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楉樰在韓小貝的屋子裡坐了一會兒,見他睡著了,就出去了。

今天,容初璟倒是比平時的時候回來的要早些,韓楉樰他們正準備要吃晚飯的時候,他就回來了。

「爹爹,你回來了啊,真是太好了!」

韓小貝也有好幾天沒有見到過容初璟的面了,今天見到了,顯得很是開心,他覺得,今天的運氣真好,既出去玩了,爹爹有回來了。

「是啊,小貝有沒有想我啊?」

容初璟抱著韓小貝,揉了揉他的頭髮,這才將他抱到了座位上坐著,眼睛卻看向了韓楉樰,一刻也沒有離開。

「今天怎麼回來的這樣的早?」

韓楉樰被容初璟這樣直直的眼神看著,還是當著韓小貝的面,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找了個話題說著。

「嗯,今天的事情不多,我就早點回來了,想要多陪陪你,還有小貝。」

容初璟嘴角含笑,眼裡滿是柔情和寵溺,其實,他今天是將要做的事情,都快速的解決了,就是想要早些回來看看韓楉樰他們的。

「這段時間,我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了,出了上朝之外,每天我都會盡量早點回來的。」

韓楉樰一聽這話,有些不對勁啊,這是容初璟在以為,自己希望他陪著,才這樣說的嗎。

可是,韓楉樰一時間也找不到什麼好的理由反駁,看著容初璟嘴角的笑意,算了,也就隨他高興吧,懶得反駁了。

自從容初璟的病好了之後,就開始要去上朝了,不過,在朝堂上,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下了朝,就可以回來的。

不像那些有職位的人,下了朝之後,還要去上衙,有事要到申時才能回家呢。

而聽了容初璟的這話,最高興的就是韓小貝了。

「真的啊,爹爹,太好了,我們就可以天天見面了,對了,我還有好東西給你呢。」

容初璟一聽,韓小貝還有東西要送給自己,頓時也好奇了起來。

「哦,是什麼東西啊?小貝送的,那一定是好的。」

韓小貝點了點頭,從懷裡將東西給拿了出來了,是用油紙袋裝著的,看到了這個,韓楉樰就猜到了是什麼東西了,還有些驚訝。

「喏,爹爹,你看,就是這個了,炸年糕,這可是我專門給你留的,可好吃了。」

等韓小貝將東西打開,韓楉樰一看,果然是他們今天在街上買的炸年糕,當時,她還以為,他是留著自己吃的呢,沒有想到,是專門給容初璟留的。

韓小貝將炸年糕放在了容初璟的手裡,催促著他,讓他嘗一嘗。

容初璟看著手裡的年糕,眼睛都有些發酸了,心裡是滿滿的感動,能這樣被人給惦記著的感覺,是這樣的好啊。

看著韓小貝期待的眼睛,容初璟大大的咬了一口手中的年糕,其實,年糕已經冷了,味道並沒有熱乎乎的時候好吃了。

可是,就算是這樣差一點的味道,在容初璟吃起來,也是自己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年糕了。

「嗯,真的很好吃,謝謝小貝了。」

就愛你容初璟喜歡吃,韓小貝就放心了,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很快的,就開飯了。

韓楉樰這邊,一派和諧,溫馨的氣氛,可是,在韓府,就沒有那樣的好了,韓楉榛躺在床上,還在想著今天的事情。

她敢肯定,自己沒有看錯,當時,和韓楉樰站在一起的人,就是六王爺,容楚越,韓楉榛越是肯定,心裡就越發的不平衡。

憑什麼,韓楉樰這樣一個生了孩子,還水性楊花的女人,還能得到太子和容楚越的青眼。

「哼,韓楉樰,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我一定要給我娘報仇。」

韓楉榛恨恨的說著,眼裡滿是恨意,只是,一時間卻又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能對付韓楉樰。

她想著,首先,就是要讓容初璟知道韓楉樰的真正面目,到時候,他肯定不會再喜歡她了,這個時候,就是韓楉榛陪在他的身邊的時候。

韓楉樰相信,以自己的才華和魅力,只要能近了容初璟的身,總有一天,他是會喜歡上自己的。

只要一想到,有一天,容初璟會真心的喜歡上自己,韓楉榛就覺得很是幸福,就連這連日來,被鄭南羽的死給帶來的傷心,給都淡了不少了。

可是,怎麼樣能見到容初璟,將韓楉樰的事情告訴他呢,韓楉榛知道,益生堂,自己是進不去了,當初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益生堂的人,也不會再讓自己進去的。

「對了。」

韓楉榛仔細的想了想,還真的讓自己給想到了辦法,容初璟雖然住在益生堂裡面,可是,他身為王爺,總還是要去上朝的吧,自己到時候,在他上朝必經的路上等著他就好了啊。

想到了辦法,韓楉榛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很快的就睡著了,就連夢中,都做著有一天,容初璟會娶了自己的美夢,嘴角揚著笑意。

