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張誠的態度,已經徹底激怒了這些東瀛高層,爲了除掉他,損失已經不在這些人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畢竟鬧到這個地步,如果讓張誠完好無損的離開,無論是誰都無法接受,之前的損失也就白損失了。

與其如此,還不如孤注一擲!

這時,防衛大臣強壓下心中的怒火,沉聲說道:“首相閣下,我覺得此時已經不宜再動用軍隊。就算最後能堆死張誠,但對於我國的軍事力量也會造成致命的打擊。萬一這時候華夏再起什麼心思,只怕麻煩更大!”

聽到這話,所有人同時面色一肅。

雖然華夏奉行和平發展的原則,按常理看來應該不可能發動戰爭,但是卻不得不防,防衛大臣的話,確實有道理。

“那你說怎麼辦?不出動軍隊,難道就眼睜睜看着這小子全身而退!”軍部一個高層也顧不上以下犯上,滿臉怒容的叫道。

防衛大臣搖了搖頭,“這個張誠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我們之前的估計,我認爲,現在還是讓東瀛法術界出手的好,畢竟對付這種東西,他們比我們有經驗,最後造成的損失也不會太大。”

“開什麼玩笑!”內務大臣哼了一聲,立刻反對道:“之前富士山一戰你又不是不知道!連宮川安壽都敗了,現在東瀛法術界誰還奈何得了那小子!”

“話不是這麼說,宮川安壽的名氣雖然很大,但是在幾大神宮之中,還有不少隱世強者,這些人的實力都超過宮川安壽,要是他們共同出手,肯定能除掉張誠!”

經防務大臣這麼一說,不少人也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就算東瀛法術界的歷史遠不如華夏,但是流傳下來也有幾百年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是出了不少驚才絕豔的人物,除了嗝屁的,現在都隱居在各大神宮和深山之中。

在數量上,這些頂尖強者也許不能跟華夏法術界相比,但是除掉張誠,應該還是夠了。

“對啊!宮川安壽雖然名爲東瀛神道教的領袖,也只是因爲他站在明面上,但是暗地裏,我們東瀛還是有不少強者的!”

“沒錯!有這些人出手,肯定能成功!”

“東瀛法術界發展時間短,擁有陸地神仙這種實力的強者,數量上肯定遠遜華夏法術界,但是幹掉一個張誠,應該還是足夠了。”

“對付這種怪物,那些陰陽師肯定比我強,現在讓他們出手,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然而就在大家熱烈討論的時候,內務大臣又澆了一盆冷水。

“你們就別指望那些老古董了,這種人,數遍東瀛只怕也不會超過五個,而且最年輕的至少也上百歲了,根本就不可能露面。對於這些人來說,壽命纔是最寶貴的,現在想讓他們拼命,絕對是不可能的事!”

聽完這話,所有人瞬間沉默。

內務大臣主管宗教事宜,瞭解的自然比他們多。

而且他們其實也清楚,國家的概念只是當權者創造出來的,說白了就是劃分勢力範圍而已。

而個人實力到了一定的境界,這些東西就不再是束縛,那些人現在考慮的,只是怎麼多活幾年,或者再進一步。

這時候讓他們出來跟張誠拼命,絕對沒人肯幹。

防務大臣長嘆了口氣,沮喪的說道:“說起來,也是我們以前太放縱法術界了。”

另一個軍方高層也點了點頭,無奈的說道:“是啊……華夏法術界一直被壓制,想要擡頭,只能去一些專門的機構當特聘顧問,如果我們也有,現在就好辦多了。”

“國情不一樣,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那些陰陽師被信徒嬌慣得太久,向來不聽我們的命令。而且你們也知道幾大神宮在國民中有多大的威信,根本無法強行控制。”

