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則是早已擬定好的,由兩位女隊員,扮作酒店服務生,在五毒門眾人的飯菜里下毒。

這招如果成功,那陳墨等人就蜂擁而至,將中了毒的五毒門眾人盡皆收服。

如果不成功,就採取第二個方案,利用無人機偵查,找尋落單的五毒門弟子,將他們逐個擊破。

計劃簡單粗暴,也沒那麼多彎彎繞繞,眾人一聽就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

至於張龍,陳墨也不擔心他使壞。

畢竟,除了兩個女隊員要假扮酒店服務生去送飯菜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起行動的。

第二天,行動正式開始。

陳墨一行人來到了龍騰酒店。

「按照原計劃進行。」陳墨對兩個已經裝扮成酒店服務生的女隊員說道。

「是!」

兩名女隊員是安全部門的老員工了,執行過的任務不少,因此也不用陳墨多說,就依靠原來說好的計劃,前往總統套房所在的樓層。

當然,她們也沒忘準備好飯菜,以及——下毒。

按照張凝雪的說法,就是能生擒就盡量生擒,實在沒法生擒,才選擇極端的處理方式。

所以陳墨製作的毒藥,並不是致命的,而是一種真力毒素,會讓武者本源受損,短時間內喪失修為,成為普通人。

即便是崩勁武者中了這個毒,也會功力大減。

到時候,陳墨輕輕鬆鬆也能把那個崩勁長老給收拾了。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兩名女隊員很快從電梯下來,然後對陳墨搖了搖頭道:「總統套房裡住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商人,不是五毒門的人。」

張龍一愣,隨即道:「你們看清楚了嗎?五毒門的人怎麼會不在那裡,情報不會出錯的。」

「我們看清楚了。那些人一個個肥頭大耳,身上沒有半點真力波動,是普通人無疑。」

兩名女隊員都是經驗老道的人,不可能犯下這種低級錯誤。

然而,張龍卻很是激動的道:「不可能,他們一定在這裡。」

他都跟五毒門長老於雄說好了,先假裝中毒,等陳墨上門查探,再趁他們不備,將他們反殺。

沒想到,這五毒門長老竟然放棄這麼好的機會,轉移了?

這讓張龍很是不怠。

事實上,五毒門長老當然不是不想殺陳墨,而是不相信張龍。

他們的位置已經暴露,安全部門裡區區一個內勁小嘍啰都能夠找上門來,難保不會有高手過來。

無論張龍把對陳墨的恨意說得多麼露骨,於雄也不可能冒這個險。

所以,在張龍走後,他們便立即轉移了位置,並且還刻意隱匿了行蹤,以免又被安全部門找到。

至於和張龍說好的計劃,則要延後了。

陳墨沒理會張龍,而是對兩個女隊員說道:「確認過了嗎?」

兩名女隊員齊齊點頭,「確認過了。」

陳墨道:「那下了毒的飯菜送過去了?」

「當時如果撤菜的話,會引起懷疑,所以我們把飯菜留在那裡了。」

「留就留吧。反正那毒藥只對武者有用,對普通人是無效的。」陳墨下令道:「我們先撤。」

眾人便開始撤離。

張龍雖然不甘心,但也只能照做。

好在的是,昨晚他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五毒門那邊如果還想讓自己配合,就一定會打電話過來的。

果然,在撤退不久之後,張龍就接到了一個陌生來電。

「最遲明天,我們會透露出自己的行蹤。到時候,你們那邊有什麼計劃,發簡訊通知我。」對方如是說道。

張龍不用問,也知道這是五毒門弟子打來的電話,當即應是。

裡應外合,陳墨插翅難飛。

至於同行的林星娜,張龍也沒有絲毫同情。

這種下賤的女人,同樣該死!

