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的小孩都有母親,就他沒有。

剛剛和南宮念念相認的時候,他也不肯喊媽媽。

可他到底是在充滿愛的家庭長大的,對於沐暖暖的痛苦,他無法感同身受。

她哭得他都快要瘋了,如果可以的話,他願意付出一切,只要她不要再哭泣了。

沐暖暖拽著他的衣服,像是拽著什麼救命稻草一般,小小聲地說:「我不恨他們,我這麼做,對嗎?」

莫承佑低下頭,親了親她的眼睛,聲音帶著安定人心的力量,「你做得很對。」 莫承佑輕輕地說:「你做得很對,他們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不管恨也好,不恨也罷,他們始終都是存在的,但也僅此而已。

他們於你來說,已經是過去式了。你現在擁有的東西更多,你有爸媽,有妹妹,有事業,有粉絲,還有我。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一直一直。」

沐暖暖哭了好久,似乎要把這二十年來的委屈都哭盡。

莫承佑帶著她離開孤兒院,走到路邊的超市,去買了一包濕紙巾,又買了一瓶水給她。

他拿著濕紙巾,仔細的給她擦拭哭花的小臉。

沐暖暖抱著礦泉水,有點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她終於哭得緩過氣來了,想起自己剛剛哭著拽著莫承佑的衣服,哭得那麼慘,真是讓人羞惱啊!

莫承佑替她擦了眼淚,問她:「肚子餓不餓?」

沐暖暖搖搖頭,聲音帶著哭過後的微微沙啞,小嗓子有點細細的小奶音,「我剛剛在孤兒院里吃過湯圓了。」

「那我們走一走,散散步吧。」莫承佑提議道。

沐暖暖現在還因為剛剛哭的事情有點害羞,她小幅度的點點頭。

莫承佑把她的口罩重新帶好,又把她的鴨舌帽往下壓了壓。

看到她露出那雙哭過之後紅紅有點腫的眼睛,莫承佑微微笑了笑,拉起了她的手。

前面是一所小學。

操場對著街面,被一圈鐵絲網給圍了起來。

有很多小學生在操場上踢球,玩鬧,耳邊響起的都是孩子們的歡笑聲鬧聲。

「我應該是在這座城市出生的吧?如果我在這裡出生的,說不定也會讀這所小學。」沐暖暖透過鐵絲網,看著操場上笑鬧的小孩子們。

「那真是有點苦惱了,因為我不在這裡讀小學。」莫承佑裝作有點苦惱地開口。

「你在哪裡讀的小學?」沐暖暖好奇地問道:「是在那種貴族學校嗎?」

莫承佑眼眸看著那些孩子,回憶起了曾經的美好。

他笑了,「我小時候轉了好幾次學校,後來找到我媽媽,還專門轉到我媽媽教書的學校去。」

沐暖暖眨了眨眼睛,她從來都不知道還有這段往事。

莫承佑輕輕拍了拍她鴨舌帽的帽檐,「我那時候很頑皮的,是學校里的小霸王,一般人都不敢跟我玩。如果我那時候認識你,一定會讓我爸把我送到你的學校來。」

沐暖暖的唇角微微上揚,明知故問,「為什麼?」

「因為那樣就可以跟你做同學啊!就可以見到小時候的暖暖,是不是也是個小哭包。」莫承佑拿手指輕輕點了下她的鼻尖。

沐暖暖有點不好意思的,兩個人繼續往前走。

轉過了一條街,就是一所中學。

這時候,剛好是下午的放學時間。

不少學生不想吃學校食堂,都跑出來吃飯。

學生嘛,都沒什麼錢,就在路邊隨便吃點麻辣燙什麼的。

幾個穿著校服的學生,圍在一個鐵板燒前面,熱熱鬧鬧的,讓老闆放什麼菜。

學生總是簡單又容易滿足,幾個人捧著剛剛炒好的鐵板燒,說著學校里的趣聞,一個個的臉上單純又天真懵懂。

「如果我在這裡讀中學,估計也會來這邊吃晚飯吧?隨便吃點湊合下,就跑回學校去趕晚自習了。」沐暖暖憧憬地說道。

她想起自己的中學時代,怪不好意思地垂下小腦袋,「我讀初中的時候其實挺胖的,是個小胖子,也沒怎麼吃零食,可就是胖乎乎的,像個球一樣。」

「你會胖成球?」莫承佑不敢相信。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上了高中,過了一個暑假,忽然就變瘦了,別人還以為我是減肥了。」

