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英國和法國還在忙着收拾家裏的爛攤子時,他們最重要的海外殖民地—東南亞地區在初步的鬧騰之後又搞出了新的花樣。

1946年3月12日,以馬來亞華人政權爲的獨立運動力量再一次提高他們的號召力,在經過祕密籌備之後,他們突然提出要建立一個東南亞地區、以中南半島爲核心的全民族自由政權同盟,隨即緬甸北部的人民政權、老撾民族獨立政權和柬埔寨新民主主義政權、北越民族獨立政權紛紛響應,在英美還來不及作出反應的時候,全體通過一項面向世界的聲明,成立東南亞人民民主同盟,堅稱“東盟”。

“東盟”建立的核心目的,是以一個近似蘇聯的相對緊密政權聯合體系,在政治上、經濟上和軍事上,乃至文化上將整個中南半島連成一體,在一個統一核心的領導下,將整個中南半島各族人民全部團結起來,按照各族平等、宗教自由、平等協作、共同促進的原則,將原來各自爲政的中華附庸國,變成一個以中華文化底蘊爲核心,以各族自有文化爲表裏,和諧共處、積極向上的緊密聯合體,綜合中南半島上的天然人口和資源優勢,努力打造一個全新的國家組織!

不等列強國家喊出反對的話來,泰國北部的華人自治省先表示積極擁護“東盟”的倡議,並提請加入“東盟”成爲新的成員,隨後蘭芳國也立刻提出要求與“東盟”結成全方位的戰略合作伙伴關係,從政治上承認“東盟”存在的合法性。而後,失去了半壁江山的泰國政府也扭扭捏捏的提出要與“東盟”建立夥伴關係,並在適當的時候考慮進一步合併的可能性!

一石激起千層浪!“東盟”的突.然舉動給了英法兩國迎頭一棒!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些昔日的殖民地會生這樣的事情,這裏的人會以這樣的手段來對他們的計劃進行反制破壞,甚至在他們還沒將各種力量理順的情況下,對方就已經正式出招了!這樣的動作之迅,遠他們的想象之外!

不用問,主持“東盟”成立的核心力.量,就是整個中南半島上的華人武裝力量,他們實際上藉着戰爭的時機掌握了東南亞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大權,以一千多萬華人爲核心的東南亞地區,因爲在十幾年的戰爭、災荒、瘟疫和動亂當中損失掉了原來的將近一半土著民族精英,除了泰國意外,包括人口最多的越南都已經完全崩潰了!這些原來殖民地小國的上層精英分子和青壯年力量,在列強、日本和數不清的內訌中自相殘殺的聯合剿殺下,已經損失的七七八八,根本不足以引導起一個新的證券,而“東盟”華人武裝力量在事實上統治了這片土地後,趁熱打鐵的以中華文明爲核心紐帶,以這樣的政策來團結羣龍無的其他各組人民,很容易就得到了那些壓根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土著人的認可!甚至在很多人的眼裏,這些華人力量就代表着大中華幾千年如一日的對東南亞地區的無可爭議的精神統治權!

儘管從清末開始,英法列強就.已經攫取了東南亞的主導權,用他們的洋槍大炮征服了土著人的上層統治階級,但在廣大民衆的眼裏,即使是腐朽到極點的大清國都是正朔,都是他們的祖宗根基,更不用說今日槍炮更加強大,軍力更加強盛的新中華證券!尤其是在這幾年中,隨着陳曉奇勢力的崛起,老大帝國滅亡後一度失去的威信又迅建立起來,東南亞各族人民親眼看到列強殖民者被日本人打敗,而後日本人又被更加厲害的中華人幹掉,真真切切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東西比什麼都重要,甚至在最近,更傳出來正是因爲強大的中國軍隊所向披靡,才結束了世界戰爭,挽救了全世界人民,更要給東南亞所有人民帶來無邊的幸福未來!

空口無憑都不足以說明問題,幾年間的戰亂中,每.次民族內部清洗仇殺都是被中華軍隊所敉平消融,每一次的危機都是被中華人所化解,從中國留學回來的大量有爲青年也紛紛宣傳他們的所見所知,並領導各地方人民朝着更好的未來飛奔!

在中南半島難以通行的崇山峻嶺中,十年來不斷.修建的公路先貫穿東西,將緬甸、泰國、老撾、越南連接在一起,又南下鏈接湄公河聯通中部和柬埔寨地區,所到之處固然有強大的軍隊開路,同時更有源源不斷的民生資源跟了進來!使得在漫長的欺凌壓榨下幾乎一無所有的老百姓第一次看到了新時代文明的產品,更讓他們享受到了這輩子都沒有見過的好處。

沒有了原來的那些西方國家培養的精英分子.領導,失去了那些桀驁不馴的野心家鼓譟,更沒了原來壓在頭頂的王權統治,換了來自中國本土培養出來的上層精英和全部由近衛軍培訓領導的軍隊之後,經過精心研究、重新包裝的各族宗教、文化思想更容易接受,十年間建立的滲透基礎一朝迸出來後,就有了比列強更加強大的號召力和推動力,一夕之間天崩地裂,日月顛倒,一切都讓列強看不懂了!

剛剛恢復的法.國政府固然勃然大怒,大英帝國就更不用多說了,即使已經下臺的丘吉爾都大肆叫囂,“想要改變殖民地的現狀,除非我死了!”

政治上的壓迫和恐嚇已經毫無用處,即使是傻瓜都知道,光憑那些呆頭呆腦的土著人是翻不起這種大浪的,就算掌控了局勢的近衛軍也很明顯上面有人在掌控,而這個人不用說,就是中國的陳曉奇!

所以,英國人幾乎不用考慮,直接將抗議提到了陳曉奇這邊來,現在不同於以往,核彈時代的到來,讓大家都明白,政治和戰爭都需要換一個方式進行,所以他們很聰明的沒有叫囂什麼戰爭威脅,而以政治上的鼓譟以及在國聯的影響來對他進行訛詐。

對此,陳曉奇無動於衷,因爲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如果經過二十多年的綢繆還不能完成這樣的目標,他還不如直接死了的好,所以西方人叫喚什麼,壓根就不在他的考慮之內,世界大戰剛結束,大家都忙着從泥沼裏往外拔腿,那麼急躁的就挑起爭端,一定是不成熟的傢伙在那麼做的!