第二天,陳墨從張凝雪那邊得到了新的情報。

「根據可靠消息,五毒門眾人,轉移到了龍騰集團所屬的一處郊外別墅。這次你們要小心一些,我懷疑是他們聽到了什麼風聲,有所防備了。」張凝雪囑咐陳墨道。

「我會小心的。」陳墨點了點頭。

「那就先這樣,你出去吧!」張凝雪又翻開文件看了起來。

「這任務那麼危險,你不鼓勵我一下嗎?」陳墨笑著說道。

「任務成功,功勞點和業績獎金一個都不會少,這不就是最大的鼓勵了。」張凝雪撇撇嘴,又補充道:「你可別想坐地起價,這獎賞制度都是之前定下的規矩,不可能隨意更改的。」

「我沒想多要功勞點和獎金。」陳墨一邊說著,一邊湊到了張凝雪面前,笑吟吟的唱道:「給我一個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臉上,留個愛標記;給我一個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心上讓我想念你……」

唱到一半,陳墨忽然湊上前,一嘴吻上了張凝雪的唇,然後又飛快的跑出了辦公室。

張凝雪臉那個黑呀!

陳墨吹著口哨,走路都在飄。

強吻張凝雪,還毫髮無傷,這何止用「英勇」來形容。

之前一起雙修的時候,張凝雪可是對「接吻」這種事情頗為抗拒的。

所以陳墨能夠一親芳澤的機會並不多。

今天也算作一次。

「撿到錢了?怎麼笑得跟個二愣子一樣?」一道不合時宜的吐槽聲響起。

陳墨回頭一看,赫然是林星娜。

「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頭。」陳墨一本正經的說道:「林星娜,你要是想讓自己的青春持久一些,就得像我一樣,有事沒事多笑笑。笑容多了,臉部血液循環增強,也就不會那麼容易長雀斑和皺紋了。」

「我雀斑早就沒了。」林星娜生氣的說道。

「那還不是我給治好的,還有你那胸口的腫瘤,不也是多虧了我給你施針加按摩,才給治好的嗎!」陳墨一拍腦袋,說道:「說起來,這陣子我好像沒給你檢查過胸口的情況呢!也不知道那腫瘤徹底消失了沒有。要不我們現在去你房間,我給你好好看看?」

「看你個大頭鬼。」

林星娜罵了一句,又道:「早在我突破內勁的時候,就感覺到胸口不疼了,然後我去醫院做檢查,醫生跟我說,腫瘤已經徹底消失,以後只要定期做檢查就行。」

「那你怎麼沒跟我說過?」

「你是我什麼人,我幹嘛什麼事都跟你彙報?」

「我是你的主治醫生,你的身體狀況怎樣,不應該跟我彙報嗎?」

「我不跟你吵,反正我病好了,以後再也不用讓你佔便宜了。」

「哦?是嗎?」陳墨挑了挑眉頭,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林星娜一下子就反應過來。

除了「做檢查」要被陳墨這廝佔便宜之外,那個「修鍊」也要被他佔便宜的啊!

並且,後者占的便宜,遠比前者要大得多!

想到這裡,林星娜狠狠的一跺腳,就扭頭離開了,彷彿待在這裡一秒,都覺得羞恥。

陳墨拿她沒辦法,自顧自的找了個地方坐下來,思考著今晚該怎麼做任務。

想要活捉五毒門眾人,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除了陳墨自己是崩勁武者之外,其他隊員全是清一色的內勁。

而內勁之中,最強的也就林星娜和張龍。

兩人都是內勁巔峰的武者。

剩下的五個隊員,修為在內勁初期到中期不等,並且這些人多數不是戰鬥型選手。

所以,絕對不能跟五毒門的人硬拼。

等等,陳墨忘記了一個事情。

現在的他,手底下可是有一大票人呢!

