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宇心中一緊,趕忙道:「思思聰明又美麗,將來肯定能找個好歸宿的。」

剛剛在後面聽著王明宇侃侃而談的聶思思已經對王明宇改變了一些看法,但是內心深處的一些看法卻是很難改變的,隨後聽到王明宇的意思竟然看不上自己心中不由得憤怒不已,雖然她自己並不想和王明宇成婚,但是女人嘛,心眼小的很,既不想要和王明宇在一起,卻有覺得王明宇應該看上自己,自己拒絕他才是唯一的出路,現在居然被這個無賴看不上,豈不是說她聶思思毫無魅力可言?

聶父剛想說話,後面的聶思思衝出來氣憤道:「你以為你是誰啊,還好意思在跑過來,告訴你,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額…」王明宇也沒曾想到,聶思思會在家,聶父並沒有提及這件事,要是知道聶思思在家,王明宇也許就考慮不來了,再說了王明宇現在心有所屬,聶思思想來也應該是知道的,看她這氣憤的樣子,好似自己做錯一般,以前可是她逃婚在先的。

「胡鬧,你給我回到房裡去。」聶父怒拍桌子吼道「不,我今天就在這把事情說清楚。」聶思思不理他老爹憤怒的目光坦然道「伯父,就讓思思在這一起說吧,反正事情總要說清楚的。」王明宇倒也很光棍的說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件事情已經定好了,你們兩個難道還想忤逆長輩不成?」聶父瞪著眼問道沉默…再沉默…過了一會,王明宇道:「聶伯伯,我覺得強扭的瓜不甜,這樣害了思思一生不幸福,我也對不起聶伯伯的厚愛。」

「這叫什麼話,我和思思他娘不也是這樣,我們不也很恩愛?感情是慢慢培養的!」這老爺子還說出一句很經典的話來「爹,我不要嫁給他! 假愛真情:BOSS很邪惡 我不要,我不要!」聶思思撒嬌的對著他老爹說道「思思啊,爹這也是為你好,你看看明宇哪裡不好了?論家世那是寧波的這個,論才幹,他是國府的團長,這樣的好小夥子,你哪裡去找啊?」聶父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對著聶思思說道「爹,我…我…我有心上人了。」聶思思一氣之下,跺跺腳低聲說道「什麼?」聶父如遭電擊,緩緩的坐道了椅子上問道,「你想騙我?叫什麼?幹什麼的?」

「爹,女兒沒騙你啊,他叫錢立業,是我們學校的老師,他可有才華了,而且思想很解放……」聶思思滔滔不絕的說道,儼然不顧俺們主角的感受王明宇苦笑著搖搖頭,錢立業?中共地下黨!沒想到聶思思竟然喜歡他,真是有夠巧的。 「哦,錢立業?你們學校的老師?多大了?家是哪裡的?爹娘是做什麼的?」 帝契約:撒旦的偷心愛妻 聶父老臉有點擱不住一陣反問「那是我們老師,大概不到三十歲的樣子吧,家好像是湖南那邊的,爹娘做什麼我怎麼知道?哼」聶思思突然發現,她的父親問他這些的時候,除了錢立業的名字,其他的都不知道。其實聶思思還有更不知道的就是錢立業這個名字都不一定是真的。

「大概?好像?不知道?你不是說那是你喜歡的人嗎?你什麼都不知道那算什麼?何況你還有婚約在身,從小沒有學過三從四德嗎?恩?這就是我慣出來的寶貝女兒嗎?咳咳咳…」聶父氣的一陣咳嗽,同時有點無奈的看著王明宇王明宇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巧的事情,說道:「錢立業這個人我知道,我還和他見過面!」

「你和他見過面?我怎麼不知道?」聶思思好奇的盯著王明宇問道「呵呵,是關於一些事情,當然你也不方便知道!」王明宇說的那可是大實話,這錢立業拉他入伙,王明宇很想入伙,但是還不是時候,自然也不可能暴露錢立業的身份。

「有什麼了不起的,等我遇到他我去問他好了。哼」聶思思嘟噥著小嘴生氣道,其實聶思思只是暗戀錢立業,可以說他們中學有不少女生都暗戀錢立業,只是聶思思長相出眾,自然覺得她自己有優勢。不過聶思思恐怕也不知道她自己的所謂的暗戀,其實只是一種欣賞,完全沒有到達心動的感覺,然後被幾人一激,自然就覺得自己肯定是喜歡錢立業老師的了。

