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幾個男人關我什麼事啊!我又想過和你發生點什麼事情!」金清石苦笑著道。

濱崎步聽到金清石這麼說,她突然掀開被子,光著雪白、迷人的身體站在大床上,向著金清石不服氣的道:「我不夠漂亮嗎?身材不夠好嗎?」

他搖了搖頭道:「你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可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都不會放過一個美女!金先生!你不會生理有什麼缺陷吧?」濱崎步聽金清石說完,先是一楞,然後同情的道。

「靠!學雷鋒被人稱為傻帽!扶老人還要準備個照相機!不吃美女反而成了殘疾!正常人咱就這麼少呢?」金清石心裡苦笑著道。

濱崎步看著苦瓜臉的金清石,慢慢的從床上下來,走到他的身前,輕聲的道:「金先生!你既然是艾麗雅姐姐的好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們在治療這方面比較有經驗,如果你想去,我可以幫你聯繫最好的醫生!」

「靠!誰說我不行了?而且你們的醫術我還真沒看上眼呢!比如你的嗓子開始出現問題了吧?如果再不及時治療,再過兩年就別想再唱歌了!」金清石鄙視著道。

「啊?你怎麼知道我嗓子出現了問題?」濱崎步由於長期過量的唱歌,她的聲帶受損后,又沒有及時的治療,聲帶開始發生了變形,現在已經開始出現了走音現象,濱崎步一直在偷偷的治療著,這件事情,是公司的最高機密,絕對不可能傳到外界去。可是沒想到身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知道這件事情,她頓時臉色一變,吃驚的大叫著道。

「這有什麼複雜的?我可是一名醫生!而且還是一個很出名的醫生!」金清石自豪的道。

「醫生?你又沒有檢查過我的身體和怎麼可能會知道呢?」濱崎步不信息的道。

「我是一個中醫師!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你得了什麼病!你想不想馬上治好?」金清石微笑著道。

「不可能!我去過美國最好的醫院梅奧診所,那裡的醫生都說只能維持,不能治癒!你說馬上治好?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濱崎步一臉不相信的道。

「美國人說不行,並不等於我不行!現在美國找我預約看病的人太多了!我就是把診金漲到了一千萬美金,可還病人還是是排到了明年年底!」金清石微笑著道。

「一千萬日元吧?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你的名字呢?」濱崎步撇嘴著道。

「我又不打廣告!而且我只是心情好和有時間才給病人看病!我又不差這一點美金!」

「你治病要動刀嗎?」濱崎步小聲的問道。

「我這是純天然、純綠色的治療!動刀那是西醫才幹的事情!如果你不信可以先治療后付費!」金清石終於繞到了正題上。

「那.那.那能少一點嗎?」濱崎步尷尬的道。

「啊?你不會連這點錢都沒有吧?而且你的經紀公司應該會幫你出這筆錢吧?」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我跟現在的唱片公司簽了十五年的合同,我只能拿到所有費用的10%,這點錢我還要給外婆和媽媽看病、買房子、做慈善活動,所以一年下來也剩不下多少錢,因為我嗓子出現了問題,唱片公司開始冷藏我,要不然我也不會來參加這樣的商業演出!,我想跟唱片公司解約,只要我的嗓子好了,再簽合同我可就拿所有收入的80%了!」濱崎步委屈的道。

「那..那..那等你解約后我們再談治療的話題吧!」金清石鬱悶的道。

「金先生!我父親在我兩歲的時候就拋棄了我和母親,而母親又沒有什麼文化,所以我從七歲就開始出來做模特兒貼補家用!只要你能治好我的嗓子,將來我有錢了,一定會加倍付給你!」濱崎步可憐巴巴的乞求著道。

「唉!聽起來這孩子的身世也挺可憐的!可是我現在也很可憐啊!要不然我能只認錢不認人嗎?」想到這金清石苦笑著道:「求你別在訴苦了!人活著都不容易!我先幫你治療一下,讓你先穩住傷情,萬一把你治好了,你的經紀公司再不跟你解約,不就麻煩了嗎?」

「那..那..那萬一我解了約,你在不給我治病,我將來可怎麼生活啊!」濱崎步小聲的道。

「靠!你怎麼生活關我屁事?我又不是你老公!」金清石對濱崎步徹底的無言了,不給錢還想找一個長期飯票啊?

