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再說宋總那麼花心,宋太太肯定是怕留不住宋總,所以拼了命的想要模仿明星穿衣服。」

「嘖嘖,這下子好玩了,竟然和人家原版的撞在一起了!」

蘇晚聞言,這才看向對面的藍夢。

看到藍夢身上的那件裙子,款式和她身上這件的,果然差不多。

可她身上的這一條,可是宋涼生專門帶她去定製的,獨一無二的。

還是說,其實宋涼生也帶著藍夢去定製了一條?

在場眾人眼底看向蘇晚的時候,紛紛多了幾分蔑視。

季寒不屑地冷哼了一聲,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大聲說道:「肯定是蘇晚羨慕夢夢,所以去弄了一條一模一樣的裙子!」

大家頓時鬨笑,藍夢的俏臉上張揚著得意和笑容,語氣卻是柔柔弱弱的,「季寒,你不要這麼說,蘇小姐肯定也沒有惡意的。」

俗話說,撞衫不可怕,誰丑誰尷尬!

蘇晚和藍夢同時穿上這條裙子,立刻就能看出兩人的不同。

平心而論,藍夢精緻的妝容更加美艷一些,她的美貌屬於極具攻擊性,五官立體深邃,明艷動人。

可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其實並不適合這種白色的禮服。

白色,硬生生的把她的艷麗容貌給拉下了幾分。

特別是胸部那裡,藍夢在美國發展起家的,走的是歐美路線,胸部那是波濤洶湧,相當可觀。

禮服胸口的布料,硬生生的給她撐得緊緊繃起。

失去了原本的美感,倒是顯得她的身材有幾分壯實。

反觀蘇晚,這條裙子原本就是專門根據她的優點,而高級定製的禮服。

處處都襯托出了蘇晚的柔美。

她的胸部不像藍夢那麼誇張,反而恰到好處,曲線優美動人。

這件為她高級定製的禮服,穿在她的身上,顯出了高雅尊貴。

不像藍夢那樣,給人一種直觀的衝擊力,一看就覺得胸太大了,很是浮誇。

艷俗有餘,清麗不足。

原本優雅別緻的禮服,卻硬生生的被藍夢穿出了一股子俗氣。

就因為藍夢的胸部太過碩大,無論從哪個角度,都看不出高貴之氣來。

藍夢張揚浮誇,蘇晚柔美明媚。

兩人站在一起,高下立判。

藍夢也看出了自己不如蘇晚,她強忍住心底,如野草般瘋狂滋長的嫉妒,而是倒了一杯酒,走到蘇晚的面前,嬌笑著:「蘇小姐,為我們今天的巧合干一杯。」

蘇晚沒喝酒,所以手裡沒有酒杯,她朝著放酒杯的自助台那邊看了看,走過去拿酒杯。

就在那一剎那,藍夢猛地伸出腳,想要把她給絆倒!

卻不料,蘇晚就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般,靈活的躲開,同時細長的高跟鞋,「恰好」踩在了藍夢的裙子上!

裙子下面就是藍夢的腳背,被那種八厘米的細跟高跟鞋,踩在腳背上可不是開玩笑的。

藍夢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氣,急著往後退。

但是她的動作太急,身上的抹胸扣子忽然崩開。

緊接著,整件滑落了下來。

碩大的胸上只貼了一對胸貼,下面只穿了一條丁字褲。

那種尺度,相當於全果。

在場所有人,眼睛都看直了!

要知道,藍夢一直都是以好萊塢巨星的身份自居。

她在任何場合,都是落落大方,舉止優雅,絕對不會出任何差錯。

她原本就是大明星,有無數的粉絲追捧,喊她女神。

她的人生,在她步步為營的精心布置下,除了她的出生不能改變,她的人生完美沒有污點。

可想而知,一向都以女神形象示人的藍夢,今天竟然在公眾場合,出了這樣的奇恥大辱。

這簡直就是直接摧毀了她,多年來苦苦維持的完美形象!

這件事情足以轟動娛樂圈,讓藍夢的名譽受到巨大的傷害。

「啊!!」藍夢發出了一聲尖叫,飛快地蹲下身去,還伸手環住了自己的胸,防止春光外泄。

可是她似乎忘記了,她的尺寸有多麼嚇人。 藍夢用手給用力抱住了自己,結果就是……

因為她的胸尺寸實在是太過驚人,而直接導致了一半都被擠了出來!

