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洋緊張地咽了咽口水往後退一步,笑著說:「說的別人還以為我金屋藏嬌呢,還有啊,你別想多了,我是怕秦齊誤會胡思亂想」

袁彥繼續靠近:「你就不怕我胡思亂想嗎?」

陸洋耳根通紅:「.……你…靠得太近了」陸洋把袁彥推開,袁彥順勢握住他的手十字相扣不鬆開,

袁彥挑眉笑:「怕什麼,我們不是還做過負距離的事嗎?」,

陸洋羞得啞口無言:「你這人怎麼這麼沒羞沒臊的?」

袁彥:「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我們都親了好幾回了,你想賴賬?」

陸洋想掙脫袁彥緊握的手:袁彥,你別這樣,我已經有秦齊了」

袁彥:「那又怎樣?我又不介意」

陸洋皺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袁彥低聲呢喃:「我當然知道,可是我就是喜歡你,每當我靠近你的時候,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看著陸洋紅潤的唇,袁彥輕輕托住他的下顎…… 葉浪見狀,連忙躲閃開來,對王哥直言道:「我說王哥,你怎麼和狗一樣隨地大小便呀?這樣可不好的很哈。」

「曹,你這是在找死你知道嗎?」王哥頓時皺眉,揮著自己的拳頭,直接朝著葉浪打過來。

王哥怎麼可能是葉浪的對手,只不過,葉浪也沒心思和這種人動手,他在看到對方出拳后,只是簡單閃躲,然後對其一字一句說:「在我面前動手,你可真是關公門前耍大刀。好了,今天老子還有事情,聰明的話就快點滾蛋,少在這裡沒事找事。」

王哥也怒了,被一個保安欺負到自己女人頭上,以後自己可怎麼混啊?

「我讓你嘴硬!死到臨頭了居然還不知道跪下給老子磕頭,今天老子要是不弄死你,我王朝虎就不在社會上混了。」說著,王朝虎從自己身上居然掏出來一把匕首。

邱曉月見狀,忙對葉浪說:「葉先生,您就別管了,我們這裡的保安來了,讓他們來處理這件事情吧。」

葉浪搖了搖頭,對邱曉月說:「本來我還打算算了的,但是現在,沒可能了。對了,這女人剛才不是還打了你一巴掌嗎?等會兒,我幫你報仇。」

說完,葉浪直接撲了過去。

看上去五大三粗的王朝虎,結果真的等到葉浪出手的時候,直接成了弱雞。

被葉浪三拳兩腳的功夫,王朝虎便倒在了地上,殺豬似的嚎叫起來。

「葉浪,我曹你麻痹,你等著,你給老子等著哈,老子這就打電話叫人,有種你別走!」王朝虎大聲的咆哮著。

此時,農場的保安已經來了七八個。

只不過他們全都圍在旁邊,看上去像是得到了某個人的命令,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並沒有上來解決事情的意思。

葉浪也覺得好奇,不過他又覺得,這種小事情,自己能解決就解決,何必麻煩別人呢?

帶著這種想法,葉浪索性又對旁邊的李大牛擺了擺手。

李大牛看到后,立即讀懂了葉浪的意思。

沒多想,連忙從旁邊端給葉浪一把椅子。

葉浪坐下后,李大牛又給葉浪一支香煙。

葉浪點燃,淡淡的吸了口,掏出手機開始玩了起來。

而王朝虎,則是摸出手機來,等對方接通電話后,他便對著手機大聲的哭喊著說:「王大哥,王大哥啊,沒法玩了,我在天精地華農場被人給打了。」

「什麼?你被打了?」

「是啊,您快點帶人過來吧?您不是霸王閣的人嗎?快點的啊。」

聽到霸王閣這三個字,葉浪挑了挑眉頭,他深思熟慮,霸王閣好像沒見過眼前這個王八蛋啊?

