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不就是赤果果的送人頭麼?

然而。

下一秒。

尊主忽然一腦門砸在了地上,隨即下巴貼在地上,微微仰頭,眼睛上瞥,道:“求求你,別殺我。”

“……”白小鳳。

“……”鬼王。

一旁的風長卿霍去病等人全都懵了。

這廝的反應,好清奇哦。

擺着拼死一搏的神情,用最決絕的樣子,說出了最慫的話。

簡直……好羞恥哦。

半晌。

鬼王才反應過來,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尊,尊主,你,你是認真地麼?”

沒辦法啊!

真的得確認一下呢。

前腳尊主的樣子,分明是要拼命了啊。

後腳變成這樣,連人家這個尊主的小心肝都反應不過來呢。

尊主斜眼瞪了鬼王一眼:“你猜?”

砰!

鬼王一腦門砸在地上,陰氣涌動,愣是將地面砸出了個大坑:“求求你,別殺我們。”

啪!

一旁的周擎蒼和巫天行他們同時一巴掌拍在了腦門上。

真的,好無奈哦。

白小鳳笑了笑,鄙夷了尊主和鬼王一眼。

隨即,他冷冷地說道:“張口就想讓本大爺放過你們,你們猜,本大爺答應不答應?”

尊主反應過來,急忙道:“《黃泉寶藏圖》殘片,給你,我全都給你!”

“怪不得能當鬼盟尊主呢,你倒是聰明。”

白小鳳咧嘴一笑,眼睛放起了綠光。

娘希匹的!

這次打鬼盟,可不就是奔着鬼盟的《黃泉寶藏圖》殘片來的麼!

之前鬼盟在陰陽界搞風搞雨,到處挑陰陽界的勢力搶奪殘片,如今,鬼盟手中的殘片一定達到了極爲恐怖的地步。

數量,甚至超過了妖界總數。

這買賣,剛纔拼的命,一點都不虧呢。

隨即,白小鳳對着尊主伸出了右手,微微一笑:“是你自願的哦,我可沒逼你。”

“……”尊主。

無敵踩人系統 好無恥喲。

但,這話他也不敢說出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把《黃泉寶藏圖》殘片交出來,先換個活命的機會再說。

至於後邊的事情,等活下來再說。

尊主也不遲疑,慌忙的從袖袍中拿出了一沓厚厚的卷軸。

《黃泉寶藏圖》殘片,他一直都隨身攜帶在身上。

尊主捧着厚厚的卷軸,遞到白小鳳面前,道:“一共二十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全在這了,請,請大人笑納。”

二十五張?!

這話一出口。

白小鳳登時愣住了。

就連風長卿等人也目瞪口呆起來。

要知道,之前陰陽界的情報中,鬼盟挑的那些大勢力的殘片總和,也沒到二十五張的數量呢。

“嘖嘖……看來,你們鬼盟暗地裏還挑了不少勢力呢。”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伸手將卷軸接了過來,然後,便眯着眼睛,放着精芒,撫摸了起來,嘴角,不由自主的流淌出了幾絲晶瑩的哈喇子。

一旁的風長卿等人看得一腦門黑線。

啊咧!

要不要表現的這麼癡&漢?

能不能淡定點啊?

“現在,我們能走了吧?”

尊主見白小鳳撫摸着殘片卷軸,試探着問道。

白小鳳沒有理會,繼續撫摸着卷軸。

二十五張殘片呢!

妖界殘片總數也只有十五張啊!

這次,簡直血賺不虧了呢!

見白小鳳沒有反應。

尊主忐忑地看了一眼風長卿霍去病等人,見他們都沒有反應後。

他咕咚吞了一口口水,然後起身,對着鬼王揮了揮手。

一人一鬼,轉身,正要爆發陰力騰空離開呢。

“殺了!”

一道冰冷,充滿殺意的聲音,突然響起。

本章完 冰冷的聲音,在夜色中響起。

彷彿九幽深處吹出的寒風,深入骨髓。

剛轉身的尊主和鬼王同時身子一僵。

身後,強烈的殺意席捲而來。

尊主臉色瞬間蒼白“你,你說過不殺我們的。”

“本大爺,什麼時候說過了?”