這就是東瀛法術界跟華夏法術界的本質區別。

雖然華夏法術界興起更早,甚至可以說,東瀛法術界的誕生,都是受了華夏教派的影響。

但是兩者在國內的影響力,卻是截然不同的。

在諸多條例之下,華夏法術界被嚴格控制,時刻處於監管,根本不敢越線。

但是在東瀛,從古至今,神宮不僅代表着諸神,還代表了至高無上的皇權。

雖然明治維新之後,東瀛廢除了封建政治制度,天皇逐漸變成了個吉祥物,但是皇族依舊存在,這種思想也依然殘留在不少民衆心裏。

而在東瀛興起之後,東瀛政府就將全部心思放在了對外殖民擴張上面,東瀛法術界的勢力幾乎在一個毫無拘束的環境中飛速壯大。

等到戰爭結束,政府回過神來料理國內的時候,才發現東瀛法術界已經發展到一個極其龐大的程度,在國民中也享有崇高的威望,再也無法壓制。

現如今,雖然東瀛政府控制着軍隊,各大神宮在名義上受政府的管轄,實際上兩方是井水不犯河水,誰也無法命令誰,更別提強行讓那些強者出山了。

“說了半天,最後還是要靠軍隊!”防衛大臣嘆了口氣,看向首相,其他人的目光也紛紛轉了過來。

首相眉頭緊皺,但是卻沒急着表態,而是拿起衛星電話,再次問道:“那怪物離開之前,還有沒有說什麼?”

電話那頭的少佐劇烈的咳嗽了幾聲,才吞吞吐吐的回答道:“說了……那……那人……還讓我轉告你們一句話……”

“他說……如果再招惹他,他……就親自來找你們……” 蘇薇兒沒有迴應他的話,只是保持着動作。

陸少宸扯了紙巾擦拭着她臉頰兩側的淚水,“剛剛有人給你打電話!”

話落,蘇薇兒一愣。

陸少宸伸手將放在牀頭櫃上的手機拿起來,遞到她手上。

蘇薇兒眨巴一雙淚眼朦膿的雙眸看了一眼陸少宸,接過手機,看着未接來電的顯示,是蕭純打來的。

想要起身。

陸少宸看到她的動作,上前將她扶了起來,蘇薇兒倒也沒有拒絕,只是看了他一眼。

靠在軟枕上,這樣的姿勢倒也舒服了不少。

撥通了蕭純的手機號。

嘟嘟嘟幾聲之後,電話接通,“喂!蕭純!”

“薇兒你現在怎麼樣?好些了沒有!”

聽到這關心的語氣,蘇薇兒都覺得心底流淌的一股暖流,能被人關心的感覺真的很好。

“恩!我沒事了!謝謝!”

“……”

“你現在在醫院嗎?我和卡莉想過來看看你!”

蘇薇兒擡眸環視一眼四周,“我現在在醫院!我發定位給你們!”

“那好!”

“恩!”

“……”

掛斷電話。

陸少宸開口道:“你朋友要來看你?”顯然有些不愉悅的神色。

“所以陸總可以迴避!”依舊梳理淡漠的語氣,對他的態度依舊沒有任何的好轉。

陸少宸凝眸盯着她,怎麼又會看不出這個女人眼底的冷漠。

最後開口道:“我晚點再過來!”

說着,直接起身離開,剛走一步,聽到背後傳來冷淡至極的話。

“陸總就不用心神勞累的再過來,我也不是陸總你什麼人,不是你心情好想看就看一眼,心情不好就冷言厲色,我現在不想和陸總你有任何關係,我們橋歸橋,路歸路,我的事情不需要陸總操心。”

只見陸少宸僵硬挺直的背脊站在原地,那渾身驟然散發而出冷氣,凝重的氣氛。

緩緩側身,一張冷嚴的俊顏看向蘇薇兒。

而蘇薇兒只是偏側向窗外的位置看去,淡漠的神色。

只見男人轉身垂眸看向蘇薇兒,“你說你究竟在氣什麼?”

蘇薇兒擡眸直視而上,開口道:“我已經說的很清楚!”

話落,男人直接道:“只是因爲前天沒有讓你回去!”

蘇薇兒沒有再說話,偏側腦袋,沒有再去看這個男人。

“我不想再解釋,陸總心底應該清楚。”

陸少宸緊縮目光看着牀上的女人。

驟然陷入的沉寂氣氛,安靜似乎只能聽到夜風拂進的聲音。

就在這時,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陸少宸伸手直接從內襯口袋中拿出手機,看着來電顯示,並沒有接下電話,而是看着蘇薇兒沉聲道:“晚上我會過來!”

