時候一定會被攔下,被攔下你們之後你們就說找『冰藍小姐』,然後他們就會通報!到時候你們就能見到了。」

老漢和壯漢牢記天奇的話,壯漢隨後問:「那個『冰藍小姐』她是什麼人啊?找她有用嗎?」

「她是門主的女兒,聽說長得很漂亮,奇門的錢目前都在她在管呢!」

聽到是天尊的女兒,又管錢,壯漢是兩眼放光,瞪著那黑漆漆的眼珠子說:「天尊的女兒多大了?兄弟,你有沒有見過冰藍小姐?」

「二十一了吧!」

起身,天奇叮囑幾句,端著碗走了!這回,他可不能直接進入藍天之巔被設為禁區,村民不得踏入的地方了!這要是被老漢他們看見可不好。

繞到後方,天奇這才近山,心裡一直念著:「韓大叔啊,這不是林天奇的本意,林天奇不是有意要利用你們的,真要說起來,咋們大家都是互求發展,不算利用!」 山下守衛的兄弟是程翀的人!這些兄弟全是昔日的冥殿高手和精銳,這突然看見一個渾身白泥土裹滿的人靠近禁區,為首的大漢喝住天奇,本想詢問一番的,可天奇一出聲,他們全都愣在了原地。

望著天奇進山的背影,這些兄弟心裡直犯嘀咕,心想天尊不會去干苦活去了吧! 再婚蜜愛:帝少請剋制 弄得一身髒兮兮的。

此時的天已經大亮了!上山路中,在一小溪水旁隨便洗了把臉,天奇這才沿著臨時修的小路上山。

來到山腰,守衛兄弟再一次阻攔天奇,可情形都跟山腳一樣!

佇立在半山腰中的十幾間小木屋,燕雲十八騎他們看見天奇這般模樣,神色都平靜,可眼底的那一抹驚駭,是顯而易見的。

順著木板搭建的走進今天開會的小廳,發現納蘭、雅爾、易冰藍她們都起床了! 邪少悍妻 天奇還沒進入邊看見易冰藍走上來。

「好久沒看見天奇少爺你去做臟活了….」

對於冰藍,天奇是打心眼的喜歡!既然她叫「天奇少爺」,但天奇知道她心裡早就認自己個父輩了。

「公子,你先去換身衣裳,我給你把這身洗了!」雅爾酥膩嗓音輕柔而起,美麗的眸子含情望向走來的泥人。

「是啊,水已經熱好了!天奇少爺你先去洗洗,薑湯一會兒就好了。」冰藍雖然知道天奇經常做苦活,可看見這一身稀泥,她的心還是疼。

「怎麼?你們知道我昨晚幹什麼去了?」

三女均是一笑,納蘭白了疑惑的天奇一眼,清冽聲線緩緩而出。「你緊張什麼?嫖娼的時候也沒發現你這樣!」

聞言之後….

雅爾莞爾一笑。

易冰藍當作什麼都沒聽到。

天奇一點納蘭。「晚上收拾你,小樣!」隨即,轉身進入後方的小房間!等他再次回到小廳中時,褶子山也回來了!將老漢和壯漢江竇的事給大家說了一遍,三女很是無語的望著正在喝薑湯的天奇。

褶子山苦笑的道:「我說我奸詐,你比我更奸詐!如果那老漢真能搞定這事,奇門至少能夠節約五個億,不過這事天奇你怎麼看?」

「靠,少給老子打啞謎!我的想法你會不知道。」

望著天奇這模樣,褶子山鬱悶了。一瞟竊笑的易冰藍三女,開口道:「修路的路線還得儘快定下來,天奇你的想法不但是佔了村民的地節約錢,你故意讓那老漢去找其他村的村長,是不是留了退路?」

「是,我相信那老漢會努力,可他不一定能夠全部說服通往羅甸縣的所有村莊,到時候賠錢可以,至少要利用那些反抗我奇門的勞動力為我們修路!主動權一定要控制在我們手中,而對於支持者,先把他們的名字記下來,以後再補償。」

將碗退到一邊,天奇饒了一下濕漉漉的長發,繼續說:「還有那個叫『江竇』的壯漢,一身的力氣卻找不到用處,做苦工不適合他!只要他在這次的事有成績,就讓老屠把他收編了,但是還要試探一下他的意志力,對於有能力的人,讓他們多立點戰功,只有戰功我才能給他們適合的位置。」

褶子山點點頭!

