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在澹臺家的客廳里,家主澹臺戰狂此時面色卻也同樣陰沉的可怕,他的兒子,家族的數十名天龍之境的強者,竟然被人欺負了,這在他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砰!」

澹臺戰狂那碩大恐怖有力的手掌,重重的砸在了天山木製作的桌子上。

「砰!」

整個桌子轟然炸開,木屑如同暗器一般四處飛濺,打的周圍的下人,以及澹臺宗申等人痛苦萬分,可是眾人卻只能緊緊的咬著槽牙,不敢發出一聲悶哼。

「父親,你一定要為我報仇啊!如果不能殺了那小子,咱們澹臺家的面子往哪兒放啊?以後我們豈不是要成為別人眼中的笑話了?」

坐在右手邊椅子上一臉痛苦的澹臺劍鳴,歪著腦袋不滿的嘟囔道。

澹臺戰狂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濃濃的殺機,冷哼一聲不悅的呵斥道:「你個廢物,還他瑪德有臉說?老子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沒用的東西,區區一名神威之境的小子,你竟然都搞不定?」

「哼!你現在罵我有什麼用?事情已經發生了,你現在要考慮的可是怎麼找回場子。」澹臺劍鳴絲毫害怕的意思都沒有,盯著澹臺戰狂不滿的反駁道。

「來人,帶上我澹臺家所有的資產,他不是想要去拍賣會嘛!我今天不但讓他一件東西都拍不到,還要在拍賣會結束之後,親手殺了他一洗我澹臺家的恥辱!」

澹臺戰狂說完便豁然起身,兩米五的個頭充滿了迫人的氣息,宛如戰神降世一般朝著前方走去。

澹臺宗申等人一看,個個一臉激動,急忙跟了上去,戰狂之名可不是說說而已,而是此人真的無比好戰,他不管是戰鬥力還是戰鬥經驗都可以說無比的恐怖,最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名化神年中期的可怕存在。

修為越高,進步越困難,一名化神中期的強者,他的戰鬥力簡直可怕,便是兩名化神初期的強者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哼哼,小畜生,你給老子打八折是嘛?等會兒你看老子怎麼給你打個九折!」包紮的如同粽子一樣的澹臺劍鳴陰測測一笑,便起身也追了上去。

在拍賣會現場,經過了半天的墨跡之後。

趙四終於無奈的點了點頭,神龍真血的確恐怖異常,甚至如果能夠煉化的帶來的好處也是無比驚人的,可卻不及他的父親重要,若是他的父親不能夠重掌大局,整個找趙家都隨時可能家破人亡,跟整個趙家相比,區區一滴神龍真血又算的了什麼呢?

「嘿嘿,這樣不就對了,你放心,我不會白拿的,到時候你們需要什麼丹藥只管說,老子保證給你們煉好,而且如果趙家遇到麻煩的話,我也會出手一次的。」

林逸摟著趙四的肩膀激動的大笑道。 一個墨麒麟的寶血就讓他的力量進入了百萬大關,境界也提升到了神威之境,若是再得到這神龍真血,說不定他的實力還會有一個暴增,到時候,那可就牛比大發了,這簡直就是一場天大的機緣。

「呵呵,多謝林少!」

趙四焉了吧唧,敷衍的傻笑道,他這次可算是要做整個趙家的罪人了。

「諸位,歡迎大家的到來,今天,我們拍賣會正式開始,第一件東西,一件法器大刀,攻擊力驚人,最重要的是在攻擊的時候,還能夠附帶一道烈火傷人,如果不小心的話,可是很容易被這大刀所傷哦。」

