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餘暉穿過門口梧桐層層疊疊的枝椏,落在女孩兒那一張毫無瑕疵的小臉上,將她那一雙剔透的深眸,映襯得如同夜幕中最璀璨的那一顆星子。

阿黎輕咬著唇角,一臉無辜地望著肖海。

肖海瞬間被氣到了,只差點沒嘔出血來,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肖婭。

肖婭格外委屈,眼巴巴地望向身邊的母親。

張芸一向心疼女兒,立刻伸手在肖海的胳膊上用力擰了一下,沒好氣地說道:「你這麼兇巴巴的做什麼!小婭又不是故意的。」

這要是放在平時,肖海也就打著哈哈過去了,不就是被老婆掐了嗎?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根本就不會計較這種小事的。

偏偏,張芸的這點小動作沒能逃過阿黎的眼睛。

阿黎邪氣地勾了勾紅唇,故意驚訝地叫了一聲:「張姨,你,你做什麼掐肖叔叔啊!很疼的。」

說著,她苦大仇深地皺起眉,連忙關心地問道:「肖叔叔,你沒事吧!疼嗎?我記得以前嬸嬸在的時候,她從來不捨得這麼對您。」

肖海心裡咯噔一聲,眼眸中閃過不一樣的東西,那個女人,她叫什麼?好像叫董琳琳。

「宋黎,你給我住嘴!我家的事情用不著你這個外人來置喙!」

肖婭氣得鼻子都歪了,憤怒地瞪著她,又連忙安撫同樣被阿黎氣得不輕的母親。

肖海笑得格外尷尬,看起來還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阿黎垂眸一笑,微不可見地眯了眯眼,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忽然,她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一雙剔透的深眸睜得大大的,驚恐地注視著肖婭。

確切地說,是驚恐地注視著肖婭的鼻子。

「婭姐姐,你的鼻子?你的鼻子怎麼變歪了?好可怕啊!」

肖婭猛然一震,那一張經過修整的臉瞬間漲得通紅,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鼻子。

這鼻子,可是她前段時間特意去國外整的,鼻樑墊高了,鼻翼更豐滿了。

見肖婭一臉慌慌張張的樣子,阿黎連忙從包里掏出小鏡子,半眯起眸子微笑,「婭姐姐,我這裡有鏡子!」說著,將手裡的鏡子打開。

下一秒,一個刺耳的尖叫聲從肖婭的嘴裡發出。

望著鏡子里的那一張臉,鼻子歪了,鼻孔扁了,肖婭氣得把阿黎手裡的鏡子打落在地,然後毫不猶豫地轉身往回跑。

張芸顧不得那麼多,連忙追了上去。

「喂!婭姐姐,你跑什麼啊!你的鼻子怎麼……」

阿黎無辜地皺起眉,又氣呼呼地嘟囔了一句:「真是的!我好心把鏡子借給你,不領情就算了,幹嘛還把我的鏡子打碎啊!」

阿黎俯身將掉落在地上的鏡子撿起來,鏡面裂了好幾條縫兒,已經不能用了。

「阿黎,對不起啊!你這鏡子多少錢?肖叔叔賠給你。」

如今的肖海已經不敢小覷眼前的女孩兒了,她才多大? 權貴夫人 二十歲吧!不管她用了多少手段,他也不關心她用了什麼手段,總之,她拿回了屬於她的東西。

就沖這一點,肖海也不敢多說什麼,更不敢輕易得罪了她。

「肖叔叔客氣了!鏡子不值幾個錢,我只是覺得婭姐姐很沒禮貌,我是好心,她竟然……」

阿黎抿著唇,儼然有些委屈。

頓了頓,她抬起頭,嘴角微微蠕動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肖叔叔,你的胳膊,還疼嗎?我剛才看到張阿姨用力很大的力氣。」

肖海一怔,旋即漲紅了臉,尷尬地搖搖頭說道:「不疼了,早就不疼了。」

「肖叔叔,張阿姨經常這麼對你嗎?」

毒女戾妃 「沒,沒有。」

阿黎皺了皺眉,像個孩子一樣鼓起腮幫子,「要是嬸嬸還在就好了,她肯定不會像張阿姨這麼對你,還有肖景行,他也一定不會惹你生氣。」

「那個,阿黎,肖叔叔還有事兒,就先走了,下次來家裡吃飯。」

「好。」

…… 看著匆忙離開的那一抹背影,阿黎眯起眼,笑得格外譏誚。

她抬起頭,笑吟吟地望向天邊的那一抹餘暉,輕聲呢喃:「肖景行,等你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感激我!你是沒看到,肖婭和張芸被我氣成什麼樣兒!」

不遠處,一輛私家車停靠在路邊,薄臨皺了皺眉,人都已經走了,她還一個人站在那裡做什麼!