王明宇也不在乎聶思思的想法,看著聶父笑著道:「聶伯伯,既然思思已經有了心上人了,我看這成婚的事情就算了吧。現在都說自由戀愛了,咱們也算是新一代青年,也就趕趕形勢吧!」

聶父無奈道:「賢侄,真是對不住你啊,沒有想到這個丫頭竟然會這樣,你別放在心上,這麼好的男人不要,以後有她後悔的時候!」

王明宇笑道:「聶伯伯您太過獎了。」

聶思思瞪了一眼王明宇嘀咕道:「誰後悔誰是小狗…」

聶父狠狠的瞪了聶思思一眼,轉身笑著對王明宇說道:「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那麼我也不管了,一切都由著你們年輕人自己吧,哎,賢侄中午陪你聶伯伯好好喝兩杯,好幾年沒見了。」

王明宇點點頭,說道:「成,這幾天我把事情交代好了,下午我還得趕去上海一趟。」

聶思思一聽王明宇去上海,便道:「能不能順路把我也捎上?」

王明宇奇怪道:「你不是剛回來嗎?」

聶思思低著頭道:「人家不想呆家裡,無聊死了,我上海那邊有好幾個同學呢,我想過去玩玩。」

聶父嘆了一口氣道:「罷了罷了,女大不中留,心思成天放在外面,由著她去吧,不過賢侄啊,你可要幫我照顧好思思啊,我就這麼一個女兒!」

王明宇自然拍拍胸脯保證道:「沒問題,我也當她是妹妹看待。」

聶父看著他們兩個搖搖頭,嘆了口氣走了出去。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也不說話,突然覺得好像不認識他了,以前的王明宇那叫一個臭名昭著,簡直就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現在的王明宇,怎麼說呢,和以前一點也不一樣,無論談吐,氣質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如果一開始認識的王明宇是這樣的話,聶思思可能已經是王家的大少奶奶了。不過世事無常,三年前,聶思思心裡的陰影仍在,仍然放不下,他的改變是不是真的,與自己有什麼關係呢?不自覺地,聶思思把王明宇和錢立業比較起來,相比之下,覺得錢立業還是那麼的突出,雖然王明宇已經改變了很多,不過在她看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其實聶思思由以前的不屑一顧到現在的和自己自認為心中的愛人比較,這個轉變已經在不經意間開始了。

房間內只剩下王明宇和聶思思兩人。

聶思思突然問道:「你現在在哪裡工作啊?是不是畢業之後分到部隊了啊?」

王明宇說道:「是啊,部隊現在正在訓練挺忙的,我抽空出來辦點私事!」

聶思思想到了一種可能,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點的酸楚,問道:「你去上海辦私事?」

王明宇一愣,隨後道:「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聶思思盯著他看了一會後道:「你是去看你的女朋友吧?」

「恩?」王明宇納悶了一下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聶思思酸溜溜的道:「某人以前在我們學校知名度那麼的高,我們學校的一朵花都讓你給摘了,我們能不關注嗎?當時我還以為我認錯人了呢!」

王明宇頓時憨憨的笑了笑道:「那個…其實…我那天…」

聶思思撲哧一下笑了出來道:「哎呦,我們的王大少經歷了這麼多風花雪月,到頭來還學會害羞了,稀奇真是稀奇。」

以身相許 王明宇聽著聶思思的諷刺之言,也無從辯駁,畢竟他剛重生到這個世界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在猥褻眼前的這個少女,只能在心中仰天長嘆:「改邪歸正咋就這麼不容易呢?都幾年前了的事情,這小娘們怎麼還記得呢?」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不說話,道:「說,你是怎麼把孫雪騙到手的?」

王明宇看反正也沒什麼事,於是開始練習起自己的口才來,把救孫雪等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王明宇的內心深處還是希望聶思思能夠改變對自己的看法的。

聶思思聽完之後,感覺有點不可思議,好奇的問道:「不會是你找的流氓吧?」

王明宇聽到這個話,面色漲紅,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靠!」,心中想到從此本人的形象在聶思思心中徹底的廢掉了。

「我靠什麼意思?」聶思思不解的看著王明宇問道「這個…大概意思就是我憋屈的意思。」王明宇想了想說道,口頭禪而已,還真沒研究過什麼意思「你憋屈什麼?」聶思思又問道「沒什麼,我自己感覺憋屈一下!」

「為什麼要憋屈一下?」

「那個是因為我心中堵得慌。」

「為什麼呢?」

「我-日!」

「恩?」

最後王明宇徹底的無語了,這他娘的算怎麼回事啊?整個一唐僧轉世,阿彌陀佛!

