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到達胡家,趙大寶無比乖巧,見面就是叔叔阿姨叫著,連胡佳佳都稱呼為姐姐,搞得小女生一陣臉紅。

「叔叔看電視哈,最近江都市大新聞真多。」

「阿姨做這麼多菜,好香啊!一定很好吃,我幫你端菜……」

這傢伙拍馬屁的功夫比陳陽厲害多了,就跟在自己家一樣,圍著胡世軍夫妻一個勁奉承。

「陳陽哥哥來。」胡佳佳則是沖陳陽招手,將陳陽領進她的卧室,還輕聲將房門掩上。

陳陽有點奇怪,更有點小緊張,第一次進女孩子閨房,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到處香噴噴的滿是可愛小物件。

「我坐在這裡針灸行嗎?」胡佳佳坐在書桌前問。

「沒問題,只是我們單獨在房間,阿姨會不會不高興?」陳陽老實的問。

「不會啦!我主要是不習慣那個胖子的眼神,色迷迷的。」胡佳佳俏皮的說。

陳陽心跳不由得加速蹦幾下,你這麼漂亮別說胖子,誰看到都喜歡,怕他就不怕我嗎?

說話間陳陽掏出針盒,將一根根銀針扎進她身上各處竅穴,隨著太乙神針彈針法的使用,胡佳佳俏臉越來越紅,咬著嘴唇終於忍不住呻吟出聲,對她來說施針太舒服了,每次都有飄飄欲仙的感覺,一直想暢快的叫出來。

「陳陽哥哥……我憋著不叫出聲,是不是會影響治療效果?」胡佳佳急促的問。

「這個無所謂。」陳陽尷尬的說,他清楚女孩子這種叫聲意味著什麼,可胡佳佳還未成年,真要叫出聲多難為情。

「可我憋著很幸苦,原本很舒服的事情,就變成了煎熬,真不影響療效?」胡佳佳很固執非要問出結果。

「呃……難受你就叫出來吧!憋著終究不好。」陳陽更尷尬。

「啊……啊……還是不叫了……」胡佳佳暢快的叫兩聲,臉色更紅,最終還是憋住。

看她這樣子陳陽心臟又是狂跳,別看她文靜端莊,可給人的誘惑一點不比梁湘琪小,這要是再長几歲還得了,絕對是傾國傾城。

一刻鐘的治療,胡佳佳一身透汗,陳陽也是額頭有汗,並不是累的,而是跟她一樣忍得好辛苦。明知道人家小女孩不能多想,可心裡老是胡思亂想。

要是不看年齡,胡佳佳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大美女,跟秦慕雪是一個類型,只是還缺少秦慕雪那種高貴的氣質,更多一分小女生的活潑。

「陳陽哥哥,下次能不能別晚上治療,白天我爸媽不在家時來好嗎?那樣我就沒什麼顧忌了。」治療完后胡佳佳要求說。

「只要那天我有空,倒也可以。」陳陽爽快的答應,怎能忍心拒絕她的要求。

「謝謝!」胡佳佳歡喜的道聲謝,拿著衣服開門去了浴室,出一身汗不洗澡可不行。

背過身去時臉上露出一絲心愿得逞的狡猾神色,陳陽還是將現在小女生看得太單純,胡佳佳文靜的外表下同樣有著一顆火熱的心。

胡世軍正在客廳看電視,見陳陽出來招呼說:「陳陽過來坐。」

電視里正在播放江都市當地新聞,一段領導考察企業的新聞過後,竟然是群租房整治的新聞,由市府多部門聯合行動,警察局全程保障。

動用幾百人的隊伍,對核心城區的群租房進行大規模清查整頓,一大批二手房東被查出,其中典型的代表便是鬍子強,他的問題已經查清楚。

勾結聯防隊長候堅強等人,通過欺騙恐嚇要挾等手段,從原始房東手裡低價租來空置房,然後高密度群租出去,中間獲利高達兩倍不止。藍雨欣住的那套房就被全程拍攝下來,一百平米的單元房,裡面竟然住了12個人,每月租金和水電等費用高達一萬三千多,而他付出的成本才4千多元。

這些人已經被移送司法機關嚴肅查處,甚至會追究刑事責任。 這場大力整治讓原始房東和租客都拍手稱快,由民政部門牽頭,原始房東跟租戶直接簽訂合同。即改善居住環境,又降低了租金,將中間的惡霸流氓清理出去,一片叫好。