唯一能夠對他造成影響的只有美國人,但是美國人卻已經不再是大英帝國後面的跟屁蟲了,甚至在新的時代到來之際,美國人已經雄心勃勃的想要展開主導世界的霸權,在唯一一塊沒有經過戰火洗禮的土地上,美國人一家獨大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他們沒有理由也不可能放棄這種正式走到臺前的好機會,因此英國人的忽悠,對他們同樣不起作用。

亞洲的格局應該怎麼處置,美國人心裏非常清楚,作爲當前世界上唯一的兩個有核國家,說話自然要在平等的立場上進行,這一點符合政治遊戲規則,而最關鍵的利益訴求上,中國與美國其實並不存在多大的衝突。

當前,美國人通過一戰反身,成功的將自己的手cha入了歐洲這個新世界核心,同樣的在亞洲政局上,美國也通過戰爭穩固了自己在東方的影響力,更進一步加深,將大手擴張到整個亞洲地區,如此一來,整個世界的政治就已經全部在美國的影響之下,他們成爲世界新主導者的日子並不遙遠。

不過在亞洲事務上,美國人已經很清楚的意識到,他們無論如何是繞不過中國人去了的,中國對於整個亞洲特別是東亞的影響是幾千年來奠定的,那是基於文化層面的力量,是最爲根深蒂固難以摧毀的聯繫紐帶,以英國爲的西方國家經過一百年的綢繆,總算有點眉目的時候,結果被陳曉奇這個橫空出世的傢伙給全部攪黃了。

陳曉奇佈置的先手,在很久以前沒有人看得明白,可以說當年他費盡心思經營印尼的時候,大多數人的估計都是以爲他要搞一個巢穴出來,以防自己在中國的爭霸當中失敗之後有退路可以去。

但實際上的目標,恐怕沒有誰看得明白,即使是在1929年他對着全世界大噴口水的時候,即使那時他就已經暴1ou出要跟整個西方文化對着幹的姿態的時候,仍舊沒有人相信他真的能做到,恐怕整個世界也只有極少數人才能猜得到,將來會有一場戰爭來幫着他實現這個最爲難得的機會,而他也有那個能力趁着這個機會一舉崛起,成爲實踐自己理想的成功者。

文化的強大,是與軍力的強大缺一不可的,任何一種失去武力保護的文化都將被消滅,這是歷史已經驗證了的。自古中國就是一個尚武成風的文明,歷朝歷代不管多少次因爲內鬥和統治階層的短視導致帝國崩塌,中國都能從泥沼裏爬起來,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從沒有將自己閹割的太厲害,並且來自其他文明的衝擊也不夠強烈。

這一次,西方文明氣勢洶洶的蜂擁而來,將五百年來一直都沒有重新崛起的老大帝國一棍子打倒,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甚至西方用百年時間培養起來的整個精英買辦階層已經佔據了上風,不管東方會生什麼變化,都不可能改變成爲西方附庸的情況下,橫空出世的陳曉奇卻以一己之力改變了這一切!

他做的東西其實並不多,甚至都說不上振聾聵扭轉乾坤,無論是倡導漢服漢禮,還是倡導尚武之風,還是宣揚中國古典文化的種種行爲,看起來都像是在胡鬧,甚至也沒有人想得到這裏面究竟有多大的力量蘊藏。

但是,隨後的狀況就變得完全不同,一次次的戰爭中,他用勝利向中國人顯示了自己的信心和力量,同時也藉助這種勝利的風潮將自己的價值觀也推行開去,正處在彷徨之中無所適從的中國人就像突然看到了方向的迷路者一樣,毫不猶豫的跟從上去,擁護上去,一下子就形成了足以跟西方文明較勁的龐大力量。而後的情況大家都看得到,藉助自己從西方得到的強大物質文明和科技力量,陳氏巧妙地將自己堅持的那一份思想融合在其中,潛移默化潤物無聲的改變了一切,更在他佔據了主流喉舌以後,通過廣播、報紙、電影等等媒體平臺將毫無準備的西方力量折騰的一塌糊塗!

德國人挑起的戰爭,或者說在世界級的陰謀家心中早就計劃好了的戰爭將西方力量的眼睛全部拉回到了歐洲,陳曉奇趁機將自己的進一步計劃施行了個徹底,在中國,他已經取得了不可動搖的壓倒性優勢,在太平洋地區,蘭芳國的建立更像是神來之筆,十幾年間一次次打破列強的估計,更藉着這次戰爭完成了最後的蛻變。最令人沒想到的,是他在十幾年前就綢繆佈置的東南亞棋局,以中華帝國數千年的影響力爲外殼,以現代化武裝軍事力量爲刀鋒,以強大的經濟力量爲後盾,以西方國家慣用的和平演變、培養代理人的手段爲輔助,成功的藉着戰爭之手將這片無比複雜的地區清理一遍,造成了今天這種尾大不掉的局面。

而後,最精彩的一幕出現了—華人重新掌控了東南亞的話語權,陳曉奇下血本培養的成千上萬代理人掌握了領導權,他最親信的軍隊掌控了這裏的管理權,這片土地,就這麼落入了他的口袋!

剛剛崛起成爲世界新高度的美國人,還沒有萌出那種老子天下第一的氣派,也沒有後來那種充當世界警察、作爲全球唯一級大國的狂妄,對於一個可以跟他們平起平坐的競合對手,他們是可以承認也可以接受的。更何況在當今世界,仍舊是三足鼎立的格局,以強大的德國和沒落的英國爲核心的歐洲,必然不甘心就此放棄世界中心的地位,他們一定會繼續爭取,因此局勢就必然要大大的改變!