遮著比不遮的效果,讓人震驚了十倍!

宴會廳里鴉雀無聲,男人們都看得目瞪口呆。

不少男人還擦了擦嘴角流下來的口水……

女人們在嫉妒藍夢不要臉的同時,才反應過來身邊的男人都在盯著藍夢看。

不少女的當場發飆,沖著男人狠狠瞪眼。

藍夢沒想到,她原本計劃好好的,是想要絆倒蘇晚,結果倒霉的那個人,卻變成了她!

藍夢像是忽然反應過來什麼,猛地抬頭瞪向了蘇晚,「是你!」

「我什麼?」蘇晚微蹙著秀眉,很不解地反問道:「我的衣服是懷特先生為我專門定製的,難道你也是在他那裡訂的?那扣子怎麼會壞掉?」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清楚了。

原來,蘇晚身上穿的才是高級定製!

而且還是由炙手可熱的設計師,懷特親自為蘇晚定製的!

而藍夢身上的那件,就一定是山寨貨了!

因為像這種高級定製的禮服,都是獨一無二的,絕對不會出現兩件款式一模一樣的,就是怕出現撞衫的情況。

可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蘇晚在模仿藍夢,而是藍夢穿的根本就是山寨貨!

真是想不到,堂堂的大明星,居然會穿質量這麼差的山寨貨?

否則的話,怎麼會忽然就壞掉了呢?

藍夢震驚地看著蘇晚,沒想到她居然能反咬自己一口。

她明明就把蘇晚背後的扣子,全都給拆鬆了,她為什麼沒事?

藍夢幾乎要忍不住脫口而出,「明明應該是……」

「行了!」季市長出聲,面色不悅地呵斥道:「在這裡大吵大鬧像是什麼樣子!藍小姐要是想要參加慈善宴會,就去換一件衣服,這樣子成何體統!」

藍夢委屈地咬住下唇,但是也馬上識趣的沒再往下說。

在一旁焦急不已的季寒,立刻拿著一件外套衝上來,把藍夢暴露在外面的白皙身體給裹住,帶著她往更衣室走去。

眾人都驚訝不已,紛紛用異樣的目光,看著藍夢狼狽的背影。

藍夢何時曾受過這樣的委屈!

她心有不甘地看了蘇晚一眼。

在秘書來找她拿禮服的時候,她就在禮服的扣子上動了手腳。

就是想等著看,蘇晚今天在宴會上出醜。

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出醜的那個人,竟然會變成了她!

藍夢恨得把牙齒都要給咬碎了!

最讓她感到傷心的是,宋涼生竟然會全程冷眼旁觀,半點幫她的意思都沒有。

他竟然一點兒不都在意她!

她簡直就要被氣瘋了!

蘇晚!

藍夢在心裡,翻來覆去地狠狠把蘇晚的名字給念了好幾遍。

她一定要報仇!

季寒擁著衣不蔽體的藍夢,把她給帶到了更衣室。

一路上,要是有誰敢看藍夢一眼,季寒就馬上沉著臉,大聲吼道:「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路人被他這幅狂暴的樣子給嚇到了,不敢再多看讓人流鼻血的藍夢。

季寒抱著藍夢,一直到了更衣室的裡面,才把她放下來。

然後,他關上了休息室的門,不住地安慰哭哭啼啼的藍夢。

「夢夢,你別哭了。」季寒急得團團轉,「你別哭了,好嗎?」

藍夢就在那裡哭個不停,那模樣好似一朵在風雨中漂泊搖擺的小白花,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季寒……」藍夢哭了好久,才輕輕喊了一聲。