「候堅強是通過市人事局路子混進聯防隊,這次已經被刑拘,連維護他的後台都被查出,再沒有出來作惡的機會。」胡世軍看著電視說道。

沒有明說,其實就是在打消陳陽心中的不快,間接的向陳陽表明自己的態度。

「謝謝胡哥。」陳陽卻很直接,笑著道謝。

兩人閑聊起來,不一會兒電視里又出現一條新聞,說是昨晚名都夜總會一個赤身女子跳樓喪命,經查是喝醉后無意中墜樓,已經送去殯儀館聯繫家人收屍。

只是一個八卦新聞,陳陽看得卻是心裡嘆氣,龐統還是有人照應,這麼大案子都能輕鬆過關。小黑這傢伙讓他去辦事,不知道東西拿到手沒有,放他一天假真的就一直不回來。

「郊區工廠那事你準備怎麼處理?」胡世軍看似平淡的問。

陳陽心裡卻是一動,作為本地警方第一高官,工廠那件事鬧得不小,他知道也正常,但主動關心起來可就有些不尋常。

「我們當時消息有誤,沒預見到那裡環境的複雜性,現在有些棘手,但也不是問題,我準備去七星村一趟。」陳陽並不隱瞞,直白的說。

「那可是著名的毒品村,黑道勢力盤踞多年,警方几次進剿都沒有成功,你有把握震住他們?」胡世軍問道。

「胡哥有什麼建議?」陳陽反問道,知道胡世軍有話說。

「其實林市長早有打掉這個毒瘤的計劃,讓我組織警局最精幹的力量暗中調查取證,經過幾個月的調查,我們已經摸清他們外圍活動的網點和下線。

這個制販毒團伙勢力特別龐大,總人數已經達到幾千人,核心成員超過一百人。你所接觸的王炮只是裡面一個小頭目,真正的大人物我們查出來共有七個人,但具體信息卻是未知數。

我們懷疑其中五個人就藏在七星村中,而七星村不但街道狹窄,到處是暗堡機關,而且有龐大的地下通道。警方每次進剿時,他們都將毒品從地道快速轉移走,讓我們抓不到有用的證據。

要徹底打掉這個團伙,首先必須查出那七個核心頭目,同時還得有七星村完整的地形圖,以及地道布局圖。這樣才能一舉打掉他們。」胡世軍也不隱瞞,將警方的計劃和盤托出。

「胡哥的意思是讓我查出這些,然後你們大部隊配合行動?」陳陽點頭問。

「對,我相信只有你有這種能力,到時林市長還會請求軍方協助,警方內部也有他們的卧底在,單憑警方力量會提前泄密。」胡世軍嚴肅起來。

「我會儘快搞定這事。」陳陽點頭答應。

這時秦林梅那邊已經布置好飯菜,招呼大家用餐,胡佳佳也是洗過澡穿著卡通睡衣出來,又恢復小家碧玉的文靜模樣。

晚上沒什麼事,陳陽陪著胡世軍喝了一瓶茅台,趙大寶並不愛酒,他跟胡佳佳一樣喝可樂,對滿桌子菜進行大掃蕩。

一頓飯吃到晚上九點多,兩人這才告辭回家。

躺在浴缸里泡澡時,陳陽跟女友們微信聊一陣,等到進入房間后,則是立即鎖門進入陰陽界里。

對修鍊他從來沒有鬆懈,只要單獨一個人,他都會進入陰陽界苦練。

龍頭被搬進陰陽界后,他修鍊起來再不用擔心靈氣不夠的問題。這邊御龍訣修鍊遇到問題,便改為修鍊神龍九轉。

龍頭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龍息,供他修鍊神龍九轉,每一天的修鍊都會讓體內水系能量有所提升。按照陳陽的估計,再有三個月的苦練,就能用水系能量淬鍊完身體,成為水靈寶體,身體的強度至少提升三倍。