擺平了聶思思,王明宇心中才鬆了一口氣,不過對於王明宇救孫雪,聶思思雖然相信了,但是總是不願意把王明宇想的那麼高大,至於因為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在聶府上,聶父和王明宇聶思思又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飯,喝了點小酒,然後聶思思收拾了一下東西,就準備跟王明宇去上海了。

這年頭也幸虧沒有醉駕一說,不然王明宇鐵定就是醉駕的典型代表。王明宇身著中校軍服,帶著聶思思一路開車去了上海。

路上。

「你畢業了打算干點什麼?」王明宇見坐車無聊就問道「我也沒有想好呢,我想當護士,可是又怕干不好!」聶思思無奈的說道「你在學校學的什麼啊?」

「護理專業!」

「恩,那當個護士也挺好的,聶伯伯沒有給你找好工作嗎?」

「我才不要他給我找,我要獨立,我要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下去!」

「額,很不錯啊!那個啥,我們部隊要成立野戰醫院,你有沒有興趣參加?」

「你們部隊?野戰醫院?」

「是啊,我想找一幫女生做護士,等到打仗的時候,醫護人員會緊缺的,不過這個工作不打仗的時候還算不錯,一旦打仗之後,就會有一定的危險性,如果你想去的話,要考慮好了!」王明宇好意的提醒道不過這在聶思思看來,就是看不起她的意思,漲紅著臉道:「去就去,你都不怕危險,我怕什麼!哼」

「額?我是軍人,縱然有危險那也不得不上啊,你不同,你現在還有選擇的權利,每個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樣,希望你不要因為一時的衝動,將來為自己的選擇而後悔。」

「你別小看人,我還就當定了!你有關係能讓我進去?」聶思思不確定的問道「恩,我說了算!」王明宇沉聲道,他也不知道讓聶思思去野戰醫院是對是錯,心中怎麼想就說出來了。

說著說著聶思思在車上眯著了,一路上倒也相安無事,路邊的迷人景色也漸漸的沒入了黑色之中,王明宇一路驅車終於在晚上趕到了上海。 王明宇和聶思思一路駛來,不過也只能知道個大概的方向,而且兩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來到上海,王明宇前世也是去過上海的人,不過差距太大,目前的上海,和以後的上海的差距實在太過遙遠,什麼道路都不對,也走不通,所以兩人只能一路走走停停的一路問人,不過所幸也能問出個大概位置!

聶思思根本一無所知,本來王明宇還以為她是多麼的熟悉上海,原來只是有同學在上海,早知道這樣,就從寧波那邊找一個熟悉上海的人來了,也用不著這麼費勁。

相對而言《申報》還是很好找的,畢竟申報在上海還是很有影響力的。

聶思思也不知道同學具體在哪裡,只有跟著王明宇走了,又沒有具體的聯繫方式,只是當時腦子一熱就要跟著去上海,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來了之後啥也不知道,連具體的工作單位都不知道,只知道好像在租界工作,這可把王明宇給憋屈壞了,這要是一會遇到孫雪的話,這可咋整呢?沒有經驗的人啊,就是這麼的無奈。

很快在路人的指引下,王明宇的車開到了《申報》的總部,也就是一個兩層小樓。

因為孫雪就很有可能在申報上班,本來王明宇應該是來看看的,可是時間太匆忙,連家靠那麼近也就回去過兩次,何況長途奔襲上海呢?最近一階段的訓練已經很有套路,而且體系很成熟了,他在不在那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了,只要沒有特殊的任務,基本上不需要他那了。

當然這一年多來,都沒有聯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在申報這邊,萬一沒考上,這不白扯了。自己也糊裡糊塗的就沒有問,如果不是去聶思思家,自己估計還是沒想到要來看一看自己的女朋友,說起來還是很不負責任的。

吉普車停在申報大門的對面,王明宇一臉微笑看著門口,心中希望下一刻出現的人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孫雪,他兩隻手緊緊的握著方向盤,從面部表情和動作上來看可以看出王明宇此時還是有點緊張的。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的樣子感覺很好笑,就跟沒有談過戀愛一樣,聶思思以一個已經談過戀愛的人自居,自然不大看得慣王明宇現在的表現。

其實王明宇還真沒有談過戀愛,上輩子沒時間,這輩子之前紈絝是紈絝,但是也沒有真正的談過戀愛。當然,聶思思斷然不會相信王明宇沒有談過,王明宇的名聲在寧波實在太響亮了,雖然那只是玩玩,但是聶思思認為男女之間沒有感情的話,玩也玩不起來。

