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皺著眉頭有些激動的說道,上古時期,天地初開,大地孕育萬物無數年,在那個年代,靈石礦脈多不勝數,哪怕是一座上古廢棄的礦場,其中蘊含的好處也是大的驚人。

「上古礦場?」

秦嵐一聽,也是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張大了杏干潤澤的小嘴,激動的尖叫了起來。

林逸微微點了點頭,笑道:「有很大的可能,跟我走!」

隨後便下意識的抓住了秦嵐的蔥蔥玉手,朝著最近的一個深坑走去,在從通道落下來的時候,他跟王莽等人分開了,而且,周圍也並沒有其他人,跟顯然,從通道內進來,是隨即分配位置的。

秦嵐畢竟算是他的朋友之一,林逸自然要保護他。

剛剛,還一臉震驚的秦嵐,此時那絕美的臉蛋兒卻驟然一紅,眼波流轉,神情說不出的嬌羞,不過倒是沒有在吭聲,只是低著頭,宛如一個剛過門的小媳婦,乖巧,溫馴的跟在林逸的背後。

地面上,都是一些奇怪的碎石,這些東西似乎在印證,真的是一片礦坑一般,當兩人走了一百多米,走到了最近的一個礦坑前面的時候,一股恐懼卻驟然浮上心頭,礦坑內寒氣繚繞,深不見底,宛如通向地獄一般。 便是林逸看上一眼,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下意識的就拉著秦嵐後退了七八步。

「這,這下面到底有什麼東西?為什麼,僅僅只是看上一眼,就這麼讓人驚恐不安?」

滿頭大汗,臉色蒼白的秦嵐盯著林逸無比緊張的問道。

「呼呼,太深了,我也看不到,不過暫時不去理會最好,我們先看看這裡的環境在說,不過你切記,一定要跟緊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離開我的視線。」

林逸咬著槽牙,無比凝重的說道,他的心境何等的強大恐怖,可現在,連他都感覺到了驚恐不安,可見這下面的危險絕對是無比驚人的。

秦嵐聞言,抿嘴重重的點了點頭,顯然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林逸見狀,抬起手臂擦拭了一下秦嵐額頭上的冷汗之後,咧嘴笑道:「當然,你也不用太過擔心,畢竟本少的實力擺在這裡,便是陳力王那等強者,也不是我的對手。」

「我聽聞陳力王的一條胳膊廢了,真的是你弄的?」

「當然,除了我之外,你覺得還有誰有這麼恐怖的實力呢?」

……

兩人一邊閑聊,一邊觀察周圍的情況,結果這一走便是兩天的時間,這兩天內,他們竟然沒有見到一個人,這個發現簡直要讓林逸驚呆了,要知道,他們這次下來的可是幾千人啊!

就算是這些人平均分散開來,他現在也足足前行了有幾百里地了,怎麼也應該遇到一個人才對啊!

可現在,竟然一個人都沒有遇到,那麼只有一種可能,這裡很大,甚至大的沒有邊際,只有這樣才能夠解釋為什麼,他們這麼多人一起進入這裡之後,卻沒有辦法遇到彼此。

「你跟緊我,我們去深坑之中看看,否則,一直這樣走下去,也不是事兒。」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眸光有些凝重的看著那寒霧繚繞的深坑,沉聲說道。

雖然他有九龍戒指,裡面也裝了不少的食物跟生活物品,可如果一直這樣漫無目的的行走,那些東西終究會是被消耗完畢的。

秦嵐一聽,林逸竟然要去探那深坑,不禁也是面色蒼白了一分,不過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同意了林逸的做法,不能夠找到新的方向,就這麼走下去,他們鐵定會死在這裡。