「我在!」季寒眼睛一亮,蹲在她的面前,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憐惜和不舍。

藍夢抬起淚眼朦朧的眼睛,咬咬唇,問道:「我今天是不是丟人了?」

「沒有!」季寒的腦袋立刻搖得像是撥浪鼓一樣,「你一點都沒有丟人!」

「可是……」藍夢輕輕咬了咬唇,眼淚瞬間又掉落了下來,「可是他們都看到我的身子了。」

季寒抓了抓腦袋,「你也不是完全沒穿啊,你就當是穿著泳衣好了。」

「可那些人都在笑話我,他們看不起我,就連涼生也……」說到這裡,藍夢又淚如雨下。

季寒咬著牙說:「夢夢,你別傷心了。涼生現在被蘇晚給迷得團團轉,根本就看不到你的好。他辜負了你,他簡直太不是人了!!」

望著義憤填膺的季寒,藍夢的心頭掠過了一絲說不清楚的感覺。

但是她很快,就把這種抓不住的感覺給拋之腦後了。

「季寒,你會幫我的嗎?」藍夢淚眼問他。

「當然!」季寒拍著胸口,道:「夢夢,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幫你,永遠站在你這邊。」

「謝謝你,季寒。」藍夢輕輕地笑了笑:「你是對我很重要的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是對我很重要的人。

這句話在季寒的腦子裡炸開了。

他因為太過激動了,而直接忽略掉了,藍夢後面的那句話。「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對他來說,只想做藍夢最重要的人,而不是做最好的朋友。

這句話,讓他還沒緩過勁兒,藍夢又悄然靠近,在他的臉上印下了一個吻。

「夢夢!」季寒頓時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

「我今天出醜都是因為蘇晚。」藍夢那張明媚的臉,湊到了季寒的面前,讓季寒連自己姓什麼都記不清楚了。

「你幫我,讓蘇晚也出醜,不然我咽不下心裡這口氣。」藍夢在他的耳邊吐氣如蘭地說著。

「好!我一定會幫你的!」季寒立刻答應。

「我不想我的照片或者視頻被人發出去。」

「這個你放心,我剛才就已經叫人去搜查手機了,誰拍了照都會被強制刪除!」

身為季市長的兒子,季寒是有些特權的。

藍夢的紅唇盪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芊芊玉手搭上了季寒的大腿。

「夢夢!」季寒整個人頓時都繃緊了。

藍夢的手沿著季寒的大腿慢慢往上,然後解開了他的皮帶。

「季寒,我覺得好難過,你能不能安慰下我?」

「我當然願意!」季寒立刻主動脫了褲子,壓在了藍蒙的身上。

很快,就從更衣室里傳來了讓人臉紅心跳的喘息聲。 只是這聲音,很快就結束了。

季寒紅著臉,手忙腳亂地穿著褲子。

他覺得自己好丟臉,他做夢也沒想到,藍夢居然會在這個時候給他。

而最讓他覺得丟臉的人,他居然像個急躁的毛頭小子一樣,匆匆忙忙就交代了!

「夢夢,我……我……」季寒的頭都要埋在地里去了。

在他看不到的角度,藍夢很不屑地翻了個白眼。

季寒看著長得挺壯實,沒想到這麼不中用。

虧得她還想要給季寒一點甜頭,讓他好好對自己忠心呢!

結果是個繡花枕頭!

在床上,還是只有宋涼生可以滿足她。

藍夢在心裡想著。

見藍夢久久沒有說話,季寒心裡更著急了,「夢夢,我只是太緊張了……」

藍夢回過神來,很快,臉上就露出了一抹甜美的微笑。

「季寒,我只是把你當成是朋友,剛才的事情,你不要說出去好嗎?」藍夢拉著他的手,柔柔地說道。

「我……」季寒心裡一慌,覺得肯定是自己沒發揮好,讓藍夢生氣了。

「我現在心裡很亂,所以才和你做了這種事情,我真的很抱歉。」藍夢說:「我就是覺得好難過,蘇晚那樣的欺負我,涼生也不幫我,只有你……只有你是站在我這邊的。」

見到美人那副無依無靠的凄慘模樣,季寒立刻就站起來說:「夢夢你放心,蘇晚是怎麼害你的,我會全部都還在她的身上!」

說完之後,他就拉開休息室的門出去了。

藍夢的嘴角慢慢浮現出一抹含著恨意的笑,只是那笑意卻沒有直達眼底。

蘇晚,我不好過,你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此刻,在宴會廳。

蘇晚觀察著宋涼生的臉色,看到他目光沉沉的朝著休息室的方向看了好幾次。

「要不你去看看藍夢吧?」蘇晚忍不住說道。

「不了,有季寒陪著她。」宋涼生收回了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