濱崎步看著金清石一直不說話,又委屈的道:「金先生!你生氣啦?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看不起我,我怕你到時候會反悔!」

「那怎麼才能讓你對我放心呢?」金清石鬱悶的道。

「你現在要了我!只要你要了我,就說明你沒有歧視我!」濱崎步小聲的道。

「這也算是一個條件?」金清石吃驚的道。

「嗯!只有這樣,我心裡才踏實!」濱崎步堅定的點了點頭道。

「唉!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捨不得貞操做不成娘!這次只能硬拼了!」金清石想到這立即抱起濱崎步向著床上走去。 金清石輕輕的把濱崎步放在床上,然後認真的道:「你不會想用美人計來免去那一千萬美金吧?」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只想證明你心裡是不是歧視我!」濱崎步紅著臉道。

「我沒有歧視你,要不然就不會!而且我想告訴你!哥的身體不是殘疾!比上不足,比下卻綽綽有餘!」金清石一邊一邊開始脫下自已的衣服。

「各位乘客請注意!綠洲公主號五分鐘后就會抵達軍港,請大家馬上做好下船的準備!」就在這個時候走廊里的喇叭突然響了起來。

「啊!靠!」濱崎步尖叫聲和金清石的鬱悶聲同時候響了起來。

然後苦笑著道:「船馬上到岸了!我們要開始準備東西下船了!」

「好啊!」濱崎步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道。

「至於這個表情嗎?」

金清石馬上從口袋裡拿出四支金針向著濱崎步微笑著道:「我現給你用針灸治療!聲帶會有點燙和癢,這些都是正常現象,你千萬不緊張!」

「金先生!我不怕疼!你大膽的扎吧!」濱崎步看著長長的金針聲音顫抖著道。

「呵!呵!我這針灸還真不疼!」金清石說完雙手同時一閃,四支金針分別扎在了太淵、照海、列缺、合谷這四個穴上,濱崎步由於用嗓過渡,治療不徹底,經過反覆發作后,咽粘膜下的淋巴組織開始增生,肥厚狹窄,已經開始發生了病變,如果再不根治,很有可能會變成聲帶癌。

真氣順著金針涌了進去,濱崎步馬上感覺到喉嚨開始滾燙起來,並帶著難忍的奇癢,她強忍著不讓自已咳嗽起來,雙手緊緊抓著棉被,額頭立即飈出冷汗來。

金清石慢慢的用真氣把病灶的根部一點一點的修復好,但是外觀卻一直保留著以前的樣子。

五分鐘后,金清石迅速將金針拔下來,然後快速的穿著衣服。

躺在床上的濱崎步突然發現喉嚨里的熱和癢全部消失了,換來一種說不出來的輕鬆,她連忙深吸幾口氣,剛想唱上兩句,感受一下聲帶的變化,突然耳邊傳來了金清石焦急的聲音道:「趕緊穿衣服啊!你的喉嚨已經治癒了一半,等你把合約處理完了就給我打電話!我馬上給你徹底的治癒了!」

「啊!這麼快?」濱崎步吃驚的道。

「你現在可以大聲的唱、用力的唱!半年之內病情保證不會太大的變化!不過現在開始下船了你趕緊準備一下!我去隔壁艾麗雅那裡等你!」金清石說完馬上轉身走了出去。

這個時候一群群年輕男女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金清石剛剛敲了一下老廣的房門,門就打開了。

老廣把金清石拉到房間里,馬上小聲的問道:「兄弟!你?」

「還給她治了一半的病!」金清石苦笑著道。

「啊?免費的?」老廣吃驚的道。

「一千萬美金!不過現在沒錢,等有了再給我!」

「不會吧?她還沒錢啊?你不是被她的美色所迷惑啊?」

「真的沒有啦!她是真沒錢,所以我也只給她治了一半的病!」

「狗日的!你心可真黑!看一個病要一千萬!如果你一天看十個,那不是一億美金啦?印鈔廠都追不上你!」老廣羨慕的道。

「這種機會也不是很多,而且能出一千萬的都是絕症!我一天能看兩個病人就不錯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石哥哥!我到了岸上就不能跟你們在一起了,因為我的經紀人已經在等著我了,我不在甘道夫的身邊,你一定要幫我看住他哦!」艾麗雅苦著臉道。