王明宇焦急的望著門口,聶思思卻是好笑的望著王明宇,兩個人都默不作聲,王明宇感覺到了聶思思那種奇異的目光,對著聶思思笑了笑,然後又看著門口。過了一會,果然看見孫雪穿著一個白色的短衫,下面穿著一個長裙,慢慢的走了出來。聶思思也認識孫雪,看到孫雪出來之後,王明宇那激動的笑容,迫不及待的想要下去的樣子,聶思思心裡頭感覺很不適應,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適應,反正就是很不爽。

聶思思正在那想著我這個大美女還在這呢,你能不能表現的不要那麼的猴急,王明宇剛想下車,令聶思思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一個年輕的男子拿著一束花,遞給了孫雪,孫雪笑了笑,然後跟著那名男子上了一輛轎車,就這麼飄然而去。

這戲劇性的場面,不但讓王明宇愣在當場,連聶思思也驚訝的嘴變成了「O」型,彷彿時間在這一刻定格了,王明宇這開著車門,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這面子丟大了,女人都被人搶跑了。

當然面子是小,他不理解,十分的不理解,如果孫雪不喜歡自己的話,為什麼還要和他在一起?但是現在看到的一幕,已經明顯的告訴了自己,孫雪和此人有一腿。一旁的聶思思臉上的表情很豐富,想說話,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說,其實她也沒有經驗。

過了一會,聶思思小聲的對著王明宇說道:「咱們跟上去看看吧,或許是誤會呢!」連她自己都不相信這事誤會,但是勸人還是要勸的。

王明宇默不作聲的發動了車子,然後跟著前面的那一輛車,大概過了十分鐘,那車停在了一個咖啡店的門口,三十年代的上海的咖啡廳遠沒有現在的那麼豪華,但是在當時已經很有檔次了,又看見兩人手挽著手進去了。

孫雪此刻挽著那名男子的手,跟著男子走了進去,一切是那麼的自然,但是看在王明宇的眼睛里,一切是那麼的窩火,心裡有一種破碎的感覺,那種鬱悶是一般人感受不到的,好似胸口憋著一股氣,無處發泄。

聶思思看著兩個眼睛能噴出火來的王明宇,心中也是一顫,這樣的目光實在太可怕了,聶思思很想理智的告訴王明宇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但是她不敢。只能看著王明宇那握著方向盤的手越來越緊。

王明宇感受到聶思思的目光,突然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不會衝動的。」其實王明宇不是生氣孫雪的背叛,他生氣的是孫雪在沒有告訴自己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事情,雖然她知道自己沒有來看孫雪,孫雪也找不到他,但是這是一種極度的不信任,難道就認為王明宇不來看她嗎?王明宇來到這個時代已經很少抽煙了,但是現在王明宇剛才進過的小販那買了兩包煙和一盒火柴,然後獨自點了一根煙,默默的看著餐廳裡面。

聶思思聽到王明宇的話,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感覺現在的氣氛越來越壓抑,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爆炸開來。看著王明宇剛毅的臉龐,和面無表情的臉,聶思思的心中微微有一種心痛的感覺,聶思思很不願意承認這種感覺,但是又不得不承認心中確實有這種感覺,這種感覺不是很強烈,但是確確實實的讓聶思思感受到了。

兩個人默默無語看著餐廳裡面的兩個人歡聲笑語,時不時的那男子還夾一些菜給孫雪吃,看到孫雪的笑容,王明宇突然感覺自己好像不應該來上海,原本王明宇想來帶孫雪回去給自己的父親看一看,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不會有什麼門戶之見,但是現在一切都感覺是過眼煙雲,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王明宇心中只能感嘆:「初戀都是苦澀的,這話是誰他娘的說,真他嗎的有道理啊!」

聶思思用手碰了碰王明宇道:「你不要在抽了,你已經抽了好多了。」

王明宇看了看聶思思然,隨後吐出一口煙說道:「是不是覺得我很可笑?」

聶思思搖了搖頭道:「沒有,我覺得你很可憐!」

王明宇苦笑的搖了搖頭:「可憐?我不覺得,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今天屬於你的東西,或許明天就不在屬於自己。」

聶思思笑了笑說道:「哎呀,你可是咱們寧波城的王大少,居然還會為了這種事情看不開?我才不相信呢,是不是覺得很沒面子?被我看到了這些!」

王明宇瞪了一眼聶思思,緩緩的說道:「這是我第一次喜歡上一個女孩子!」,然後心中默默的說道「兩輩子第一次喜歡上的女孩子!真失敗啊…」

聶思思剛才的話半真半假,她能感受到王明宇內心的痛苦,但是又覺得以王明宇的性格不應該會是這樣的,也不排除丟面子的可能性,所以才那樣的說。但是聽到王明宇剛才的那句話,聶思思才懂得,此時的王明宇早已經不是幾年前的王明宇,自從離開她家的那一刻起,那個王明宇就變了,變的很真誠,誰又能想到一個人改變那個的快,那麼的徹底呢?聶思思始終接受不了的就是王明宇以前的所作所為。

