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天,韓楉樰就在焦急的等在當中度過了,一邊在等著半夏和青墨的消息,希望他們能儘快的將藥材給找回來。

另外的,就是在等著方博那邊的消息,希望他的手上,有自己需要的那些藥材。

就在這焦急的等待當中,半夏和青墨,終於回來了,也將藥材給帶回來了,可是。 「韓姐姐,我們已經找遍了,可是,還是有一味藥材找不到,這可怎麼辦啊?」

半夏焦急的說著,那藥材,他和青墨,都已經找遍了,還會是找不到,原本,他們是可以早些回來的,可是,就是因為這味藥材,才拖到了這個時候。

這個時候的半夏和青墨,兩個人的身上,都是臟髒亂亂的,精神也不是很好,眼睛都是紅紅的,可以看得出來,這三天,他們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

「沒事的,你們也幸苦了,先去洗漱了,休息一下吧,剩下的,我來想辦法。」

這個時候,半夏和青墨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了,而且,他們這個樣子,韓楉樰看了,也很是擔心,還是讓他們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那韓姐姐,就拜託你了。」

見韓楉樰說的肯定,半夏對她又一向都很信任,以為她真的有辦法,也沒有多想,就和青墨先離開了。

半夏和青墨,也是真的很累了,這三天,他們為了找那些藥材,可以說,基本上就沒有休息過,這會兒,洗了澡,剛沾上了枕頭,就睡了過去了。

「青山,方博那邊,有消息了嗎?」

對於那味缺了的藥材,韓楉樰也沒有辦法,現在,只能將希望,放在方博的身上了,要是他那裡也沒有得話,那他們就只能在想其他的辦法了。

「姑娘,小的已經去問過了,方老爺說,最遲,今天下午就會有消息了。」

下午,離現在也沒有多少時間了,韓楉樰聽了,就只能先等著了,畢竟,她也不能在出去催他。

等到了下午的時候,方博就親自將韓楉樰需要的那些藥材,給帶過來了。

「韓姑娘,這些,是你需要的藥材,不過,這其中,有兩味,方某也沒有辦法尋來了。」

韓楉樰聽了方博的話,心裡緊了一下,默默地祈禱著,那兩味藥材,千萬不要是半夏他們沒有找到的那一味。

等見到方博遞上來的藥單之後,韓楉樰才真的是鬆了一口氣了,還好,半夏他們沒有找到的那位藥材,上面有,這下,容初璟和鬼手毒醫有救了。

「方老爺,這次,真的是謝謝你了!」

韓楉樰真誠的向方博道謝,這次的事情,還真的是多虧了他了,要不然,她還真的是不知道,要上哪裡去找這一味藥材呢。

「韓姑娘客氣了,前些時候,你出了事情,我們都沒能幫上什麼忙,心裡很是過意不去呢,這會兒,能幫上你的忙,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前段時間,韓楉樰被抓入大牢的事情,方博和周青也是知道的,他們雖然擔心,有心想要幫上一些忙。

奈何,他們都只是一介商人,和那些當官的,也沒有很深的交情,而且,韓楉樰的案子,一看就不簡單,方博他們,就算是有心,也無能為力了。

「方老爺和周姐姐有這份心,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韓楉樰說的是真的,她的事情,就連寧靈雲和明霞都沒有辦法,方博和周青,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方老爺,我這裡還有些急事,就不能招呼你了,你自便,另外,這些藥材的錢,我會讓人給你送去的,幫我和周姐姐說一聲,等有空的時候,我去看她。」

既然藥材已經齊全了,韓楉樰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的將誅心丹給做出來了,她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方博也明白,韓楉樰那樣著急的要藥材,肯定是有急用的,這會兒,也就很識趣的不打擾她了,馬上告辭了。

「韓姑娘,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去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至於銀錢,你方便的時候再給好了。」