莫承佑眼底都是笑。

聽她說的那些,覺得小時候的暖暖就算是個小胖球,也一定很可愛。

他們一路慢慢走著,走過了小學、中學,走過了這座城市許多地方。

有他陪著她,假設了她如果在這座城市長大的生活。

只是一些假設的話,卻好像他們真的經歷過了一般。

沐暖暖這一生,永遠都不會忘記,莫承佑曾經溫柔地牽著她的手,陪著她在這座城市走過的路。

讓她往後再想起這座城市的時候,不再有被父母拋棄的痛楚,還會想起他溫柔陪伴,認真聽她說話的樣子。

他們一直走到了深夜,莫承佑才把沐暖暖送回了酒店。

重生原始社會養包子 沐暖暖走得有點困了,小腦袋都一搭一搭的。

「要我送你回房間嗎?」莫承佑問。

「酒店人多,被人看到了不好。」沐暖暖搖了搖頭,揉了揉眼睛,努力打起精神。

莫承佑知道她的顧慮,畢竟酒店這層樓還住著訓練營的人。

被人看到了,確實不太好。

他看了看時間,打了個電話給助理,吩咐助理明早安排車來接他。

莫承佑本來今天就要離開雲安市的,為了沐暖暖才又留了一晚上。

他去前台開了一個房間,回到房間去休息。

躺下來之後,他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沐暖暖今天哭得那麼厲害,明顯對親生父母的心結沒有解開。

如果這個結一直都不解開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對小姑娘的心理健康有什麼影響,會不會得抑鬱症之類的……

莫承佑坐不住了,又給助理打了個電話,讓助理把他接下來幾天的工作日程壓縮一下。

他需要一天的事情,去辦點事情。



此刻的秦家豪華別墅里。

葉微瀾陰沉著臉的回來,剛好看到秦致從書房出來。

她收拾了下情緒,走了過去,「你這麼晚還沒有睡啊?」

秦致看她一眼,語氣不冷不熱地說:「你沒事就好好在家裡呆著,你不是做生意的那塊料。」

葉微瀾拿著手包的手指收緊,臉上的表情險些要綳不住了,「如果不是小叔不幫我,我也不至於這麼丟臉。」

「你還指望秦遠幫你?他那個人做事情最是剛正不阿,你是打錯如意算盤了。」秦致沒什麼表情地說道。

「他是你弟弟,你當然幫著他說話了!」 最強崑崙掌門 葉微瀾不服氣。

明明就是一家人,為什麼秦遠不幫忙? 說到底,秦遠壓根就沒有把她這個嫂嫂放在眼裡。

「你們兩個人,我誰也不幫。」秦致搖搖頭,無可奈何地說。

他們四個兄弟,大家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業,向來不會對彼此的工作指手畫腳。

更別說,秦遠這個人向來公正。

讓秦遠偏幫著葉微瀾,給葉微瀾投資的盛世娛樂的女團打高分,那就是痴人說夢!

「時間不早了,我去睡了,你也早點就休息吧。」

秦致抬腳,朝著走廊另一端的房間走過去。

放在平時,葉微瀾不會這麼不識趣。

可今天她受了委屈,還是秦家小叔給的委屈,這讓向來心高氣傲的葉微瀾很是不甘心。

葉微瀾攔住了秦致的腳步,委屈地說:「你今天就不能陪陪我嗎?」

說來可笑,葉微瀾和秦致結婚二十年,他們竟然從來沒有在一個房間過夜。

只有二十年前,秦致思念亡妻,想念丟失的女兒,曾經在醉酒後,和葉微瀾共度一夜。

就是那一晚之後,葉微瀾就有了秦驚鴻。

葉微瀾母憑子貴,這才嫁給了秦致。

可那一晚的真相,就只有葉微瀾自己心裡知道。

這個秘密,她已經埋藏了二十年。

一開始,她以為只要嫁給了秦致,慢慢的相處,她終有一天能走進秦致的心,徹底得到這個男人。

都二十年了,就算是一塊石頭,也該捂熱了吧?

可秦致的心比石頭還石更,不管葉微瀾怎麼做,始終都無法走進他的心。

長夢 結婚二十年了,他們還一直是分房睡的。

秦致俊美的眉眼逐漸變冷,「你忘記答應我的事情了?」

她答應的事情?