他立刻落下車窗,胳膊肘搭在窗戶上,腦袋伸出去了一小半,嘴角意味深長地勾起,拿出手機,將鏡頭對準了不遠處的女孩兒。

「站著別動!」

阿黎一愣,下意識地扭過頭,沒好氣地朝他翻了一個白眼,「幹嘛?」

薄臨眉梢一挑,又痞氣地打了一個響指,「完美!」

阿黎一眼就瞧見薄臨手裡的手機,還有他眉眼裡漾開的笑意,下一秒,她飛快地跑過去,「我擦!你這小子偷拍我!」

「誰偷拍你了?」

打死也不能承認!以她的尿性,肯定會把他手機的照片刪掉的。

薄臨像護小崽子一樣,堅定不移地護著手機。

阿黎眯眼一笑,嘴角邪氣地勾了勾,也不繼續搶他的手機,只意味深長地問了一句:「薄臨,你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薄臨頓時噎了一下,艱難地咽了咽口水。

他原本還死死地護著手機,這一刻卻完全懈怠了,不敢置信地瞪著眼前的女孩兒,然後又伸手指著自己的鼻尖,不甘心地呵呵笑了兩聲,反問道:「我,我會喜歡你?」

阿黎輕嗤一聲,微揚起那一張毫無瑕疵的小臉,笑眯眯地睇了一眼薄臨,「我說薄臨,本小姐長得好看,伸手還好,你怎麼就不會喜歡我了?」

被她這麼一問,薄臨的面頰微微發燙,梗著脖子,倔強地說道:「反正就是不會!」

阿黎挑眉,「呵呵!我會信你就怪了!」

薄臨輕呵一聲,顯然被阿黎沒由來的自信給刺激到了,他傲嬌地別過臉,一邊熟練地啟動車輛,一邊毫不在意地說道:「老子還真不不喜歡你這樣的!你也不動腦子想一想,哪個男人會喜歡一個比自己該強悍的女人?這不是給自己添堵嗎?」

聽到薄臨的話,阿黎一顆懸著的心頓時落回胸腔,那雙好看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小臨臨,本小姐就等你這句話了!」

薄臨愣了一下,一時沒回過神來,狐疑地睇了一眼身邊的女孩兒。

不等他開口說什麼,阿黎愜意地往座椅上一靠,纖白的手指指向前方,嘴角邪氣地勾了勾,說道:「小臨臨,咱出發玫園。」

「宋黎,商量一下,能不能別叫我小臨臨?我是一個要面子的boy!」

對於宋黎送給他的這個愛稱,薄臨實在有些難以接受,每次從她的嘴裡說出來,他渾身的雞皮疙瘩都立了起來。

阿黎嫣然一笑,隨手撩了撩長長的劉海,扭頭說道:「小臨臨,你一個手下敗將,哪來的這麼多要求!」

薄臨:「……」竟然無言以對!

見薄臨沒再說什麼,阿黎得意地揚起唇角,笑意幾乎從眼眸中溢出來。

車上無聊,阿黎掏出手機,剛準備打開微信,就收到一條未讀信息。

一匹野馬:小姑奶奶,忙什麼呢?

看著手機屏幕上顯示的熟悉的對話框,阿黎使勁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錯了,薄三!他竟然給我發信息了!難道他真的已經脫離了姜媛的控制?

荒蕪的年代 一想到這裡,阿黎的腦子裡又回想起庄小魚說的那句話,只要姜媛死了,薄承東就會沒事兒。

現在,姜媛是真的已經死了,而薄三也似乎恢復了正常。

猶豫了一下,阿黎將視頻通話發了過去,很快,她的手機屏幕上就出現一張俊俏的面龐,一雙細長的桃花眼閃著笑意。

「小姑奶奶,你這是想本少爺了?」

手機那端,薄三又開始了日常撩阿黎,儼然忘記了自家大哥的警告。

阿黎輕嗤一聲,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是啊!想你了。」想念那個正常的薄三,想念那個將她捧在掌心裡的薄三。

「既然你這麼想本少爺,那不如本少爺給你一個今晚上請吃飯的機會?」

「有約了!」

一聽阿黎說有約了,薄三頓時就不淡定了。

「我擦!有約了?小姑奶奶,據我所知,你約我那個人不是大哥吧!他這兩天可是忙得很,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去殯儀館的路上。」

阿黎瞪了一眼薄三,「除了他,我就不能約別人嗎?」

「能!為什麼不能!只要你喜歡,約誰都行!」

「這話我愛聽!」

「對了,那你吃了晚飯之後,應該就沒事兒了吧!晚上去皇朝玩會兒?」

阿黎猶豫了一下,旋即答應下來:「沒問題,那晚點我去找你。對了,庄小魚你應該還記得吧!我回頭把她也帶上。」

「庄小魚?」

「對啊!就是庄小魚,上次在皇朝你們見過一次。」

手機那端,薄承東冷不丁皺起眉,眉心幾乎擰成了「川」字,儼然已經完全想不起來的樣子,「我的小姑奶奶,你沒記錯吧!我什麼時候認識一個叫庄小魚的姑娘了?」

「要麼,要麼就是她長得沒什麼特色,所以我沒有記住她。」

阿黎微怔,眼底閃過暗芒,難道他在被姜媛催眠的這段時間,忘記了一些東西嗎?