對於韓楉樰,方博還是很信任的,至少,他們合作了這麼長的時間了,還從來沒有在銀錢上面有過什麼矛盾呢。

「碧玉,我馬上就要去煉製葯了,你不要讓人來打擾了我,另外,要是半夏醒了的話,你就讓他來幫我。」

半夏的醫術也是不錯的,韓楉樰怕自己會撐不住,到時候,還需要他的幫助。

碧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將韓楉樰需要的東西,都給她準備好了。

韓楉樰和半夏,在藥房里待了整整兩天的時間,就連吃飯,都是讓碧玉他們送進來的,休息的時間都很少。

終於,在韓楉樰和半夏從藥房里出來的時候,眼裡有著一些輕鬆的神情,看來,是已經將誅心丹煉製成功了。

「韓姐姐,我們是現在就去給師父和容大哥他們用藥嗎?」

半夏也是第一次煉製這樣解蠱的藥物,不知道效果怎麼樣,具體的要怎麼做,還是要看韓楉樰的。

「嗯,我們現在就去吧。」

早一點將容初璟他們體內的蠱毒給解了,韓楉樰他們,也能早一點放心。

這兩天,沒有了韓楉樰和半夏給容初璟和鬼手毒醫施針,他們發作的時候,很是痛苦,現在臉上已經一片鐵青了。

而容初璟,這才短短的幾天的時間,人就已經明顯的消瘦了下去了,眼底也是一片的青色,韓楉樰見了,心裡很是難受。

「半夏,我先給你師父用藥,你沒有意見吧?」

韓楉樰這也是第一次用這樣的藥物來解蠱,至於效果這麼樣,她也是不知道的,只能先用半夏的師父,鬼手毒醫試一試了。

不過,韓楉樰還是要徵求一下半夏的意見的,要是他不同意,那就算了。

「嗯,韓姐姐,我沒有意見的,你自己想怎麼做,就這麼做好了。」

半夏已經想的很清楚了,反正,要是這葯有效果的話,那他的師父就好了,要是沒有效果的話,最差的結果,也不過是一個死罷了。

反正,就算不用藥,他師父,也撐不過明天了,既然有希望,半夏又怎麼會有不同意的呢,在他看來,師父重要,容初璟也是重要的。

「那好,你將這葯,給你師父用了。」

韓楉樰將他們製作好的誅心丹,給了半夏一粒,讓他給鬼手毒醫服用了,然後,讓碧玉去給自己拿了一個碗來。

因為這兩天,韓楉樰都不能幫容初璟和鬼手毒醫施針,控制他們體內的蠱蟲,他們疼起來的時候,更加的失去了理智。

青墨沒有辦法,只能先將這兩個人給打暈了,免得他們不小心傷到了別人,或是自己。

「韓姐姐,你看!」

半夏聽韓楉樰的話,將那誅心丹給鬼手毒醫服用了,沒有過多長的時間,就看到了,他師父的皮膚下面,好像又東西在爬動,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這就是蠱蟲了。」

韓楉樰也見到了,那蠱蟲,在鬼手毒醫的體內,行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了,看來,是因為剛剛服用的葯起效了的緣故了。

「那韓姐姐,現在,現在該怎麼辦啊?」

半夏還是第一次見到專業那個生動的蠱蟲,而且在人的皮膚裡面爬動,看得他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連聲音都有些打顫。

而一旁,同樣見到了這樣情況的碧玉,更加的覺得毛骨悚然,要不是韓楉樰還在這裡,恐怕她也是兩眼一翻,暈過去了。

「別急。」

這蠱蟲,能這樣的動作,對韓楉樰來說,也是一件好事了,至少,她知道了,那誅心丹,是有效果的。

韓楉樰拿出自己準備好的,已經消過毒了的匕首出來,在鬼手毒醫的食指上面劃了一道口子,就有暗紅色的血留了出來了,還隱隱的,有一股臭臭的味道。

「半夏,手伸出來。」

半夏聽了韓楉樰的話,不敢有任何的遲疑,馬上就將自己的手給伸出來了,雖然,他不明白,要將自己的手伸出來做什麼。

不過,半夏馬上就明白了過來了,只見韓楉樰,毫不猶豫的,也在他的手上,劃了一道口子,血就滴在了碧玉準備好的碗里,那碗里,還有一些透明的水。

那水,是韓楉樰放進去的空間裡面的靈泉水,這水,應該能快的吸引鬼手毒醫身體裡面的蠱蟲出來。

「韓姐姐,這樣就好了嗎?」

這個時候,韓楉樰已經將半夏的手給鬆開了,讓他自己去包紮,不過,就是這樣一道淺淺地口子,留了幾滴血,他覺得,不包紮也沒有關係的。

「還不知道,半夏,你準備好了,要是見到了蠱蟲出來,馬上就將它給殺死。」

韓楉樰將自己手裡的,有靈泉水和半夏的血的碗,放在了鬼手毒醫的食指受傷的地方,不過注意著,不要讓他的血給滴進去了。

慢慢的,韓楉樰和半夏他們,就見到了,鬼手毒醫體內的蠱蟲,真的慢慢的,開始往這隻手上來了。

「真的有用!」

不過,這句話,半夏只能在心裡說說,因為韓楉樰已經對他們做了噤聲的動作,讓他們保持安靜,不要在說話了。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流逝了,韓楉樰他們等了大概有兩刻鐘的時間,才見到那蠱蟲,從鬼手毒醫那受傷的食指上面,探了半個身子出來。