納蘭也同意天奇的說法。

天奇沉吟之後繼續補充。「奇門不能埋沒人才,一個都不行!」

「好!但出現破格的提升呢?」

「可以破格,但是要分情況!」

破格提升的事,在奇門怕是不容易!但現在也不是考慮這件事的時候,褶子山扭頭道:「冰藍,你這邊要儘快把修路的路線確定一下,我和天奇才能做修改,人手不夠你先去我的衛隊挑幾個幫你打雜。」

「好!我儘快做好。」

目光移到天奇身上,褶子山又說:「醫學界章動華那老頭知道你來了!說你抽個時間他來見你。 病嬌王爺深深寵 他的那個叫『安婭』的學生說是要找你算賬!天奇,你真是兄弟幾個的楷模,四處散播神聖的愛情種子!」

咳咳咳….

瞧著褶子山那奸詐的笑容,咳嗽之餘,天奇隨手將面前木碗砸過去。 我居然是富二代 「草…老子什麼時候散播愛情種子了!」

發現易冰藍偷笑,雅爾極具誘人一品芳澤的美唇泛起一抹迷人弧度,納蘭盯著自己看,林天奇只差沒起身跟褶子山動手了。

「三妻四妾那是很正常的,你現在不也是幾個女人嗎!多一個無所謂。」

「尼瑪,再說!」

望著天奇額頭的黑線和鬱悶的神色,褶子山暗暗觀察納蘭,本想逗這兩人吵架,他在一邊看戲的,沒想到納蘭這個未婚妻沒反應,褶子山失望了。

重新坐了下來,褶子山抿唇一笑,道:「無雙我已經送到章老頭那裡去治療了,邢蘭知道冰藍她爸來了,正陪著老易找水源!葉藝那裡我過幾天再給你答案。」

提到葉藝,天奇清冽冷眸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落,點點頭,道:「葉藝的事暫時保密,不要讓邊陲知道。」

「已經下了封口令!這事你不用擔心。」

下封口令是最好,不然傳到邊陲,以母親對自己的疼愛,得知葉藝要殺自己,肯定會罵二姐,質問二姐,到時候一家人會鬧得不愉快的。那樣的結果,不是林天奇想看見的!

受點委屈對天奇來說不算什麼,只要邊陲安定,林家和睦,這就是天奇的願望了。

「對了夏蘭,你的開陽衛不是有一批超人嗎!」不是兩人單獨相處,天奇都只是叫名字,而不是姓氏。

「是有,怎麼了?」

「藍天之巔裡面的一些東西,就交給你開陽衛了!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納蘭怎麼會不明白呢,不動聲色點頭之後,起身道:「我先走了!」

望著這道曼倫倩影,天奇也只是苦笑,因為他就沒見過納蘭對自己笑過,這妮子,似乎一直都是那麼冷。

褶子山瞟著納蘭離開的曲線身影,靠近天奇,語調很是幽默的解頤道:「對你大吼大叫的人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暗暗生悶氣的。」

聞言,天奇猛然側過那張氣得發抖的臉龐。繼而又聽褶子山唉聲嘆氣的說:「這就相似一個喜歡笑的人哭起來時,比誰都撕心裂肺。」

「你皮癢…」

取笑天奇之後,褶子山起身陰笑著大步流星走了!留下一臉鬱悶的天奇。

這種比喻,也只有褶子山想得出來,這狗日的…..

