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看著面前的血手陳平眼眸中帶著一縷震驚,血手陳平可不是一個好人,而是真正從這血雨腥風走出來的高手。

據說在這人的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高手的血液,比武大會之上更是以絕對的優勢直接獲得了勝利。

但是卻敗在了第一的高手傲天的手下,不過即便是如此,也是被所有的人深深的記在自己腦海之中,列為不可惹的弟子。

「就得真正的擁有自己的努力,而不是在這裡羨慕其他的人。」只見陳平這樣冷笑了一聲說道。

面前的這些弟子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懦弱的存在,一個個羨慕著其他人,卻沒有堅定的內心,門派之中的教導真是把這些人給教廢了。

對於陳平來說,這世界上的真正強者都是擁有著自己強烈自我的存在,哪一個不是經歷血雨腥風?而最終成長起來的?

就拿他所知道的事情來說,這太上長老就是曾經一個,排名倒數的門派弟子。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突然領悟了,然後就在這三四天的時間之內就已經突破了自己的極限,在十天的過程之中突飛猛進,一下子就突破了靈神期,徹底進入了武神境界。

就好像是沒有限制一般,飛快的進展,讓人感覺到驚恐,最後成為了門派之中的太上長老。

陳平想到這裡,就盯住了不遠處的陸方。

「加油吧,趕緊成長起來吧,到時候在精英弟子之中,也會有你我一席,我會好好的跟你較量的。」

鑽石寵妻 陳平這樣想到,把自己的書籍放在了面前的租借台上,轉身就是離去。

此時的白玲瓏坐在一旁去,臉色有些發白,似乎是遇到了一些極大的麻煩,她此時卻有著非常大的麻煩。

鳳舞九天的傳承太過於霸道,即便是白龍擁有著鳳凰血液,可依舊遭遇到了麻煩。

她血脈雖然十分的純凈,可是卻沒有被激活,依舊有著人的屬性。

隨著強大的鳳凰血液進入身體之中,這一刻的白玲瓏只感覺到渾身上下都產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腦海之中有著一隻巨大的鳳凰在他的腦海之中不斷的咆哮著,煽動著自己的翅膀。

鳳凰本就是浴火而生,輕輕扇動翅膀的那一瞬間,白龍就感覺到自己腦海之中傳來了一陣火熱。

要不是她體內的鳳凰血液帶來了一股抵抗之力,把這濃烈的火焰直接給吸收掉了,恐怕整個人都會燃燒起來。

「咦!」

看著面前的白玲瓏,此時的太上,長老臉上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

「她似乎在發生一些蛻變,難道也是擁有著血脈?」太上長老疑惑的看著面前的白玲瓏,心中暗暗的想到。

原本想要離開去研究這秘籍的心思,此時也停了下來。

這可是門派之中的弟子,而且又接受了鳳舞九天的傳承,自然不能夠輕易的放棄,於是就在一旁觀看,準備隨時出手救助面前的白玲瓏。

白玲瓏此時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就感覺到自己的渾身都帶著一股炙熱。

突然白玲瓏發出了一聲長嘯,身上居然瀰漫出了一團火焰,緊接著又迅速的收了回去。

這才睜開了自己的眼眸,只是那一雙眼眸之中卻是兩隻鳳凰一閃而過。

白玲瓏清醒過來之後似乎有些恍恍惚惚,整個人彷彿是多了一股氣質,看著面前的太上長老和陸方,眨了眨眼睛,彷彿認不出面前的兩人,好,一會之後這才清醒過來。

「多謝太上長老傳功,多謝陸方師兄。」直接面前的白玲瓏開口說道,聲音也帶著一些婉轉清脆,是那麼的好聽。

後世得到鳳舞九天的傳承功法之後,整個人都是發生了徹頭徹尾的改變。

陸方此時看著面前的趙靈,嘴角露出了一臉壞笑,走了過去:「趙靈師姐,你答應可是要陪我共度一宿,你看怎麼辦?」

陸方笑眯眯的說道,一時間面前的趙靈臉色頓時大變,一張臉變得通紅,同時怒目直視著面前的陸方。

她沒有想到面前的陸方居然會說這樣的話,這讓她感覺到十分的憤怒。

「你怎麼能夠說這樣的話?」趙靈帶著憤怒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縷恐慌。

要知道她可是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番話,被其他人都聽到了。

「共度一宿?」太上長老的臉上露出了瞭然的神色,看了一眼面前的陸方,又看了一眼面前的趙靈,這才笑著說道:「你們小傢伙的事情,那我就不參與了,老頭子,我也去好好的整理這些典籍了。」

