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的女人不能娶!小心謀財害命!」老謝點了點頭道。

「靠!她們家就是不差錢!我這點小錢人家還看不上呢!只是我不喜歡娶千章國女人!」老廣瞪一眼老謝道。

「快吃飯!不就是一個女人嗎!難道比吃飯還重要?」無塵瞪一眼大家道。

「是!」四個人同時點頭回答道。

大家吃完飯準備以買單的時候,卻發現景子已經幫他們買了單,錢雖然不多可是卻欠下了一個人情,將來有時間再還吧!

金清石他們剛離開餐廳,景子就從一間包房裡走了出來,向著身邊的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道:「金先生在酒店裡的所有消費全部由我來支付!如果他退房了你要馬上通知我!」

「嗨!」那個男人立即點頭回答道。

大家在酒店裡開始準備著各種裝備,明天會是什麼情況誰都不知道,無塵並不擔心什麼,他讓金清石直接把他和黑龍寶刀送到了空間里的金精山下,老廣和老謝去了武器庫,將一箱箱的手雷打開、將彈夾全部壓滿子彈、火箭炮炮彈上堂,金清石和小志將可能用上的車輛、快艇油箱全部加滿,這次從下關造船廠繳獲的柴油到上有五萬噸、汽油兩萬噸,可以用上一段時間了。

金清石他們在空間里一直忙到了晚上七點鐘才從空間里撤了出來,無塵從空間一出來老廣立即大叫著道:「師傅!這是什麼刀啊?好漂亮啊!」

無塵手中拿著五把金光閃閃的短刀,刀長約五十厘米,從龍嘴裡吐出五厘米寬的刀身,刀背上是一排鋒利的鋸齒、刀身上有一條深深的血槽,兩厘米寬的刀鋒散發著冷冷的寒光,龍身的刀把上是一片片凸起的龍鱗,這樣可以使手和刀身更加牢固連在一起。

無塵將五把金光閃閃的短刀放在桌子上向著大家笑著道:「這可不是用黃金做的,而是用一種特殊材料用身體里的三味真火鍛煉而成,雖然比不上石頭手中的那把黑龍,可是絕對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好寶貝!一人一把!都拿走吧!」

金清石瞪著眼睛吃驚的看著無塵道:「師傅!你煉出了三昧真火和煉器決?」

「嗯!用了五年時間才煉成!現在煉製一些小東西還行,太複雜的還有點難度,我還煉了五十把飛刀和一套金針,這些東西就放在山腳下,你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時拿吧!那裡的娃娃魚停多的,不過好像食物不太多,有時間多放點魚苗進去!」 群聊之我是龍王 無塵點了點頭道。

「師傅!你快跟我講講修鍊在三昧真火的經驗!我最近一直在煉著呢!可總是摸不到門!」金清石興奮的道。

「三昧是指身體里的精、氣、神,而真火則是以天地為鼎爐,日月為水火,陰陽為化機,鉛汞銀砂土為五行,性情為龍虎,念為真種子,以心煉念為火候,息念為養火,含光為固濟,降伏內魔為野戰,身心意為三要,天心為玄關,情來歸性為火成!」無塵念解釋著道。

「師傅!是不是說用身體內的精、氣、神點然五行之混沌之火?」金清石想了想道。

「正是如此!」無塵滿意的笑著道,徒弟的悟性就是高,一點就透!

「師傅我明白了!」金清石興奮的道。 這個時侯老廣拿金刀向著老謝笑著道:「老謝!我像不像射鵰英雄傳里的那個金刀駙馬爺?」

「不像駙馬爺!倒像是水滸里的青面獸楊志!」老謝笑著道。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你什麼眼神啊!我像是一個賣刀的嗎?」老廣瞪著眼睛道。

