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想到這,更加不再耽誤,抬步往山下走。

文清連忙跟上她的腳步。

……

凌家。

凌老爺子坐在木質椅子上,聽佟醫生把話說完后,蹙了眉頭:「你確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問題?」

「我有八成的把握,具體的要等葉女士到醫院那邊做詳細的檢查,才能百分之百確定。」

佟醫生語氣謹慎的說。

凌老爺子沉默不語,他打從一開始就覺得,孩子的情況有些不妙,因為葉簡汐看著不像是健康的,身子骨瘦的的沒幾兩肉,風一吹就倒了,不過他今天過去,葉簡汐聲稱家裡的醫生檢查的沒意外,加之她家裡的兩個孩子都健健康康的,他也就把心裡的那點疑慮給打消了。可沒想到,佟醫生回到家裡,跟他又說,葉簡汐肚子里的兩個孩子情況不對勁。

凌老爺子沉思了片刻說,「你回去多想些法子,看看能不能挽回孩子的情況,過兩天我會讓她跟你去醫院仔細檢查一下,務必保證孩子的健康,最起碼……保住南晟的孩子。」

葉簡汐的死活,他不關心,但南晟的後代要好好的。

佟醫生肅著神情說,「凌老這點可以放心,我檢查的結果是,葉女士肚子里的孩子心跳一強一弱,應該是一個孩子的身體比較強壯,如果真的到萬不得已的地步,可以將體弱的孩子引產,以抱住身體較強的那一個。」

說這話,佟醫生並不是站在凌老的角度上,而是作為醫生,一般也會這麼建議。

因為雙胞胎一弱一強,拖延下去,通常會導致體質強的孩子搶奪大部分的營養,久而久之,弱的會被餓死,成為死胎,甚至被體質強的那個吸收。

與其這樣,不如早點把體弱的引產。

對孕婦對孩子都好。

「好,我知道了。」凌老爺子喝了口茶說,「你辦事我放心,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先下去吧。」

佟醫生頷首,往房間外面走。

走到門口的時間,管家走進來說。

「老先生,外面有貴客來見。」

凌老爺子問:「誰?」

「姓柏的那位。」

管家壓低了聲音說。

凌老爺子眉頭頓時打成了死結,「他又來做什麼?告訴他,不見!」

凡是跟阿晟的死有關的,他一概不見!

凌老爺子臉上染了怒氣。

管家知道他不待見柏原崇,卻也沒急著退出去,而是等了兩秒,說:「老先生,那位柏先生說,這次的事情,跟大少爺有關係,請你務必去一趟。」

凌老爺子聽到這話,頓時看向了管家,「你說什麼?跟誰有關係?」

「跟大少爺有關。」

凌老爺子面上的怒氣更甚,猛地站起來,拍著桌子說,「柏原崇,你欺人太甚!害了我一個兒子還不夠,現在竟然又要害我另一個兒子!」

話說罷,凌老爺子匆匆的往外走。

……

與此同時,另一邊……

車子飛快的行駛在路上,葉簡汐緊緊地抱著懷裡的東西,目光警惕的望著車窗外那些倒退的人和物。

現在的她,只覺得隨時可能有人撲上來,要奪走懷裡的賬目。

在把賬目好好的安置好之前,她不敢再放鬆一分一毫。

「吱嘎……」

刺耳的剎車聲音響起,由於巨大的慣性,葉簡汐跟文清齊齊的向前撞了過去。

葉簡汐用力的抱著懷裡的東西,顧不得疼痛,抬眸看著司機問:「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忽然停車了?」

「少奶奶,前面發生了車禍,我們要麼繞路,要麼在這裡等了。」

司機回答道。

葉簡汐探出腦袋向車窗外看過去,只見前面已經停了不少的車,而有一輛車撞在了防護欄上,的確是出了車禍。

可就在她剛拿到賬目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未免有些巧合。

葉簡汐不放心的說,「掉頭,換另外一條路走。」

無論從哪條路走,必須趕快跟洛琛的人碰頭。

司機聽葉簡汐的話,立刻調轉車頭。

車子往回開了一段距離,後面停下來的車越來越多,道路變得越發的擁擠。

葉簡汐觀察了外面一會兒,攥緊了懷裡的賬目,忽然偷偷地把賬目塞到了文清的懷裡,「等下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保住賬目,記得儘快把賬目送到洛琛那裡。」