陸十三那批人暫且不說,就說身邊的蘇薇冷鐵冷清,以及梧桐那個女子殺手小隊,全體出動的話,就足夠將五毒門那些宵小給滅了啊! 陳墨冷靜想想,又不禁搖了搖頭。

蘇薇冷鐵那些人,固然很厲害,但在執行安全部門的任務時,最好還是不要讓她們出面。

否則要是張凝雪知道了,指不定又要開始招安,讓她們加入安全部門。

陳墨不想給蘇薇等人添麻煩,更不想給自己添麻煩。

所以,一番思慮下來,還是決定暫且不動用她們的力量。

不過,能夠隱身的蘇薇,卻是能夠帶在旁邊,以備不時之需的。

終於到了晚上。

陳墨一行人集結在一起,不遠處就是五毒門眾人所居住的別墅。

「裝備好麻醉槍,先把外頭戒備的人給收拾了。」陳墨指著那些在別墅門口巡邏的人,對眾人說道:「聽我口令行動,知道了嗎?」

「知道!」

眾人齊齊應了一聲,然後開始朝別墅潛伏過去。

夜色,是最好的保護色。

眾人慢慢的潛進了別墅,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開動了手裡的麻醉槍。

那些巡邏的武者,中了麻醉槍之後,連話都說不出來,就悶聲倒地了。

進展十分順利!

但陳墨並沒有掉以輕心。

因為接下來,任務才剛剛開始。

這時候,耳邊傳來了一陣吐氣如蘭的聲音。

「我查看過了,這些被擊倒的人,都不是武者,只是普通人。」蘇薇湊在陳墨耳邊,輕輕地說道。

「怎麼回事?」陳墨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蘇薇繼續說道:「而且我沒能感應到裡頭的武者氣息,是他們隱藏得太好了,還是裡頭根本就沒有人。」

陳墨仔細感應了一下。

果然,連他也沒能感應到裡頭的武者氣息。

按理來說,他一個崩勁武者,若是仔細去感應的話,沒道理感應不到內勁武者的氣息。

可事實就是這樣。

陳墨沒能感應到裡頭有任何的武者氣息。

那也就是說,要麼,裡頭的武者能夠很好的隱匿自己的氣息。要麼,裡頭根本就沒有人。

「你們先退出去,我進去看看。」陳墨命令道。

「是!」隊員們應道。

「會不會有詐?」林星娜有些擔心的道。

「有詐也得進去看看才知道。」陳墨說道。

「小心點。」

「知道了。」

其他人退出了別墅,只留下陳墨一人。

蘇薇則被陳墨安排在隊員當中,以免五毒門的人使「調虎離山」之計,抓走他的隊員。

陳墨握住了門把手。

門是鎖著的。

當然,這難不倒陳墨。

只見他抬手往門板上一拍,整個不鏽鋼門,就被蠻橫的拍開了。

果然,不出所料,別墅里空無一人。

至少,在客廳里是沒人的。

陳墨謹慎地環顧四周,但並沒有什麼大發現。唯一覺得奇怪的,就是在客廳里,竟然還安裝了監控攝像頭。

「桀桀桀,陳墨,受死吧!」忽然,這個監控攝像頭下邊的麥克風傳出了肆意的狂笑聲。

陳墨察覺不對,想要衝出別墅,但顯然已經晚了。

當那道聲音落下,四周的牆壁就轟然炸開,洶湧的火光如同浪潮般,席捲了整個別墅。

轟隆!轟隆!轟隆!

別墅火光衝天,轟然倒塌,時不時還有陣陣爆響。

「這是,炸藥。別墅里被人埋了炸藥!」

眾人面色驚懼的看著頃刻間被火焰吞噬的別墅,有些反應不過來。

張龍則是露出一個充滿快意的笑容。

這下,陳墨肯定是燒成灰了。

爽,爽啊!

要不是旁邊還有這麼多同事,張龍都想仰天長嘯,來抒發自己心頭的舒爽快意。

「陳墨……」

林星娜輕喊一聲,立即朝別墅衝去,但一隻無形的手卻抓住了她,並在她耳邊說道:「冷靜。」

「蘇薇?」

「是我。」

「你的感應能力比我強,你快感應一下,看看還能不能感應到陳墨的氣息。」林星娜急忙道。

「爆炸聲還沒停止,我感應不到裡頭的狀況。」蘇薇如實回答。她也著急,但總歸還保持著理智,並沒有不管不顧的往大火里沖。

何況,別墅裡頭明顯被埋了很多炸藥,直到現在還轟隆隆的響。

這種情況,要是真的衝進去,別說她一個內勁巔峰,就是崩勁武者進去,怕也是要受傷。

「那現在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