韓楉榛也是個行動派的人,既然想到了辦法,第二天一早,就去容初璟上朝的路上堵著了,她自己一個人去的,誰也沒有說,也沒有帶。

不過,韓楉榛去的還是遲了,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容初璟來,就知道,他已經去上朝去了,不由得有些氣憤,只能等著他下朝的時候了。

這是冬天,韓楉榛一個女子在這樣的天氣里,站著等人,冷氣乎乎的往衣服里鑽,冷的她直打哆嗦。

等了差不多兩個時辰,韓楉榛的連都凍僵了,嘴唇也紫了,就在她快要堅持不下去了的時候,終於看到了有著景王府標記的馬車過來了。

「等,等一下。」

因為太冷了,韓楉榛險些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不過,還好將馬車給攔了下來了。

「怎麼回事?」

容初璟原本還想著,今天下朝的還算早,能早點趕回去和韓楉樰在一起,沒有想到馬車就停了下來了。

「王爺,是前面,有和姑娘將咋們的馬車給攔住了。」

車夫給容初璟解釋了一下,見裡面沒有聲音了,就知道,這是讓他自己處理的意思了。

「九王爺,我是韓楉榛,我有要緊的事情要和你說,是關於韓楉樰的。」

見容初璟沒有理會自己,韓楉榛有些氣餒,不過,想到自己等會兒要說的事情,她還是直接對著馬車說了出來。

原本,容初璟是不想理會韓楉榛的,不過,聽到了韓楉樰的名字,這就由不得他了,只要是關於她的,都能讓自己亂了方寸。

「你想說什麼,說吧?」

容初璟撩開了馬車的帘子,就這樣看著韓楉榛。

「璟王爺,你不要被韓楉樰給騙了,她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容初璟原本就不想和韓楉榛有什麼瓜葛的,要不是她剛剛提到了韓楉樰的名字,他也不會停下來聽她說話。

只是,容初璟沒有想到,楉榛一開口,說的就是韓楉樰的壞話,臉色就更加的陰沉了,重重的哼了一聲,就將馬車的帘子給放下來了。

「我們走。」

容初璟覺得,自己就不該對韓楉榛抱有任何的期望的,鄭南羽那樣惡毒的人,能生產什麼好的東西來,現在居然敢攔著自己說韓楉樰的壞話了。

自從剛剛說了那句話之後,韓楉榛就一直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容初璟的表情,可是,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暴怒,反而對自己很生氣的樣子。

甚至,連自己多的話都不聽了,陰沉著臉就要離開,韓楉榛見狀,一下子就著急了,她今天來的目的還沒有達到呢,怎麼能就這樣讓容初璟離開了。

「景王爺,你聽我說,你相信我,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有證據,我是親眼看到的。」

韓楉榛一著急,就衝到了容初璟的馬車面前,靜馬車給攔了下來,也真的難為她了,在這大冷的天氣里,站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有這樣的能力。