兩人小心謹慎的朝著深坑內前行,就像是兩隻準備去地獄的鬼魅魍魎,甚至連呼吸都刻意的壓制住了,而且這深坑內的寒氣,也比他們想象的要恐怖的多,僅僅只是進入深坑不過數十米的距離,以林逸的強悍,皮膚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至於秦嵐就更加的不堪了,直接祭出了一件披風,這披風雖然僅僅只是一件簡單的法器,不過看起來倒是挺不錯的,而且很大,直接把秦嵐整個人都裹了進去,只剩下一顆腦袋在外面,十足的一個小碩鼠打扮,使得她在杏干高貴的同時,又多了一絲可愛的感覺。

「你要不要也進來啊?」

秦嵐看著頭髮上都開始結冰的林逸,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呵呵,不用,這裡危機重重,我還要保護你呢。」

林逸淡淡的笑了起來,他可不是什麼柳下惠,再加上秦嵐的樣子可最少都是九點九分級別的,一旦跟這小妞緊緊的貼在一起,他可沒有信心擋住。

「有人!」

林逸突然眼睛一亮急忙沖了上去。

「嗖!」

寒氣翻滾,一道瘦小的人影簡直就像是鬼魅一般,急速朝著前方衝去,速度快的簡直驚人。

只可惜,他遇上的是林逸,荒天劍法不但是當世少有的強大劍法,他的身法也同樣驚駭世俗,林逸早就判斷好了對方逃走的方向,帶著秦嵐就擋住了對方的去路。

「砰!」

一聲悶響,那人影直接裝在林逸的胸膛上,而後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啊!!!!鬼啊!」

當看清楚來人的相貌時,秦嵐簡直就像是少女見到了蟑螂一樣,直接一下子跳到了林逸的背上。

林逸看著眼前的人,或者說是怪物,也是頭皮一麻,手中的軒轅劍直接抵在了對方的脖子上,此生長得就像是一隻猴子一樣,全身都是十分細密的白色汗毛,頗有幾分,孫悟空還沒有去邱求仙問道的樣子。

一雙眸子,也是猩紅的,充滿了冷漠,猙獰的感覺。

「你,你不要殺我!」

這像猴子一樣的怪物,盯著林逸有些緊張的說道。

「你可以說人話?」

林逸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激動之色,他最怕的就是對方真的是怪物,無法溝通,能夠說人話,此事溝通起來,可就簡單的多了。

「為何見到我就跑?」林逸收起軒轅劍問道。

「你不是這遺忘之地的人!」 重生之夏光璀璨 猴子一樣的男孩眸光警惕的看林逸一眼說道。

「呵呵,這不是很明顯嗎?我的確是外來人。」林逸淡淡的笑道。

「你真的是外來人?」

原本無比緊張警惕的小猴子一聽,頓時眼睛一亮,似乎是來了興趣,盯著林逸激動的問道。

「當然,不過我們是不小心進入這裡的,我想問問,這裡是什麼地方?」林逸態度溫和的盯著小猴子問道。

秦嵐聞言,也慢慢的從林逸的背後伸出了小腦袋,同樣無比緊張的盯著小猴子,不過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便馬上又縮了回去,顯然,在這寒氣森森之地,突然冒出這麼一個物種,對於女孩子的衝擊還是比較巨大的。

「這裡是礦場,從我出生開始,就一直叫做礦場。」

小猴子看著林逸,眼神有些怪異,神情複雜的說道。

「礦場?呵呵,倒是名副其實,那這裡有多大?知道怎麼去外面嗎?」

林逸再度問道。

小猴子搖了搖頭,指著遠處的深坑說道:「那些大一點的深坑,就是一個村落,裡面有很厲害的仙人,小一點的就是一些強者單獨的聚集之地,我們除了找食物只之外,一般都不會外出的,因為外面很危險,會死人的。 「什麼?你說那些深坑裡面都有人?」

林逸一聽,頓時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他一路上遇到的深坑何止千百個啊!那豈不是說這裡面最少都要有十幾萬,甚至更多的人存在?