文清抱緊了賬目說,「少奶奶,那你怎麼辦?」

我的女友是蒼龍 「不用管我,真的有人來了,他們的第一目標不是我,是這本賬目,即便我落在他們手上,他們也不會怎樣。」

葉簡汐話音落,司機將車熄了火。

「少奶奶,前面走不了了。」

「那就不走了,你把車子停下,車門都反鎖,我們等著。」

她倒要看看,那些人敢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搶奪這本賬目。

葉簡汐橫了一顆心,準備拚死一搏。

……

可她怎麼也沒想到,等著她的不是搶劫的,而是一批警察。

就在車子停下沒多久,幾個警察忽然從前面,快速的走了過來。

他們其他人沒看,徑自朝著葉簡汐所在的車走過來。

到了跟前,敲了敲車窗。

「我們收到舉報,你們私帶危險物品上車,請打開車門接受檢查。」

葉簡汐冷眼看著窗外的幾個警察,一動也不動。

那些人見他們不動,敲車窗的力道更大了一些,「車裡面的人,快點開門,不然我們就用強制手段了!」

話說完,那些人沒等幾秒鐘,便對著車開始用力的推。 「少奶奶,」文清偷偷抓住葉簡汐的胳膊,壓低了聲音說,「不然你帶著賬目走吧,我可以在這裡拖一會兒。」

文清清楚葉簡汐的意思,把賬目給她,葉簡汐就已經準備留下來對付這些人了。

可現在葉簡汐正懷著身孕,跟這些人對上,哪怕只是輕微的傷,也有可能惹出大事。

她怎麼能在這個時候,把葉簡汐丟下。

文清坐立不安,手心浸出了汗。

葉簡汐盯著車窗外那些神情越發暴躁的警察,淡聲說:「文清,如果你是他們,你覺得他們會認為,賬目在誰身上?」

文清沉默。

葉簡汐自顧自的回答,「是我,賬目留在我身上,我們誰都跑不出去。」

她身體弱,又懷著孕,帶著賬目跑,變故太多,被抓住的可能性也高,只有文清帶著賬目拚死一搏,才有可能把賬目帶給洛琛。

所以,賬目絕不能留在她身上。

「咚!」

「咚!」

忽的兩聲巨大的響聲響起,車內所有人的神經瞬間緊繃了起來,葉簡汐抬眸看向車窗外,只見那些警察等不及,已經開始用警棍強擊車窗,好在車窗牢固,沒有裂開。

但葉簡汐知道,撐不了多久了。

這些人既然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以警察的身份打砸車子,說明他們沒什麼可顧忌的,現在砸車子只是警告,若是再逼急了,他們會動用更暴力的手段。

用子彈打開車子,或者……直接將車子拖走,都不是沒可能的事情。

葉簡汐心沉到了谷底,大腦卻出奇的平靜,抬起冰涼的左手,搭在文清的手上,說:「等下我開車窗的時候,你趁機跑出去,記住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別回頭,否則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文清還沒來得及說話,葉簡汐毫不猶豫的打開了車門。

車門開的霎那,喧囂的聲音瞬間湧入。

文清看著那些凶神惡煞的警察,頓時把到嘴邊的話,全都咽了回去,用力的握住了自己的手。

……

葉簡汐從車上走下來,眸光落在最前面的那個警察的手上,目光頓時頓了下。

那個警察察覺到她的目光,搭在槍套上的手,動了動縮了回去。

「阿Sir,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值得你們這麼興師動眾的?」葉簡汐嘴角帶著一抹淡笑,目光清澈的望著那個警察。

