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文武穩定了城裡的秩序之後,第一時間來到了龍攆面見王鈞打探消息。

郭嘉急不可耐地問道:「皇上發生什麼事了?」

王鈞的目光穿過屋頂,眼眸中劃過一絲精光,道:「看來蠻人大陸的實力也不弱,他們正和詭異在星空之上發生大戰。」

幾人一聽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天人級的高手一般情況下排山倒海不再話下,如果實力全出的話勉強能夠摧毀星辰,可現在這般分明是大戰的結果,明顯兩邊都有了仙級高手。

戲志才聞言眉頭一挑,道:「皇上,既然他們有這等高手吾等不能不防,一旦仙級高手不顧一切出手,我大乾弄不好會吃大虧啊!」

聽著戲志才的建議,王鈞不由的微微頷首,一邊把玩著手裡的茶杯,一邊在心裡思索起來,「仙級高手只要不是那種不要麵皮之輩,和大軍玩游擊戰,以大乾的戰陣之道可以輕而易舉的拍死他們。

可是一旦遇到了這等不要臉的傢伙,哪怕以大乾將領以天人實力加上手裡的寶物能夠逆能伐仙,也無法做到護住整個大軍安全,畢竟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可以,你覺得應該調遣多少人來此支援?」王鈞看向戲志才問道。

戲志才一聽不由的反問道:「皇上,不知道我大乾有多少仙級高手?」

王鈞一聽目光不由的投向戲志才,雖說他清楚的知道大乾有多少突破至仙級的高手,但是這已經屬於一等機密了。

大乾對外宣布也不過是五人而已,實際上大乾目前突破至天仙級5人,地仙級高手43人,這還沒有包括軍方裡面的趙雲,張飛等人,輕飄飄的道:「夠用了。」

眾人一聽頓時語噎,他們本來還以為王鈞會告訴他們確切的答案,結果輕飄飄的來一句夠用了。

諸葛亮聞言不禁心中一嘆,稍微一想就明白王鈞不想透露此事,只不過有了王鈞的擔保,也不用顧慮蠻人方面的仙級高手了,道:「皇上,為了大軍安全考慮,我大乾最少要出動八名地仙強者,有了他們才可以無所顧忌的出戰。」

王鈞聞言微微點頭,三座城池各需要一名地仙強者坐鎮,五路大軍也需要地仙強者坐鎮,這樣一算就需要了八名仙級高手,還有各路主帥實力也不能低,不然敵人一個斬首戰術久歇菜了,「蘇賢傳朕旨意調遣重樓,蜀山劍聖,七夜,道玄,白雲禪師,萬劍一,萬人往,武無敵隨軍聽用。」

蘇賢立即躬身道:「老奴遵旨。」

諸葛亮等人聽到這話也是感到吃驚,這些人平日里只是在大乾掛職客卿不顯山不露水,沒想到他們這些人居然都破了地仙,當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任何人都不能小覷。

王鈞又道:「另外趙雲,黃忠,徐晃,張遼和張飛五人全部突破了天人,以他們的實力足以擔任主將,加上重樓八人足以庇護大軍安全。」

戲志才等人一想由趙雲五人主持大軍攻城拔寨,重樓八人負責對付敵人的仙級高手的確安全了許多,道:「皇上聖明。」

翌日,天空陰綿綿的一片,沉悶的天氣好似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龍攆之中,王詩琪三人一人拿著一個戰利品正在炫耀,王鈞見此不著痕迹地點點頭,經過一場見血的歷練,他們三個已經有些擺脫了過去的幼稚。