「這是用來砍人的!不是拿來做擺設的!趕緊找個東西我們試一試刀!」小志急著道。

金清石從空間里拿出一塊三厘米厚的鋼板來放在地上,向著大家笑著道:「師傅出品必是精品!大家看著打賞吧!」

「只要師傅開口要,我就是砸鍋賣鐵也會給!」老謝認真的道。

「盡玩虛的!和師傅談錢傷感情!我們的錢就是師傅的錢!說打賞太見外了!」老廣鄙視著道。

「快劈吧!」小志說完直接從地上拿起鋼板,右手揮刀劈了下去。

「咔嚓」一聲輕響!鋼板立即被削掉了一大塊,鋼板的刀口處整整齊齊,小志先是一楞然後大叫著道:「寶刀啊!這要是砍腦袋絕對像是砍西瓜一樣!」

「師傅!麻煩您把我的名字刻在刀!以後這就是我家傳之寶!」老廣立即拿著刀走到無塵面前道。

「呵!呵!這是什麼家傳之寶啊!石頭的空間里有一座大山,全是這種材料!你如果還想要,我有時間再幫你做幾把,不這今天是不行了!做這東西太耗體力了,我要好好休息一下!」無塵笑著道。

「師傅!我不急!到時候我給你一個汽車零部件的圖紙,你有時間就幫我一個個做出來!以後就是遇到坦克車我都不怕了!」老廣開心的道。

「我呸!一部汽車至少也要32000個零部件!你想師傅一輩給你做苦工啊!」金清石立即瞪著眼睛道。

「我想把這車送給你!我們可以躲到空間里,而你總是遇到危險,我想有了這些配件,好給你組裝一輛汽車!」老廣苦笑著道。

「我以為你是在開玩笑,沒想到卻是真的!兄弟向各位哥哥保證!只要我一練出三昧真火,就為每個兄弟造一輛金剛汽車!」金清石動情的道。

「阿民!好孩子!你到時候把圖紙先給我一份,我有時間就慢慢做著!」無塵點了點頭道。

「師傅!你就好好的過著悠閑的生活!我小時就說過要照顧你的!現在我長大了也有能力了,這種事情我會處理好的!」金清石立即拒絕著道。

「傻孩子!師傅也是在無聊的時候做一下,而且這也是一種鍛煉的方法啊!真的不用為我擔心!」無塵心疼的摸著金清石的腦袋輕聲的道。

「那也不行!你沒事的時候可以做一根釣魚竿!將來在海邊釣釣魚就好了!要不然我就把黑龍刀藏起來!」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好!師傅聽你的話!」無塵無奈的點了點頭道。

就在這個時候金清石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金清石看到景子來電連忙接聽道:「你好!景子小姐!」

「金先生!今天晚上你能再幫我一個忙嗎?」景子小聲的道。

「哦?你不會是讓我去跟那個井上真央去賽車吧?」金清石馬上想起了今晚賽車的事情。

「嗯!那井上真央是豐田財團是繼承人,我聽說他用專門特製的一台汽車跟我比賽,我怕賽不過他!」景子小聲的道。

「輸一次也沒什麼吧?五百萬美金又不是很多啊!」金清石疑惑的道。

「他剛剛增加了一個條件,就是如果我輸了就嫁給他,要是我贏了就給5%的汽車股份!」

「你不會答應他了吧?」金清石連忙問道。

「我還沒有答應他!不過我想如果你能贏了這場比賽,那5%的股份就是你的了,那可是幾十億美金啊!對你將來的發展會有很大幫助的!」

「哦?你就不怕我輸了比賽,而毀掉你一生的幸福嗎?」

「我不怕!因為我對你有信心!」景子堅定的道。

「我要考慮一下!晚點答覆你!」金清石想了想道。

「好的!」景子說完掛斷了電話,金清石將賽車的事情跟大家講了一遍,老廣聽到那個井上真央是豐田財團的繼承人,兩眼立即放光的道:「石頭!你去賽車!到時候我們幾個人悄悄的將他綁架了!如果明天吃不到肉,就用他來換肉吃!你就是賽贏了也不可能得到這些股份,千章國政府是不會同意的!」

「我同意老廣想法!如果有這個人質在我們手中,將來萬一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也好有一個護身符!」老謝點了點頭道。

「這小千章國至少值幾億美金!我們就干它一票!」小志也跟著點了點頭道。

「好!這這麼定了!那大家馬上開始準備!我現在就問一下景子賽車的地點,大家提前做好準備!老廣負責狙擊賽車、老謝和小志負責綁人!」金清石馬上決定道。

景子接到金清石的電話馬上將賽車的地點和時間告訴了金清石,金清石在地圖上看著這條50公里的賽車路程,緊皺著眉頭道:「這條公路上有立交橋、隧道、盤山公路,我們不但要面對複雜的路況還要而對警察的攔截,這個傢伙可真會挑地方啊!」