說完,側身直接大步離開。

直到他離開,蘇薇兒收回視線看向門口的位置,突然不知道爲什麼心情的煩躁,拿起一個枕頭砸過去,低聲罵道:“王八蛋!”

陸少宸站在廊道之上摁下接通鍵。

“說!”

“……”

“先生已經調查出的確是方雪嫣小姐讓人去破壞監控,破壞蘇小姐車的人已經逃亡新加坡,目前警方的人正在前往追捕。”

話落,只見陸少宸驟然凝冰的雙眸,冷聲道:“知道了!”

蕭純和卡莉到了醫院看蘇薇兒,帶了些水果和鮮花。

“薇兒你的腳受傷是怎麼回事?”卡莉開口問道。

蘇薇兒只是一笑道:“前天剛好出了車禍!”相當隨意的語氣,完全就像是再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話落,蕭純和卡莉皆是震驚,雖然早就看出她的腳不對勁,沒想到竟然出了車禍,而且還能在這種下完美避免了失誤,不得不佩服她的意志力。 如今網風評徹底徹底變化,有網友發現蹊蹺,蘇薇兒只走了第一輪,之後的三輪都被替代,很有可能第一輪結束之後,蘇薇兒就被送進了醫院,這樣的職業精神不得不讓人佩服。

網友A:“不管之前爆出蘇薇兒的私生活不檢點或者被人包養的新聞是真是假了,就憑這樣的實力和精神都值得讓人敬佩。”

網友B:“方雪嫣之前壓制蘇薇兒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模特,如今看來不是沒有道理,大寫的服!”

網友C:“郭子珉榜上了方雪嫣這樣背景實力的名媛,還會看得起蘇薇兒?還振振有詞的聲明不過是感激才娶的蘇薇兒。

我看是爲了得到蘇薇兒父親的公司,暫時按兵不動娶了蘇薇兒,等到時機成熟一腳踹開蘇薇兒,再娶方大小姐,這真的是兩全其美,天衣無縫,郭子珉配的上這天下第一渣男的稱號了。”

網友D:“之前爆出方雪嫣和郭子珉的醜聞,熱搜上不去,新聞被撤銷,果然有權有勢的人就是不一樣,可憐蘇薇兒當了炮灰被人罵。”

網友E:“蘇薇兒配的上LK第一女神的稱號了,就這實力和美貌,爲你瘋狂打COLL。”

“……”

甚至之前黑蘇薇兒的人開始道歉,如今方雪嫣一方的粉絲已經默不作聲,即使有的人想要壓制熱搜新聞,但是此次徹底翻轉的輿論力量勢如破竹。

如果沒有之前爆出蘇薇兒和郭子珉之間的事情,恐怕此次大秀蘇薇兒也不會引起太大風潮,可謂是因禍得福了。

如今有的人可以說已經氣炸天在家裏發火。

有網友在她的微博下,甚至數萬計的私信去質問她,但是她現在是已經不敢在看新聞消息。

奢華臥室內狼藉一片,門外的僕人戰戰兢兢的站着,不敢上前當炮灰,房間內的花瓶,化妝品,椅子……幾乎全都摔落在地上。

方雪嫣坐在沙發上,雙眸噴涌着怒火,一手不斷緊握着,指甲甚至嵌入掌心。

咬牙切齒怒喝道:“蘇薇兒你這個賤人!!!”說着,拿起茶杯猛地朝地上扔去,砰的一聲,茶杯碎裂。

就在這時,門口響起喚道聲,“夫人!”

陸琳一走進臥室看到碎裂一片的屋子,驚慌擔憂道:“雪嫣你……”

方雪嫣看向陸琳,瞬間紅框的雙眸,陸琳忙的上前扶着自己的寶貝女兒,“好了!沒事了!沒事了!雪嫣!有沒有哪裏傷到?”