車夫見韓楉榛攔在了馬車的前面,也不可能真的讓馬車沖她的身上給壓過去,只能無奈的停了下來,眼神不善的看著馬車前面的女人。

這個女人,簡直是一點的眼裡見也沒有,他家王爺,分明就是不想見到她,她還要在這裡賴著不走,要是連累了他,就更加的可惡了。

「姑娘,你趕緊讓開吧,要不然,等會兒馬車撞上了你,我們可是不會負責的哦。」

車夫見韓楉榛臉色凍的慘白,還隱隱的有些發青,將自己心裡的不滿隱了,好心的勸說著。

韓楉榛見自己的動作有了效果了,馬車不再動了,當然不會聽車夫的話,讓開了,依然堅定的站在馬車的前面,眼睛直直的看著被帘子擋住的車廂。

「景王爺,我真的是親眼看到的,就是昨天,在街上,韓楉樰還和六王爺在一起呢,兩個人很是親密的樣子,還有說有笑的,真的,我沒有騙你。」

韓楉榛怕容初璟不相信,還特意的加上了最後一句,而且,說的有鼻子有眼的,連時間地點都有,她想,這次,他總該相信了吧。

「滾。」

容初璟依然沒有再將帘子給拉起來,不過,卻從裡面傳來了一聲冷冷的聲音,讓韓楉榛滾開。

韓楉榛一聽,容初璟的語氣里,明顯的就是帶著怒火的,直覺的認為,肯定是相信了自己的話,在生韓楉樰的氣呢,她一定要再接再厲。

「景王爺,我知道,你是在生楉樰的氣,可是,這也不能怪你,是她太會欺騙人了,我想,你還不知道吧,那天,在我家裡,也是她讓人去將太子殿下給請過來的。」

「韓楉樰這個人,可是不簡單的,景王爺,你可不要被她的外表給騙了啊,她是真的只是在利用你而已的,她和太子殿下,還有六王爺,都不清不楚的呢。」

韓楉榛越說越順暢,將自己想說的話,一口氣全部都給說了出來了,然後,就感覺,周圍都好像安靜了不少。

這份安靜,顯得有些詭異,不過,韓楉榛倒是沒有害怕,反而覺得,這是容初璟太過於生氣的緣故,在心裡隱隱的高興著,這次,看韓楉樰還能怎麼翻身。

「衛風,將人給我扔開。」

容初璟的聲音,過了一會兒,才從馬車裡面傳了出來,這句話,卻是對自己的暗衛說的。

韓楉榛還等著容初璟的暴怒,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想到,就被人給抓了起來,扔到了一旁冰冷的地上。

然後,眼睜睜的看著,容初璟坐著的那輛馬車,在自己的面前,緩緩的離開了,這個,和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樣啊,韓楉榛有些鬱悶。

不過,想到,這可能是因為容初璟聽了自己的話,心裡實在是太生氣了,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找韓楉樰算賬了。

韓楉榛相信,不會有任何一個男人,聽了自己剛剛的那番話之後,還能無動於衷的。

「韓楉樰,這,還只是一個開始,我等著看看,你的下場。」

韓楉榛惡狠狠的說了一句,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心情還不錯的回家去了,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等明天去益生堂打聽打聽情況。

而容初璟,坐在馬車裡,一臉的陰沉,周圍的氣息,比這冬天的溫度還要低,當然了,他並不是在生韓楉樰的氣。

對於韓楉樰,容初璟是無比的相信的,根本不會因為韓楉榛的幾句話,就對她產生懷疑。

可是,讓容初璟氣氛的是,韓楉榛這個女人,前段日子,還在韓楉樰的面前,口口聲聲的說著,是她的姐姐,這才多長的時間,竟然就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出來。

還有容長天,容初璟只要一想到,當時那樣的情況,是他去幫了韓楉樰的忙,心裡就不平衡,而且,他還一直惦記著韓楉樰呢。

容初璟想著,自己收集的東西,已經差不多了,是時候送給容長天一份大禮了,也該讓他知道知道,有些東西,可不是他能惦記的。

至於容楚越,容初璟將自己的拳頭捏緊了,當初,在楓樹林,他就知道,他對韓楉樰的態度不一般,看來,他也需要做些措施了。

「真是該死!」

容初璟暗暗的罵了一聲,也不知道是罵的誰,馬車很快的就到了益生堂的門前了。

容初璟將自己的心情整理好,確認韓楉樰看不出來了,這才進去,他倒是不擔心其他的人。

可是,自己一些些微的情緒變化,韓楉樰可是能很敏感的就發現了的,容初璟不敢在她的面前露出來,免得她生氣。

不過,只要一想到,韓楉樰能夠這樣敏感的察覺自己的情緒變化,肯定是因為關心著自己,容初璟的心裡就高姓了。

「爹爹,你回來了啊,今天真早。」

見到容初璟進了後院的們,韓小貝就迎了出來,身邊還跟著糰子和圓子,這兩隻胖胖的狐狸。

韓小貝已經韓楉樰半夏商量好了,白天,他在大堂坐堂的時候,它們就陪著自己,等回來了,就讓他將它們接走。

「是啊,我不是說了嗎,這段時間,會早些回來陪著你們的,對了,你娘親呢?」

容初璟拉著韓小貝的手,往書房裡走去了,一邊問著韓楉樰的情況,他現在很是迫切的希望見到她。

雖然韓楉樰說的話,容初璟一個字也不相信,也不會懷疑韓楉樰,但是,這不妨礙他去找她尋找一些安慰和信心。

「我娘親好像去藥房了,爹爹,你找她又什麼事情嗎?」

韓小貝疑惑的看著容初璟,他記得,早上的時候,就看大韓楉樰帶著韓遙微和碧玉還有小敏一起進了藥房了,還說,等吃中午飯的時候在出來呢。

一聽說韓楉樰進了藥房了,容初璟就知道,想要馬上見到她,是不可能的了,要知道,她進去藥房之後,可是不能讓人輕易的打擾了的。

「沒什麼事情,對了,小貝,你們昨天在街上,有碰到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容初璟雖然相信韓楉樰,可是,這不代表,他也相信容楚越,他可是真的的,自己的這個六哥,一向是陰險狡詐的。