一名身段杏干,高挑的女子走了上來沒有絲毫客氣的意思,直接開口說道。

她的容貌很是驚人,就連見過無數美女的林逸一眼看去,都有種驚為天人的感覺,特別是她的眼睛,彷彿會說話一般充滿了無法言喻的韻味。

「沒想到這次拍賣竟然是秦嵐姐姐親自出馬,難道有什麼珍貴的寶貝不成?」趙小七一看到拍賣會上的女主持人頓時黛眉微蹙,小聲的嘀咕道。

「秦家大小姐親自外出,我看這次弄不好可能會有命器拍賣!」

趙四也是一臉凝重的說道。

「什麼玩意兒?命器?」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震驚了,他現在手裡拿著一把道器級別的軒轅劍,戰鬥力就最少提升了三成有餘,甚至還不止,可現在趙四竟然敢說這裡要拍賣命器。

「瑪德,難道今天真的要輪到我走運了?」

林逸咧嘴嘿嘿的傻笑了起來,若真是如此的話,今天他可要成為最大的贏家了啊!身懷接近兩百萬的恐怖靈石,誰能夠跟他相比?

「呵呵,沒想到拍賣會竟然開始了!」

一道爽朗的笑聲驟然響起,隨後澹臺戰狂那充滿凌厲殺機的眸子便緩緩的在人群中看了起來,當看到林逸一行人的時候,他那厚厚的嘴唇一咧,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大步流星的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我去!這個恐怖的傢伙怎麼來了?」

「看他殺氣騰騰的樣子,像是來鬧事兒的啊?」

「不會吧!敢在秦家的拍賣會上鬧事兒?」

整個拍賣會現場頓時就變得沸騰起來,秦家在崑崙虛內五關可都有自己的拍賣會,雖然每一關拍賣的東西都不同,可能夠同時在五關都擁自己的產業,便已經足以說明了秦家的恐怖。

可澹臺家也同樣不是弱者啊!第三關內號稱第一家族,特別是這澹臺戰況,他的戰鬥力簡直恐怖到了極點,整個第三關根本沒有人是他的對手,現在他都親自出動了,可見事情的嚴重性。

正在主持拍賣會的秦嵐見狀眉頭也是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凝重之色,如果澹臺戰狂真的不顧規矩在這裡傷人的話,她今天還真的擋不住。

「哈哈,大侄女,你只管繼續主持,我今天來過來是參加拍賣會的。」

澹臺戰狂直接坐在了林逸的旁邊,瓮聲瓮氣的笑道。

秦嵐聞言,嫣然一笑道:「看來戰狂叔叔應該是知道了今天的壓軸東西是一件命器了啊!」

「什麼?命器?」

「轟!!!」

無數激動的聲音在瞬間就化成了一道音浪,在拍賣會內炸開。

命器那可是無比珍貴的存在啊!每一件命器的來頭都大的驚人,最重要的是他能夠極大的增加一個人的戰鬥力。

這絕對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澹臺戰況一聽,那如銅鈴一般的大眼睛里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之色,倒是沒有想到今天竟然誤打誤撞來對了,此時他可是攜帶了澹臺家所有的靈石,而且縱觀整個拍賣會,可是以他澹臺家為尊。

那命器還不是手到擒來?

他的戰鬥力本就已經無比恐怖了,如果再能夠搞定這件命器的話,到時候,澹臺家甚至有可能直接衝擊第二關。

「哈哈,好,大侄女趕緊拍賣吧!」

澹臺戰況開懷大笑道,而後低頭看著旁邊的林逸,玩味的獰笑道:「就是你給我兒子打了個八折?」

「呵呵,是啊!怎麼了大塊頭,你也想要個八折?」

林逸盯著氣息彪悍,恐怖的宛如人形蠻獸一般的澹臺戰狂淡淡的笑道。

「大塊頭?」

澹臺家的隨從一聽,頓時麵皮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這小子還真是不怕死啊!」

澹臺宗申忍不住苦澀的笑道。

「呵呵,果然牙尖嘴利,你放心,等會兒老子拿到命器之後,會在你身上試試命器的威力的。」

澹臺戰狂說完便抬頭目光鎖定了站在舞台上的秦嵐。

「諸位,這件法器的拍賣價格是三十塊靈石,可有人出價?」

秦嵐面色稍微有些不自然,動用了一絲靈氣使得她的聲音能夠清楚的傳遍整個拍賣會現場,甜美的笑道。

眾人一聽,這才回過神兒,想起來還在拍賣會呢?

