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父扭頭對喬老爺子說:「爸,你不管管嗎?難道真的由著她,搬進我們喬家?」

喬老爺子話未說出口。

一旁的喬崢說,「爺爺,我爸說的對,您幫清歡去找酒店吧。她的確不適合住在我們家裡。」

「怎麼就不適合了?喬崢,你可別忘了,你說過要娶我為妻的!我是你未婚妻,住進你家怎麼了?」

妞妞想跟喬崢理論。

喬崢卻憑著自己的感覺,嫻熟的走進了喬家。

妞妞跟著他走。

喬老爺子無奈的搖頭,對傭人說:「把清歡的行李,送去半島酒店吧。」

「是。」

傭人將行李放回了車裡。

司機驅車前往酒店。

喬老爺子瞥了眼自己的兒子,沒好氣道:「你別傻站著了,趕緊去醫院裡,看看你媽那邊怎麼樣了。」

喬老太太現在是植物人,不能跟他們同機回帝都。

於是,喬老爺子安排了車,提前將喬老太太送回了帝都。

這個時候,差不多到了。

喬父臨走之前,還不忘跟自己的父親說:「爸,你可千萬別被安清歡給迷惑了。堅決不能同意她住進我們喬家。」

「知道了,你趕緊走吧!」

喬老爺子看也不看自己的兒子,背著手走進了喬家。

踏入到院落里——

看到清歡和喬崢相對而立,清歡的眼睛有些紅通通的,喬老爺子心裡有些不忍。其實清歡這孩子的臉皮很薄,好幾次,他都注意到,在阿崢說完難聽的話后,這孩子的眼睛里噙著淚光。

想想也是,被慕家的人捧得像個小公主一樣,哪裡受過委屈呢?

他們家阿崢,真是對人不好。

他以為清歡早晚會放棄跟阿崢在一起。

卻沒想到,清歡堅持了下來。

並且,面對阿崢諷刺的話,她越來越適應了。

有時候,甚至能懟回去,令阿崢根本說不出話來。

喬老爺子走上前,笑說:「你們倆站在這兒幹嘛?趕緊進屋坐吧。」

喬崢陰沉著臉,沒有說話。

妞妞抽了抽鼻子,迎上喬老爺子擔心的目光,說:「爺爺,我聽阿崢說,你家廚子做臟臟包,非常好吃。我想試試呢。」

「好啊,等會兒,我就讓廚子做給你吃。還有我們帝都的懶龍,也是一絕,在A市,還有其他地方,絕對吃不到。 戰少,你媳婦又爬牆了 等會兒,讓廚子一併做給你吃。」

「謝謝喬爺爺。」

妞妞聲音甜美的回答,聽不出半點哭腔。

喬老爺子把手搭在喬崢的肩膀上,感受到他身體的緊繃,心裡閃過一絲的心疼:「阿崢,我們走。」

「嗯。」

喬崢點頭,跟著老爺子的步伐前行。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妞妞跟上了他們。

……

飯後,喬老爺子好聲好氣的規勸了清歡,讓她去半島酒店住。其實,他也贊成兒子的說法,清歡和阿崢沒名沒分的,讓清歡搬進喬家住,會毀掉她的名聲。喬老爺子知道自己孫子,是鐵了心要跟清歡分開。

作為一個長輩,不管多麼希望清歡嫁進喬家,他也不能因為私心,害了人家孩子的清白。

妞妞非常不樂意搬走。

可是,最終也聽從了喬老爺子的話。

但她沒去半島酒店,而是搬回了安家老宅。

安家和喬家離得並不遠,開車半個小時就到了。

她想照顧喬崢也方便點。

另外,作為安家的後人,回到安家住,也是理所當然。同時,也給帝都的人傳遞一個消息,安家還有人。

而妞妞來到帝都的消息,很快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

所有人的反應都不一樣。

有喜歡的,自然也有厭惡的……

這厭惡的人中,排名第一的便是封家。 不管封景是怎樣的人,在他們眼裡都是妞妞害死了封景。之前她在A市,山長水遠的,他們動不了她,現在跑到自家門口了,還欺負不了她一個丫頭片子?

呵呵……

給他們等著吧!

慕家欠封景的,他們都會一一的討要回來!

葉簡汐給裴娜打了電話,希望她能多多照顧妞妞。

裴娜滿口答應。

且在妞妞來帝都的頭一天,便給她發了請帖,邀請她前往宮家聚餐。

妞妞拒絕不了裴娜的邀請,給喬崢打了電話,便獨自赴約。

裴娜看到妞妞的第一眼,驚艷的合不攏嘴,「你這丫頭,真是一天不見,就變一個樣。真是大姑娘了,你現在要是在宴會上露臉,我保證那些俊俏的公子哥,都要看直了眼。」

裴娜以前不明白,颯颯怎麼就讓安墨卿那麼痴迷。

甚至不惜毀了整個安家,為她陪葬。

畢竟,她看到颯颯的都是毀容后的模樣。

可現在,透過妞妞,她能猜測到,當初的颯颯是多麼的傾國傾城。

裴娜甚至覺得,自己要是個男人,肯定早就被妞妞迷得神魂顛倒了。

真是太漂亮了!

妞妞說:「裴姨謬讚了。」

「我可沒謬讚,你這模樣是百萬里挑一的。你看那明星,叫什麼菲的,都說她是仙女姐姐。可我看,你才是小仙女呢。」

「裴姨,你可別這麼說,這不是給我招恨么。」

「好,好,不說。我們家清歡臉皮薄,年紀小,暫時不考慮交男朋友的事情。」裴娜笑道。

一胎雙寶:爹地敢不投降? 「阿姨,我不小了。而且,我有男朋友的。」

「誰?」

裴娜豎起耳朵聽八卦。

這是哪家臭小子,有天大的福氣,能找到清歡這樣的做女朋友?

