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男朋友吧,長得真不錯,之前聽說了,今天總算見著真人了!」周嬸說著不由的好奇打量了商璟煜一眼。

「嗯,我男朋友!」我說。

商璟煜很給面子的打了個招呼,然後我們就尋了個位置坐下,等人陸陸續續來了,我有點無語,因為我們這桌坐的都是小鳳的同學,或者朋友,人家基本都認識,三三兩兩的,我和商璟煜倒是有點突兀,突兀歸突兀,老商的魅力依舊不可擋,同桌的女孩子不時的瞟幾眼,還有用手機假裝聊天藉機拍照的。

商璟煜倒是沒有不高興,因為他的注意力全在人家的婚禮上。

「你們也是小鳳的同學嗎?」旁邊一個女孩子問。

「算是鄰居吧!」我說。

其他人都去過小鳳家,小鳳家住的是舊房子老舊的小區,聽我這麼說頓時一副瞭然,然後眼神或多或少有點猜疑。

我心中好笑,看了一眼低調奢華的商總,他完全無視這桌的人,讓他來看婚禮他還真是來看的。

老商看的認真,我也不好去打擾,就和旁邊這位叫小於的女孩子聊天,倒是也不那麼尷尬。

聊了一會就聽那邊說新娘子來了,然後我們這一桌都跑了出去,商璟煜有點懵逼,但是還是拉著我跟了出去,門口圍了人,眾人簇擁下新娘新郎進了酒店,接下來就是婚禮的必備環節,改口啊,交換戒指什麼的,總之一些列完了之後,開始上菜,商璟煜不吃,我倒是吃的高興。

吃完飯,新人敬酒,阿彪我見過,是那個健身房的教練,在別處敬完酒就來我們這一桌坐了,因為商璟煜氣場強大,人家也只是和他打了個招呼,但是商璟煜對阿彪明顯的不喜歡,甚至可以說是討厭。

我不明所以。

商璟煜示意我往下看。

我假裝掉了東西,往桌下一看,登時就怒了。

對面一個女人的手,正在阿彪腿上一下下划拉,我抬起頭,發現那是個挺普通的女孩子,面上還一副「我祝福你…」的樣子。

我臉色不好。

但是小鳳沒看出來,阿彪依舊談笑風生。

我知道這個阿彪雖然是個渣男,可是我不確定該不該告訴小鳳,畢竟這是大喜的日子,鬧出來對誰都不好。

對面那女孩子見我看她,還衝我笑了笑。

我噁心的不行。

「這位是誰啊?「我指著那個女孩子小聲問小鳳。

「是我好閨密,林思思,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小鳳介紹。

又是好閨密!

我簡直無語,見我不說話,小鳳又和其他人開始聊天。

我覺得待下去沒意思,就和商璟煜起身準備走,小鳳起身要送我們的時候,帶起了桌布,看到了阿彪的異樣以及那隻匆匆抽回去的手…

小鳳腦子嗡了一下!

「啪!」上去就給了林思思一巴掌。

「你幹什麼?」林思思跳起來,絲毫不見心虛。

阿彪也起來:「你發什麼瘋!」

小鳳笑了一下,面對眾人的疑惑她緩緩開口:「你們不知道,我和思思因為打架認識的,當年我們就約定,以後誰第一個結婚必須給對方兩巴掌,為的就是打醒對方,讓我們永遠記住這麼多年的友誼!」

小鳳說完還看了林思思一眼:「是吧,思思?」

這麼扯淡的理由,因為小鳳是笑著說出來的,眾人也信了幾分,紛紛看向林思思!