中國人與德國人之間有着很多年的交情,特別是在最後的最危險的時刻幫助德國保住了自己的元氣,這是無比巨大的恩惠,恩怨分明的德國人一定會投桃報李,那麼,中德聯合的力量在太平盛世就顯得極爲可怕,所以不能聽之任之。

美國人跟中國的關係要比其他西方國家都好得多,起碼在民族感情上,美國向來表現的都比其他國家貼心,所以美國只要表現出差不多的善意來,就很容易獲得中國的友誼。特別是在亞洲事務上,中國和美國已經成爲天然的競合對手,大家聯合穩定地區事態和平穩定,是好過大家因爲新一輪的競爭搞得四分五裂的。比較起來,美國對於亞洲的影響力,從文化上要差的太遠,如果把中國人逼急了,即使是現在的力量,中國人都可以輕易造成大麻煩。

就以“東盟”來說,中國是他們的後臺,而現在菲律賓已經成了唯一的一個例外,如果中國進一步撐腰的話,未必不會造成那裏拖離美國控制的後果,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所謂作爲利益交換,美國人在弄明白一切之後,根本不想當英法的槍使喚,他們假裝聽不見似的看着英法在那裏上竄下跳的叫喚,自己卻在有條不紊的跟陳曉奇談判着亞洲新格局的各個細則。

美國人是徹頭徹尾的經濟動物,他們的眼裏只有利益二字是可以信任的,他們看得很清楚,將來的中國乃至整個亞洲,必定是一個龐大無比的、佔據了世界大多數人口的巨大市場,這個市場的展將提供高達三十年以上的經濟增長拉動,而美國已經開過頭了的工業能力,正需要這樣一個龐大無比的市場來釋放自己的生產力,創造數不盡的利潤,將國家從大蕭條和戰爭後遺症裏面拉出來。

同樣的,看明白了這一切的中國人也不會輕易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只要掌控得當,中國是完全可以趁着這股風一舉崛起的,那時候世界東西方兩極將正式確立,無論從哪個方面都是勢均力敵的,所以,這件事情必須要從長計議,商量着辦。

商量的對象,必然是陳曉奇,舍此之外再無別人,美國人也看的清楚,在當前形勢下,整個亞洲唯一可以跟他們正經合作不亂來,不捅婁子的只有陳曉奇,蔣介石是別指望了,那隻能當美國的附庸的貨色,並不能給美國帶來多大的驚喜,並且陳曉奇也絕對不會答應!

有着如此多的利益糾葛,美國人肯出面管東南亞的事情纔怪!他們用陳曉奇的保證—絕對不拉菲律賓下水爲代價,加上在日本重建方面和亞洲資源分配方面,甚至在新世界即將成立的聯合國地位上面的諸多利益交換爲代價,換得了大家相互不干涉的結果。生在東南亞的事情,美國人是一定不能cha手干預的,而中國人也一定不能搞得太過火的,至少在世界穩定下來之後,不能動。

那麼剩下來的狀況就顯而易見了!陳曉奇對於太平洋地區目前可以動用的力量只有近衛軍和海軍、部分空軍,或者說以蘭芳國爲核心的那些力量,對付剛剛經過大戰折騰的英法聯軍並不怎麼吃力。其他的,陳曉奇現在根本顧不上了,豁出去的斯大林就是在西伯利亞地區跟他較上勁了,雙方之間佈置下的軍力足以挑起一場世界級的大戰,砸鍋賣鐵同歸於盡也決不屈服的蘇聯人哪怕耗盡最後一點力氣,也要拖着陳曉奇不能顧及到國內的變化,正是要以這樣的形式來看看,到底誰能耗得過誰。

蘇聯並不是自己在戰鬥,爲了將陳曉奇這個禍害徹底消除,英國方面一直都沒有斷了搞小動作,他們一方面暗中提供大量的資源支持蘇聯幾乎崩潰的國民經濟,讓他們堅持作爲壓制德國、牽制中國的出頭椽子,另一方面也下手在蔣介石那裏,支持老蔣繼續鬥爭到底,無論如何不能讓陳曉奇輕快了。

總而言之,就是要耗盡中國人的元氣,令他們自相殘殺之下,徹底沒有力量去管東南亞的事務,然後回過氣來的英國在一舉解決此事,可謂一舉數得!

這算盤打得可謂精到!不得不佩服英國人在政治上的巨大潛力,玩這種手段他們比任何人都熟絡,不費吹灰之力將中國的未來陷入黑暗當中,何其簡單啊!

不的不說英國人的手段是極其有效的,陳曉奇現在必須將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穩固邊疆地區,重新安置地區經濟,理順國家工業體系上面,甚至他自己去了海參威之後就再也離不開了,這片佔領了不過兩年多的土地正在煥出無比巨大的潛力,隨着國內移民一波波的到來,沉寂了千萬年的古老大地正爆出勃勃生機,到處都是一副熱火朝天的建設場面!

幾十年來,陳曉奇自己一力倡導的建設模式從未生變化,先建設貫通的鐵路和公路,然後將重工業和礦業建立起來,再將下游輕工業和農業理順,小社會自然而然的就成型。一切都在宏觀調控和全方位計劃經濟的狀態下有條不紊的進行,西方鼓吹的的“自由經濟”在他的地盤上絕對不會出現。正因爲他自己就是個世界屈一指的大商人、大資本家、大金融家、大財團腦,他才更清楚一旦實行所謂的“自由市場經濟”後的災難性後果。國家一旦被貪得無厭的財團和銀行家給架空了,經濟一旦被這些人所操縱,那麼所謂的人民利益就完全不要指望了。

1946年3月的這一場風波不可能馬上就過去,英法爲的西方社會在出無數次的政治抗議之後現並沒有任何的效果,這個“東盟”根本不在乎他們的經濟封鎖,更不在乎他們的軍事訛詐,作爲管理者的軍政府,同樣也不在乎他們耍別的手段來要挾,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武力去征服,去壓制。

這是個最有效的辦法,向來都是西方國家樂意做得,打仗對於商擴文明來說是掙錢的勾當,剛剛因爲戰爭鬧得內力空虛的他們,正需要從別的地方撈取紅利來補償一番,這可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當亞洲人民不再吸鴉片,不再購買西方工業品,甚至連廉價的原材料都不再出售的時候,西方殖民世界就將要崩潰!不說別的,只要亞洲的橡膠和錫、石油以及香料這些東西停止廉價供應,整個西方世界的生活成本就要翻着翻的往上漲,這是絕對不符合他們利益的,這是一定要推翻的!沒有了殖民地,西方世界幾乎都沒法過日子了!