白小鳳神情冰冷,彷彿一頭蒼狼,眯着眼睛注視着尊主和鬼王的背影,揉了揉鼻子,冷笑道“《黃泉寶藏圖》殘片,分明是你們自願給本大爺的,又沒有做交換條件。”

“……”尊主。

“……”鬼王。

無恥!

簡直無恥啊!

一點江湖規矩都不講啊!

轟!

下一秒,尊主最先反應過來,渾身陰力轟然爆發,如同潮浪,席捲四方。

他腳下的地面怦然炸碎,猶如驚雷一般,沖天而起。

然而。

轟隆隆……

就在他沖天而起的同時,天穹之上,轟鳴驟響。

如山如獄的威壓從天而降,瞬間籠罩在了尊主身上。

尊主臉色蒼白,他能清晰地感應到這股威壓,猶如泰山壓頂一般,甚至連他身上的陰力運轉都變得晦澀阻礙了起來。

但,他緊咬着牙,神情無比瘋狂。

困獸猶鬥。

何況是人了!

跑!

一定要跑!

死亡的威脅下,拼了命也得跑!

然而。

“壓!”

白小鳳淡淡的揮動右手。

轟隆!

懸浮在尊主頭頂的鬼王印璽,悍然壓落。

“啊!”

尊主一聲慘叫,甚至連反抗都做不到。

砰嚨!

地面,震動。

煙塵,四起。

隨即,點點白光從鬼王印璽之下,升騰而起。

魂飛,魄散!

至於肉身,被十米大的印璽鎮壓,要是還能完整的話,就怪了。

末世異形主宰 “尊主……”

原地沒來得及逃跑的鬼王的淒厲的哀嚎了起來,眉心處的魂火更是劇烈顫抖了起來。

白小鳳冰冷的看着鎮壓在地面的鬼王印璽,神情沒有絲毫變化。

更是沒有多看一眼鬼王。

連重噩和尊主都被他殺了,區區紫色魂火的鬼王而已,只不過是螻蟻。

毫不客氣地說,在場的,誰都有能力幹掉他。

“我還以爲,你會放了他呢。”

風長卿笑着對白小鳳說道。

一旁的巫天行和霍去病、周擎蒼、豆豆也朝白小鳳看來。

他們,和風長卿的想法一樣。

畢竟,尊主願意拿二十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出來換命呢。

白小鳳嗤笑了一聲“斬草不除根的道理,我懂,咱們這次來,不就是殺他的麼,放了幹嘛?”

頓了頓,他目光掃了一眼風長卿等人,又道“再說了,他有什麼資格拿殘片來換命? 第三十九次攻略 不管殺不殺他,殘片,都是我的,他沒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格。”

如果是之前沒開戰之前,尊主願意拿殘片出來換命。

白小鳳或許會答應。

可,戰鬥都已經結束了,尊主纔有這樣的想法。

簡直可笑!

魚肉都擺在砧板上了,難道還要在乎這魚心裏有沒有逼數麼?

一刀下去,啥事都解決了。

“該死!你們都該死!”

這時,鬼王忽然渾身顫慄,咆哮了起來。

白小鳳目光落在了鬼王身上,嗤笑了一聲。

此時的鬼王,就跟瘋了似的,陰氣翻涌,五官都扭曲了,無比猙獰。

“殺尊主,殺重噩,你們,都該死,該死!”

鬼王淒厲的咆哮了起來,彷彿想將滿腔怒火都發泄出來似的。

“切……這麼沒逼數的麼?”

周擎蒼對着鬼王翻了個白眼“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說這話的。”

一旁的豆豆也點點頭,忽閃了一下大眼睛“是噠是噠,你的生死都在主人身上了,你叫囂什麼勁啊?”

話音剛落。

鬼王忽然低下了頭,身體繼續顫抖。

同時。

“呵呵……呵呵呵……”

冷笑聲,從鬼王的口中傳出。

冰冷,瘮人。

就如同九幽吹出的寒氣似的。

明明只是一個紫色魂火的鬼王而已。

可這笑聲出現的時候,白小鳳等人紛紛神情變化,清晰地感應到了一股如芒在背的涼意。

“你們,真當我,是垃圾麼?”

鬼王依舊低着頭,笑着。

“不然呢?”

風長卿眉頭緊擰了起來。

不知道爲什麼,他面對着此時的鬼王,總有一種很不爽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