還有,霸王閣姓王的,而且還在領導級別的,貌似也沒有啊?

那這個王大哥到底是何方神聖呢?該不會是有人冒充霸王閣的老大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真就有意思多了?

此時,時間已經過了兩點鐘。

食堂里,剛才吃飯的客人現在也走的沒剩下幾個。

畢竟,看熱鬧雖然有意思,但是現在看來,這場事情鬧得越來越大了。等會兒要是還呆在這裡,兩幫人打起來,他們這帶著孩子媳婦的,蠻不安全的。

葉浪帶著好奇,等待了足足有一個小時,終於,有人來。

門口,伴隨著一聲熟悉的叫罵,葉浪腸子都悔青了。

本以為是誰?沒想到,王朝虎嘴裡那個王大哥,居然是他們學校的王行達。

不過讓葉浪生氣的是,王行達居然都趕在外面收小弟了,而且還打著霸王閣的名號!這膽子,可真夠肥的啊!

最關鍵的是,收的小弟還是這種不起眼的王八蛋,這可真是敗壞他們誅神的名聲啊。

而王行達,現在還不知道打王朝虎的人是誰。

從食堂衝進來后,他首先看到的是站在幾個人外圍的農場保安,緊接著,他大聲咒罵:「王八羔子的,誰不長眼睛,霸王閣的人都敢欺負?不想活了還是想找死啊?」

旁邊的女人,在聽到霸王閣這三個字后,頓時來了精神。

畢竟,最近這段時間,霸王閣的名頭,在這座城市可是非常響亮的。

現在自己王哥居然找來了霸王閣得人,就眼前這幾個保安,還不得給他們跪下求饒啊?

踏著堅定的步伐,來到眾人中間后,王行達抬起頭,順著眼前坐在椅子上的葉浪望了眼,他頓時傻眼了。

「葉……葉老弟?」王行達嘴皮都開始哆嗦起來,有點不利索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而葉浪,順著王行達打量了眼,笑了笑,來到對方面前後,想都沒想,直接朝著王行達臉上來了一巴掌。

打完之後,葉浪對旁邊邱曉月說:「過去,給這個瘋婆娘兩巴掌。」

邱曉月紅唇微動,站在旁邊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了。

被打的王行達,心裡現在恨不得將地上的王朝虎給兩腳踹死。

得罪誰不行?你得罪葉大神。這可是能要人命的傢伙啊。

自己現在躲都躲不及,你可倒好,挨了人家的打,居然還給我打電話拉我下水。你是豬啊?難道在動手之前就沒問問人家是幹什麼的?

心裡這麼想著,王行達順著葉浪望了眼。

在看到葉浪身上的制服后,他眼淚都快出來了。

其實他也能理解,就王朝虎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傢伙,一看葉浪身上穿著保安制服,又怎麼會想到葉浪的牛掰呢?

直到此時,王朝虎還沒覺察到不妙。

聽到葉浪說讓邱曉月打自己女人,他忙對王行達大聲喊道:「王大哥,瞧瞧,瞧瞧這個王八蛋膽子多肥啊?他居然連您也敢打,他這是想要找死啊……」

王行達在旁邊聽著,再也忍不住了。

雙拳緊握,一句話也沒說,撲過去朝著王朝虎的身上便開始用拳腳招呼起來。

王朝虎痛苦的哀嚎著,不知所措的大聲叫喊:「王大哥,您怎麼打我啊?您這是幹什麼啊?我可是您的兄弟啊?」

王行達哪裡還能說得出話來,他只管打,不管其他。

李大牛等人臉都白了,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第一百零八章有時候有些話講與不講結局或許都一樣

陸洋皺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袁彥低聲呢喃:「我當然知道,可是我就是喜歡你,每當我靠近你的時候,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看著陸洋紅潤的唇,袁彥輕輕托住他的下顎……

快要親上去的時候,陸洋把臉移開了,

袁彥這次沒有強迫他,看到陸洋偏向一邊倔強的眼神,袁彥低頭向他道歉:「對不起」

陸洋推開袁彥,生氣地走出了書房,袁彥看著他的背影黯然神傷:「哪怕就一次,你勉強接受我,就算是欺騙,我也心甘情願……..」

到了廚房,陸洋倒了一大杯水灌下,緩解自己緊張的情緒:剛剛好險,差一點兒,就差一點了!要不是自己及時剎車,差點又釀成大錯!這個死袁彥!從哪兒學來這撩人的本事?!