雖然對一個人的看法很難改變,但是此時的王明宇真心的說出第一次喜歡一個女孩子這樣的話,聶思思卻是怎麼也生氣不起來。甚至隱隱有一種羨慕那個女孩子的感覺,因為內心深處,她和王明宇有婚約,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一個男人,為了一個女人而改變,那麼那個女人是幸福的,聶思思認為,王明宇是為了那個孫雪而改變。

王明宇整理了一下衣服說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種事情勉強不來,呆會我去問清楚,然後我想直接回寧波。如果你要在這玩的話,我可以陪你呆兩天,但是兩天以後必須回寧波,部隊里還有事情呢!」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道:「行,就按你說的辦吧,如果你願意留些來玩兩天也行,如果你想走,我就陪你回去,你這樣的狀態實在讓人不放心,哎,還口口聲聲跟我爹說要照顧我,看來現在反過來了」

王明宇沒好氣道:「我需要你照顧么?我留下來就是為了照顧你,怕你一個女孩子在上海受到人欺負,不然我直接回去了!」

聶思思瞬間開心的說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就玩兩天就回去,行了吧!」

兩人又說了一會話,這個時候孫雪和那名男子也吃好了,正在向外面走去,王明宇示意聶思思呆在車裡面,然後自己緩緩的走向了餐廳門口。 聶思思本打算跟過去的,但是王明宇說不讓她去添亂,聶思思哪裡會聽他的,王明宇走過去之後,聶思思就悄悄的跟過去了。

孫雪出來的時候也是挽著那男子的手,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王明宇正站在孫雪剛上的車的旁邊,一身筆挺的軍裝,確顯得有點孤寂。

孫雪走著走著,忽然臉色蒼白的一動不動,年輕男子拽了一下也沒走,隨後那年輕男子詫異的問道:「小雪,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說著手就伸到孫雪的額頭上,孫雪也不答話,直愣愣的看著王明宇。

這個時候那個年輕男子才發現了異常,心中想道,「這難道就是傳說中孫雪的那位前男友?不過不好意思,仁兄,孫雪如今已經是哥們的了。」

那位年輕男子名叫杜子明,家中是做藥品生意的,在上海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一次在宴會上碰到了正在採訪的孫雪,頓時驚為天人,隨後每天不間斷的展開了愛情的攻勢,杜子明這個人還算是一個比較精明的人,他不像那些個公子哥一樣紈絝,他幫家族打理生意,在整個圈子裡面也算小有名氣。

豪門斗:幸福悄悄到 而當時的孫雪本來心中就有著王明宇,但是畢竟沒有談過戀愛,而且跟王明宇在一起,雖然喜歡,但是在一起的時間很短,在杜子明不斷的愛情攻勢下,一個小姑娘哪裡經受的住,這不就淪陷了嗎?一開始孫雪還給自己動力,要是王明宇能夠出現就不理那個杜子明,但是左等右等,大半年的時間,王明宇居然沒有出現過,這樣孫雪很受傷,以為王明宇不要她了,正好是那段時間杜子明的出現,填補了孫雪內心的那一片空虛,在強大的鮮花攻勢下,杜子明成功了。

杜子明的確也是真心喜歡孫雪,只是他們家族給他介紹了一個門當戶對的,杜子明很不喜歡,所以雖然不能娶孫雪做大老婆,但是做個小老婆還是很不錯的。漸漸的兩個人就墜入了愛河,這邊的王明宇忙著訓練部隊,到也沒有想到孫雪會是這樣,如果真知道孫雪是這樣的話,王明宇也真能感嘆自己當時有點眼拙了。

杜子明看了看王明宇,做為勝利者他很有禮貌的上前問道:「您好,請問你是?」

王明宇自然很不能弱了名頭,朗聲道:「寧波王明宇。」

杜子明心想:「原來是個鄉下人,穿個中校的軍服,小雪說他軍校剛畢業就中校?騙鬼呢啊?」其實也不能怪杜子明這麼想,孫雪當時不願意提及王明宇,直說他是中央軍校畢業的,家裡也蠻不錯的,就是他幫助自己度過難關。