總裁小妻寵上天 葉微瀾的心底,越發的苦澀。

秦致當年娶她的時候,說得很清楚。

他之所以會答應娶她,僅僅只是因為葉微瀾懷孕了,他只是不想他的孩子流落在外。

如果葉微瀾非要秦太太這個身份,他可以給她,但是他永遠都不會愛她。

葉微瀾要是答應,他就娶。

葉微瀾要是不答應,就把孩子打掉。

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我沒有忘。」葉微瀾緩緩讓開,退到了一旁,低垂眉眼,「我就是心裡難受。」

秦致的表情依舊很冷,「你如果不是不知足,也不會自討苦吃。」

說白了,就是葉微瀾自作自受。

不是做生意的料,還非要去趟娛樂圈的水,還要和金牌經紀人楊麗君斗。

不是自討苦吃是什麼?

葉微瀾在外面多吃點苦頭也好,免得她以為生意是那麼簡單的。

做不好外面的生意,就儘早回來當她的豪門太太。

秦致轉身回了書房。

他靠在寬大的書桌後面,盯著某個抽屜看了半天。

忽然伸出手,緩緩將抽屜打開了。

在抽屜裡面,安靜地擺放著一個相冊。

秦致的手指在相冊的封面上慢慢地摩挲了一陣,繼而才將那個有些老舊的相冊拿了出來。

打開相冊,第一張照片是一個女子。

女子身形修長,長相俏麗,一雙杏兒眼帶著笑意。

秦致的目光專註而哀傷,彷彿一下子老了好幾歲,完全不見剛才對待葉微瀾的冷酷無情。

這是秦致的原配妻子。

他知道,當年的她在他身邊或許真的不快樂,所以她走的時候,才會那麼的毫不留戀……

忽而,樓下傳來了汽車的聲音。

秦致走到了落地窗旁,看到一輛汽車轟鳴著開進院子。

他的臉色沉了下去,把相冊小心的放回到了抽屜。

打開書房門,走了出去。

秦驚鴻哼著歌走進來,「來,左邊跟我一起畫彩虹,在你右邊畫個龍……」

「你還捨得回來?」秦致冷冷的聲音響起。

秦驚鴻嚇得差點一個踉蹌,拍拍心口,沒好氣地說:「爸,你大半夜的不睡覺,是想嚇死人啊?」

秦致冷哼:「嚇死你了,我倒是省事了!」

秦驚鴻下意識就說:「那您就別費心了,我這麼年輕,要死也是你先……」

見到秦致那陰沉的臉色,秦驚鴻撇撇嘴,剩下的話都吞進肚子里去了。

秦致對於這個兒子,也是沒轍了。

小時候被氣得狠了,還能揍秦驚鴻幾頓。

雖然並沒有什麼用,秦驚鴻好了傷疤忘了疼,依舊我行我素。

等到長大了,秦驚鴻不但不改,反而變本加厲。

秦致拿這個兒子沒辦法了,也只好任由他胡鬧。

「跟你媽一樣,沒事找事,瞎混什麼娛樂圈!」說起這個,秦致就氣不打一處來。

果然是親母子,一個兩個都不讓他省心的。

「我跟我媽那能一樣嗎?我媽那是瞎折騰,我可是站在頂流的男人!」秦驚鴻吐槽起葉微瀾,也是半點不嘴軟的。

秦致被他給氣笑了,「你要是能有人家莫承佑半點優秀,我睡著都能笑醒了!」

莫承佑作為別人家的孩子,從小到大都是豪門圈子裡父母口中最愛提到的榜樣。

秦致你對你兒子是不是有什麼誤解,他什麼樣兒,你心裡能沒點數?能跟莫承佑比嗎?

秦致原本還以為,秦驚鴻還會繼續跟他頂嘴,都準備好橫眉冷對了。

誰知道,秦驚鴻居然一本正經地說:「爸,您說得沒錯,承佑哥給我挑了個劇本,是軍事題材的,要去軍營里拍攝半年,我決定接下這個劇本。」

秦致的嘴角抽了抽,「行啊,你要真能拍好這部戲,我就上莫家好好去感謝一番。」

「爸,您放心,我肯定會拍好的!」

「你小子是不是吃錯藥了?」秦致皺眉打量自己兒子,端起了面前的茶杯。

秦驚鴻這貨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居然能這麼聽話,該不會是被人給掉包了吧?

秦驚鴻難得的嚴肅臉,「我想過了,一個男人要追求自己喜歡的女人,必須要拿出個態度出來,等到我這部戲拿了最佳男主角,我就去求婚!」

「噗!」秦致一口茶水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