「三十五個靈石!」

「四十個靈石!」

「五十個靈石!」

一名名強者紛紛開始競拍了。

雖然法器不如道器珍貴,在戰鬥力提升方面也相差甚遠,可架不住這東西便宜啊!

而且道器的珍貴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最終這件到法器被一名男子以六十靈石的價格購買。

接下來,拍賣的東西都是一些寶器,法器之類的,雖然不是很牛,不過勝在珍貴,這裡拍賣的東西幾乎都帶有一定的自動攻擊手段,這對於一些普通的強者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了,甚至能夠起到決定性的因素。

「諸位,接下來拍賣今天的第一件道器。」

秦嵐悄悄的吐了一口濁氣,淡淡的笑道。

「道器?」

眾人一聽,都回過神兒了,紛紛瞪著眼睛盯著那一件黃銅丹爐,這丹爐的造型非常奇特,三足兩耳,肚子圓鼓鼓的,最要命的是在肚子上還有九條猙獰的金龍。

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眉宇間浮現了一抹不解之色,「老子的九龍戒指有九條神龍,這丹爐上竟然也有九條金龍,難道這之間有什麼聯繫不成?」 「起拍價一千靈石。」

優雅杏乾的秦嵐,盯著眾人淡淡的笑道。

「什麼玩意兒?一千靈石?」

正在暗自思量的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宛如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把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澹臺戰狂聞言,輕蔑的看了林逸一眼,淡淡的冷笑道:「你這樣的窮小子,怕是還沒有見過一千靈石有多少吧!」

也難怪澹臺戰狂會發出如此不屑的嘲諷,畢竟在崑崙虛內,一桌子最上等的宴席也不過才幾十,上百個靈石而已,整個崑崙虛內,很多人窮其一生,他們也無法存到一千個靈石啊!

這一千個靈石在崑崙虛絕對是一筆無法想象的巨款,畢竟如澹臺劍鳴,加上數十名天龍之境的超級強者一起也才湊了兩萬靈石讓而已,平均下來,一名天龍之境的強者都拿不出兩千靈石。

「呵呵,這裡面的東西都這麼便宜?」

林逸沒有理會澹臺戰狂而是轉身看向了趙四,咧嘴銀盪的壞笑道,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他林逸今天可就要發達了啊!身懷一兩百萬靈石的巨款,怕是連正在主持拍賣會的秦嵐都能夠買下來吧!

趙四的麵皮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極為不自然的笑道:「這煉丹爐雖然是道器,可一般人到也用不上,枯榮跟方定山兩人都已經有了自己的道器丹爐,這東西買下來,只能送人所以才會如此便宜,如果是其他的道器的話,最少也應該會在三千靈石以上吧!」

林逸聞言微微點頭,隨後抬起手臂,看著秦嵐淡淡的笑道:「一萬靈石。」

「什麼?」

原本還算是正常的拍賣會現場頓時炸開鍋了,這會兒還沒有人競拍呢,畢竟能夠有底氣送出去一千靈石的大老闆可不多,可林逸倒好竟然上來就自己提價十倍。

「這小子是不是傻子啊?」

「難道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故意在這裡搗亂?」

拍賣會現場的眾人全部都瞪著眼睛,一臉詫異的嘀咕道。

澹臺戰狂也愣住了,一萬?便是他也捨不得隨便揮霍吧!畢竟家族越大,開支就越大,一萬靈石,便是他們澹臺家族也最少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夠積攢下來啊!

可林逸現在竟然沒有絲毫的猶豫就喊出了一萬的高價,這不是瘋了是什麼呢?