打量著王曦月送給他的萬年樹心,王鈞輕笑著問道:「這一趟出去有什麼感想?」

王詩琪手裡提著七星劍,秀麗的臉龐多了一絲殺氣,乾脆利落的道:「父皇,經過這一次的野外歷練兒臣發現,我們先前不過是溫室里的花朵,經不起一丁點風吹雨打。」

「在野外敵人才不會管你的身份是什麼,只要有了足夠的利益,哪怕是親兄弟之間也會反目成仇。」

「而我們相比他們更是無能,剛開始的時候就連一隻野兔都不敢殺,遇到了稍微兇猛一些的動物就會手足無措,要不是身邊有護衛,說不定我們根本走不出野外。」

「啪啪啪……」聽見王詩琪的反思,王鈞心中很是欣慰不由的鼓起掌來。

以目前的局勢還不到王詩琪等人登場,可他們身為大乾的太子和公主,從他們出生的那一天起,他們的命運就和大乾生死相連,日後有的是危機需要他們會大乾出生入死,道。

「你們能有這個想法很好,身為大乾的太子和公主你們的責任從出生那天就需要承擔,朕能做到就是給你們最好的資源,最好的教育,讓你們在危機中有活下去的機會。」

「兒臣謝過父皇。」王詩琪三人齊聲抱拳道。

王鈞一聽擺擺手,道:「我們父女不需要這麼客套,這一趟的野外歷練還有什麼感想?」

王詩琪立即抱拳道:「兒臣的實力有些弱小,實戰經驗稀缺,缺乏對天地奇珍的認識等等。」

頓了頓,又道:「一趟野外見血歷練,兒臣覺得除了修鍊資源,其他什麼東西都欠缺。」

「很好,只要有了清楚的認識,這一趟野外歷練就沒有白費,待會你們回大乾,朕會派人對你們嚴加訓練。」王鈞淡淡的說道。「只不過到時候你們不要怕吃苦受累才行?」

王詩琪三人一聽面露不悅,反駁道:「哼,父皇你也太小看我們了,我們竟然已經打定主意加練,就不怕吃苦受累,不信你等著看吧!」

蘇賢匆匆走進了書房,在王鈞竊竊私語說了幾句,王鈞不由的眼眸中劃過一絲驚訝,道:「先帶他去崇文殿,朕稍後就去。」

轉頭沖著王詩琪三人,道:「父皇有國事需要處理了,就不再陪你們了。

你們想在龍攆上玩玩也好,想去新城轉轉也行,自己決定吧!」

「父皇再見,我們去新城轉轉了。」王詩琪三人一聽也不再留在這裡,沖著王鈞揮揮手,離開了書房。

………………………

崇文殿。

「皇上駕到。」蘇賢站在門外朗聲喊道。

王鈞大步走入掃了一眼殿內的情況,殿內除了九個蠻人未曾行禮,戲志才等人立即拱手道:「臣等參見皇上,吾皇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平身。」王鈞朝龍椅上一坐,淡淡的說道。「爾等何人?來我大乾所為何事?」

蠻人大祭司蠻漾上前一步,喝問道:「你們到底是是什麼人,為什麼竊取我蠻人的土地,黑地平原?」

王鈞聞有不由的打量了一番蠻漾,就見他身高丈八,身材相對於蠻人戰士稍瘦,臉上畫著神秘的符文,一身蠶絲祭服神光環繞,清香宜人,手裡拿著一個圖騰柱,看上去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

「我們是什麼人?我們是上天的子民,奉天道之命前來討伐詭異。」王鈞故意擺出一副自豪的樣子,說道。「還有這裡可不是黑地平原,而是屬於我大乾的起源平原。」

「放屁,你們這些狡猾的趙人,這黑霧平原是我蠻人一拳一腳打下來的,只不過現在荒廢了而已,什麼時候成你們趙人的了。」

「大祭司,這些狡猾的趙人真會尋找借口,既然他們敢佔據我蠻人的地盤,我們絕不放棄,哪怕開戰也在所不辭。」

「你們這些趙人想要開戰嗎?我蠻人億萬戰士枕戈待旦,隨時奉陪。」



幾名蠻人一聽頓時怒不可遏,七嘴八舌的開始聲討起來,一副準備和大乾開戰的模樣。

「閉嘴。」蠻漾回過頭怒斥一聲,隨即踏前一步,一身不弱於地仙的勢力放出,手裡的圖騰柱也亮起光芒,冷哼一聲道:「你們這些狡猾的趙人是不把我們蠻人放在眼裡嗎?還是準備和我們蠻人開戰?」