想來,是看看外面的情況,要是發現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就隨時準備著,再縮回去。

「半夏,快。」

在韓楉樰發現那個蠱蟲的身體,全部的離開了鬼手毒醫的身體的時候,喊了半夏一聲。

在韓楉樰的話音落下之後,半夏手中的匕首,也同時出去了,一下就將那蠱蟲,給砍成了兩截了。

然後,韓楉樰和半夏他們,就看到那蠱蟲,在地上扭動了幾下,很快的,就化作了一灘血水了,看來,是真的消失了。

「韓姐姐,這樣就行了嗎?」

韓楉樰看著那地上的一灘血水,點了點頭,這樣的話,應該就行了吧,只不過,接下來,就是容初璟了。

因為已經有了經驗,接下來,給容初璟解蠱的時候,韓楉樰和半夏,就如法炮製,配合的更加的好了。

很快的,也將容初璟體內的蠱蟲給引來出來,將它給殺了,和上一條一樣,化成了一灘血水了。

「真是太好了,這下,終於將這蠱蟲給殺死了!他們沒事了吧?」 見自己將那個蠱蟲都給殺死了,半夏很是開心,至少,這樣看來,鬼手毒醫和容初璟應該就不會有事了吧。

「按理來說,是不會有事了,不過,具體的情況,還是要看看他們的情況再說。」

韓楉樰也鬆了一口氣,掃了一眼地上的那兩灘血水,不管怎麼樣,事情也算是暫時的解決了,剩下的,就等容初璟他們醒過來了。

「半夏,你去給你師父他們弄點吃的吧,等會兒他們醒來,可能會餓。」

畢竟這幾天,容初璟他們都沒有好好的吃過東西,韓楉樰想著,他們醒來,還是要吃點東西的。

看碧玉拿慘白的臉色,韓楉樰搖了搖頭,就算是叫她去了,恐怕也是沒有什麼用的,只能讓半夏去了。

「嗯,我知道了,韓姐姐,我馬上去。」

只要自己的師父沒事了,半夏就興奮了,對於這些事情,根本就不在意了,聽了韓楉樰的話,馬上就往廚房跑去了。

「姑娘,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碧玉這個時候,也不敢再看那地上已經變成了血水的那兩隻蠱蟲了,臉色依然不好只是,她還是努力的讓自己適應下來。

想著,韓楉樰也忙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應該已經很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了,這會兒,她就更加的不能拖後腿了。

「不用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在這裡等等。」

韓楉樰還想在這裡等著容初璟他們醒過來,在看看,這中間,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情況,以方便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情,要怎麼處理。

「那好,姑娘,奴婢就先下去了。」

儘管自己做了心理建設了,碧玉還是覺得,自己需要下去好好的冷靜一下,今天的事情,她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呢。