「你應該沒聽過,喬家。他叫喬崢。」

裴娜想了好一會兒,這才模糊的記得,帝都似乎有個喬家。

之前,跟他們家太太見過幾次面。

但她對喬太太的印象並不怎麼好,覺得此人太過功利,整天只想攀附比喬家家境好的。所以往來了幾次,便漸漸地疏遠了。

後面喬家怎樣了,她也不是很清楚。

至於妞妞綁架的事情,葉簡汐在電話里,只跟裴娜說了,其中牽扯了封景。

裴娜更不知道了。

裴娜點頭說:「原來是他們家的小夥子,改天,你可得把人帶過來,給我看看。我順便幫你媽看看未來女婿。」

「我媽已經看過了。」

「動作這麼快?你爸看了沒?他沒把喬崢的腿打斷么?」裴娜笑著問。

妞妞:「……」

「好啦,阿姨跟你開玩笑的。」裴娜道。

妞妞偷偷地嘆氣。

那麼久沒見面,裴阿姨還是跟以前一樣,充滿了惡趣。

「好了,咱們進去坐著說話。」

裴娜拉著妞妞,往沙發跟前走。

兩人說著話。

楊樂帶著三個孩子走了進來。

人類都是顏控。

三個小傢伙看到妞妞,自然而然的纏著她不放。

妞妞看著自家大兒子,非常想撮合他跟妞妞。

這麼美的小仙女娶進了家門,一定能大大的改善宮家的基因。

楊樂聽她這麼說,氣的吹鬍子瞪眼道:「你嫌棄我的基因差嗎?」

「呃……不是嫌棄啦,只是想要更好的……」

裴娜心虛的說。

楊樂氣樂了:「你再想要更好的,也不能隨便撮合吧?你也不看看妞妞比我們兒子,都大了多少了。」

「女孩大怎麼了?我不是也比你大了那麼多歲了?你眼巴巴的追求我幹嘛?當初是誰,我不嫁給他,就尋死覓活的?」

裴娜嚷嚷。

楊樂老臉一紅,捂住裴娜的嘴,把她拖出了客廳。

妞妞只是注意到他們夫妻倆離開了,但沒聽到他們的談話,繼續耐心的陪著三個孩子玩。

吃過晚餐——

已經十點多了,三個孩子都不希望妞妞走。

尤其是兩個小傢伙,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還抱著妞妞的胳膊,要她陪著他們玩。

裴娜把他們強行拉開,對楊樂說:「你送清歡回家。對了,清歡,有什麼需要的地方,儘管跟我和楊樂開口,別拿我們當外人。我跟你媽可是情同姐妹。你是她女兒,那就是我女兒,當女兒的找老媽幫忙,那可不算麻煩。」

妞妞笑著點頭說:「好的。」

楊樂道:「走吧。」

妞妞跟著他,走出了客廳。

乘坐上車,楊樂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妞妞聊天。

他跟妞妞不怎麼熟。

畢竟她不是慕家的親閨女,凡事保持距離最好,免得外界拿這些做文章。

等到了安家門口,妞妞邀請楊樂進去喝茶。

楊樂婉拒了,徑自開車走了。

妞妞嘴角噙著淺笑,走進了家裡。

老管家看到她回來了,說:「小姐,您可算回來了。」

「跟裴阿姨聊得投機,沒想到時間過得那麼快。」妞妞說:「管家伯伯,勞煩你擔心了。我下次會儘快回家的。」

老管家道:「小姐,您不用為了我,早回家。只要您能確保自己的安全,多晚回來都行。」

他是安家的僕人,怎能要求主人怎麼做呢?

希望妞妞早點回家,但也不想拘束了她的自由。

「嗯。」

妞妞點頭。

老管家引著她,去了卧室。

書瑤已經睡著了,傭人見妞妞回來了,去浴室里幫她放了洗澡水,而後退出了房間。

妞妞泡澡浴盆里,差點睡著。

昏昏沉沉的擦乾淨身體,爬上了床,抱著熟睡的書瑤,陷入了甜美的夢鄉。

……

而就在此時——

安家大門口外,傅靖安望著緊閉的安家大門,手裡拿著一隻打火機,時不時地按下開關。

他從A市,千里迢迢的趕到這裡。

為的就是清歡。

離開了A市也好,沒了慕家的庇護,他更容易接近妞妞。

傅靖安在沉沉的夜色中,神情越來越陰鷙。

最後,幾乎和夜色融為了一體。

……

翌日。

天氣很好,裴娜邀請妞妞一起去逛街。妞妞從A市帶了挺多東西,但還是遠遠不夠。於是,跟著裴娜去買東西。忙了一上午,終於回到了安家。妞妞看著身旁的裴娜,想起來書瑤也在安家,趕緊給老管家使眼色,讓他把書瑤抱走。

老管家會意,想要偷偷地離開,將小小姐抱走。

可沒想到,還沒來得及行動。

他家小孫女,吃力的抱著書瑤,出現在了客廳里。

裴娜看到兩個小丫頭,走到了客廳,好奇的問:「這是誰家的寶寶呀?真可愛。」

妞妞:「……」

老管家機靈的回答道:「回宮太太,這是我兩個小孫女。真是抱歉,我這就把他們帶走。」

「不用帶走,帶走他們幹嘛?家裡有小孩子,也熱鬧點。你說,是嗎?清歡。」裴娜喜歡小孩子,一點都不介意,她們過來打擾。 妞妞傻愣愣的點頭。

老管家見狀,也不好再阻攔,只能看著孫女,抱著書瑤,走到了沙發跟前。

裴娜摸了摸孩子的臉頰,誇讚道:「真是可愛。你叫什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