因此,在沒有說動美國的情況下,英法開始籌備一次軍事上的行動,來一舉將東南亞的反對勢力掃平!

也就在這個時候,陳曉奇已經祕密跟美國方面達成協議,整個“東盟”的所有礦產資源和其他資源,可以以非常好的價格跟美國商談合作,並不會比戰爭之前的殖民掠奪高多少,因此美國方面的利益得到了最大可能的保證,即使美國人摻和進來,也不見得能夠得到的更多,所以美國事實上確定了不摻和這事。

而後,陳曉奇的第二手棋子又放了出去,戰爭暫時結束,正在對峙中的西北軍隊那裏儲備了巨量的戰爭物資特別是軍火,這些東西是廉價的工業品,銷燬等於浪費,陳曉奇也沒打算讓這些東西流入到國內戰場,於是就在哈薩克共和國,一條新的國際商業線路迅開闢出來,直接沿着古老的絲綢之路奔向西亞地區,與阿拉伯世界連成一體。

隨後,這條線路順勢朝着印度半島開始蔓延,在英法還沒有回過神的來的時候,數不清的軍火物資聯通軍事專家、各類顧問都紛紛從那裏輻射開來,朝着西亞大陸迅蔓延,大有席捲乾坤的姿勢!

這還沒有完,也就在“東盟”成立後不久,廣闊的非洲無數的政治精英和激進分子紛紛聚會到蘭芳國的雅加達,開始在這裏取經,學習怎樣去反抗殖民統治,贏得自己的民族自由和國家主權,他們殷切盼望着一個可以充當他們帶頭人的新政治團體出現,幫助他們從奴役中解放出來,建立一個全新的、和平的世界!

這下子英法等國真的亂套了!不說別人,就說英國吧,在這之前,整個阿拉伯世界幾乎都是英國的保護國,他們的一舉一動都以英國爲領導,在世界上幾乎沒有自己的聲音,也沒有怎麼去尋求所謂的民族獨立。但是現在有了人在背後搗鬼那就不一樣了!這些目前還比較貧瘠困窘的國家,一旦被陳曉奇那雙魔手給點中之後,天曉得會生多麼大的變化!只要有一個國家出現大的變故,出現所謂的民主政權,推翻現在的帝王統治,那將引起不可控制的連鎖反應!整個阿拉伯世界本來就蠢蠢欲動的力量,將正式走到臺前,將大英帝國的影響力徹底排斥出去!

最要命的是印度,這顆女王皇冠上最璀璨的明珠,提供了英國幾乎百分之七十的經濟支撐力,如果他們正在進行的“非暴力不合作”得到了外來力量的支持,徹底將英國的統治給終結了,那將是一場不可收拾的災難!相比之下,非洲那些地方的損失反而微不足道。

這一手功夫刷出來,陳曉奇甚至一分錢都不用出,他只要提出將先進的武器以比較低的價格賣給對方,並提供全方位的政治、經濟、軍事援助和支持,特別是幫助這些國家從經濟困境中走出來,幫助這些國家的人民從帝王奴役中解拖出來,幫助他們的解放事業獲得勝利,那麼這些國家的精英分子們就會立刻甩開培養他們的西方國家,將自己的野心毫無節制的膨脹起來,順着中國人的指揮棒團團轉!

在西方世界眼裏,阿拉伯人是沒有腦子的,這幫人不太可能團結在一起,也無所謂忠誠度,因此只有那些政教一體的帝王政權纔可能跟英國合拍。但是一旦所謂的民主政權上了臺,這些人第一個要做的就是獨立自主,這是英國所不能接受的,卻是中國人在大力提倡的。相比而言,中國僅僅動了動嘴皮子,順帶還做了不小的買賣,卻給了西方世界釜底抽薪的一擊,這一拳打得實在夠狠!

可惜的是,世界已經不再是他們所能夠爲所欲爲的,就算是自顧不暇的陳曉奇,也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軟弱。在中國,沒有誰敢於去觸碰他的權威和利益,即使正在激烈爭鬥的兩黨也很聰明的不去找那個麻煩。而在亞洲唯一有壓倒性力量的美國人,卻不願意把敢於往別人頭上扔原子彈的中國人逼急了,那絕對不是一個好主意。

而且,最讓人難以接受的,是中國仍舊沒有停止擴充的腳步。就在全世界都忙着裁軍修整的時候,中國人卻仍舊有新的軍艦在建造,就在青島造船廠,新的大型航空母艦正在建造,不出意外的話,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裏,中國人的第四個航母編隊將會正式成軍,其中的三艘排水量過五萬噸的大型航母將作爲這世界上最強大的武器平臺而宣示他們的海洋霸權,而那些逐步安裝反艦導彈的戰艦,就連美國的大戰列艦和上百艘航母的恐怖力量都不願意去找麻煩,更何況還有原子彈這種恐怖的玩意。美國人可不想自己的一支艦隊被一顆原子彈給報銷了,那是很愚蠢的做法。

是的,陳曉奇的確不會以軍事力量去幹涉東南亞的事情了,英法兩國也同樣得不到美國的支持,世界,真的要變了! 「朗哥哥,這字是從南洋那邊傳來的,程爺爺教過九兒,九兒認識。」沈丹遐不忍徐朗為難,隨口拿程老爺子當借口,教徐朗認阿拉作數字。

沈柏密兄弟沒有想到妹妹在說謊,沈丹遐是女子,不用參加科舉,程老爺子教她的東西和教他們的是不同的,說不定是教了她南洋字,只是他們不知道而已。

「小九妹好聰明。」徐朗沒有要求沈丹遐教他,字是從南洋那邊傳過來,還沒有廣泛傳開,那就如同一個秘方似的,沒經過程老爺子的同意,只怕不能外傳的。

「朗哥哥,這是1。」沈丹遐直接道。

徐朗訝然問道:「小九妹,這能教我?」

「能呀,這有什麼不能。」沈丹遐沒有多想,「這是2,這是3……」

這麼簡單的數字,徐朗一教就會,識一知十,根據《靈柩經》後面的數字,去書架上找《通覽問疑》。李趙謝三人驚訝地看著站在書架前的徐朗,他解開紙條上後面那串不解之迷了?三人交換了一下眼神,謝書衡起身走到徐朗身旁,看著他手上的書,長揖為禮,問道:「徐兄,為何挑選出這本書來?」