地仙級的氣勢對於王鈞來說有如清風拂面,沒有一點點的危險,不過大乾的文武百官卻是大怒不已,所有氣勢彙集在一起壓向蠻漾。

一瞬間蠻漾好似遭到了重擊,不禁噴出一口血,臉色一陣慘白,血還沒有落地便消散。

王鈞輕輕一揮手,打散了幾人的氣勢,淡淡地道:「好了,人家遠來是客,給一些教訓就夠了。」

蠻漾心中一動運起祭祀之力鎮壓住翻湧的氣運,輕輕擦拭嘴邊的血跡,望著王鈞的目光也不由得產生一絲陰霾。

本來還以為大乾不過是趙人的一支,是他們用來試探蠻人王庭底線的棄子,可是剛才最少五位地仙,十三位半步地仙一起出手,就算那些狡猾的趙人也不敢放棄,不然以趙人的實力也是傷筋動骨。

蠻漾滿臉的戒備,沉聲問道:「你們究竟是誰?到我蠻人的地域有什麼目的,以你們表現出來的實力,就算南邊的趙玉王國也沒有這麼多的強者。」

看著滿臉緊張的蠻人王國二號人物大祭司,王鈞不由的輕笑一聲,道:「朕不多說了,我們大乾是天道的使者,代天行道。」

「大乾?」蠻漾輕聲念叨了一遍,可是打破腦袋也沒有想起蒼月大陸有這麼個勢力,如今在蒼月大陸就只剩下蠻人和南邊的趙玉王國,再不就是詭異。

可是從這個所謂的大乾舉動來看,他們根本不是什麼詭異,分明是有著自身文明傳承的人族勢力,道:「你們有什麼目的?」

王鈞望著蠻漾笑笑道:「目的很簡單,和你們一樣就是消滅詭異。」

蠻漾聞言心裡嗤之以鼻,哪怕他們蠻人也是為了生存空間才一力抵抗詭異,要不然他們坐視南邊的趙世王國受災不爽嘛!

而這個所謂的大乾皇帝居然會說出自願幫忙的話,那就只能證明他們所圖甚大,不禁恥笑道:「看不出你們大乾還是除魔先鋒,義薄雲天之輩。」

王鈞聞聽不由輕笑一聲,對於蠻漾話里的嘲諷之味充耳不聞,一副當作沒有聽出來的樣子,謙虛的道:「承蒙誇獎,愧不敢當。」

蠻漾見此不由的嘴角一抽,他的話是誇獎嗎?那明明就是嘲諷,他算是看出來了王鈞就是一個臉皮厚實的傢伙,想要和他談判必須直言不諱。

「不管你們大乾之前有什麼目的,既然您現在說了是為驅除詭異而來,本祭祀也就信以為真。

我蠻王決定黑霧平原暫時交給你們大乾代為管理,不過你們大乾不準再向外擴張一步,不然我們蠻人和你們不死不休。」

「沒問題。」王鈞微微點下頭,反問道:「不過你們前天派兵攻打我大乾的賬這麼算?難不成你們以為我大乾不會就這麼算了吧?」

蠻漾一聽氣不打一處來,明明大乾先佔據了他們蠻人的黑霧平原,沒想到他們竟然還倒打一耙索要賠償。

可一想到蠻人現在需要面對的局勢就不得不忍下來,自從蠻神隕落之後,他們蠻人再也沒有了上位神,對外的策略只能變為保守,不過蠻人也不是弱者大不了一拍兩散,道:「你們想怎麼樣?」

王鈞眼睛一亮立即獅子大開口道:「方圓萬里割讓給我大乾當作賠償。」

「不可能,你們大乾要是這麼貪婪,我們直接開戰吧!」蠻漾毫不猶豫地拒絕道。

「那你說多少?」

「100里。」

兩人唇槍舌劍商議了許久,最終蠻人願意暫時提供三千五百里給大乾名義上依舊是暫借,不過兩者明白實際上就是割讓,同樣也都清楚大乾和蠻人必有一戰。 「轟」聲,地面一陣震動,頓時塵土飛楊,將整個天空都給遮蔽了。