後面再用其它五行能量煉體,還能提升身體強度,最終神龍九轉第2轉練成,身體強度提升一百倍。

第二天一早起床,陳陽走出房間,發現趙大寶竟然沒有睡覺,竟然在那裡瞪著自己。

「你幹嘛?不會一晚沒睡。」陳陽很好奇。

「我怎麼會不睡覺,昨晚十點便睡著,剛剛醒過來。」趙大寶自得的說。

「你沒玩遊戲到深夜?」陳陽驚嘆。

「唉!沒錢好多裝備不能買,玩得沒勁。我們今天上哪裡賺錢,這沒錢的日子真難熬?」趙大寶哀嘆起來。

「我今天不是去賺錢,而是去治病,沒辦法帶著你賺錢。」陳陽一口回絕。

「你昨晚跟胡局長談那麼大買賣,怎麼可能不賺錢,好兄弟吃獨食可不好。」趙大寶頓時很幽怨。

「問題是你能幹什麼?那些人都是悍匪,你沒有經過軍事訓練,跟著去是送死。」陳陽還是搖頭。

「我有智力,能為你出謀劃策,到時分我十萬八萬就行,我不多要。」趙大寶得意的說。

「就你玩遊戲的智力?」

「玩遊戲智力差嗎?你別看不起我,我們來測試一下,隨便你交代我什麼任務,我保證能完成。」趙大寶一臉自信。

陳陽被他纏的沒辦法,無奈說道:「我昨天開出去一張支票被那幫人取走,你現在幫我查一下那筆錢去了哪裡,悍匪到底有多少個賬號在使用。」

「行,將你支票編碼給我。」趙大寶滿口答應。

陳陽將支票本拿出來,他抄走編碼,竟然不是去銀行查,而是打開電腦忙碌起來。

陳陽才不信他能幹出什麼名堂,見他不再煩自己,立即趁機走人。

開車來到一醫院停車場,陳陽沒有立即進入門診室,而是上了旁邊一輛黑色SUV。

陳武已經等在那裡,他拿出一粒紐扣給陳陽說:「這是軍方使用的最新式記錄儀,能實時記錄你的行動軌跡,並且將信號傳輸回來自動成像,只要你走的區域足夠大,就能建立起完整的地形圖來。」

「紐扣發射距離三公里,到時我會在工廠樓頂接收信號,應該能覆蓋整個七星村。但是也要預防裡面有無線電干擾,所以你盡量將這東西帶回來,裡面有完整的記錄數據。」 「這東西電量能用多久?」陳陽驚喜的問,沒想到現在軍方設備這麼先進。

「12個小時,對你來說足夠。而且這個有防水功能,只要不是被暴力損壞,都能正常工作。」陳武介紹。

「只有一套嗎?再給我一套。」陳陽卻不滿足。

陳武終於一愣,但最終還是打開盒子,從裡面拿出另外一個設備,卻不是紐扣外形,而是戒指一樣的東西。

「這個是備用裝備,比你那個性能差一些,但同樣不便宜,這套設備一百多萬,用完得還回去。」陳武叮囑說。

陳陽收了設備后,陳武便開車離開。別看陳陽這邊才連個指甲蓋大的小不點,他那邊的設備卻不小,光是天線就有好幾米高,他必須帶人先去工廠樓頂安裝架設。

「陳醫生好!」

「咦,陳陽哥哥今天有空啦!給我們帶什麼好玩的?」小護士們看到陳陽很高興輪番招呼。

「花痴,陳醫生有空也不是找你,他肯定是找楊醫生。」

「我又沒說做陳陽哥哥女朋友,只想跟他一起玩。」

「就你這滿臉青春痘,人家才不會喜歡你。」

「討厭,你臉上還不是有好幾個雀斑……」

有小護士為了陳陽都杠上了,陳陽撓頭苦笑連忙勸說:「青春痘、雀斑都是小問題,回頭我送你們一瓶美顏霜,保證半個月消除。」他已經在為自家的產品做宣傳。

「什麼美顏霜這麼靈,你不會哄我們開心吧!」

「不信就別要,我相信陳陽哥哥,他說什麼我都相信。」

說話間陳陽走進自己的門診室,今天不是接診的日子,所以很清閑。他翻看記錄本找到昨天青年留下的號碼撥打,昨晚準備進入七星村偵查時他就想到這個青年。

昨天青年說自己住在七星村時陳陽就有些耳熟,沒想到正是工廠旁邊的村子。七星村戒備森嚴,正好用上門看病的機會進去偵查。

電話打通,青年聽說陳陽今天就可以上門看病大喜,說他馬上開車過來接陳陽過去,這樣更好都不用浪費醫院救護車資源,陳陽沉穩的答應,便坐下來等待。

忽然門被推開,卻是開個小縫后便關上,小黑趾高氣揚的走了進來,進門時只有拳頭大小,很快便恢復到一尺多長正常體型,兩隻後腿直立行走,一隻前爪拿著微型攝像機,一臉神氣。