林思思知道小鳳知道了,什麼打巴掌情誼都是胡扯,但是她不能否認,否則小鳳鬧出來大家都不好看,只能捂著臉說了句是。

「啪!」

小鳳果然又扇了她一巴掌,這一巴掌小鳳可是使了大力,林思思差點給扇倒了。

「好了,我們的友誼見證完畢,大家舉杯為友誼乾杯!」小鳳拿起了桌上的杯子。

周圍的賓客雖然覺得打耳光有點過分但是年輕人玩得開,他們也沒多在意。

這麼一打岔,我和商璟煜又從新坐了下來,我看的出小鳳隱忍著,阿彪一副心虛的模樣,林思思捂著臉強顏歡笑。

商璟煜倒是有點欣賞小鳳了。

一桌子人可能看出點苗頭,氣氛沒有了之前的歡快,很快大家都吃完了。

我和商璟煜準備走,但是我又想上廁所,去公用的人太多,就往酒店另一頭走,剛上完出來,就聽見小鳳再和阿彪吵架。

「說,你和她什麼關係?」小鳳再也忍不住。

「沒關係!」阿彪抵賴。

小鳳上去就扇了他一巴掌,那聲音我聽著都疼。

「你這個瘋子!」阿彪說。

「小鳳,我們真的沒關係!」林思思一副白蓮花的作派,聲音期期艾艾,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只是眼中卻滿是挑釁。

「你們當我是瞎子呢?」小鳳問。

幾個人又說了幾句,小鳳罵的挺難聽,林思思再也忍不住,冷笑了一聲:「是,我是和阿彪有關係怎麼了?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賤貨!」小鳳罵了一句。

林思思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說:「你這種母老虎,鬼才喜歡你!」

「別說了!」阿彪拉了拉林思思。

林思思卻打算今天乾脆撕破臉,畢竟她從小到大沒這麼喜歡過一個男人。

「我就要說,我哪裡比她差了,憑什麼你要和她結婚!」林思思有點氣急敗壞。

「賤人!「小鳳氣急。

林思思絲毫不懼,阿彪渣男雖然在勸架,但是眼中難掩得意,那樣子好像在說:「看吧,兩個女人為了我爭風吃醋呢!」

我挺同情小鳳,當初李娜這麼背叛我的時候我也是懵逼的憤怒的。

小鳳又扇了林思思一個耳光,這回林思思不讓了,上去就和小鳳扭打起來,小鳳是彪悍,但是她今天穿著婚紗,十分不方便,被林思思拽在地上甩了幾個巴掌,阿彪嘴上勸架,卻沒動。

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小鳳這邊的動靜不小,還是有幾個沒有走的親戚看到了,周嬸周叔臉色難看的跑了過來。

此時他們已經被我拉開了,小鳳臉也腫了,剛剛林思思下手也挺狠的。

鬧劇很快結束了,林思思見人多就走了,小鳳和阿彪兩個人又大吵了一架。

等人都走了,小鳳蹲在地上大哭起來。

我遞了張紙巾給她。

「謝謝!」小鳳擦了擦眼淚又哭了一會兒,酒店不斷有人朝著這邊,小鳳站起來,我怕她出事就跟到了酒店的房間。

小鳳拿出包里的衣服,把婚紗換下來,團成團扔進了垃圾桶,桶太小塞不下,還用腳踩了幾下,踩完才覺得解了氣,她累的倒在沙發上。

我見她沒什麼興緻,就退出來,周嬸他們還在外面,我大致把事情說了,周嬸也怒了。

小鳳的性子隨了周嬸,平時是很好說話,但是別人欺負她也不行。

「安安,今天謝謝你了!」周嬸已經緩過來,怒火壓否壓不住,欺負到自己女兒頭上了,她才不管什麼丟人不丟人,在周嬸看來,忍氣吞聲才丟人!何況不要臉的是那對狗男女,小鳳只是受害者!