袁彥調整好自己失落的情緒,走到鋼琴旁邊把寫滿詞和譜的紙張一張張拿起來,用迷你訂書機裝訂好,合上鋼琴,打開門,走到客廳,看見陸洋趴在靠近客廳陽台一側的吧台上認真寫作業,他有些猶豫要不要過去跟他打個招呼再走,看著陸洋安靜的側臉,袁彥決定默默離開,剛走兩步,陸洋叫住了他,

陸洋:「怎麼,幫你把歌寫完,一句謝謝都沒有就這樣走了?」

袁彥轉過身看見陸洋站在客廳看著他,他有些不好意思,低頭對陸洋說:「謝謝,(抬頭看著陸洋,小心翼翼地問)你…不生我氣了?」

陸洋:「以後再跟你算賬,餓了嗎?」

聽到這話,袁彥感覺像是已經獲得原諒一樣,嘴角又開心地上揚,摸了摸扁扁的肚子:「嗯,有點餓」

陸洋:「跟我來」,袁彥聽話地跟在陸洋後面,走到廚房,陸洋:「洗手!」

袁彥:「奧」乖乖地把手洗乾淨

看著陸洋將兩碟海鮮炒麵端到桌上,聞著香味,袁彥的肚子開始咕咕叫,

陸洋看他站在餐桌旁看著自己:「你傻站著幹嘛?坐下吃啊」,

終於獲得赦免令牌,袁彥開始大快朵頤地享用美食,

看著他像只餓狼一樣的吃相,陸洋不禁啞然失笑:「好吃嗎?」

袁彥抹了抹嘴角的醬汁:「好吃,要是每天都能吃到就好了」

陸洋:「你想得美! 錯婚謎愛:神祕老公有點壞 吃完了早點回去」

袁彥看了看牆上的創藝石英鐘:「這麼晚了,都快11點了,陸洋,今晚我可以睡(你家)…..」

陸洋用手勢示意袁彥:「stop!吃完就快點走,沒得商量」

袁彥感覺很委屈:「這麼狠心……」,慢吞吞地吃完海鮮面,他想拖延時間,說不定陸洋一時心軟就答應了,於是獻殷情搶著去洗碗的時候被陸洋拉著手臂往大門方向走:「大少爺,您這金貴的手是用來彈鋼琴的,碗我可以自己洗,你快回去吧,」

袁彥用腳抵住地板不想走:「陸洋,你就這麼對待客人的?」

陸洋轉過身用力推他的背往門外移:「你什麼把自己當作過客人?!就算是客人這會兒也該走了,拜拜」

「砰!」地一聲關上門,陸洋鬆了一口氣,他看著監視器里的袁彥站在門口不知道在瞎念叨什麼,

袁彥:「好你個陸洋,夠狠!這麼晚了還趕我走,就不怕我開夜車出事,還說把我當朋友,一點都不關心我!小心我把上次在你家留宿和這次私會的事情全抖給秦齊那個傻帽!膽小鬼!敢做不敢當!」