「翻看《靈柩經》,從中找到蛛絲馬跡,我也不知是否就是這本書。」徐朗沒法如實相告,只能隱瞞真相。

「原來如此,那我就不打擾徐兄。」謝書衡不好繼續追問,行禮退開。

徐朗根據《通覽問疑》後面的數字,找到《三朝舊事錄》,再根據《三朝舊事錄》後面的數字,繼續找書,最終找到一本《閑情偶寄詩話》,然後根據它後面的數字找字。

「寒、綺、花、梅、來、窗、未、著、前、日。這是什麼意思?」徐朗將字寫在紙上,一個個讀出來,卻不懂其中意。

沈丹遐卻飛快將字重新組合起來,「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這是唐朝詩人王維雜詩三首中的一首,這首詩的上半闕是「君自故鄉來,應自故鄉事。」

故鄉,二十一世紀?

記憶不算久遠,可沈丹遐不願去回想,一是想一次難過一次,讓這世的娘跟著擔心難過,沒有必要;二是空想又有何用?又回不到二十一世紀了,那就既來之則安之,此心安處是吾鄉,好好的在這個時空過日子。用這種方法找老鄉的人,她並不願意與之相認。在這陌生的時空,還是各自安好吧。

「朗哥哥,這題是蔡大師出的吧?」沈丹遐問道。

「先生說是他的先生留下來的難題,先生沒能解出來,讓我們四個想辦法解。」徐朗實言相告。

沈丹遐稍微鬆了口氣,蔡大師有六十餘歲了,他的先生或許已不在人世,到是不用擔心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也不用擔心,老鄉見老鄉,背後捅一刀了。

「朗哥哥,你慢慢解,我們就不在這裡打擾你了。」沈丹遐從徐朗大腿上滑下來,走到兩個哥哥身邊,牽起他們的手,「二哥,三哥,我們出來許久該回去了,省得娘擔心。」

沈柏密兄弟沒有異議,他們都聽妹妹的。

「我送你們回去。」徐朗放下手中的紙張道。

「朗哥兒,不用那麼麻煩,我們就是去對面,很近的。」沈柏密淡笑道。

「是呀,朗哥哥,你專心解題吧,不用送我們過去了,改天再見。」 異界海鮮供應商 沈丹遐婉拒道。

徐朗見沈家兄妹都這般說,也不好堅持,將三人送至樓梯口,看兄弟倆緊緊牽著沈丹遐的手,慢慢下了樓,才轉回桌子邊,繼續思索那幾個字,可是再怎麼想,他也不可能所它們組成一句詩。

出了書鋪的門,沈柏密低聲問道:「妹妹,程爺爺教你的字,沒經程爺爺同意,就教給朗哥兒,沒問題嗎?」

沈丹遐的心咯噔了一下,哎呀,要穿幫了,眸光流轉,道:「不告訴程爺爺就是了。」

沈柏密啞然失笑,「就知道你要耍滑頭。」

「妹妹,想讓我幫你瞞著程爺爺,你給什麼好處給我?」沈柏寓討價還價。

沈丹遐噘嘴,「三哥,你要不要這樣趁火打劫啊?」

「喲,妹妹,挺會用詞的呀。」沈柏寓嘿嘿笑,「妹妹,這個劫,我打定了。」

「三弟,不許欺負妹妹。」沈柏密肅顏道。

「二哥你太沒情趣了,我這不叫欺負妹妹,我這叫逗妹妹玩。」沈柏寓嘻笑道。

沈丹遐翻了個白眼,道:「大表嫂送我的那個音樂盒,給你了。」

沈柏寓一陣歡呼,「妹妹,妹妹,你真是我的好妹妹。」

「不把音樂盒給你,我就不是你好妹妹了?」沈丹遐沒好氣地問道。

「哪能呢,不給也是我的好妹妹。但是你會把音樂盒給我的,對不對? 小珍珠 妹妹。」沈柏寓討好地笑問道。

沈丹遐哼哼了兩聲。

說話間,兄妹仨已進了箴綉布店,錢來看到他們回來,鬆了口氣,趕緊把他們領進去。陶氏她們雖談興正濃,但已近正午,出了布店,去酒樓吃飯。

沈柏密只略微提了一下四大公子,沒說沈丹遐把南洋字教給徐朗。陶母感嘆地道:「這四個公子里,徐家小哥是最不容易的,要不是他夠爭氣,又得到了蔡大師的青睞,做了入室弟子,就要被你那個小姑子給毀了。」

陶氏想起沈妧妧的為人,以及夢裡,沈妧妧所生几子都沒徐朗有出息,要仰仗徐朗才能過日子,抿了抿唇,不置一詞。

在酒樓吃過午飯,陶氏帶著三個大箱子和兒女們回了沈家。 .1946年6月,聯合國大會上,五個常任理事國中的中國、美國對“東盟”的成立投了贊成票,其他的英法蘇三國投了反對票,表面上似乎已經決定了“東盟”的命運將是失敗的。

但是隨後生的事情恐怕三國怎麼都不可能想到,過三分之二的聯合國成員對此投了贊成票,特別是英國人非常在意的阿拉伯世界和曾經被德國人欺凌壓榨過的歐洲小國,甚至是非洲正在鬧獨立的國家,和南美洲的巴西、智利、阿根廷等等,這樣的結果是他們無法控制的,按照聯合國憲章,“東盟”的合法性就此確立。

隨後,不甘心的英法立即對其動制裁動議,卻在美國的棄權和中國的一票否決下不能成功,從法理上幹掉“東盟”的機會落空了!

對這樣的結果,英法非常之惱火,他們四下裏嚴厲質詢美國人,怎麼會明知道會造成嚴重後果的情況下還做這樣的表態,難道他們不知道,西方世界應該聯合起來一致對外的嗎?一旦亞洲人或者說中國人完全掌握了亞洲局勢,必將形成與西方世界分庭抗禮的姿態,那時候西方世界想要維持這樣的統治權和經濟展,都將十分困難!說到底,沒有殖民主義的廉價勞動力和廉價礦產資源支撐,資本主義的展將會困難重重,這一點,美國人應該想到的啊!