「呃,可能是她長得沒什麼特色吧!」她敷衍地笑了笑。

「沒特色也沒關係,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回頭你帶上她,我跟她重新認識一下。」

「行!那我帶上她。」

「那就這麼說定了,回聊。」

「嗯,回聊。」

……

切斷了視頻聊天,阿黎立刻拿起手機給庄小魚打了一個電話。

沒人接嗎?她不由得擰起眉,就在她快失去耐心的時候,手機聽筒里總算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喂!」

「庄小魚,你總算接電話了,要不然你可就錯過了一個跟你男神見面的機會。」阿黎微揚起唇角,笑得格外的愜意。

「他約你吃飯?」 「是約我吃飯來著,不過我已經跟人約了晚飯,就只好跟他約晚上一起唱K了。」

「行!那到時候你跟我說一聲,我在皇朝門口跟你匯合。」

庄小魚興奮地連眼睛都快眯起來了,老天爺總算沒有辜負她的一番辛苦,為了讓那傢伙拜託姜媛,她可是累得半死,還差點丟了性命。

阿黎能聽出庄小魚語氣里的欣喜和歡快,她不由得又想起庄三秒跟庄小魚的對話,她不傻,自然聽出了他們話里要表達的意思。

只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為了薄承東,庄小魚能做到這個地步!

而她自愧不如。

她知道的,想要讓薄三從深度催眠中醒過來,只能讓姜媛死。

可,她做不到,她沒有庄小魚的勇氣。

猶豫了一下,阿黎不著痕迹地問道:「小魚,你,你好點了嗎?」

「我很好啊!本來也沒什麼大事兒,就是精神耗得太多,在我師父這補了一天一夜,早就已經補回來了。」

庄小魚絲毫都不瞞著阿黎,只要阿黎問,她都會一五一十地回答她。

偏偏,阿黎不知道該怎麼問出口,難道問她,姜媛是你殺的嗎?這裡是華夏國,只要有了足夠的證據,殺人是要償命的!

「你沒事就好,那就約晚上了,我跟他們吃完飯就打電話給你。」

「他們?阿黎,你這是……」

「嗯,跟他們。」

……

一個電話結束之後,阿黎盯著手機屏幕瞧,又是好幾個未讀信息,其中有一條是薄三發過來的,他說,他總覺得自己忘了點什麼!

阿黎笑笑,很快回復了他:「是不是又忘記你女伴的名字了?」

冷酷軍長強寵妻 一匹野馬:呵呵!還真被你猜對了,剛才有一美女跟我打招呼,我愣是叫不出她的名字。

阿黎:這很正常,換成我,我肯定也叫不出來。

一匹野馬:嘿嘿!還是你了解我。

阿黎:當然。

……

結束了跟薄三的聊天,阿黎把對話框切回了姬唯,從大師兄,突然變成擁有血緣關係的親哥哥,還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從昨天到今天,阿黎的腦子裡一直都在回想跟姬唯認識的點滴。

怪不得他會對她那麼好,怪不得他捨命陪著她去玉城,怪不得會讓她拜白染為師……

事實上,現在回過神來用腳趾頭想一想也能知道,一個陌生人,誰會無緣無故對你好!

最初的時候,一定是因為她認出來紫晶石,再後來就是沈凡凱撿到了那一枚四葉草,一枚他親手打磨的四葉草,那就像鐵證一樣。

姬家!

唐僧肉!

庄三秒說,她就是唐僧肉!

據傳說,每天喝她的血可以延年益壽,甚至可以容顏不老……

真是荒謬至極!

霸道前女友 回想一下,姬唯也是聽過這個傳言的吧!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會讓她見白染了,在她的身份公開之前,她先擁有自保的能力。

大師兄:小丫頭,哥哥事先跟你說一聲,姬滿月也跟來了。

大師兄:你要是不想見她,那就打個打電話給我,就說臨時有事來不了。

阿黎:沒關係。

大師兄:真的沒關係?

阿黎:(一個賊兮兮的表情)大師兄,你怎麼突然變得婆婆媽媽的了?

大師兄:……叫哥。

阿黎:哥。

……

好半天,手機也沒有動靜。

阿黎不知道的是,手機那端的姬唯興奮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用力地握著手機,甚至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調,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兒。

「小唯,什麼事兒這麼開心?」

白珞瑜有些看不下去,平時挺穩重的,現在瞧著這麼就跟個逗比似的!

姬唯噎了一下,連忙輕咳兩聲,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他半眯起眸子,神秘兮兮地睇了一眼白珞瑜,得意地說道:「媽,剛才小黎兒叫我哥了。」

白珞瑜微怔,臉上的神色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