於是杜子明自我介紹道:「上海,杜子明,這位是我的女朋友,孫雪!」拉著孫雪的手緊緊的握著「哦,呵呵,我和孫雪也是朋友,這次來上海就是為了看看她!既然有杜兄照顧,那麼我也就放心了!」王明宇有點苦澀的笑著說道杜子明徹底納悶了,原本以為是來找茬的,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本來還想著整這個小子一頓,沒有想到這麼識相,於是道:「哪裡哪裡,孫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還沒吃飯吧?要不我們在吃一頓?」

「不用,已經吃完了!杜兄,我想單獨和孫雪說幾句,不知道可以不可以?」王明宇問道「有什麼話不能當面講的,難道還有什麼我不能聽的嗎?」杜子明自然不樂意了,前男友當面要帶走自己的女朋友談話,這誰接受的了「確實有點不方便,不過你放心,就五分鐘就好!」王明宇也不在意杜子明說的話,直接說道「那好吧,不過要看小雪願意不願意?」杜子明說道,主要是為了表現一下自己的大度,順便把難題給了孫雪,如果孫雪不答應,那麼什麼都好說,如果孫雪答應的話,那麼孫雪就會覺得有點對不住自己,更會死心塌地的跟著自己,這樣一石二鳥何樂而不為呢?

孫雪這個時候已經回過神來,對著杜子明小聲道:「子明,我跟王大哥過去說幾句。」

杜子明假裝很開明道:「行,去吧!」

王明宇和孫雪緩緩的走著,兩人誰也不開口,氣氛十分的壓抑,終於孫雪開口道:「王大哥,對不起!」

王明宇面無表情道:「你沒有對不起我,感情是不能勉強的。以後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

孫雪見王明宇沒有怪自己,心中難受道:「我知道我對不起王大哥,王大哥給我的錢,我等會讓子明還給你!」

一句話,讓王明宇面無表情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打擊,絕對的打擊!都說談錢傷感情,果然沒有錯,此時的王明宇心中的怒火已經到了頂點,本來已經控制好的情緒也隨著這句話開始暴躁起來,過了好一會,王明宇好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點點頭低沉道:「好!」

說完,在也沒有說話,而是回頭朝著杜子明走去。

「這麼快?小雪!」杜子明驚愕的問道,他一直盯著,兩個人總共就說兩句話「子明,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錢?」孫雪小聲的問道「要多少,你說個數!」杜子明倒是不在乎的說道「一千大洋!」孫雪開口道「你要這麼多錢幹什麼?難道是那個王明宇跟你要的?真不要臉!幫個人,人家不理他就要錢,真不是男人能趕出來的事」杜子明恨恨的說道「不是,是我準備還給他!」孫雪說道「好,我這就讓人準備去!」然後杜子明對著手下一個人小聲的說了說,然後那人就走了。

王明宇點燃一根煙,也不說話,靜靜的看著這個曾經他幫助過的女孩子,現在正在用她的行動一點一點的撕碎她在王明宇心中的地位。王明宇內心已經苦不堪言,表面卻是很平靜,平靜到讓人無法用言語去表達。回想起一幕幕的往事,心中如同炸雷一般,不能自己。

過了一會,那個手下把一千大洋拿來了,杜子明拿著裝有大洋的小箱子道:「這個給你,以後雪兒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了。雖然我知道你有一些錢,但是這一千大洋也不是小數目,你可要小心的保管好了。這年頭當兵的能賺個啥錢?」

聽到這話,站在一旁的聶思思走過來道:「喲,有錢人啊,難不成上海人都這麼有錢?隨手就花一千大洋哄女人開心?」

杜子明一聽不樂意了,這小娘們哪裡來的,於是鼻孔朝天道:「咱上海人有沒有錢不知道,反正比你們鄉下人有點錢。」

孫雪拉了拉杜子明,示意他不要多說什麼了,孫雪多少還是知道王明宇的一點底細的。

聶思思本來就看不慣這人,於是氣憤的說道:「能有多少錢?我家也比你家有錢!哼」

杜子明笑了笑道:「算了,不跟你個小丫頭片子說了,你有錢行了吧!」

聶思思不樂意的說道:「你家是做什麼的?」

「鄙人是做藥品生意的!」杜子明自我感覺很好的說道,然後對著孫雪說道:「我現在正在和美國中勝製藥談判,如果能夠拿到盤尼西林中國的代理權,以後就有數不完的錢了,那東西現在可是天價啊,到時候就讓你在家裡當個舒舒服服的少奶奶!」