遙遙望去一座巨大的廢墟城市從天而落,剛好落在蠻人和趙世王國的交界點,隨即廢墟裡面的魔氣四溢,將周圍的詭異強行進化了一波。

「皇上,出什麼事了?」郭嘉等人也飛上了天,落後王鈞一步問道。

王鈞揚起下巴,猜測道:「上面的大戰可能分出了勝負,不知道是什麼人的神國被打碎了,直接從天上掉了下來。」

諸人一聽滿臉的疑惑,王鈞說的每個字他們都懂,可是連在一起卻是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王鈞的餘光注意到幾人的疑惑,稍微解釋道:「你們在秘境中曾經遭遇過魔法師和鬥氣修鍊者戰士吧?」

話雖然是疑問,說出的意思卻是肯定,又道:「他們到了天人想要再進一步,就需要領悟法則,點燃神火鍛造屬於自己的神格,最後將天人世界的領域轉變為神國,一種半真實半虛假的小世界。」

隨即沖著遠處黑點大小的殘廢神國努努嘴,道:「不出意外那就是一座神國的廢墟,原本的主人的實力應該在地仙頂級,或者初入天仙層次,不然他掉落的動靜不會這麼小。」

眾人一聽嘴角不由的抽搐起來,他們離的這般遠都能感到地面震動,近一些的豈不是直面地龍翻身啊!

不過幾人也不會為此反駁王鈞,只要大乾的將士沒有出現傷亡,其他人的死活和他們也沒有關係。

王鈞眼睛一眯,淡淡地道:「傳令天龍衛出動萬人,隨朕前往神國廢墟轉轉,要是得到一些神血,你們的體質或許還有再進一步的機會。」

「遵旨。」典韋和許諸二人互視一眼,同時看出了對方的喜色,自從擔任了近衛軍統領兩人再也沒有了上戰場廝殺的機會,如今有著這麼好大展拳腳的機會可是不多了,再不去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神國廢墟剛好落在落馬荒原,這裡屬於蠻人和趙世王國的邊境之處,隨著廢墟落成這裡要麼遺棄,要麼摧毀。

只見廢墟的上方有著一層怨氣,凡事定力不足,心有貪慾之人,全部都會被怨氣影響,變得越來越狂躁,最後對身旁的人下死手,最後墮落。

此刻廢墟入口已經聚集了十多萬人,一半是世家王國子弟,一般是蠻人戰士,兩邊相聚千米互不干涉。

一陣天馬嘶鳴,狂風怒雷起舞,王鈞帶著天龍衛穩穩的落地,廢墟的怨氣還沒有接近,就被天馬身上的雷霆擊潰。

就見蠻人之中走出一個身材達到二十多丈的大漢,騎著一頭六牙辟邪象緩緩的走來,打量了王鈞一眼,才緩緩的問道:「你是大乾皇帝?」

「蠻王?」王鈞反問道。

兩人不由的對視一眼,冒出一陣電光,精神力和戰意比拼起來。

就聽「噗」聲,蠻王只覺得頭腦要爆開,仰頭噴口鮮血,坐下的六牙辟邪象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幾步,在地面留下一個個深深的足印。

隨著一口鮮血噴出,蠻王臉色一陣煞白,再次看向王鈞的目光充斥著忌憚,不過他心中並不認為自己不如王鈞,身為蠻族之王他最擅長的永遠是肉體,現在和王鈞比拼的只是精神力而已。

這時趙世王國走出三人,不著痕迹的成包圍陣型圍著王鈞,領頭之人望著王鈞道:「在下趙世王國王族劍神趙雍,不知閣下所來何事?