褶子山調笑的林天奇的話,雅爾和易冰藍並沒聽到,不然這兩女非笑出聲不可。

此時瞧著天奇那恨不得殺人的星目,雅爾略作遲疑之後,唇線一彎,勾勒出令人心醉的弧度之後,魅而不膩的酥骨聲清幽響起。

「公子,如今奇門每個人都在忙,不知雅爾能為你做點什麼?」

「雅爾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你會做什麼?」是的,雅爾雖是名妓出生,可她給林天奇的感覺很獨特,他只是覺得這個風塵女子很不一般。

雅爾展顏一笑,黃絲巾下的紅顏,魅惑卻不嬌媚,一雙狹窄的眼眸輕微眯了起來,啟齒輕輕的說:「不瞞公子,雅爾的老家是在外蒙大草原!只因…」

似乎感覺到雅爾語氣的低落,天奇抬手打斷北方佳人的話,說:「你的過去我不想知道,以前的你不管發生什麼,那都已經過去了!以後你就在這裡安定下來,好好生活!」

「公子…」雅爾鼻息一酸,瀲灧秋水便是一泓白霧。

「其他的不要說了,感謝的話都收著,你既然出生於外蒙大草原,想必在建設布局這方面有所了解,現在藍天之巔裡面西側那邊不是建屋子嗎,過去看看,幫助其他人一下,有什麼好的意見就提出來,我不在你就告訴褶子山。」

聞言,雅爾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凝望圓桌對面的人兒,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開。道:「公子放心,雅爾定儘力幫助藍天之巔修建房舍和構建布局的策劃。」

PS:感謝shlaogen打賞1888逐浪幣。 。

奇門離開京都,千里迢迢來到藍天之巔,把這裡當作他們的總部,自然有一定的因素!

就像程翀說的那樣,藍天之巔裡面面積大的驚人!別說同時容納一百萬人口,就算是兩百萬都沒有問題!

重要的是,藍天之巔是有險峻的山巒形成,四面都是峻岭、峭壁、懸崖,每一面的峭壁高度至少也是三百米,這就一味這藍天之巔裡面很安全。

藍天之巔裡面,河流、湖畔、溪水都是天然的!四周蔥蔥鬱郁,景色優美,只要稍加施工一點,這裡必定會成為一道道美麗的風景線。

從峽谷前面約莫三公里的距離便開始分路了,左右兩邊被一條長長的山脈隔開,一直延伸到藍天之巔的最巔峰,而隔開的地形又在山巒後方連接,林天奇他們初步估算了一下,藍天之巔峽谷到後方盡頭,至少也是七八十公里,左右兩邊的距離至少也是四十公里。

這個大一個地形,要全部開發,需要多少資金?奇門高層不敢去想象,但他們都知道在藍天之巔中,山林、峽谷、小面積平原是樣樣具備。

把藍天之巔內部隔開的那條山脈,被人們稱為「神龍吟天」!站在峽谷前面的開闊地中,如果你仰頭的話,便能清晰的看見眼前山脈直插雲霄,且山脈的形狀極似一條神龍。

根據林天奇他們幾大核心人物的商議,神龍吟天左邊是現代化建設,右邊則是古物古風的民族風情。至於山脈巔峰和後面約莫十分之二的地勢,那就是奇門總部的建設了!

神龍吟天左邊幾十萬畝田地相對遼闊,這一片林天奇給了兄弟們的家人!

此時的林天奇,正領著天邪和燕雲十八騎在藍天之巔險峻山峰上走著!如今的在藍天之巔的奇門兄弟,至少也是一萬五千人,加上附近村民和兄弟們的家人,要超過兩萬人。而這兩萬人,在偌大的藍天之巔中,還是顯得人煙稀少。

穿過險峻的山峰,林天奇等人順著一條小路進去山巒後方的叢林中!林中樹木密集,有些樹是外界很難見到的,立在空氣潮濕的樹立中,腳下樹葉泛黃,頭頂被茂盛的枝葉擋住大半光線,細碎的陽光斜射下來,空氣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