美國人的確想得到,甚至就在杜魯門政府作出這樣的決定時,也遭到了議會很多掌握實權的議員的嚴厲質詢,但隨後他不費多大力氣就說服了背後的銀行家和財團大佬們,因爲他們得到的明確答覆,和已經拿到手的各類合同都已經保證了他們的利益,至少在美國人的層面上,並不因爲“東盟”的出現而改變多少。

最重要的是,他們就算反對.也無濟於事,這個世界說到底是經濟和軍事說了算,當這兩個方面的訛詐都失去作用以後,其他的條件就無關緊要了,誰讓他們的對手已經有了談判的資本,已經可以從各個層面上跟他們展開競爭了呢?“東盟”的建立,說到底並不需要其他國家的同意,只要中國人自己願意,就夠了!

1946年的7月,另一個不起眼的消息出.現在人們的眼前,中國新開拓出來的領地已經進入到瘋狂的建設當中,爲了管理的方便起見,西北地區開拓的新土地被命名爲西域特別行政區,以此來紀念漢唐以來的絲綢之路,和中華民族探索的偉大曆程;東部以海參威爲核心的半島地帶命名爲濱海特別行政區,作爲整個遠東政治經濟的核心,改回本名爲北海的原貝加爾湖地區,命名爲北海特別行政區,而最kao近西伯利亞地區的新工業帶,則命名爲北疆特別行政區,加上庫頁島特別行政區和外蒙特別行政區,如此六個巨大的區域,將整個西北地區全部隔離開來。

爲了管理上的方便,也爲了將.這新的疆土跟中國本土分辨開來,這所有的特別行政區加在一起,統一爲“大夏特別行政區”以示特殊。

隨後,陳曉奇認命了整個“大夏特別行政區”的整個.管理隊伍,並從經濟、軍事的各個層面進行了新的改組,將部署在此的國防軍重新劃分,形成一個完全獨立於中國本土之外的,由“復興黨”人全部抓在手中的一黨執政政體,並以這樣的面目對世界次揭開他們的面紗。

在1946年的1o月,中國國內的兩黨談判再次破裂,自以爲.實力雄厚可以做一番事業,特別是將遠征軍和海外駐軍全部調回來後,更將臺灣基地經營完善妥當的國軍蔣介石部認爲時機已經到來,容不得g軍繼續在他的手底下折騰,立刻命令部隊搞幾次大規模的戰鬥,一舉蕩平這個心腹大患。

而已經看穿國軍核心虛空的g軍同樣充滿了信.心,雖然國軍的數量達到他們的兩三倍之多,空軍陸軍的裝備也大大優於他們,但是從戰鬥精神上看,從戰鬥力的出點看,國軍實際上不堪一擊!最重要的一點,是國軍仍舊沒能形成“爲什麼而戰”這個最重要的問題,數百萬國軍的心目中,當兵仍舊是吃糧升官財的思想佔了主流,過一半的人都是抓壯丁弄來的,這些人的心中並沒有家國天下,沒了外敵威脅的他們,幾乎都在得過且過的胡混度日。

反觀g軍,從十年.前開始就已經領悟到了革命的真諦所在,因此在陝北時代開始,整個隊伍中的所有士兵,從基層開始以指導員、政委制度爲核心,從基層戰士開始進行普遍的思想教育,讓每一個人都能體會到戰鬥的意義所在,從當初的保家衛國,到現在的爲全國老百姓尋找一個光明和平幸福的未來,所有人都充滿了憧憬和希望,戰鬥的時候,這些人的勇敢和犧牲精神,壓根都不是國軍那些混日子的傢伙所能比擬的。

近代軍隊和現代軍隊的差距,就是這麼至關重要的一點。儘管中央軍上下已經解決了武裝問題,部分部隊的裝備甚至不在美軍之下,但是最爲重要的思想部分,這些部隊的士兵幾乎毫無例外都是爲了自己的長官而戰鬥,都是爲了自己未來升官財而戰鬥,都是爲了多吃一口好的而戰鬥,卻極少有人是爲了自己的家人和國家,是爲了民族和未來,是爲了自己旁邊的戰友和兄弟而戰鬥。

爲了榮華富貴而拼命的人都是怕死的,因爲他們死了的話,再好的東西也無濟於事了,但是爲了理想而殉道的人卻不這樣,他們都懷有激烈的情感,他們的犧牲能夠換來下一代或者自己家人的幸福,他們的犧牲意義,要重大的多。

人都是精神和思想引領的生物,只要解決了這個制高點的問題,就會拖胎換骨完全不一樣。即使失去了一個強大的共產主義同盟做後盾,看起來勢力偏弱的g 軍卻有着比國軍更加光明的未來,所以他們的信心,是前所謂有得充足。

1946年的1o月,當兩黨談判再次破裂之後,雙方之間毫不猶豫的再次生武裝衝突,隨即這衝突爆成全面的戰爭行爲。先是兩軍在交叉態勢的四川地帶展開大規模戰鬥,以遠征軍爲骨幹的國軍主力和對方的兩個方面軍力量在西北兩個戰場激烈交火,國軍還沒來得及揮他們的強大武器優勢,就被對方連續擊潰幾個主要風險,一鼓作氣的丟了成都,朝着重慶方向大潰退!

他們這一退不要緊,正在綿陽前線防守的軍隊立刻背腹受敵,在g軍的前後夾擊之下,摧枯拉朽的變成一團稀爛,經過三個月的戰鬥,寶成鐵路全線貫通,改名爲解放軍的g 軍長驅直入浩浩蕩蕩的殺進了天府之國、四川盆地!

四川土地肥沃人口衆多,更因爲1937年的中日戰爭中全國力量多有傾斜,導致這裏的人口和工農業經濟整體素質比劉湘時代高了一個檔次,雖然在隨後幾年間買辦們聯手出賣下萎縮了不少,但底子仍舊還在,解放軍得到了這個基礎之後,不但可以大大解決基礎物資的供應問題,更解決了兵員補給的問題,僅僅三個月後,他們就將這一支兵力擴充達到百萬的規模,兵分兩路朝着雲南和重慶揮軍殺去!