倘若是為了幫助我們剿滅詭異,我們歡迎你們。

但你們要是想幫助詭異一方,請恕我們趙世王國的人不答應。」

王鈞一聽眼眸中劃過一絲嘲諷,卻沒有人注意到,要不是大乾還沒弄清楚蠻人世界的問題,以大乾的實力早就開始了吞併計劃,道:「消滅詭異人人有責,我大乾自然不會落後。」

趙雍不由的看了一眼王鈞,關於大乾的事情他們趙世王國自然有所了解,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勢力,還敢佔據蠻人的黑霧平原多有留心。

雖然他們和蠻人同屬人族,但彼此之間風俗,分屬各不相同,利益自然也不禁相同,要不是有詭異的存在,只怕他們兩邊早就開始掐架。

不過就算如此,兩邊經常還是互相下絆子,削弱對方的實力,只要對方的實力不是損失太大就行。

王鈞宛若春風一般的輕笑一聲,道:「哪裡的話,我大乾來此是為了消滅詭異的,只不過和蠻王見獵心喜切磋了一下。」

「呵呵,那就好,只希望閣下不要再出手了,不然要是生出什麼誤會就不好了。」趙雍深深的看眼王鈞,笑道。

「呵呵,當然了。」王鈞笑道。「不知道廢墟什麼時候可以進入?」

既然王鈞不是什麼敵人,也算是一個強有力的助手,趙雍自認為透露出一些消息也沒有什麼,說不定還能搏得王鈞的好感,道:「想要進入神國,必須等到它周圍的絮亂的空間穩定下來,到時候神國為了求生會自動的打開,吸收靈氣成為秘境或是詭異。」

王鈞一聽不由的點點頭,原來蠻人世界的詭域和秘境都是這麼出現的,而那些小型的詭域可能是法相級詭異的領域,不然也不會這般小。

「原來如此,那我們就等一等吧!」

三個時辰后,神國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入口處開始吞吐怨氣和各種負面之氣,趙雍見此忍不住嘆息道:「看來這個神國還是變成了一方詭域,我人族真的是多災多難啊!

好不容易有一位神族隕落,他的神國竟然還變成了詭域,簡直是給我人族的生存增加難度啊!」

此話一出,宋禮和錢斌下意識贊同的點點頭,剛點完頭就發現有些不對,乾咳一聲,小聲的道:「王爺你的話多了。」

聽到兩人的話,趙雍頓時回過神來,餘光偷偷瞥眼身後的士卒,注意到他們臉上有一些害怕的神情,話音一轉,又道:「不過我大乾從遠古走來從沒有低過頭,全靠雙拳打出來如今的地位。

因此不要說只是一些詭異,就算是漫天神明,想要殺死我們,我們也要狠狠的咬一口,告訴他們我人族不是好惹傷亡,將士們本王說對不對?」

「對,對,對。」一眾趙世王國的士卒舉起拳頭大喊起來,本來有些低落的士氣,再次高漲起來。

趙雍眼見士氣再次爆發,也不再耽擱,大喊一聲,道:「將士們,隨我進入詭域。」

一眾趙世王國的士卒,駕馭戰車,提刀背劍,踏著整齊的步伐,走進了神國的入口。

蠻王亦是喊道:「蠻族的勇士們,你們也不願意輸給這些瘦嘛桿吧?隨本王踏平詭域。」

蠻人大軍散落的走出一條長龍,他們大部分個個拿著各種巨型兵器,其中以刀類最多,身高馬大的體型給人一種壓迫感。

眼見趙世王國和蠻人都已經進入了詭域,王鈞見此輕輕一揮手,道:「大軍進入詭域。」

一步邁出就是兩個世界,外面是艷陽高照,詭域里則是一片狼籍,淡淡的怨氣,殺氣,死氣漂浮在半空中,就像是淡紅色的霧氣一般。

一陣碎石聲輕響,王鈞轉過頭順著聲音發現看去,一個和食屍鬼內似的生物爬了出來,它一身鮮紅色的肌肉外露,一張大口不斷的流著口水,地面立即腐蝕出了一個個空洞。

宛若青蛙的眼睛瞪著王鈞看了一會,嘶吼一聲,四肢用力一躍,嘴裡吐出一條好似精鐵的舌頭。

王鈞見此不由的感到一陣噁心,眉頭一皺,大吼一聲,道:「滾。」

怪物的長舌頭還沒有來得及接近王鈞,便在音波下成了一堆碎肉,隨著音波刮向了遠處。

王鈞回過頭沖著典韋二人,說道:「你們就留在這一層轉轉,也可以去第二層空間,不過要記得找好撤退路線,一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可以隨時逃跑。」