「嘿嘿,小子,我告訴你,在這裡叫價之後,如果拿不出來的話,可是會被秦家追殺的。」澹臺戰狂歪著腦袋,湊近林逸旁邊,陰測測的冷笑道。

「靠!管你屁事兒?我又不是你爸爸,你這麼關心我做什麼?」林逸眼睛一翻,白了澹臺戰狂一眼,傲慢的冷笑道,動手,他沒在怕的,拼財力,呵呵,現在的林逸就更加不怕了,反正這些錢財來的容易,揮霍掉了他也不心疼,最重要的是有了這個道器的煉丹爐之後,他想要靈石實在太簡單了。

「你……」

澹臺戰狂一聽,那如銅鈴一般的眸子頓時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憤怒。

「一萬靈石第一次,請問還有加價的嗎?」

「一萬靈石第二次,請問還有加價的嗎?」

「一萬靈石第三次,請問還有加價的嗎?」

「砰!」

拍賣槌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秦嵐優雅的伸出手臂,指著林逸激動的笑道:「恭喜這位公子拍下本次拍賣會的第一件道器。」

這個價格直接超出了秦嵐的預期,本來按照他的想法,能夠拍出三五千靈石就已經非常不錯了,卻沒想到,林逸竟然直接出了一萬靈石她如何能不激動呢?

一名高挑杏乾的女生,拿著道器丹爐優雅的走到了林逸面前。

而林逸也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從九龍戒指裡面取出了一萬靈石交給了對方。

坐在一旁的澹臺戰狂眼睛再度猛的一瞪,滿是橫肉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之色,「儲物戒指,這……這怎麼可能,這小子竟然有儲物戒指?」

要知道,便是他這位澹臺家的家主現在也沒有儲物戒指啊!他們平時外出,靈石也都是放在身上特殊的口袋中,那些口袋的設計非常的完美,使得每個人的身上都能夠存儲大量的靈石,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袋子緊緊的包裹著穿衣服的人一樣。

儲物戒指這種東西,那絕對是高級貨啊!

傳聞只有在第二關中的一些大家族長老才有機會佩戴這麼珍貴的東西。

在一瞬間,澹臺戰狂便下定了決心,今天要不惜一切代價弄死林逸,能夠搞到一枚儲物戒指,便是把整個澹臺家族都搭進去也值得了。

付出了足夠的靈石之後,林逸便美滋滋的看起了手中的煉丹爐,這煉丹爐看似不大,可是其中卻蘊含著七七四十九個丹格,也就是說能夠容納四十九種靈草的同時煉製。

「瑪德,不應該啊!四十九種靈草,能夠組合出來的東西最少有幾百萬個數列,為什麼,只是一件普通的道器呢?」

林逸眉頭緊皺,這樣的丹爐就算是稱之為命器也不過分了,畢竟一爐四十九顆,那可是極大的提升了他的煉丹速度,最重要的有這一個逆天的丹爐,這世上幾乎百分之就是的丹藥都能夠煉製了啊!

「瑪德,回去要好好的研究一下,千萬不能讓珍寶蒙羞啊!」

林逸美滋滋的把煉丹爐丟進了儲物戒指中,他倒要看看接下來的那件命器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如何合適的話,他絕對不介意出手。

「林逸,林逸,快,快,你答應過我的,趕緊把那個發叉拍下來啊?」

趙小七突然用力的拉著林逸的胳膊,指著舞台上面的發叉激動的大叫道。

那是一枚金銅煉製的發叉,從他的波動上看來只是一件法器,可它的造型卻非常的大氣完美,特別是那鳳凰簡直栩栩如生,給人一種靈動,似乎隨時都能夠乘風飛走的感覺,倒是一件難得的佳品。