與此同時,在已經逃跑了很多天的,容楚越現在的屋子裡,是一片詭異的寂靜。

容楚越冷冷的注視著前面的,已經倒在了地上的盒子,裡面,也有一灘,和韓楉樰他們剛剛見到的,那樣的血水一樣的東西。

「可惡,容初璟,你可真的是命大啊!」

容楚越惡狠狠的說著,雙手緊緊地攥在了一起,上面青筋都鼓出來了,眼神也陰狠的嚇人,讓人毫不懷疑,要是他的面前有人的話,他肯定會將人給殺了的。

那盒子里的血水,就是和容楚越給容初璟和鬼手毒醫他們下的蠱是一樣的,只不過,他們的是子蠱,而他手上的,是母蠱。

原本,容楚越還想著,能靠著這長生蠱,讓容初璟死的慘烈,結果沒有想到,這會兒,居然有人將自己的蠱術給破了。

「韓楉樰,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

容楚越直覺的,這件事情,和韓楉樰是脫不開關係的,他還真的是沒有想到,她居然連這樣蠱術,都能解了,他以為,她只是醫術好一些而已。

這個時候,容楚越很是後悔,自己不該一時婦人之仁,捨不得將韓楉樰,在抓住她的時候,就將人給殺了,要是當時就將人給殺了,那麼,今天就不會有這麼多的事情了。

這個長生蠱,是容楚越在因緣巧合之下得來的,他一直都很寶貝的,他還記得,當時,自己是救了一個女子。

而那個女子,自稱是南疆的人,為了報答容楚越的救命之恩,就將這長生蠱,送了一隻給他了。

「這長生蠱,原本是一隻母蠱,加上兩隻子蠱的,要是有一隻子蠱在存活著,那母蠱就不會有事的,但若是兩隻子蠱都出事了,那母蠱也就不會活了。」

容楚越還記得,當時那個女子,只這樣和自己說的,這些年來,他一直都將這長生蠱放的很好,甚至是捨不得用。

最後,也只有在鬼手毒醫,和容初璟的身上用了,可是現在,母蠱已經死了,容楚越的臉色越來越沉。

這就說明,韓楉樰不僅將容初璟體內的長生蠱給解了,他們還找到了鬼手毒醫,將他體內的蠱,也一起給解了。

「啊!容初璟,韓楉樰,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們,不得好死的!」

想到自己那樣費心才將蠱蟲給下在了容初璟和鬼手毒醫的身上,居然這樣輕易的就被韓楉樰給破壞了,容楚越心裡,是滿滿的不甘。

在自己的屋子裡面發泄了一通之後,容楚越也慢慢的冷靜了下來了,知道現在,應該是想辦法,對付容初璟他們的時候。

「來人啊,去將韓楉榛叫過來。」

自從從皇宮裡面逃出來了之後,容楚越還是將韓楉榛給帶在了自己的身邊,想著,總有能用得上她的地方。

沒有想到,這麼快的,就用上了,容楚越想著,嘴角露出了一抹陰狠得而笑意出來。

「容初璟,韓楉樰,你們以為這樣,我就會認輸,就沒有辦法了嗎,你們等著,我不會讓你們好過的。」

韓楉榛很快的就來了,看到了容楚越的臉色很是不好,還有屋子裡面的東西,也有了一些換過的痕迹,不明白,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六王爺,你叫我來,是有什麼好事情嗎?」

雖然他們逃出來了,可是,韓楉榛還是習慣了喊容楚越為六王爺,而他,也沒有反對。

「韓楉榛,你還想不想對付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

容楚越見韓楉榛來了,也沒有和她轉彎抹角的,直接開門見山的說著。

「你有什麼辦法?」

聽容楚越提起了容初璟和韓楉樰的名字,韓楉榛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很難看了,這兩個人,只她最恨的人了。

要不是他們,韓楉榛覺得,自己也不會過上現在這樣東躲西藏的生活,而韓楉樰呢,和容初璟在一起了,憑什麼。

韓楉榛知道,容楚越將自己給叫過來,肯定不只是想要問自己這樣簡單的問題,他一定是有了什麼想法了,才會將自己給叫過來的。

見韓楉榛一下就猜到了自己的想法,容楚越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就喜歡聰明的女人,這樣的話,接下來的事情,才會更加的順利。

「我記得,太皇太后要回來了。」

容楚越這樣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說出來,讓韓楉榛一時間,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他們想要對付韓楉樰和容初璟,這個和太皇太後有什麼關係嗎,於是,韓楉榛充滿了疑惑的看了容楚越一眼。

「這個,和對付容初璟和韓楉樰他們,有什麼關係嗎?」

見韓楉榛這樣問,很顯然的,是沒有領會自己話中的意思,不由得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果然,韓楉榛雖然也有些聰明,可是,到底還是深閨中的女人,眼見太淺薄了,不明白自己的計劃,於是,容楚越將自己的計劃,給她說了一遍。

「這樣真的能行嗎?」

聽了容楚越的計劃之後,韓楉榛有些不確定,這樣的計劃,聽起來好像是不錯的樣子,可是,很危險啊。

「要是你還想回上京,過上那種衣食無憂的生活的話,你最好就照我說的話去做。」

容楚越的這句話,對韓楉榛來說,是具有極大的誘惑力的,自從從上京逃出來之後,她就沒有過過一天安穩的日子。

每天都在擔心著,害怕容初璟的人,會在找上自己,這樣的日子,對韓楉榛來說,已經是過夠了。

現在,既然能有這樣的一個機會放在自己的面前,縱然是有一些危險,對她來說,也不是不能行的,畢竟,富貴險中求嘛。

「那行,就按照你說的來,我們什麼時候行動?」

想清楚了之後,韓楉榛也就不再猶豫了,馬上就要開始和容楚越商量一下進一步的計劃了,好讓這次的行動,更加的完美一點。

容初璟他們醒過來之後,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輕鬆了許多,韓楉樰仔細的給他們查看了一下,也沒有任何的發現,就暫時的放下心來了。

「韓姐姐,我師父和容大哥他們現在是沒有事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