「我可管不了他的事情,我一上岸很快就要回京城和去XG!如果你不放心,那就把他帶到美國去!」金清石連忙搖頭道。

「我想帶他過去,可是我還沒有跟家族說這件事情,我怕他去了有危險!」艾麗雅小聲的道。

「有危險?你們家族有很多高手嗎?」金清石吃驚的道。

「我爺爺有六個兄弟,然這后這些爺爺又生了二十多個孩子,到了我們這一代,現在我們家族差不多有一百人了!」艾麗雅想了想道。

「啊?這麼多人?如果我娶了你,要封多少紅包啊!」老廣吃驚的道。

「那你家族裡像我這樣身手的有多少個?」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這個不好比!因為我們修鍊的方法不一樣!不過能打敗你的也不是很多,差不多有十三、四個吧?」艾麗雅微笑著道。

「我靠!老廣!你聽到沒有?能打敗我的有十多個啊!萬一有一個不同意,我們有可能全都把小命搭進去!」金清石急著道。

「她們家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闖一闖!我不可能因為害怕而放棄我的女神艾麗雅!」老廣用英語大聲的說完,馬上又小聲的用中文說道:「石頭!趕緊讓師父多聯繫一些高手!萬一對方殺過來,我們也好早一點做準備啊!」

「當面是人,背後是鬼!你自已的幸福自已去爭取!」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親愛的!我爺爺非常疼我,只要我決定的事情,他都會支持我的!我們的事情,爺爺應該是不會反對的!」艾麗雅自信的道。

「生孩子不叫生孩子——這叫嚇人啊!寶貝!你早一點說嗎!」老廣鬆了一口氣道。

「可是我爺爺就是同意了,萬一另外五個爺爺和伯伯不同意,你也會有危險的!」艾麗雅苦笑著道。

「靠!這不是等於沒說嗎!」老廣鬱悶的道。 你怕嗎?」艾麗雅小聲的問道。

「不怕!」老廣大說的有英語說完,馬上用普通話小聲的道:「不怕那是假的!」

「你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你得了艾麗雅的那個鬼東西,她的家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金清石擔心的道。

「如果外面躲不了,那我就躲到你那裡去!誰讓你是我兄弟呢!」老廣微笑著道。

「行啊!你就在那裡孤老一生吧!」金清石冷笑著道。

「靠!你有點愛心好不好?就不能為了我的幸福生活而努力修鍊啊?」老廣瞪著眼睛道。

「修鍊又不是吹氣球!那有速成的!」

「我不管!反正艾麗雅家的高手都交給你了!如果不是你把她過抓來送給我,我就不會遇到這樣的危險!」

「你怎麼能打橫講呢?如果不是你死皮賴臉的哀求我、給錢我,我能這麼做嗎?」

「少廢話!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這件事情你一定給我擺平了!」

「好!到時候我把艾麗雅的親人全殺了,你可別又說我心狠手辣!」金清石咬著牙道。

「石頭!你可千萬別衝動!衝動是魔鬼啊!」老廣急著道。

這個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同時傳來了濱崎步的聲音:「船上都沒人了!你們怎麼還不出來啊?」

金清石和老廣、艾麗雅馬上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四個人從四樓走到一層的甲板上,幾十個戰士正疏導著這些人一個一個的走到岸上,在岸上有六輛掛著軍牌的大巴車已經停在那裡。

所有人全部蹬上大巴車后,車隊在四輛猛士的保護下,離開軍港向著海港市區疾馳而去。

軍車保護著六輛大巴車直接開到了南海省迎賓館,李展鵬、王志華、吳天成以及其他的常委全部站在迎賓館的門口,焦急的等待著,這次的劫案一定會影響到明年的海天盛宴,而且也會對南海省的投資帶來惡劣的影響,現在對這些人的安撫工作變成了海南省的頭等大事。

吳健風從第一輛汽車裡走了下來,吳天成看到兒子平安無事,馬上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常委們開始兩人一組,向著每一個從客車上走下來的人說著安慰的話,金清石和老廣、艾麗雅、濱崎步一走下汽車,馬上兩男一女三個鬼佬衝到艾麗雅的身邊,保護著她向著停在不遠處的一輛加長的林肯走去,而濱崎步也被一男一女兩個日本人接走了。

老廣看著艾麗雅的背影搖搖了頭,然後心痛的道:「石頭!我現在有一種心碎的感覺!真的好疼!好疼!」

「唉!英雄難過美人關!這種日子還長著呢!」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兄弟!你一定要幫哥把艾麗雅娶回來!我真的不能失去她!」老廣眼睛紅紅的道。