不過這東西的競爭倒是挺激烈,他的那件煉丹爐底價才一千靈石,而這件發叉竟然直接一千二百靈石開始拍賣,就這,眾人還爭的頭破血流。 「一萬靈石!」

林逸抬起手臂,淡淡的說道。

「我靠!有錢了不起啊?」

「就是,瑪德,仗勢欺人啊?」

「哼!你有錢拍賣,我看也未必有命享用!」

之前競爭無比激烈的眾人一聽,林逸竟然又開口了,而且一上來就把價格提高到一萬,一個個頓時怒了,誰不想在妹子面前裝一下呢,可林逸倒好了,上來就斷絕了所有人的後路。

一萬靈石,也許還是有不少人能夠拿出來的,可絕對沒有人願意把一萬靈石花在一件法器上面,哪怕這件法器它真的很漂亮。

一分鐘后,東西再度送到了林逸的面前。

看著林逸毫不猶豫的又花了一萬靈石,澹臺戰狂心裡那叫一個痛啊!在他看來,現在林逸的性命已經是他的了,這儲物戒指,靈石自然也是他的了,林逸拿著屬於他的錢肆意揮霍,他如何能不心痛呢?

至於澹臺劍鳴此時也傻眼了,平時他外出帶上個三兩千的靈石,在這第三關已經牛的不行了,可現在跟林逸一比,才發現自己就是一個渣渣啊!人家一出手就是上萬的開銷啊!

「嗯?這東西!」

林逸拿著手中的金鳳凰眉頭微微一皺,一絲精純的靈氣直接打入了那金鳳凰內,原本就栩栩如生的金鳳凰那帶著無上威嚴的眸子竟然輕輕的動了一下。

「我糙!」

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心跳在這一刻都驟然加速了起來。

「怎麼會是這樣,瑪德,這次賺大發了啊!它的價值怕是能夠跟一件命器相比吧!為什麼秦家的人沒有發現他的異常呢?」

林逸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無比緊張的在心裡嘀咕道。

這根本不是一件普通的法器,他的級別應該到了極品道器級別,而且這也不是什麼金銅煉製的,乃是鳳凰鎏金煉製而成的,最重要的是,在煉製這件東西的時候,曾經滴入了一滴鳳凰寶血。

所以在靈氣湧入這發叉內的時候,絕對能夠召喚出一隻鳳凰出來作戰,鳳凰,那是何等逆天的神獸啊!它的存在甚至比神龍都要更加的稀少,更是有著不死鳥的美譽,哪怕只是一縷幻影,它的戰鬥力怕也不可小覷。

「喂,你發什麼愣啊?還不敢趕緊給我戴上?」趙小七用肩膀輕輕的撞了一下林逸,低眉垂眼,小聲的嘀咕道。

「咳咳,你個小東西可是走運了,我告訴你……」林逸湊近趙小七的耳邊,緩緩把這發叉的作用說了一遍,澹臺家的人都找上門兒了,等會兒少不了一場大戰,而趙小七的實力又是眾人之中最差的一個,如果有了這發叉倒是能夠護住他的性命。

竊竊私語帶著一股熱氣不斷的朝著趙小七的耳朵里鑽去,弄的趙小七的眉宇間越發的害羞了,就連那精緻的小耳朵都紅的像是滴出血一樣,只是當聽明白林逸所說之後,她那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卻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你說真的?」

趙小七驚訝的問道。

「瑪德,你要是不信,這東西我自己留著好了。」

林逸有些不捨得的說道。

「嘻嘻,討厭啦!你可是人家的哥哥,你說什麼,我都相信。」趙小七美滋滋的笑著,把自己的狗頭送到了林逸的面前,她身為趙家的子嗣,雖然境界不怎麼樣,可她的眼界卻非常恐怖,自然清楚這發叉的珍貴。

林逸看著那狗頭一臉不滿的把發叉落在了趙小七的腦袋上,趙四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不過倒是不好多說什麼,只能一臉苦笑,林逸他得罪不起,那趙小七他就更加得罪不起了啊!

「接下來拍賣的是一件道器,它乃是用不用知名獸骨煉製的圓月彎刀,拍賣會的鑒定師們研究過了,如果是陰魂,怨靈之體操控這圓月彎刀進行攻擊的話,會附帶毒瘴,能夠迷惑敵人心神,而且它本身也非常的鋒利,起拍價四千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