孫雪雖然和王明宇呆一塊很長時間,但是中勝製藥,他也沒有聽王明宇提及過,自然不知道這個公司就是王明宇的。所以也沒有說話,戀愛中的人,總是覺得自己的男人是最棒的,雖然她的內心也掙扎過,但是已經掙扎過了,現在身心都投在杜子明的身上,不過這件事情沒有告訴母親,怕母親不同意。

「中勝製藥?你居然和他們有聯繫?」聶思思也很驚訝的看著杜子明聶思思的表情使得杜子明更加的覺得自己牛了,於是說道:「現在正在談判,也就是前期的談判,不過是我們接觸他們,他們只是說過來談談,不過在上海,我們杜家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我想我們可以很好的合作的。」

聶思思是學護理專業的,她也聽說過這個公司,新研究出來的盤尼西林是一種很好的葯,能夠極大的提高人體的免疫力,如果杜子明真的能夠和中勝製藥合作的話,自然是財源滾滾,聶思思不服氣的哼了一聲,沒有在說話。

王明宇看了看生氣的聶思思沉聲道:「回車上去,把這大洋拿回車上去。」

聶思思哼了一聲,然後不情不願的走了,本來還準備自報家門,現在看來也沒有這個必要了。

重啟全盛時代 王明宇對著杜子明說道:「好了,杜兄,預祝你財源滾滾來!既然事情已經談妥了,那我們就此告別!」

杜子明現在倒是覺得王明宇也算一個人物,這樣的情況都能很好的忍下來的人,不是縮頭烏龜就是城府很深的人,顯然這個王明宇是個軍人,很難歸類到縮頭烏龜一類中去,杜子明倒是有點真心結交的意思了。只不過王明宇可不是那麼好脾氣的人,被孫雪用錢侮辱了一番,繼而杜子明居然又用錢侮辱了聶思思一番,是可忍孰不可忍。 君子報仇,不能舞刀弄槍的,既然知道他杜子明和中勝製藥談判,就把代理權讓給他的競爭對手,搶我老婆,我讓你沒出路。也不是王明宇小氣,雖然這中間孫雪的態度才是起決定性的作用,但是王明宇總不可能去報復孫雪吧,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去找杜子明,本來還想著怎麼教訓他一下呢,這不,杜子明的虛榮心讓他杜家陷入了萬難之境,如果杜子明今天不說,也許過一陣子王明宇就淡忘這個事情了,也就沒有接下來的那麼多事情了。

可是這個杜子明嘴相當的利索,一下子就說了出來,顯擺的意思十足,只是世事無常,今天的驕傲也許就是明天的痛苦。這一點以後的杜子明深有體會,直到知道王明宇是中勝的幕後老闆之後,杜子明才知道,自己為何會敗的這麼凄慘。如果當時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會毫不猶豫的踢開孫雪。

可是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的後悔葯吃呢?暫且不說這個。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這樣就走了,心中也為王明宇不值得,同時狠狠的鄙視了孫雪這個校友。雖然她也承認杜子明長的確實比較帥,但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尤其是用錢侮辱王明宇,他侮辱的不是王明宇,侮辱的是整個浙江,浙江首富被上海的一個半吊子侮辱了,這讓人情何以堪啊?

聶思思生氣的說道:「王明宇,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你怎麼不去把孫雪搶過來?」

王明宇看了看孫雪好奇的問道:「你生什麼氣?要生氣也應該我生氣!」

「我…我怎麼會生氣,我是因為…因為你丟我們寧波人的臉,人家拿錢羞辱你,你居然一聲不吭,你還是不是個男人?要是你沒錢到也罷了,你們家那麼有錢,怎麼還能讓那個小白臉這麼猖狂呢?」聶思思越說越氣,越說越順嘴「如果我跟他一樣拿錢壓人,你覺得我跟他有什麼區別?他看不看的起重要嗎?不過有點至少我是輸了,他追到了孫雪,而且是挖牆腳!」王明宇嘆了口氣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不慣那個小白臉,還有你那個所謂的女朋友!對愛情一點都不忠貞,這是對愛情的褻瀆!」聶思思憤恨的說道「算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難道我還能強求她在我身邊嗎?至少現在看清楚一點好一點」王明宇落寞的說著,隨後又道:「我既然已經參軍,未來就將會面對強大的敵人,我的生命並不掌握在我的手上,說不定下一刻我就死在戰場之上,孫雪如果找到一個好人家,也算不錯吧!」