「現在不娶她也不行啊!要不然只有路一條!給我一年時間,等我把利刃訓練出來,然後我們就殺過去!誰敢不同意我就狙擊誰!」金清石堅定的道。

「我有時間也會過來參回訓練,一定要重新恢復到巔峰狀態!」老廣用力的點了點頭道。

「嗯!打鐵還需自身硬!就是遇到危險,也可以多一些活命的機會!」

「我今天就回去了!等這裡的房價開始瘋狂的漲起來的時候,我再過來放盤,你也別太貪心了!見好就收吧!」

「我跟你一起回去,先看看咱爸咱媽,廠房已經建起來了,我先把生產線和配件先拿出來,整車先放一部份改裝一下,等時機成熟了,我再全部拿出來!」

「好啊!有你在身邊我心裡踏實!你的三味真火的修鍊得怎麼樣了?我還等著金精製造零部件呢!」

「剛剛入門,離熔化金精還遠著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靠!你不是這麼笨的人啊?怎麼還搞不出火來?是不是趙影把你的火全都抽走了?」

「你以為三味真火那麼容易練啊?師父練得快那是因為他一直保留著童子身!一百多年的純陽之氣啊!」

「啊?師父還是童子身?這也太猛了吧?」老廣吃驚的道。

「這有么大驚小怪的!師父可是一個出家人!不近女色那是很正常的事情!」金清石瞪了一眼老廣道。

「佩服!佩服!為什麼你就沒有繼承師父這個優點呢?你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多,這不是破壞國家的計劃生育嗎?」

「滾!」

金清石跟王志華說了幾句悄悄話后,馬上和老廣坐著譚盾派來的一輛猛士軍車,向著南亞市趕去。

在南亞市的趙影完全不知道綠洲公主號發生的事情,她一早起來就開始上網查看著新聞,自從國家正式公布南海省成為國際旅遊島、離島免稅政策,南漲開放博彩業也進入了調研階段,南海省頓時開始熱鬧起來,本地的房地產企業立即停止了售樓,市、縣的政府部門也停止的出售土地,正當他們在商量著該漲多少錢的時候,來自全國各地的投資商和個人開始雲集到了海港市和南亞市。

土地和商品房已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只要你賣就有人,房價每天都在瘋狂的增漲著,一平方從五千元,短短几天就漲突破了一萬元,而一線海景房更是漲到一萬二千元!

每天都有幾百人來到望海花園售樓處,詢問著什麼時候開始放盤售樓,而被金清石和趙影買下大部份空房的那些房地產商,只能黑著臉看著房價一天天瘋漲,原望海花園的董事長楊震遠看到這樣的情況只是苦笑著搖了搖頭,這都是命啊!而且就是掙了這筆錢,自已的病也不會好起來!

金清石和老廣回到望海花園看著售樓處圍著一群人,兩個馬上跑了過去。

他們剛剛跑到這群人的後面,就聽到有人大喊著道:「符總!你們不賣房不就是等著漲價嗎!你們漲多少直接說出一個價格來,我們不缺錢,現在只缺時間!」

「是啊!一線海景房,就你們望海手裡最多,錢真的不是問題!趕緊賣房啊!」一個胖胖的中年人一邊擦著汗一邊大聲的喊道。 望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副總經里兼銷售總監符國強,站在售樓處的台階上微笑著道:「各位都是不差錢的大老闆!而我們望海房地產手裡有一線海景房一千五百多套,現在大家的急切的心情我真的能理解,因為我跟錢可沒有深仇大恨啊!可是房價每天都在變,我們公司正在研討這件事情,請大家再耐心的多等幾天!」

「符總!我們真的等不及啊!我們還要去別的城市投資買房,在這裡真的不能耽擱太久啊!」那個胖胖的中年人急著道。

站在人群后的金清石和老廣馬上明白了這些人都是過來買房子的,老廣聽完馬上向著金清石小聲的道:「現在的房價漲多少是個未知數,不過這也是一個好機會,你的房子不如直接按二萬一平方出手!」

「會不會太高了?」金清石擔心的道。

「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二萬一平方的價格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將來也許還會有升值的空間,不過也不會升到那裡去,因為新的樓盤馬上就會像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到時候價格一定會降下來!」老廣認真的道。