「這東西真好玩,但是怎麼剛才開始有個紅點一直在閃爍?」小黑將攝像機遞過來給陳陽看。

「這是沒電的標誌,提醒你立即充電。」陳陽看過後說。

「充電器在哪裡,怎麼充?」小黑現在也算是半個文明人,對現代化設備有所認知,但攝像機這個新東西還是第一次接觸。

陳陽也沒有充電器,之前從龐統那裡拿過來也沒準備長期用,哪會想到同時帶走充電器。剛翻看他錄製的東西一分鐘不到,攝像機便徹底停電罷工。

小黑更是急得跳腳,大叫怎麼辦。

「別急,有機會給你去電腦城配個充電器。」陳陽沒好氣的告誡一句。

將攝錄機的存儲卡拔下來,插到辦公電腦上讀取。小黑這一天多錄製的東西真不少,但大都是一些花貓野狗,陳陽自然沒心情看。

倒是想起一件事,這個笨蛋一直錄個不停,不會內存不夠后將之前錄製的內容沖洗掉?

連忙翻到最後,幸好龐統還在畫面里,此時他正在床上欺凌女屍,這畫面看得陳陽一陣噁心,真是變態,連屍體都不放過。沒看三分鐘畫面一轉,變成幾隻小貓在打架。

我擦!讓你拿攝錄機就留下三分鐘不到的畫面,陳陽是一臉不爽,只能將這三分鐘內容複製到電腦一個隱秘的文件夾中。

光靠這些能證明一些事,但最重要的女屍被扔下樓畫面沒有拍攝到,公布出去想要定龐統的罪很難。所以陳陽索性不公布,準備留到以後關鍵的時刻再用。

「陳陽快去找充電器,攝錄機沒電怎麼玩?」小黑還在吵吵。

「別玩這個了,一會兒我給你玩更高級的攝錄機。」陳陽壞笑說。

「真的,什麼樣子快給我看看?」小黑大喜。

陳陽將那個紐扣攝錄器拿出來,正想著怎麼在他頭頂固定,小黑卻是一臉嫌棄說:「這不就是個鐵疙瘩,沒有我的攝錄機好玩,不要。」

「你懂個屁,這個可以全程記錄你去的任何地方,到時回來在電腦上都能看到,比你這個強一百倍。」陳陽沒好氣的教訓。

小黑這才被震住,聽從陳陽的安排,在他頭頂塗上520膠水,將攝錄器黏在他頭頂,看上去就像多了一個小巧的金屬裝飾品,誰也不會想到那是一個攝錄器。

等了一個小時,青年才到來,自我介紹叫王進。一看他的車陳陽有點無奈,竟然是一輛敞篷三輪車,難怪顛簸這麼久才過來。

「陳醫生真不好意思,我家只有這輛車,外面租的車子又不能進入村子,所以只能委屈你。」王進倒也知趣憨厚的道歉。

「我在山裡待過幾年,這不算什麼。」陳陽大度的說。

王進在車廂里放了幾個小椅子,一個椅子上還專門墊著海綿坐墊,顯然也是精心準備。陳陽上去做好,青春痘小護士原本也想跟去,但看這架勢還是退縮,只有陳陽一個人去七星村出診。小黑則早被陳陽收進陰陽界。

突突突,又用了一個小時,三輪車才達到七星村地界。

剛到一個叉路口,忽然從路邊走出來兩個青年,攔住三輪車一臉兇狠的呵斥:「停車!你車上什麼人?」

「兵哥,這是一醫院的陳醫生,我接回家給媽媽看病。」王進老實的解釋。

「這醫生看上去毛都沒長齊,能治好你娘的瘋病,我看還是趕緊送回去別浪費時間?」青年一臉嘲諷的說。

「兵哥求你了,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好醫生,總要試一試。」王進更卑微的請求。

「村裡有規定,不能讓陌生人進村,你又不是不知道,萬一出事我可承擔不起。」青年一臉不耐煩。 「不是有事,我會全程保護陳醫生。兵哥我們自小是鄰居,你也知道我家底細,我媽那病去外面治不了,好不容易找醫生上門,通融一下,要不了多久。」王進繼續請求。