「沒事,倒是小鳳要想開點!」我說。

「放心吧,我自己的丫頭我知道!」周嬸說完,我不由問:「周叔人呢?」

易修乾坤 周嬸恨恨的說:「那個王八羔子,欺負了我家閨女就想撇清?門都沒有,你周叔去找人了,那個混蛋非得狠狠的教訓一頓!」

我沒想到周叔那麼老實的一個人發起脾氣來真是連我都怕,我告別周嬸剛和商璟煜走到樓梯口,就看見周叔帶著周家七八個大小夥子了,直接從隔壁房間把阿彪拽了出來,按住就是一頓打…

我和商璟煜都呆了,這速度…

我們兩還沒回過神來,阿彪被拖著和小鳳去民政局離婚去了,因為是過錯方,小鳳得到了一大半的財產,阿彪也被健身房開除了,至於林思思,周家人根本沒理會她,但是她的名聲是很臭了,據說在沒在申城出現過…

這都是后話,暫且不提!

回去的路上,我才閉上驚訝的嘴巴,看了看旁邊的商璟煜欲言又止。

商璟煜就猜出我想說什麼了,他有點好笑:「你是不是想,當初我和米昔訂婚的時候沒找人打我一頓實在可惜!」

「我剛剛是這麼想了一下,但是又想想,小鳳有家人呢,我就一個年邁的奶奶,還是不要雞蛋碰石頭了!」

商璟煜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有幾抹疼惜,他伸出一隻手摸了摸我的頭:「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了!」

我一愣,隨即鼻子酸酸的。

然後點了點頭,剛剛那點小不愉快,全都被此時的甜蜜淹沒了。



接下來幾天,萬能的劉管家幫我找了裝修公司,小區那邊的婚介所在開始設計裝修了,而殯葬街這邊卻出了問題,先是原主人不同意賣後來又說等消息,拖拖拉拉的拖了十幾天總算是以50萬的價格買了下來,我徹底鬆了口氣,拿著鑰匙到了這間凶宅的時候,我算是明白了。

我被人擺了一道,這間宅子的格局被人改了,以至於這間凶宅再也不凶了,也就說是說,那個很可能連接陰間的點被人人為的移走了。

我有點不確定了,如果真是那樣,那這個人真是太厲害了。

而我買這個宅子恐怕其中也有人推波助瀾了一把。

我回去把事情和商璟煜說了,商璟煜當時只是選了位置看了照片沒有實地去看,至於說什麼凶宅,他本身就很兇他怕什麼?

只是沒想到被人擺了一道。

「我原本打算買下來,正好做陰婚的時候,省的去陰間報備了,如今看來是沒戲了!」 我的前妻是扶弟魔 我頗為懊惱。

「沒事,好在也不貴!就當是普通的好了!」

「也只好這樣了!」

這件事就是個小插曲,我沒有太在意,商璟煜說裝修最好先找個靠譜的裝修公司,我聽取了他的建議,很快找到了一家,這家的老闆是個很有名的設計師,叫胡曦月,初聽名字的時候還以為是個女人,沒想到是個男的,因為他暫時不在國內,我們就在網上聊了會,我便把要求發了過去。

胡曦月說等他回國就幫我設計,左右不過幾天,我也不是等不及就答應了!