燈光散落在她的面容上,一切顯得那麼平和而自然。

警察看著葉簡汐,反倒被問住了。

愣了幾秒,才說:「剛才你不都聽到了嗎?有人舉報你們私帶危險物品,你們車裡的人都跟我們回警察局接受檢查!」

「哦?誰舉報的?又舉報的什麼危險物品?毒品還是炸彈?阿Sir,這不是擺明了污衊嗎?是個人都知道,我葉簡汐什麼都不缺,幹嘛要受苦受累的沾染這些東西?」

葉簡汐莞爾。

警察被她說的接不上話來,眼裡隱約帶了怒氣:「你說問那麼多作甚!只要你跟我們回局子,有沒有帶危險的物品,自然就知道了!」

話說罷,不再跟葉簡汐爭執,他拿出手銬就要往前走。

但就在他靠上前的剎那,葉簡汐忽然沉下臉,低聲怒喝:「你哪個警察局的?明知道我的身份還敢碰我,我看你是膽子包天了!」

葉簡汐不怒自威,周身散發著無形的氣勢。

一時間,站在她前面的那些警察竟被震懾住。

文清看著周圍呆愣住的人,慢慢的往人群的後面開始退,直到退到距離有兩輛車的地方,才有警察注意到她跑了。

「那個女人跑了,快抓住她!」

所有警察齊刷刷的看向文清的方向,文清心頭一凜,拔腿狂奔。

……

葉簡汐見那些警察要走,一把抓住離自己最近的警察,扯開自己的衣領,朝著其他人的方向,大聲喊:「你幹什麼?來人啊,警察當街非禮人了!」

她連著喊了幾聲,其他堵在路上的車主,紛紛探出腦袋來,看向他們的方向。

被葉簡汐抓住的警察,惡狠狠地盯著葉簡汐,低吼:「閉嘴!」

葉簡汐不理會他,繼續喊。

周圍聚集過來的人越來越多。

警察見事態不妙,抓住葉簡汐,伸手捂住她的嘴。

葉簡汐用力的掙扎了起來。

周圍幾個男人看不下去,有人上前說:「警察同志,你這是在幹嘛?當街調戲女孩子啊!」

「不管你的事!該幹嘛去就幹嘛去!我們在執法,她犯了罪!你要是幫她,就是共犯!」

抓住葉簡汐的警察威脅。

男人聽到『共犯』,面露猶豫。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簡汐猛地咬了那個警察的手一下,掙脫了他的舒服,抓住那個男人的手說,「哥哥,我沒犯罪,你看我像犯罪的人嗎?這群警察不由分說的就過來,又是拿棍又是拿槍的,要我跟我妹妹跟他們去警察局,我妹妹被他們嚇跑了,他就過來抓我,我這衣服都是被他扯破的……」

葉簡汐說著,眼淚從眼眶裡滾落。

男人看著她這樣,保護欲瞬間被激發起來,在那個男警察要抓住葉簡汐時,猛地上前,擋在了葉簡汐跟前。

「警察怎麼了?警察就能暴力執法啊?你別嚇唬我,我告訴你,你再敢對她動手動腳的,信不信我拍視頻發到網上,讓全國人都認識你?」

男人的嗓子一吼開,其他幾個站著的路人,也圍了上來。

一個穿著紅衣服的中年婦人,扯著嗓子說:「別是假警察吧?現在不是有挺多人都冒充警察嗎?放著車禍現場不管,對一個小姑娘拉拉扯扯的,哪有這樣的警察?」

「就是!我們市哪有這樣的警察?就算你們是真警察,就這麼浪費我們納稅人的錢!你知不知道我們在這裡堵了多久了!你們有時間欺負人一小姑娘,沒時間疏通道路?」

路人的情緒越發的激憤,跟那群警察的肢體衝突也強烈了起來。

葉簡汐瞅著空子,往人群里一鑽,準備離開。

可就在這時,一個中年婦女走到她身邊一把抓住她,說:「閨女別怕,今兒有我們在,不會讓這群癟三把你帶走的。」

葉簡汐見是剛才幫助自己的人,心放鬆了些,點點頭,躲在女人的身後。

女人帶著葉簡汐,往後面跑。

幾個警察眼看著離葉簡汐越來越遠,頓時急了,有兩個甚至拿出了配槍。

「你們都給我讓開!」

「我們就不讓了!有本事,你們開槍打死我們!」

「開槍啊,我就不信,你們一群警察敢知法犯法!」

……

嘈雜的聲音此起彼伏。

葉簡汐遠遠的看著那幾個被堵在裡面的警察,跟抓住自己的女人說了聲謝謝,然後放開她的手,轉身準備離開。

但就在她背對的剎那。

中年婦女忽然伸手,在她的手臂上抓了下。

葉簡汐感覺胳膊那裡疼了下,不由得疑惑的扭頭看向那個女人。

「葉小姐,對不住了,請跟我走一趟。」

女人的臉上早沒了剛才的熱情,只剩下了木然。

帶著倉庫到大宋 葉簡汐聞言,頓時如墜冰窟,挪開步子想走,但濃濃的暈眩感瞬間襲來,身體軟綿綿的向地面栽倒了過去。

中年女人伸手將葉簡汐扶住。

一輛黑色的車無聲無息的停在兩人跟前,車門嘩啦一聲打開,一雙強健的手伸出來,將葉簡汐撈了上去。

中年婦女緊跟著上了車。

車子沒有任何耽擱,迅速的駛離。

……

郭嫂剛把擇好的菜放到鍋里,外面傭人匆匆的跑進來,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星天仙路 郭嫂的臉色一沉,連火都沒來得及關,轉身走出了廚房。

兩人形色匆匆的走到外面,兩個傭人抬著一個人,迎面走了過來。

還沒靠近,濃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