四川徹底丟失,令蔣介石大驚失色,他從沒想到解放軍的兵鋒可以如此的犀利,他們的進攻度可以快到這樣的程度,當即命令杜聿明無論如何也要在重慶頂住,不能讓對方順流直下,否則一旦重慶失守,對方兵力直指武漢,則荊襄之地盡陷敵手,都將無險可憑,民國大業行將危矣!

杜聿明畢竟不是浪得虛名之輩,在經過初期的混亂之後,立刻收束部隊在重慶站穩腳跟,憑藉這裏當年爲了防禦日軍而做的諸多準備,以強大的兵力與襄樊胡宗南部形成犄角態勢,穩穩的將敵軍攻勢擋在外面,暫時保住了江山的穩固。

在經過這一戰後,似乎解放軍也暫時失去了進攻的力量,他們驟然得到這麼大塊地盤,需要一定得時間進行消化吸收,而不是急着去掃蕩其他地盤,所以局勢再次穩定下來。

也就在這段時間裏,經過充分的準備之後,英法兩國爲、荷蘭等小國爲附庸的西方力量再次挑起爭端,浩浩蕩蕩的大英帝國艦隊爲先導的強大兵力,從印度洋地區橫行而下,直逼馬六甲海峽,企圖一舉將這塊關鍵的殖民地收復,重新振奮大英帝國的聲威。

當聯合艦隊殺到馬來半島北部的時候,一個令英國意想不到的狀況出現了,數不清的飛機從馬來半島和金洲島上起飛,將其攔截在浩瀚的大洋上,毫不客氣的展開轟炸,這讓猝不及防的聯軍等時間損失慘重,不得不暫時將兵力後撤到印度半島避開其風頭,順便調查一下生了什麼事。

很快他們就得到一個並沒有隱瞞的消息,徐元帶着一百多萬遠征日本剩下的土著人回來了!他不但將這些部隊從日本撤出,還直接送到了中南半島上,一部分留在越南幫助部隊向南攻擊那些由西方培養的精英人才帶領的反抗軍,以及留在那裏助紂爲虐的日本軍人,一部分從中南大通道—貫穿中南山區的公路長途跋涉運輸到緬甸北部,然後從那裏奇兵突進,南下到馬來半島將前端防禦重新補充起來,令原來的區區三十萬近衛軍力量大大增強!

再加上徐元親自帶領的二十萬近衛軍兵力,這裏的“東盟”軍隊已經迅膨脹到一百五十萬以上,並且這還是蘭芳軍沒有調動的情況下,相比起來的英法聯軍就顯得特別單薄,長途跋涉的運輸過來,卻一點優勢都沒有!

隨後英軍開始動新的襲擊,他們從印度方向調集主力,順着當初反攻緬甸的通道大肆推進,並以購買自美國的重型轟炸機爲先導,以千百家龐大的轟炸機羣蜂擁而至,企圖一舉將這裏的守軍全部炸成平地,然後毫無阻攔的重新佔領這裏。

可是這個如意算盤並不能打響,即使沒有蘭芳國的支持,從中國各處和中南半島各處飛來的戰機數量也絕對不遜於英法聯軍,且在質量上,已經將活塞式動機性能推升到極致的中國空軍力量擁有極大地優勢,加上少數實戰演練性質的噴氣式戰鬥機的加盟,導致聯軍空軍的襲擊計劃大敗虧輸!近衛軍擁有的雷達技術一點不比本土弱,根本沒有給他們一點點的機會!

聯軍的手段當然不只有這麼一點,除了從印緬邊境大力推進之外,他們還以海軍力量從澳大利亞繞過新幾內亞,然後從美國假裝看不見的菲律賓海域繞了過去,偷偷摸摸的殺到越南南部,將大量部隊從那裏登陸上去,企圖水陸並進的對近衛軍展開剿殺襲擊。

可惜他們忘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在熱帶叢林和山地當中,近衛軍纔是世界上最厲害的獵人!當聯軍士兵進入到叢林時,迎接他們的是攜帶有突擊步槍、半自動步槍、身穿叢林迷彩服和山地作戰裝備的強大力量,幾十萬近衛軍主力化整爲零,以班排組合配合數倍的土著人軍隊,對聯軍展開無孔不入的襲擊騷擾,旬日之間就令其絕不敢單獨行動,不得不龜縮在一起準備大規模的戰役,而這正是近衛軍所需要的。

1947年5月,準備良久的聯軍分別從印度和越南南部動猛烈攻擊,迎面撞上的“東盟”軍事主力給了他毫不客氣的迎頭痛擊!就在聯軍將所有力量投入進去的時候,中國方面突然宣佈將第三艦隊出售給蘭芳國,隨後蘭芳國宣佈參戰,並將艦隊核潛艇部隊送入到戰場當中,將聯軍的海上補給線迅切斷!

這一招搞得英法聯軍措手不及!後路被斷的他們立刻失去了後勤補給,從兩個方向動攻擊的部隊將近上百萬,一下子陷入到進退兩難的境地,更加糟糕的是,這個時候的印度鬧騰起來,要求獨立!爲了安撫他們,英國人將印度分成巴基斯坦和印度兩個部分,並允許印度獨立。

這樣的變化極大影響了前方作戰的印度士兵的心情,本來就在強大的近衛軍防禦線上撞得頭破血流的他們更加無心作戰,一個個打蔫似的提不起精神,幾乎弄得寸步難行!

而在這時,雪上加霜的狀況出現了,蘭芳國派出五十萬部隊加入戰鬥不說,從其本土起飛的轟炸機開始隨處肆虐,不管聯軍怎麼躲藏都改變不了尾不能兼顧的大麻煩!加上兩國國內對這次戰爭的態度存在諸多分歧,很多財團跳出來指責政府不趕緊想辦法將經濟從戰爭泥沼裏解拖出來,卻忙着找回所謂的大英帝國的面子這種不切合實際的玩意,實在是太落伍了!

被逼的狼狽不堪的政府開始尋求其他的解決辦法,但是很顯然這並不是一個容易做到的事情,他們要顧慮的事情太多太多,保持在世界範圍內的影響力已經比單純的東南亞利益更加重要,並且如果在那裏死傷幾十萬人的話,兩國政府是承擔不起的!