下一刻,太上長老抬手一揮,整個人身上瀰漫著一團白色的光芒,就在這一瞬間消失不見了。

太上長老得到了殘本,又得到了萬聖魔羅經的典籍,此時心裏面有的是研究的想法,這事情可是私人的事情,他才不想參與呢。

犯罪心理 一個是門派之中重要長老的女兒,另外一個則是他覺得十分有潛力的弟子,這兩者結合,那就再好不過了。

趙靈先是有些慌張,不過畢竟是靈神期高手,很快就變得平靜了下來,於是笑著對面前的陸方說道:「也可以呢,那在三天之後我們共度一宿吧,約定在我的閨房就好了,這是我的地址。」

趙靈伸出自己的手一扔,直接一個玉佩直接落在了陸方的手中,裡面記錄著他的地址。

趙靈似乎有些羞澀,整個人轉身就是離開。

這讓陸方在原地有些尷尬,沒有想到趙靈居然真的對自己有這一方面的想法,難道自己真的要去陪她共度一宿?

趙靈那漂亮的臉龐,以及那嬌媚的眼神,就在這一瞬間衝撞著陸方的心靈。

「哇塞!沒有想到趙靈仙子居然被這傢伙給拿下了,居然還要共度一宿,這讓我們這些人情何以堪。」這些人發出了一聲驚呼,一個個都是帶著不敢置信的神色說道。

陸方看著面前的白玲瓏,緩緩的把自己手中的玉佩給收了起來,絲毫沒去管面前,白玲瓏那眼神之中鄙夷之色。

「走吧,我的師傅說不定在擔心我們呢。」陸方開口說道。

「那我們趕緊走吧。」白玲瓏說道,跟在了陸方的身後,兩個人直接離開,陸方並沒有購買其他的秘籍,而是在思考著要剩下來的貢獻點,購買其他的東西。

藏書閣的貢獻點可以兌換其他的貢獻點購買一些兵器,或者是來加速自己的修行丹藥,來加速自己的修行。

原本陸方是買不起這些東西的,但是現在卻可以買得起了。

陸方想到這裡,帶著自己身旁的白玲瓏就來到了逍遙閣,逍遙閣內有著各種典籍。

此時的陸方要買的正是自己所要的丹藥,凈血丹。

這是一枚可以洗凈自己體內凡人血脈,讓自己體內的血脈不斷被激活的丹藥。

陸方有著真龍血脈,使用著凈血丹就可以將自己血脈變得更加的純凈,激發自己的實力。

而且在自己身旁的白玲瓏,也可以用這種方式來獲得改變。

白玲瓏如果真的發生蛻變,他的修為也可以獲得極大的提升,那麼自己就可以配合著白玲瓏,獲得更加深入的蛻變。

陸方看中白玲瓏的這點,就是為了藉助她一起雙修。

並不是男女之事陰陽雙修,而是龍鳳氣息之間的交融,會發生一些奇特的改變,使得血脈被激活。

神獸之間自然有著自己的呼應,如果陸方能夠做到這一點,就可以發生極大的變化。

他的目標是回到原來的世界,在那之前也要還了小嬌的恩情,所以要變得更加的強大,現在有這樣的一條路,他完完全全可以迅速的增進自己的修為,他要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

就在陸方兌換好了逍遙閣內可以用的貢獻值之後,就買下了這兩顆凈血丹。

結果卻發現自己只剩下了一千萬的貢獻值了,這讓他不由得搖了搖自己的頭,感覺到一些無奈。

這兩枚丹藥真是珍貴,一枚丹藥一千五百萬的貢獻值。

不過陸方準備用剩下的一千萬去購買其他的兵器,經過一番挑選之後,陸方選擇了護身甲。

這是一件用道鐵打造出來的盔甲,是長老煉製而成,可以變換身形,甚至還可以改易容貌,還可以抵抗武神一擊,實在是一等一的盔甲。

陸方花錢把它給買了下來,然後穿在自己的身上。

接下來的比武,他一定要贏。 就在陸方和白玲瓏兩個人剛剛離開這裡沒多久,只見一道遁光停在了逍遙閣的面前。

來人身上散發著一股濃烈的寒意,特別是那眼眸之中帶著一種冰冷,來到這裡之後就在左右四下張望:「化龍山的陸方呢?」

只見這男子的眼眸中帶著一縷冰冷,開口說道。

在這外面早已經有人等候,只見一個內門弟子,連忙走了上去開口說道:「參見大師兄,那人此時已經離開了,應該是返回化龍山了。」

「可惡!」這趕過來的男子,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股煞氣,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有著一股兇狠之色,抬手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吼道:空氣頓時震蕩起來。