「千章國的地下賽車世界聞名!我想他們一定都是賽車高手,我們最佳的埋伏地點只有盤山公路這裡,而這裡恰恰也是你最危險的地方!」老謝嚴肅的道。

「你是說如果石頭贏了他們就會下黑手?」老廣吃驚的道。

「嗯!千章國人很狡猾而且根本不講什麼信用!所以我們要提前做好防範!」老謝點了點頭道。

「這個不用為我擔心!如果有危險我會躲到空間里,你們能急時救援就行!」金清石道。

「嗯!這次我們每人一把狙擊槍,多方位、多角度對你進行保護!」老謝點了點頭道。

大家開始再一次將狙擊步槍重親檢查了一遍,同時對撤退的路線做了仔細的研究,晚上十點鐘景子開著那輛紅色雷克薩斯LFA4.8跑車來到了酒店門前,已經等在那裡的金清石立即鑽進車裡,坐在了駕駛的位置上,然後在景子的指引下開始沿著比賽的路線一路開了下去。 當金清石開著車過了一條地下隧道的時候,景子認真的道:「這條隧道長一公里,警察很多的時候會在這裡設置路障,所以在這裡一點要小心!」

「警察抓住了會判刑嗎?」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會啊!不過我會保你出來的!最好不要被抓住,要不然我就要嫁給那個混蛋了!」景子苦笑著道。

「如果我輸了,你可不要埋怨我!」金清石笑著道。

「只要你用儘力了,輸了我也不怨你!不過你要來我的公司工作!」景子認真的道。

「好吧!誰讓我把你推進火坑裡了呢!」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汽車一路開到了盤山公路這裡,山雖然不是很高卻是彎多路窄,只有一上一下兩條車道,金清石來到山頂的時候,借著去洗手間的機會,將大家悄悄的放了出來,幾個人背著狙擊步槍迅速的消失在了樹林中。

「哦?沒想到這裡還有我們內地人!都是些什麼人啊?」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他才不是呢!就是嫁給你也不會嫁給他!」景子紅著臉道。

「呵!呵!我可是一個窮光蛋!一無所有!」金清石笑著道。

「如果你贏了他,就會什麼都有了!」景子笑著說完將車門打開從車跳了下來。

井上真央站在車邊向著麻生景子微笑著道:「景子!你做好當新娘的準備了嗎?」

「井上真央!你的股份準備好了嗎?」景子立即反擊道。

「我井上真央還沒有把區區幾十億放在眼裡,如果能娶得大名頂頂的女神麻生景子小姐,我把股份全部送給你也沒有關係!」

「哦?那就把股份全押上啊!」景子冷笑著道。

「呵!呵!這些股份要做景子的嫁妝嗎?」井上真央笑著道。

「這點錢我還放在眼裡!這些錢我會全部送給他!」景子指了指車上的金清石道。

井上真央看著坐在車裡一直閉著雙眼的金清石,冷笑一聲道:「這麼多錢,我怕他一激動犯個心臟病什麼的,沒命享受啊!」

金清石聽到這句話立即睜開雙眼射出兩道寒光冷冷的道:「你放心!我身體一直很好!一定會比你活得時間長!」

「哦!那我倒想看看你怎麼能活得長過我!」井上真央冷笑著道。

「別廢話了!什麼時候開始比賽?」景子不高興的道。

「如果你們準備好了現在就可以比!就由景子小姐親自為我們兩個人喊開始吧!」井上真央笑著道。

景子先瞪了一眼井上真央然後又看一眼金清石點了點頭道:「可以!」

這個時候景子彎腰趴在金清石的耳邊小聲的道:「井上真央讓我負責喊天始,你只能一個人蔘賽了!路上一定要小心點!一會好好看著我!會有驚喜給你的!」

「哦!沒有關係!你的驚喜別變成驚嚇就好!」金清石笑著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景子紅著臉道。

一輛紅色和黑色雷克薩斯LFA4.8並排停在公路上,景子只穿著一件紅色的內衣站在兩輛汽車中間的前方,兩汽車的發動機同時發出著強勁的轟鳴聲。 金清石雙眼緊緊盯著紅色的內衣,當內衣降落到地下的一瞬間,兩輛雷克薩斯的車輪下立即冒起一股股濃濃白煙,輪胎高速旋轉著發出刺耳「吱吱」聲!