「你們一族有多少人存在?」

林逸無比震驚的尖叫道,誰能夠想到,在崑崙虛內竟然還會有這麼一個可怕的世界呢,眼前的這隻小猴子,雖然戰鬥力一般,可是他爆發出來的速度絕對比一般的宗師之境強者要厲害許多。

十幾萬的宗師之境,一旦從這裡沖了出去,整個世界的格局怕是都會被改變吧!更不用說這麼龐大的家族群,他裡面鐵定還會有一些更加強大的存在。

「難怪我剛剛會有心驚膽顫的感覺,看來,這裡面果然是有超級恐怖的存在啊!」

正當林逸無比驚恐的時候,那小猴子突然開口邪魅的笑道:「我聽說,好像有幾十萬人吧!不過他們經常會自相殘殺,甚至吃掉彼此,所以,具體的數據根本無法得知,因為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死亡!」

「什麼? 邪皇盛寵:鬼醫傾城妃 你說他們會吃掉自己?」

秦嵐一聽,那黑溜溜的大眼睛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吃掉同類,這在人類的觀念中實在太瘋狂了,簡直無法接受。

可林逸卻被這幾十萬人的恐怖數字驚呆了。

如果眼前這小猴子說的都是真的話,那這個世界就太恐怖了,互相廝殺之後,倖存下來的人一定是最強大的,他們絕對是有如惡魔一般恐怖的存在,可現在,一下子竟然多了幾十萬這麼恐怖的存在。

就算是林逸的戰鬥力逆天,就算是他自譽為天資過人,也不認為自己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中帶著秦嵐衝出去啊!

「呼呼!!!」

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之後,林逸才看著小猴子眸光凝重的問道:「你們這裡最強大的人是什麼境界?」

「最強大的?我不知道啊!不過好像有很多化神期的超級強者,不過超越這個境界的我就不知道是否還有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小猴子淡淡的笑道,只是他的笑容,不管怎麼看都有一種無比詭異猙獰的感覺,彷彿就像是邪惡的魔鬼在跟你虛以為蛇一般,不管他裝的多麼認真,可看起來依舊還是有種邪惡,詭異的感覺。

「我叫林逸!我看你的修為差不多要突破宗師之境了,我這裡有一顆丹藥,可以幫助你進入宗師之境!「

林逸說著,便從自己的九龍戒指中掏出了一枚丹藥,遞到了小猴子的面前。

「丹藥?」

小猴子那猩紅的眸子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一切都如林逸猜想的那樣,丹藥這種東西,對於小猴子一族來說實在太過珍貴了,便是靈智聰明無比的人類,能夠煉製丹藥的也沒有幾個,更不用說他們這種看起來,還沒有完全進化成為人類的東西,他們想要煉製丹藥怕是不可能的。

可小猴子的表現卻讓林逸眉頭微微一皺,那神情分明就是見過丹藥的。

「呵呵,距離上次吃到丹藥已經過去了好多年了啊!也不知道上面的人是否還會給我們發丹藥呢?」

小猴子捏起林逸掌心裡那閃爍著淡淡耗光的丹藥,眼神嚮往的唏噓道。

「你是說,有人會定期給你們發放丹藥?」

林逸簡直要驚呆了,幾十萬人的丹藥,普通人如何能夠提供呢?這根本就不現實啊!

「對啊!沒有他們發放的丹藥,我們怎麼可能會有今天的境界呢,我們修行的功法,也都是上面的人發放的,只不過他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給我們發放東西了,好像都已經把我們給忘記了。」

小猴子說著,從自己的背後掏出了一枚菱形的靈石,遞到了林逸的面前,咧嘴露出獠牙憨厚的笑道:「他們非常喜歡這個東西,你喜歡嗎? 大巫紀元 我家裡還有好多,除了可以吸收提升境界之外,也不知道還有什麼用處呢?」

「極品靈石,我的天啊!這竟然是極品靈石!」

秦嵐瞪著眼睛,張大了杏乾的小嘴,發出了一聲驚呼。

普通靈石,在崑崙虛內已經是無比珍貴奢侈的東西了,可現在,這小猴子竟然直接拿出了一枚極品靈石,要知道,這一枚極品靈石的價值,最少可以抵得上一千枚普通的靈石啊!