好在一切準備的差不多了,等我和商璟煜結婚,我也是小有資產的老闆了。

想到這我就可開了花,這還不說拆遷的錢,不過那是奶奶的,我不想動。

日子忙忙碌碌的,3月春暖花開時,我和商璟煜拍了婚紗照,申城本來就很漂亮,好多外地的都來拍婚紗照,畢竟這裡有山有水。

商璟煜想的是出國拍,反正他不差錢,可是因為我們兩最近都有事做就沒空,決定先在申城拍一點,再去國外拍也行。

可是,當我們在申城拍完后,我和商璟煜大咧咧的躺在床上,我拍了拍自己笑抽的臉:「商璟煜,我覺得婚紗照有幾張就夠了,今天拍的就很不錯。」

商璟煜點頭:「你說的很對!」

我心中暗笑。

商璟煜一直不怎麼愛拍照,而且因為喜歡了嚴肅他並不怎麼笑,笑也是很小幅度的。

可今天,那個矮胖的攝影師拿著相機,一遍遍的話還回蕩在耳邊。

「喂,新郎笑一下!」

「結婚了,不高興嗎?笑的開心一點!」

「新郎,不要假笑…」

「…」

商璟煜實在做不出那種笑的,於是乎,攝影師在得知他的身份后,立馬堆了個笑:「我覺得商總的氣質適合拍點冷艷的…」



幾天後,陳慧那邊來了電話,說是設計稿好了,我覺得她眼光不會差,加上我這人對這些一直不注重就讓陳慧決定了,陳慧挺高興,誇我是個好客戶。

期間回了趟念念,好多地方都畫上個大大的圓圈拆,念念基本沒人光顧了,周嬸家的麻辣燙店倒是還開著,我沒事就進去坐了做,要了碗麻辣燙。

小鳳端來的。

雖然那件事周家人和小鳳都手段強硬,但是我還是知道,小鳳心裡也挺痛苦的被自己老公和好友背叛卻是挺不好受。

「對了,那天謝謝你了!」小鳳在我對面坐下。

我邊吃邊問她有什麼打算。

「能有什麼打算,我工作也丟了,不過那個渣男也沒落著好!」

小鳳說。

我也不想提她的傷心事,忽然想起我的婚介所,小鳳性格開朗又熱絡,倒是很適合於是就說:「我新開了一家婚介所,要不要考慮下來上班?」

小鳳眼睛一亮。

倒是周嬸咳嗽了一聲。

都是鄰居,我家幹啥的她自然知道。

我也不怪周嬸。

「不是靈媒的,靈媒我自己做,我開了一家活人的婚介所!」我說著,怎麼說怎麼感覺這話聽著怪。

可是小鳳沒注意,她點點頭:「我同意,即使是靈媒也沒事!」小鳳說完沖周嬸說道:「媽你就別擔心了,靈媒怎麼了,不偷不搶的,要說不好找對象,可你看看安安的對象哪裡就差了!」

周嬸想起了商璟煜,覺得確實是,不過她還是瞪了小鳳一眼:「你這丫頭!」

就在我剛剛吃了兩口飯的空當,外面突然走進來一個人… 看到來人,我還是有點激動。

「小鍾!」

小鍾也沒想到我會在這。

看到我手裡的飯,想都沒想,坐下來,端過碗就吃。

「你餓死鬼投胎了!」

「差不多!」

小鍾看起來餓了挺久,人也很狼狽。

我沒打擾他,又去選了一份,兩個人吃完,回到念念,我這才問:「你這大半年的去哪了?」

小鍾喝了口水才說:「別提了,我們遇到大事了!」



楚言正要下班,就聽前台說有人找他。

問了說不認識,他也沒理。

等他下來的時候,就看見顧離正和前台美女聊的火熱。說實話,看到顧離,楚言到底是愣怔了一下,這大白天的見鬼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好在楚言不是一般人。他只是愣了愣神就恢復了平日的鎮定。

「好久不見啊,楚總!」顧離也看到了他,笑著跟他打了個招呼。

楚言不覺得他和顧離熟悉到那個地步了,故而他只是冷漠的看著他。

顧離嘴角的笑意不減:「楚總,要不要找個地方單獨聊聊,你辦公室怎麼樣?畢竟那裡看起來很像是談正事的地方!」

楚言沒說話,徑直走到了電梯旁,而顧離也是跟了過去。

楚言的辦公室裝修不錯,顧離左右看了看,說了幾句虛偽的讚歎的話。

「你來幹什麼?」楚言顯然不覺得顧離是來看他辦公室的。

顧離回頭看了他一眼,只說了兩個字:「算賬!」

楚言皺眉。

顧離冷笑:「楚言,以前我只覺得你是個懦夫,沒想到你還是個卑鄙小人呢,我還真是從新認識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