「那你的那些房子呢?準備什麼時候出手?」

「我的理想價位是一萬一平方!如果你有興趣,我可以把這些房子都放在你這裡賣,超出部份都歸你!」老廣微笑著道。

「這種事情我也不太懂,一會我跟趙影商量一下才行!」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符國強看到大老闆站在人群後面,他馬上拿出手機撥通了趙影的電話。沒過多久,穿著一身粉色職業裝的趙影快步走了出來,她看到金清石和老廣站在人群的後面,馬上走過去小聲的道:「現在房價每平方又漲了一千多元,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金清石拉著趙影的手然後小聲的道:「我們先按二萬一平方放出一百套去,如果大家能接受這個價格,那就把所有的房子全部買出去!你也好抽出身來,全力籌備金洋碧水藍天度假島的事情!」

「會不會太高了?萬一把他們嚇跑了怎麼辦?」趙影擔心的道。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先吼一嗓子看看效果,如果不行我們再慢慢調整!而且老廣也準備把他手裡的房子放在我們這裡代售,我想早一點把我們的賣掉,然後再賣他的!」金清石小聲的道。

「那我可宣布啦!如果大家都被嚇跑了,你可別怪我!」趙影把心一橫道。

「這是億萬富豪的意見!我想他不會坑我吧?」金清石看著老廣道。

「如果是老廣的意思,那倒是真有可能賣得起這個價!他可是這方面的行家!那我現在就去跟大家說!」趙影說完馬上穿過人群走到台階上向著大家微笑著道:「大家好!我是望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趙影!剛剛聽了大家說的話,我馬上向董事長彙報了這件事情,董事長知道大家頂著烈日,在這裡大力支持我們望海后,立即決定拿出一百套來買給大家,每平方按二萬元!」

「二萬元一平方?這也太貴了吧?」人群中立即有人吃驚的道。

「這可是一線海景房,而且現在一天一個價!如果將來漲到了三萬、四萬,那大家不是賺大錢了嗎?」趙影微笑著道。

「如果我一次買十套,而且是一次性付款,能便宜一些嗎?」那胖胖的中年人舉手道。

「如果您真的是一次性付款,我可以給你打9.5折!」趙影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好!那我先買十套!就買望海這個樓盤的!」那個胖子立即大聲回答道。

「那我一次性買二十套,能給我打幾折?」這個時候一個瘦瘦的中年人大聲的道。

「可以打9.2折!因為這是我最大的權力了!如果再底老闆就要炒我魷魚了!」趙影微笑著道。

「那先給我來二十套!」那個瘦瘦的男人大聲的道。

「謝謝大家的支持!請有誠意買房子的人,到售樓處辦理手續,沒有準備買房子的人,請到移步到我們會所里,我們公司已經為大家準備了茶水和點心!」趙影輕輕的鞠了一躬道。

有十幾個人進到了售樓處里,開始圍著模型挑著自已中意的房子,那個瘦瘦的中年人,一口氣買下二十套電梯房,又買了一套別墅后,走到趙影的身前微笑著道:「趙總您好!我是溫廣市金元鞋業的於金元,這次來這南亞市就是買一些房子來投資,我們溫廣市可是來了一百多個大客戶,而且這只是前期的一小部份,大家對93年的房地產泡沫一直心存疑慮,所以還在觀望著,趙總你認為這種風險還會出現嗎?」

「於總!我想你心裡已經有底了吧?要不然就不會在買了房子后才問我這個問題!」趙影微笑著道。

「呵!呵!我這是全力一搏啊!就是失敗了我也認了!」於金元開心的笑著道。

「於總!泡沫是不可能再次發生的!如果不是我們還有其它項目要上馬,我們是不會把房子賣出去的!因為這個價格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趙影微笑著道。

「聽口音趙總是京城人!想必知道的情況會比我們多一些,中央會不會幹預這種情況呢?」於金元小聲的問道。

「這幾年肯定是不會幹預的!地方政府不可能讓土地貶值,因為土地可是政府的主要財政收入!」趙影認真的回答道。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市場經濟還是由市場來做主,南海省的房價一定會持高不下的!」於金元點了點頭道。

就在這個時候符國強跑到趙影的身前,興奮的道:「趙總!那一百套房子全部買完了!還有人想多買幾套!我們要不要再賣一些?」

「不行!董事長只批了一百套!如果我們私自賣出去,大家就準備下崗回家吧!」趙影馬上堅定的道。

「那..那..那怎麼答覆他們啊?」符國強為難的道。

「我跟董事長再彙報一下這件事情,不過今天是不可能再賣了!」趙影搖了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