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存在,因為在崑崙虛,根本就無法搞到極品靈石,現在市面上流通的些許極品靈石,全部都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可現在,小猴子竟然說他還有很多這樣的極品靈石,秦嵐如何能不激動,不震驚呢?

「呵呵,你們跟他們一樣,一看到這個東西就開心,以往我們採集到這些東西的話,他們也會很開心,會交給我們很多的丹藥,只不過他們很久沒有來了,你們要是喜歡的話,我可以用這些東西換取你們的丹藥啊!」

小猴子看著激動不已的秦嵐,咧嘴笑道。

「當然可以,你有多少我都換!」

秦嵐商人的本性瞬間就爆發出來了,甚至都忘記了小猴子的恐怖,便一個箭步衝到了小猴子面前。

聞著秦嵐身上傳來的香味兒,小猴子的嘴角似乎裂的更大了,笑容也顯得有些猙獰起來。

「畜生就是畜生,一點人性都沒有啊!我倒要看看你想要玩兒什麼。」林逸在心中傲慢的冷笑道,這猴子雖然拼盡全力在隱藏在自己心中的想法,可奈何,他的演技是在太拙劣了,如何能夠瞞得過林逸呢?

「你帶我們去吧!我身上也有不少的丹藥,如果都是這種極品靈石,我也不介意跟你交換的。」

站在一旁的林逸,上前一步,把秦嵐護在了自己的背後,明亮迫人的眸子,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盯著小猴子說道。

甲午崛起 「好,你們跟我來,我的家就在這下面深處!」

小猴子淡淡的笑道,而後,豁然轉身,那雷公嘴一樣的臉上再也抑制不住的大笑了起來,不過卻沒有任何的聲音發出,在這濃濃的寒霧之中顯得越發的猙獰。 一路下潛,越是走的深,四周的寒氣便越發的恐怖,而且到處都能夠看到開採的痕迹,現在林逸幾乎可以肯定,這裡的怪物應該都是上古時期,被人圈養在這裡開採礦石的奴隸。

只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這處礦坑被人遺忘了,這群怪物一樣的東西,為了適應這裡的環境,應該就慢慢的進化成了眼前的樣子,白色的毛髮附體,簡直就像是白猿一樣恐怖,而且力氣極大,並不畏懼寒冷。

在小猴子的帶領之下,林逸也知道了他的名字白雨,而且通過簡單了解林逸也得知了許多有用的信息,這裡的人除了開採靈石之外,便沒有任何的事情做了,平時大家,也都是靠著一雙,力大無窮的手腳,幾乎跟野人無疑。

「林大哥,前面就是我家了,我父母在開採靈石的時候死了,只有一個奶奶在家!」

白雨淡淡的笑道,隨後便推開了一個厚重的石門,整個房屋都是在山體上開採出來的,房間內非常的簡單,只有一張圓桌跟幾張石頭雕刻而成的板凳,除此之外,便是兩張無比簡陋的石頭床了。

一名全身白毛的老嫗,正坐靠在牆角一臉的獃滯,好像走神發獃了一樣一動不動。

「奶奶,這是我的朋友林大哥,跟秦姐姐。」白雨看著無力的奶奶,眸光暗淡了一分,小聲說道。

原本無神的老嫗一聽,猛的睜開了眼睛,蒼老的面容,配上那猩紅的眸子,簡直猙獰的可怕。

「他們是外來人?」

老嫗的聲音有些顫抖著問道。

「嗯,他們是外來人,身上還帶了不少的丹藥。」

說道這裡,白雨抬頭看向了林逸,有些頹廢的說道:「我奶奶的年紀已經很大了,如果沒有合適丹藥的幫助,我想應該活不過這個月底了吧!」

林逸聞言,淡淡一笑,沒有說話,白雨的心思,實在太明顯了,簡直就是貪得無厭,又或者說這是人的本性,見到好的東西,能夠提升自己實力的東西,便想要據為己有。

這老白猿雖然看起來有些年頭了,不過壽元倒是未盡,最少也能夠活個一年半載,怎麼可能只有十幾天的壽命了呢?