陸洋看著袁彥不像是在說他什麼好話,「哐當」忽然打開門,雙手抱在胸前:「你現在是站在我家門口指著我的鼻子罵我嗎?」

袁彥見門突然打開嚇了一跳,連忙擺手:「沒!沒有!哪有的事?!嗬嗬,我是在跟你說晚安,剛剛沒來得及說」

陸洋用氣場和眼神就足以讓袁彥原形畢露:「……是嗎?」

袁彥被盯得心虛:「那個…我先走了,你早點休息,晚安」說完一溜煙就跑了,

陸洋看著他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轉身關上門。

Daniel家公寓門口

王岩和Daniel面對面站著,路燈下的樹葉婆娑起舞,夜漸深,氣微涼,

「岩哥,謝謝你送我回來,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

Daniel轉過身剛走兩步,

被王岩趕上來拉住:「等下,我有話對你說」

Daniel轉過來站定:「好,你說」

王岩緊張地推了推眼鏡:「你和肖總現在還好吧?」

Daniel:「嗯,挺好的,怎麼了?(見王岩難以啟齒的模樣)岩哥,有什麼話你就直說」

王岩:「那好,我就開門見山不拐彎抹角了,你,喜歡肖總嗎?」

Daniel有點猶豫了,換做以前,他肯定馬上回答說不喜歡,但是現在:「挺喜歡的啊,他很溫暖,對我像親人一樣,怎麼了?為什麼這樣問?」

王岩:「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那個意思,肖總一直都喜歡你,相必你也早就知道了」

Daniel:「.…..」

王岩:「如果你也喜歡他,請你早一點讓他知道你的心意,如果不喜歡……請你也不要傷害他,肖總遭受的痛苦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看見他難過…」

Daniel隔著夜色看到王岩眼鏡下的眼圈已經通紅,回憶起王岩對肖瀾種種超出友誼的關心和照顧,他問道:「岩哥你…現在是以肖瀾同事、朋友身份和我說這些話?還是以一個愛慕者的身份和我說?」

王岩轉過身背對著Daniel身體似乎在顫抖:「隨你怎麼想,已經不重要了,晚安」

Daniel看著王岩離去的背影:「……什麼意思?」

王岩回到家裡,坐在卧室的落地窗邊,手裡拿著一個精緻的相框出神地看著,相框里是自己和肖瀾的合影,照片上肖瀾笑得很燦爛,眉眼彎彎的,那時候從威尼斯回來,神志剛恢復沒多久,王岩帶著他去海島划船放鬆心情,他高興地像個孩子,在海島興奮地兜了好幾圈,還爬到山頂上摘了好多果子,也是那段時光是王岩最幸福的時刻,也讓他徹底淪陷愛上了肖瀾,

一想到他現在的身體每況愈下,全靠輸血維持著,加上老李打電話說這次治療如果出意外,肖瀾可能幾個小時內就會休眠死亡,王岩的心就在揪著疼,他甚至開始恨自己為什麼這麼無能,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愛的人離死亡越來越近…… 第一百零九章孫仲千

安靜的高一1305班,白板上寫滿了數學作業練習題,同學們坐在明朗的教室里埋頭謄寫,老師在講台上改完上周交的作業便讓大家自習了。

數學老師:「麻煩課代表等下下課把這些作業分發給同學,謝謝,同學們作業做完后就自己複習,還有幾周期末考試了,大家都自覺點」

同學們:「好!!!」回答的聲音雖然不怎麼整齊,但是很洪亮,驚飛了窗外憩息歌唱的鳥兒們。

秦齊看著陸洋的側臉很納悶:陸洋今天看起來好像有心事,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了?為什麼他從早上到現在都不怎麼和我說話也不怎麼看我?