陸琳忙的檢查方雪嫣哪裏又沒有受傷。

“媽媽……”方雪嫣突然哽咽委屈的喚道,“我有什麼錯,都是蘇薇兒那賤人鬧事在先,難道我要忍辱任她胡言亂語。”憤憤不平,心底更是怒火叢生。

話落,陸琳忙的安撫道:“好了沒事了!媽媽知道你受了委屈!你這幾天好好休息,讓子珉陪你出去走走,不用去管網上那些人說的,媽媽會幫你處理好,我怎麼能讓這種人欺負我女兒。”

聽到這話,方雪嫣更是委屈落淚,伸手抱着陸琳委屈哽咽道:“媽媽!”

“沒事了!沒事了!”

“……”

此時蘇薇兒躺在病牀上,舒心安逸,總算是告一段落,心情好了許多,終於不用在忍受流言蜚語的折磨,之前承受再大痛苦,都是值得的。

甚至接到林芳的電話,讓她好好養傷,工作可以暫時放一段落。

既然林芳已經開口這樣說,某巫婆自然不敢在吵鬧她。

終於可以好好休息,好好睡一覺。

就在她躺在牀上迷迷糊糊時,聽到了屋內的傳來的動靜,側身擡眸看去,一眼看到出現的男人,手裏提着電腦包,這個男人還真來了。

蘇薇兒也懶得理會,收回視線,拉了拉被子遮擋自己視線,不想看身後的男人,反正現在看到他心口就堵着一口氣無法發泄。

陸少宸又怎麼會沒有看出這個女人的動作,當真還真的是很煩他?

就坐在牀沿,垂眸看着躺在牀上的女人,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這樣看着她。

卻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開口道:“寶寶的爺爺和奶奶回國之後很想寶寶,畢竟這麼一個嫡孫,所以寶寶直接被送了過去!”

似乎在解釋着什麼。

但是牀上的女人仍舊沒有任何反應,沒有要回答陸少宸話的意思。

一時之間,陸少宸似乎也不知道要開口說什麼,只是這樣看着她,最後開口道:“明天去德國,你腳腕受傷相當嚴重,加上你透支的力道,如果想康復不留後遺症,必須接受全面治療,否則你只有終止這條路。”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瞬間石化。

之前還大聲嚷嚷的軍方高層更是瞬間閉上了嘴,一顆顆冷汗從額頭上泌了出來。

如果再招惹他,就親自來找我們……

這句話……無疑是赤果果的威脅!

如果在以前,在場這些人肯定是不屑一顧,甚至還想發笑。

但是現在……他們卻同時感覺到一股發自內心深處的寒意。

從張誠的表現來看,對於他的實力,所有人都沒有絲毫懷疑。

這麼強大的力量都沒擺平張誠,如果這怪物真的來找他們,他們還有命嗎?

跟那些隱世的老傢伙一樣,地位越高的人,就越是惜命,他們當然也是如此。

如果讓別人去拼,他們自然是沒有一點心理障礙,但是輪到自己的時候,所有人就瞬間啞火了。

首相嘴角連抽,掛上電話,環視衆人一眼,最後長出口氣,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停止一切攻擊行動,派人再去接觸張誠,只要他肯離開……什麼都好說。”

聽到首相的話,在場東瀛高層的神情都各不相同,但有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屈辱!深深的屈辱!

東瀛國力強盛,在世界上也是排得上號的發達國家。

而他們,就是這個國家權力巔峯的一羣人。

這些人,出身都不簡單,要麼是政界世家,要麼是軍方高層子弟。

可以說從出生到現在,他們的地位都是凌駕於絕大多數人之上的,從沒想過有一天,會有人膽敢威脅自己的性命!

但是今天,面對張誠,他們才發現自己一直引以爲傲的東西,是多麼渺小、多麼可笑……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權利地位都是泡沫,哪怕你是首相,人家說殺你就殺你,你又能怎麼樣?

可以說,自二戰之後,東瀛高層已經很久沒有體會到這種感覺了。

面對此時的張誠,就好像面對當年擁有原子彈的美國,根本沒有辦法抵抗。

一個人能發揮出超過一個師一個軍的戰鬥力,還能夠輕易進入一些常人不能進入的地方,如果真的再招惹他,在場的只怕一個都活不下來。

任何權利地位,也要有命才能享受,面子一類的問題,在性命面前更是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