聶思思掄起拳頭就給王明宇一拳,道:「你到現在還為那個孫雪說話,我都服了你了!真不知道以前的寧波王大少死哪裡去了,要是按你以前的性格,那個杜子明不死也要脫層皮!」

「你不是不喜歡我以前的行事作風嘛?」王明宇有點好奇的問道「此一時彼一時,我覺得你以前的作風用在今天的場合還是很合適的,算了算了,不說這些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啊?」聶思思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能有什麼打算,帶兵打仗!」王明宇很直接的說道「不打算在找一個?」聶思思好奇的問道「你看看,你是我未婚妻,你逃婚,我自己找一個跟人跑了,我覺得吧,我這輩子不適合結婚了!」王明宇有點蕭索的說道「瞎掰吧你,你們家這樣的,你要振臂一呼,保准能從寧波排到上海來。」聶思思玩笑的說道「恩,就算她排到外國去,我也不稀罕了。我對女人徹底的失望了」王明宇說道「是我的錯嗎?哼,也不看看你以前是什麼德性,我當時覺得要是嫁給你的話,我就是進入了萬丈深淵,你覺得我會主動跳下去嗎?」聶思思想著既然談起這個話題,就弄個明白王明宇為什麼會轉變。

「不是你的錯,我說的對女人失望,是指孫雪這件事情,跟你沒有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知道,當時的我的確很混蛋,做了不少不著邊際的事情,那次去你房間…」王明宇剛要回憶當時的情景「不準說了不準說了,跳過這一段!~~」聶思思急忙說道「那好吧,後來你打了一棍子,我當時就蒙了,從小到大,沒有誰敢對我這麼狠,我當時就想,如果你下手在重一點我的小命就沒了,我這輩子活的什麼勁呢?於是我回去就思考了一個晚上,我就想著去參軍,如果一直這麼渾渾噩噩的活著,和死了有什麼區別?即使活著,還讓別人唾棄,我決定換一種生活方式。」王明宇開始胡編亂造,畢竟重生這事情太過邪性,自己就算說出來也得有人信啊,不過當神棍的感覺也很不錯嘛「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王伯伯*著你去的呢,那次在火車上遇到你,我就感覺你變了,眼神不像以前那麼輕浮,不夠當時我還挺怕你的,沒敢多看你,也怕你說出來,讓李楠看出來,李楠還記著你呢!」聶思思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是這樣,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那一棒子呢!」王明宇笑了笑說道「這個…算了,呵呵,我以為你的改變是為了孫雪呢,原來是因為我的一棒子啊!」聶思思瞬間開心起來「是,算了,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吧,不然夜裡只能呆在車上了,小心被蚊子吃掉啊,這麼大熱的天!」王明宇笑著說道,然後表情嚴肅的看著聶思思,直把聶思思看得有點心發慌的時候說道:「謝謝你,和你說一會話,我心裡好受多了。」

「沒事沒事,我也是看不慣那個男的,才說了幾句,以後我還要和你一起工作呢,到時候相互照應照應,記得讓你們領導多照顧照顧我啊!」聶思思笑容滿面的說道「額?領導?」王明宇一愣,隨即啞然失笑,這小妮子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是團長了,於是說道:「你放心吧,到了那裡誰也不敢欺負你!不過我怕聶伯父不同意,畢竟一個女孩子家的…」

「我爹那麼看好你,到時候我就說,你讓我去的,他肯定會同意的。」聶思思壞笑的說道「成,不過到了部隊和在學校不一樣,各方面都要嚴格要求自己!」王明宇鄭重其事的說道「知道,你又不是領導,說話不要這麼老腔老調的,跟我爹差不多!」聶思思不耐煩的說道「你啊,算了,我不說你了,哦,對了,你那男朋友錢立業呢?你不去找他嗎?」王明宇問道「那個…那個…錢老師今年年初就辭職走了,去哪裡我也不知道。」聶思思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那你還說你和他戀愛?」王明宇一愣,雖然問道「那個不是我爹要我和你成親嘛,我就隨便說說的,不過我是很仰慕錢老師,只是錢老師已經有老婆了。」聶思思小聲的說道「你啊你啊,你不同意我也不會娶你的,不對,就算你同意我也不會娶你的。」王明宇說道「為什麼?哼」聶思思不樂意道「今天早上吧,我就想去完你家就直接來上海看孫雪,然後把她帶回家成親,你說我那會能同意和你結婚啊?你要是不找理由,就輪到我找理由了,幸虧你找了,呵呵」王明宇表情有點不自然的說道「我早知道你有女朋友了,所以我才找理由拒絕的」

「哦?那我現在沒有女朋友了呢?」

「晚了,都和我爹說了,哈哈哈」

「要不我去在提提?」

「去死!」

「呵呵,心情好多了,咱們去找個地方睡覺吧」

「不是咱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