「遵旨。」兩人同時抱拳道。「皇上,那你呢?」

王鈞微微仰起頭看向上方緩慢旋轉的黑紅色怨氣,金色的目光穿過怨氣,看到了三層外的空間,在那裡還有一群人在戰鬥,道:「朕去看看上面的情況。」

話音未落,王鈞一步踏出,身影消失在了第一層的空間,來到了神國的第三層。

這裡的環境好似在星空一般,放眼望去入目的都是星球,百裡外一陣火光衝天,怒吼咆哮。

只見一道閃爍著雷霆的刀芒劃過星河,斬在了王鈞身旁的隕石,「轟」聲,猶如一顆衛星的隕石頓時四分五裂,成了一頓碎石。

這些碎石四射的速度不下與步槍的子彈,而且飛出的速度沒有一絲減弱,就見萬石猶如飛箭射向王鈞。

王鈞一臉不善的望著刀芒來的方向,右手稍微一伸擋在左臉,萬石立即停在了半空中,隨即一個握拳,漫天的飛石立即成了灰塵,戾氣十足的道:「找死。」

王鈞的身影一個閃動,來到了戰場上,掃了一眼戰場上的情況,在場五十幾人全部都是地仙強者,只不過人族數量較少,基本上一打二,打三,不過占著寶物和武器勉強不落下風。

王鈞站在一個行星之上,雙手抱胸,一臉不悅的問道:「方才的雷刀是哪個混蛋劈的,只要他跪下求饒,朕可以放你一馬。」

此話一出,頓時將場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一個手拿三尖兩刃刀,通體橘黃色,長著一顆鷹頭,披著一件紫袍,退出了圍攻的陣勢,不悅的望著王鈞,傲慢的道:「小小人族,誰給你的膽子這麼說話。」

說著,鷹頭神竄了過來,三尖兩刃刀直取王鈞面門,喝道:「驚雷七刀。」

一陣雷光閃爍,銳利的刀芒長達百里,所有攔路的隕石在刀芒下泯滅,有種要把王鈞吞噬的感覺。

王鈞見此不禁微怒,雙手掐印,高高舉起拍下,朗聲道:「至尊大手印。」

瞬間一個和王鈞手掌相似的掌印浮現在鷹頭神頭頂,手印之中有著一股至尊獨霸的氣勢,隨之落下。

只見虛空不斷的波動,刀芒也隨之磨滅,手印頓時拍在了鷹頭神身上,將鷹頭神轟進了一個小行星。

就聽「咔嚓」一聲,小行星緩緩裂開,整個行星表面立即發生了各種天災,在星核處鷹頭神滿身傷痕緩緩坐了起來,心疼的看眼身上的上等神器,只見神甲表面滿是裂痕。

鷹頭神現在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傷心,要不是身上的神甲庇護,只怕他現在就已經身死道不了。

隨即在鷹頭神沒有注意的到的情況下,一縷縷怨氣和戾氣氣侵入了他的心神,一瞬間他雙眼猩紅,心中恨意滔天,拿起身旁的三尖兩刃刀隨手一劈,刀光兇狠的劈開了地核,縱身一躍飛回到了天上。

鷹頭神望著王鈞氣急而笑,道:「好,好,你這個該死的人族還敢傷本座,給我死來,萬雷滅神。」

「咔嚓」一聲,光柱般的雷霆一道接一道落下劈向王鈞,把整個行星的天空照的宛如白晝。