「沒有想到此人居然就這樣逃走了,是實在太可惡了,否則我必除了他。」他這樣冷冰冰的說道。

「林師兄,你這是為何而怒?」只見這幾人連忙問道。

「哼」

聽到這裡的他冷哼一聲:「此獠居然敢對趙靈開口污言穢語,真是找死,既然回去了,就等他在擂台之上好好的教訓他。」這被稱為林師兄的男子說道。

只見等候的一人道:「林師兄真是仁義,一定要好好的教訓這傢伙,聽說這陸方放出了豪言,說這門派之中沒有任何的人是他的對手,而且他說要讓趙靈師姐給他暖床,無端可惡。」

「混賬東西,居然敢說出如此的話來,那我就讓他在比武大會之上,無葬身之地。」

只見這林師兄怒發須張,眼眸之中露出了一股冰冷的殺意,惡狠狠的說道。

守在這逍遙閣門口的普通弟子,我以為你在轉過了自己的眼睛,看著自己身旁的另外一人,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心中已經瞭然。

「對了,你們把這傢伙的資料給我,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如此的囂張,還有他在這逍遙閣之中買的東西,都給我一一報上來。」

只見這林師兄冷冷的說道,渾身瀰漫著一股殺氣。

「是!」

這幾個弟子連忙彙報起來,把陸方來了逍遙門之後所做的事情都一一稟告,又把他在逍遙閣買的凈血丹和寶甲都是一一說明。

「原來如此。」

只見這林師兄摸摸自己的下巴,雙眼眸之中帶著一股冷意。

「難怪敢如此囂張,原來是有了一番奇遇,又在這藏書閣之中兌換了這麼多的貢獻值,難怪敢這樣。」

林師兄惡狠狠的說道,那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縷猩紅:「不過那又如何?這天下有其餘的又不止他一個。」

只見林師兄說完之後,抬手一揮。

就在下一個瞬間,只見這林師兄就化成一道遁光而去。

守在這逍遙閣門口的兩個弟子,這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互相對視了一眼說道:「這林師兄果不其然,跟傳說的一模一樣,囂張跋扈,但是卻沒有什麼腦子,同時還對趙靈師姐心有愛慕。」

「誰說不是?不然的話也不會選中林師兄了,只要這次林師兄能夠宰了陸方,那就值得。」

這兩人小聲議論著,兩個人的目光之中閃過了陰謀的光澤。

原來這兩人也是被人所驅使,特地引誘林師兄知道這些事情,在他的心中添油加火,好對陸方下手。

英雄難過美人關,這美人也有可能是陷阱。

逍遙峰之下,此生化龍長老盤坐在高台之上,一雙眼眸並沒有睜開,但是身上卻瀰漫著一股殺氣。

就在他的對面,正盤坐著李長老,只見李長老的身上帶著一股強烈的殺氣,手中的劍放在他的旁邊,卻對準了面前的化龍長老。

荒野之無限主宰 隱隱約約之間,兩者之中就有著一股殺氣和劍氣在碰撞著,空氣之中帶著一種撕裂的味道。

從這裡經過的逍遙門弟子,一個個都感覺身上瀰漫著一股寒意,恍惚之間渾身上下都好像是被劍刺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兩道遁光停在了化龍長老的身旁不遠處的空中。

化龍長老緩緩睜開了自己的眼眸看著面前的陸方和白玲瓏,只見陸方往前面跨出了一步,手中拿著一個玉佩遞了上去:「師父,我已經兌換了寶物和典籍。」

化龍長老點了點頭:「那就好。」

「哈哈。」就在化龍長老說話的時候,在對面的李長老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眼眸之中帶著一縷輕蔑之色。

「化龍,就你這窮貨,根本就不去執行什麼任務,你的手中,應該最多只有一兩百萬的貢獻值吧,你的弟子去了藏書閣能買什麼好東西?」只見李長老帶著譏諷的語氣說道。

化龍長老輕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李長老:「你又算什麼東西?我們化龍山的事情,要你來說?」