兩輛汽車如離弦的利箭快速的沖了出去,金清石看著左邊並排的黑色雷克薩斯,這時候井上真央也在看著金清石,同時左手豎起一根中指對著金清石,金清石一邊舉起中指一邊大罵道:「傻子!」

汽車在路上極速的飛馳著,在車流中飛速穿插著,一聲聲喇叭頓時響了起來,刺耳的警笛聲很快在車后響了起來,兩輛警車閃著警燈在後面拚命的追著!

金清石和井上真央的汽車緊緊咬在一起,很快就衝到了隧道口,井上真央冷笑一聲,一腳將油門踩到底,車后的四個排氣管立即了噴出四道長長的火光,黑色的雷克薩斯瞬間衝到了金清石的前面。

金清石一到隧道口立即想起了景子今天說過的話,他立即小心起來,沖在前面的黑色雷克薩斯眨眼間就沖了到隧道出口,這個時侯四輛警車正守在隧道出口的位置,站在出口的十多個警察看到井上真央的那輛黑色雷克薩斯沖了過來,立即閃到了一邊,讓井上真央的車沖了過去,然後一個警察舉著「stop」的牌子衝到了路中間,其他警察立即拔出手槍指向了隧道里。

緊追其後的金清看到警察拿著槍指著自已,心裡冷笑一聲,一腳將油門踩到底,向著站在路中間的警察撞了過去。

那個警察沒想到金清石竟然敢襲警,身體立即跳到一邊,紅色雷克薩斯緊貼著他的身體「刷」一聲帶著風聲穿了過去,那個警察在地上滾了幾圈后,臉色蒼白的大叫著道:「八嘎!這是謀殺!」

這個時站在警察後邊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警察立即大喊著道:「開槍!快開槍!」

「砰!砰!砰!砰!」一陣密集的槍聲響了起來,子彈「叮叮噹噹」打在雷克薩斯車身上,雷克薩斯後面的擋風玻璃立即被打了個粉碎,子彈直接射了椅子後面的鱉王殼上,鱉王殼很給力的擋住了所有的子彈,金清石的臉已經黑了下來,這個井上真央那是賽車,完全就是想要自已的命啊!

兩輛汽車已經拉開了五十多米,金清石左手快速換著擋位,紅色雷克薩斯正慢慢的靠近著,後面有四輛警車在後面正拚命的追著金清石。

二十分鐘后,一紅一黑兩輛汽車齊頭並進在公路上極速的飛馳著,轉眼間就衝到了盤山公路口處,這個時候三輛警車已經守在了這裡,井上真央這個時候突然再次加速沖了過去,金清石有了上次的經驗,立即緊緊貼在他的車后。

當井上真央剛剛沖了過去,二輛警車立即加速向著金清石撞了過去,而另一輛警車裡突然從窗口伸出兩把手槍來,向著紅色的雷克薩斯「砰!砰!砰!」連續開著火!

金清石立即伏下身體,兩輛警車「咣當」一聲撞在車後面的保險杠上,前擋風玻璃頓時被打成了碎片。

「狗日的!老子如果不是想要活的早就炸死你們了!」金清石躲在椅子上大罵道。

斷了後邊保險杠和前擋風玻璃的雷克薩斯衝出包圍向著井上真央追了過去,井上真央從倒車鏡里看著紅色雷克薩斯追了上來,冷笑著道:「算你命大!竟然連過了兩關!」

兩輛汽車再一次拉開了距離,這個時候已經衝到了盤山公路上,真正考驗車技的時候來到了,狹窄的彎路一個個急轉彎,兩輛汽車連續做著一個個漂移的動作,輪胎的「吱…吱…吱」剎車聲和發動機的轟鳴聲頓時劃破了黑夜.金清石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快速的擺動著,一個個漂亮的漂移在山路間快速的移動著。

紅色的雷克薩斯像一道紅色的火龍,緊緊貼著山道裡面急速的飛奔著。

井上真央看著紅色的火龍已經緊緊追到了他的車后,而紅色火龍在每一個爭轉彎絲毫沒有減速的痕迹,井上真央心中暗暗佩服道:「這個人絕對是一個賽車的頂級高手!可惜他就要葬身於此!」