見林逸竟然沒有接話,白雨的眉頭微微一皺,上前一步小聲說道:「林大哥,我奶奶活著的時候,可是吸收了不少的靈石,所以在她的體內一定會有靈晶存在,不如這樣好了,你給我有些丹藥,我把奶奶交給你,等她老死之後,你可以得到他的靈晶如何?」

「什麼?你說它的體內竟然有靈晶?」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靈晶,那可是只有仙人才能夠使用的東西啊!每一顆靈晶不過拇指肚大小,可是其中蘊含的靈氣卻驚人到了極點,一顆靈晶最少可以兌換一千塊極品靈石,甚至還會超過這個數字。

極品靈石在四海八荒之中不算是稀有,可靈晶卻稀有到了極點,他林逸縱橫四海八荒,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什麼動物,能夠天生在體內凝聚靈晶啊!

這個消息簡直逆天了。

「等等,難道他們之所以被人圈養在這裡,為的便是他們體內的靈晶?」

突然,一個無比可怕的想法驟然浮現在了林逸的腦海中。

「難道那些人把他們圈養在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自相殘殺,從而得到靈晶?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些人可就是在太瘋狂,太殘忍了。」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林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胸口有些沉悶的在心裡嘀咕道。

視幾十萬人如兒戲,那這人的背景實力該是何等的恐怖呢?

不過對於眼前的白雨,林逸的心裡到是又厭惡了一分,為了自己竟然連唯一的奶奶都能夠出賣,簡直殘忍到了極點。

「家裡簡陋,也沒有什麼好東西招待,這是靈晶泡的茶,能夠增加靈力,你們喝一杯吧!」

白雨的奶奶,顫抖著,蹲著一個托盤走了上來,裡面放著兩個石碗,裝著兩碗清澈透亮的靈水。

「多謝!」

林逸淡淡一笑,端起就喝了一口。

「林大哥你稍微坐一下,我去把家裡存的極品靈石都拿出來,換你們的丹藥啊!」

白雨見林逸竟然沒有跟他交換的意思,那兇殘奸詐的眸子微微閃爍了一下,便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咔!」

一聲悶響。

房門竟然直接被白雨從外面鎖上了。

這下就連秦嵐這個大小姐都意識到了問題的異常,不過林逸卻給了秦嵐一個眼神,示意暫時不要揭穿,他倒要看看,這兩隻猴子能夠在他面前表演什麼猴戲。

「大壞蛋,你喝了這靈水有沒有什麼異常啊?」

秦嵐有些不放心,上前一步,湊近林逸的耳邊,小聲的問道。

「呵呵。你放心好了。」

林逸自信滿滿的笑道,他的體質本就異於常人,再加上有神府這等逆天的至寶在身,還真不把區區毒素放在眼裡。

大概過了不到三分鐘的光景,門外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村長大人,我估計他們現在應該已經被我那老不死的奶奶放倒了,等會兒,您可得要多給我一點好處啊!這絕對是兩隻肥羊!」

白雨充滿貪婪,猙獰的聲音驟然響起。

「哈哈,你放心,如果你所言屬實,自當是少不了你的好處的。」

一道十分開心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而後。

石門再度被打開。

四目相對,空氣瞬間凝固了。

足足過了一個呼吸的功夫,白雨才驚叫道:「這怎麼可能,我明明親眼看到你喝了靈水的?」

老嫗見狀,身體哆嗦了一下,抬起蒼老的眸子看了一眼白雨,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有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