陸洋感覺到秦齊的目光,他沒有抬頭,繼續分析題目:「你一直看著我幹什麼?作業做完了?」

秦齊:「嗬嗬,還沒有,你能教教我這一題嗎?我不會做」

陸洋:「哪一題?」拿過秦齊手裡的作業本,看了一遍題目:「這題我也不會,你下課問李橋吧,他很會解這種幾何方程」說完把課本遞給秦齊繼續寫作業,一眼都沒正視過秦齊,

秦齊推了推陸洋的手肘:「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陸洋淡淡地回答:「沒有」

秦齊:「是不是我哪裡做錯惹你不開心了?」

陸洋握筆的手力道默默加重了些:「……你想多了」

秦齊不相信,他還想問:「陸洋……」

坐在後面的體育委員劉力不耐煩地說:「秦齊,你想咬耳朵不要讓我聽見好嗎?我做題的思緒全被你給打亂了,有什麼話拉他出去說」

秦齊:「嗬嗬,不好意思,力哥你繼續,繼續…」,看陸洋無動於衷的樣子,秦齊決定下課再問,

自從王岩那天晚上說了那些話之後,Daniel就一直在思考肖瀾到底是不是他真正喜歡的人,打開手機,滑到秦齊的盆友圈,看著裡面那張郎才女貌笑容燦爛的合影圖,他陷入了沉思……

下課鈴聲響起,秦齊被英語老師叫到辦公室,

陸洋走到樓頂天台吹風,想起昨天晚上臨睡前看到秦齊盆友圈的動態,他的心情就很低落,和陸安娜在一起時的秦齊很開心,特別輕鬆自在,視頻里燦爛的笑容、爽朗的笑聲是從內而外由衷發出的,看得出他真的很喜歡陸安娜,總是面帶笑容寵溺地揉著她的頭髮,如果不是自己,或許他們真的像盆友圈下面評論里那樣,兩個人正在甜蜜地熱戀呢!

初一的時候,秦齊長得像個洋娃娃一樣精緻,有一次陸洋實在忍不住,問秦齊是不是真的喜歡男生,秦齊斬釘截鐵地說不喜歡,他說他一直在等『點點』(陸安娜小名),他喜歡的點點是一個胖乎乎笑起來很可愛的女孩子,點點也一直在某個地方正在等他,如果有一天見面了,他相信自己一定會愛上她的。

想到這裡,陸洋的眼眶濕潤,他開始動搖了,陸洋比任何人都了解秦齊,那時候秦齊說的話都是發自肺腑的真心話,現在他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小時候喜歡並且一直等待的人卻不能在一起,這樣對秦齊太不公平了,或許自己應該早點放手,讓秦齊回到陸安娜身邊……

「我就知道你在這裡!」

秦齊笑著走到陸洋麵前單手搭上他的肩,打斷了陸洋的思路,

看著秦齊令人窒息的側顏,笑起來彎彎的眉眼,微風中傳來他身上清新的香氣,遠處景色依舊,一切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平淡美好,陸洋沉浸在他和秦齊的兩人世界里,最終還是捨不得說出『分手』這兩個字,他內心不知道在向誰乞求:請再給我一些時間,原諒我此刻的自私……

「叮鈴鈴」

「叮鈴鈴」

「叮鈴鈴」

最後兩節體育課,老師讓學生集合之後開始分批進行期末考試,考試項目有:跳高、立定跳遠、扔鉛球、400米跑、800米跑(女生)、1000米跑(男生)、一分鐘仰卧起坐,陸洋和秦齊以及劉力分在同一批,三個人帶頭很快測試完,考完之後一起幫助體育老師考核其它的同學,記載分數,Daniel下課後站在教學樓走廊上觀看秦齊的一舉一動,嘴角一直帶著笑容,

同桌李亞順著Daniel的眼神,看見秦齊正在認真幫助同學做熱身運動,夕陽照射下的秦齊穿著一身跑酷運動裝盡情揮灑汗水的模樣散發著一股無窮的青春陽光氣息,

李亞不禁感嘆:「唉!秦齊真的越來越有魅力了,你看下面那一群群女同學魂不守舍的樣子,嘖嘖嘖…羨慕……人長得帥就算了,學習成績還好,又會各項運動,還是跆拳道黑帶八段……唉……這讓一無所處的我可怎麼活?!」

Dan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