他可要知道,容楚越對韓楉樰到底存了什麼葯的心思,打著什麼樣的主意,才好想辦法對付了他,這樣一想,容初璟就向韓小貝打聽情況了。

「特別的事情,沒有啊,爹爹,你為什麼這樣問啊?」

韓小貝就更加的疑惑了,他們昨天上街,還想真的沒有發生什麼很特別的事情啊,嗯,難道吃到了好吃的東西,這也算,他搖了搖頭,肯定不會這樣簡單的。

見韓小貝沒有明白自己的意思,根本沒有往容楚越的身上想,容初璟只能換一個說法,提醒一下他。

「嗯,那你們,有沒有見到什麼討厭的人啊?」

這樣一說,韓小貝就明白了,容初璟到底想問什麼了,狡黠的笑了笑。

「爹爹,我告訴了你,你給我什麼好處啊?」

容初璟一聽,呵,這就開始和自己討價還價了,還真的是一點的虧都不吃呢,還懂得為自己打算,挺不錯的。

「這樣吧,你告訴爹爹,等下次,爹爹送你一把鋒利的匕首。」

韓小貝本來是想要一把好劍的,不過,想了想,自己還小,拿劍也不好看,匕首也不錯,就同意了。

「那好吧,不過,爹爹,你可要說話算數啊,不能忘記了。」

韓小貝要容初璟保證著,一定不能將答應了送自己的匕首給忘了。

「放心吧,爹爹記住了,等下次,我回王府,親自給你挑一把上好的匕首,這下,你滿意了吧,快說說吧,你們昨天碰到誰了,你娘親說了什麼?」

容初璟認真的答應了韓小貝的要求,他記得,自己的庫房裡,好像就有這樣的一柄匕首,正好適合他。

見容初璟答應了,韓小貝這才高興了,將昨天遇到了容楚越的事情,都仔細的告訴了他。

「哼,他還想請我娘親,去酒樓吃飯呢,不過,讓我娘親狠狠的給回絕了,然後,就領著我們走了。」

聽韓小貝說完,容初璟知道韓楉樰對容楚越也沒有什麼好感,更加的沒有同意和他一起去吃飯,就放心了下來了。

「嗯,你娘親做的是對的,這樣的壞人,可不能和他一起去吃飯,還有啊,小貝,你以後要是在見到他和你娘親說話,就將他趕走。」

容初璟鄭重的囑咐著韓小貝,堅決不讓容楚越,有任何的接近韓楉樰的機會。

韓小貝真想給容初璟一個白眼,他還真的當自己是三歲的孩子啊,他都已經五歲了,馬上就要滿六歲了,好不好。

明明就是容初璟,不想讓任何的男人,靠近自己的娘親,還找一些這樣差勁的理由。 容初璟可不知道,韓小貝這個時候,在心裡吐槽著自己呢,還在想著,這次,先將容長天給收拾了,等下次,再找機會將容楚越給解決了。

「爹爹,我要是做的好了,你還會送我東西嗎?」

韓小貝想著,反正他也是不會讓自己的娘親,被其他的不懷好意的男人給接近了了的,還可以趁著這個機會,給自己撈點好處,何樂而不為呢,自己真的是太聰明了。

看著韓小貝的一雙烏黑的眼睛,滴溜溜的轉,容初璟就猜到了他的想法了,這樣鬼靈精的性格,也不知道是隨了誰的。

「這樣吧,要是你做的好了,等你八歲的時候,我就送你一把好劍,怎麼樣?」

一聽容初璟說,要送自己一把好劍,韓小貝的眼睛就亮了,他可是見過青墨的那把寶劍的,很漂亮,也很鋒利,他早就想要了。

不過,韓小貝知道,那把劍,對青墨來說,是很重要的,也就沒有提過,這會兒,聽容初璟這樣說,怎麼能不激動呢。

雖然,要到八歲才可以,不過,他馬上就要六歲了,在等兩年就可以有自己的寶劍了,這樣一想,韓小貝還是很高興的。

「比青墨舅舅的那一把,還要好嗎?」

韓小貝也沒有見過很多的好劍,在他看來,青墨的那把劍,就是他見過的,最好的了。

「當然了,比你青墨舅舅的要好。」

容初璟想著,給自己兒子的東西,怎麼能差了呢,當然是要好的呢。

「對了,爹爹,你有劍嗎,我怎麼都沒有看到你用過?」

韓小貝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自己還沒有看到過容初璟的劍,不由得十分的好奇。

「當然有了,等不過,寶劍可不是用來顯擺的,等下次有機會的時候,一定讓你看看。」

容初璟當然也是有寶劍的了,而且,現在就在他的身上,不過,他的是一把軟劍,被他裝飾了一番,當成了腰帶,環在自己的的腰上面了。

聽容初璟這樣說了,韓小貝更加的好奇了,不過,知道他說話算數,也就沒有在問了,等著以後有機會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看看。

等韓楉樰他們行藥房裡面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吃午飯的時間了,韓遙微的臉上,洋溢著滿滿的笑容,今天,她可是學到了不少的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