旁邊一個青年走過來跟兵哥小聲嘀咕幾句,顯然也是在幫王進說話。兵哥這才目光落在陳陽身上說:「你真是醫生,有證件嗎?可不準搞小動作。」

陳陽沉穩的掏出工作牌,上面清楚寫著自己的工作單位、姓名、還有編號。

兵哥翻看著工作牌,又在看陳陽說:「你怎麼看著眼熟,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要是別人肯定嚇得色變,陳陽卻是不為所動,平淡的說:「我經常上電視做養生節目,你見過我不奇怪。」

跟著臉一沉對王進說:「你家門檻真高,再這麼磨蹭我不去了,出診費翻倍。」

「陳醫生息怒,這都是村裡規定,我也沒辦法……」王進連聲道歉,真的急了。

又去求兩位青年,兵哥終於揮手說:「走走走,記得儘快出來,真麻煩。」

之前他只不過是故意試探陳陽,並沒有認出陳陽,別看陳陽沒有化妝,但修真高手體內真氣涌動,短暫影響這些普通人的認知還是不難,別看幾個人面對面站著,兵哥想要看清他並不容易。

王進大喜,立即啟動三輪車進村,陳陽很自然的將左手放在車架上,中指戴著一枚黑色戒指,看上去是時尚的黑曜石飾品。其實正是陳武給他的備用攝錄器,隨著三輪車移動,現在已經開始工作,將沿途拍攝的畫面傳送出去。

村子外圍零零散散的有不少房子,看似雜亂無章,陳陽經過時能感受到裡面的殺氣,顯然這些房子是故意建成,依然具有警戒的作用。

兩分鐘後進入村子,街道越來越窄,而且錯綜複雜,裡面就像迷魂陣一樣,普通人進來轉不了幾下就會迷路,陳陽想要在腦海里構建出地形圖都不容易。

尼瑪的,這哪是村落,整個一碉堡群,難怪警方多次圍剿都無功而返。

再突然的行動,等警方衝進村子里時,這裡的人也有幾分鐘的準備時間,再進行一些阻撓,或者封路,可能一兩個小時都不能深入村子。

一兩個小時足夠他們將所有的罪證轉移走,明明知道這是毒品村,也是對它沒有辦法。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怪味,多呼吸幾口都有些反胃,但時間一長卻有讓人精神興奮。這是毒品的氣味,陳陽靈識隨便探視進幾個家庭,就能看到他們在製作毒品。

這裡分工明確,每個家庭只做一個工序,不但速度快,而且技術嫻熟,已經是成熟的流水化作業,據說每月外銷的毒品足有幾噸。

當然,如果沒有靈識穿牆而過的探視,外表看這裡一切正常,門口有男男女女在閑聊,老人小孩子走來走去,跟普通村落沒有什麼區別。

唯一不同的是這裡人的目光犀利,看陳陽就像防賊一樣,盯著他看不眨眼,直到陳陽從眼前消失。

「陳醫生,這就是我家,你稍等,我去開門。」王進跳下車前去打開院門。

陳陽也是從車廂下來,故作隨意的前後左右張望,頓時吸引來更多警惕的目光。

「你們這村裡人怎麼怪怪的?」陳陽故意問道。

「祖上傳下來的陋習,排外防範心很強,這村裡只有姓王的,沒有一家雜姓。」王進隨口介紹一句。

「走吧!別看他們,免得惹麻煩。」

王進招呼陳陽走進院子,陳陽暗暗點頭,發現他家裡並沒有毒品,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家裡除了糧食作物便是生產工具,院子一角養著幾隻雞和一隻狗。

雖然不算貧窮,但絕對談不上富裕,在這個村子里絕對是下層人家。當然在這種環境下,不沾毒品生意家境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陳陽暗贊的正是這一點,能在污濁的環境下保持勤儉,也是一種美德。說明七星村裡也不全是壞人,還是有一些善良人家。

院子里不見一個人,只有屋內偶爾傳來嘀咕聲,那是精神病人獨有的聲音。王進領著陳陽進屋,屋內收拾得挺乾淨,但還是顯得單調粗糙。

「我媽就在那間房裡,怕光怕見生人,你小心點。」王進一邊提醒,一邊打開一間房門的鎖。

趁這工夫陳陽意念里命令小黑,同時將他放出陰陽界,讓他去村子里轉悠,必須走遍全村,同時深入各個家庭甚至地下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