美國人的袖手旁觀令聯軍終於明白,這個大勢是不可改變的,他們已經無法挽回這樣的局面,唯一的辦法就是怎麼在保存尊嚴的情況下好好的收場。但這個,並不容易。

近衛軍是一羣以殺戮爲爲樂的瘋子,他們藉助東南亞的複雜地形,對來犯之敵不停地搞出一次次的血腥殘殺事故,每一次的戰鬥都可能導致對方的全軍覆沒,這樣的瘋狂敵人比德國人更可怕,聯軍中的附庸者很快先崩潰,隨後的英法聯軍孤掌難鳴,在後力不濟的情況下節節敗退,很快被分別壓制回印度和越南南部狹小的範圍。

越南僅存的千萬人口被日本人折騰了幾年後,因爲天災人禍死亡了數百萬,加上這一次的戰爭折磨,長達六七年的時間裏,他們的生活狀況不斷惡化,死在叢林中的人無以計數,在這一次的戰鬥中,僅存的青壯年男子幾乎消耗殆盡,整個民族除了婦孺之外少有男子,想要恢復族羣的舊觀,怕是需要百年時間!

被日本人破壞的一塌糊塗的越南南部並不足以支撐多少軍隊的運轉,到了1947年11月後,這場仗就已經打不下去了,此時美國人出來充當和事老,準備讓聯軍體面地結束這場戰爭。

在中國本土,新的戰爭卻剛剛醞釀成熟,1947年的1o月,漢中一帶的解放軍力量突然起猛烈進攻,旬日之間就將國軍部署的防禦力量打得一塌糊塗,接收山西工業後一年多來,他們傾盡力量建造了數以千計的大炮和大量的坦克部隊,儘管比起國軍來並沒有優勢,但在其戰鬥精神和優秀的戰略戰術輔助下,卻揮出驚人的效能。擋在前面的胡宗南部甚至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接連突破數道防線,好不容易在襄樊堅持住,對方卻突然奇兵突出,分別從河南信陽方向殺到,兵合一處兩面夾擊,登時將其防線全面擊潰!

隨後,解放軍主力從襄樊長驅南下直逼宜昌,並與另一突擊風險聯合擠壓武漢,置陳兵與合肥、蚌埠的國軍第二防線於不顧,全情全力的攻擊武漢,試圖一舉將該處國軍主力徹底消滅,打開缺口!

蔣介石本以爲這樣的軍力佈置並不能置他於死地,憑着長江兩岸的複雜地理形態,想要打大規模的殲滅戰何其難也,而對方只怕也沒有能力在這些地方立足,畢竟這裏可是國軍勢力的老巢啊!

但是情況變化卻不是他能夠想象到的,意料中本可能全部起來反抗g軍統治的當地人不但沒有鬧事,反倒歡天喜地的做出了歡迎的姿態,更幫着他們將這裏困獸猶鬥的國軍力量給找出來幹掉!

這算怎麼回事?沒有回過味來的蔣介石並不明白,在南宋末年,蒙古軍順着這條線攻擊南下的時候,曾經創造的輝煌也是可以複製的!已經徹底失去了民心的民國政府,在四大家族和買辦精英們的統治下,已經搞得上下民不聊生,不但是普通老百姓活不下去,就連那些地主和商人都難以存活,不斷貶值的法幣和爲了私利不顧一切的地方政府、軍隊光知道摟錢,全不管民怨已經積累到何種地步!

在陳曉奇經營的北方政權的對比下,國民對於蔣家王朝的作風就已經相當不滿,若不是他們無力反抗,早就將這羣吸血鬼xian出去了。奈何他們期盼中的國防軍根本沒有在國內動兵戈的意思,甚至沒有快擴張的念頭,所以這些地區的人們在失望之下不免心生怨憤,而這正給了g軍以可乘之機!

相對而言,北方勢力的做法比起g軍的做法還要差上一籌,因爲他們要求這些老百姓必須想方設法拿出自己的勤勞和聰明才智來換取報酬,在嚴格的學習和考覈監督制度下,按照必須的標準去獲得工作的資格和各類福利待遇,這對於普通人來說,似乎有點強人所難。

無可否認的是,經過數百年的奴役教育後,中國老百姓的積極主動已經淪落到幾乎不存在的程度,整個國家從南到北,在幾十年前都難以看到一張自然生動的臉,到處都是麻木不仁,到處都是事不關己,努力得到回報的念頭,並不太多。相形之下,在g軍鼓吹的土地改革政策中,凡是貧民都可以無償獲得土地,都可以瓜分地主家的糧食和財產,甚至可以去“地主家小姐的牙牀上滾一滾”,這樣的好事可是千載難逢啊!不勞而獲的心思一旦佔了上風,不要一文錢就能得到土地的好處誰都看得見,自然就多了無數的擁護。

於是可想而之,基層力量已經很容易解決,而那些資本家地主們麼?g軍許諾他們的是一個公正廉潔的環境,可以在極少的盤剝下讓他們正經操持,這個也不是空口白牙的胡說,所有人都能從山西四川等地看到了解到,相比之下腐敗透頂的國軍就太上不的檯面。如此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他們也很快就調轉風頭給與支持!

如此等等解決了所有問題,人們支持問題已經沒了阻力,相比之下成了老鼠一般的國軍就處境艱危了,天時地利人和,三樣他們一樣都不佔了,到了這個時候,美國人看國軍不成氣候,也失去了跟他們折騰的心情,抽掉了最後一根支持的稻草的蔣家王朝,失敗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情!

1948年初,武漢被解放軍攻下,重慶成了一座三面包圍的孤城,進退成了兩難,杜聿明儘管不甘心就此失敗,可是他的部隊被夾在這個地方失去了補給,光有力量揮不出來,已經非常之彆扭。

隨後解放軍主力並沒有對他這隻孤軍趕盡殺絕,留下一部分力量進行包圍警戒後,在一次擴大的兵力從安徽和湖北兩路並進衝擊國軍巢穴南京。

不管蔣介石是如何的暴跳如雷,不管他怎樣想盡辦法去籌措兵力,甚至他不惜低聲下氣的派宋美齡去求美國人幫忙,去請陳曉奇cha手,都改變不了他這半壁江山即將崩潰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