這個地候一輛大貨車正從山頂慢慢向下劃了下來,坐在貨車裡的兩個黑夜大漢,一個人拿著對講機正講道:「橋本君!我們正向山下走!」

「記住是紅的那輛雷克薩斯!千萬別撞錯了!」這個時對講機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道。

「明白!」

在山上的三個制高點上,三把狙擊槍正緊緊盯著盤山公路的三個方向,當發現一輛大貨從山上開下來的時候,老廣立即向著耳麥講道:「山貓、黑豹!一輛黑色的大貨車正從山上向下開去,我們一定要盯緊這輛車,如果是井上真央派來的,石頭就有危險了!」

「山貓收到!」

「黑豹收到!」

黑色的雷克薩斯在一個急轉彎處,車尾正向著外邊甩了過去準備一個漂移快速的轉過這個彎道,就在這個時候紅色的雷克薩斯突然從後面,緊貼著井上真央的車身插了上來。

「咔嚓!」個聲!黑色的雷克薩斯的右側的倒後鏡立即被撞飛了出去,金清石快速的打著方向盤,車尾向著黑色的雷克薩斯的前輪甩了過去。

「哐當!吱…..吱….」

金清石的車尾狠狠的撞在井上真央的前輪上,井上真央嚇得臉色煞白立即拚命踩下剎車,黑色的雷克薩斯緊貼著路邊停了下來,一隻前輪已經懸空掛在了空中。

紅色的雷克薩斯快速轉過彎道,立即向著山上沖了過去。

坐在車裡的井上真央慢慢的車裡鑽了出來,看到懸空的車輪一下冷汗「刷」的一下飆了出來,如果自已踩剎車再慢一秒鐘,自已就會連人帶車直接滾到山下去,不死也要重傷。

他跑到車上拿起對講機剛想說話,突然一道身影從空中落在了他的身後,一掌砍在了井上真央脖子后的大動脈上,他立即兩眼一翻軟軟的倒在了地下,那道身影伸手抓住他的褲腰帶,身體立即飛身而起,身影在連續閃了幾閃后消失在了黑夜裡。 金清石開著車在盤山公路上快速的飛馳著,這個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金清石看到是老廣的來電連忙接聽道:「什麼情況?」

「師傅已經把井上真央抓住了,我們可以撤退了!」

「如果我現在就離開,他們一定會懷疑井上真央的失蹤與我有關,我先去山頂贏了這場比賽,只要我有不在現場的證據他們就不能把我怎麼樣!」金清石想了想道。

「在山上有一輛大貨車正往山下開過來,你要小心點!」老廣擔心的道。

「明白!」金清石立即一個急剎車然迅速掉轉車頭向著下山的路上開了過去。

當開到離黑色的雷克薩斯二十米左右,他立即停了下來,然後將車收到空間里,飛身跳進了山路旁邊的樹林當中。

十分鐘后一輛大貨車慢慢的從山上開了下來,當大貨車上的兩個人,看到停在路邊的黑色雷克薩斯立即停下車來,快速從車上跳了下來跑到車身前,當看發現車裡有人的時候,其中一個立即向著對講機急聲的道:「橋本君!橋本君!我們沒有遇到那輛紅色的雷克薩斯,卻看到真央君的車停在這裡,車裡沒有人!」

「什麼?車裡沒人?你們馬上四處找找!那輛紅色的雷克薩斯已經超過去很久了!你們怎麼可能沒遇到呢?」對講機里一個男人急促的道。

「啊?我們真的沒有看到啊!」那個人吃驚的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無聲的出現在汽車頂上,他身體一閃從拉下的車窗里鑽入到車中,然後放下手剎、掛上空檔又快速的從窗口飛了出來,身影一閃立即消失在了樹林中。

從大貨車上下來的兩個人正圍著黑色的雷克薩斯四處尋找著,這個時候大貨車慢慢的動了起來,沿著山路開始向下滑行起來,其中一個人看到大貨車向著他們撞了過來,立即一邊大叫著:「不好!貨車滑下來了!」一邊向著大貨車沖了過去。