「哈哈!」

李長老再一次大笑了一聲,彷彿是聽見了什麼好像的事情一般。

「逍遙門之中的事情,我身為長老又有什麼不能說的呢?你這化龍該不會是怕人說吧?就你這山門本身就窮,就不要禍害門下弟子了。」

李長老帶著一股冷笑說道,看上去十分的得意。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遁光飛來,停在了面前的李長老的身邊。

「李成來了啊!」看著面前來人,李長老的臉上露出了一縷燦爛的笑容說道,似乎是十分的欣賞面前的男子。

「參見師傅,不知師傅有何召喚?」只見李成懸浮在面前,對著面前的李長老行禮說道。

陸方對著這李成看了過去,只見這李成居然貌似潘安,英俊瀟洒,風流倜儻,一身青衣,宛如一個書生。

但是他的背後卻背著一個劍匣,隱約之間這匣子之中,再拿出一股可怕的殺氣。

那裡面絕對有一柄絕世凶劍,只見李長老下午對面前的李成說道:「你來說說,當初你成為我的門下弟子,我給了你多少貢獻值去藏書閣兌換頂尖的秘籍?」

李長老笑眯眯的說著,帶著一股炫耀之意。

「當初師傅你足足給了我兩百萬的貢獻,讓我在藏書閣內兌換了玄空典籍,功法超越,而且師傅你後來又給了我兩百萬的貢獻值,讓我兌換了裂天劍。」

李成一一說來,他算是知道李長老是要炫耀,炫耀的對象就是面前的畫弄髒了。

據說化龍長老和自己的師傅李長老兩個人之間有著深刻的矛盾,更有著強烈的衝突。

似乎曾經是為了一個女人,所以才鬧出了這樣的矛盾。

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數百年,但是矛盾依舊沒有消解,即便在如今,李長老也想著壓上化龍長老一頭。

如今有這樣的機會,李成自然不會斷了自己師傅的興緻。

只見他站在那裡,一一到來的時候,化龍長老的臉色就有些發白,當初因為某一件事情,導致他的貢獻值大多都已經用完了。

即便如今,他也只不過只有一點點的貢獻值,也就是三百萬而已,連李成一人投資都不到。

「化龍,接下來就是你的弟子和我的弟子之間的對決,我的弟子如此的表現,你覺得你的徒弟還有可能是我的弟子的對手么?這一次的第一名,我的弟子拿定了。」

白玲瓏看了眼面前的陸方,在等待著自己的師兄的回應。

要知道這一次,陸方可是在藏書閣足足的兌換了一個億的貢獻值,鳳舞九天,真龍九變,兩套秘訣。自然是不會害怕這種事情。

「哈哈哈!」

只見陸方就在此時哈哈大笑起來,笑的是那麼的燦爛。

「你笑什麼?」李長老此時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陸方,用著冰冷的語氣問道。

陸方笑眯眯的說道:「才不過區區的四百萬的貢獻點,也敢在我師傅的面前囂張,不知道是誰給你們的勇氣。」

「哈哈!難不成你有很多貢獻點嗎?」面前的李成走了出來,看著面前的陸方輕蔑的說道。

「當然有!」

陸方斬釘截鐵的說道,帶著一股傲氣。

在他身後的化龍長老,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不明白陸方為什麼會這麼說。

只見陸方往前面跨出了一步,一雙眼眸之中浮現出了一縷笑意,拿出了一個玉佩。

這玉佩正是化龍長老之前給陸方的玉佩,手中拿著玉佩輕輕的搖晃了一下,運用著自己的元力灌輸到其中。

就在下一刻,只見這其中的貢獻值瞬間就變得明亮了起來。

「兩千萬?」李老就在此時發出了一聲驚呼,一時間似乎有些不敢置信,整個人都變得陰沉了起來,盯住了面前的陸方,以及他身後的化龍長老。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只見李長老的眼眸之中帶著一股驚疑,喃喃的說道。

化龍長老的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了驚詫,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拿出的玉佩有著兩千萬的貢獻點

他給陸方的時候也只不過是三百萬的貢獻點而已,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貢獻點?

此時的化龍長老心中帶著震驚,但是卻沒有說出口。

面前的這李長老在自己的面前丟了臉,正好符合他的心意,不過他的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稍晚些時候一定要從陸方的口中問出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是從哪裡騙來的貢獻點?要知道敢虛造,那可是死罪。」 「哈哈哈」陸方大笑了起來,對面前李成所說的話感覺到十分的好笑,笑完了之後,才冷冰冰的說道:「我敢拿出來,難道還會是假的不成?」

「不可能,你可知道幾千萬的貢獻點是多麼的可怕,區區一個長老,又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貢獻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