兩車之間只要十幾米,那個年輕人跳到汽車上剛剛拉開車門,腳尖剛剛碰到剎車上,大貨車已經「哐當」一聲!撞在了黑色的雷克薩斯的車身上,雷克薩斯的車身慢慢滑了下去,緊接著車身開始一路翻滾著沖了下去。

衝到大貨車上的人終於一腳將大貨車剎住了,大貨車上的人臉色蒼白的看著翻滾的雷克薩斯,馬上向著另的一個大叫著道:「快跑!警察很快就趕過來了!」

兩個人立即向著山上跑去,剛剛跑出十多米,突然兩聲槍聲傳了出來,兩個人的腦袋上立即出現了一個血洞,身體一晃跌倒在公路上。

這個時候金清石已經坐在汽車裡,開著車快速的向著山頂急馳而去。

在山頂上兩輛法拉利正停在那裡,兩個年輕的男人和兩個身穿泳裝的女孩正拿著手機對著山下,山道上兩束光芒正在山路上快速的移動著,當光芒到達山頂的時候,紅色的車身立即通過手傳到了公園前的廣場上,景子看著自已紅色的雷克薩斯出現在鏡頭裡立即興奮的尖叫起來:「我贏了!我贏了!」

當金清石慢慢的車上走了下來,手機的鏡頭裡顯示著雷克薩斯車身的近景時,景子立即驚呆了!前後的擋風玻璃已經全沒了,車身上的一個個彈孔清晰的出現在了畫面上,車尾已經嚴重的變了形,發果不是金清石從車上走了下來,她完全不敢相信車裡的人還活著!

這個時候山下響起刺耳的警笛聲,那四個年輕人立即跳到車上向著山下開去。

金清石苦笑著將雷克薩斯往空間一收,飛身向著大家約好的地點趕了過去。

在一座小山上無塵正站在一棵大樹上向山下張望著,十多分鐘后一個個身影跑到了小山上,當老廣最後趕過來后,五個人圍著昏迷不醒的井上真央,金清石將自已一路發生事情簡單的和大家說了一遍。

老廣聽到井上真央竟然和警察串通一氣,想要金清石的性命時一把拉起井上真央向著他的臉「啪!啪!啪! 重生手藝人 啪!」狠狠抽了四個大耳光!

無塵黑著臉道:「這個人該殺!就是拿到了錢也不能放過他!」

「這裡不能久呆!井上真央失蹤了警察一定會大範圍的進行搜查,很快就會封鎖下山的所有路口!」老謝急著道。

「嗯!我還要趕回到出發地點!要不然他們以為我畏罪潛逃!演戲也要演全套!」金清石笑著點了點頭道。

大家帶著井上真央進到了空間里,金清石立即飛身向山下衝去。

井上真央車毀人失蹤的消息迅速傳到了這幫年輕人的耳中,大家看了一眼景子后立即開著車離開了這裡,而豐田財團的總裁井上邊生聽到小兒子失蹤后,立即帶著保鏢迅速的趕到了現場,日本警視廳長官坂本洋介和警察廳長官森國田邊,兩個人做為日本警察的兩個大BOSS全部趕到了現場。

豐田財團旗下擁有5家世界500強企業,分別是豐田汽車、豐田自動織機、豐田通商、愛信精機、日本電裝,也是唯一一個以工廠名做為市名的市豐田市。豐田汽車是日本軍用汽車與裝甲車的最大生產商,豐田市的市長曾經公開講道:「豐田公司打個噴嚏,豐田市都會抖一抖!」

日本首相安倍龜三對豐田財團又愛又恨,愛的是自已在競選首相的時候豐田財團出錢又出力,恨的是豐田財團總是用這個事來威脅他,這次井上真央失蹤的事情,在他心裡比三菱財團遇外星人更緊張,他馬上讓警察的兩個巨頭親自帶隊趕往現場。

公路上的兩具屍體和在貨車的指紋,立即將兩個人列入了重大嫌疑,就在圍著兩個展開調查的時候,金清石已經坐著計程車來到了公園門口的廣場上。

空蕩蕩的廣場上景子孤零零的站在那裡,正向著馬路上焦急的張望著,金清石從計程車一下來,她立即撲到他的身上大叫著:「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事了!井上真央失蹤了!大家都跑了!」

「你為什麼不跑啊?」金清石笑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